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被查(图/简历)

  • 分类:美文

中新网12月31日电 据河南省纪委监察厅官方微博,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河南省纪委)  【】2014年最后一天,古都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被查。他的前任刘长春亦在今年7月份“落马”。55岁的祁金立30日还出现在官方《开封日报》头版头条。    祁金立,男,1959年9月生,汉族,河南省滑县人,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8月参加工作,百泉农专农学专业毕业,经济学博士。  1978.09-1981.08百泉农业专科学校农学专业学习;  1981.08-1991.01河南省农业区划办干部,省政府办公厅农业处秘书、主任科员;  1991.01-1992.11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农业处副处长;  1992.11-1993.06河南省宝丰县委副书记、副县长;  1993.06-1995.02河南省宝丰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  1995.02-2000.01河南省宝丰县委书记(其间:1995.09-1997.02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学专业学习);  2000.01-2001.06河南省平顶山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  2001.06-2003.06河南省郑州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  2003.06-2006.12河南省郑州市委副书记(2001.03-2003.08华中科技大学西方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2006.12-2011.05河南省漯河市委副书记、漯河市市长。  2011.05任中共开封市委书记。  2014年12月31日被查。(原标题: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涉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编辑:

工体开车撞人目击者:西门连续撞飞4人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相蓉 刘珍妮) 今天上午10时许,一名男子驾驶别克小客车在工体南门附近连续撞伤数人后,被北京警方控制。  据多名目击者介绍,肇事别克车从工体北门进入,沿着体育场外围顺时针绕行一圈后连撞8人。先是在工体北门东边撞倒1人后,又向南行驶,在南门撞击3人,接着又驶向西门,连撞4人。  事发时路过工体西门的一名目击者称,他起初看到肇事别克车缓慢地从南门方向驶来,但其车前盖破损严重,“都撞烂了。”正当该目击者好奇“这车怎么撞成这样”时,该车突然在北京国安俱乐部前加速往北开,一下连续把路上的4个人都撞飞了。”该目击者称,别克车最终撞到路边一辆金杯车才停止了疯狂行为。  据网友提供的现场图片显示,肇事司机头上戴着写有“冤”字的白色头带,副驾驶位上还坐有一人。司机最终被持枪警方押上警车带走。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中午12时45分,别克车被警方拉走。  北京市公安局通报称,经初步了解,肇事司机金某某,1954年出生,北京人。警方对金某某初步审查得知,他因不满法院对房屋纠纷的判决而开车撞人。  目前,医院正全力对受伤人员开展抢救工作,调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清理费预计达数百万 沙河镇环卫很为难  晨报96101 现场新闻(记者 张群笑)近日有市民向本报反映,昌平区小沙河村西侧有一垃圾山,常有人放火焚烧垃圾,焦煳味刺鼻。村委会称垃圾山形成多年,难以处理。沙河镇环卫中心表示治理费用巨大,将协调有关部门共同解决。  北京晨报记者近日来到昌平区小沙河村,顺着村民的指引,在村西侧的一片空地上找到这个垃圾场,垃圾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最高处有五六米,成了一座垃圾山。垃圾山主要由渣土和生活垃圾堆成。垃圾山旁还有一个数米深的大坑,面积近百平方米。记者注意到,附近地面已经平整过,但还是有不少垃圾露出地表。一路过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垃圾都拉到那儿处理,特别臭。前段时间铲车把一部分土推走填到沟里,所以还算平整,这么大一片空地底下全都是垃圾。”  此时垃圾山正冒着白烟,飘着刺鼻的焦煳味。记者沿缓坡爬上山顶,发现烟雾弥漫使人无法呼吸。一阵风吹过,正在冒烟的垃圾堆甚至燃起明火。  村民胡先生介绍,垃圾山已存在多年,越堆越高。“经常看到有人开车把垃圾卸在这儿,垃圾一多就盖一层土。之前这里是个低洼地带,现在都成小山了。”住在附近的村民不多,但都对垃圾山有怨言。“夏天的时候臭气熏天,几里外都能闻到味道,秋冬季节经常冒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放火焚烧。”胡先生说。  小沙河村村支书杨先生告诉记者,垃圾山是近10年间逐渐形成的。“镇里处理垃圾能力有限,村里大多数垃圾只能堆在那里。后来有人把渣土、废料等建筑垃圾也卸在那里,垃圾山就越来越高了。”他还坦言,村委会早就发现有明火的现象,苦于无力管理,“我们只能派人多在附近转转,目前挖了个大坑,打算把垃圾作填埋处理。”  前天上午,沙河镇政府环卫中心工作人员实地查看后称,根据目前垃圾量来看,清理费用可能会达到数百万元。“我们只能处理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非常难办。”他表示,会将具体情况上报给上级部门,联合村里共同解决。 张群笑/摄编辑:

