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麻坡度過童年 納丹捐款20萬

  • 分类:媒体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3日 21时48分 (麻坡23日訊)新加坡前總統納丹曾在麻坡城度過7年的童年時光,貴為總統的他曾攜帶家眷回到麻坡進行私人探訪,受到麻坡市民及族人的熱烈歡迎,曾捐獻一筆20萬令吉款項給一間印度廟。麻坡加里里路斯里慕都瑪廉曼神廟前主席傑華透露,納丹是7歲左右隨父母及兩名兄長一起來到麻坡特里路7號及8號的老店屋樓上居住,父親是在樓下園坵附屬的律師樓任職書記。「納丹小時候即1930年左右,在麻坡生活時,曾在加里里路的一所泰米爾小學求學。一家人在麻坡生活了近7年后,就返回新加坡生活。」納丹離開麻坡60餘年后,身為新加坡總統的他曾在2007年6月10日攜帶家眷,來到麻坡進行私人探訪,當時受到了廣大市民及族人的熱烈歡迎。 他是在夫人、女兒、女婿及3名孫子的陪同下,與麻坡親友相聚交流,隨后前往麻市兩間著名的印度廟,即位于三馬路,擁有百年歷史的拿杜哥泰基嗲神廟及加里里路斯里慕都瑪廉曼神廟膜拜祈福。傑華透露,當時該廟進行擴建,他要求納丹捐獻建造費時,沒料到納丹爽快答應,很快捐出20萬令吉,作為廟宇裝修費。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4日 19时20分 (昔加末4日訊)柔佛環境與衛生事務委員會主席拿督阿育拉末指出,柔州政府已向新加坡提出,所有越堤到新山的車輛,必須噴驅蚊霧的要求,然而新國迄今仍未給予任何回應。他說,柔州政府基于人手有限,無法全面阻止茲卡病毒入侵我國,所以要求車主出于一份責任心,從新加坡出境時,自行噴灑驅蚊霧。他透露,州政府目前已派出46名官員,在新山關卡及第二通道戒備,兩地各23人,每天3趟輪班制駐守。「我們已聯絡新加坡,要求來自新加坡的車輛,噴上驅蚊霧才出境,可是目前還未得到任何回應。」他說,其實政府無法強制每一轎車都噴驅蚊霧,只能鼓勵他們噴灑,這關乎個人的責任感,如果為了自身安全,就請車主自行噴灑。阿育拉末週日巡視昔加末內陸碼頭的一間發電與棕櫚纖維廠後,受詢及柔州防範茲卡疫情時,作出上述回應。他說,新山關卡每日有23萬至25萬人進出,而車流量則高達5萬至5萬5000輛,政府人手有限,無法做到滴水不漏的局面。他也指出,其實茲卡病毒早在1996年已存在大馬,首宗案例發生在彭亨文冬,而新加坡也發現,正在擴散的茲卡病毒,其實來自本土,而非外來病毒。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8日 15时57分 (布城28日訊)衛生部證實,之前在霹靂州及登嘉樓州發生的學生集體食物中毒事件,是因感染上沙門氏菌,涉及的兩所食堂已在1988年傳染病控制法令下暫時關閉。8月25日,霹靂怡保培南獨中一共有70名學生,因吃了食堂業者所準備的咖哩蛋(Kari Telur)而受到感染;登嘉樓運動學校的12名學生則是在8月24日出現食物中毒症狀,食物中毒源頭是食堂業者所準備的紅雞(Ayam Masak Merah)。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今日在文告中表示,他們密切關注校園發生的學生集體食物中毒事件,同時已採取了數項措施監督食堂運作。「2015年至2016年的6月30日,我們一共對全2萬4280家學校食堂,以及6034家寄宿學校的食堂,展開了多達3萬314次的檢測。」「當中一共有261所食堂(0.9%),在1983年食物法令第11條文下被勒令暫時關閉。」諾希山也指出,截至2016年6月7日,衛生部對757家學校食堂,以及306家寄宿學校食堂展開了1063次的檢測。「在1983年食物法令第11條文下,一共有18家食堂(2.1%)被勒令暫時關閉。」他補充,衛生部一共發出141份警告信於觸犯2009年食物衛生條規的食堂業者。「在該條規下,食堂業者需要出席食品管理程序的培訓及注射抗傷寒疫苗。」諾希山披露,為了確保學校食堂的衛生,衛生部也在校園食堂內實行「自檢系統」,讓食堂經營者自動自發管理食堂的衛生。他說,衛生部也不定時舉辦講座會及展覽,以提高食堂業者的衛生意識。