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洪秀柱谈肯尼亚案:民进党莫用民粹挑起两岸对立

  • 分类:利发国际手机客户端

国民党前任、现任主席朱立伦(右)、洪秀柱(左)一同出席新北市泼水节活动,对于肯尼亚案洪秀柱盼民进党别利用民粹搞对立。(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国台湾网4月16日讯 岛内有部分人士借肯尼亚诈骗案搞“台独”,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今天(16日)表示,不要利用民粹搞对立,任何事都应从法、理、情顺序来看,“罪犯都一定要遭受法律制裁”。  洪秀柱今出席新北市泼水节活动时表示,5月20日后绿营执政,两岸互信的基础不能遭受破坏,在这个重要时刻民进党不能利用民粹挑起两岸对立。洪秀柱指出,任何事都应从法、理、情看待,大家应将心比心。  洪秀柱认为,只要是犯罪、罪犯都一定要受到法律制裁,一切都由法来规范、由理来说清楚。大家要将心比心理解被诈骗人的心情,不要让台湾成为诈骗分子的输出地,否则真的很丢脸。(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责任编辑:

3月16日(星期三)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 中国网直播  现在进行第二项议程,表决《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这个决议草案,主席团会议通过后,各代表团进行了审议。根据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主席团会议决定将这个决议草案提请本次会议表决。草案表决稿已经印发。现在由工作人员宣读决议草 案。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 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查了国务院提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会议同 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的审查结果报告,决定批准这个规划纲要。  会议认为,“十三五”规划纲要全面贯彻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 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建议的精神,提出了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符合我国国情和实际,体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 意愿,反映了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经过努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会议要求,要认真实施“十三五”规划纲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 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以供 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有效需求,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保持战略定力,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 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赞成2778票,反对53票,弃权25票。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中小学教师职称首设正高级  昨天,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市教委正式启动本市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工作。这次改革打破了实施30年的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将原来相互独立的两个职称系列统一设置为中小学教师职称系列,并在中小学(幼儿园)新设正高级教师职称,将民办教师、编外教师纳入评价范围。此外,外语计算机也将不作为职称申报的必备条件。新政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将惠及全市17万名中小学教师。    为了统筹中小学教育资源均衡配置,促进中小学教师队伍协调发展,本市这次改革打破了原来的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在新设置的中小学教师系列评审范围中,包括北京市所属普通中小学、职业中学、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专门学校、教科研、校外教育等机构中从事中小学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  同时,为促进民办教育机构发展,这次改革打破体制机制壁垒,将民办教师纳入评审范围,为民办中小学教育机构教师开通了职称评价通道。  具体来说,经本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并备案,具备中小学办学资质(持有办学许可证)的北京地区民办中小学校,以及北京市所属中小学编外聘用的教师,符合申报条件的,应按照属地原则(学校所在地),按照本市所属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审推荐程序,确定高级教师及以下申报人选,推荐并参加所属区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    本市人社部门介绍,这次改革健全了职称层级,改变了原来中学教师最高等级为副高级、小学教师最高等级为中级的规定,将中小学教师职称等级最高设置到正高级,打通了教师职业发展通道。  改革后,中小学教师职称等级将统一设置为正高级、副高级、中级、助师级和员级,对应的职称名称依次为正高级教师、高级教师、一级教师、二级教师和三级教师,分别与事业单位专业技术岗位等级相对应。  对于这次本市决定新设立的正高级中小学教师,今年将评出68人。   在各界关注的申报条件方面,本市这次改革从教书育人、课程教学、教育教学研究、影响力、学历经历等5个方面合理设置各级别的申报要求。对于业绩突出的优秀教师,破除了论资排辈等陈旧观念,可直接破格申报高级教师。  同时,根据本市中小学教师岗位特点,也调整了职称申报条件要求。从今年起,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再作为本市中小学教师申报职称的必备条件。新的申报条件,注重教育教学的工作实绩,坚持育人为本、师德为先,体现了中小学教师自身特点和成长规律。    改革后,职称评聘程序将开始按不同职称等级分别进行。二级教师、三级教师由学校初级专业技术职务考评小组考核评议,考核合格并报区主管部门审核后,由学校直接聘任;一级教师、高级教师和正高级教师按照个人申报、考核推荐、专家评审、结果验收、学校聘用的基本程序进行评聘,其中学校负责推荐一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区高级评委会负责评审一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并推荐正高级教师人选,市正高级评委会负责评审正高级教师,正高级教师人选评审后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核准。  