中新社北京1月16日电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6日消息称,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2月,官方媒体的外事活动报道中还出现了马建的名字。2014年12月5日和7日,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总理谢里夫在伊斯兰堡分别会见国务委员郭声琨。马建作为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参加了会见。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保持反腐高压态势。根据中纪委此前披露的数据,2014年,中央纪委监察部对涉嫌违纪违法的中管干部已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审查的68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保持高压态势不放松,查处腐败问题,必须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把反腐利剑举起来,形成强大震慑。(完)(原标题:

1995年4月,因被认定是一起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的强奸杀人案凶手,河北石家庄青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然而10年后,一名叫王书金的男子被警方抓获,他却供认自己曾犯下一起强奸杀人案,经调查,案发地正是聂树斌案的那片玉米地。究竟谁是玉米地奸杀案凶手?  聂树斌家人从案发后就坚信聂树斌不会是凶手,王书金的供认让聂树斌家人开始了申诉之路。历经近10年的申诉,聂树斌案迎来了重大转折——今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决定,指令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  京华时报记者详细梳理聂树斌案发生的始末,还原这起当时曾被视为不容置疑的铁案,是如何变成重大疑案,再次追问聂树斌案的真相。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一片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一名康姓女子被人强奸后杀害。现场情况显示,凶手将康某强奸后,用一件衬衣将康某勒死。当时的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展开调查,9月23日下午,石家庄市下属的鹿泉市下聂庄村村民聂树斌被警方抓走,他被认为是这起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聂树斌当年只有20岁。10月9日,聂树斌被批准逮捕。    经过半年多的审理,1995年3月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聂树斌正是强奸杀害康某的凶手,一审判处其死刑。聂树斌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院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的家人始终不相信他会是该案的凶手,也没有停止申诉。    10年一转眼就过去了,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在治安盘查中,抓获一名叫王书金的男子。王书金为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抓归案后,供述了自己的一系列犯罪行为,包括多起强奸杀人案,作案地点均在河北省,河南警方迅速通知河北警方,案件移交到广平县警方。  很快,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带队开始审讯王书金。在审讯中,王书金提到,1994年8月,他在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曾将一名30多岁的女子强奸后杀害。在带领王书金到石家庄指认现场时,广平警方从石家庄警方获悉,当年这起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早就查获并被枪决了。一案两凶的情况突然出现!究竟谁是这起案件的真凶?    