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聯邦法院宣判伊法庭無權審理民事法婚姻

  • 分类:媒体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2月10日 21时04分 (布城10日訊) 聯邦法院今早針對印裔婦女蒂巴與改信伊斯蘭教的前夫伊茲旺爭奪子撫養權案做出裁決,上訴庭主席丹斯里勞勿斯宣判時指出,任何在民事法下成立的婚姻,就算其中一方後來改信伊斯蘭教,其離婚、孩子撫養權及見面權,都是民事法庭權限,伊斯蘭法庭無權審理。以勞勿斯為首的上訴庭五司今日推翻高庭及上訴庭裁決,裁定這起爭子案中,8歲的兒子納比爾(原名米特蘭)撫養權歸父親伊茲萬,11歲的女兒努力納比拉(原名沙米拉)撫養權則繼續歸於母親蒂巴。勞勿斯宣判時強調,伊斯蘭法庭無權處理非穆斯林在改教爭議時面對的糾紛,而若由伊斯蘭法庭審理,非穆斯林會因此無法獲得公平對待,而民事法庭過去也已幫助解決多起非穆斯林及穆斯林之間的撫養權訴訟。「在現在這起案件當中,兩人是以興都教儀式進行民事婚禮,因此他們是受到當時宣誓內容所約束。」他強調,民事法庭有權決定離婚及其他面向的權力,包括小孩的撫養權、照護及見面安排。他解釋,這是因為這(改教)糾紛不屬於伊斯蘭法庭的權限範圍,就算聯邦憲法第121(1A)條文闡明民事法庭無權審理屬於伊斯蘭法庭的權限,但糾紛的部分仍不屬於伊斯蘭法庭權限。此外,五司今早開庭後,在內庭見過兩名小孩長達50分鐘。聯邦法院隨後宣判推翻高庭及上訴庭裁決,裁定8歲的兒子納比爾(原名米特蘭)撫養權歸父親伊茲萬,11歲的女兒努麗納比拉(原名沙米拉)撫養權則繼續歸於母親蒂巴。勞勿斯後來在宣讀判詞時說,法庭是考量兩名小孩的意願后做出上述決定。「由於努麗納比拉目前在新山念國際學校,納比爾則住在瓜拉庇勞。在宣判這種案件時,根據《法律改革(婚姻及離婚)法令》第88(3)條文,法庭做出裁決時應盡量避免干擾小孩目前的生活狀況。」雙方休庭約1小時後達成協議,即每2個月在日叻務的外婆家,讓雙方與小孩見面一次,時間是上午10時到下午3時,總共5小時。雙方也同意讓對方能通過電話聯繫小孩,這方面沒有時間限制。審理此案的聯邦法院五司,除了勞勿斯,另4名法官為馬來亞大法官丹斯里祖基菲裡、聯邦法院法官阿都哈密、聯邦法院法官蘇里雅迪,以及聯邦法院法官阿扎哈。蒂巴及伊茲萬是在2003年在興都教儀式下結婚,伊茲萬後來在2011年離婚,並在2012年改信伊斯蘭教時,一併將兩名子女也改教,兩名子女的名字也因此改為伊斯蘭名字。蒂巴期間曾經針對家暴問題報警25次,並且入稟法庭爭取撫養權。森美蘭高庭在2014年4月30日將兩名兒女的撫養權判給蒂巴,但是伊茲萬稍後與友人強行將兒子帶走。蒂巴報警後,警方卻以伊茲萬同樣在伊斯蘭法庭取得兒女監護權及屬家事為由不採取行動,讓她感到徬徨無助。高庭曾在4月30日命令伊茲萬將兒子還給蒂巴,但伊茲萬並未歸還。他後來對有關高庭命令提出上訴,而上訴庭在2014年12月17日駁回伊茲萬的申請。案件上訴至聯邦法院階段後,聯邦法院則在較早前,要求兩名孩子都在裁決的當天出庭。印裔婦女蒂巴在聯邦法院宣布判決後淚灑庭外,她坦言自己對判決非常難過,而大馬必須改變,不能再讓其他單親母親遭遇像她一樣的命運。法官宣讀判詞之際,蒂巴已經難掩難過神色,手上拿著紙巾拭淚。她後來也在庭內與1年多沒有見面的兒子擁抱。她在庭外接受記者詢問時說,「我是希望法庭將兩個小孩撫養權都判給我,但我最後只拿到女兒撫養權。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真的很難過。」儘管她全程盡量表現堅強,但在記者詢問後,她最後還是失控大哭。「我希望能得回兩個孩子,但兒子最後還是離開我!我希望大馬能夠改變,不要再讓單親媽媽經歷這樣的事情。就讓這個案件成為最後一個案件!」「我經歷了各種困難,錢的問題,沒有人能夠幫忙我,還有工作的問題等。我拜託大馬一定要改變,不要再讓這種(改教爭子)的案件重演!」