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納茲里:與敦馬辯論必進行

  • 分类:财经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3月20日 18时11分 (吉隆坡20日訊 ) 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裡納茲里表示,與前首相敦馬哈迪的辯論必定進行。「一定會進行的,誰說不進行了。同個時間和地點,我們到時見。」他指出,本身在上週四與副首相會面談及此事,後者已經放行,而內政部副部長拿督諾嘉茲蘭也已經做出回應,即內政部批準這場公開辯論的舉行,因為這場辯論不構成問題。納茲里今日在國會走廊被詢及國營電視台(RTM)不會為這場辯論進行直播一事時提到,這場辯論雙方都是以個人的身份參與,因此不可能使用政黨的資源。他說,如果敦馬是反對黨領袖,而自己又是政府領袖的話,那將是一場反對黨對政府的辯論,那電視台進行直播,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我並不代表(政府官員),這只是一場個人對個人的辯論,同時大家都說我不是代表巫統的,我僅代表自己和硝山國會議員。他(敦馬)也不是反對黨領袖,所以沒有(電視台)直播的需要。」他提到,這是一場「你問我答」的辯論,因此當中沒有輸贏的區分。詢及是否有邀請任何巫統黨員出席?納茲里表示不需要邀請任何人。「我要求其他人不來也沒關係,沒有也好,反正我不是對巫統或反對黨的人說話。」另外,有記者要求納茲里回應政府將提呈355法案的看法,納茲里笑說:「如果我是國陣主席的話,我會回答你,但我不是主席,我只是一個黨員而已,我的位子非常低。」至於吉蘭丹報告H5N1禽流感是否會影響中國來馬的旅遊?他說,這不會產生任何的影響,雖然中國禁止了我國燕窩入口中國,但中國遊客仍會來馬旅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0月14日 20时58分 (吉隆坡14日訊)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宣布,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將成為第15任國家元首,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則成為副國家元首,5年任期將於今年12月13日正式生效。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從12日起一連召開3天會議,並在今天的特別會議選出下一任國家元首。今日的第243次馬來統治者理事會特別會議由玻璃市拉惹端姑賽希拉祖丁主持,會議持續約1小時。國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副國家元首莫哈末五世、森美蘭州嚴端東姑慕克力茲、登嘉樓蘇丹端姑米占再納阿比丁、彭亨蘇丹阿末沙、柔佛蘇丹依布拉欣、雪蘭莪州蘇丹沙拉夫丁、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均出席會議。大約下午2時40分,馬來統治者理事會特別會議宣布,選出第15任國家元首及副元首,國家元首為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副國家元首則為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按照國家元首輪流擔任的原則,將由莫哈末五世出任第15任國家元首,今次結果也可說是毫無意外。根據遴選程序,一名馬來統治者被推選為國家元首之前,至少需獲得另外5州統治者的支持,然後由馬來統治者理事會通過秘密投票決定。另外,根據以往慣例,掌璽大臣會先詢問接任順位第一的蘇丹,是否準備好接任。接著,9名馬來統治者會進行秘密投票,如果該名蘇丹獲得至少5票,就會正式成為下任國家元首。副國家元首也是按照同樣的程序選出,當國家元首不在國內,或是因為年邁無法履行職務時,副國家元首就會代掌職務。現任國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是第14任元首,任期從2011年12月13日開始,將在今年12月12日屆滿。值得一提的是,現年88歲的端姑阿都哈林是唯一擔任過2任國家元首的蘇丹,他也是吉打州蘇丹。另一方面,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給予吉蘭丹蘇丹祝賀。「我僅代表大馬政府和人民,祝賀吉蘭丹州蘇丹莫哈末五世在 馬來統治者理事會會議上獲選為第15任國家元首。」