评价机制方面,新职称制度通过采取审阅教案、听课说课、面试答辩、专家评议等多种评价方式,对中小学教师的职业道德、业绩能力、学术水平等方面进行全面评价。尤其在一级教师的职称评审工作中,新增听课、说课、答辩等环节,健全了申报人与评审专家面对面的交流考核评价制度。  本市还加强了职称评审专家库建设,建立评审专家随机抽取制度,坚持同行评议,行业与社会认可,提高评审工作的公平、公正和权威性。  据悉,按照全市的改革进度工作安排,人员改革过渡将在5月底前完成;今年全市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任务将在10月底前完成。   据市人社局陈蓓副局长介绍,本市打通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并在中小学教师职称中增设正高级,将造就培养一批“教育家”。届时,正高级教师将只占本市中小学教师总量的不到千分之一,这也能确保当选者确实是优中选优,能够起到引领作用。  陈蓓表示,改革后的职称制度是还原了一个以教书育人为本质的教育人才评价体系。对于新增的正高级教师,将是一个少而精、精而优、优而强的精英群体,他们可起到解决好教育人才发展路径,扩大教书育人影响力,带动教育事业发展的积极作用。  不仅如此,改革后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还将与教师的薪酬分配制度更好地加以衔接。例如正高级职称教师的岗位和薪级工资,就会高于其他职称级别。  陈蓓同时透露,今后本市的相关评审力量会加强,建好一个专门的评审专家库。为了促使新政能够落到实处,各方面将做好对接工作,包括市级与区级,人社部门与教育部门之间,都会加大配合与联动。   目前,本市现有中小学教师约17万人,其中副高级职称2.6万人,中级职称7.9万人,初级职称6.5万人。现行的中学教师和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是于1986年开始实施的。  原有的中学、小学职称系列为两个独立职称序列,中学分为中学高级、一级、二级、三级教师4个级别;小学分为小学高级、一级、二级教师3个级别。中、小学教师职称最高等级分别为副高级、中级。  2009年,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山东潍坊、吉林松原、陕西宝鸡三个地级市开展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试点,并于2010年12月全面完成。2011年,本市曾选定西城区、朝阳区和通州区为本市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试点区并取得成功,首批评审出18名正高级教师,覆盖了中学、小学、幼儿园,涉及语文、数学、物理、地理等8个学科,其中不仅有名校教师,也有普通学校的优秀教师。  京华时报记者 赵鹏责任编辑: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被抓获  2016年4月24日,星期天下午,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在家,大人们那会都在外干活,徐增志趁机用玩具把6名小孩骗到自己家中,用锤子砸向孩子的后脑勺,两个小孩当场死亡,剩下的四个孩子目前仍在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些孩子当中,最小的不到3岁,最大的不过12岁,小学还未毕业。今天推荐《邳州杀童案调查》,由本刊记者周甜采写。——星星君邳州杀童案调查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甜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平台)  “左右前后的邻居,你们给我小心点,我非得把你们的孩子弄死。”2016年2月,徐增志曾当面这样威胁过他的邻居。  邻居们都没当回事,觉得他这是说大话,发泄一下就过去了。谁也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这样做了。    江苏省邳州市运河街道徐口村是事发地,这里不算偏僻,从市里乘坐直达的公交车,不到半小时便能到达。4月24日,惨剧发生后,徐口村甚至整个邳州市一度陷入恐慌,部分出租车停止载客,生怕在逃嫌犯徐增志搭上自己的车。随后的几天,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陆续来到这里,警方也开始全天坚守。  三四天之后,徐口村才基本恢复了平静,街道上的店铺都正常营业,路边也能看到不少小摊。  而对于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和嫌犯徐增志,这里的人们大都不愿提起,事实上,大部分人也并不认识同村的徐增志。一位在街边开店的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村子里大部分人都会在市里做点小生意,或者打点零工,平日早出晚归,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  除了他的邻居,其他的村民跟徐增志并不熟,甚至没说过几句话,大家对他的印象,除了经常推个自行车卖气球之外,就是打老婆。徐增志打老婆的事情甚至在临近的薛口村和张楼乡也人尽皆知。徐增志的左邻右舍,长久以来曾多次亲眼目睹过他对妻子卢文梅变态式的家暴场面。  2016年年初一,徐增志的妻子卢文梅带着6岁的小儿子离家出走,半个月后,她回来告诉丈夫,她请了律师,要起诉离婚。  “他成天打我,我跟他没法过了,我左右邻居十家有八家都支持我跟他离婚。”徐的近邻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句话经过中间人的转述传到了徐增志的耳朵里。而受害的邻居们都觉得,徐增志之所以蓄谋报复,正是这句话埋下的祸根,他觉得是邻居挑拨拆散了他的家庭。  随后的几个月,徐增志几乎每天都闭门不出。起初,邻居们以为他不在家,后来发现他是把自己关起来了,只有到晚上会出来转一圈。  这期间,徐增志去过几次岳父母家要人,和以前一样,他觉得是娘家人把他老婆卢文梅藏起来了。  “他要来家里,就没别的事,肯定是来找人。经常半夜来闹,耍酒疯,开始我也骂,后来我都懒得理他了。”卢文梅的哥哥卢生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早想到他会做出极端的事情,但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程度。小妹(卢文梅)也提醒过我们,让我们小心,但我们控制不了,总不能把他关起来。”  同一天,被徐增志伤害的还有他的岳父母和卢生政不到两岁的儿子。岳父伤得最重,到医院后,没救过来。  卢文梅的另一个哥哥卢文艺掏出一张父亲的照片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看,“他90多岁了,很精神,走路都不用拐杖。”而卢生政一家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平日可以帮他照顾身体残疾、生活无法自理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子,他这才安心在镇上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  这次事发之后,卢生政几乎全天守在医院,陪着儿子和母亲。他经营门窗制作的小店也不得不暂时关门,妻子暂时住进了邻居家。孩子的治疗费已经花去了近10万元,他没有积蓄,钱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他的同学和朋友发起了捐款,这几天他的微信收到最多的就是转账信息,乡亲们也组织了捐款,已经筹到了一万多元。至于以后的生活,他现在没心思想,也不敢去想。  