婦女援助組織(WAO)執行總監蘇米特拉則表示,當初蒂巴兒子是被伊茲萬被強行帶走的,法官把撫養權交給伊茲萬,等同於合理化這個一開始就發生了的不公平事件。」另一方面,伊茲萬在得知判決後,與兒子納比爾在庭外滿臉笑容,父子兩人同時戴著宋谷。他說,他對判決感到滿意,因為如果兩個孩子都判給同一方,就會有另一方非常傷心。「我認為一人一個,是最公平的。」他指出,既然努魯納比拉也是她的女兒,雖然撫養權歸於蒂巴,他還是會致電關心她。印裔婦女蒂巴與丈夫威蘭於在2003年以興都教儀式成婚。不過,兩人在2011年離婚,威蘭在2012年改信伊斯蘭教,並改名為伊茲萬,一併在蒂巴不知情下把兩名孩子的宗教改為伊斯蘭教。較后入稟法庭爭取撫養權。森美蘭高庭在2014年4月7日將兩名兒女的撫養權判給。但是,伊茲萬較后將兒子強行帶走。報警,警方卻以伊茲萬同樣在伊斯蘭法庭取得兒女監護權及屬家事為由不採取行動。高庭曾在4月30日命令伊茲萬將兒子還給,但伊茲萬並未歸還。他後來對有關高庭命令提出上訴,而上訴庭在2014年12月17日駁回伊茲萬的申請。伊茲萬不服上訴庭諭令他須在3個月內歸還兒子給,上訴至聯邦法院。他也要求法院允準暫緩執行庭令。2015年1月,聯邦法院經過2小時聆審後,准許伊茲旺暫緩執行歸還令,以及同意暫緩芙蓉高庭將孩子撫養權判給母親的決定,這也導致長期無法與兒子相見。同時意味著,伊茲萬成功暫時保住6歲兒子,而蒂琶則保有9歲女兒。聯邦法院在此案中,共審理兩大問題,即:一、在聯邦憲法第121(1)(a)條文下,到底是伊斯蘭法庭或民事高庭有權宣判撫養權,其他法庭是否有權否決另一方的裁決。二、在2001年兒童法令第52條文與第53條文下,當伊斯蘭法庭宣判一個撫養權裁決後,是否可再發出歸還令(recovery order)庭令。在今年2月10日的裁決中,針對第一個問題,聯邦五司宣判,民事法庭才有權裁決民事婚姻中的離婚與撫養權事宜。至於第二個問題則是不能。鑑於擁有兩個法律制度,民事庭與伊斯蘭庭的判決引發爭議,類似案件除蒂巴外,還有著名的印裔婦女英迪拉爭取撫養權案。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10日 21时31分 (新山10日訊)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拿督斯里慕斯達法表示,我國將確保在跨太平洋伙伴協議中,給予工人更多發聲空間,同時也讓人力資源部探討相關的法律條文,以保障工人的權益。他說,政府將允許更多工會的設立,讓他們擁有發聲及提出意見的平台。同時,該部為了釐清人民對跨太平洋伙伴協議的疑惑,明日將推介相關協議簡介的小冊子派發給民眾,后日也會向國會議員進行匯報會,讓國內各階層人士更清楚協議詳情。他今日出席在新山KSL酒店舉辦的跨太平洋伙伴協議講解會后,向記者作出上述表示。出席者包括國際貿易及工業部副部長拿督阿末瑪士蘭和柔佛州旅遊及商貿與消費人事務委員會主席拿督鄭修強等人。他指出,隨著時代進步,人們擺脫不了改變的步伐,各國需要在貿易領域上互相往來,以開放更多工作機會刺激經濟,同時也能讓經貿事務,邁向更透明化的處理方式。他解釋,該協議備受批評,其實是因為許多人誤解協議內容,協議中所帶來的影響固然有好有壞,但最重要的是利多于弊,而政府也以全面的角度及觀點來看待此協議。他強調,協議將依據我國憲法來保障土著及州政府的權益不受影響。「如果我國不加入協議,將導致我國在國際舞臺失去競爭力,因此希望大家了解大馬有必要進行調整,以邁向更好的未來。」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3日 12时56分 2015年是個動盪不安的年代,世界籠罩在伊斯蘭國組織(IS)的恐怖陰影下,恐怖分子在法國展開恐襲造成百人喪命,且不斷擴展其在中東的勢力版圖,迫在眉睫的危機,迫使各國放下歧見,將打擊IS視為首要任務。我國警方政治部反恐組在這方面的努力不遑多讓,2015全年已展開近百項突擊行動,逮捕145名在我國的IS分子。這場反恐戰役仍在持續中。本期《獨家圖解》向讀者展示反恐組過去一年的戰績外,同時掀開大馬IS分子的受訓及參戰路線。