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丹登水災緩和 逾萬人住疏散中心

  • 分类:财经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22日 21时41分 (瓜拉登嘉樓、哥打峇魯22日訊)東海岸2州水災昨晚加劇惡化,2地水災災民在今早已超過1萬5000人,并啟用148處水災疏散中心收容災黎;不過午后的情況已緩和,2州災黎人數減少了約500人,截至下午2時僅有1萬4571人仍住在水災疏散中心。截至今午1時,吉蘭丹的災黎人數由今早的1萬1748名(3255戶家庭),微降至1萬1654人(3300戶家庭);而登嘉樓的災黎人數則較今早的4136人(1191戶家庭),下降至2917人(854戶家庭)。在吉蘭丹,當地福利局發言人稱,目前週內8個地區共開設66個水災疏散中心。在哥打峇魯,1433戶家庭共5194人被安置在24個水災疏散中心、巴西富地(680戶家庭,共2512人)、巴西馬(642戶家庭共2027人)、道北(340戶家庭共1171人)。他說,其他3個地區的災黎人數分,分別為萬捷(141戶家庭共522人)、馬樟(37戶家庭共129人)、丹那美拉(16戶家庭共55人)及瓜拉吉賴(11戶家庭共44人)。另外,根據ebanjir.kelantan.gov.my數據顯示,蘭斗班讓的哥樂河水位在今午下降至10.06公尺,危險水平(dangerlevel)是超過9公尺。在登嘉樓,當地福利局發言人稱,午后州內4個地區的水災情況稍微緩和,共開設51個水災疏散中心,今午晴朗天氣后,關閉了32個水災疏散中心。在士兆縣,217戶家庭共836人,被安置在14間水災疏散中心、在龍運縣(10戶家庭共34人)、甘馬挽縣(26戶家庭共109人)及烏魯登嘉樓(431戶家庭共1203人)。根據publicinfobanjir.water.gov.my數據顯示,目前超過危險水平的河流數量,已從昨夜的7條河流減少至4條。另一方面,在彭亨州關丹的水災災黎人數共有39人,他們被安排入住雙溪加拉岸國中改設的臨時水災疏散中心。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23日 19时48分 (八打靈再也23日訊)  《1971年大學和大專法令》影響深遠,而前首相敦馬哈迪更被標記為該法令的始作俑者,儘管面對多年的謾罵,但敦馬仍是無悔當初修正大專法令的決定。敦馬於1974年擔任教長期間,修正了大專法令禁止大專生參政。這項法令沿用至今,無數的大專生深受其害。他表示,修正大專法令從來都不是為了自己,當初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學生的利益,尤其是馬來學生。他說:「我不覺得內疚,我的良心很清晰,我做我認為最適合國家的事;如果你不同意,這是你不同意的權利。」「對不起,我以種族角度來關心馬來學生,但相信我,馬來學生的表現並不如華人和印度學生。他們需要更專注于獲取知識,他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因此沒有時間來做其他的事情。」馬哈迪昨晚連同「逮捕一號官員集會」的召集人阿妮斯一同出席大專法令論壇時主持,自己未曾後悔修正大專法令的決定,皆因該法令是為了大專生能夠更專注在學業上。他指出,當初確實不讚同大專生參與示威活動,尤其是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學生不應該浪費人民的錢來做其他事情,他們應該尊重給予他們機會的人。他表示,如今大馬的醫生中有40%是馬來人,但在本身的時代就只有兩名馬來醫生;落實當初的政策後,才讓更多馬來人獲得學習的機會。不過,他指出,當一切可以表達心聲的管道無法使用時,剩下的只有上街示威的途徑了。「當初可以報警(要求對付違法者),但現在報警的人會被捉;現在國會下議院已經沒有用了,不能發揮作用,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說了一點東西就在官方機密法下被對付。如今集會是唯一的方式。」