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金礦公司獲準令上訴

  • 分类:财经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0月16日 21时49分 (布城16日訊)勞勿澳洲金礦私人有限公司起訴反山埃委員會副主席丘雪梨誹謗案,聯邦法院今日發出準令,批准金礦公司針對上訴庭的裁決提出上訴,但駁回該公司要求歸還3萬令吉押金的申請。以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裡勞勿斯為首的聯邦法院三司,在聆聽訴辯雙方的陳詞後,一致做出上述裁決。另兩名承審法官為西馬大法官丹斯裡阿末馬洛和聯邦法院法官拿督巴裡亞尤索夫。「我們一致認為,此案論點必須獲得進一步辯論,因此我們批准訴方所提出的4道法律問題。」金礦公司所提出的4道法律問題,包括:一、上訴庭的判詞指出,「隨著時代不同,任何人詮釋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必須符合當代社會的價值觀」,這是否為大馬法庭裁定一項誹謗案表面罪名成立的新標準?二、一名社運分子或個人履行社運分子的責任,並沒有誹謗金礦公司,大馬是否應該採用該標準?第三,若辯方不曾在提呈予法庭的答辯書中,明確否認本身曾發表誹謗性言論,是否足以成為抗辯理由?第四,若法庭認同第3道問題,那麼辯方提出的有理可據(justification)和公允評論(fair comment)論點,是否無法成立?上訴庭在去年10月21日,一致駁回金礦公司針對起訴丘雪梨誹謗案所提出的上訴,維持高庭在去年5月的原判,判處該公司敗訴,並逾令該公司支付丘雪梨2萬令吉的堂費。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17日 22时43分 (吉隆坡17日訊)大連市人民政府市長肖盛峰表示,大馬和大連的企業自1985年起發展經貿關係,而至2016年,大馬在大連設立的投資企業達到85家,貿易額累計超過90億美元,同時他也建議兩方可以從5方面著手,期許未來有更好的發展。大連地處東北亞的中心,它是中國北方一個重要的港口、工業、貿易、金融和旅遊城市。他說,第一方面,大連是快速發展的城市。「大連去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是1萬8000美元(7萬7200令吉),這10年來,大連的經濟平均每年達至8.5%的增數。」他表示,大連老百姓的經濟收入隨著10年來不斷的發展,城鄉居民的人均收入增長達到百分之10.5%,是一個充分就業的城市。肖盛峰今日在《大馬-大連 一帶一路經貿合作懇談會》時,向出席者如是指出。肖盛峰指出,這30多年來,大連現在累計批准的外銷投資企業達到1萬8000家,累計使用外資1000億美元(4290億令吉),現在投資比較多的主要是日本及香港。這近十年來,投資比較多的是美國和歐盟。歐盟投資的項目都是比較大的製造業項目。「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戰略,是順應經濟全球化,跟全球各國合作共鳴的一大方略。這方略得到各國沿線國家的積極響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8日 18时32分 (八丁燕帶8日訊)公正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茲敏阿里,對社團註冊局要求行動黨中委會重選一事,感到失望,并強調此決定具有明顯的政治干預力量,希望人民做出對國家最好的決定!「我感到很失望,因為社團註冊局用了太長的時間,做一個最簡單的決定,明顯證明此決定,有政治力量干預,尤其在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宣稱要和社團註冊局見面時,社團註冊局就『立刻』有決定。」