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3月26日 21时00分 (詩巫26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支持國陣是最好的選擇,以讓砂州政府和中央政府進行更多的發展。納吉表示,即將來到的砂州選舉不是選聯邦政府,是選州政府。「我的名字不會出現在選票,會出現的名字有阿迪南沙登、丹斯里占瑪欣、和南甲區的安華拉益等。」他承諾,會繼續為砂州的發展做出貢獻。阿迪南沙登說他(首相)是最常到訪砂州的首相,因此,他會常常到訪砂州。「今天是我第48次到訪砂州,接下來還會有第50次。我保證,不會空手而來。」納吉是于今早在會見「樂齡人士」活動上致詞時,如此表示。他說,樂齡人士是國陣的強大支持者,希望樂齡人士繼續支持國陣,因為國陣是最好的選擇。他表明,中央政府不會拿走砂州的權益,中央政府是砂州政府的伙伴,共同確保砂州有更美好的將來。「巫統不會東渡砂州,砂州已有土保黨,也有其他國陣成員黨,中央政府與州國陣政府和所有的州國陣成員黨都是伙伴。」納吉于今明兩天走訪詩巫省與加帛省地區,並會見不同地區的人民。他將于明午返回吉隆坡。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0月8日 22时25分 (吉隆坡8日訊)總檢察署已經完成國家銀行針對一馬發展公司(1MDB)進行的調查報告,證實沒有1MDB的職員犯罪,因此決定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同時也強調,徹查1MDB的案件的特工隊並未解散!總檢察署指出,國行是援引《1953年外匯管製法令》(4)(b)條文對1MDB展開調查,即調查1MDB有意或無意發表錯誤的聲明。「該調查報告在今年8月21日交給總檢察署,第一副律政司拿督頓馬吉在研究調查報告后,決定1MDB官員沒有違法,因此決定不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調查報告也在9月11日歸還給國行,因此這個決定也在當天通知國行。」不過,國行接到總檢察署不提控的決定后,于10月1日發函給總檢察署要求重新檢討這項決定。「在考慮沒有新證據的情況下,總檢察長決定維持原本的決定。」總檢察署今天特別針對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在週二(6日)發表聲明,諭令政府儘速完成與1MDB的調查后,發文告交代1MDB案件的進展。文告指出,在9月12日至今天,媒體報導指調查報告依然在總檢察署手上,以及該署還在討論下一步的行動的說法,是不正確和不對的。另一方面。總檢察署也強調,調查1MDB的特工隊未曾解散,而該署也未曾針對特工隊解散的說法發表任何談話。「事實上,各單位進行的調查也未曾受到阻擾或暫停,總檢察署一直都監督和給予相關單位指示,包括要求加快調查的指示。」文告表示,目前只剩下警方和反貪污委員會還沒完成他們的調查工作,因為當局還沒向一些重要的證人錄取口供。反貪會曾在今年8月宣布,接獲新任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邦迪的勸告,表示1MDB的調查工作已經無需特工隊。當時的特工隊是由前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都干尼負責協調、成員包括反貪會首席專員丹斯里阿布卡欣、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阿布卡欣,以及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潔蒂。每個機構從不同角度展開調查。馬來統治者理事會週二罕見的諭令政府,迅速完成1MDB有關的調查工作,並採取嚴厲行動對付涉及者。所有統治者強調,任何負責單位有責任給予真正和誠實的配合,協助調查此案,確保調查工作可成功完成。继续阅读,