這場由學生組織挑戰者舉辦的講座會,昨晚在《當今大馬》辦公室舉辦,吸引了約70名學生和民眾出席;敦西蒂哈斯瑪也陪同出席當晚的講座。在問答環節中,多名出席的學生多次詢問敦馬時候會連同大專生一同廢除大專法令?但馬哈迪的回答都含糊其辭,不願正面的回應,只是不斷的重複,如果現在的政府繼續執政,廢除大專法令的事情就不會成真。「我要說我同意(廢除大專法令)是很簡單的事,但你呢?你可以做些什麼?你說了很多,但卻做不了什麼。我是個現實主義者,我只做我能做的,其他的我不做。」他也說,自己所做的並非只為了推到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而是要推到一切不對的事。但如果納吉仍在位,大專生所做的示威和吶喊,都只會讓納吉發笑而已。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14日 22时23分 (新山14日訊)民主行動黨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認為,我國在今年將迎來更多的考驗,當權者將進一步地對付異議分子,以轉移民眾對貪污問題的視線。他以當局控告檳州首席部長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貪污一事為例,認為林冠英的提控存在政治因素。「大家都知道一馬發展公司是國際醜聞,但卻是林冠英面對案件提控,當權者以為這樣能夠逼反對黨閉嘴,我也相信他們會使用煽動法令,對付反對黨及社運分子。」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國會議員,他今日在大學城巴剎向民眾派柑拜早年后,在記者會上,針對媒體提問針對林冠英指近期遭提控與煽動案調查一事,作出上述回應。另一方面,林吉祥指出,朝野領袖應發揚已故砂拉越前首長丹斯里阿迪南的精神,集中思考我國的宗教與種族課題,以恢復我國數十年前的和諧。「阿迪南認為國家乖離了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及國家原則,也不認同中央政府的所作所為,也因此得到人民的支持。」他希望內閣成員在內閣會議中表態,拒絕讓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通過,並成立國會遴選委員會,讓各政黨、社團及人民商討國內和諧事宜,包括《1965年伊斯蘭法庭法令(刑事權限)》。「除了上述的種族與宗教和諧課題外,阿迪南提倡的承認統考、提升英文掌握能力、恢復東馬主權的遺產也值得表揚。」此外,他透露,最近我國出現不少假新聞,如捏造其本人與敦馬哈迪在去年12月3日密談協議,及最近某網站指行動黨質疑阿迪南葬禮的費用等新聞,他否認該黨曾作出這樣的質疑。「相信隨著大選腳步越來越近,巫統會製造更多的假新聞,讓人民感到模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14日 18时05分 • 許良波 (吉隆坡14日訊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指出,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發展和不同步伐的變化,並認為東西方國家的民主體制從多方面的角度去看待和比較。他表示,如果從經濟和教育指標去看,或包括婦女勞動的參與率,很多亞洲國家已經超越西方國家。至于東西方國家的民主體制是否已經拉近,這很難去衡量,但早前以西歐國家和美國代表西方國家一枝獨秀的情況,以目前來看,不會維持太久的時間。他說:「今天如果你到中國的上海和杭州,公共服務和生活品質遠遠超過葡萄牙或希臘等國家。」朱雲漢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也舉例說,新加坡在世界銀行所公佈的很多指標,例如經濟發展和教育都走在很前端,但唯獨發言權和問責制的指標就比較低。「就台灣而言,發言權和問責制的指標都會比其他亞洲地區來得高,但在經濟和教育發展方面就稍微遜色了一些。」他強調,這就要看以什麼指標去衡量,其實亞洲很多國家包括中國、泰國甚至是馬來西亞,這30年來在不同的指標上都有顯著的進步。