諾希山表示,衛生部及教育部對於學生集體中毒事件表示關注,因此他們加強熟食供應合約、審查高風險食品、完善學校和教育机构食堂的衛生指南,以及提供培訓予食堂業者。「一旦我們發現有食堂業者不遵守1983年食物法令及2009年食物衛生條規,我們會第一時間採取嚴厲舉動對付違規業者。」諾希山促請民眾若是對食肆的食品安全感到不安,可聯繫附近的地方政府或是州衛生局;或瀏覽衛生部官網http://moh.spab.gov.my;或透過食品安全及品質的官方面子書www.facebook.com/bkkmhg做出舉報。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10日 20时04分 (吉隆坡10日訊)衛生部證實,我國出現第4宗確診感染茲卡病毒病例!新增的茲卡病患的25歲男子,為的丈夫。兩人居住在新山和諧園。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今日在文告指出,他們是在9月7日接獲第4宗茲卡確診病例的投報。「男患者只在9月2日出現紅疹症狀,沒有其餘感染茲卡時會出現的症狀,但他對茲卡病毒呈陽性反應。」「目前這名患者正在新山政府醫院接受進一步的治療及調查。」諾希山表示,男患者每天在馬新兩國來往工作。「男病患在馬來西亞除了與岳母及妻子,並沒有和其他人有親密接觸。」他表示,衛生部已經在患者居住的住宅區及曾到訪過的地方展開滅蚊行動。「衛生部一共檢查了445所住家,當中的95家進行了噴射殺幼蟲藥、203家進行熱噴及870家進行噴霧。」「同時,我們在該病患住宅地區進行主動檢測案例,目前並未發現有人出現疑似感染茲卡病毒的症狀。」截至2016年9月9日為止,我國一共出現4宗確診感染茲卡病例。諾希山指出,儘管衛生部在同年9月1日至7日,發現一共有39宗案例出現疑似感染茲卡病毒的症狀;惟經檢測,都一致對茲卡病毒呈陰性反應。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指示,疑似感染上茲卡病毒的男子禁慾或進行安全性行為最少6個月、確保妻子在6個月內沒有懷孕,因為茲卡病毒能夠在男性體內殘留6個月,而女性則殘留2個月。他說,若該男子伴侶曾經或時常探訪出現茲卡病例的國家,他們需在懷孕期間禁慾,以避免誕下患上小頭畸形症的孩兒。「然而,馬來西亞小頭畸形症的風險暫未可知,因為茲卡病毒才傳染來到馬來西亞。」根據相關研究,2013年至2015年間,每1萬名患上茲卡病毒的孕婦,誕下小頭畸形症的孩兒為95宗案例。他表示,乾淨的環境在預防茲卡病毒及骨痛熱症上是很重要的。「我們勸勉人民使用防蚊噴霧、穿長袖衣褲避免蚊蟲叮咬。」另外,諾希山也提醒民眾乘佳節來臨之際,在住家周圍及辦公室進行大掃除,避免黑斑蚊滋生。「這也可減少骨痛熱症病例。」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6日 17时40分 (吉隆坡6日訊)留台聯總將組團出席5月20日台灣新任總統蔡英文的就職典禮。留台聯總新任總會長方俊能表示,留台聯總接獲了邀請出席新任總統的就職典禮,因此留台聯總將會組團出席。對於民進黨執政,方俊能表示,留台聯總雖是大馬團體,但是依然會密切留意台灣政府的更替,同時希望有機會能向台灣政府反映有關僑生政策。他指出,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章計平曾說過大馬留台人數,佔了台灣僑生的一半,相對表示大馬對僑生政策來說有相當大的聯繫,因此希望新政府能繼續往僑生政策發展。「有機會的話,會向台灣政府表達對於未來大馬僑生,或是未來他們對於僑生政策的動向保持關注,也會拜訪相關部門做溝通,提呈我們對於僑生的一個看法。希望可以繼續往這個方面發展,不要對於僑生認定有不同的詮釋。」方俊能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指出,大馬學生到台灣留學一直來受到台灣的僑委會照顧,因此該管道還是通暢的。他進一步補充,如果政府政策變化,留台聯總只能是以一個團體角色,去跟台灣政府溝通與反饋。他認為,留台聯總需要更積極扮演的角色是如何把更多的大學學生了解台灣高等教育的高水平及「價廉物美」,吸引他們到台灣唸書。「對於台灣未來少子化問題,他們大學也要招生,留台聯總主要要去推廣台灣高等教育,讓我們的學生知道。」继续阅读,

