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我有辦法:合約有效性

  • 分类:媒体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15日 22时04分 • 謝宏寧 近來我國校園屢屢傳出各種爭議風波,包括某校副校長要求調皮搗蛋的學生簽署悔過書,未來若重犯錯誤就接受處罰,並要求家長一同簽署見證,惟此悔過書是否具有「合約有效性」,學生與家長是否必須遵守合約條款,則有待驗證。陳鍵漢律師指出,合約其實無所不在,包括前往便利商店購買商品也是合約的一種,只要簽署就會被合約條款所約束,惟法律並未有任何法令條文闡明不能違約,況且只要人人都有權利簽約,就有毀約的權利,只是必須承擔違約的后果。「以校方要學生簽悔過書為例,必須先了解這份合約是否有效;從法律的角度來看,若內容或條款涉及以下問題,合約可以被取消(voidable contract),也可以直接宣判無效(Void contract),換言之,簽署雙方不需被合約條款所束縛。」「若某方被人威逼利誘,包括刀槍威脅人身安全、或被非法扣押財產、或經濟威脅的情況下,非自願簽署合約,都屬于合約可被取消的範圍。」他強調,合約法令第13條文闡明合約必須獲得雙方同意簽署,第14條文則闡明必須是「自願性質簽署」,因此若學生在校方的威嚴下簽署悔過書,就不屬于自願簽署性質,合約可以被取消。除了可被取消的合約,第二種是可直接宣判無效的合約,就是法律根本不承認的合約,代表簽署方不必申請取消合約,而是此合約根本不應存在。陳鍵漢解釋,法律不會追究報酬高低,只要雙方自願同意報酬即可,以這次的案例來看,校方的報酬是希望學生不要頑皮,但似乎沒提及學生的報酬,因此可算是自動失效。「第三種是合約穩定性問題,如買賣紅酒合約沒提及數量和種類,缺乏重要條款;第四種是禁止交易的合約,如簽署合作關係合約時禁止對方數年后不可從事相關行業的行為,斷人財路與生活方式;而第五種是合約里有禁止訴訟條款,因為訴諸法律援助是基本人權。」他強調,第六種是與未成年人簽署合約,因為合約法令第11條文闡明,簽署方必須是成年人(法定18歲以上)和神志清醒的情況下簽署,也是這次案例的最大爭執點。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7月29日 18时05分 (吉隆坡29日訊)前首相敦馬哈迪二兒子拿督莫扎尼的商業夥伴,肯嘉納石油(Kencana Petroleum)前董事拿督楊慶洲(Yeow Kheng Chew,譯音),被指利用內線交易收購115萬9000股的公司股票,今日被控上法庭。除了楊慶洲(64歲)外,另有2人即股票經紀陳毅志(Tan Yee Chee,譯音)和徐悅芳(Chee Yuet Fang,譯音),因涉嫌教唆楊慶洲參與內線交易,同時被控。大馬證券監督委員會指控,楊慶洲通過肯油企業與沙布拉石油合併的機密信息,獲得110萬股肯嘉納石油公司的股票。同時,他還被指,於2011年7月8日透過徐悅芳在大馬證券交易總部的中央存管系統實施交易。楊慶洲在2007年資本市場與服務法令第188(2)條文下被提控,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監禁不超過10年,並罰款不超過100萬令吉。 與此同時,徐悅芳和陳毅志被控教唆楊慶洲,確保約110萬股的肯嘉納石油交易,在同一時間和地點得以完成。他們被控抵觸2007年資本市場與服務法令第370(1)(c)條文,並與第188(2)(a)條文同讀,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監禁不超過10年,並罰款不超過100萬令吉。 