聯邦法院宣判伊法庭無權審理民事法婚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2月10日 21时04分 (布城10日訊) 聯邦法院今早針對印裔婦女蒂巴與改信伊斯蘭教的前夫伊茲旺爭奪子撫養權案做出裁決,上訴庭主席丹斯里勞勿斯宣判時指出,任何在民事法下成立的婚姻,就算其中一方後來改信伊斯蘭教,其離婚、孩子撫養權及見面權,都是民事法庭權限,伊斯蘭法庭無權審理。以勞勿斯為首的上訴庭五司今日推翻高庭及上訴庭裁決,裁定這起爭子案中,8歲的兒子納比爾(原名米特蘭)撫養權歸父親伊茲萬,11歲的女兒努力納比拉(原名沙米拉)撫養權則繼續歸於母親蒂巴。勞勿斯宣判時強調,伊斯蘭法庭無權處理非穆斯林在改教爭議時面對的糾紛,而若由伊斯蘭法庭審理,非穆斯林會因此無法獲得公平對待,而民事法庭過去也已幫助解決多起非穆斯林及穆斯林之間的撫養權訴訟。「在現在這起案件當中,兩人是以興都教儀式進行民事婚禮,因此他們是受到當時宣誓內容所約束。」他強調,民事法庭有權決定離婚及其他面向的權力,包括小孩的撫養權、照護及見面安排。他解釋,這是因為這(改教)糾紛不屬於伊斯蘭法庭的權限範圍,就算聯邦憲法第121(1A)條文闡明民事法庭無權審理屬於伊斯蘭法庭的權限,但糾紛的部分仍不屬於伊斯蘭法庭權限。此外,五司今早開庭後,在內庭見過兩名小孩長達50分鐘。聯邦法院隨後宣判推翻高庭及上訴庭裁決,裁定8歲的兒子納比爾(原名米特蘭)撫養權歸父親伊茲萬,11歲的女兒努麗納比拉(原名沙米拉)撫養權則繼續歸於母親蒂巴。勞勿斯後來在宣讀判詞時說,法庭是考量兩名小孩的意願后做出上述決定。「由於努麗納比拉目前在新山念國際學校,納比爾則住在瓜拉庇勞。在宣判這種案件時,根據《法律改革(婚姻及離婚)法令》第88(3)條文,法庭做出裁決時應盡量避免干擾小孩目前的生活狀況。」雙方休庭約1小時後達成協議,即每2個月在日叻務的外婆家,讓雙方與小孩見面一次,時間是上午10時到下午3時,總共5小時。雙方也同意讓對方能通過電話聯繫小孩,這方面沒有時間限制。審理此案的聯邦法院五司,除了勞勿斯,另4名法官為馬來亞大法官丹斯里祖基菲裡、聯邦法院法官阿都哈密、聯邦法院法官蘇里雅迪,以及聯邦法院法官阿扎哈。蒂巴及伊茲萬是在2003年在興都教儀式下結婚,伊茲萬後來在2011年離婚,並在2012年改信伊斯蘭教時,一併將兩名子女也改教,兩名子女的名字也因此改為伊斯蘭名字。蒂巴期間曾經針對家暴問題報警25次,並且入稟法庭爭取撫養權。森美蘭高庭在2014年4月30日將兩名兒女的撫養權判給蒂巴,但是伊茲萬稍後與友人強行將兒子帶走。蒂巴報警後,警方卻以伊茲萬同樣在伊斯蘭法庭取得兒女監護權及屬家事為由不採取行動,讓她感到徬徨無助。高庭曾在4月30日命令伊茲萬將兒子還給蒂巴,但伊茲萬並未歸還。他後來對有關高庭命令提出上訴,而上訴庭在2014年12月17日駁回伊茲萬的申請。案件上訴至聯邦法院階段後,聯邦法院則在較早前,要求兩名孩子都在裁決的當天出庭。印裔婦女蒂巴在聯邦法院宣布判決後淚灑庭外,她坦言自己對判決非常難過,而大馬必須改變,不能再讓其他單親母親遭遇像她一樣的命運。法官宣讀判詞之際,蒂巴已經難掩難過神色,手上拿著紙巾拭淚。她後來也在庭內與1年多沒有見面的兒子擁抱。她在庭外接受記者詢問時說,「我是希望法庭將兩個小孩撫養權都判給我,但我最後只拿到女兒撫養權。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我真的很難過。」儘管她全程盡量表現堅強,但在記者詢問後,她最後還是失控大哭。「我希望能得回兩個孩子,但兒子最後還是離開我!我希望大馬能夠改變,不要再讓單親媽媽經歷這樣的事情。就讓這個案件成為最後一個案件!」「我經歷了各種困難,錢的問題,沒有人能夠幫忙我,還有工作的問題等。我拜託大馬一定要改變,不要再讓這種(改教爭子)的案件重演!」婦女援助組織(WAO)執行總監蘇米特拉則表示,當初蒂巴兒子是被伊茲萬被強行帶走的,法官把撫養權交給伊茲萬,等同於合理化這個一開始就發生了的不公平事件。」