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现在看起来,卢文梅的离家出走成了压在徐增志心上的那根稻草。  因为常年遭受丈夫频繁变态式的家暴,2016年除夕夜的前一天,她又一次被丈夫折磨,两天之后,大年初一,她带着小儿子彻底消失了。  徐增志的近邻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的母亲亲眼目睹了除夕前那一晚发生的一幕。  徐梁家和徐增志家仅一墙之隔,他在镇上做点小生意,家里人都住在镇上,他的老母亲独自在家里住。今年除夕夜的前一天晚上,他的母亲听见隔壁传来奇怪的声音,心里不踏实,出去后发现徐增志家大门没关,就进去看了看。  “他家院里有口手压井,他媳妇就在旁边,全身被脱得干干净净的,身上被浇了井水,旁边还有风扇在吹。”徐梁向《中国新闻周刊》转述了他母亲看到的画面。“冬天井水带点温度,他嫌不够冷,就开门去旁边的池塘打水,我娘刚好是在这个空隙过去,看到了这一幕。”  老人被当时的场景吓坏了,卢文梅冻得上下牙齿嗒嗒嗒地响,这正是她听到的奇怪的声音。  老人把卢文梅带回自己家,烧柴火帮她取暖,好一阵她才缓过来。这也惊动了左右邻居,包括徐增志的堂兄。他得知情况后很气愤,当场打了徐增志一顿。当晚徐增志跑到他家,拍门砸门,闹到了半夜。  徐增志事后曾向邻居提及,他之所以这样对妻子,是因为翻看她手机时发现她和别的男人关系暧昧。  而卢文梅被丈夫脱光衣服折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从我记事起,他就打老婆,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这几年,他出去打工,在家里的时间少,打得就少了。”徐增志的另一位邻居徐文静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在徐梁看来,徐增志打老婆显然与他父亲的影响分不开。  过去的农村,有种说法,“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媳妇过门之后,先揍她两顿,男人以此树立起日后在家中的威严。徐梁和徐增志年龄相仿,今年都临近50岁,在他的记忆里,徐父打徐母,“就跟揉面一样”,随便拽过来就打,拽头发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一天能打两回。  除了频率之高和方式之残忍,最让徐梁感到惊讶的是徐增志和父亲打老婆时的面部表情,“老婆被打得哭天抢地,而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笑眯眯的表情。他们把打老婆当成是一种习惯,一种乐趣、一种运动。”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除了徐增志,徐父还有另外两个儿子和三个闺女。徐增志的大哥在15岁的时候就因为父亲的恐吓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那样的家庭里,吃饭吃不下,睡觉睡不稳。他妈怀着妹妹的时候被他爸打走了,他爸让他去找,说‘找不回来就把你弄死’,他被吓坏了,一个人跑到爷爷的坟上喝药自杀了。”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而徐的大姐也在30多岁时因为家庭纠纷在婆家自杀。  卢文梅被打的时候,邻居听到动静也经常过去劝架,徐增志就连邻居一起骂。邻居们不是没想过报警,只是觉得没多大用处。徐增志也不怕他们报警“最多过去蹲半个月,还是得放我回来。”他曾对邻居这样说。  卢文梅这些年喝过药,上过吊,就是没敢报警,也没敢离开。她知道,报警后徐增志会打得更凶,若是一走了之,徐增志也不会放过她的娘家人。  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逃走,但就如同她担心的一样,徐增志真的没放过她的娘家人。    卢文梅是卢家最小的女儿,她上面还有哥哥姐姐共五人。卢家人有个微信群,叫“卢氏家族”,有近50个人,卢生政的兄弟姐妹、堂兄妹以及家里的晚辈们基本都在群里,平日大家常常抢红包,也挺热闹,而卢文梅和他的大儿子都不在这个群里。  不止网络上,现实中也是如此。卢文梅的哥哥姐姐们平日都经常走动,遇到事情大家会互相照应。这次出事之后,卢文梅在浙江打工的哥哥卢文艺第一时间赶回来,这些天一直在医院陪同弟弟卢生政。而小妹卢文梅却始终缺席于卢家的亲情联络。  提起小妹和他的家人,卢文艺说的最多的就是“不知道”。他没有小妹电话,过年过节也跟她不来往,小妹结婚后这20多年,他跟小妹和妹夫没见过几次,说过的话都数得清。他甚至不知道小妹的大儿子、他的外甥叫什么名字。  卢文梅和家里人的生疏正是在她和徐增志私奔的时候开始的。  卢文梅是那个年代村子里少有的考上高中的女孩,高考时差几分就能考上大学,落榜后去工厂打工,他和徐增志便是在打工时相识相恋。之后,卢文梅跟随徐增志“私奔”到了徐家。徐增志只上过小学,和卢文梅认识的时候他在卖气球维持生计,徐增志的邻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徐当年是“连哄带骗”才娶到卢文梅的。  卢家不在邳州,而是在临近的宿迁市黄墩镇。“自由恋爱”加上“远嫁他市”,这在卢家兄妹六人中是唯一一个,在当时的整个村子也是极为少有的。此外,卢文梅当时还未成年,这让卢家人心里尤为不安,跑去徐家找妹妹,结果小妹没找回来,他们却遭徐家人一顿打。这彻底激怒了卢家人,自此之后,卢家对这个小妹开始了多年的放任不管。  卢文梅嫁过来之后,起初和丈夫一起推着自行车卖气球,生下小儿子之后,丈夫断断续续外出打工,期间总抱怨,喊累。近些年家里的开销几乎都靠她来维系,她就一直打零工。在邻居们眼中,她是个能干的老实人,也算是有学问的,能给小孩辅导英语。  “她老婆人比较甜,跟人说话都面带微笑。两个人一冷一暖,对比鲜明。”邻居徐小丽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她偶尔也会去徐家帮忙制作气球,都是冲着卢文梅的面子去的。  事情发生后,卢文梅从外地赶回来了,在医院录口供的时候,她和卢家人短暂碰面,但彼此之间并无过多交流,随后,当地有关部门以受害人家属可能会找她报仇为由,劝卢文梅赶紧离开,能走多远走多远,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妹妹自此失联,媒体都来找卢生政了解情况,相似的问题,他一再重复,他显得很是疲倦。他有小妹的电话,却不愿主动跟她联系。卢家人对待卢文梅的态度依然保持一直以来的“随意”,只是这一次,比以往的“放任”多了一份怨气和无奈。    同时失联的还有徐增志的大儿子毛孩。“懂事”“有志气”“疼他妈妈”,这是大家对毛孩的普遍印象。  毛孩曾跟与他一同长大的邻居徐文静说过,他要好好上学,以后混好了,把妈妈接出去,永远离开他的父亲。他考上了南京的一所铁路大学,最近刚开始实习,出事之后,他便消失了。  “他跟他父亲完全不一样,我希望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远离这些事情。”徐文静一边叹气,一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要不然有志气,懂得保护妈妈,要不然跟他爸一个样,他是前者。”徐文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毛孩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好,几乎不怎么回家。小的时候,他爸打他妈,他在一旁哭。上高中的时候,他爸从外面打工回来,带了个女人回家,他回来把他爸揍了一顿,他爸没有还手,那是他第一次打他爸。  徐增志从来不打孩子,只打女人,除了打老婆,他也打过自己瘦小的老母亲。  邻居们普遍认为,徐增志受父亲影响很大,他父亲对母亲言语间的污蔑直接影响了他对女人的看法。他从来没有男女平等的概念。  正因为打老婆的事情人尽皆知,徐增志在村子里一直不招人待见。薛大海是徐增志的小学同学,很早就去了外地做生意。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偶尔回家,会看到他骑个自行车卖气球,但我也不会跟他打招呼。”  