麻坡度過童年 納丹捐款20萬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3日 21时48分 (麻坡23日訊)新加坡前總統納丹曾在麻坡城度過7年的童年時光,貴為總統的他曾攜帶家眷回到麻坡進行私人探訪,受到麻坡市民及族人的熱烈歡迎,曾捐獻一筆20萬令吉款項給一間印度廟。麻坡加里里路斯里慕都瑪廉曼神廟前主席傑華透露,納丹是7歲左右隨父母及兩名兄長一起來到麻坡特里路7號及8號的老店屋樓上居住,父親是在樓下園坵附屬的律師樓任職書記。「納丹小時候即1930年左右,在麻坡生活時,曾在加里里路的一所泰米爾小學求學。一家人在麻坡生活了近7年后,就返回新加坡生活。」納丹離開麻坡60餘年后,身為新加坡總統的他曾在2007年6月10日攜帶家眷,來到麻坡進行私人探訪,當時受到了廣大市民及族人的熱烈歡迎。 他是在夫人、女兒、女婿及3名孫子的陪同下,與麻坡親友相聚交流,隨后前往麻市兩間著名的印度廟,即位于三馬路,擁有百年歷史的拿杜哥泰基嗲神廟及加里里路斯里慕都瑪廉曼神廟膜拜祈福。傑華透露,當時該廟進行擴建,他要求納丹捐獻建造費時,沒料到納丹爽快答應,很快捐出20萬令吉,作為廟宇裝修費。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4日 19时20分 (昔加末4日訊)柔佛環境與衛生事務委員會主席拿督阿育拉末指出,柔州政府已向新加坡提出,所有越堤到新山的車輛,必須噴驅蚊霧的要求,然而新國迄今仍未給予任何回應。他說,柔州政府基于人手有限,無法全面阻止茲卡病毒入侵我國,所以要求車主出于一份責任心,從新加坡出境時,自行噴灑驅蚊霧。他透露,州政府目前已派出46名官員,在新山關卡及第二通道戒備,兩地各23人,每天3趟輪班制駐守。「我們已聯絡新加坡,要求來自新加坡的車輛,噴上驅蚊霧才出境,可是目前還未得到任何回應。」他說,其實政府無法強制每一轎車都噴驅蚊霧,只能鼓勵他們噴灑,這關乎個人的責任感,如果為了自身安全,就請車主自行噴灑。阿育拉末週日巡視昔加末內陸碼頭的一間發電與棕櫚纖維廠後,受詢及柔州防範茲卡疫情時,作出上述回應。他說,新山關卡每日有23萬至25萬人進出,而車流量則高達5萬至5萬5000輛,政府人手有限,無法做到滴水不漏的局面。他也指出,其實茲卡病毒早在1996年已存在大馬,首宗案例發生在彭亨文冬,而新加坡也發現,正在擴散的茲卡病毒,其實來自本土,而非外來病毒。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8日 15时57分 (布城28日訊)衛生部證實,之前在霹靂州及登嘉樓州發生的學生集體食物中毒事件,是因感染上沙門氏菌,涉及的兩所食堂已在1988年傳染病控制法令下暫時關閉。8月25日,霹靂怡保培南獨中一共有70名學生,因吃了食堂業者所準備的咖哩蛋(Kari Telur)而受到感染;登嘉樓運動學校的12名學生則是在8月24日出現食物中毒症狀,食物中毒源頭是食堂業者所準備的紅雞(Ayam Masak Merah)。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今日在文告中表示,他們密切關注校園發生的學生集體食物中毒事件,同時已採取了數項措施監督食堂運作。「2015年至2016年的6月30日,我們一共對全2萬4280家學校食堂,以及6034家寄宿學校的食堂,展開了多達3萬314次的檢測。」「當中一共有261所食堂(0.9%),在1983年食物法令第11條文下被勒令暫時關閉。」諾希山也指出,截至2016年6月7日,衛生部對757家學校食堂,以及306家寄宿學校食堂展開了1063次的檢測。「在1983年食物法令第11條文下,一共有18家食堂(2.1%)被勒令暫時關閉。」他補充,衛生部一共發出141份警告信於觸犯2009年食物衛生條規的食堂業者。「在該條規下,食堂業者需要出席食品管理程序的培訓及注射抗傷寒疫苗。」諾希山披露,為了確保學校食堂的衛生,衛生部也在校園食堂內實行「自檢系統」,讓食堂經營者自動自發管理食堂的衛生。他說,衛生部也不定時舉辦講座會及展覽,以提高食堂業者的衛生意識。諾希山表示,衛生部及教育部對於學生集體中毒事件表示關注,因此他們加強熟食供應合約、審查高風險食品、完善學校和教育机构食堂的衛生指南,以及提供培訓予食堂業者。