楊慶洲等3人已經被逮捕,並於今日早上在大使路地方法庭面控,他們被指控在2011年肯油企業和沙布拉石油的合併案中,參與內幕交易。承審法官祖卡納因哈山將楊慶洲的保釋金定為1000萬令吉,另外兩人則為80萬令吉和需要2名擔保人。法官沒有命令3名被告需要交出護照,意味著他們暫沒有被禁止出國,不過楊慶洲需要獲得批准文件,才能赴海外出差。法院也命令將這3個起訴案共同審理,因為涉及同樣問題和交易額,並於8月11日過堂。副檢察官羅茲瑪瓦代表大馬證券監督委員會提控。楊慶洲是前首相敦馬哈迪二兒子拿督莫扎尼的合作夥伴,莫扎尼曾經是肯油企業的首席執行員,當時楊慶洲為非執行董事,也是公司的股票期權委員會的成員之一。不過,在肯油企業和沙布拉石油於2012年合併並為沙肯石油上市之後,莫扎尼和楊慶洲2015年辭去了管理層要職。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11日 20时16分 (吉隆坡11日訊)伊斯蘭黨宣傳主任納斯魯丁促請那些批評印度薩拉菲派著名宗教司扎奇爾(ZakirNaik)的人士,拿出證據證明扎奇爾是極端主義者。扎奇爾准備到大馬演講,普遍引起國內許多非穆斯林,尤其是印裔的不滿,他們認為,扎奇爾經常在國際論壇上發表爭議性言論,不適於在我國發表演講。納斯魯丁卻發表聲明維護扎奇爾,要求給予扎奇爾自由發言的權利。他說,扎奇爾只是到大馬演講,他不是一名恐怖分子,如果有證據證明這名宗教司歧視其他宗教,當局可以對他採取行動。他表示,伊斯蘭教是一種具包容性的宗教,禁止歧視其他的宗教。「扎奇爾是國際上非常有影響力的宗教司,具有吸引各階層人士,尤其是非穆斯林的聆聽。他指出,大馬是個民主國家,應該遵重民主精神,讓扎奇爾有發言的權利。納斯魯丁說,那些不贊成扎奇爾的人士,也應該當面與這名宗教司辯論,而不是禁止他發言。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11日 17时31分 (布城11日訊)大馬反貪污委員會否認,最近一名反貪會官員因涉嫌企圖毀滅檳城首席部長林冠英低價購買私邸案件證據而遭逮捕,並表示此乃不實指控。反貪會調查主任拿督阿占巴基指出,這名被捕的官員年約30歲,他是涉嫌向警方索取2萬令吉的賄金才被逮捕。他表示,該名被捕官員是在布城反貪會工作,反貪會是於上週四(7日)在雪州萬宜逮捕這名官員。「因此,我在此澄清,有關指該名官員被逮捕是因為企圖消滅有關林冠英案件的證據之說法,是一項不實指控。」阿占巴基今日接受媒體訪問,針對有網絡部落客指一名反貪會官員企圖消滅檳州首長低價購買豪宅的證據,而遭當局逮捕一事,這麼回應。阿占巴基指出,當局前往萬宜逮捕這名官員時,也在該官員身上發現2萬令吉現款,而有關現款已被起獲。他表示,該局如今已完成此案調查報告,該名官員將被提控上庭。較早前,一名部落客引述消息來源指,有關反貪會官員被捕是因企圖毀滅檳州首長調查案件證據,並聲稱消息源自早前曾參與青體部官員盜用公款1億令吉案的反貪會官員。林冠英早前被指以低價購得獨立洋房,及涉嫌山竹園土地交易,反貪會之後根據《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調查林冠英被指接受利益相關者賄賂的指控。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22日 21时19分 • 溫國鑫 陳鍵漢律師表示,業主和租戶之間的合約可以分為兩種,即租約(Tenancy)和租賃(Lease)。雖然兩者都是將產業出租而產生的合約,但兩者之間的租期卻大為不同。他說,租約的期限為3年或以下,但租賃的租期則必須超過3年,且必須在土地局下進行註冊。一旦進行註冊后,該產業或土地的地契將會顯示租賃的存在。