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台湾大巴起火26人身亡 多项证据指向司机自焚 _利发国际官网官方网站

  • 分类:利发国际官网官方网站

原标题:台媒:26人死亡火烧车惨剧 六大证据指向司机自焚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湾“国道2号”19日发生火烧车事件,车上24名大陆游客、台籍导游郑焜文与司机苏明成等26人葬身火窟。有台湾媒体分析,根据最新鉴识发现六大证据,直指司机苏明成泼洒汽油纵火自焚酿祸,一反最早电线短路造成火灾意外推测。  据台湾媒体8月3日报道,台湾检警在搜集事证后,首先确定驾驶舱是起火点,发现有汽油反应的2个塑料瓶,驾驶舱烧毁最严重,几乎全部碳化;第二,在驾驶座旁走道的第1处及第2处阶梯均采集到汽油,显示有泼撒行为;第三,鉴识人员找不到电线短路走火特有的熔珠现象,推翻电线短路可能性;第四,电线短路会先传出烧焦异味,乘客应会发现,并且有扑救动作。但鉴识人员却未发现相关迹证,所以研判,应是明火点燃汽油,产生浓烟大火;第五,司机苏明成生前消失的100分钟,曾打电话给友人抱怨性侵官司遭判5年;第六,苏明成遗体检出又有高达1以上的酒精浓度,且曾帮苏明成辩护的律师王政琬直指苏明成出庭前都会喝酒。六大事证全指向苏明成将汽油洒在驾驶舱引火自焚,还连累其他25人跟着陪葬。  目前,检警正过滤苏明成生前在内湖升恒昌免税商店时消失的100分钟行踪,追查有无购买汽油、抽汽油及饮酒的画面,并且再一次地毯式检视驾驶舱清出的灰烬,追查是否有点火工具残留物,若有进展,全案可宣布破案。  来源:环球网-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瓮安,曾经是一座不安的县城。2008年6月,贵州瓮安县三中女生李树芬的非正常死亡引发全县震动。李树芬死后第七天,从数十人高举条幅的游行,到瓮安县委县政府和公安局办公楼被烧砸,逾万人聚集现场,终酿成了震动全国的“6.28”群体性事件,且涉事的多为未成年人。事后,当局传唤调查涉事少年259人,依法处理违法犯罪少年104人。事件发生8年后,南都记者重访瓮安,采访“6.28”事件涉事少年,听他们讲述这些年的成长与蜕变。  本月上旬的一天,南都记者在贵州瓮安县富水桥、205省道边的一家洗车坊里见到了27岁的张杰。刚洗完车的他放下手中工具,招呼我们进屋坐下。已近晚饭时间,张杰还没来得及吃口午饭。他却摆摆手说“没事”,忙到顾不上吃饭显然已是常态,难怪他170厘米的个头,体重还不足110斤。采访的间隙,这个单薄的身影来回穿梭在洗车场的角角落落,一会儿招呼工人给车打蜡,一会儿自己给汽车绑上坐垫,事必躬亲。站在一旁的46岁的张杰父亲一直默默看着,他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时间倒回8年前,眼前的这一切几乎不敢想象。  2008年6月28日,当时还差三个月满18岁的张杰站在激动的人群里,一起游行到瓮安县公安局门外。只听人群中有人高喊“警察打人了”、“政府办事不公”、“为人民群众伸冤呐喊”。不一会儿,有人开始动手拿小石子砸玻璃,几个领头的年轻人抬起停在公安局门口的车。最初只是去凑热闹的张杰感觉自己内心一下子被点燃了,他冲上前去“帮了一把”,车子随即被掀翻了。  正是“这一把”,让张杰的人生彻底改变。2008年6月29日,瓮安事件平息后,官方通过调取录像等方式进行大规模排查,很快抓捕了涉事人员。最终,其中的104个未成年人被判定存在违法犯罪行为,张杰也在其列。据张杰的父亲回忆,当时是在电视上看到儿子掀车的画面,他至今清楚地记得张杰那天穿着一件9号球衣。  “当时太年轻,不能分辨是非,年轻人又好斗,看到他们在闹,就觉得是老百姓吃亏了嘛,”再次谈起当年的事,已经当了爸爸的张杰坦然了很多。  最终,张杰在“6.28”事件中的行为被定性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他被送进少教所度过了人生中不愿回想的105天。   和张杰一样,因为冲动参与到“6.28”事件中的何晓茹提起这段往事,同样以当年“不懂事”来总结。事发当天,恰逢全县小升初考试,放了假的何晓茹和三两好友一起去逛街,正好撞上了游行的人群。  当年的瓮安县公安局和县政府大楼相隔一条马路,而从何晓茹当时就读的瓮安二中步行到老公安局大楼只要十多分钟。  如今,县政府和公安局都迁了新址。被火烧过的县政府办公楼被官方改造成了纪念馆,院落里野草丛生。瓮安二中的门口依旧人来人往,只不过门房的位置多了一辆巡逻警车。县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现在瓮安县城里但凡有事,两分半钟内警察一定可以赶到现场,这也是“6.28”之后的变化之一。  何晓茹带着南都记者去探访事件旧址,途经看守所时,姑娘白净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她赶紧解释说自己早已忘记在里面的那段时间,“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大家都忘了,现在都不会有人再提起了。”  1993年出生的王哲是当时被捕未成年人中年龄最小的,王哲拿到的判决书称,他在“6.28”事件中纵火烧了13辆车,判处劳动教养三年。对于当年细节,王哲没有向记者透露。  时任瓮安县雍阳镇政法委书记、现瓮安县信访局局长龙云告诉南都记者,当时省里调派了警力到县城成立专案组,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件平息了下来。  瓮安县政法委帮教办主任王秋风对南都记者表示,几年来,他一直在开导从少教所里出来的孩子们放下心理包袱。在看守所和少教所里的日子却真真实实地让王哲、张杰和何晓茹感受到了人生的绝望。“我当时觉得自己没有以后了,自己的一辈子可能就这样完了,”何晓茹说。刚被关进去时,天真的何晓茹还问过狱警“要被关多久”,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三个字“长得很”。  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来?这些未成年孩子的未来怎么办?在当时没有人知道答案。   “6.28”事件过去约一周后,一些家长找到县里领导,想为自己的孩子说情。部分家长也在事后召开的座谈会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害怕事件会对孩子未来读书、就业和参军造成影响。  时任瓮安县政法委副书记、现黔南州委政法委政治部主任王登华向南都记者坦言,瓮安事件的爆发的确存在更深层的社会原因。王登华认为,当时的瓮安社会经济欠发达,许多家庭的父母抛下孩子外出打工,致使许多未成年人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为事件发生埋下了祸根。  官方资料显示,从2001年到2007年之间,瓮安县的经济取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是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相对滞后,例如:一般公共服务投入占财政总收入的比例下降明显,特别是就业、医疗、交通等欠账多。在城镇化发展的进程中,积压的矿群、移民、拆迁、企业改制、城市建设、就业、就学等社会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是引发“6.28”群体性事件主要原因。  “学生们既是参与者,又是受害者”,龙云在谈到当年涉事的孩子时感叹。他认为,“6.28”事件存在其特殊性,在群情激愤的状况下,年轻的学生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是无形中被卷入进来的,倘若“一棍子打死”将其送进监狱,对他们一生的发展都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时任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崔亚东当时主张对“6•28”事件的处理实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特别是对涉事的未成年人,应贯彻教育、挽救,对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原则,不适用监禁刑,要让他们回归社会、回归学校、回归家庭,并提出对瓮安事件中涉事未成年人“试行未成年人轻罪犯罪记录消除制度”。  随后,贵州省政法委作出决定。不过,争议也随之而来。  时任贵州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瓮安事件专案组副组长周全富担心,涉事少年虽然年少,但是行为后果严重,从轻处理可能会在社会上引起误解。“担心再犯”,这也是当时反对声音的主流。  此外,还有一层顾虑来自法律界。当时负责起草《关于对“6•28”事件涉案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指导意见》的现贵州省政法委宣传处处长杨胜卫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从法律上确实找不到一个很好的支撑点。  原来,《刑法》第一百条规定:依法受过刑事处罚的人,在入伍、就业的时候,应当如实向有关单位报告自己曾受过刑事处罚,不得隐瞒。若要对瓮安事件的涉事孩子实施违法及犯罪轻罪消除,这显然会和上行法的《刑法》“打架”。  杨胜卫说,在制定办法的前两个月,工作组曾组团去浙江考察学习,因为当时的浙江已经将这一条写进地方未成年人保护法了,可惜并没有实际的案例。  王登华至今还记得当时中央政法委一份内部文件中的话:“有条件地建立未成年人轻罪犯罪消弭制度。”这成为了当时在瓮安试行未成年人轻罪消除制度的主要支撑力量。  那时的试行的确是一次大胆的尝试。2008年11月起,瓮安事件中104名涉事未成年人先后回归家庭、学校、社会。   直到2011年,刑法第八修正案新增第一百条第二款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人,免除前款规定的报告义务”;一年后,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刑诉法修改的决定,新刑诉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的,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未成年人违法及犯罪轻罪消除才真正名正言顺起来。  2009年6月,经过一系列调研和专家论证后,瓮安县委制定了《关于对“6•28”事件涉案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就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政策、条件、方法、程序等进行了规范。  瓮安县委政法委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目前,参与“瓮安事件”的104名涉案青少年中,已有94名青少年的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被消除。  不过,消除并非无条件的。瓮安县政法委帮教办主任王秋风介绍,消除对象首先需要是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其次,必须是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以下的轻罪(后放宽为5年);同时,需满足主观恶意不深,造成的社会危害不大。予以“轻罪消除”的当事人案底交由处理案件的司法机关封存,不进入档案。但若再次犯案,消除犯罪记录的决定会被撤销。  除了消除案底,为了让涉案的未成年人更好地回归校园和社会,瓮安县政法委还牵头成立帮教办,指派专门的老师进行帮扶。时任瓮安四中校长、现瓮安三中校长刘金巧告诉南都记者,帮教小组深度了解每个学生的家庭背景,量身定制帮教方案,内容包括思想道德和行为规范教育。刘金巧表示,多年来的帮教收到不错的成果,他当年所在的瓮安四中共有三名涉事学生,后来都考上了大学。   张杰永远都忘不了走出少教所的那天,焦急的父母等候在门外,一家人抱头痛哭。少教所里吃得不好,几乎天天靠方便面度日,三个月下来,张杰臃肿了不少。回家后,张杰再也没碰过方便面。  回到学校的何晓茹、王哲和张杰分别留了一级,跟着下一届同学上课。对“6•28”事件,同学们都心照不宣,很少有人主动提起。即便如此,这件事多多少少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改变。  王哲说自己性格里有矛盾的部分。他平常喜欢独来独往,什么事都自己干。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内向。现在在上海某大学念大一的他每天都一个人吃饭、上课、自习。但在内心里,王哲又非常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和接纳,“我会参加很多集体活动,志愿者服务之类的。”“6•28”事件发生后,在他很小时候就离异的父母曾经一起到少教所看过他,他还记得自己跟妈妈讲被抓捕的经过,“我妈妈是相信我的。”  不过,王哲最近的心头大事只有一个:报名参军。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交征兵表了,去年本来已经过了体检,但在最后一刻他选择了放弃。心里好像总有一道坎很难过去。当问及为什么执意入伍时,他说,征兵对政审的要求很高,如果一个人能够过了政审,就说明他是完全没问题的。证明自己是“没问题”的,是很多瓮安事件涉事少年提到过的说法。  官方的宣传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94名消除了违法和犯罪轻罪记录的少年中,有76人考上了贵州师范、贵阳医学院、西昌学院等本地或外地高校,其中还有多人被授予县级以上荣誉。  两年前,从重庆念完大学的何晓茹回到瓮安,考入公安局担任文职,5个月前她刚刚升级做了妈妈,一家人生活幸福。她说,曾经失去自由让她更加珍惜现在。  相比之下,张杰的这8年走得并不容易。刚上大学那年,张杰父亲生病,迫于经济压力,他只能辍学,因为家里的采石场要他来经营。可是毕竟年轻啊,早些年谈生意的时候,没少被欺负。“人家就看你年轻,说好的款子,到了日子就只给你一半,”张杰说。那时候他一直为催债犯愁,到最近这几年,采石场的生意更是每况愈下。“资金难以周转,欠款还不上,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大约一年前,他忍痛卖掉了父亲和别人合伙经营了14年的采石场,换来的258万元,张家拿到70万,但还掉外债,所剩无几。  现在张杰虽然自己开着洗车场,压力也不小。