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避免巫統重奪政權 林吉祥:希聯考慮雪蘭莪閃電州選

  • 分类:媒体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19日 12时30分 (吉隆坡19日訊)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指出,希望聯盟考慮舉行雪蘭莪閃電州選,以避免政敵以選區重劃建議的方式,讓巫統重新贏得雪州政權。他直言,大馬選舉委員會的選區重劃建議已經將雪蘭莪的選區地圖弄糟和搞到支離破碎,而它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巫統重新在雪州執政。他說,國陣在2013年大選只能在雪蘭莪贏得12個巫統州議席,但它卻希望可以在經歷兩屆失敗的大選(2008年和2013年)後憑藉著明目張膽地違反「一人一票」民主原則,在雪蘭莪的國會選區和州選區的選區重劃,重奪雪蘭莪州政權。林吉祥今日發文告指出,雖然首相署副部長拿督拉查里已經否認選區重劃作業是偏頗及對巫統和國陣有利的,他宣稱這項指控是為了要玷污巫統的形象。其實他只需要看看雪州的選區重劃建議就夠了。他表示,拉查里和其他巫統領袖都知道這個真相,但他們卻演了一場戲,正如除了首相署部長拿督阿都拉曼達蘭之外的巫統領袖一般,都假裝不知道美國司法部在一馬發展公司的訴狀裡所提及的「馬來西亞一號官員」正是指向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他指出,唯有受到特別指示懷抱著讓巫統或國陣重奪雪州政權的唯一目的進行重劃雪州選區的人,才會如此把雪州選區地圖弄糟和搞到支離破碎,產生出完全不合理的州議席,並違背憲法所授權的要確保每個選區重劃作業拉近選民的比例差異到接近「一人一票同等」的原則。他說,現在的第5次選區重劃創下了歷史,導致選區裡的選民比例差異比從前來得更巨大,這明顯不是憲法的本意。「本次的選區重劃作業明顯存在著多重目的,全部都違反了憲法里的『一人一票同等』原則的精神和字義,這些目的包括,讓巫統重新在雪州執政、讓巫統重奪國會2/3多數優勢。」他認為,國陣的做法將在來屆第14屆大選剷除一些各別人士,特別是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前民聯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尼薩以及人民公正黨副主席努魯依莎。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30日 22时21分 • 謝宏寧 (適耕莊30日訊)困擾適耕莊海口漁村180戶居民多年的地契問題,有望在最遲2年內解決!土地地契到期,甚至沒有地契,是許多新村長期面對的問題,在適耕莊也不例外。其中海口漁村180戶居民因身處馬來保留地,多年來更是處于申請地契失敗,擔心被逼遷的焦慮不安心態。大港國會選區旗下,華人占約30%,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適耕莊州選區旗下;而華人向來最關注的自身問題,除了教育課題以外,就是華人新村或漁村所面對的問題。雪州政府近年來致力協助漁村及華人新村解決地契問題,相信有關成果料成為成績冊,吸引華人選票支持他們。尤其是在適耕莊,成績是有目共睹的,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多方奔走下,在2012年成功說服州行政議會通過「以地換地」的方式,保留馬來保留地,也不必趕走當地居民,如今也完成90%土地測量工作,預計最遲2年內發出地契給居民。黃瑞林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坦言,地契問題是華人新村最頭痛的課題,適耕莊A村(約160戶)、B村(超過400戶)與C村(約300戶)則大多擁有臨時地契,只是延長程序過慢,通常耗時3至5年,因此民聯政府接手后也加快審核程序,目前幾乎已經全部解決。