一案两凶的情况也很快被河南商报记者获悉,经过采访,2005年3月,《河南商报》刊发了《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最早披露了王书金可能为当年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真凶,聂树斌或许被冤杀。  该报道刊发后,全国上百家媒体跟进报道,聂树斌在被枪决10年后,其案件发生重大转折,究竟谁是当年那起案件的真凶,聂树斌是否被冤杀,引发全国公众的关注。    《河南商报》报道刊发后的第三天,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组,负责对聂案重新调查。河北官方承诺:重新调查,尽快公布真相……  一案两凶的情况发生后,始终坚信聂树斌不是当年那起案件凶手的聂家人开始了申诉之路。聂家人和律师来往于河北省高院、河北省公安厅等部门之间,但将近两年时间,河北官方再无任何答复。聂树斌案陷入沉寂。    2007年4月,王书金被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在庭审中,王书金多次主动承认1994年的石家庄玉米地强奸杀人案,但最终该案没有被认定。王书金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理由就是一审法院不认定他实施了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王书金也通过律师获悉,聂树斌已经作为这起案件的凶手被枪决。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王书金再次对玉米地案供认不讳。这一次开庭后,将近6年时间,王书金案件再没有任何消息,聂树斌家人的申诉也石沉大海。    王书金案件沉寂近6年后,2013年6月25日,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开庭,再次审理这起案件。此次的庭审,一出中国法制史从未有过的审理局面上演:应该指控嫌疑人有罪的河北省检察院一方,却坚决否认王书金就是玉米地案的凶手,并出示了一系列证据予以证明。而应该极力否认自己是玉米地案凶手的嫌疑人,却坚定承认自己就是案件凶手。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在庭审中提出,需要查阅聂树斌案件的案卷,并申请休庭。合议庭同意了这一申请。  2013年7月10日,在查阅过聂树斌案件的部分案卷后,王书金上诉案在邯郸再次开庭审理。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对王书金案件作出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再次否认王书金为玉米地案的凶手。目前,王书金案已经进入死刑复核阶段。    王书金被二审宣判后,公众及相关专家曾担忧,河北省高院的判决否认王书金是玉米地案的凶手,一旦王书金被执行死刑,聂树斌案将无法继续申诉。时间过去一年多,王书金的死刑复核尚无结果,聂树斌的申诉也陷入沉寂。  2014年11月20日,聂树斌的申诉代理律师刘博今介绍,王书金被二审宣判后,他曾多次前往河北省高院,要求查阅聂树斌案的案卷,但均被该院以各种理由拒绝。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最高法的决定中指出,聂树斌案的案卷将移交到山东省高院,依法保障申诉代理律师的阅卷权。  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仍是疑问重重,主要聚焦在花衬衣和钥匙两大疑点上。    2013年6月25日,王书金案二审,聂树斌的母亲在休庭后指出,法庭上出示的照片显示是一件短袖衬衣,而当年聂树斌被抓后,警方拿给她辨认的是一件长袖花衬衣。  此外,王书金的律师拿放大镜仔细观察,照片上的衬衣非常整洁干净,没有任何污渍,不符合缠绕在高度腐烂的尸体上8天这一情节。律师还当庭指出,法庭上应该出示物证原件,而不是照片。至于花衬衣的来源,检方在法庭上并没有做出说明,王书金的供词也没有涉及,在法庭上,他回忆不起来。  聂家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曾对媒体分析,该案先后出现5件衬衣:1.现场勘查发现一件;2.案发后警方从受害人康某家中拿走了一件;3.案发后警方曾拿着一件衬衣给聂树斌母亲辨认;4.警方也曾拿着一件衬衣给受害人康某的家人辨认;5.2013年6月25日庭审出示的照片中的那一件。  李树亭判断,在聂树斌的供述中,必然提及那件衬衣。问题是,“这5件衣服,是不是同一件?”    聂案卷宗公开部分显示,现场物证包括一串钥匙。案发后,那串钥匙很快作为遗物发还给康家。根据“有当事人供述的证据,应该记录保存在案”的办案规定可以推测,聂树斌的口供应该没有提到钥匙。  疑似真凶王书金在供述作案过程时也提到钥匙。他说:“还有一串钥匙,我觉得没有用,就没有拿,钥匙放在女的西边、自行车东边的地上”。  2005年最先报道聂树斌案的老报人马云龙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办理王书金案的广平警方曾透露王书金供述钥匙的细节,当年因为报道不能泄密,他用“非亲到现场不可能提供的证据”来表述。  马云龙阐释这句话的含义:王书金曾经供述,他作案后拿起过钥匙,在井台边藏匿死者的衣物后,突然想到,从现场带走死者的这串钥匙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所以又返回现场,将这串钥匙扔回死者的旁边,依他自己说法是1米左右。