另一方面,伊茲萬在得知判決後,與兒子納比爾在庭外滿臉笑容,父子兩人同時戴著宋谷。他說,他對判決感到滿意,因為如果兩個孩子都判給同一方,就會有另一方非常傷心。「我認為一人一個,是最公平的。」他指出,既然努魯納比拉也是她的女兒,雖然撫養權歸於蒂巴,他還是會致電關心她。印裔婦女蒂巴與丈夫威蘭於在2003年以興都教儀式成婚。不過,兩人在2011年離婚,威蘭在2012年改信伊斯蘭教,並改名為伊茲萬,一併在蒂巴不知情下把兩名孩子的宗教改為伊斯蘭教。較后入稟法庭爭取撫養權。森美蘭高庭在2014年4月7日將兩名兒女的撫養權判給。但是,伊茲萬較后將兒子強行帶走。報警,警方卻以伊茲萬同樣在伊斯蘭法庭取得兒女監護權及屬家事為由不採取行動。高庭曾在4月30日命令伊茲萬將兒子還給,但伊茲萬並未歸還。他後來對有關高庭命令提出上訴,而上訴庭在2014年12月17日駁回伊茲萬的申請。伊茲萬不服上訴庭諭令他須在3個月內歸還兒子給,上訴至聯邦法院。他也要求法院允準暫緩執行庭令。2015年1月,聯邦法院經過2小時聆審後,准許伊茲旺暫緩執行歸還令,以及同意暫緩芙蓉高庭將孩子撫養權判給母親的決定,這也導致長期無法與兒子相見。同時意味著,伊茲萬成功暫時保住6歲兒子,而蒂琶則保有9歲女兒。聯邦法院在此案中,共審理兩大問題,即:一、在聯邦憲法第121(1)(a)條文下,到底是伊斯蘭法庭或民事高庭有權宣判撫養權,其他法庭是否有權否決另一方的裁決。二、在2001年兒童法令第52條文與第53條文下,當伊斯蘭法庭宣判一個撫養權裁決後,是否可再發出歸還令(recovery order)庭令。在今年2月10日的裁決中,針對第一個問題,聯邦五司宣判,民事法庭才有權裁決民事婚姻中的離婚與撫養權事宜。至於第二個問題則是不能。鑑於擁有兩個法律制度,民事庭與伊斯蘭庭的判決引發爭議,類似案件除蒂巴外,還有著名的印裔婦女英迪拉爭取撫養權案。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10日 21时31分 (新山10日訊)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拿督斯里慕斯達法表示,我國將確保在跨太平洋伙伴協議中,給予工人更多發聲空間,同時也讓人力資源部探討相關的法律條文,以保障工人的權益。他說,政府將允許更多工會的設立,讓他們擁有發聲及提出意見的平台。同時,該部為了釐清人民對跨太平洋伙伴協議的疑惑,明日將推介相關協議簡介的小冊子派發給民眾,后日也會向國會議員進行匯報會,讓國內各階層人士更清楚協議詳情。他今日出席在新山KSL酒店舉辦的跨太平洋伙伴協議講解會后,向記者作出上述表示。出席者包括國際貿易及工業部副部長拿督阿末瑪士蘭和柔佛州旅遊及商貿與消費人事務委員會主席拿督鄭修強等人。他指出,隨著時代進步,人們擺脫不了改變的步伐,各國需要在貿易領域上互相往來,以開放更多工作機會刺激經濟,同時也能讓經貿事務,邁向更透明化的處理方式。他解釋,該協議備受批評,其實是因為許多人誤解協議內容,協議中所帶來的影響固然有好有壞,但最重要的是利多于弊,而政府也以全面的角度及觀點來看待此協議。他強調,協議將依據我國憲法來保障土著及州政府的權益不受影響。「如果我國不加入協議,將導致我國在國際舞臺失去競爭力,因此希望大家了解大馬有必要進行調整,以邁向更好的未來。」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1月3日 12时56分 2015年是個動盪不安的年代,世界籠罩在伊斯蘭國組織(IS)的恐怖陰影下,恐怖分子在法國展開恐襲造成百人喪命,且不斷擴展其在中東的勢力版圖,迫在眉睫的危機,迫使各國放下歧見,將打擊IS視為首要任務。我國警方政治部反恐組在這方面的努力不遑多讓,2015全年已展開近百項突擊行動,逮捕145名在我國的IS分子。這場反恐戰役仍在持續中。本期《獨家圖解》向讀者展示反恐組過去一年的戰績外,同時掀開大馬IS分子的受訓及參戰路線。