「海口漁村第1至第5巷的180戶居民以前也只有臨時地契,但在前任大臣丹斯里卡立大力推動下,成功以政治力量說服官員解決技術問題,在2011年拿到正式地契,但是第6至12巷的另外180戶就更頭痛,因為他們沒有臨時地契,甚至處于馬來保留地。」黃瑞林也解釋,海口漁村第6至12巷自1940年代就屬于馬來保留地,因此爭取地契算是相當敏感的課題,但要住了數十年的居民搬走也不近人情,因此卡立當時也指示土地局官員和縣長,在附近另找一塊地作為交換。「結果我們在附近的雙溪登嘉成功找到一塊面積相同(77英畝)的州政府土地,在不減少馬來保留地的前提下,成功用以地換地的方式,更改土地用途,為發出地契搬走了最大的絆腳石。」「坦白說,2012年在行政議會討論時,的確經過一番激烈的辯論,因為大部分官員不支持這項做法,幸好一眾行政議員堅持,最終拍板通過,目前土地測量工作已完成90%,尚欠部分重疊土地需要協商。」他補充,土地測量工作完成后將擬成一個總地契的最終報告,交給行政議會通過后,就能分割成小地契給住戶,預計最遲2年內可以完成,只待繁瑣的手續完成。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4日 16时40分 (吉隆坡4日訊)香港多個屬於個人銀行戶頭,被指與一馬發展公司(1MDB)有關,而遭到凍結調查。據《彭博社》引述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消息報導,香港凍結有關戶頭行動,是跟進國際機構的調查,以及新加坡今年2月凍結與一馬發展公司案件有關的銀行戶口。報導指出,香港戶頭凍結行動可能是來自香港執法單位或銀行的知識,不過,香港廉政公署和警方表示,他們不對外回應任何個人案件。《金融時報》去年9月報導,香港警方曾依據前巫統峇都加灣區部副主席拿督斯裡凱魯丁的報案,開檔調查首相拿督斯裡納吉疑似存放在瑞士信貸香港分行的2億5000萬令吉存款(約11億令吉)。不過,大馬政府發言人當時針對相關指控作出否認,並將之形容為「毫無根據及充滿政治議程的謊言」。一馬發展公司4月26日宣布價值高達17億5000萬美元(約69億8500萬令吉)債券違約,導致大馬股匯當天齊齊應聲下跌。該公司同時遭到瑞士、美國和新加坡等外國機構調查。新加坡執法單位今年2月針對一馬發展公司展開涉及洗黑錢等犯罪行為的調查行動,查封大量銀行賬戶,並提控一名瑞意銀行前職員執法理由是不容許非法資金利用新加坡金融體系,作為資金避風港或流動管道。《路透社》今年4月1日報導,美國司法部官員之前曾赴往我國首都吉隆坡,以會晤與有關事件相關人士,瑞士總檢察長邁克爾勞貝爾則在今年1月29日公佈調查一馬公司是否牴觸瑞士法律。另外,國家銀行在4月28日宣佈,由於一馬發展公司在沒有按照指令撤回資金,也未能提供相關文件及證據,以證明該公司確實無法將該資金撤回大馬,而向該公司發出行政罰單,指示該公司必須在5月30日以前繳付罰款。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於4月7日公佈一馬發展公司的調查報告,指該公司牽涉不尋常轉賬,包括曾在2009年,在未經董事局同意下,將7億美元(約27.9億令吉)轉到年輕富豪劉特佐所持有的Good Star有限公司戶頭。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3日 17时59分 (吉隆坡3日訊)國際貿易及工業部第二部長拿督斯里黃家泉稱,科技與市場不能切割,若我國還是將出口重心放在原產品出口,將很快被市場淘汰。他坦承,許多原產品本身價格越來越低,市場也越來越少,唯有透過結合科技加工,才能提升原產品的價值,開拓個更多市場。「我國科技面對很大挑戰,不僅本地市場不大,現有的技術無法媲美德國及美國等大國。」黃家泉也是馬華總秘書,他今日在馬中工商界對話會的「金融、貿易與投資論壇」發表演講時稱,大馬要追上大國的唯一方式,就是與大國配合,只要我國能與中國結合,必能走出窘境。「馬來西亞本地市場不大,但是我們可以透過『一帶一路』與中國結合,擴大市場,甚至合作研發不同的科技。」他說,我國在地理位置佔有優勢,是中國進入國際市場的跳板。唯有各取各長,才能達成雙贏的局面。