“后来我看到聂树斌案的现场还原,果然在离死者7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只差30厘米。但是在被枪毙的聂树斌的所有供词里,只字未提这串钥匙。”  马云龙认为,在完全没有案卷的参考下,王书金能够在远隔11年后准确地指出这串钥匙的位置,说明此案绝对是王书金干的,不可伪造。“我现在仍然认为:其他什么证据可以不要,只要把这个证据扒出来,就能证明王书金是康某案的凶手。”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研究人员、尚权律师事务所刑辩律师毛立新曾指出,由于案件发生至今已经太久,相关证据已经消失。而按照刑诉法的要求,仅凭口供不能定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就需要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河北检方及河北省高院最终不认定王书金为玉米地案件的凶手,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按照同样的原则及标准,聂树斌案也该遵循疑罪从无的原则。毛立新认为,目前聂案判决书等披露的材料中并没有提到精斑检测之类的物证,也就是无从断定到底是谁奸杀的被害人。王书金对玉米地案的供述,与聂树斌案有太多吻合之处,这是个需要解释的问题。王的供述虽然不足以确定他就是玉米地案的凶手,但足以导致公众对聂树斌案产生合理怀疑。  对于聂树斌案是否为冤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指出,从刑诉法的角度来说,即使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对王书金的死刑判决,王书金被执行了死刑,也不代表聂树斌案就没有改判的可能。洪道德认为,从法理上来说,王书金案如何判决,与聂树斌案是否能改判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只要聂树斌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应该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予以改判。而聂案是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只能通过案卷来决定。目前,河北省司法系统依然不允许律师查阅聂树斌案的全部案卷,聂案的全部案卷无法公之于众,成为聂案改判与否的一个最重要因素。王书金若被执行死刑,聂树斌家人依然有机会进行申诉、反映。  京华时报记者张剑 李显峰(原标题:聂树斌和王书金 究竟谁是玉米地里的凶手)编辑:

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被查(图/简历)

中新网12月31日电 据河南省纪委监察厅官方微博,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河南省纪委)  【】2014年最后一天,古都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被查。他的前任刘长春亦在今年7月份“落马”。55岁的祁金立30日还出现在官方《开封日报》头版头条。    祁金立,男,1959年9月生,汉族,河南省滑县人,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8月参加工作,百泉农专农学专业毕业,经济学博士。  1978.09-1981.08百泉农业专科学校农学专业学习;  1981.08-1991.01河南省农业区划办干部,省政府办公厅农业处秘书、主任科员;  1991.01-1992.11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农业处副处长;  1992.11-1993.06河南省宝丰县委副书记、副县长;  1993.06-1995.02河南省宝丰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  1995.02-2000.01河南省宝丰县委书记(其间:1995.09-1997.02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学专业学习);  2000.01-2001.06河南省平顶山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  2001.06-2003.06河南省郑州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部长;  2003.06-2006.12河南省郑州市委副书记(2001.03-2003.08华中科技大学西方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2006.12-2011.05河南省漯河市委副书记、漯河市市长。  2011.05任中共开封市委书记。  2014年12月31日被查。(原标题:河南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涉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编辑:

工体开车撞人目击者:西门连续撞飞4人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相蓉 刘珍妮) 今天上午10时许,一名男子驾驶别克小客车在工体南门附近连续撞伤数人后,被北京警方控制。  据多名目击者介绍,肇事别克车从工体北门进入,沿着体育场外围顺时针绕行一圈后连撞8人。先是在工体北门东边撞倒1人后,又向南行驶,在南门撞击3人,接着又驶向西门,连撞4人。  事发时路过工体西门的一名目击者称,他起初看到肇事别克车缓慢地从南门方向驶来,但其车前盖破损严重,“都撞烂了。”正当该目击者好奇“这车怎么撞成这样”时,该车突然在北京国安俱乐部前加速往北开,一下连续把路上的4个人都撞飞了。”该目击者称,别克车最终撞到路边一辆金杯车才停止了疯狂行为。  据网友提供的现场图片显示,肇事司机头上戴着写有“冤”字的白色头带,副驾驶位上还坐有一人。司机最终被持枪警方押上警车带走。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中午12时45分,别克车被警方拉走。  北京市公安局通报称,经初步了解,肇事司机金某某,1954年出生,北京人。警方对金某某初步审查得知,他因不满法院对房屋纠纷的判决而开车撞人。  目前,医院正全力对受伤人员开展抢救工作,调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清理费预计达数百万 沙河镇环卫很为难  晨报96101 现场新闻(记者 张群笑)近日有市民向本报反映,昌平区小沙河村西侧有一垃圾山,常有人放火焚烧垃圾,焦煳味刺鼻。村委会称垃圾山形成多年,难以处理。沙河镇环卫中心表示治理费用巨大,将协调有关部门共同解决。  北京晨报记者近日来到昌平区小沙河村,顺着村民的指引,在村西侧的一片空地上找到这个垃圾场,垃圾占地面积近千平方米,最高处有五六米,成了一座垃圾山。垃圾山主要由渣土和生活垃圾堆成。垃圾山旁还有一个数米深的大坑,面积近百平方米。记者注意到,附近地面已经平整过,但还是有不少垃圾露出地表。一路过的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垃圾都拉到那儿处理,特别臭。前段时间铲车把一部分土推走填到沟里,所以还算平整,这么大一片空地底下全都是垃圾。”  此时垃圾山正冒着白烟,飘着刺鼻的焦煳味。记者沿缓坡爬上山顶,发现烟雾弥漫使人无法呼吸。一阵风吹过,正在冒烟的垃圾堆甚至燃起明火。  村民胡先生介绍,垃圾山已存在多年,越堆越高。“经常看到有人开车把垃圾卸在这儿,垃圾一多就盖一层土。之前这里是个低洼地带,现在都成小山了。”住在附近的村民不多,但都对垃圾山有怨言。“夏天的时候臭气熏天,几里外都能闻到味道,秋冬季节经常冒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放火焚烧。”胡先生说。  小沙河村村支书杨先生告诉记者,垃圾山是近10年间逐渐形成的。“镇里处理垃圾能力有限,村里大多数垃圾只能堆在那里。后来有人把渣土、废料等建筑垃圾也卸在那里,垃圾山就越来越高了。”他还坦言,村委会早就发现有明火的现象,苦于无力管理,“我们只能派人多在附近转转,目前挖了个大坑,打算把垃圾作填埋处理。”  前天上午,沙河镇政府环卫中心工作人员实地查看后称,根据目前垃圾量来看,清理费用可能会达到数百万元。“我们只能处理生活垃圾,建筑垃圾非常难办。”他表示,会将具体情况上报给上级部门,联合村里共同解决。 张群笑/摄编辑:

中新社北京1月16日电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6日消息称,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2月,官方媒体的外事活动报道中还出现了马建的名字。2014年12月5日和7日,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总理谢里夫在伊斯兰堡分别会见国务委员郭声琨。马建作为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参加了会见。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保持反腐高压态势。根据中纪委此前披露的数据,2014年,中央纪委监察部对涉嫌违纪违法的中管干部已结案处理和正在立案审查的68人。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强调,保持高压态势不放松,查处腐败问题,必须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毒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把反腐利剑举起来,形成强大震慑。(完)(原标题:

1995年4月,因被认定是一起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的强奸杀人案凶手,河北石家庄青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然而10年后,一名叫王书金的男子被警方抓获,他却供认自己曾犯下一起强奸杀人案,经调查,案发地正是聂树斌案的那片玉米地。究竟谁是玉米地奸杀案凶手?  聂树斌家人从案发后就坚信聂树斌不会是凶手,王书金的供认让聂树斌家人开始了申诉之路。历经近10年的申诉,聂树斌案迎来了重大转折——今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决定,指令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  京华时报记者详细梳理聂树斌案发生的始末,还原这起当时曾被视为不容置疑的铁案,是如何变成重大疑案,再次追问聂树斌案的真相。    