「我、內閣以及政府成員相信,在蘇丹莫哈末五世的領導下,大馬將會繼續的繁榮和進步。」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28日 20时08分 「我是個光頭、也是個胖子,簡單來說,我是個光頭的胖子。」這是他對自己的形容,也是他的標誌。現年50歲的哈利夫依斯幹達,逗趣的表情、風趣措辭,開啟了我國棟篤笑的平台。在脫口秀舞台遊走了26年的他,今年12月10日在美國「笑匠工廠」(Laugh factory)主辦的國際脫口秀比賽時奪冠,更因此被譽為「全球最有趣的人」。他卻認為,這樣的稱呼言之過甚。「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趣的人。我在中學的時候,我的同學都認為我很幽默,但當時我認為我就像是小丑一樣。」在吉隆坡聖約翰中學畢業的他,成績非常差。死板的考試機就像是他的天敵。他透露,自己的大馬教育文憑(SPM)考試,只有兩科甲等,即數學和英語。英語是他的慣用語言,難不倒他;至於數學,若當時不是因為遇到一名優秀的補習老師,他的數學說不定也是紅字。他從未想自己會因口才幽默站上舞台,一切都是偶然。「我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孩子,不喜歡考試,也不認為考不好就是世界末日,下午放學後,就在外頭溜達至晚上才回家,怎麼會覺得自己有什麼天賦?」因為擔心孩子的前程,父母為他準備了一筆升學基金,但這一切對唸書完全不敢興趣的他而言就像是噩夢。「他們要把我送出國,我完全不知道。我送往珀斯留學的前兩天,父母才告知我這件事。」當年他還是個年輕的小伙子,獨自在國外的他,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前景對他而言,完全是未知數,曾經的他差點就成了一名記者。「我用了一年的來摸索自己要什麼,我一開始是主修新聞系,輔修大眾傳播。但是我發現自己自己更適合大眾傳播,就轉為主修大眾傳播,就這樣,始終沒有離開媒體界。」畢業後的他分別向10多家公司投履歷表,最終獲得了李奧貝納廣告公司的回复。「我當時非常高興,有機會幫麥當勞、登喜路、飄柔等名牌,真的很開心。」他也以為廣告就是他這輩子的行業,直到1990年12月31日。「當時我有個朋友在梳邦酒店擔任公關,新年前夕,他邀我上台表演脫口秀。」他第一時間拒絕對方的請求。「我說我不會說笑,他就告訴我我平時跟他說的5個笑話。我就這樣被推上台,那是我的處女作,5個小故事、說了12分鐘。那時候也沒有什麼壓力,就像跟朋友說話一樣,可能是因為場面不大,沒有緊張的感覺。」當時優秀的表現,被同在台下觀賞演出的老闆相中,後來就陸續接獲脫口秀的邀約。「當時脫口秀是我的副業,每30分鐘的表演就有100令吉至200令吉,這樣就能賺錢,對我來說非常難得。若不是那個晚上,我可能現在還在廣告業打轉。」從幕後到台前到國際舞台,這26年載的輾轉,他形容事業的前5年為「風平浪靜」。但平靜對表演者而言,卻是一種恐慌。1990年展開脫口秀生涯,當時這種表演形式在國外已相當普及,但大馬還未成氣候,他就像在荒野另闢新徑,格外困難。「那時候,你扭開電視,只有魔術表演、歌唱比賽、相聲,從來沒有一個人的獨白。但是我在求學期間,就看過這樣的表演形式。我打算帶進來。」「我表演的時候,80%到90%的觀眾,都沒有看過這樣的形式。這是非常冒險的,就像外國人吃榴蓮,可能本地人覺得好吃,外國人覺得噁心。」幸運地,由他一手栽培的榴蓮卻在南洋開花結果,贏得青睞。「當時我只要有朋友出國,我就會叫他們帶一些國外的脫口秀卡帶、光碟等,學習他們的說話方式,他們的表演形式。我只是很好的模仿者,不是表演者。我一直找不到自己的風格。」他指出,曾被合作兩年的上司,騙走了他第一桶金(9萬令吉),這是他當時所有的儲蓄。「我跟很多表演者一樣,經歷過銀行只有40令吉的時候。」他說,也許是這挫折,才能有一個突破口,更懂得站在別人的角度看世界。「發生了的事,你不能,也沒有權利選擇後悔。只能學習吧,才能爬到更高。」這5年到8年的時間,他一直尋找自己的聲音,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把自己關在房裡。這是他人生對低潮的時候;也許僅是變成花蝴蝶之前的接蛹階段。走過那段過渡期,他透過自學重新回到舞台。這時的他,少了些銳氣,多了份踏實。「我的成功是賺來的,我很清楚知道,表演是很現實的,如果你一兩次表現不好,他們就不會再用你。」「你也不能對鏡子練習,講笑話和唱歌不一樣,觀眾不會在那裡呆到你的表演結束,如果30分鐘內觀眾不笑,你就完了。」他說,成功唯一的捷徑,就是不斷失敗,而每一個小型的表演,都是練習的機會。「我說了5個笑話,如果觀眾聽到第4個笑話就不笑了,我就會記載腦中,下次不要再給他們同樣的梗了。」