他坐在小桌前给南都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洗车店的租金是一年6万,每月给工人的薪水是一人1800元,自己每月房贷2400元,水电煤500元,一个月的人情往来更是惊人,还有车子按揭和女儿的奶粉钱,一家的经济压力全部在他身上,每天接30单都还不够开销。  当然,即使现在每天从早忙到晚,张杰也很知足。他说,时间能改变很多,“8年了,吃了不少亏,上了不少当“,他相信自己比同龄人更成熟。家和万事兴,是他现在最在乎的事。采访的间隙,张杰的妻子从家里打来电话,手机闪动,屏保是他宝贝女儿的照片。   这些年,安然和瓮安事件中的其他涉事小伙伴联系并不多,几经辗转,南都记者才在采访最后一天在瓮安县城某居民区底楼的一家理发店里找到他。现在,安然是一名理发师。  跟何晓茹、张杰等人不同,安然不太愿意提及“6.28”事件,但一谈起工作,他就滔滔不绝:烫和染是固定的程序,最难的还是在剪,要根据每个人的发量、头型去设计……作为这家店已呆满3年的老师傅,来找安然做头发的客人远多过其他人。  当年,安然在少教所呆了8个月余,几乎是所有人中时间最长的,这期间父亲病逝,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是安然最遗憾的事。出来后,不想再给母亲增加负担,他选择了辍学。当时妹妹也还在上学,母亲一人在浙江打工,两个子女的学费和生活开支对她来说,太重了。  离开学校后,安然在老家帮爷爷奶奶种了半年地,觉得实在没劲,决定出来学门手艺。之后,让他铭记最深的还是刚出来在理发店做学徒工的那两年,酷暑严寒,他都只能一边给别人洗头,一边偷师学艺。“尤其是冬天,两只手上满是口子”,很多次安然给顾客干洗头发,洗着洗着泡沫就变红了,“都是血水染的。”  自己选择的就别后悔,是一直以来安然鼓励自己的话。他说“负责任”三个字对他来说很重要。后来得知,其实学生时代的安然成绩优良,进校考试班级排名19。但在那个时候他除了读书之外,很少能接触到其他东西,逢周末回家,就是帮家里干农活,生活别无其他。谈到当年的事,他说自己当时“连法律是什么都不知道,哪会知道自己担不担的起责任呢”。  关于未来,安然说自己还想趁年轻,再出去看看,多学点手艺,等有了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别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的时候,就来不及了。现在觉得自己好沧桑的感觉。哈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杰、何晓茹、王哲、安然均为化名)  文字/图片:南都记者 卫佳铭 发自贵州瓮安责任编辑:

二线楼市太疯狂,2个小时866套房全部卖完!  (央视财经《交易时间》)随着一线城市楼市限购政策的收紧,二线城市楼市最近涨得有点多,被称为“四小龙”的南京、厦门、合肥、苏州房价涨幅惊人,环比涨幅远超一线城市。前不久,央视财经记者走访了这些二线城市,体验了那里的抢房气氛。    这个跑步进场买房的画面出现在合肥滨湖区的一个楼盘,早上不到7点,开盘进场的队伍已经排了近150米,现场有2千位客户是获得购房资格的,而没有认筹前的登记客户有2万名之多。开发商不得不采取摇号认筹的方式卖房,现场每轮摇出12组客户,每位客户只有一分钟的选房时间。2个小时,866套房源全部卖完。而这样抢房的现象出现在合肥多个楼盘。  合肥淮矿东方蓝海售楼处销售:你们如果要想买房的话,可能暂时还排不到。记者:怎么认筹?认筹已经截止了,因为房子少,买房的人太多了。估计要等到九月份以后,才有新的推盘计划。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万科蓝山卖完了。  记者:那个大概什么时候开盘?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在今年4月份开完了。  记者:最后多少套全买完了?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最后三栋楼,大概400、500套600套。  记者:一个月就卖完了这么快。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不用一个月大概一个礼拜。万科时代之光预计下个月开盘。  记者:预计开盘这个均价多少?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2万多。  无独有偶,南京的购房市场也出现了先排队再摇号现象,购房者称买到房如同中彩票。  记者:现在是晚上的七点多钟,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位于南京江北的一个楼盘,这个楼盘将在今天晚上进行一个开盘。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我的身后搭起了一个大的雨棚,这个雨棚就是供购房者进行一个等待的。那么我看了一下,现在这个等待区域已经是座无虚席,我目测了一下大概有四五百人的样子。那么据了解,这个楼盘今天将推出250套左右的房源,目前意向的客户已经达到了六百组。  南京购房者:运气,就像中奖一样。  南京购房者:其实跟中彩票差不多,前面已经做好功课了,要买什么样的楼层什么样的户型大小已经定好了。  南京购房者:基本上都这样,现在是一房难求。排队摇号可以说是现在基本的常态,而且摇号也不一定能摇到,摇到也不一定能买到。  为了避免人多拥挤,开发商设立了重重关卡,规定凭号才能进入一楼等待区,二楼的选房区一个号只能上去两个人。记者好不容易进入了一楼的等待区,里面已经有不少号码靠前的购房者,记者看到他们的手臂上都贴着号牌,集中在叫号处。  为了证明客户的资金实力和购买意向,南京楼盘普遍会对客户进行验资,只有验完资,客户才有资格参与摇号和买房。  南京某售楼处销售人员:指定一家银行在现场有一个转账的机器和开卡的程序,客户只要带着他本人的身份证,保证他一张储蓄卡里面有50万现金,现场我们开一张卡将他这个钱转到我们指定银行的账户里,但这个钱还在客户名下,经过这个程序以后,我们会给客户一张vip卡确认身份,确定他定存人名以后上购房合同,再确认他以后合同上有几个人的名字,这样后期购房的时候,卡上有一个卡号,那个号就是后期做摇号的凭据。  在厦门,一些高端别墅都出现了排队才能买到的现象。  陈远平厦门龙湖地产品牌大客户负责人:很多客户是属于高品质客户,他觉得买一个别墅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发现来我们这个地方,他要排三个小时才能排到一个认筹的机会,预约的机会,所以这是热度非常高的一个盘。    线城市房价领涨投资者跟风看好后市  日光盘、房价暴涨、土地被哄抢……一线城市楼市“高烧”渐退,二线城市却“燥”了起来。伴随着购房者的抢购,房价也出现不小的涨幅,接着来看记者报道。  沈大伟在合肥开了一家近800平米的饭店,他每天四五点起床买菜,一直要忙到夜里十一点。他坦言,这些年买房赚的钱比开饭店赚得多。2006年,老沈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6年后卖掉赚了好几十万元。去年从上海回到合肥开饭店,并在合肥滨湖区买了房。看到房价持续上涨,他有些后悔当时应该贷款多买一套。  沈大伟合肥徽庆楼酒店经理:合肥是13年买的,13年8月份买的。记者:价格是多少?价格当初在六千多一点。记者:现在呢?现在好象一万五左右了。翻了一倍多。  南京的周晶也深刻感受到了房价的上涨,他是南京某自媒体的一名编辑,2015年,南京房价开始上涨,此后一路节节攀升,一时间买房成了一种“流行”的投资方式。本身是媒体工作者的周晶,决定用手里的余钱跟朋友合伙投资一套房,目前他们投资的楼盘每平米已经涨了将近8000元。  南京购房者周晶:我们手上每个人的资金不是很多,第二比较重要的一点,他具备首套房贷的资格,这样的话直接给定了我们房子投资的收益。  张昊记者:厦门的大海和沙滩非常漂亮,海景房受到不少买房人的喜爱。紧邻沙滩的这个小区,位于厦门岛外的同安区环东海域。今年2月份我们来这边采访的时候,这里的房价是每平米2万3,现在的价格是3万。不到3个月的时间,房价就涨了7千块钱。目前这个小区的房价还有涨幅,在厦门岛外的小区都是排名第一的。  记者:你在这边看房看了多长时间了。  厦门购房者:我起码看了五六个月了。  记者:五六个月以前这边房价多少钱。  厦门购房者:岛外五六个月以前应该是两万左右。  记者:现在呢?  厦门购房者:现在应该是三万一二。  记者:涨了不少。  厦门购房者:当时没有抓住机会,但你现在再不买,可能过两年价格要涨到五万,现在贵点咬咬牙还是买。 责任编辑:

原标题:宜黄原县长向苏荣行贿细节披露:通过司机送财物  在18日召开的中共抚州市委三届十四次全体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追认给予毛宗保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    8月29日,江西省纪委监察厅发布消息,日前,经省委研究决定,对省出资监管企业监事会原主席李中煜、南昌市政协副主席辛利杰、省国资委副主任李键、宜黄县原县长毛宗保的违纪问题作出纪律处分。    在此次被处分的官员中,宜黄县原县长毛宗保,是行政级别最低的一个。  毛宗保公开简历显示,今年49岁的毛宗保,1987年参加工作,曾担任黎川县农业局农技站干部。他从基层做起,历任乡长、乡党委书记等职务。2007年4月,毛宗保担任广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当时毛宗保年龄只有40岁。年纪轻轻就已经升到如此位置的毛宗保仍然希望仕途更进一步。  以毛宗保的级别,他很难得到直接接触苏荣的机会。苏荣与毛宗保唯一一次见面机会发生在2008年。据《江西日报》等当地媒体报道,2008年12月22日、23日,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前往抚州市视察工作,视察地包括广昌县。广昌县委领导班子全部陪同苏荣考察,作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毛宗保也在陪同视察的成员中。  记者独家获悉,毛宗保是通过苏荣的司机史建军向苏荣送钱送物,以求职务上升迁。毛宗保通过史建军转达给苏荣的提职要求就是能当个县长。  吉林省多名熟悉苏荣的人士介绍,史建军是苏荣在吉林任职期间的司机,为苏荣服务了很多年。双方除了上下级关系,私交也不错。苏荣离开吉林后,史建军应该是跟随苏荣前往其他地方任职。毛宗保如何与史建军结识,以及史建军目前的状态,未有官方消息披露。  2010年7月,毛宗保行政级别提升为正处级,担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这与他想当县长的想法还有差距。就在这期间,“宜黄事件”的发生,使毛宗保迅速上位,实现了当县长的夙愿。  2010年9月10日上午,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村民钟如琴、罗志凤、叶忠诚三人被烧成重伤,叶忠诚最终因伤势过重而身亡。事发后,当时的宜黄县委、县政府处置不当。  2010年9月17日晚,抚州市委对这起事件的8名责任人作出处理决定,其中,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时任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时任县长苏建国被立案调查。2010年10月9日,经抚州市委研究,江西省委组织部同意,任命毛宗保为任宜黄县委副书记,提名其为宜黄县长人选。临危受命的毛宗保被称为“救火队长”。  一起负面事件成为毛宗保实现其仕途梦想的机会。当时并无人知道,毛宗保能借此事件上位,是通过史建军这一苏荣身边工作人员成功疏通了苏荣,苏荣直接打招呼安排的结果。  担任宜黄县长近5年后,2015年8月,毛宗保的名字就已经消失在宜黄县政府官网的“县政府领导”一栏中。2016年1月,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公告称,毛宗保已辞去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对于媒体“是免职还是另有任用?”的问题,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来源:江西读政-信息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江苏南莫镇80后党委书记驾车意外坠河身亡  2月17日下午,江苏南通南莫镇政府新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17702387875)记者证实,16日中午,南莫镇党委书记许剑波驾车上班途中意外坠河,抢救无效身亡。目前,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  公开资料显示,许剑波出生于1983年5月,今年33岁。其2005年8月参加工作。2014年2月,未满31岁的他被任命为海安县南莫镇党委书记。  南莫镇位于江苏省海安县,地处南通、盐城、泰州三市交界处,南莫镇面积75平方公里,人口6.03万人,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沿海开放卫星镇、南通市文明镇。  2月17日凌晨1点,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南莫镇人民政府官方微博发布讣告称,2月16日,我镇党委书记许剑波同志,在参加上午县里召开的会议后,在父母家中午餐,约于12时30分许驾驶轿车返回南莫镇上班。  16日下午1时许,途经南莫镇校林桥东侧地段,意外坠入河中。接警后,交警、医生及当地群众全力组织施救,终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据新华报业集团“交汇点”客户端报道,有目击者称,当时,许剑波驾驶的轿车先后撞倒路旁的两棵树和一根电线杆后,直冲入附近一条河中。  2月17日下午,南莫镇政府新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17702387875)记者,目前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也到许剑波家中看望了其家属。对于事故的具体原因,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暂时还无法透露。  南莫镇人民政府网站显示,1月22日,许剑波陪同海安县委副书记成宾、副县长彭为杰调研南莫镇的农业农村工作。  据悉,许剑波在2014年2月出任海安县南莫镇党委书记之前,曾是该镇镇长。2012年3月26日,未满29周岁的许剑波以新任南莫镇镇长的身份,视察了当地的幼儿园工作。  据海安县财政局官网的一则工作动态,2015年11月,海安县财政局召开全县财政系统青年干部培养工作座谈会。  会议特别邀请了“青年干部成功人士代表”南莫镇党委书记许剑波同志作经验介绍。  此外,许剑波曾入选2014年海安县“十大最美基层干部”候选人名单。  候选人事迹介绍称,许剑波在担任南莫镇党委书记期间,“推进安置房、标准厂房、工业园区的“两房一园”建设,实施幼儿园建设、加装路灯等,改善镇区面貌,有力促进了民生改善”。  (上游新闻记者 曲鸿瑞 编辑 唐文培)责任编辑:

台湾大巴起火26人身亡 多项证据指向司机自焚 _利发国际官网官方网站

原标题:台媒:26人死亡火烧车惨剧 六大证据指向司机自焚  [环球网综合报道]台湾“国道2号”19日发生火烧车事件,车上24名大陆游客、台籍导游郑焜文与司机苏明成等26人葬身火窟。有台湾媒体分析,根据最新鉴识发现六大证据,直指司机苏明成泼洒汽油纵火自焚酿祸,一反最早电线短路造成火灾意外推测。  据台湾媒体8月3日报道,台湾检警在搜集事证后,首先确定驾驶舱是起火点,发现有汽油反应的2个塑料瓶,驾驶舱烧毁最严重,几乎全部碳化;第二,在驾驶座旁走道的第1处及第2处阶梯均采集到汽油,显示有泼撒行为;第三,鉴识人员找不到电线短路走火特有的熔珠现象,推翻电线短路可能性;第四,电线短路会先传出烧焦异味,乘客应会发现,并且有扑救动作。但鉴识人员却未发现相关迹证,所以研判,应是明火点燃汽油,产生浓烟大火;第五,司机苏明成生前消失的100分钟,曾打电话给友人抱怨性侵官司遭判5年;第六,苏明成遗体检出又有高达1以上的酒精浓度,且曾帮苏明成辩护的律师王政琬直指苏明成出庭前都会喝酒。六大事证全指向苏明成将汽油洒在驾驶舱引火自焚,还连累其他25人跟着陪葬。  目前,检警正过滤苏明成生前在内湖升恒昌免税商店时消失的100分钟行踪,追查有无购买汽油、抽汽油及饮酒的画面,并且再一次地毯式检视驾驶舱清出的灰烬,追查是否有点火工具残留物,若有进展,全案可宣布破案。  来源:环球网-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瓮安,曾经是一座不安的县城。2008年6月,贵州瓮安县三中女生李树芬的非正常死亡引发全县震动。李树芬死后第七天,从数十人高举条幅的游行,到瓮安县委县政府和公安局办公楼被烧砸,逾万人聚集现场,终酿成了震动全国的“6.28”群体性事件,且涉事的多为未成年人。事后,当局传唤调查涉事少年259人,依法处理违法犯罪少年104人。事件发生8年后,南都记者重访瓮安,采访“6.28”事件涉事少年,听他们讲述这些年的成长与蜕变。  本月上旬的一天,南都记者在贵州瓮安县富水桥、205省道边的一家洗车坊里见到了27岁的张杰。刚洗完车的他放下手中工具,招呼我们进屋坐下。已近晚饭时间,张杰还没来得及吃口午饭。他却摆摆手说“没事”,忙到顾不上吃饭显然已是常态,难怪他170厘米的个头,体重还不足110斤。采访的间隙,这个单薄的身影来回穿梭在洗车场的角角落落,一会儿招呼工人给车打蜡,一会儿自己给汽车绑上坐垫,事必躬亲。站在一旁的46岁的张杰父亲一直默默看着,他告诉南都记者,如果时间倒回8年前,眼前的这一切几乎不敢想象。  2008年6月28日,当时还差三个月满18岁的张杰站在激动的人群里,一起游行到瓮安县公安局门外。只听人群中有人高喊“警察打人了”、“政府办事不公”、“为人民群众伸冤呐喊”。不一会儿,有人开始动手拿小石子砸玻璃,几个领头的年轻人抬起停在公安局门口的车。最初只是去凑热闹的张杰感觉自己内心一下子被点燃了,他冲上前去“帮了一把”,车子随即被掀翻了。  正是“这一把”,让张杰的人生彻底改变。2008年6月29日,瓮安事件平息后,官方通过调取录像等方式进行大规模排查,很快抓捕了涉事人员。最终,其中的104个未成年人被判定存在违法犯罪行为,张杰也在其列。据张杰的父亲回忆,当时是在电视上看到儿子掀车的画面,他至今清楚地记得张杰那天穿着一件9号球衣。  “当时太年轻,不能分辨是非,年轻人又好斗,看到他们在闹,就觉得是老百姓吃亏了嘛,”再次谈起当年的事,已经当了爸爸的张杰坦然了很多。  最终,张杰在“6.28”事件中的行为被定性为“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他被送进少教所度过了人生中不愿回想的105天。   和张杰一样,因为冲动参与到“6.28”事件中的何晓茹提起这段往事,同样以当年“不懂事”来总结。事发当天,恰逢全县小升初考试,放了假的何晓茹和三两好友一起去逛街,正好撞上了游行的人群。  当年的瓮安县公安局和县政府大楼相隔一条马路,而从何晓茹当时就读的瓮安二中步行到老公安局大楼只要十多分钟。  如今,县政府和公安局都迁了新址。被火烧过的县政府办公楼被官方改造成了纪念馆,院落里野草丛生。瓮安二中的门口依旧人来人往,只不过门房的位置多了一辆巡逻警车。县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现在瓮安县城里但凡有事,两分半钟内警察一定可以赶到现场,这也是“6.28”之后的变化之一。  何晓茹带着南都记者去探访事件旧址,途经看守所时,姑娘白净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她赶紧解释说自己早已忘记在里面的那段时间,“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大家都忘了,现在都不会有人再提起了。”  1993年出生的王哲是当时被捕未成年人中年龄最小的,王哲拿到的判决书称,他在“6.28”事件中纵火烧了13辆车,判处劳动教养三年。对于当年细节,王哲没有向记者透露。  时任瓮安县雍阳镇政法委书记、现瓮安县信访局局长龙云告诉南都记者,当时省里调派了警力到县城成立专案组,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事件平息了下来。  瓮安县政法委帮教办主任王秋风对南都记者表示,几年来,他一直在开导从少教所里出来的孩子们放下心理包袱。在看守所和少教所里的日子却真真实实地让王哲、张杰和何晓茹感受到了人生的绝望。“我当时觉得自己没有以后了,自己的一辈子可能就这样完了,”何晓茹说。刚被关进去时,天真的何晓茹还问过狱警“要被关多久”,得到的却是冷冰冰的三个字“长得很”。  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来?这些未成年孩子的未来怎么办?在当时没有人知道答案。   “6.28”事件过去约一周后,一些家长找到县里领导,想为自己的孩子说情。部分家长也在事后召开的座谈会上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害怕事件会对孩子未来读书、就业和参军造成影响。  时任瓮安县政法委副书记、现黔南州委政法委政治部主任王登华向南都记者坦言,瓮安事件的爆发的确存在更深层的社会原因。王登华认为,当时的瓮安社会经济欠发达,许多家庭的父母抛下孩子外出打工,致使许多未成年人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为事件发生埋下了祸根。  官方资料显示,从2001年到2007年之间,瓮安县的经济取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是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相对滞后,例如:一般公共服务投入占财政总收入的比例下降明显,特别是就业、医疗、交通等欠账多。在城镇化发展的进程中,积压的矿群、移民、拆迁、企业改制、城市建设、就业、就学等社会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是引发“6.28”群体性事件主要原因。  “学生们既是参与者,又是受害者”,龙云在谈到当年涉事的孩子时感叹。