朱雲漢也是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他認為,整體來說,東西方國家民主體制的距離的確是在拉近。不過,他說,民主體制的發展是多元的,雖然說東西方國家的距離在拉近,但非西方國家未必就要走西方國家曾經走過的路。他說,印度在很多政治體制上看起來很像西方國家,但當你深入印度去了解的時候,印度是有很多非常自己的結構,不是用西方國家的模式所能套上去的。此外,他也認為,網絡社會與「大數據」時代的來臨,讓公眾、社區、政府與企業之間的關係與互動方式面臨根本性的改變;更有百年歷史的西方代議士民主與政黨政治模式將被逼轉型。他指出,網絡社會讓政府的運行模式的開放與透明,以及公共服務的提供方式,出現新的可能性。他說,過去30年全球化是美國主導,以新自由主義為指導思想,然而,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遭遇弱勢群體的強大抵制,中國反而正領導非西方世界改變全球化的路徑與遊戲規則。他認為,民主體制正在歷史十字路口徘徊,有可能倒退,也有可能突破。他說,突破的原因在於網絡社會帶來民主體制創新與變革的契機;民主體制也或會在30年代民主崩解歷史可能在局部範圍重演而倒退。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認為,民主鞏固這樣的一個觀念,主要是針對一個國家的民主體制能不能延續或是否能穩定下來,或講得更保守一點,是它能不能存活。他針對第三波民主化自1974年在葡萄牙開始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陸續出現,這些民主國家實行民主政治並非一帆風順時表示,很多新興民主國家其實還很脆弱,而在民主轉型後,10年或20年的時間里,就會出現民主體制的逐漸分解。他指出,民主它一時之間也「死不了」,但會卡在一個地方,像這種民主是很脆弱的,不能受到人民去擁護。他說:「當它面對到很多經濟社會難題的時候,它還是會很脆弱,沒有展現出作為政治體系的優越性在哪裡。」他指出,它們會面臨各式各樣的挑戰,包括族群對立、轉型正義問題、建立長治久安的憲政體系、加強經濟發展,甚至因應外來武力威脅等。他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指出,從事民主推廣的機構,在90年代時把重點都放在民主鞏固,即民主種子是發芽了,但是否能存活下來。他認為,進入21世紀開始,新興民主國家得到很多不同的評價,且都過度關注民主能不能存活。「不是說這問題不重要,但這問題在某些時候也許不是那麼迫切,如果沒有面對很明顯的深層危機或劇烈變化。如果太關注這個問題,就會忽略掉新興民主。」他說,對新興民主的問題,最關切的不是民主能不能存活,而是這體制是否能逐漸掌握其優越性,體現民眾當初對民主的期望。當然,他也認為,新興民主需要經過一段長時間去經營,能夠展現出比較高品質的公共治理,成效不會立竿見影。他說,民主的一個很重要觀念,是問責,讓公民的需求得到重視,進而轉換為政府的政策,給公民一個自由權和法制的保障。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0月31日 20时07分 • 覃心靖、許良波、羅奕瑩 (吉隆坡31日訊)民主行動黨金寶國會議員許崇信揭露,2017年財政預算案針對每位病人醫藥開銷的撥款,已從2016年的每個月每人22令吉23仙減少至2017年的16令吉83仙,共減少了24.27%。他今日在國會下議院召開記者會時指出,雖然2017年財政預算案針對衛生部的撥款已經增加,即從2016年的230億3100萬增加至248億令吉;但針對病人的醫藥開銷撥款卻大幅度減少。他說,2017年財政預算案顯示,政府醫院的病人也從2016年的7179萬人次增加至2017年的7681萬人,增幅達到6.99%。他說,針對醫院的服務及供應的撥款減少,絕對是醫生、護士及病人的惡夢,撥款額也從2016年的15億9560萬1600令吉減少至2017年的12億9276萬1700令吉,少了18.98%。他指出,16令吉83仙或許還不足夠應付一天3餐的費用,更何況一個月只有16令吉83仙(或每天56仙)的醫藥費,還要用來對抗例如糖尿病或高血壓等病症。继续阅读,