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一片玉米地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一名康姓女子被人强奸后杀害。现场情况显示,凶手将康某强奸后,用一件衬衣将康某勒死。当时的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展开调查,9月23日下午,石家庄市下属的鹿泉市下聂庄村村民聂树斌被警方抓走,他被认为是这起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聂树斌当年只有20岁。10月9日,聂树斌被批准逮捕。    经过半年多的审理,1995年3月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聂树斌正是强奸杀害康某的凶手,一审判处其死刑。聂树斌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院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的家人始终不相信他会是该案的凶手,也没有停止申诉。    10年一转眼就过去了,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在治安盘查中,抓获一名叫王书金的男子。王书金为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抓归案后,供述了自己的一系列犯罪行为,包括多起强奸杀人案,作案地点均在河北省,河南警方迅速通知河北警方,案件移交到广平县警方。  很快,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带队开始审讯王书金。在审讯中,王书金提到,1994年8月,他在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曾将一名30多岁的女子强奸后杀害。在带领王书金到石家庄指认现场时,广平警方从石家庄警方获悉,当年这起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早就查获并被枪决了。一案两凶的情况突然出现!究竟谁是这起案件的真凶?    一案两凶的情况也很快被河南商报记者获悉,经过采访,2005年3月,《河南商报》刊发了《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最早披露了王书金可能为当年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真凶,聂树斌或许被冤杀。  该报道刊发后,全国上百家媒体跟进报道,聂树斌在被枪决10年后,其案件发生重大转折,究竟谁是当年那起案件的真凶,聂树斌是否被冤杀,引发全国公众的关注。    《河南商报》报道刊发后的第三天,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组,负责对聂案重新调查。河北官方承诺:重新调查,尽快公布真相……  一案两凶的情况发生后,始终坚信聂树斌不是当年那起案件凶手的聂家人开始了申诉之路。聂家人和律师来往于河北省高院、河北省公安厅等部门之间,但将近两年时间,河北官方再无任何答复。聂树斌案陷入沉寂。    2007年4月,王书金被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在庭审中,王书金多次主动承认1994年的石家庄玉米地强奸杀人案,但最终该案没有被认定。王书金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诉,理由就是一审法院不认定他实施了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王书金也通过律师获悉,聂树斌已经作为这起案件的凶手被枪决。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王书金再次对玉米地案供认不讳。这一次开庭后,将近6年时间,王书金案件再没有任何消息,聂树斌家人的申诉也石沉大海。    王书金案件沉寂近6年后,2013年6月25日,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开庭,再次审理这起案件。此次的庭审,一出中国法制史从未有过的审理局面上演:应该指控嫌疑人有罪的河北省检察院一方,却坚决否认王书金就是玉米地案的凶手,并出示了一系列证据予以证明。而应该极力否认自己是玉米地案凶手的嫌疑人,却坚定承认自己就是案件凶手。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在庭审中提出,需要查阅聂树斌案件的案卷,并申请休庭。合议庭同意了这一申请。  2013年7月10日,在查阅过聂树斌案件的部分案卷后,王书金上诉案在邯郸再次开庭审理。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对王书金案件作出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再次否认王书金为玉米地案的凶手。目前,王书金案已经进入死刑复核阶段。    王书金被二审宣判后,公众及相关专家曾担忧,河北省高院的判决否认王书金是玉米地案的凶手,一旦王书金被执行死刑,聂树斌案将无法继续申诉。时间过去一年多,王书金的死刑复核尚无结果,聂树斌的申诉也陷入沉寂。  