聊起徐增志小时候的事情,薛大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你找任何人都讲不清楚的,因为每个人都和他处不来。”  对于徐口村的村民而言,徐增志如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他因家暴家喻户晓,却又因为孤僻而不被任何人所了解。  徐增志在村子里几乎没有存在感,邻居偶尔跟徐家走动,帮忙制作气球,也完全是冲着他妻子和孩子的面子去的。  邻居徐小丽对徐增志唯一好一点的印象,是邻居们一起开玩笑的时候,他虽然不会主动说话,但至少也会跟着笑一笑。除了偶尔的合群和笑脸,大多数时候,徐增志给人的印象就只剩孤僻和阴冷。  徐梁一家没搬去镇里之前,和徐增志做了多年的邻居,那时候,街坊四邻关系都很好,谁家有人外出,邻居就帮忙照看家里。谁家办喜事,就去喝个喜酒;谁家添孩子了,就去随个份子钱;谁家老人不在了,就去磕个头。这些农村人最看重的感情投资,徐增志一概缺席。这让邻居们觉得这个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他性格上阴,不像别人,有矛盾了,跟你打一架,就过去了。他不这样。一百件事,99件你对他好,有1件不好的,他就记住这一件,在心里系上一个疙瘩,今天绕一个扣,明天绕一个扣,越来越大,太可怕了。”徐梁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描述邻居徐增志。  邻居徐小丽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徐增志此前希望跟同村的人一起外出打工,但没有人愿意带他。大约五年前,徐自己跑去北京打工两年,在邻居们的口耳相传中,从事的是一些不太能见阳光的事情,回来之后他变得比以往更孤僻,和邻居之间几乎连招呼都不怎么打了,家暴也更加严重了,徐自己也说过,他把监狱里对待犯人的方法用在了自己老婆身上。  徐口村  从邳州市打车到徐口村大概需要20元,但很多出租车师傅不愿去徐口村,因为回来时载不到客人,这里的村民去市里大都选择乘坐2元钱一趟的公交车。在徐口村,每家至少两个孩子,徐增志的邻居徐文静,不到30岁,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村民们务农之外,要么在镇上经营家店铺,要么外出打零工。这次被徐杀害的两个孩子,便是父母在外打工,爷爷在市里做建筑工人,家里只剩奶奶。  徐增志家在村子里属于经济状况比较差的,曾经,在盖房子的时候,他就为了能省点砖钱和工钱,和邻居商量共用一堵墙。在大部分村民的印象里,大约2000年之前,徐增志和妻子两个人一直靠卖气球维持生活,每当医院给小孩子打疫苗时,徐准会推着自行车出现在医院门口,这样的好生意平日很少遇到。  之后他外出打工了一段时间,约两年之后回来,就不再卖气球了,断断续续去建筑工地打零工。他们的大儿子,大学期间的寒暑假也从来没休息过,几乎都在校外的辅导班做兼职。  生活的压力,性格的孤僻,以及从小在暴力环境中受到的影响,或许共同把徐增志推向了极端。  徐增志在村子里没有朋友。大家都知道他心理有问题,但没有人愿意开导他。徐增志曾跟卢生政说过,喜欢和他说说话,卢生政喊妹夫徐增志“小徐”,但基本上也是不出三句话就会被小徐惹怒。  “我后悔了,我以后改正。”  “你们把人还给我,我以后跟她好好过。”  “你们都逼我,再逼我,我就不让你们好过。”  徐增志每次来岳父母家里找媳妇,基本都是这样的对话。他一方面想尽办法折磨妻子,一方面又离不开她。  “他从小到大,一直在痛苦中挣扎,他是崩溃的,脑子跟机器一样,一直在转,没歇过。冲动是魔鬼,他控制不了自己。”卢生政可以断定,徐这次杀人之后,一定是在逃亡的途中就后悔了。他觉得徐增志这回可以真的解脱了,“他天天睡不着,现在在监狱里,能睡个安稳觉了。”  对于徐增志,卢生政有恨意,有同情,这些情感夹杂在一起,只剩一声长叹。  笑不出来,欲哭无泪,这是徐增志这近50年来从未变过的生活状态,“他确实很苦。”卢生政说, “可谁不苦呢。”他补充说道。  卢生政高中毕业后曾当了六年老师,后来学校裁员,他失业。这个有些知识分子情结的男人有自己的梦想,“我一直向往的是田园诗人的生活,生活逼得我无处可去。”夜里两点多,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椅子上,伴随着一声长叹,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倾诉,而几米之外,他唯一的儿子还在和死神斗争。  “生活除了一个叫痛苦,另一个就叫难过。”这是他曾经写下的诗句,写诗是他对于生活苦闷的一种发泄。  而徐增志却选择了用暴力进行发泄。2016年4月24日,星期天下午,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在家,大人们那会都在外干活,徐增志趁机用玩具把6名小孩骗到自己家中,用锤子砸向孩子的后脑勺,两个小孩当场死亡,剩下的四个孩子目前仍在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些孩子当中,最小的不到3岁,最大的不过12岁,小学还未毕业。★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徐梁、徐小丽、徐文静、薛大海均为化名。)责任编辑:

原标题:广东吸毒人数全国最多 全省强戒场所满员甚至超负荷  广东作为全国吸毒人数最多、毒品危害最为严重地区的情况尚未根本改变,珠三角成为亚太地区各类毒品集散地的风险和威胁仍未根本化解。昨日,广东省公 安厅“飓风16”雷霆扫毒行动新闻发布会召开,新快报记者从会上获悉,第一季度,全省共侦破毒品犯罪案件2804起,刑拘犯罪嫌疑人3433名,缴获各类 毒品4.83吨, 查处吸毒人员26812名。广州白云区、深圳宝安区、汕尾陆丰、揭阳惠来、茂名电白、湛江雷州等地被国家“戴帽”,成为下一步国家禁毒重点整治区域。  新快报记者 郑雁虹 通讯员 王伯川 卢笑 王磊    昨日,据广东省禁毒办常务副主任、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介绍,今年第一季度,全省共破获涉重点地区制贩毒团伙案件132宗,抓获犯罪嫌疑人456名,缴获冰毒2.6吨、半成品1.8吨。  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肇庆、江门、汕尾等地公安机关,联合深圳、拱北海关和省边防、海警总队等部门,前后历经4个月的艰苦侦查,先后开展 五次集中收网行动,成功侦破涉及重点地区的“11·24”特大毒品系列专案。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65名,捣毁制毒工场1个,缴获冰毒成品3328公斤、 半成品约1210公斤,制毒原料氯麻黄碱226公斤及制毒工具、原料一大批,查扣涉案船只11艘,成功斩断了一条由广东通往东南亚地区的海上大宗走私贩运 毒品通道。    在全省“围歼行动”持续深化下,广东省“飓风16”雷霆扫毒成绩斐然。第一季度全省捣毁制毒场点同比下降64%,重点地区制毒犯罪空间进一步压缩, 新滋生吸毒人员增速同比去年同期下降12.1%。第一季度,全国破获源头指向广东省的毒品案件同比下降9.1%,“这是一个十分可喜的变化趋势。”邓建伟 说。  不过,作为国际贩毒通道、国内毒品中转地、国内新型毒品制造地,广东属全国吸毒人数最多、毒品危害最为严重地区的情况仍尚未改变。邓建伟表示,目前 全省强戒场所处于满员甚至超负荷收治的状态。对于抓获的涉毒人群,邓建伟坦言,“35岁以下的青年,仍然占了比较大的比例,去年的比例达到75%,今年的比例估计也不会太低”。    据邓建伟介绍,经过全省对毒品犯罪打击,重点地区制毒犯罪空间进一步压缩,一些仍存侥幸心理的团伙开始纷纷向外转移。这是制贩毒重点整治工作的一个 阶段性成绩,但广州白云、深圳宝安、汕尾陆丰、揭阳惠来、茂名电白、湛江雷州等地区,被国家“戴帽”,下一步将对上述地区进行重点整治,“以点带面推动广 东总体毒情形势持续好转。”邓建伟说。  此外, 组织广州、深圳、汕尾、揭阳、惠州等重点市摧毁一批深层次制贩毒团伙网络,提升“全链条”的打击能力和效果;组织湛江、茂名、肇庆、佛山等地关注“金三角”毒品假道广西入境广东省贩运活动,开展跨区域合作打击。责任编辑:

洪秀柱谈肯尼亚案:民进党莫用民粹挑起两岸对立

国民党前任、现任主席朱立伦(右)、洪秀柱(左)一同出席新北市泼水节活动,对于肯尼亚案洪秀柱盼民进党别利用民粹搞对立。(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国台湾网4月16日讯 岛内有部分人士借肯尼亚诈骗案搞“台独”,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今天(16日)表示,不要利用民粹搞对立,任何事都应从法、理、情顺序来看,“罪犯都一定要遭受法律制裁”。  洪秀柱今出席新北市泼水节活动时表示,5月20日后绿营执政,两岸互信的基础不能遭受破坏,在这个重要时刻民进党不能利用民粹挑起两岸对立。洪秀柱指出,任何事都应从法、理、情看待,大家应将心比心。  洪秀柱认为,只要是犯罪、罪犯都一定要受到法律制裁,一切都由法来规范、由理来说清楚。大家要将心比心理解被诈骗人的心情,不要让台湾成为诈骗分子的输出地,否则真的很丢脸。(中国台湾网 卢佳静)责任编辑:

3月16日(星期三)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 中国网直播  现在进行第二项议程,表决《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这个决议草案,主席团会议通过后,各代表团进行了审议。根据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主席团会议决定将这个决议草案提请本次会议表决。草案表决稿已经印发。现在由工作人员宣读决议草 案。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 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查了国务院提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会议同 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的审查结果报告,决定批准这个规划纲要。  会议认为,“十三五”规划纲要全面贯彻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 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建议的精神,提出了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符合我国国情和实际,体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 意愿,反映了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经过努力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会议要求,要认真实施“十三五”规划纲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 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坚持发展是第一要务,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以供 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有效需求,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保持战略定力,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 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赞成2778票,反对53票,弃权25票。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中小学教师职称首设正高级  昨天,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市教委正式启动本市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工作。这次改革打破了实施30年的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将原来相互独立的两个职称系列统一设置为中小学教师职称系列,并在中小学(幼儿园)新设正高级教师职称,将民办教师、编外教师纳入评价范围。此外,外语计算机也将不作为职称申报的必备条件。新政自发布之日起实施,将惠及全市17万名中小学教师。    为了统筹中小学教育资源均衡配置,促进中小学教师队伍协调发展,本市这次改革打破了原来的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在新设置的中小学教师系列评审范围中,包括北京市所属普通中小学、职业中学、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专门学校、教科研、校外教育等机构中从事中小学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  同时,为促进民办教育机构发展,这次改革打破体制机制壁垒,将民办教师纳入评审范围,为民办中小学教育机构教师开通了职称评价通道。  具体来说,经本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并备案,具备中小学办学资质(持有办学许可证)的北京地区民办中小学校,以及北京市所属中小学编外聘用的教师,符合申报条件的,应按照属地原则(学校所在地),按照本市所属中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审推荐程序,确定高级教师及以下申报人选,推荐并参加所属区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    本市人社部门介绍,这次改革健全了职称层级,改变了原来中学教师最高等级为副高级、小学教师最高等级为中级的规定,将中小学教师职称等级最高设置到正高级,打通了教师职业发展通道。  改革后,中小学教师职称等级将统一设置为正高级、副高级、中级、助师级和员级,对应的职称名称依次为正高级教师、高级教师、一级教师、二级教师和三级教师,分别与事业单位专业技术岗位等级相对应。  对于这次本市决定新设立的正高级中小学教师,今年将评出68人。   在各界关注的申报条件方面,本市这次改革从教书育人、课程教学、教育教学研究、影响力、学历经历等5个方面合理设置各级别的申报要求。对于业绩突出的优秀教师,破除了论资排辈等陈旧观念,可直接破格申报高级教师。  同时,根据本市中小学教师岗位特点,也调整了职称申报条件要求。从今年起,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再作为本市中小学教师申报职称的必备条件。新的申报条件,注重教育教学的工作实绩,坚持育人为本、师德为先,体现了中小学教师自身特点和成长规律。    改革后,职称评聘程序将开始按不同职称等级分别进行。二级教师、三级教师由学校初级专业技术职务考评小组考核评议,考核合格并报区主管部门审核后,由学校直接聘任;一级教师、高级教师和正高级教师按照个人申报、考核推荐、专家评审、结果验收、学校聘用的基本程序进行评聘,其中学校负责推荐一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区高级评委会负责评审一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并推荐正高级教师人选,市正高级评委会负责评审正高级教师,正高级教师人选评审后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核准。  