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3月26日 21时00分 (詩巫26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支持國陣是最好的選擇,以讓砂州政府和中央政府進行更多的發展。納吉表示,即將來到的砂州選舉不是選聯邦政府,是選州政府。「我的名字不會出現在選票,會出現的名字有阿迪南沙登、丹斯里占瑪欣、和南甲區的安華拉益等。」他承諾,會繼續為砂州的發展做出貢獻。阿迪南沙登說他(首相)是最常到訪砂州的首相,因此,他會常常到訪砂州。「今天是我第48次到訪砂州,接下來還會有第50次。我保證,不會空手而來。」納吉是于今早在會見「樂齡人士」活動上致詞時,如此表示。他說,樂齡人士是國陣的強大支持者,希望樂齡人士繼續支持國陣,因為國陣是最好的選擇。他表明,中央政府不會拿走砂州的權益,中央政府是砂州政府的伙伴,共同確保砂州有更美好的將來。「巫統不會東渡砂州,砂州已有土保黨,也有其他國陣成員黨,中央政府與州國陣政府和所有的州國陣成員黨都是伙伴。」納吉于今明兩天走訪詩巫省與加帛省地區,並會見不同地區的人民。他將于明午返回吉隆坡。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5年10月8日 22时25分 (吉隆坡8日訊)總檢察署已經完成國家銀行針對一馬發展公司(1MDB)進行的調查報告,證實沒有1MDB的職員犯罪,因此決定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同時也強調,徹查1MDB的案件的特工隊並未解散!總檢察署指出,國行是援引《1953年外匯管製法令》(4)(b)條文對1MDB展開調查,即調查1MDB有意或無意發表錯誤的聲明。「該調查報告在今年8月21日交給總檢察署,第一副律政司拿督頓馬吉在研究調查報告后,決定1MDB官員沒有違法,因此決定不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調查報告也在9月11日歸還給國行,因此這個決定也在當天通知國行。」不過,國行接到總檢察署不提控的決定后,于10月1日發函給總檢察署要求重新檢討這項決定。「在考慮沒有新證據的情況下,總檢察長決定維持原本的決定。」總檢察署今天特別針對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在週二(6日)發表聲明,諭令政府儘速完成與1MDB的調查后,發文告交代1MDB案件的進展。文告指出,在9月12日至今天,媒體報導指調查報告依然在總檢察署手上,以及該署還在討論下一步的行動的說法,是不正確和不對的。另一方面。總檢察署也強調,調查1MDB的特工隊未曾解散,而該署也未曾針對特工隊解散的說法發表任何談話。「事實上,各單位進行的調查也未曾受到阻擾或暫停,總檢察署一直都監督和給予相關單位指示,包括要求加快調查的指示。」文告表示,目前只剩下警方和反貪污委員會還沒完成他們的調查工作,因為當局還沒向一些重要的證人錄取口供。反貪會曾在今年8月宣布,接獲新任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邦迪的勸告,表示1MDB的調查工作已經無需特工隊。當時的特工隊是由前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都干尼負責協調、成員包括反貪會首席專員丹斯里阿布卡欣、全國警察總長丹斯里阿布卡欣,以及國家銀行總裁丹斯里潔蒂。每個機構從不同角度展開調查。馬來統治者理事會週二罕見的諭令政府,迅速完成1MDB有關的調查工作,並採取嚴厲行動對付涉及者。所有統治者強調,任何負責單位有責任給予真正和誠實的配合,協助調查此案,確保調查工作可成功完成。继续阅读,

分类:媒体

时间:2016-01-06 05: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