丹登水災緩和 逾萬人住疏散中心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22日 21时41分 (瓜拉登嘉樓、哥打峇魯22日訊)東海岸2州水災昨晚加劇惡化,2地水災災民在今早已超過1萬5000人,并啟用148處水災疏散中心收容災黎;不過午后的情況已緩和,2州災黎人數減少了約500人,截至下午2時僅有1萬4571人仍住在水災疏散中心。截至今午1時,吉蘭丹的災黎人數由今早的1萬1748名(3255戶家庭),微降至1萬1654人(3300戶家庭);而登嘉樓的災黎人數則較今早的4136人(1191戶家庭),下降至2917人(854戶家庭)。在吉蘭丹,當地福利局發言人稱,目前週內8個地區共開設66個水災疏散中心。在哥打峇魯,1433戶家庭共5194人被安置在24個水災疏散中心、巴西富地(680戶家庭,共2512人)、巴西馬(642戶家庭共2027人)、道北(340戶家庭共1171人)。他說,其他3個地區的災黎人數分,分別為萬捷(141戶家庭共522人)、馬樟(37戶家庭共129人)、丹那美拉(16戶家庭共55人)及瓜拉吉賴(11戶家庭共44人)。另外,根據ebanjir.kelantan.gov.my數據顯示,蘭斗班讓的哥樂河水位在今午下降至10.06公尺,危險水平(dangerlevel)是超過9公尺。在登嘉樓,當地福利局發言人稱,午后州內4個地區的水災情況稍微緩和,共開設51個水災疏散中心,今午晴朗天氣后,關閉了32個水災疏散中心。在士兆縣,217戶家庭共836人,被安置在14間水災疏散中心、在龍運縣(10戶家庭共34人)、甘馬挽縣(26戶家庭共109人)及烏魯登嘉樓(431戶家庭共1203人)。根據publicinfobanjir.water.gov.my數據顯示,目前超過危險水平的河流數量,已從昨夜的7條河流減少至4條。另一方面,在彭亨州關丹的水災災黎人數共有39人,他們被安排入住雙溪加拉岸國中改設的臨時水災疏散中心。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23日 19时48分 (八打靈再也23日訊)  《1971年大學和大專法令》影響深遠,而前首相敦馬哈迪更被標記為該法令的始作俑者,儘管面對多年的謾罵,但敦馬仍是無悔當初修正大專法令的決定。敦馬於1974年擔任教長期間,修正了大專法令禁止大專生參政。這項法令沿用至今,無數的大專生深受其害。他表示,修正大專法令從來都不是為了自己,當初這麼做的原因是為了學生的利益,尤其是馬來學生。他說:「我不覺得內疚,我的良心很清晰,我做我認為最適合國家的事;如果你不同意,這是你不同意的權利。」「對不起,我以種族角度來關心馬來學生,但相信我,馬來學生的表現並不如華人和印度學生。他們需要更專注于獲取知識,他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因此沒有時間來做其他的事情。」馬哈迪昨晚連同「逮捕一號官員集會」的召集人阿妮斯一同出席大專法令論壇時主持,自己未曾後悔修正大專法令的決定,皆因該法令是為了大專生能夠更專注在學業上。他指出,當初確實不讚同大專生參與示威活動,尤其是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學生不應該浪費人民的錢來做其他事情,他們應該尊重給予他們機會的人。他表示,如今大馬的醫生中有40%是馬來人,但在本身的時代就只有兩名馬來醫生;落實當初的政策後,才讓更多馬來人獲得學習的機會。不過,他指出,當一切可以表達心聲的管道無法使用時,剩下的只有上街示威的途徑了。「當初可以報警(要求對付違法者),但現在報警的人會被捉;現在國會下議院已經沒有用了,不能發揮作用,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說了一點東西就在官方機密法下被對付。如今集會是唯一的方式。」這場由學生組織挑戰者舉辦的講座會,昨晚在《當今大馬》辦公室舉辦,吸引了約70名學生和民眾出席;敦西蒂哈斯瑪也陪同出席當晚的講座。在問答環節中,多名出席的學生多次詢問敦馬時候會連同大專生一同廢除大專法令?