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李克强考察危旧房改造 征询当地居民意见

  • 分类:利发国际

中新网 刘震 摄  中新社广州1月6日电 (记者 欧阳开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日来到广州白云区考察危旧房改造。  李克强说,我们要的是包容性发展,必须改善农民工、城市困难群体的生活条件,营造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努力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给他们纵向流动的公平机会,让他们生活有希望、奋斗有回报。  一处老旧危房上写着“不怕改善少,就怕不改善”的字样。“政府想改造这里的危旧房,你们愿不愿意?”李克强反复征询当地居民意见。“愿意。”大家纷纷回应道。  李克强说,大家心愿这样迫切,政府就要抓紧去干,希望下次来看到你们住上新居!(完)(原标题:李克强考察危旧房改造:我们要的是包容性发展)编辑:

新华网重庆11月2日电(记者韩振)近年来,随着三峡成库后航道条件的显著改善,航运业得到快速发展,航运人才需求量不断增加,与此相对应的却是从业人员的缩减。多家航运企业表示,招船员难,招好船员更难。  重庆市航交所的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重庆有近80%的航运企业采用老员工推荐的方式招聘船员,60%以上的企业到偏远地区上门招工。63%的企业认为招工非常困难,因经常招不到人,直接影响正常生产经营。    如果选择一个词来形容航运企业招船员,用“求贤若渴”再恰当不过。  重庆新世纪轮船总船长陈树培说,他们公司拥有多条豪华游轮,对船员的需求量很大。每年为了招船员,他们到处找熟人推荐,还专门跑到偏远地区招工,但效果仍不理想。  重庆一家货船企业的负责人杜明说,为了招船员,航运企业之间的竞争很激烈。现在重庆近郊区县已经招不到人,他们不得不远到贵州、云南等边远地区招工,但效果却越来越差,有时甚至一无所获。  陈树培说,随着长江航运条件的改善,船舶的吨位越来越大,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船舶配员要求也越来越高,但现在能招到的船员大多只有初中、高中文化,很难适应这种需求,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  重庆市航交所的统计数据也显示,重庆船员学历普遍偏低,大学本科及以上占1.9%,大专高职占7.2%,中专中职占18.9%,高中占44%,初中及以下占28%。    与航运企业的需求相比,船员的求职意愿有很大差距。一些已经上船多年船员表示,做船员是迫于无奈。  罗开佩是一名老船工,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长江三峡跑船,对船员的生活十分了解。  “以前做船员非常辛苦,被称为‘船狗子’。”罗开佩说,近年来随着船舶设计越来越人性化,船员的生活改善了很多,但是仍然非常单调、乏味。一些中小型货船上甚至只有广播。  除了工作环境差,收入不高也让船员的吸引力大减。巫山“安湘号”货船船员陈少元告诉记者,他一年的收入只有2、3万元,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一两个周上岸一次。“不是没有办法了,谁会做船员!”陈少元说,以后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做船员。  一家航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船长的工资一般一个月7000多元,轮机长的工资一般一个月6000多元,普通舵工和机工每月工资在2000元至4000元之间。船舶轮机部的工作与汽车维修工的工作很接近,但是汽车维修工的薪水和工作条件好很多,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意当船员的原因。    据重庆市航运交易所统计,三峡船闸货物通过量近年来连连高升,2013年达到1.06亿吨。与之相反,航运人才规模却在萎缩:2013年重庆航运从业人员总量约为14万人,与2012年相比不升反降。其中,仅船舶工业从业人员总量就减少1万余人。  从航运人才紧缺的类别来看,重庆航运企业经营管理型人才相对充足,但技能型人才比较紧张。特别是运输行业的水手、舵工、技工等普通船员和部分岗位高级船员,以及船舶工业企业的电焊工、涂装工、打磨工、港口行业的操作工、机械维修工等需求缺口较大。  一些航运专家表示,船员紧缺已经成为黄金水道发展的瓶颈。  重庆市航运交易所董事长何升平说,今后几年长江中上游的货运量仍将大幅增加,对航运人才的需求无疑更加旺盛,如不及时扩大供给,人才紧缺的矛盾仍将进一步凸显。  “政府应尽快研究出台支持航运人才发展的优惠政策,支持职业学校开设航运专业,鼓励和吸引更多的年轻人选择航运专业。企业方面应加大资金投入,对员工进行业务培训,提高员工的业务水平。”何升平还建议,制定科学的薪酬制度,把员工薪酬与业务技能、企业工龄、劳动效率,安全节能等指标挂钩,激发其工作积极性。编辑:

不得法外设权 立法法修改将限制部门权限  秦夕雅 陈益刊  [如果这次会议上,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审议通过,凡是开征新税,都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  对立法体制的规定所作修改  ●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  ●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  ●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对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权限进行规范  一些地方出台的限行、限购、限号,以后是不是“违法”?“红头文件”如何能够更加规范?  作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立法法实施15年以来的首次修改,受到广泛关注。而以上问题也成为关注焦点。  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答记者问,就立法法修改与立法工作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并回应了上述外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中,备受关注的另一点是税收法定相关条款的修订。  同是在3月9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全国政协经济组小组会议上注意到,委员们围绕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立法法,作为“管法的法”,将规定什么是法、制定法的程序、规定什么、如何监督等立法问题。立法法修改,可谓牵一发动全身。  立法法修正草案对部门规章的权限进行了规范,制定部门规章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  “这就是我们说的不能‘法外设权’。从几个方面来防止部门利益法律化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郑淑娜在记者会上说。  在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看来,之所以规定这一条,是基于我国长期以来部门立法的弊端:以法谋私以及关门立法、专断立法。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完全依靠限制部门的制定规章的权限(尽管适当限权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应该更加重视在规章制定过程中推进公众参与和外部专家论证,以民主立法、科学立法的程序对部门立法进行制约。  若立法法修改通过之后,类似限行、限购、限号的政府行为将如何认定?  郑淑娜表示,首先要看政府行为是不是有法律法规依据。比如,政府制定规章,包括国务院各部门制定规章,会规定一些一定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也涉及到公民、法人和组织的权利,这是有依据的。因为《行政处罚法》就给了规章在一定数额罚款的设定权,因此是有法律法规依据,在这种情况下这一行为是合法的。  如果没有法律法规依据,政府设定了“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就一定违法吗?  这并非绝对,中间有一个“缓冲地带”。  因行政管理的特殊需要,需要采取行政措施,又来不及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情况下,立法法修正案开了“一个小口子”,规定:应当制定地方性法规但条件尚不成熟的,因行政管理迫切需要,可以先制定地方政府规章。规章实施满两年需要继续实施规章所规定的行政措施的,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制定地方性法规。  但这类规章将以两年为限,两年内不提交即失效。  “红头文件”并非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词汇。姜明安解释,“红头文件”是指行政法规、规章以外的,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又称“行政规范性文件”。广义的“红头文件”还包括各级党委和党的工作部门发布的规范性文件。  郑淑娜表示,“红头文件”,不是地方政府规章,虽然不属于立法法的调整范围,但没有法律法规依据,更不能设定减损公民权利和增加公民义务的规范。  我国监督法规定,对于规范性文件,本级人大常委会可以审查本级人民政府的决定、命令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若违反,人大有权撤销。  正是因为“红头文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法的范围,因而在地方上更加缺乏规范。  姜明安表示,“红头文件”目前没有统一的法律调整,违法的概率比法规、规章要高得多,因此更需要审查。为了规范“红头文件”,维护和保障国家法制的统一,迫切需要制定全国统一的《规范性文件法》,规定“红头文件”的制定权限、制定程序和监督审查机制。在全国性法律出台以前,应鼓励地方先制定这方面的地方性法规进行探索。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税收”的专属立法权单列,并规定“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即“税收法定”。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应松年对“税收法定”解读称,今后立法法明确“税收法定”原则,意味着政府收什么税,向谁收,收多少,怎么收,要通过人大来立法决定。如果这次会议上,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审议通过,凡是开征新税,都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表示,立法法修正案落实了税收法定原则,明确了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由法律规定,这有着很积极的意义。  “‘税收法定’原则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原则,有一句话叫做‘政府征税必须得到人民的认可’。”郑淑娜解释称。  郑淑娜接着从两方面阐述了这个问题:第一,把税收这个制度从原来的基本经济制度中拿出来,同时又进一步进行了明确,修正案草案规定的是“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由法律规定;第二,把顺序放在关于公民的政治权利和人身权利之后,位置的变化,体现了我们国家立法理念的变化,把它作为公民的财产权利加以规定,同时加以保护。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对本报记者表示,立法法三审稿中关于税收法定的表述有很多进步,但仍然相对笼统。既然要在2020年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立法法就应该对税收法定作出详细规定,这样才不能随意对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做出规定。  刘剑文认为,税收法定是一个基本原则,它包括三个要求:“基本要素要法定”,即税种、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这些要素要法定;“要素要明确”,就是要素要写得清楚。因为税种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不能包括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这些基本内容;“征税程序要合法”。  中国现行18种税中,只有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车船税等3种税是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开征。  刘剑文认为,这种情况在国际上是不多见的,说明中国现在缺乏上位法对税收法律作出规定。《立法法》作为管法的法,很有必要对税收法定做出明确规定。