「一旦我們發現有食堂業者不遵守1983年食物法令及2009年食物衛生條規,我們會第一時間採取嚴厲舉動對付違規業者。」諾希山促請民眾若是對食肆的食品安全感到不安,可聯繫附近的地方政府或是州衛生局;或瀏覽衛生部官網http://moh.spab.gov.my;或透過食品安全及品質的官方面子書www.facebook.com/bkkmhg做出舉報。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10日 20时04分 (吉隆坡10日訊)衛生部證實,我國出現第4宗確診感染茲卡病毒病例!新增的茲卡病患的25歲男子,為的丈夫。兩人居住在新山和諧園。衛生部總監拿督諾希山今日在文告指出,他們是在9月7日接獲第4宗茲卡確診病例的投報。「男患者只在9月2日出現紅疹症狀,沒有其餘感染茲卡時會出現的症狀,但他對茲卡病毒呈陽性反應。」「目前這名患者正在新山政府醫院接受進一步的治療及調查。」諾希山表示,男患者每天在馬新兩國來往工作。「男病患在馬來西亞除了與岳母及妻子,並沒有和其他人有親密接觸。」他表示,衛生部已經在患者居住的住宅區及曾到訪過的地方展開滅蚊行動。「衛生部一共檢查了445所住家,當中的95家進行了噴射殺幼蟲藥、203家進行熱噴及870家進行噴霧。」「同時,我們在該病患住宅地區進行主動檢測案例,目前並未發現有人出現疑似感染茲卡病毒的症狀。」截至2016年9月9日為止,我國一共出現4宗確診感染茲卡病例。諾希山指出,儘管衛生部在同年9月1日至7日,發現一共有39宗案例出現疑似感染茲卡病毒的症狀;惟經檢測,都一致對茲卡病毒呈陰性反應。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指示,疑似感染上茲卡病毒的男子禁慾或進行安全性行為最少6個月、確保妻子在6個月內沒有懷孕,因為茲卡病毒能夠在男性體內殘留6個月,而女性則殘留2個月。他說,若該男子伴侶曾經或時常探訪出現茲卡病例的國家,他們需在懷孕期間禁慾,以避免誕下患上小頭畸形症的孩兒。「然而,馬來西亞小頭畸形症的風險暫未可知,因為茲卡病毒才傳染來到馬來西亞。」根據相關研究,2013年至2015年間,每1萬名患上茲卡病毒的孕婦,誕下小頭畸形症的孩兒為95宗案例。他表示,乾淨的環境在預防茲卡病毒及骨痛熱症上是很重要的。「我們勸勉人民使用防蚊噴霧、穿長袖衣褲避免蚊蟲叮咬。」另外,諾希山也提醒民眾乘佳節來臨之際,在住家周圍及辦公室進行大掃除,避免黑斑蚊滋生。「這也可減少骨痛熱症病例。」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6日 17时40分 (吉隆坡6日訊)留台聯總將組團出席5月20日台灣新任總統蔡英文的就職典禮。留台聯總新任總會長方俊能表示,留台聯總接獲了邀請出席新任總統的就職典禮,因此留台聯總將會組團出席。對於民進黨執政,方俊能表示,留台聯總雖是大馬團體,但是依然會密切留意台灣政府的更替,同時希望有機會能向台灣政府反映有關僑生政策。他指出,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章計平曾說過大馬留台人數,佔了台灣僑生的一半,相對表示大馬對僑生政策來說有相當大的聯繫,因此希望新政府能繼續往僑生政策發展。「有機會的話,會向台灣政府表達對於未來大馬僑生,或是未來他們對於僑生政策的動向保持關注,也會拜訪相關部門做溝通,提呈我們對於僑生的一個看法。希望可以繼續往這個方面發展,不要對於僑生認定有不同的詮釋。」方俊能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指出,大馬學生到台灣留學一直來受到台灣的僑委會照顧,因此該管道還是通暢的。他進一步補充,如果政府政策變化,留台聯總只能是以一個團體角色,去跟台灣政府溝通與反饋。他認為,留台聯總需要更積極扮演的角色是如何把更多的大學學生了解台灣高等教育的高水平及「價廉物美」,吸引他們到台灣唸書。「對於台灣未來少子化問題,他們大學也要招生,留台聯總主要要去推廣台灣高等教育,讓我們的學生知道。」继续阅读,

分类:媒体

时间:2016-05-17 06:0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