但馬哈迪的回答都含糊其辭,不願正面的回應,只是不斷的重複,如果現在的政府繼續執政,廢除大專法令的事情就不會成真。「我要說我同意(廢除大專法令)是很簡單的事,但你呢?你可以做些什麼?你說了很多,但卻做不了什麼。我是個現實主義者,我只做我能做的,其他的我不做。」他也說,自己所做的並非只為了推到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而是要推到一切不對的事。但如果納吉仍在位,大專生所做的示威和吶喊,都只會讓納吉發笑而已。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7年01月14日 22时23分 (新山14日訊)民主行動黨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認為,我國在今年將迎來更多的考驗,當權者將進一步地對付異議分子,以轉移民眾對貪污問題的視線。他以當局控告檳州首席部長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貪污一事為例,認為林冠英的提控存在政治因素。「大家都知道一馬發展公司是國際醜聞,但卻是林冠英面對案件提控,當權者以為這樣能夠逼反對黨閉嘴,我也相信他們會使用煽動法令,對付反對黨及社運分子。」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國會議員,他今日在大學城巴剎向民眾派柑拜早年后,在記者會上,針對媒體提問針對林冠英指近期遭提控與煽動案調查一事,作出上述回應。另一方面,林吉祥指出,朝野領袖應發揚已故砂拉越前首長丹斯里阿迪南的精神,集中思考我國的宗教與種族課題,以恢復我國數十年前的和諧。「阿迪南認為國家乖離了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及國家原則,也不認同中央政府的所作所為,也因此得到人民的支持。」他希望內閣成員在內閣會議中表態,拒絕讓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通過,並成立國會遴選委員會,讓各政黨、社團及人民商討國內和諧事宜,包括《1965年伊斯蘭法庭法令(刑事權限)》。「除了上述的種族與宗教和諧課題外,阿迪南提倡的承認統考、提升英文掌握能力、恢復東馬主權的遺產也值得表揚。」此外,他透露,最近我國出現不少假新聞,如捏造其本人與敦馬哈迪在去年12月3日密談協議,及最近某網站指行動黨質疑阿迪南葬禮的費用等新聞,他否認該黨曾作出這樣的質疑。「相信隨著大選腳步越來越近,巫統會製造更多的假新聞,讓人民感到模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2月14日 18时05分 • 許良波 (吉隆坡14日訊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指出,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發展和不同步伐的變化,並認為東西方國家的民主體制從多方面的角度去看待和比較。他表示,如果從經濟和教育指標去看,或包括婦女勞動的參與率,很多亞洲國家已經超越西方國家。至于東西方國家的民主體制是否已經拉近,這很難去衡量,但早前以西歐國家和美國代表西方國家一枝獨秀的情況,以目前來看,不會維持太久的時間。他說:「今天如果你到中國的上海和杭州,公共服務和生活品質遠遠超過葡萄牙或希臘等國家。」朱雲漢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也舉例說,新加坡在世界銀行所公佈的很多指標,例如經濟發展和教育都走在很前端,但唯獨發言權和問責制的指標就比較低。「就台灣而言,發言權和問責制的指標都會比其他亞洲地區來得高,但在經濟和教育發展方面就稍微遜色了一些。」他強調,這就要看以什麼指標去衡量,其實亞洲很多國家包括中國、泰國甚至是馬來西亞,這30年來在不同的指標上都有顯著的進步。朱雲漢也是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他認為,整體來說,東西方國家民主體制的距離的確是在拉近。