「當進行租賃的時候,商場的自主權(ownership)其實是可以被轉讓的,當他被轉讓或轉賣的時候,雙方都會知道租賃的存在,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租賃的期限很長,且會被該租賃給捆綁。」他提到,大馬目前沒有任何的租約法令來管制租約和租戶,因此目前市場上所有的租約都屬于「自由契約」(free contract)。他說,租戶在簽約時必須確保出租產業和簽署租約的人是真正的業主,除非該人擁有業主的授權書才有權利簽署租約。至于業主是公司的話,只有被授權的董事才有權簽署。他指出,租戶也必須注意租約的內容,因超過3年以上的合約即是租賃,必須向土地局註冊。「我們常會聽到一些用詞,如2+1,這其實是生約和死約的說法,通常指的是2年內業主不漲租金,而1年后可調漲租金的意思。」他提到,租戶在通常都會被要求先繳交2月的保證金(Deposit),但所謂的保證金其實是用來保證租戶會如期交付所有的租金,而最后業主是必須原銀奉還的。「當然很多業主的做法是,如果租戶最后2個月的租金不繳付,他們可以書面通知租戶表示他們依據租約的條款用定金來繳付租金。」他表示,在法律角度上,所謂出租產業給租戶后,即租戶可以享有一個安靜的環境,因此即便是業主,在整個租約期間,在沒有花的租戶的允許下,是不得貿然進入產業內的。此外,有業主會因為趕不走租戶而採取切斷水電供應的做法,究竟業主是否有權利呢?陳鍵漢指出,無可否認這是非常有效的做法,但必須先釐清一個概念,即用戶不搬走繼續留在產業裏,與業主切斷水電供應是兩回事。業主必須先視乎租約條款內是否有闡明業主有這項權利,否則租戶可以要求賠償。「很多業主以為報案后就可以攜帶開鎖匠去撬門,名正言順進入產業內。惟,雖說租約已終止,但是業主是沒有權利進入產業的,根據特定救濟法闡明業主只有一個方法取回產業,即通過法庭程序。」他說,業主可以通過向法庭申請所謂的驅逐令,讓租戶離開。在向法庭提出訴訟,并獲得庭令后,就可以隨同法庭官員以及警方的陪同下,前往產業開鎖進入並取回產業。继续阅读,

我有辦法:合約有效性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15日 22时04分 • 謝宏寧 近來我國校園屢屢傳出各種爭議風波,包括某校副校長要求調皮搗蛋的學生簽署悔過書,未來若重犯錯誤就接受處罰,並要求家長一同簽署見證,惟此悔過書是否具有「合約有效性」,學生與家長是否必須遵守合約條款,則有待驗證。陳鍵漢律師指出,合約其實無所不在,包括前往便利商店購買商品也是合約的一種,只要簽署就會被合約條款所約束,惟法律並未有任何法令條文闡明不能違約,況且只要人人都有權利簽約,就有毀約的權利,只是必須承擔違約的后果。「以校方要學生簽悔過書為例,必須先了解這份合約是否有效;從法律的角度來看,若內容或條款涉及以下問題,合約可以被取消(voidable contract),也可以直接宣判無效(Void contract),換言之,簽署雙方不需被合約條款所束縛。」「若某方被人威逼利誘,包括刀槍威脅人身安全、或被非法扣押財產、或經濟威脅的情況下,非自願簽署合約,都屬于合約可被取消的範圍。」他強調,合約法令第13條文闡明合約必須獲得雙方同意簽署,第14條文則闡明必須是「自願性質簽署」,因此若學生在校方的威嚴下簽署悔過書,就不屬于自願簽署性質,合約可以被取消。除了可被取消的合約,第二種是可直接宣判無效的合約,就是法律根本不承認的合約,代表簽署方不必申請取消合約,而是此合約根本不應存在。陳鍵漢解釋,法律不會追究報酬高低,只要雙方自願同意報酬即可,以這次的案例來看,校方的報酬是希望學生不要頑皮,但似乎沒提及學生的報酬,因此可算是自動失效。「第三種是合約穩定性問題,如買賣紅酒合約沒提及數量和種類,缺乏重要條款;第四種是禁止交易的合約,如簽署合作關係合約時禁止對方數年后不可從事相關行業的行為,斷人財路與生活方式;而第五種是合約里有禁止訴訟條款,因為訴諸法律援助是基本人權。」