2014年11月20日,聂树斌的申诉代理律师刘博今介绍,王书金被二审宣判后,他曾多次前往河北省高院,要求查阅聂树斌案的案卷,但均被该院以各种理由拒绝。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聂树斌案。最高法的决定中指出,聂树斌案的案卷将移交到山东省高院,依法保障申诉代理律师的阅卷权。  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仍是疑问重重,主要聚焦在花衬衣和钥匙两大疑点上。    2013年6月25日,王书金案二审,聂树斌的母亲在休庭后指出,法庭上出示的照片显示是一件短袖衬衣,而当年聂树斌被抓后,警方拿给她辨认的是一件长袖花衬衣。  此外,王书金的律师拿放大镜仔细观察,照片上的衬衣非常整洁干净,没有任何污渍,不符合缠绕在高度腐烂的尸体上8天这一情节。律师还当庭指出,法庭上应该出示物证原件,而不是照片。至于花衬衣的来源,检方在法庭上并没有做出说明,王书金的供词也没有涉及,在法庭上,他回忆不起来。  聂家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曾对媒体分析,该案先后出现5件衬衣:1.现场勘查发现一件;2.案发后警方从受害人康某家中拿走了一件;3.案发后警方曾拿着一件衬衣给聂树斌母亲辨认;4.警方也曾拿着一件衬衣给受害人康某的家人辨认;5.2013年6月25日庭审出示的照片中的那一件。  李树亭判断,在聂树斌的供述中,必然提及那件衬衣。问题是,“这5件衣服,是不是同一件?”    聂案卷宗公开部分显示,现场物证包括一串钥匙。案发后,那串钥匙很快作为遗物发还给康家。根据“有当事人供述的证据,应该记录保存在案”的办案规定可以推测,聂树斌的口供应该没有提到钥匙。  疑似真凶王书金在供述作案过程时也提到钥匙。他说:“还有一串钥匙,我觉得没有用,就没有拿,钥匙放在女的西边、自行车东边的地上”。  2005年最先报道聂树斌案的老报人马云龙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办理王书金案的广平警方曾透露王书金供述钥匙的细节,当年因为报道不能泄密,他用“非亲到现场不可能提供的证据”来表述。  马云龙阐释这句话的含义:王书金曾经供述,他作案后拿起过钥匙,在井台边藏匿死者的衣物后,突然想到,从现场带走死者的这串钥匙很可能给他带来麻烦,所以又返回现场,将这串钥匙扔回死者的旁边,依他自己说法是1米左右。“后来我看到聂树斌案的现场还原,果然在离死者7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只差30厘米。但是在被枪毙的聂树斌的所有供词里,只字未提这串钥匙。”  马云龙认为,在完全没有案卷的参考下,王书金能够在远隔11年后准确地指出这串钥匙的位置,说明此案绝对是王书金干的,不可伪造。“我现在仍然认为:其他什么证据可以不要,只要把这个证据扒出来,就能证明王书金是康某案的凶手。”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研究人员、尚权律师事务所刑辩律师毛立新曾指出,由于案件发生至今已经太久,相关证据已经消失。而按照刑诉法的要求,仅凭口供不能定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就需要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河北检方及河北省高院最终不认定王书金为玉米地案件的凶手,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按照同样的原则及标准,聂树斌案也该遵循疑罪从无的原则。毛立新认为,目前聂案判决书等披露的材料中并没有提到精斑检测之类的物证,也就是无从断定到底是谁奸杀的被害人。王书金对玉米地案的供述,与聂树斌案有太多吻合之处,这是个需要解释的问题。王的供述虽然不足以确定他就是玉米地案的凶手,但足以导致公众对聂树斌案产生合理怀疑。  对于聂树斌案是否为冤案,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刑事司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洪道德指出,从刑诉法的角度来说,即使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对王书金的死刑判决,王书金被执行了死刑,也不代表聂树斌案就没有改判的可能。洪道德认为,从法理上来说,王书金案如何判决,与聂树斌案是否能改判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只要聂树斌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应该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予以改判。而聂案是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只能通过案卷来决定。目前,河北省司法系统依然不允许律师查阅聂树斌案的全部案卷,聂案的全部案卷无法公之于众,成为聂案改判与否的一个最重要因素。王书金若被执行死刑,聂树斌家人依然有机会进行申诉、反映。  京华时报记者张剑 李显峰(原标题:聂树斌和王书金 究竟谁是玉米地里的凶手)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4-09 05: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