评价机制方面,新职称制度通过采取审阅教案、听课说课、面试答辩、专家评议等多种评价方式,对中小学教师的职业道德、业绩能力、学术水平等方面进行全面评价。尤其在一级教师的职称评审工作中,新增听课、说课、答辩等环节,健全了申报人与评审专家面对面的交流考核评价制度。  本市还加强了职称评审专家库建设,建立评审专家随机抽取制度,坚持同行评议,行业与社会认可,提高评审工作的公平、公正和权威性。  据悉,按照全市的改革进度工作安排,人员改革过渡将在5月底前完成;今年全市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任务将在10月底前完成。   据市人社局陈蓓副局长介绍,本市打通中学、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并在中小学教师职称中增设正高级,将造就培养一批“教育家”。届时,正高级教师将只占本市中小学教师总量的不到千分之一,这也能确保当选者确实是优中选优,能够起到引领作用。  陈蓓表示,改革后的职称制度是还原了一个以教书育人为本质的教育人才评价体系。对于新增的正高级教师,将是一个少而精、精而优、优而强的精英群体,他们可起到解决好教育人才发展路径,扩大教书育人影响力,带动教育事业发展的积极作用。  不仅如此,改革后的中小学教师职称还将与教师的薪酬分配制度更好地加以衔接。例如正高级职称教师的岗位和薪级工资,就会高于其他职称级别。  陈蓓同时透露,今后本市的相关评审力量会加强,建好一个专门的评审专家库。为了促使新政能够落到实处,各方面将做好对接工作,包括市级与区级,人社部门与教育部门之间,都会加大配合与联动。   目前,本市现有中小学教师约17万人,其中副高级职称2.6万人,中级职称7.9万人,初级职称6.5万人。现行的中学教师和小学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是于1986年开始实施的。  原有的中学、小学职称系列为两个独立职称序列,中学分为中学高级、一级、二级、三级教师4个级别;小学分为小学高级、一级、二级教师3个级别。中、小学教师职称最高等级分别为副高级、中级。  2009年,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山东潍坊、吉林松原、陕西宝鸡三个地级市开展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试点,并于2010年12月全面完成。2011年,本市曾选定西城区、朝阳区和通州区为本市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试点区并取得成功,首批评审出18名正高级教师,覆盖了中学、小学、幼儿园,涉及语文、数学、物理、地理等8个学科,其中不仅有名校教师,也有普通学校的优秀教师。  京华时报记者 赵鹏责任编辑: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被抓获  2016年4月24日,星期天下午,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在家,大人们那会都在外干活,徐增志趁机用玩具把6名小孩骗到自己家中,用锤子砸向孩子的后脑勺,两个小孩当场死亡,剩下的四个孩子目前仍在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些孩子当中,最小的不到3岁,最大的不过12岁,小学还未毕业。今天推荐《邳州杀童案调查》,由本刊记者周甜采写。——星星君邳州杀童案调查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甜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平台)  “左右前后的邻居,你们给我小心点,我非得把你们的孩子弄死。”2016年2月,徐增志曾当面这样威胁过他的邻居。  邻居们都没当回事,觉得他这是说大话,发泄一下就过去了。谁也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这样做了。    江苏省邳州市运河街道徐口村是事发地,这里不算偏僻,从市里乘坐直达的公交车,不到半小时便能到达。4月24日,惨剧发生后,徐口村甚至整个邳州市一度陷入恐慌,部分出租车停止载客,生怕在逃嫌犯徐增志搭上自己的车。随后的几天,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陆续来到这里,警方也开始全天坚守。  三四天之后,徐口村才基本恢复了平静,街道上的店铺都正常营业,路边也能看到不少小摊。  而对于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和嫌犯徐增志,这里的人们大都不愿提起,事实上,大部分人也并不认识同村的徐增志。一位在街边开店的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村子里大部分人都会在市里做点小生意,或者打点零工,平日早出晚归,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  除了他的邻居,其他的村民跟徐增志并不熟,甚至没说过几句话,大家对他的印象,除了经常推个自行车卖气球之外,就是打老婆。徐增志打老婆的事情甚至在临近的薛口村和张楼乡也人尽皆知。徐增志的左邻右舍,长久以来曾多次亲眼目睹过他对妻子卢文梅变态式的家暴场面。  2016年年初一,徐增志的妻子卢文梅带着6岁的小儿子离家出走,半个月后,她回来告诉丈夫,她请了律师,要起诉离婚。  “他成天打我,我跟他没法过了,我左右邻居十家有八家都支持我跟他离婚。”徐的近邻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句话经过中间人的转述传到了徐增志的耳朵里。而受害的邻居们都觉得,徐增志之所以蓄谋报复,正是这句话埋下的祸根,他觉得是邻居挑拨拆散了他的家庭。  随后的几个月,徐增志几乎每天都闭门不出。起初,邻居们以为他不在家,后来发现他是把自己关起来了,只有到晚上会出来转一圈。  这期间,徐增志去过几次岳父母家要人,和以前一样,他觉得是娘家人把他老婆卢文梅藏起来了。  “他要来家里,就没别的事,肯定是来找人。经常半夜来闹,耍酒疯,开始我也骂,后来我都懒得理他了。”卢文梅的哥哥卢生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早想到他会做出极端的事情,但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程度。小妹(卢文梅)也提醒过我们,让我们小心,但我们控制不了,总不能把他关起来。”  同一天,被徐增志伤害的还有他的岳父母和卢生政不到两岁的儿子。岳父伤得最重,到医院后,没救过来。  卢文梅的另一个哥哥卢文艺掏出一张父亲的照片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看,“他90多岁了,很精神,走路都不用拐杖。”而卢生政一家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平日可以帮他照顾身体残疾、生活无法自理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子,他这才安心在镇上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  这次事发之后,卢生政几乎全天守在医院,陪着儿子和母亲。他经营门窗制作的小店也不得不暂时关门,妻子暂时住进了邻居家。孩子的治疗费已经花去了近10万元,他没有积蓄,钱都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的,他的同学和朋友发起了捐款,这几天他的微信收到最多的就是转账信息,乡亲们也组织了捐款,已经筹到了一万多元。至于以后的生活,他现在没心思想,也不敢去想。  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现在看起来,卢文梅的离家出走成了压在徐增志心上的那根稻草。  因为常年遭受丈夫频繁变态式的家暴,2016年除夕夜的前一天,她又一次被丈夫折磨,两天之后,大年初一,她带着小儿子彻底消失了。  