他強調,第六種是與未成年人簽署合約,因為合約法令第11條文闡明,簽署方必須是成年人(法定18歲以上)和神志清醒的情況下簽署,也是這次案例的最大爭執點。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7月29日 18时05分 (吉隆坡29日訊)前首相敦馬哈迪二兒子拿督莫扎尼的商業夥伴,肯嘉納石油(Kencana Petroleum)前董事拿督楊慶洲(Yeow Kheng Chew,譯音),被指利用內線交易收購115萬9000股的公司股票,今日被控上法庭。除了楊慶洲(64歲)外,另有2人即股票經紀陳毅志(Tan Yee Chee,譯音)和徐悅芳(Chee Yuet Fang,譯音),因涉嫌教唆楊慶洲參與內線交易,同時被控。大馬證券監督委員會指控,楊慶洲通過肯油企業與沙布拉石油合併的機密信息,獲得110萬股肯嘉納石油公司的股票。同時,他還被指,於2011年7月8日透過徐悅芳在大馬證券交易總部的中央存管系統實施交易。楊慶洲在2007年資本市場與服務法令第188(2)條文下被提控,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監禁不超過10年,並罰款不超過100萬令吉。 與此同時,徐悅芳和陳毅志被控教唆楊慶洲,確保約110萬股的肯嘉納石油交易,在同一時間和地點得以完成。他們被控抵觸2007年資本市場與服務法令第370(1)(c)條文,並與第188(2)(a)條文同讀,一旦罪名成立,可被判監禁不超過10年,並罰款不超過100萬令吉。 楊慶洲等3人已經被逮捕,並於今日早上在大使路地方法庭面控,他們被指控在2011年肯油企業和沙布拉石油的合併案中,參與內幕交易。承審法官祖卡納因哈山將楊慶洲的保釋金定為1000萬令吉,另外兩人則為80萬令吉和需要2名擔保人。法官沒有命令3名被告需要交出護照,意味著他們暫沒有被禁止出國,不過楊慶洲需要獲得批准文件,才能赴海外出差。法院也命令將這3個起訴案共同審理,因為涉及同樣問題和交易額,並於8月11日過堂。副檢察官羅茲瑪瓦代表大馬證券監督委員會提控。楊慶洲是前首相敦馬哈迪二兒子拿督莫扎尼的合作夥伴,莫扎尼曾經是肯油企業的首席執行員,當時楊慶洲為非執行董事,也是公司的股票期權委員會的成員之一。不過,在肯油企業和沙布拉石油於2012年合併並為沙肯石油上市之後,莫扎尼和楊慶洲2015年辭去了管理層要職。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11日 20时16分 (吉隆坡11日訊)伊斯蘭黨宣傳主任納斯魯丁促請那些批評印度薩拉菲派著名宗教司扎奇爾(ZakirNaik)的人士,拿出證據證明扎奇爾是極端主義者。扎奇爾准備到大馬演講,普遍引起國內許多非穆斯林,尤其是印裔的不滿,他們認為,扎奇爾經常在國際論壇上發表爭議性言論,不適於在我國發表演講。納斯魯丁卻發表聲明維護扎奇爾,要求給予扎奇爾自由發言的權利。他說,扎奇爾只是到大馬演講,他不是一名恐怖分子,如果有證據證明這名宗教司歧視其他宗教,當局可以對他採取行動。他表示,伊斯蘭教是一種具包容性的宗教,禁止歧視其他的宗教。「扎奇爾是國際上非常有影響力的宗教司,具有吸引各階層人士,尤其是非穆斯林的聆聽。他指出,大馬是個民主國家,應該遵重民主精神,讓扎奇爾有發言的權利。納斯魯丁說,那些不贊成扎奇爾的人士,也應該當面與這名宗教司辯論,而不是禁止他發言。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11日 17时31分 (布城11日訊)大馬反貪污委員會否認,最近一名反貪會官員因涉嫌企圖毀滅檳城首席部長林冠英低價購買私邸案件證據而遭逮捕,並表示此乃不實指控。