近日,一份未经核实的《教育部2015年高校更名通知》在网上流传。教育部官方网站10日发布声明称,教育部从未发布《教育部2015年高校更名通知》,高等学校名单正在官方网站进行公示,公示完成后方能办理有关学校的批准文件。

中新网11月12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针对大陆与韩国自贸协议FTA问题,马英九11日说,不只当局,包括台湾工商界也很担心、害怕会发生“翘翘板效应”,忧心韩国产业向上提升、台湾产业向下沉沦。  国民党11日下午举行中山会报,兼任党主席的马英九在会中再度对陆韩自由贸易协议(FTA)表达忧心,并对民进党提出沉重呼吁。台湾从原本领先韩国,到现在远远落后,他要问民进党,到底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呼吁民进党停止杯葛,勿葬送台湾经济。  马英九指出,台湾与韩国货品贸易结构相似度高达77%,双方都是出口导向经济体,主要产品都是钢铁、石化、纺织、机械与资通讯产品,主要出口市场都在大陆、日本与美国。  他指出,“经济部”评估,陆韩FTA生效后,台湾本地产值将下降0.5%,总出口减少1.34%,总产值减少0.98%,台湾工业产品有24.7%(高达386亿美元的总产值)将受到韩国产品严重威胁,其中,台湾南部的石化业与高雄的钢铁业,将会受到最大冲击。  马英九说,如果民进党还是个负责任的反对党,就应向台湾民众交代一个明确时间,不要让所有两岸相关重要法案,全部在“立法院”无限期卡关,平白葬送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契机。  马英九指出,由于民进党长期杯葛,导致两岸服贸协议、“反服贸”期间学生及民进党都推动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始终没有实质进度。  马英九说,“立法院”上周原本将监督条例排入“院会”议程,希望送入委员会审查,却遭到民进党提出400多项表决案,不惜以瘫痪议事方式,也要全力杯葛到底;去年至今,在野党针对服贸协议及两岸监督条例,已在“院会”及委员会杯葛23次;如果看“立法院”这一届次,在野党总共已经杯葛了49次,若再加计上一届次的43次,至今已杯葛了92次之多。(原标题:马英九忧陆韩FTA翘翘板效应 吁绿营勿葬送经济)编辑:

李克强考察危旧房改造 征询当地居民意见

中新网 刘震 摄  中新社广州1月6日电 (记者 欧阳开宇)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日来到广州白云区考察危旧房改造。  李克强说,我们要的是包容性发展,必须改善农民工、城市困难群体的生活条件,营造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努力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务,给他们纵向流动的公平机会,让他们生活有希望、奋斗有回报。  一处老旧危房上写着“不怕改善少,就怕不改善”的字样。“政府想改造这里的危旧房,你们愿不愿意?”李克强反复征询当地居民意见。“愿意。”大家纷纷回应道。  李克强说,大家心愿这样迫切,政府就要抓紧去干,希望下次来看到你们住上新居!(完)(原标题:李克强考察危旧房改造:我们要的是包容性发展)编辑:

新华网重庆11月2日电(记者韩振)近年来,随着三峡成库后航道条件的显著改善,航运业得到快速发展,航运人才需求量不断增加,与此相对应的却是从业人员的缩减。多家航运企业表示,招船员难,招好船员更难。  重庆市航交所的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重庆有近80%的航运企业采用老员工推荐的方式招聘船员,60%以上的企业到偏远地区上门招工。63%的企业认为招工非常困难,因经常招不到人,直接影响正常生产经营。    如果选择一个词来形容航运企业招船员,用“求贤若渴”再恰当不过。  重庆新世纪轮船总船长陈树培说,他们公司拥有多条豪华游轮,对船员的需求量很大。每年为了招船员,他们到处找熟人推荐,还专门跑到偏远地区招工,但效果仍不理想。  重庆一家货船企业的负责人杜明说,为了招船员,航运企业之间的竞争很激烈。现在重庆近郊区县已经招不到人,他们不得不远到贵州、云南等边远地区招工,但效果却越来越差,有时甚至一无所获。  陈树培说,随着长江航运条件的改善,船舶的吨位越来越大,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船舶配员要求也越来越高,但现在能招到的船员大多只有初中、高中文化,很难适应这种需求,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  重庆市航交所的统计数据也显示,重庆船员学历普遍偏低,大学本科及以上占1.9%,大专高职占7.2%,中专中职占18.9%,高中占44%,初中及以下占28%。    与航运企业的需求相比,船员的求职意愿有很大差距。一些已经上船多年船员表示,做船员是迫于无奈。  罗开佩是一名老船工,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长江三峡跑船,对船员的生活十分了解。  “以前做船员非常辛苦,被称为‘船狗子’。”罗开佩说,近年来随着船舶设计越来越人性化,船员的生活改善了很多,但是仍然非常单调、乏味。一些中小型货船上甚至只有广播。  除了工作环境差,收入不高也让船员的吸引力大减。巫山“安湘号”货船船员陈少元告诉记者,他一年的收入只有2、3万元,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一两个周上岸一次。“不是没有办法了,谁会做船员!”陈少元说,以后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做船员。  一家航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船长的工资一般一个月7000多元,轮机长的工资一般一个月6000多元,普通舵工和机工每月工资在2000元至4000元之间。船舶轮机部的工作与汽车维修工的工作很接近,但是汽车维修工的薪水和工作条件好很多,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意当船员的原因。    据重庆市航运交易所统计,三峡船闸货物通过量近年来连连高升,2013年达到1.06亿吨。与之相反,航运人才规模却在萎缩:2013年重庆航运从业人员总量约为14万人,与2012年相比不升反降。其中,仅船舶工业从业人员总量就减少1万余人。  从航运人才紧缺的类别来看,重庆航运企业经营管理型人才相对充足,但技能型人才比较紧张。特别是运输行业的水手、舵工、技工等普通船员和部分岗位高级船员,以及船舶工业企业的电焊工、涂装工、打磨工、港口行业的操作工、机械维修工等需求缺口较大。  一些航运专家表示,船员紧缺已经成为黄金水道发展的瓶颈。  重庆市航运交易所董事长何升平说,今后几年长江中上游的货运量仍将大幅增加,对航运人才的需求无疑更加旺盛,如不及时扩大供给,人才紧缺的矛盾仍将进一步凸显。  “政府应尽快研究出台支持航运人才发展的优惠政策,支持职业学校开设航运专业,鼓励和吸引更多的年轻人选择航运专业。企业方面应加大资金投入,对员工进行业务培训,提高员工的业务水平。”何升平还建议,制定科学的薪酬制度,把员工薪酬与业务技能、企业工龄、劳动效率,安全节能等指标挂钩,激发其工作积极性。编辑:

不得法外设权 立法法修改将限制部门权限  秦夕雅 陈益刊  [如果这次会议上,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审议通过,凡是开征新税,都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  对立法体制的规定所作修改  ●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  ●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  ●落实税收法定原则  ●对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权限进行规范  一些地方出台的限行、限购、限号,以后是不是“违法”?“红头文件”如何能够更加规范?  作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立法法实施15年以来的首次修改,受到广泛关注。而以上问题也成为关注焦点。  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答记者问,就立法法修改与立法工作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并回应了上述外界普遍关注的问题。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中,备受关注的另一点是税收法定相关条款的修订。  同是在3月9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全国政协经济组小组会议上注意到,委员们围绕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立法法,作为“管法的法”,将规定什么是法、制定法的程序、规定什么、如何监督等立法问题。立法法修改,可谓牵一发动全身。  立法法修正草案对部门规章的权限进行了规范,制定部门规章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减少本部门的法定职责。  “这就是我们说的不能‘法外设权’。从几个方面来防止部门利益法律化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郑淑娜在记者会上说。  在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看来,之所以规定这一条,是基于我国长期以来部门立法的弊端:以法谋私以及关门立法、专断立法。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完全依靠限制部门的制定规章的权限(尽管适当限权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应该更加重视在规章制定过程中推进公众参与和外部专家论证,以民主立法、科学立法的程序对部门立法进行制约。  若立法法修改通过之后,类似限行、限购、限号的政府行为将如何认定?  郑淑娜表示,首先要看政府行为是不是有法律法规依据。比如,政府制定规章,包括国务院各部门制定规章,会规定一些一定数额罚款的行政处罚,也涉及到公民、法人和组织的权利,这是有依据的。因为《行政处罚法》就给了规章在一定数额罚款的设定权,因此是有法律法规依据,在这种情况下这一行为是合法的。  如果没有法律法规依据,政府设定了“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就一定违法吗?  这并非绝对,中间有一个“缓冲地带”。  因行政管理的特殊需要,需要采取行政措施,又来不及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情况下,立法法修正案开了“一个小口子”,规定:应当制定地方性法规但条件尚不成熟的,因行政管理迫切需要,可以先制定地方政府规章。规章实施满两年需要继续实施规章所规定的行政措施的,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制定地方性法规。  但这类规章将以两年为限,两年内不提交即失效。  “红头文件”并非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词汇。姜明安解释,“红头文件”是指行政法规、规章以外的,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又称“行政规范性文件”。广义的“红头文件”还包括各级党委和党的工作部门发布的规范性文件。  郑淑娜表示,“红头文件”,不是地方政府规章,虽然不属于立法法的调整范围,但没有法律法规依据,更不能设定减损公民权利和增加公民义务的规范。  我国监督法规定,对于规范性文件,本级人大常委会可以审查本级人民政府的决定、命令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若违反,人大有权撤销。  正是因为“红头文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法的范围,因而在地方上更加缺乏规范。  姜明安表示,“红头文件”目前没有统一的法律调整,违法的概率比法规、规章要高得多,因此更需要审查。为了规范“红头文件”,维护和保障国家法制的统一,迫切需要制定全国统一的《规范性文件法》,规定“红头文件”的制定权限、制定程序和监督审查机制。在全国性法律出台以前,应鼓励地方先制定这方面的地方性法规进行探索。  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税收”的专属立法权单列,并规定“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制定法律,即“税收法定”。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应松年对“税收法定”解读称,今后立法法明确“税收法定”原则,意味着政府收什么税,向谁收,收多少,怎么收,要通过人大来立法决定。如果这次会议上,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审议通过,凡是开征新税,都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表示,立法法修正案落实了税收法定原则,明确了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只能由法律规定,这有着很积极的意义。  “‘税收法定’原则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原则,有一句话叫做‘政府征税必须得到人民的认可’。”郑淑娜解释称。  郑淑娜接着从两方面阐述了这个问题:第一,把税收这个制度从原来的基本经济制度中拿出来,同时又进一步进行了明确,修正案草案规定的是“税种的开征、停征和税收征收管理的基本制度”由法律规定;第二,把顺序放在关于公民的政治权利和人身权利之后,位置的变化,体现了我们国家立法理念的变化,把它作为公民的财产权利加以规定,同时加以保护。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对本报记者表示,立法法三审稿中关于税收法定的表述有很多进步,但仍然相对笼统。既然要在2020年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立法法就应该对税收法定作出详细规定,这样才不能随意对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做出规定。  刘剑文认为,税收法定是一个基本原则,它包括三个要求:“基本要素要法定”,即税种、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这些要素要法定;“要素要明确”,就是要素要写得清楚。因为税种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不能包括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这些基本内容;“征税程序要合法”。  中国现行18种税中,只有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车船税等3种税是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开征。  刘剑文认为,这种情况在国际上是不多见的,说明中国现在缺乏上位法对税收法律作出规定。《立法法》作为管法的法,很有必要对税收法定做出明确规定。