徐增志的近邻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的母亲亲眼目睹了除夕前那一晚发生的一幕。  徐梁家和徐增志家仅一墙之隔,他在镇上做点小生意,家里人都住在镇上,他的老母亲独自在家里住。今年除夕夜的前一天晚上,他的母亲听见隔壁传来奇怪的声音,心里不踏实,出去后发现徐增志家大门没关,就进去看了看。  “他家院里有口手压井,他媳妇就在旁边,全身被脱得干干净净的,身上被浇了井水,旁边还有风扇在吹。”徐梁向《中国新闻周刊》转述了他母亲看到的画面。“冬天井水带点温度,他嫌不够冷,就开门去旁边的池塘打水,我娘刚好是在这个空隙过去,看到了这一幕。”  老人被当时的场景吓坏了,卢文梅冻得上下牙齿嗒嗒嗒地响,这正是她听到的奇怪的声音。  老人把卢文梅带回自己家,烧柴火帮她取暖,好一阵她才缓过来。这也惊动了左右邻居,包括徐增志的堂兄。他得知情况后很气愤,当场打了徐增志一顿。当晚徐增志跑到他家,拍门砸门,闹到了半夜。  徐增志事后曾向邻居提及,他之所以这样对妻子,是因为翻看她手机时发现她和别的男人关系暧昧。  而卢文梅被丈夫脱光衣服折磨,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从我记事起,他就打老婆,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这几年,他出去打工,在家里的时间少,打得就少了。”徐增志的另一位邻居徐文静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在徐梁看来,徐增志打老婆显然与他父亲的影响分不开。  过去的农村,有种说法,“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媳妇过门之后,先揍她两顿,男人以此树立起日后在家中的威严。徐梁和徐增志年龄相仿,今年都临近50岁,在他的记忆里,徐父打徐母,“就跟揉面一样”,随便拽过来就打,拽头发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一天能打两回。  除了频率之高和方式之残忍,最让徐梁感到惊讶的是徐增志和父亲打老婆时的面部表情,“老婆被打得哭天抢地,而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笑眯眯的表情。他们把打老婆当成是一种习惯,一种乐趣、一种运动。”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除了徐增志,徐父还有另外两个儿子和三个闺女。徐增志的大哥在15岁的时候就因为父亲的恐吓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那样的家庭里,吃饭吃不下,睡觉睡不稳。他妈怀着妹妹的时候被他爸打走了,他爸让他去找,说‘找不回来就把你弄死’,他被吓坏了,一个人跑到爷爷的坟上喝药自杀了。”徐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而徐的大姐也在30多岁时因为家庭纠纷在婆家自杀。  卢文梅被打的时候,邻居听到动静也经常过去劝架,徐增志就连邻居一起骂。邻居们不是没想过报警,只是觉得没多大用处。徐增志也不怕他们报警“最多过去蹲半个月,还是得放我回来。”他曾对邻居这样说。  卢文梅这些年喝过药,上过吊,就是没敢报警,也没敢离开。她知道,报警后徐增志会打得更凶,若是一走了之,徐增志也不会放过她的娘家人。  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逃走,但就如同她担心的一样,徐增志真的没放过她的娘家人。    卢文梅是卢家最小的女儿,她上面还有哥哥姐姐共五人。卢家人有个微信群,叫“卢氏家族”,有近50个人,卢生政的兄弟姐妹、堂兄妹以及家里的晚辈们基本都在群里,平日大家常常抢红包,也挺热闹,而卢文梅和他的大儿子都不在这个群里。  不止网络上,现实中也是如此。卢文梅的哥哥姐姐们平日都经常走动,遇到事情大家会互相照应。这次出事之后,卢文梅在浙江打工的哥哥卢文艺第一时间赶回来,这些天一直在医院陪同弟弟卢生政。而小妹卢文梅却始终缺席于卢家的亲情联络。  提起小妹和他的家人,卢文艺说的最多的就是“不知道”。他没有小妹电话,过年过节也跟她不来往,小妹结婚后这20多年,他跟小妹和妹夫没见过几次,说过的话都数得清。他甚至不知道小妹的大儿子、他的外甥叫什么名字。  卢文梅和家里人的生疏正是在她和徐增志私奔的时候开始的。  卢文梅是那个年代村子里少有的考上高中的女孩,高考时差几分就能考上大学,落榜后去工厂打工,他和徐增志便是在打工时相识相恋。之后,卢文梅跟随徐增志“私奔”到了徐家。徐增志只上过小学,和卢文梅认识的时候他在卖气球维持生计,徐增志的邻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徐当年是“连哄带骗”才娶到卢文梅的。  卢家不在邳州,而是在临近的宿迁市黄墩镇。“自由恋爱”加上“远嫁他市”,这在卢家兄妹六人中是唯一一个,在当时的整个村子也是极为少有的。此外,卢文梅当时还未成年,这让卢家人心里尤为不安,跑去徐家找妹妹,结果小妹没找回来,他们却遭徐家人一顿打。这彻底激怒了卢家人,自此之后,卢家对这个小妹开始了多年的放任不管。  卢文梅嫁过来之后,起初和丈夫一起推着自行车卖气球,生下小儿子之后,丈夫断断续续外出打工,期间总抱怨,喊累。近些年家里的开销几乎都靠她来维系,她就一直打零工。在邻居们眼中,她是个能干的老实人,也算是有学问的,能给小孩辅导英语。  “她老婆人比较甜,跟人说话都面带微笑。两个人一冷一暖,对比鲜明。”邻居徐小丽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她偶尔也会去徐家帮忙制作气球,都是冲着卢文梅的面子去的。  事情发生后,卢文梅从外地赶回来了,在医院录口供的时候,她和卢家人短暂碰面,但彼此之间并无过多交流,随后,当地有关部门以受害人家属可能会找她报仇为由,劝卢文梅赶紧离开,能走多远走多远,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妹妹自此失联,媒体都来找卢生政了解情况,相似的问题,他一再重复,他显得很是疲倦。他有小妹的电话,却不愿主动跟她联系。卢家人对待卢文梅的态度依然保持一直以来的“随意”,只是这一次,比以往的“放任”多了一份怨气和无奈。    同时失联的还有徐增志的大儿子毛孩。“懂事”“有志气”“疼他妈妈”,这是大家对毛孩的普遍印象。  毛孩曾跟与他一同长大的邻居徐文静说过,他要好好上学,以后混好了,把妈妈接出去,永远离开他的父亲。他考上了南京的一所铁路大学,最近刚开始实习,出事之后,他便消失了。  “他跟他父亲完全不一样,我希望他这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远离这些事情。”徐文静一边叹气,一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要不然有志气,懂得保护妈妈,要不然跟他爸一个样,他是前者。”徐文静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毛孩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好,几乎不怎么回家。小的时候,他爸打他妈,他在一旁哭。上高中的时候,他爸从外面打工回来,带了个女人回家,他回来把他爸揍了一顿,他爸没有还手,那是他第一次打他爸。  徐增志从来不打孩子,只打女人,除了打老婆,他也打过自己瘦小的老母亲。  邻居们普遍认为,徐增志受父亲影响很大,他父亲对母亲言语间的污蔑直接影响了他对女人的看法。他从来没有男女平等的概念。  正因为打老婆的事情人尽皆知,徐增志在村子里一直不招人待见。薛大海是徐增志的小学同学,很早就去了外地做生意。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偶尔回家,会看到他骑个自行车卖气球,但我也不会跟他打招呼。”  聊起徐增志小时候的事情,薛大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你找任何人都讲不清楚的,因为每个人都和他处不来。”  