他以橡膠為例點出,雖然橡膠在市面上越來越不值錢,但我國可以透過科技扭轉局面,加工成手套,以讓大馬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手套出口國,現在全世界60%都產自大馬。他感到欣慰的是,我國有許多主攻原產品的商家已開始轉型,開始從事原產品加工,而他也希望我國能引入人工智能,運用於器材、水壩等維修工作。另一位主講人馬來西亞中國銀行行長王宏偉認為,馬來西亞是中國最佳的投資國家,因大馬在地理位置及人力資源有一定優勢,加上文化與中國有相似之處,而且政治狀況亦相對穩定。他說,大馬也是國際影響力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之一,不僅可助中國開拓穆斯林市場,也是中國進軍國際市場的最佳平台。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4日 18时44分 他說,我國已經設有和平集會法令,若要舉行集會,就應該要根據和平集會法進行。不過,他也認為人民還有很多種方式和方法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和發聲,應該要以更民主的方式表達不滿。「我們尊重凈選盟2.0舉辦凈選盟5集會,但我們不會鼓勵人民已這種方式來發表自己的看法。」他強調,過去有很多集會的以對抗、對立或造成騷擾的方式進行,但往往達不到所預設的目標,也失去了意義,反而會產生更多的問題。「國內還有很多方式可以發表對議題和課題的看法,但在集會上發表推翻首相、要首相下台的言論,是不民主的,應該要以更民主的方式進行。」「進行對抗性的集會是無法取得和平的成果的。」他今天在交通部主持國家物流工作小組會議后,對記者如是說。除了凈選盟5集會之外,紅衣人集會也在蠢蠢欲動。詢及是否也會要求停止進行紅衣人集會,廖中萊強調,以上言論涵蓋了所有人。「這不應是個課題,我們有和平集會法,無論是誰舉辦的(集會)都應該要遵守。」「不管是紅衣還是黃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尊重我們的法律、憲法和民主。」继续阅读,

避免巫統重奪政權 林吉祥:希聯考慮雪蘭莪閃電州選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19日 12时30分 (吉隆坡19日訊)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指出,希望聯盟考慮舉行雪蘭莪閃電州選,以避免政敵以選區重劃建議的方式,讓巫統重新贏得雪州政權。他直言,大馬選舉委員會的選區重劃建議已經將雪蘭莪的選區地圖弄糟和搞到支離破碎,而它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巫統重新在雪州執政。他說,國陣在2013年大選只能在雪蘭莪贏得12個巫統州議席,但它卻希望可以在經歷兩屆失敗的大選(2008年和2013年)後憑藉著明目張膽地違反「一人一票」民主原則,在雪蘭莪的國會選區和州選區的選區重劃,重奪雪蘭莪州政權。林吉祥今日發文告指出,雖然首相署副部長拿督拉查里已經否認選區重劃作業是偏頗及對巫統和國陣有利的,他宣稱這項指控是為了要玷污巫統的形象。其實他只需要看看雪州的選區重劃建議就夠了。他表示,拉查里和其他巫統領袖都知道這個真相,但他們卻演了一場戲,正如除了首相署部長拿督阿都拉曼達蘭之外的巫統領袖一般,都假裝不知道美國司法部在一馬發展公司的訴狀裡所提及的「馬來西亞一號官員」正是指向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他指出,唯有受到特別指示懷抱著讓巫統或國陣重奪雪州政權的唯一目的進行重劃雪州選區的人,才會如此把雪州選區地圖弄糟和搞到支離破碎,產生出完全不合理的州議席,並違背憲法所授權的要確保每個選區重劃作業拉近選民的比例差異到接近「一人一票同等」的原則。他說,現在的第5次選區重劃創下了歷史,導致選區裡的選民比例差異比從前來得更巨大,這明顯不是憲法的本意。「本次的選區重劃作業明顯存在著多重目的,全部都違反了憲法里的『一人一票同等』原則的精神和字義,這些目的包括,讓巫統重新在雪州執政、讓巫統重奪國會2/3多數優勢。」