反貪會調查主任拿督阿占巴基指出,這名被捕的官員年約30歲,他是涉嫌向警方索取2萬令吉的賄金才被逮捕。他表示,該名被捕官員是在布城反貪會工作,反貪會是於上週四(7日)在雪州萬宜逮捕這名官員。「因此,我在此澄清,有關指該名官員被逮捕是因為企圖消滅有關林冠英案件的證據之說法,是一項不實指控。」阿占巴基今日接受媒體訪問,針對有網絡部落客指一名反貪會官員企圖消滅檳州首長低價購買豪宅的證據,而遭當局逮捕一事,這麼回應。阿占巴基指出,當局前往萬宜逮捕這名官員時,也在該官員身上發現2萬令吉現款,而有關現款已被起獲。他表示,該局如今已完成此案調查報告,該名官員將被提控上庭。較早前,一名部落客引述消息來源指,有關反貪會官員被捕是因企圖毀滅檳州首長調查案件證據,並聲稱消息源自早前曾參與青體部官員盜用公款1億令吉案的反貪會官員。林冠英早前被指以低價購得獨立洋房,及涉嫌山竹園土地交易,反貪會之後根據《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調查林冠英被指接受利益相關者賄賂的指控。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22日 21时19分 • 溫國鑫 陳鍵漢律師表示,業主和租戶之間的合約可以分為兩種,即租約(Tenancy)和租賃(Lease)。雖然兩者都是將產業出租而產生的合約,但兩者之間的租期卻大為不同。他說,租約的期限為3年或以下,但租賃的租期則必須超過3年,且必須在土地局下進行註冊。一旦進行註冊后,該產業或土地的地契將會顯示租賃的存在。「當進行租賃的時候,商場的自主權(ownership)其實是可以被轉讓的,當他被轉讓或轉賣的時候,雙方都會知道租賃的存在,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租賃的期限很長,且會被該租賃給捆綁。」他提到,大馬目前沒有任何的租約法令來管制租約和租戶,因此目前市場上所有的租約都屬于「自由契約」(free contract)。他說,租戶在簽約時必須確保出租產業和簽署租約的人是真正的業主,除非該人擁有業主的授權書才有權利簽署租約。至于業主是公司的話,只有被授權的董事才有權簽署。他指出,租戶也必須注意租約的內容,因超過3年以上的合約即是租賃,必須向土地局註冊。「我們常會聽到一些用詞,如2+1,這其實是生約和死約的說法,通常指的是2年內業主不漲租金,而1年后可調漲租金的意思。」他提到,租戶在通常都會被要求先繳交2月的保證金(Deposit),但所謂的保證金其實是用來保證租戶會如期交付所有的租金,而最后業主是必須原銀奉還的。「當然很多業主的做法是,如果租戶最后2個月的租金不繳付,他們可以書面通知租戶表示他們依據租約的條款用定金來繳付租金。」他表示,在法律角度上,所謂出租產業給租戶后,即租戶可以享有一個安靜的環境,因此即便是業主,在整個租約期間,在沒有花的租戶的允許下,是不得貿然進入產業內的。此外,有業主會因為趕不走租戶而採取切斷水電供應的做法,究竟業主是否有權利呢?陳鍵漢指出,無可否認這是非常有效的做法,但必須先釐清一個概念,即用戶不搬走繼續留在產業裏,與業主切斷水電供應是兩回事。業主必須先視乎租約條款內是否有闡明業主有這項權利,否則租戶可以要求賠償。「很多業主以為報案后就可以攜帶開鎖匠去撬門,名正言順進入產業內。惟,雖說租約已終止,但是業主是沒有權利進入產業的,根據特定救濟法闡明業主只有一個方法取回產業,即通過法庭程序。」他說,業主可以通過向法庭申請所謂的驅逐令,讓租戶離開。在向法庭提出訴訟,并獲得庭令后,就可以隨同法庭官員以及警方的陪同下,前往產業開鎖進入並取回產業。继续阅读,

分类:媒体

时间:2016-11-13 08:0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