身為雪州大臣的他認為,這是很不幸的結果,但希望聯盟都有心理準備,在下屆全國大選前會面對各種壓力,而人民也會看穿整個事態發展,為國家做出最好的決定。「希聯的立場一直沒有改變,我們要為國家進行體制大改革,包括民主與施政機制,并要求政府機構更加專業與獨立。」他今早出席雪州農業發展機構開齋節開放門戶,並為雪州水果谷進行開幕儀式時,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雪州財政司拿督諾丁,雪州行政議員再迪與達羅雅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1月2日 21时31分 (吉隆坡2日訊 )華裔牧師許景城失蹤案的主要查案官蘇巴日助理警監在人權委員會聽證會上抱怨,許景城家屬沒有給予警方合作,導致調查工作更困難。「家屬不要與我們合作,不願協助調查。」他說:「家屬拒絕回應與基督教相關的問題,比方說我問他們在許景城離家的那4天,究竟去了哪裡?家屬也不願意回應。」「他那次外出不是一天就能來回的,甚至帶著裝有衣服的行李,哪有可能朝夕相對的妻子與女兒都不知道他去哪里。」蘇巴里指出,家屬不但不願意配合,許景城的妻子劉秀玉甚至還到警局罵他。「她對我大喊道:為什麼你不要找我的丈夫?」在場的劉秀玉聽聞蘇巴里的投訴,不禁掩嘴笑了。蘇巴里繼說:「這對我們不公平,對我們來說也是一項挑戰。很多時候我們打開社交網站,很多不同的消息,我們不知道什麼才是真的,哪一些能夠幫助他們。」他強調,自己身為助理警監,也想將許景城找出,同時他也會因為自己處理的案件沒有了結而感到不甘心。蘇巴裡說,目前他需要的是家屬的配合,並透露更多與涉及讓穆斯林改教成為基督徒的信息。他稱,由於他們查詢許景城許多方面的資料,包括貸款、社交等,都沒有掌握到甚麼線索,因此有關宗教的資訊非常重要。另外,蘇巴里也表示,此前警方分別在關丹、江沙與哥打峇魯逮捕的4名嫌犯,已在14天扣留期滿後被釋放。他也稱,警方自從2011年開始共接獲78宗與許景城相關的投報,分別來自個人投報、非政府組織與雪州宗教局(JAIS)的投案。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3月30日 20时44分 (吉隆坡30日訊)  遭「阿布沙耶夫」綁架8個月的大馬人質莫哈末朱馬迪拉欣(24歲)心有餘悸地表示,是在睡夢中被菲律賓政府軍救出來。「從夢醒那一刻,我們還不知道周圍發生什麼事情,就已被救出。」他說,當時他們聽見槍聲,但又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戰。」提及在去年7月18日在斗湖被擄經歷,朱馬迪指出,他們是當天早上大約8時45分,在綁匪手持槍械威脅的情況下被迫乖乖就範,並交出手機。他指出,當天他們大約午間2時抵達一個未知位置的島嶼,並在傍晚時分再轉移至另一個島嶼。「他們(綁匪)非常恐怖,他們蒙著面,當中有些蓄留長髮。」這3名人質於上週日(26日)晚間11時30分,在保安部隊掩護下,成功在槍林彈雨中逃出生天,在被綁架逾8個月後重返家園。另一名獲救人質芬迪拔卡蘭(27歲)透露,在綁架期間,綁匪僅提供他們混了鹽的白飯,更指示他們每日為恐怖份子煮飯。「我們需要煮飯給他們,如果有剩下的菜餚我們才能吃上一口,不然就只能夠忍耐飢餓。我把混了鹽的白飯想像成肯德基炸雞,別無他想一口吞下。」同樣被綁架的莫哈末立祖安(33歲)則表示,他們只能夠忍耐並向上蒼祈禱,希望在綁架期間不會發生其他任何不幸的事情。芬迪拔卡蘭的家屬對于他平安歸來,高興不已,希望一切不幸事件能夠就此結束,否極泰來。在芬迪被綁架10天後,他的住家遭到火魔吞噬,一家大小被迫寄宿在親戚家中。提及這一段不幸的的經歷,芬迪的母親哈斯米婭(51歲)說,當時的苦楚非筆墨能形容。「每一晚,我都因為過於掛念被綁架兒子的安危,而無法入眠。我們的住家突然之間在一場大火中消失殆盡,被迫寄人籬下。然而,我很感恩我們如今一家團聚。」與此同時,里端依斯邁的妻子哈央蒂(31歲)指出,在丈夫不在身邊的8個月是一段傷心及痛苦的回憶。「在丈夫遭到綁架後,其中一名孩子發高燒,導致我需要同時照顧有殘疾的長女。」继续阅读,