他認為,國陣的做法將在來屆第14屆大選剷除一些各別人士,特別是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前民聯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尼薩以及人民公正黨副主席努魯依莎。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30日 22时21分 • 謝宏寧 (適耕莊30日訊)困擾適耕莊海口漁村180戶居民多年的地契問題,有望在最遲2年內解決!土地地契到期,甚至沒有地契,是許多新村長期面對的問題,在適耕莊也不例外。其中海口漁村180戶居民因身處馬來保留地,多年來更是處于申請地契失敗,擔心被逼遷的焦慮不安心態。大港國會選區旗下,華人占約30%,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適耕莊州選區旗下;而華人向來最關注的自身問題,除了教育課題以外,就是華人新村或漁村所面對的問題。雪州政府近年來致力協助漁村及華人新村解決地契問題,相信有關成果料成為成績冊,吸引華人選票支持他們。尤其是在適耕莊,成績是有目共睹的,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多方奔走下,在2012年成功說服州行政議會通過「以地換地」的方式,保留馬來保留地,也不必趕走當地居民,如今也完成90%土地測量工作,預計最遲2年內發出地契給居民。黃瑞林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坦言,地契問題是華人新村最頭痛的課題,適耕莊A村(約160戶)、B村(超過400戶)與C村(約300戶)則大多擁有臨時地契,只是延長程序過慢,通常耗時3至5年,因此民聯政府接手后也加快審核程序,目前幾乎已經全部解決。「海口漁村第1至第5巷的180戶居民以前也只有臨時地契,但在前任大臣丹斯里卡立大力推動下,成功以政治力量說服官員解決技術問題,在2011年拿到正式地契,但是第6至12巷的另外180戶就更頭痛,因為他們沒有臨時地契,甚至處于馬來保留地。」黃瑞林也解釋,海口漁村第6至12巷自1940年代就屬于馬來保留地,因此爭取地契算是相當敏感的課題,但要住了數十年的居民搬走也不近人情,因此卡立當時也指示土地局官員和縣長,在附近另找一塊地作為交換。「結果我們在附近的雙溪登嘉成功找到一塊面積相同(77英畝)的州政府土地,在不減少馬來保留地的前提下,成功用以地換地的方式,更改土地用途,為發出地契搬走了最大的絆腳石。」「坦白說,2012年在行政議會討論時,的確經過一番激烈的辯論,因為大部分官員不支持這項做法,幸好一眾行政議員堅持,最終拍板通過,目前土地測量工作已完成90%,尚欠部分重疊土地需要協商。」他補充,土地測量工作完成后將擬成一個總地契的最終報告,交給行政議會通過后,就能分割成小地契給住戶,預計最遲2年內可以完成,只待繁瑣的手續完成。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5月4日 16时40分 (吉隆坡4日訊)香港多個屬於個人銀行戶頭,被指與一馬發展公司(1MDB)有關,而遭到凍結調查。據《彭博社》引述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消息報導,香港凍結有關戶頭行動,是跟進國際機構的調查,以及新加坡今年2月凍結與一馬發展公司案件有關的銀行戶口。報導指出,香港戶頭凍結行動可能是來自香港執法單位或銀行的知識,不過,香港廉政公署和警方表示,他們不對外回應任何個人案件。《金融時報》去年9月報導,香港警方曾依據前巫統峇都加灣區部副主席拿督斯裡凱魯丁的報案,開檔調查首相拿督斯裡納吉疑似存放在瑞士信貸香港分行的2億5000萬令吉存款(約11億令吉)。不過,大馬政府發言人當時針對相關指控作出否認,並將之形容為「毫無根據及充滿政治議程的謊言」。一馬發展公司4月26日宣布價值高達17億5000萬美元(約69億8500萬令吉)債券違約,導致大馬股匯當天齊齊應聲下跌。該公司同時遭到瑞士、美國和新加坡等外國機構調查。