他也許不是一個快樂的人,但他是個懂得和自己情緒相處的人,「你不能去否認這個世界的殘酷。現實,但是你可以選擇用更好的態度面對。」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24日 18时56分 (吉隆坡24日訊)由於離校生比過往少,因此在初一新生持續減少下,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依然增加,2017年的全國獨中學生總人數為8萬5304人。相較董總在2016年6月所完成全國華文獨中書面問卷調查統計所得的學生總人數8萬4604人,今年初的全國獨中總人數增加約700人,增幅0.82%,這亦是從2003年起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連續15年成長。報告也點出,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在2003年僅有5萬2850人,而2017年則達到8萬5304人,總共增加3萬2454人,這顯示15年來成長幅度達61.41%。「今年也是1973年華文獨中復興運動以來,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最高的一年,而且已經連續15年保持增長。」在學生總人數方面,全國總有34所華文獨中的人數增加,另外26所的華文獨中人數減少;而在初一新生人數方面,則有24所華文獨中人數增加,35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1所保持不變。相較於2016年,2017年有34所華文獨中的學生人數有所增加,占全國華文獨中的56.67%,而有26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從2016年的25所增至26所),占全國華文獨中的43.33%。在初一新生人數方面,與2016年比較,有24所華文獨中人數有增加,占全國華文獨中的40%,35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從2016年的34所增至35所),占58.33%,1所華文獨中則保持不變,占1.67%。董總資料與檔案局是在今年1月16至17日向全國60華文獨中電話口頭詢問2項數據,即學校初一新生人數及全體學生人數的數據,經整理統計後,得到這些初步統計數據。報告也指出,從2013年至2016年,全校總學生人數少於300人的華文獨中連續4年保持在15所,而2017年則從15所減至14所,約占全國華文獨中的四分之一。此外,在2015年至2016年,學生人數超過2000人的華文獨中保持在14所,2017年則從14所增至15所,占全國華文獨中的1/4。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1月29日 20时56分 (吉隆坡29日訊 )首相拿督斯裡納吉今日以嶄新科技,與6名巫統前主席一起為全新樓高70層的巫統大廈總部主持動推介和動土禮;這棟全新的大廈是「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KL PWTC)翻新計劃的一部分。這6名前主席分別是,已故的巫統第一任主席兼創黨人拿督翁嘉化、國父東姑阿都拉曼、敦拉薩、敦胡先翁,以及仍在世的敦馬哈迪和敦阿都拉。納吉配合今日召開,為期5天的2016年巫統代表大會期間,與一眾現任領導層共同推介這項發展項目。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巫統創黨70週年,新總部大廈標誌著巫統將迎來新願景。主辦當局在推介禮上,通過先進的3D投影技術,讓納吉能與6名前巫統主席一同進行推介,這也象徵著巫統領導層注重傳承。期間,納吉也率領現場出席者高喊3聲「巫統萬歲」。此外,活動也利用3D投影技術,向出席者展示「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的未來概念圖。「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耗時4年時間,這將讓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轉型成具時代感和現代化的建築,成為吉隆坡另一個地標性的標誌。這項計劃下,包括興建一棟70層的辦公和酒店樓、一個新的世界級敦拉薩禮堂和會展中心,可容納5000人的清真寺、以及翻新默迪卡禮堂和身為巫統總部的拿督翁大廈。70層的辦公室和酒店大樓,將會興建在現有的布特拉車站和停車場的地段,佔地120萬平方英呎,當中也設有空中餐廳,可環視吉隆坡的景色。這棟70層高的大樓代表的正視已經走過70週年的巫統,因此該大樓也會成為新的巫統總部。納吉致詞時宣佈,70層高的新巫統大廈將在2017年5月11日正式開始動工,屆時也是巫統的70週年慶。這項工程是有馬資源(MRCB)負責進行。继续阅读,