金礦公司獲準令上訴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0月16日 21时49分 (布城16日訊)勞勿澳洲金礦私人有限公司起訴反山埃委員會副主席丘雪梨誹謗案,聯邦法院今日發出準令,批准金礦公司針對上訴庭的裁決提出上訴,但駁回該公司要求歸還3萬令吉押金的申請。以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裡勞勿斯為首的聯邦法院三司,在聆聽訴辯雙方的陳詞後,一致做出上述裁決。另兩名承審法官為西馬大法官丹斯裡阿末馬洛和聯邦法院法官拿督巴裡亞尤索夫。「我們一致認為,此案論點必須獲得進一步辯論,因此我們批准訴方所提出的4道法律問題。」金礦公司所提出的4道法律問題,包括:一、上訴庭的判詞指出,「隨著時代不同,任何人詮釋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必須符合當代社會的價值觀」,這是否為大馬法庭裁定一項誹謗案表面罪名成立的新標準?二、一名社運分子或個人履行社運分子的責任,並沒有誹謗金礦公司,大馬是否應該採用該標準?第三,若辯方不曾在提呈予法庭的答辯書中,明確否認本身曾發表誹謗性言論,是否足以成為抗辯理由?第四,若法庭認同第3道問題,那麼辯方提出的有理可據(justification)和公允評論(fair comment)論點,是否無法成立?上訴庭在去年10月21日,一致駁回金礦公司針對起訴丘雪梨誹謗案所提出的上訴,維持高庭在去年5月的原判,判處該公司敗訴,並逾令該公司支付丘雪梨2萬令吉的堂費。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17日 22时43分 (吉隆坡17日訊)大連市人民政府市長肖盛峰表示,大馬和大連的企業自1985年起發展經貿關係,而至2016年,大馬在大連設立的投資企業達到85家,貿易額累計超過90億美元,同時他也建議兩方可以從5方面著手,期許未來有更好的發展。大連地處東北亞的中心,它是中國北方一個重要的港口、工業、貿易、金融和旅遊城市。他說,第一方面,大連是快速發展的城市。「大連去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是1萬8000美元(7萬7200令吉),這10年來,大連的經濟平均每年達至8.5%的增數。」他表示,大連老百姓的經濟收入隨著10年來不斷的發展,城鄉居民的人均收入增長達到百分之10.5%,是一個充分就業的城市。肖盛峰今日在《大馬-大連 一帶一路經貿合作懇談會》時,向出席者如是指出。肖盛峰指出,這30多年來,大連現在累計批准的外銷投資企業達到1萬8000家,累計使用外資1000億美元(4290億令吉),現在投資比較多的主要是日本及香港。這近十年來,投資比較多的是美國和歐盟。歐盟投資的項目都是比較大的製造業項目。「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戰略,是順應經濟全球化,跟全球各國合作共鳴的一大方略。這方略得到各國沿線國家的積極響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8日 18时32分 (八丁燕帶8日訊)公正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茲敏阿里,對社團註冊局要求行動黨中委會重選一事,感到失望,并強調此決定具有明顯的政治干預力量,希望人民做出對國家最好的決定!「我感到很失望,因為社團註冊局用了太長的時間,做一個最簡單的決定,明顯證明此決定,有政治力量干預,尤其在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宣稱要和社團註冊局見面時,社團註冊局就『立刻』有決定。」身為雪州大臣的他認為,這是很不幸的結果,但希望聯盟都有心理準備,在下屆全國大選前會面對各種壓力,而人民也會看穿整個事態發展,為國家做出最好的決定。