不過,他說,民主體制的發展是多元的,雖然說東西方國家的距離在拉近,但非西方國家未必就要走西方國家曾經走過的路。他說,印度在很多政治體制上看起來很像西方國家,但當你深入印度去了解的時候,印度是有很多非常自己的結構,不是用西方國家的模式所能套上去的。此外,他也認為,網絡社會與「大數據」時代的來臨,讓公眾、社區、政府與企業之間的關係與互動方式面臨根本性的改變;更有百年歷史的西方代議士民主與政黨政治模式將被逼轉型。他指出,網絡社會讓政府的運行模式的開放與透明,以及公共服務的提供方式,出現新的可能性。他說,過去30年全球化是美國主導,以新自由主義為指導思想,然而,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遭遇弱勢群體的強大抵制,中國反而正領導非西方世界改變全球化的路徑與遊戲規則。他認為,民主體制正在歷史十字路口徘徊,有可能倒退,也有可能突破。他說,突破的原因在於網絡社會帶來民主體制創新與變革的契機;民主體制也或會在30年代民主崩解歷史可能在局部範圍重演而倒退。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教授認為,民主鞏固這樣的一個觀念,主要是針對一個國家的民主體制能不能延續或是否能穩定下來,或講得更保守一點,是它能不能存活。他針對第三波民主化自1974年在葡萄牙開始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陸續出現,這些民主國家實行民主政治並非一帆風順時表示,很多新興民主國家其實還很脆弱,而在民主轉型後,10年或20年的時間里,就會出現民主體制的逐漸分解。他指出,民主它一時之間也「死不了」,但會卡在一個地方,像這種民主是很脆弱的,不能受到人民去擁護。他說:「當它面對到很多經濟社會難題的時候,它還是會很脆弱,沒有展現出作為政治體系的優越性在哪裡。」他指出,它們會面臨各式各樣的挑戰,包括族群對立、轉型正義問題、建立長治久安的憲政體系、加強經濟發展,甚至因應外來武力威脅等。他接受《東方日報》專訪時指出,從事民主推廣的機構,在90年代時把重點都放在民主鞏固,即民主種子是發芽了,但是否能存活下來。他認為,進入21世紀開始,新興民主國家得到很多不同的評價,且都過度關注民主能不能存活。「不是說這問題不重要,但這問題在某些時候也許不是那麼迫切,如果沒有面對很明顯的深層危機或劇烈變化。如果太關注這個問題,就會忽略掉新興民主。」他說,對新興民主的問題,最關切的不是民主能不能存活,而是這體制是否能逐漸掌握其優越性,體現民眾當初對民主的期望。當然,他也認為,新興民主需要經過一段長時間去經營,能夠展現出比較高品質的公共治理,成效不會立竿見影。他說,民主的一個很重要觀念,是問責,讓公民的需求得到重視,進而轉換為政府的政策,給公民一個自由權和法制的保障。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10月31日 20时07分 • 覃心靖、許良波、羅奕瑩 (吉隆坡31日訊)民主行動黨金寶國會議員許崇信揭露,2017年財政預算案針對每位病人醫藥開銷的撥款,已從2016年的每個月每人22令吉23仙減少至2017年的16令吉83仙,共減少了24.27%。他今日在國會下議院召開記者會時指出,雖然2017年財政預算案針對衛生部的撥款已經增加,即從2016年的230億3100萬增加至248億令吉;但針對病人的醫藥開銷撥款卻大幅度減少。他說,2017年財政預算案顯示,政府醫院的病人也從2016年的7179萬人次增加至2017年的7681萬人,增幅達到6.99%。他說,針對醫院的服務及供應的撥款減少,絕對是醫生、護士及病人的惡夢,撥款額也從2016年的15億9560萬1600令吉減少至2017年的12億9276萬1700令吉,少了18.98%。他指出,16令吉83仙或許還不足夠應付一天3餐的費用,更何況一個月只有16令吉83仙(或每天56仙)的醫藥費,還要用來對抗例如糖尿病或高血壓等病症。继续阅读,

分类:财经

时间:2016-08-11 02: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