納茲里:與敦馬辯論必進行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3月20日 18时11分 (吉隆坡20日訊 ) 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裡納茲里表示,與前首相敦馬哈迪的辯論必定進行。「一定會進行的,誰說不進行了。同個時間和地點,我們到時見。」他指出,本身在上週四與副首相會面談及此事,後者已經放行,而內政部副部長拿督諾嘉茲蘭也已經做出回應,即內政部批準這場公開辯論的舉行,因為這場辯論不構成問題。納茲里今日在國會走廊被詢及國營電視台(RTM)不會為這場辯論進行直播一事時提到,這場辯論雙方都是以個人的身份參與,因此不可能使用政黨的資源。他說,如果敦馬是反對黨領袖,而自己又是政府領袖的話,那將是一場反對黨對政府的辯論,那電視台進行直播,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我並不代表(政府官員),這只是一場個人對個人的辯論,同時大家都說我不是代表巫統的,我僅代表自己和硝山國會議員。他(敦馬)也不是反對黨領袖,所以沒有(電視台)直播的需要。」他提到,這是一場「你問我答」的辯論,因此當中沒有輸贏的區分。詢及是否有邀請任何巫統黨員出席?納茲里表示不需要邀請任何人。「我要求其他人不來也沒關係,沒有也好,反正我不是對巫統或反對黨的人說話。」另外,有記者要求納茲里回應政府將提呈355法案的看法,納茲里笑說:「如果我是國陣主席的話,我會回答你,但我不是主席,我只是一個黨員而已,我的位子非常低。」至於吉蘭丹報告H5N1禽流感是否會影響中國來馬的旅遊?他說,這不會產生任何的影響,雖然中國禁止了我國燕窩入口中國,但中國遊客仍會來馬旅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0月14日 20时58分 (吉隆坡14日訊)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宣布,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將成為第15任國家元首,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則成為副國家元首,5年任期將於今年12月13日正式生效。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從12日起一連召開3天會議,並在今天的特別會議選出下一任國家元首。今日的第243次馬來統治者理事會特別會議由玻璃市拉惹端姑賽希拉祖丁主持,會議持續約1小時。國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副國家元首莫哈末五世、森美蘭州嚴端東姑慕克力茲、登嘉樓蘇丹端姑米占再納阿比丁、彭亨蘇丹阿末沙、柔佛蘇丹依布拉欣、雪蘭莪州蘇丹沙拉夫丁、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均出席會議。大約下午2時40分,馬來統治者理事會特別會議宣布,選出第15任國家元首及副元首,國家元首為吉蘭丹蘇丹莫哈末五世,副國家元首則為霹靂州蘇丹納茲林沙。按照國家元首輪流擔任的原則,將由莫哈末五世出任第15任國家元首,今次結果也可說是毫無意外。根據遴選程序,一名馬來統治者被推選為國家元首之前,至少需獲得另外5州統治者的支持,然後由馬來統治者理事會通過秘密投票決定。另外,根據以往慣例,掌璽大臣會先詢問接任順位第一的蘇丹,是否準備好接任。接著,9名馬來統治者會進行秘密投票,如果該名蘇丹獲得至少5票,就會正式成為下任國家元首。副國家元首也是按照同樣的程序選出,當國家元首不在國內,或是因為年邁無法履行職務時,副國家元首就會代掌職務。現任國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是第14任元首,任期從2011年12月13日開始,將在今年12月12日屆滿。值得一提的是,現年88歲的端姑阿都哈林是唯一擔任過2任國家元首的蘇丹,他也是吉打州蘇丹。另一方面,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給予吉蘭丹蘇丹祝賀。「我僅代表大馬政府和人民,祝賀吉蘭丹州蘇丹莫哈末五世在 馬來統治者理事會會議上獲選為第15任國家元首。」「我、內閣以及政府成員相信,在蘇丹莫哈末五世的領導下,大馬將會繼續的繁榮和進步。」