他认为,“6.28”事件存在其特殊性,在群情激愤的状况下,年轻的学生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是无形中被卷入进来的,倘若“一棍子打死”将其送进监狱,对他们一生的发展都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时任贵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崔亚东当时主张对“6•28”事件的处理实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特别是对涉事的未成年人,应贯彻教育、挽救,对未成年人特殊保护的原则,不适用监禁刑,要让他们回归社会、回归学校、回归家庭,并提出对瓮安事件中涉事未成年人“试行未成年人轻罪犯罪记录消除制度”。  随后,贵州省政法委作出决定。不过,争议也随之而来。  时任贵州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瓮安事件专案组副组长周全富担心,涉事少年虽然年少,但是行为后果严重,从轻处理可能会在社会上引起误解。“担心再犯”,这也是当时反对声音的主流。  此外,还有一层顾虑来自法律界。当时负责起草《关于对“6•28”事件涉案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指导意见》的现贵州省政法委宣传处处长杨胜卫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从法律上确实找不到一个很好的支撑点。  原来,《刑法》第一百条规定:依法受过刑事处罚的人,在入伍、就业的时候,应当如实向有关单位报告自己曾受过刑事处罚,不得隐瞒。若要对瓮安事件的涉事孩子实施违法及犯罪轻罪消除,这显然会和上行法的《刑法》“打架”。  杨胜卫说,在制定办法的前两个月,工作组曾组团去浙江考察学习,因为当时的浙江已经将这一条写进地方未成年人保护法了,可惜并没有实际的案例。  王登华至今还记得当时中央政法委一份内部文件中的话:“有条件地建立未成年人轻罪犯罪消弭制度。”这成为了当时在瓮安试行未成年人轻罪消除制度的主要支撑力量。  那时的试行的确是一次大胆的尝试。2008年11月起,瓮安事件中104名涉事未成年人先后回归家庭、学校、社会。   直到2011年,刑法第八修正案新增第一百条第二款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人,免除前款规定的报告义务”;一年后,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刑诉法修改的决定,新刑诉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的,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应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未成年人违法及犯罪轻罪消除才真正名正言顺起来。  2009年6月,经过一系列调研和专家论证后,瓮安县委制定了《关于对“6•28”事件涉案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指导意见》等规范性文件,就未成年人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消除的政策、条件、方法、程序等进行了规范。  瓮安县委政法委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目前,参与“瓮安事件”的104名涉案青少年中,已有94名青少年的违法及轻罪犯罪记录被消除。  不过,消除并非无条件的。瓮安县政法委帮教办主任王秋风介绍,消除对象首先需要是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其次,必须是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以下的轻罪(后放宽为5年);同时,需满足主观恶意不深,造成的社会危害不大。予以“轻罪消除”的当事人案底交由处理案件的司法机关封存,不进入档案。但若再次犯案,消除犯罪记录的决定会被撤销。  除了消除案底,为了让涉案的未成年人更好地回归校园和社会,瓮安县政法委还牵头成立帮教办,指派专门的老师进行帮扶。时任瓮安四中校长、现瓮安三中校长刘金巧告诉南都记者,帮教小组深度了解每个学生的家庭背景,量身定制帮教方案,内容包括思想道德和行为规范教育。刘金巧表示,多年来的帮教收到不错的成果,他当年所在的瓮安四中共有三名涉事学生,后来都考上了大学。   张杰永远都忘不了走出少教所的那天,焦急的父母等候在门外,一家人抱头痛哭。少教所里吃得不好,几乎天天靠方便面度日,三个月下来,张杰臃肿了不少。回家后,张杰再也没碰过方便面。  回到学校的何晓茹、王哲和张杰分别留了一级,跟着下一届同学上课。对“6•28”事件,同学们都心照不宣,很少有人主动提起。即便如此,这件事多多少少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一些改变。  王哲说自己性格里有矛盾的部分。他平常喜欢独来独往,什么事都自己干。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内向。现在在上海某大学念大一的他每天都一个人吃饭、上课、自习。但在内心里,王哲又非常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和接纳,“我会参加很多集体活动,志愿者服务之类的。”“6•28”事件发生后,在他很小时候就离异的父母曾经一起到少教所看过他,他还记得自己跟妈妈讲被抓捕的经过,“我妈妈是相信我的。”  不过,王哲最近的心头大事只有一个:报名参军。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交征兵表了,去年本来已经过了体检,但在最后一刻他选择了放弃。心里好像总有一道坎很难过去。当问及为什么执意入伍时,他说,征兵对政审的要求很高,如果一个人能够过了政审,就说明他是完全没问题的。证明自己是“没问题”的,是很多瓮安事件涉事少年提到过的说法。  官方的宣传资料显示,2009年以来,94名消除了违法和犯罪轻罪记录的少年中,有76人考上了贵州师范、贵阳医学院、西昌学院等本地或外地高校,其中还有多人被授予县级以上荣誉。  两年前,从重庆念完大学的何晓茹回到瓮安,考入公安局担任文职,5个月前她刚刚升级做了妈妈,一家人生活幸福。她说,曾经失去自由让她更加珍惜现在。  相比之下,张杰的这8年走得并不容易。刚上大学那年,张杰父亲生病,迫于经济压力,他只能辍学,因为家里的采石场要他来经营。可是毕竟年轻啊,早些年谈生意的时候,没少被欺负。“人家就看你年轻,说好的款子,到了日子就只给你一半,”张杰说。那时候他一直为催债犯愁,到最近这几年,采石场的生意更是每况愈下。“资金难以周转,欠款还不上,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大约一年前,他忍痛卖掉了父亲和别人合伙经营了14年的采石场,换来的258万元,张家拿到70万,但还掉外债,所剩无几。  现在张杰虽然自己开着洗车场,压力也不小。他坐在小桌前给南都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洗车店的租金是一年6万,每月给工人的薪水是一人1800元,自己每月房贷2400元,水电煤500元,一个月的人情往来更是惊人,还有车子按揭和女儿的奶粉钱,一家的经济压力全部在他身上,每天接30单都还不够开销。  