新加坡執法單位今年2月針對一馬發展公司展開涉及洗黑錢等犯罪行為的調查行動,查封大量銀行賬戶,並提控一名瑞意銀行前職員執法理由是不容許非法資金利用新加坡金融體系,作為資金避風港或流動管道。《路透社》今年4月1日報導,美國司法部官員之前曾赴往我國首都吉隆坡,以會晤與有關事件相關人士,瑞士總檢察長邁克爾勞貝爾則在今年1月29日公佈調查一馬公司是否牴觸瑞士法律。另外,國家銀行在4月28日宣佈,由於一馬發展公司在沒有按照指令撤回資金,也未能提供相關文件及證據,以證明該公司確實無法將該資金撤回大馬,而向該公司發出行政罰單,指示該公司必須在5月30日以前繳付罰款。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於4月7日公佈一馬發展公司的調查報告,指該公司牽涉不尋常轉賬,包括曾在2009年,在未經董事局同意下,將7億美元(約27.9億令吉)轉到年輕富豪劉特佐所持有的Good Star有限公司戶頭。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9月3日 17时59分 (吉隆坡3日訊)國際貿易及工業部第二部長拿督斯里黃家泉稱,科技與市場不能切割,若我國還是將出口重心放在原產品出口,將很快被市場淘汰。他坦承,許多原產品本身價格越來越低,市場也越來越少,唯有透過結合科技加工,才能提升原產品的價值,開拓個更多市場。「我國科技面對很大挑戰,不僅本地市場不大,現有的技術無法媲美德國及美國等大國。」黃家泉也是馬華總秘書,他今日在馬中工商界對話會的「金融、貿易與投資論壇」發表演講時稱,大馬要追上大國的唯一方式,就是與大國配合,只要我國能與中國結合,必能走出窘境。「馬來西亞本地市場不大,但是我們可以透過『一帶一路』與中國結合,擴大市場,甚至合作研發不同的科技。」他說,我國在地理位置佔有優勢,是中國進入國際市場的跳板。唯有各取各長,才能達成雙贏的局面。他以橡膠為例點出,雖然橡膠在市面上越來越不值錢,但我國可以透過科技扭轉局面,加工成手套,以讓大馬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手套出口國,現在全世界60%都產自大馬。他感到欣慰的是,我國有許多主攻原產品的商家已開始轉型,開始從事原產品加工,而他也希望我國能引入人工智能,運用於器材、水壩等維修工作。另一位主講人馬來西亞中國銀行行長王宏偉認為,馬來西亞是中國最佳的投資國家,因大馬在地理位置及人力資源有一定優勢,加上文化與中國有相似之處,而且政治狀況亦相對穩定。他說,大馬也是國際影響力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之一,不僅可助中國開拓穆斯林市場,也是中國進軍國際市場的最佳平台。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4日 18时44分 他說,我國已經設有和平集會法令,若要舉行集會,就應該要根據和平集會法進行。不過,他也認為人民還有很多種方式和方法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和發聲,應該要以更民主的方式表達不滿。「我們尊重凈選盟2.0舉辦凈選盟5集會,但我們不會鼓勵人民已這種方式來發表自己的看法。」他強調,過去有很多集會的以對抗、對立或造成騷擾的方式進行,但往往達不到所預設的目標,也失去了意義,反而會產生更多的問題。「國內還有很多方式可以發表對議題和課題的看法,但在集會上發表推翻首相、要首相下台的言論,是不民主的,應該要以更民主的方式進行。」「進行對抗性的集會是無法取得和平的成果的。」他今天在交通部主持國家物流工作小組會議后,對記者如是說。除了凈選盟5集會之外,紅衣人集會也在蠢蠢欲動。詢及是否也會要求停止進行紅衣人集會,廖中萊強調,以上言論涵蓋了所有人。「這不應是個課題,我們有和平集會法,無論是誰舉辦的(集會)都應該要遵守。」「不管是紅衣還是黃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尊重我們的法律、憲法和民主。」继续阅读,

分类:媒体

时间:2016-09-02 02: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