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28日 20时08分 「我是個光頭、也是個胖子,簡單來說,我是個光頭的胖子。」這是他對自己的形容,也是他的標誌。現年50歲的哈利夫依斯幹達,逗趣的表情、風趣措辭,開啟了我國棟篤笑的平台。在脫口秀舞台遊走了26年的他,今年12月10日在美國「笑匠工廠」(Laugh factory)主辦的國際脫口秀比賽時奪冠,更因此被譽為「全球最有趣的人」。他卻認為,這樣的稱呼言之過甚。「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趣的人。我在中學的時候,我的同學都認為我很幽默,但當時我認為我就像是小丑一樣。」在吉隆坡聖約翰中學畢業的他,成績非常差。死板的考試機就像是他的天敵。他透露,自己的大馬教育文憑(SPM)考試,只有兩科甲等,即數學和英語。英語是他的慣用語言,難不倒他;至於數學,若當時不是因為遇到一名優秀的補習老師,他的數學說不定也是紅字。他從未想自己會因口才幽默站上舞台,一切都是偶然。「我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孩子,不喜歡考試,也不認為考不好就是世界末日,下午放學後,就在外頭溜達至晚上才回家,怎麼會覺得自己有什麼天賦?」因為擔心孩子的前程,父母為他準備了一筆升學基金,但這一切對唸書完全不敢興趣的他而言就像是噩夢。「他們要把我送出國,我完全不知道。我送往珀斯留學的前兩天,父母才告知我這件事。」當年他還是個年輕的小伙子,獨自在國外的他,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前景對他而言,完全是未知數,曾經的他差點就成了一名記者。「我用了一年的來摸索自己要什麼,我一開始是主修新聞系,輔修大眾傳播。但是我發現自己自己更適合大眾傳播,就轉為主修大眾傳播,就這樣,始終沒有離開媒體界。」畢業後的他分別向10多家公司投履歷表,最終獲得了李奧貝納廣告公司的回复。「我當時非常高興,有機會幫麥當勞、登喜路、飄柔等名牌,真的很開心。」他也以為廣告就是他這輩子的行業,直到1990年12月31日。「當時我有個朋友在梳邦酒店擔任公關,新年前夕,他邀我上台表演脫口秀。」他第一時間拒絕對方的請求。「我說我不會說笑,他就告訴我我平時跟他說的5個笑話。我就這樣被推上台,那是我的處女作,5個小故事、說了12分鐘。那時候也沒有什麼壓力,就像跟朋友說話一樣,可能是因為場面不大,沒有緊張的感覺。」當時優秀的表現,被同在台下觀賞演出的老闆相中,後來就陸續接獲脫口秀的邀約。「當時脫口秀是我的副業,每30分鐘的表演就有100令吉至200令吉,這樣就能賺錢,對我來說非常難得。若不是那個晚上,我可能現在還在廣告業打轉。」從幕後到台前到國際舞台,這26年載的輾轉,他形容事業的前5年為「風平浪靜」。但平靜對表演者而言,卻是一種恐慌。1990年展開脫口秀生涯,當時這種表演形式在國外已相當普及,但大馬還未成氣候,他就像在荒野另闢新徑,格外困難。「那時候,你扭開電視,只有魔術表演、歌唱比賽、相聲,從來沒有一個人的獨白。但是我在求學期間,就看過這樣的表演形式。我打算帶進來。」「我表演的時候,80%到90%的觀眾,都沒有看過這樣的形式。這是非常冒險的,就像外國人吃榴蓮,可能本地人覺得好吃,外國人覺得噁心。」幸運地,由他一手栽培的榴蓮卻在南洋開花結果,贏得青睞。「當時我只要有朋友出國,我就會叫他們帶一些國外的脫口秀卡帶、光碟等,學習他們的說話方式,他們的表演形式。我只是很好的模仿者,不是表演者。我一直找不到自己的風格。」他指出,曾被合作兩年的上司,騙走了他第一桶金(9萬令吉),這是他當時所有的儲蓄。「我跟很多表演者一樣,經歷過銀行只有40令吉的時候。」他說,也許是這挫折,才能有一個突破口,更懂得站在別人的角度看世界。「發生了的事,你不能,也沒有權利選擇後悔。只能學習吧,才能爬到更高。」這5年到8年的時間,他一直尋找自己的聲音,曾經把自己封閉起來,把自己關在房裡。這是他人生對低潮的時候;也許僅是變成花蝴蝶之前的接蛹階段。走過那段過渡期,他透過自學重新回到舞台。這時的他,少了些銳氣,多了份踏實。「我的成功是賺來的,我很清楚知道,表演是很現實的,如果你一兩次表現不好,他們就不會再用你。」「你也不能對鏡子練習,講笑話和唱歌不一樣,觀眾不會在那裡呆到你的表演結束,如果30分鐘內觀眾不笑,你就完了。」他說,成功唯一的捷徑,就是不斷失敗,而每一個小型的表演,都是練習的機會。「我說了5個笑話,如果觀眾聽到第4個笑話就不笑了,我就會記載腦中,下次不要再給他們同樣的梗了。」他也許不是一個快樂的人,但他是個懂得和自己情緒相處的人,「你不能去否認這個世界的殘酷。現實,但是你可以選擇用更好的態度面對。」  