当然,即使现在每天从早忙到晚,张杰也很知足。他说,时间能改变很多,“8年了,吃了不少亏,上了不少当“,他相信自己比同龄人更成熟。家和万事兴,是他现在最在乎的事。采访的间隙,张杰的妻子从家里打来电话,手机闪动,屏保是他宝贝女儿的照片。   这些年,安然和瓮安事件中的其他涉事小伙伴联系并不多,几经辗转,南都记者才在采访最后一天在瓮安县城某居民区底楼的一家理发店里找到他。现在,安然是一名理发师。  跟何晓茹、张杰等人不同,安然不太愿意提及“6.28”事件,但一谈起工作,他就滔滔不绝:烫和染是固定的程序,最难的还是在剪,要根据每个人的发量、头型去设计……作为这家店已呆满3年的老师傅,来找安然做头发的客人远多过其他人。  当年,安然在少教所呆了8个月余,几乎是所有人中时间最长的,这期间父亲病逝,没能见到最后一面,是安然最遗憾的事。出来后,不想再给母亲增加负担,他选择了辍学。当时妹妹也还在上学,母亲一人在浙江打工,两个子女的学费和生活开支对她来说,太重了。  离开学校后,安然在老家帮爷爷奶奶种了半年地,觉得实在没劲,决定出来学门手艺。之后,让他铭记最深的还是刚出来在理发店做学徒工的那两年,酷暑严寒,他都只能一边给别人洗头,一边偷师学艺。“尤其是冬天,两只手上满是口子”,很多次安然给顾客干洗头发,洗着洗着泡沫就变红了,“都是血水染的。”  自己选择的就别后悔,是一直以来安然鼓励自己的话。他说“负责任”三个字对他来说很重要。后来得知,其实学生时代的安然成绩优良,进校考试班级排名19。但在那个时候他除了读书之外,很少能接触到其他东西,逢周末回家,就是帮家里干农活,生活别无其他。谈到当年的事,他说自己当时“连法律是什么都不知道,哪会知道自己担不担的起责任呢”。  关于未来,安然说自己还想趁年轻,再出去看看,多学点手艺,等有了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别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什么想法都没有了的时候,就来不及了。现在觉得自己好沧桑的感觉。哈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杰、何晓茹、王哲、安然均为化名)  文字/图片:南都记者 卫佳铭 发自贵州瓮安责任编辑:

二线楼市太疯狂,2个小时866套房全部卖完!  (央视财经《交易时间》)随着一线城市楼市限购政策的收紧,二线城市楼市最近涨得有点多,被称为“四小龙”的南京、厦门、合肥、苏州房价涨幅惊人,环比涨幅远超一线城市。前不久,央视财经记者走访了这些二线城市,体验了那里的抢房气氛。    这个跑步进场买房的画面出现在合肥滨湖区的一个楼盘,早上不到7点,开盘进场的队伍已经排了近150米,现场有2千位客户是获得购房资格的,而没有认筹前的登记客户有2万名之多。开发商不得不采取摇号认筹的方式卖房,现场每轮摇出12组客户,每位客户只有一分钟的选房时间。2个小时,866套房源全部卖完。而这样抢房的现象出现在合肥多个楼盘。  合肥淮矿东方蓝海售楼处销售:你们如果要想买房的话,可能暂时还排不到。记者:怎么认筹?认筹已经截止了,因为房子少,买房的人太多了。估计要等到九月份以后,才有新的推盘计划。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万科蓝山卖完了。  记者:那个大概什么时候开盘?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在今年4月份开完了。  记者:最后多少套全买完了?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最后三栋楼,大概400、500套600套。  记者:一个月就卖完了这么快。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不用一个月大概一个礼拜。万科时代之光预计下个月开盘。  记者:预计开盘这个均价多少?  合肥万科时代之光售楼处销售:2万多。  无独有偶,南京的购房市场也出现了先排队再摇号现象,购房者称买到房如同中彩票。  记者:现在是晚上的七点多钟,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位于南京江北的一个楼盘,这个楼盘将在今天晚上进行一个开盘。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我的身后搭起了一个大的雨棚,这个雨棚就是供购房者进行一个等待的。那么我看了一下,现在这个等待区域已经是座无虚席,我目测了一下大概有四五百人的样子。那么据了解,这个楼盘今天将推出250套左右的房源,目前意向的客户已经达到了六百组。  南京购房者:运气,就像中奖一样。  南京购房者:其实跟中彩票差不多,前面已经做好功课了,要买什么样的楼层什么样的户型大小已经定好了。  南京购房者:基本上都这样,现在是一房难求。排队摇号可以说是现在基本的常态,而且摇号也不一定能摇到,摇到也不一定能买到。  为了避免人多拥挤,开发商设立了重重关卡,规定凭号才能进入一楼等待区,二楼的选房区一个号只能上去两个人。记者好不容易进入了一楼的等待区,里面已经有不少号码靠前的购房者,记者看到他们的手臂上都贴着号牌,集中在叫号处。  为了证明客户的资金实力和购买意向,南京楼盘普遍会对客户进行验资,只有验完资,客户才有资格参与摇号和买房。  南京某售楼处销售人员:指定一家银行在现场有一个转账的机器和开卡的程序,客户只要带着他本人的身份证,保证他一张储蓄卡里面有50万现金,现场我们开一张卡将他这个钱转到我们指定银行的账户里,但这个钱还在客户名下,经过这个程序以后,我们会给客户一张vip卡确认身份,确定他定存人名以后上购房合同,再确认他以后合同上有几个人的名字,这样后期购房的时候,卡上有一个卡号,那个号就是后期做摇号的凭据。  在厦门,一些高端别墅都出现了排队才能买到的现象。  陈远平厦门龙湖地产品牌大客户负责人:很多客户是属于高品质客户,他觉得买一个别墅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发现来我们这个地方,他要排三个小时才能排到一个认筹的机会,预约的机会,所以这是热度非常高的一个盘。    线城市房价领涨投资者跟风看好后市  日光盘、房价暴涨、土地被哄抢……一线城市楼市“高烧”渐退,二线城市却“燥”了起来。伴随着购房者的抢购,房价也出现不小的涨幅,接着来看记者报道。  沈大伟在合肥开了一家近800平米的饭店,他每天四五点起床买菜,一直要忙到夜里十一点。他坦言,这些年买房赚的钱比开饭店赚得多。2006年,老沈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6年后卖掉赚了好几十万元。去年从上海回到合肥开饭店,并在合肥滨湖区买了房。看到房价持续上涨,他有些后悔当时应该贷款多买一套。  沈大伟合肥徽庆楼酒店经理:合肥是13年买的,13年8月份买的。记者:价格是多少?价格当初在六千多一点。记者:现在呢?现在好象一万五左右了。翻了一倍多。  南京的周晶也深刻感受到了房价的上涨,他是南京某自媒体的一名编辑,2015年,南京房价开始上涨,此后一路节节攀升,一时间买房成了一种“流行”的投资方式。本身是媒体工作者的周晶,决定用手里的余钱跟朋友合伙投资一套房,目前他们投资的楼盘每平米已经涨了将近8000元。  南京购房者周晶:我们手上每个人的资金不是很多,第二比较重要的一点,他具备首套房贷的资格,这样的话直接给定了我们房子投资的收益。  张昊记者:厦门的大海和沙滩非常漂亮,海景房受到不少买房人的喜爱。紧邻沙滩的这个小区,位于厦门岛外的同安区环东海域。今年2月份我们来这边采访的时候,这里的房价是每平米2万3,现在的价格是3万。不到3个月的时间,房价就涨了7千块钱。目前这个小区的房价还有涨幅,在厦门岛外的小区都是排名第一的。  记者:你在这边看房看了多长时间了。  厦门购房者:我起码看了五六个月了。  记者:五六个月以前这边房价多少钱。  厦门购房者:岛外五六个月以前应该是两万左右。  记者:现在呢?  厦门购房者:现在应该是三万一二。  记者:涨了不少。  厦门购房者:当时没有抓住机会,但你现在再不买,可能过两年价格要涨到五万,现在贵点咬咬牙还是买。 责任编辑:

原标题:宜黄原县长向苏荣行贿细节披露:通过司机送财物  在18日召开的中共抚州市委三届十四次全体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追认给予毛宗保同志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决定。    8月29日,江西省纪委监察厅发布消息,日前,经省委研究决定,对省出资监管企业监事会原主席李中煜、南昌市政协副主席辛利杰、省国资委副主任李键、宜黄县原县长毛宗保的违纪问题作出纪律处分。    在此次被处分的官员中,宜黄县原县长毛宗保,是行政级别最低的一个。  毛宗保公开简历显示,今年49岁的毛宗保,1987年参加工作,曾担任黎川县农业局农技站干部。他从基层做起,历任乡长、乡党委书记等职务。2007年4月,毛宗保担任广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当时毛宗保年龄只有40岁。年纪轻轻就已经升到如此位置的毛宗保仍然希望仕途更进一步。  以毛宗保的级别,他很难得到直接接触苏荣的机会。苏荣与毛宗保唯一一次见面机会发生在2008年。据《江西日报》等当地媒体报道,2008年12月22日、23日,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前往抚州市视察工作,视察地包括广昌县。广昌县委领导班子全部陪同苏荣考察,作为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毛宗保也在陪同视察的成员中。  记者独家获悉,毛宗保是通过苏荣的司机史建军向苏荣送钱送物,以求职务上升迁。毛宗保通过史建军转达给苏荣的提职要求就是能当个县长。  吉林省多名熟悉苏荣的人士介绍,史建军是苏荣在吉林任职期间的司机,为苏荣服务了很多年。双方除了上下级关系,私交也不错。苏荣离开吉林后,史建军应该是跟随苏荣前往其他地方任职。毛宗保如何与史建军结识,以及史建军目前的状态,未有官方消息披露。  2010年7月,毛宗保行政级别提升为正处级,担任抚州金巢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这与他想当县长的想法还有差距。就在这期间,“宜黄事件”的发生,使毛宗保迅速上位,实现了当县长的夙愿。  2010年9月10日上午,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村民钟如琴、罗志凤、叶忠诚三人被烧成重伤,叶忠诚最终因伤势过重而身亡。事发后,当时的宜黄县委、县政府处置不当。  2010年9月17日晚,抚州市委对这起事件的8名责任人作出处理决定,其中,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时任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时任县长苏建国被立案调查。2010年10月9日,经抚州市委研究,江西省委组织部同意,任命毛宗保为任宜黄县委副书记,提名其为宜黄县长人选。临危受命的毛宗保被称为“救火队长”。  一起负面事件成为毛宗保实现其仕途梦想的机会。当时并无人知道,毛宗保能借此事件上位,是通过史建军这一苏荣身边工作人员成功疏通了苏荣,苏荣直接打招呼安排的结果。  担任宜黄县长近5年后,2015年8月,毛宗保的名字就已经消失在宜黄县政府官网的“县政府领导”一栏中。2016年1月,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公告称,毛宗保已辞去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对于媒体“是免职还是另有任用?”的问题,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来源:江西读政-信息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江苏南莫镇80后党委书记驾车意外坠河身亡  2月17日下午,江苏南通南莫镇政府新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17702387875)记者证实,16日中午,南莫镇党委书记许剑波驾车上班途中意外坠河,抢救无效身亡。目前,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  公开资料显示,许剑波出生于1983年5月,今年33岁。其2005年8月参加工作。2014年2月,未满31岁的他被任命为海安县南莫镇党委书记。  南莫镇位于江苏省海安县,地处南通、盐城、泰州三市交界处,南莫镇面积75平方公里,人口6.03万人,是江苏省重点中心镇、沿海开放卫星镇、南通市文明镇。  2月17日凌晨1点,江苏省南通市海安县南莫镇人民政府官方微博发布讣告称,2月16日,我镇党委书记许剑波同志,在参加上午县里召开的会议后,在父母家中午餐,约于12时30分许驾驶轿车返回南莫镇上班。  16日下午1时许,途经南莫镇校林桥东侧地段,意外坠入河中。接警后,交警、医生及当地群众全力组织施救,终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据新华报业集团“交汇点”客户端报道,有目击者称,当时,许剑波驾驶的轿车先后撞倒路旁的两棵树和一根电线杆后,直冲入附近一条河中。  2月17日下午,南莫镇政府新闻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17702387875)记者,目前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也到许剑波家中看望了其家属。对于事故的具体原因,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暂时还无法透露。  南莫镇人民政府网站显示,1月22日,许剑波陪同海安县委副书记成宾、副县长彭为杰调研南莫镇的农业农村工作。  据悉,许剑波在2014年2月出任海安县南莫镇党委书记之前,曾是该镇镇长。2012年3月26日,未满29周岁的许剑波以新任南莫镇镇长的身份,视察了当地的幼儿园工作。  据海安县财政局官网的一则工作动态,2015年11月,海安县财政局召开全县财政系统青年干部培养工作座谈会。  会议特别邀请了“青年干部成功人士代表”南莫镇党委书记许剑波同志作经验介绍。  此外,许剑波曾入选2014年海安县“十大最美基层干部”候选人名单。  候选人事迹介绍称,许剑波在担任南莫镇党委书记期间,“推进安置房、标准厂房、工业园区的“两房一园”建设,实施幼儿园建设、加装路灯等,改善镇区面貌,有力促进了民生改善”。  (上游新闻记者 曲鸿瑞 编辑 唐文培)责任编辑:

分类:利发国际官网官方网站

时间:2016-04-11 01: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