近日,一份未经核实的《教育部2015年高校更名通知》在网上流传。教育部官方网站10日发布声明称,教育部从未发布《教育部2015年高校更名通知》,高等学校名单正在官方网站进行公示,公示完成后方能办理有关学校的批准文件。

中新网11月12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针对大陆与韩国自贸协议FTA问题,马英九11日说,不只当局,包括台湾工商界也很担心、害怕会发生“翘翘板效应”,忧心韩国产业向上提升、台湾产业向下沉沦。  国民党11日下午举行中山会报,兼任党主席的马英九在会中再度对陆韩自由贸易协议(FTA)表达忧心,并对民进党提出沉重呼吁。台湾从原本领先韩国,到现在远远落后,他要问民进党,到底还想拖到什么时候?呼吁民进党停止杯葛,勿葬送台湾经济。  马英九指出,台湾与韩国货品贸易结构相似度高达77%,双方都是出口导向经济体,主要产品都是钢铁、石化、纺织、机械与资通讯产品,主要出口市场都在大陆、日本与美国。  他指出,“经济部”评估,陆韩FTA生效后,台湾本地产值将下降0.5%,总出口减少1.34%,总产值减少0.98%,台湾工业产品有24.7%(高达386亿美元的总产值)将受到韩国产品严重威胁,其中,台湾南部的石化业与高雄的钢铁业,将会受到最大冲击。  马英九说,如果民进党还是个负责任的反对党,就应向台湾民众交代一个明确时间,不要让所有两岸相关重要法案,全部在“立法院”无限期卡关,平白葬送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契机。  马英九指出,由于民进党长期杯葛,导致两岸服贸协议、“反服贸”期间学生及民进党都推动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始终没有实质进度。  马英九说,“立法院”上周原本将监督条例排入“院会”议程,希望送入委员会审查,却遭到民进党提出400多项表决案,不惜以瘫痪议事方式,也要全力杯葛到底;去年至今,在野党针对服贸协议及两岸监督条例,已在“院会”及委员会杯葛23次;如果看“立法院”这一届次,在野党总共已经杯葛了49次,若再加计上一届次的43次,至今已杯葛了92次之多。(原标题:马英九忧陆韩FTA翘翘板效应 吁绿营勿葬送经济)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

时间:2016-08-04 10: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