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24日 18时56分 (吉隆坡24日訊)由於離校生比過往少,因此在初一新生持續減少下,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依然增加,2017年的全國獨中學生總人數為8萬5304人。相較董總在2016年6月所完成全國華文獨中書面問卷調查統計所得的學生總人數8萬4604人,今年初的全國獨中總人數增加約700人,增幅0.82%,這亦是從2003年起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連續15年成長。報告也點出,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在2003年僅有5萬2850人,而2017年則達到8萬5304人,總共增加3萬2454人,這顯示15年來成長幅度達61.41%。「今年也是1973年華文獨中復興運動以來,全國華文獨中學生總人數最高的一年,而且已經連續15年保持增長。」在學生總人數方面,全國總有34所華文獨中的人數增加,另外26所的華文獨中人數減少;而在初一新生人數方面,則有24所華文獨中人數增加,35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1所保持不變。相較於2016年,2017年有34所華文獨中的學生人數有所增加,占全國華文獨中的56.67%,而有26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從2016年的25所增至26所),占全國華文獨中的43.33%。在初一新生人數方面,與2016年比較,有24所華文獨中人數有增加,占全國華文獨中的40%,35所華文獨中人數減少(從2016年的34所增至35所),占58.33%,1所華文獨中則保持不變,占1.67%。董總資料與檔案局是在今年1月16至17日向全國60華文獨中電話口頭詢問2項數據,即學校初一新生人數及全體學生人數的數據,經整理統計後,得到這些初步統計數據。報告也指出,從2013年至2016年,全校總學生人數少於300人的華文獨中連續4年保持在15所,而2017年則從15所減至14所,約占全國華文獨中的四分之一。此外,在2015年至2016年,學生人數超過2000人的華文獨中保持在14所,2017年則從14所增至15所,占全國華文獨中的1/4。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1月29日 20时56分 (吉隆坡29日訊 )首相拿督斯裡納吉今日以嶄新科技,與6名巫統前主席一起為全新樓高70層的巫統大廈總部主持動推介和動土禮;這棟全新的大廈是「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KL PWTC)翻新計劃的一部分。這6名前主席分別是,已故的巫統第一任主席兼創黨人拿督翁嘉化、國父東姑阿都拉曼、敦拉薩、敦胡先翁,以及仍在世的敦馬哈迪和敦阿都拉。納吉配合今日召開,為期5天的2016年巫統代表大會期間,與一眾現任領導層共同推介這項發展項目。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巫統創黨70週年,新總部大廈標誌著巫統將迎來新願景。主辦當局在推介禮上,通過先進的3D投影技術,讓納吉能與6名前巫統主席一同進行推介,這也象徵著巫統領導層注重傳承。期間,納吉也率領現場出席者高喊3聲「巫統萬歲」。此外,活動也利用3D投影技術,向出席者展示「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的未來概念圖。「吉隆坡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計劃」耗時4年時間,這將讓太子世界貿易中心轉型成具時代感和現代化的建築,成為吉隆坡另一個地標性的標誌。這項計劃下,包括興建一棟70層的辦公和酒店樓、一個新的世界級敦拉薩禮堂和會展中心,可容納5000人的清真寺、以及翻新默迪卡禮堂和身為巫統總部的拿督翁大廈。70層的辦公室和酒店大樓,將會興建在現有的布特拉車站和停車場的地段,佔地120萬平方英呎,當中也設有空中餐廳,可環視吉隆坡的景色。這棟70層高的大樓代表的正視已經走過70週年的巫統,因此該大樓也會成為新的巫統總部。納吉致詞時宣佈,70層高的新巫統大廈將在2017年5月11日正式開始動工,屆時也是巫統的70週年慶。這項工程是有馬資源(MRCB)負責進行。继续阅读,

分类:财经

时间:2016-02-13 04: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