「希聯的立場一直沒有改變,我們要為國家進行體制大改革,包括民主與施政機制,并要求政府機構更加專業與獨立。」他今早出席雪州農業發展機構開齋節開放門戶,並為雪州水果谷進行開幕儀式時,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雪州財政司拿督諾丁,雪州行政議員再迪與達羅雅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11月2日 21时31分 (吉隆坡2日訊 )華裔牧師許景城失蹤案的主要查案官蘇巴日助理警監在人權委員會聽證會上抱怨,許景城家屬沒有給予警方合作,導致調查工作更困難。「家屬不要與我們合作,不願協助調查。」他說:「家屬拒絕回應與基督教相關的問題,比方說我問他們在許景城離家的那4天,究竟去了哪裡?家屬也不願意回應。」「他那次外出不是一天就能來回的,甚至帶著裝有衣服的行李,哪有可能朝夕相對的妻子與女兒都不知道他去哪里。」蘇巴里指出,家屬不但不願意配合,許景城的妻子劉秀玉甚至還到警局罵他。「她對我大喊道:為什麼你不要找我的丈夫?」在場的劉秀玉聽聞蘇巴里的投訴,不禁掩嘴笑了。蘇巴里繼說:「這對我們不公平,對我們來說也是一項挑戰。很多時候我們打開社交網站,很多不同的消息,我們不知道什麼才是真的,哪一些能夠幫助他們。」他強調,自己身為助理警監,也想將許景城找出,同時他也會因為自己處理的案件沒有了結而感到不甘心。蘇巴裡說,目前他需要的是家屬的配合,並透露更多與涉及讓穆斯林改教成為基督徒的信息。他稱,由於他們查詢許景城許多方面的資料,包括貸款、社交等,都沒有掌握到甚麼線索,因此有關宗教的資訊非常重要。另外,蘇巴里也表示,此前警方分別在關丹、江沙與哥打峇魯逮捕的4名嫌犯,已在14天扣留期滿後被釋放。他也稱,警方自從2011年開始共接獲78宗與許景城相關的投報,分別來自個人投報、非政府組織與雪州宗教局(JAIS)的投案。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3月30日 20时44分 (吉隆坡30日訊)  遭「阿布沙耶夫」綁架8個月的大馬人質莫哈末朱馬迪拉欣(24歲)心有餘悸地表示,是在睡夢中被菲律賓政府軍救出來。「從夢醒那一刻,我們還不知道周圍發生什麼事情,就已被救出。」他說,當時他們聽見槍聲,但又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戰。」提及在去年7月18日在斗湖被擄經歷,朱馬迪指出,他們是當天早上大約8時45分,在綁匪手持槍械威脅的情況下被迫乖乖就範,並交出手機。他指出,當天他們大約午間2時抵達一個未知位置的島嶼,並在傍晚時分再轉移至另一個島嶼。「他們(綁匪)非常恐怖,他們蒙著面,當中有些蓄留長髮。」這3名人質於上週日(26日)晚間11時30分,在保安部隊掩護下,成功在槍林彈雨中逃出生天,在被綁架逾8個月後重返家園。另一名獲救人質芬迪拔卡蘭(27歲)透露,在綁架期間,綁匪僅提供他們混了鹽的白飯,更指示他們每日為恐怖份子煮飯。「我們需要煮飯給他們,如果有剩下的菜餚我們才能吃上一口,不然就只能夠忍耐飢餓。我把混了鹽的白飯想像成肯德基炸雞,別無他想一口吞下。」同樣被綁架的莫哈末立祖安(33歲)則表示,他們只能夠忍耐並向上蒼祈禱,希望在綁架期間不會發生其他任何不幸的事情。芬迪拔卡蘭的家屬對于他平安歸來,高興不已,希望一切不幸事件能夠就此結束,否極泰來。在芬迪被綁架10天後,他的住家遭到火魔吞噬,一家大小被迫寄宿在親戚家中。提及這一段不幸的的經歷,芬迪的母親哈斯米婭(51歲)說,當時的苦楚非筆墨能形容。「每一晚,我都因為過於掛念被綁架兒子的安危,而無法入眠。我們的住家突然之間在一場大火中消失殆盡,被迫寄人籬下。然而,我很感恩我們如今一家團聚。」與此同時,里端依斯邁的妻子哈央蒂(31歲)指出,在丈夫不在身邊的8個月是一段傷心及痛苦的回憶。「在丈夫遭到綁架後,其中一名孩子發高燒,導致我需要同時照顧有殘疾的長女。」继续阅读,

分类:财经

时间:2016-05-01 0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