对于徐口村的村民而言,徐增志如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他因家暴家喻户晓,却又因为孤僻而不被任何人所了解。  徐增志在村子里几乎没有存在感,邻居偶尔跟徐家走动,帮忙制作气球,也完全是冲着他妻子和孩子的面子去的。  邻居徐小丽对徐增志唯一好一点的印象,是邻居们一起开玩笑的时候,他虽然不会主动说话,但至少也会跟着笑一笑。除了偶尔的合群和笑脸,大多数时候,徐增志给人的印象就只剩孤僻和阴冷。  徐梁一家没搬去镇里之前,和徐增志做了多年的邻居,那时候,街坊四邻关系都很好,谁家有人外出,邻居就帮忙照看家里。谁家办喜事,就去喝个喜酒;谁家添孩子了,就去随个份子钱;谁家老人不在了,就去磕个头。这些农村人最看重的感情投资,徐增志一概缺席。这让邻居们觉得这个人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他性格上阴,不像别人,有矛盾了,跟你打一架,就过去了。他不这样。一百件事,99件你对他好,有1件不好的,他就记住这一件,在心里系上一个疙瘩,今天绕一个扣,明天绕一个扣,越来越大,太可怕了。”徐梁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描述邻居徐增志。  邻居徐小丽向《中国新闻周刊》透漏,徐增志此前希望跟同村的人一起外出打工,但没有人愿意带他。大约五年前,徐自己跑去北京打工两年,在邻居们的口耳相传中,从事的是一些不太能见阳光的事情,回来之后他变得比以往更孤僻,和邻居之间几乎连招呼都不怎么打了,家暴也更加严重了,徐自己也说过,他把监狱里对待犯人的方法用在了自己老婆身上。  徐口村  从邳州市打车到徐口村大概需要20元,但很多出租车师傅不愿去徐口村,因为回来时载不到客人,这里的村民去市里大都选择乘坐2元钱一趟的公交车。在徐口村,每家至少两个孩子,徐增志的邻居徐文静,不到30岁,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村民们务农之外,要么在镇上经营家店铺,要么外出打零工。这次被徐杀害的两个孩子,便是父母在外打工,爷爷在市里做建筑工人,家里只剩奶奶。  徐增志家在村子里属于经济状况比较差的,曾经,在盖房子的时候,他就为了能省点砖钱和工钱,和邻居商量共用一堵墙。在大部分村民的印象里,大约2000年之前,徐增志和妻子两个人一直靠卖气球维持生活,每当医院给小孩子打疫苗时,徐准会推着自行车出现在医院门口,这样的好生意平日很少遇到。  之后他外出打工了一段时间,约两年之后回来,就不再卖气球了,断断续续去建筑工地打零工。他们的大儿子,大学期间的寒暑假也从来没休息过,几乎都在校外的辅导班做兼职。  生活的压力,性格的孤僻,以及从小在暴力环境中受到的影响,或许共同把徐增志推向了极端。  徐增志在村子里没有朋友。大家都知道他心理有问题,但没有人愿意开导他。徐增志曾跟卢生政说过,喜欢和他说说话,卢生政喊妹夫徐增志“小徐”,但基本上也是不出三句话就会被小徐惹怒。  “我后悔了,我以后改正。”  “你们把人还给我,我以后跟她好好过。”  “你们都逼我,再逼我,我就不让你们好过。”  徐增志每次来岳父母家里找媳妇,基本都是这样的对话。他一方面想尽办法折磨妻子,一方面又离不开她。  “他从小到大,一直在痛苦中挣扎,他是崩溃的,脑子跟机器一样,一直在转,没歇过。冲动是魔鬼,他控制不了自己。”卢生政可以断定,徐这次杀人之后,一定是在逃亡的途中就后悔了。他觉得徐增志这回可以真的解脱了,“他天天睡不着,现在在监狱里,能睡个安稳觉了。”  对于徐增志,卢生政有恨意,有同情,这些情感夹杂在一起,只剩一声长叹。  笑不出来,欲哭无泪,这是徐增志这近50年来从未变过的生活状态,“他确实很苦。”卢生政说, “可谁不苦呢。”他补充说道。  卢生政高中毕业后曾当了六年老师,后来学校裁员,他失业。这个有些知识分子情结的男人有自己的梦想,“我一直向往的是田园诗人的生活,生活逼得我无处可去。”夜里两点多,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椅子上,伴随着一声长叹,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倾诉,而几米之外,他唯一的儿子还在和死神斗争。  “生活除了一个叫痛苦,另一个就叫难过。”这是他曾经写下的诗句,写诗是他对于生活苦闷的一种发泄。  而徐增志却选择了用暴力进行发泄。2016年4月24日,星期天下午,左邻右舍的孩子们都在家,大人们那会都在外干活,徐增志趁机用玩具把6名小孩骗到自己家中,用锤子砸向孩子的后脑勺,两个小孩当场死亡,剩下的四个孩子目前仍在邳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些孩子当中,最小的不到3岁,最大的不过12岁,小学还未毕业。★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徐梁、徐小丽、徐文静、薛大海均为化名。)责任编辑:

原标题:广东吸毒人数全国最多 全省强戒场所满员甚至超负荷  广东作为全国吸毒人数最多、毒品危害最为严重地区的情况尚未根本改变,珠三角成为亚太地区各类毒品集散地的风险和威胁仍未根本化解。昨日,广东省公 安厅“飓风16”雷霆扫毒行动新闻发布会召开,新快报记者从会上获悉,第一季度,全省共侦破毒品犯罪案件2804起,刑拘犯罪嫌疑人3433名,缴获各类 毒品4.83吨, 查处吸毒人员26812名。广州白云区、深圳宝安区、汕尾陆丰、揭阳惠来、茂名电白、湛江雷州等地被国家“戴帽”,成为下一步国家禁毒重点整治区域。  新快报记者 郑雁虹 通讯员 王伯川 卢笑 王磊    昨日,据广东省禁毒办常务副主任、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介绍,今年第一季度,全省共破获涉重点地区制贩毒团伙案件132宗,抓获犯罪嫌疑人456名,缴获冰毒2.6吨、半成品1.8吨。  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肇庆、江门、汕尾等地公安机关,联合深圳、拱北海关和省边防、海警总队等部门,前后历经4个月的艰苦侦查,先后开展 五次集中收网行动,成功侦破涉及重点地区的“11·24”特大毒品系列专案。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65名,捣毁制毒工场1个,缴获冰毒成品3328公斤、 半成品约1210公斤,制毒原料氯麻黄碱226公斤及制毒工具、原料一大批,查扣涉案船只11艘,成功斩断了一条由广东通往东南亚地区的海上大宗走私贩运 毒品通道。    在全省“围歼行动”持续深化下,广东省“飓风16”雷霆扫毒成绩斐然。第一季度全省捣毁制毒场点同比下降64%,重点地区制毒犯罪空间进一步压缩, 新滋生吸毒人员增速同比去年同期下降12.1%。第一季度,全国破获源头指向广东省的毒品案件同比下降9.1%,“这是一个十分可喜的变化趋势。”邓建伟 说。  不过,作为国际贩毒通道、国内毒品中转地、国内新型毒品制造地,广东属全国吸毒人数最多、毒品危害最为严重地区的情况仍尚未改变。邓建伟表示,目前 全省强戒场所处于满员甚至超负荷收治的状态。对于抓获的涉毒人群,邓建伟坦言,“35岁以下的青年,仍然占了比较大的比例,去年的比例达到75%,今年的比例估计也不会太低”。    据邓建伟介绍,经过全省对毒品犯罪打击,重点地区制毒犯罪空间进一步压缩,一些仍存侥幸心理的团伙开始纷纷向外转移。这是制贩毒重点整治工作的一个 阶段性成绩,但广州白云、深圳宝安、汕尾陆丰、揭阳惠来、茂名电白、湛江雷州等地区,被国家“戴帽”,下一步将对上述地区进行重点整治,“以点带面推动广 东总体毒情形势持续好转。”邓建伟说。  此外, 组织广州、深圳、汕尾、揭阳、惠州等重点市摧毁一批深层次制贩毒团伙网络,提升“全链条”的打击能力和效果;组织湛江、茂名、肇庆、佛山等地关注“金三角”毒品假道广西入境广东省贩运活动,开展跨区域合作打击。责任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手机客户端

时间:2016-05-03 05: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