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黑龙江囚犯骗色监狱曾有8犯人1狱警自杀

  • 分类:美文

1月20日以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了黑龙江省讷河监狱在押犯人王东利用手机微信诈骗多名女性并胁迫一名女性入狱发生性关系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近日,多个消息源向澎湃新闻透露,从2008年到2014年6年时间里,讷河监狱至少有5名服刑人员先后自杀身亡,另有3起自杀未遂事件。此外,还有一名狱警在被传讯后自杀。    2008年3月,讷河监狱服刑人员井洪波在监狱内一仓库里自缢身亡。知情人士透露,井洪波自杀是因为他在监狱内赌博输掉大量钱财。  5个月之后,讷河监狱服刑人员钱海波在寝室割颈动脉自杀。知情人士称,原因是钱用手机与监狱外的女性谈恋爱,失恋后自杀。  2008年12月,讷河监狱保外就医的服刑人员袭普春,在多名监狱民警面前服毒自杀。根据规定,罪犯保外就医后,监狱每年要定期派人上门考察,如发现有违法行为或病已治愈等丧失保外就医条件时,均要将其收监。袭普春保外后,狱方前往考察,当地公安说他未请假外出,让监狱收监,袭表示死也要死在家中,喝药自尽。  一年之后的2009年6月,讷河监狱服刑人员王世军在狱内自缢死亡。案发后,该监狱民警郭振楼被检方传讯,后者于传讯后(2009年7月)自杀身亡。上述知情人士称,郭自杀后,监狱赔偿了他家属钱财,并为其妻儿安排工作。  2014年2月,讷河监狱在押犯人陈云林自杀。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他因赌博输掉数万元无力偿还而自杀。  上述自杀的5名犯人中,井洪波、陈云林皆因欠赌债自杀。多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讷河监狱内赌博成风。澎湃新闻获取的该监狱诈骗多名女性的服刑人员王东与一名受害人的聊天记录显示,王东称自己曾在监狱欠下11万元赌债。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以来,讷河监狱至少还发生过三起自杀未遂事件。  2008年9月,服刑人员刘凤喜在厕所自缢未遂,原因是遭到牢头狱霸殴打。  5个月之后的2009年2月10日,服刑人员闫金武自缢未遂。  一个月之后的3月15日,服刑人员高永生自行将睾丸割掉以图自杀,起因则是遭到牢头狱霸强迫劳动,他不服与之争吵,说自己在外面“玩过女人,混过黑社会”,受到民警和其他罪犯嘲讽、讥笑。  2014年5月,该监狱还发生一起犯人脱逃未遂事件。  据另外一名知情人士透露,5月13日晚,讷河监狱服刑人员周涛逃出寝室藏到监狱犯人劳动的车间里。次日凌晨,他拆毁了民警出入通道的内门,逃到了监狱内外大门之间,后被值班人员发现,脱逃未遂。  除频繁发生服刑人员管理恶性事件外,讷河监狱亦有警风警纪问题。  据黑龙江都市频道《新闻夜航》节目报道,2014年6月,讷河监狱一级警督应杰利因无证且醉酒驾驶被讷河市公安局拘留。  另外,2014年10月,讷河监狱企业(老莱农场)劳动人事部部长于永明因涉嫌贪污被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检察院逮捕。  澎湃新闻获得的资料显示,讷河监狱位于黑龙江省讷河市境内,是一座主要以关押15年以下有期徒刑罪犯为主的中等级戒备监狱。  讷河监狱的前身为“老莱监狱”,1998年被命名为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为黑龙江省省直监狱系统第一所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2003年,该监狱还被司法部授予集体一等功。2013年,“老莱监狱”改名为“讷河监狱”。(来源:澎湃新闻)(原标题:囚犯骗色背后的讷河监狱:6年里8犯人1狱警自杀,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土地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以农民为主体,政府扶持引导,市场配置资源,土地经营权流转不得违背承包农户意愿、不得损害农民权益。但是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最近反映,他们没有承包合同,也没有承包书面协议,但是土地就这样被流转了。】  12月22日,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国政府在三农领域一次重要的年度会议。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农村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一个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这份被叫做61号文的文件,从五大方面,十九个内容详细阐述了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总体要求、稳定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规范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及建立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今天,我们就把目光聚焦在土地流转的话题上。关注土地流转过程中的那些事。  土地被强制流转 村民:合同到现在都没看见  范瑞钦,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他告诉我们,往年的这个时候,他的这片地里,应该是一片绿色的小麦苗。从一年前开始,他们家的这3亩土地被流转了。一年过去了,这片地就一直这么荒着,直到前不久才刚刚被种了一些树苗。而他的日子过的还不如土地流转之前舒服。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去年什么时候,大概几月?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苗店镇庙店村村民范瑞钦:秋收以后。  范瑞钦说,去年秋天,村里的组长告诉他,镇里要拿他们村的地种花、种树,让他把地承包给一家公司,其他的不让多问。范瑞钦家里只有3亩地,因为土地不多,所以范瑞钦几乎没有多想,就把自家的3亩地包出去了。范瑞钦告诉记者,这3亩地在流转前每年耕种小麦和玉米,有两季收成。但范瑞钦没想到,土地包给这家公司之后,赚的比原来还少了。  范瑞钦:包了之后,这一年就给我1800块钱。  记者:那这样的话不划算?  范瑞钦:不划算,那不当家,组里管着地,人家说上面也不允许,强制包,他非让包。  范瑞钦说,村里很多人的土地都被流转了,他们和范瑞钦一样,对自己的土地流转也是一知半解。村民们说,土地流转时,村干部的态度很坚决,同意的要包出去,不同意的也要包出去。  范瑞钦:我兄弟在那边的地,他不给人家补地,都给人家弄走完了。不让他犁地,他要犁,人家都不让他犁,那是我三兄弟。  范瑞三是范瑞钦的弟弟。他告诉我们,他家的农田也是莫名其妙地被包走的。地里不能去,自家的农田被栽上了树苗。村里很多村民都有和范瑞三同样的遭遇。  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村民告诉记者,当初村里只是告诉他们,被流转的土地是被一家公司承包的,他们要在这里种花、种树,但村里却也没有见到过任何协议或者合同。而更让村民感到不解的是,原来说好的每年每亩地有600元的承包费,可是除了刚承包时给了亩600元的补偿款以外,一年过去了,村民们再也没有拿到过一分钱。  记者:他口头承诺你们今年的钱什么时候给?  村民:说是马上给。  村民:马上给,就是不给。  那么,村民们被流转的土地到底有没有合同、当初说好的每亩地承包费600元,为什么只给了一年就不给了呢?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记者来到了苗店镇政府,在说明来意之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有的去县里开会了,有的去参加婚礼了,有的生病住院了,总之都不在镇里。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最后,这位工作人员给了我们一位副镇长的电话。当记者询问庙店村的土地被包出去,是否经过农民同意时,这位副镇长这样回答了我们。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副镇长:这个情况当时还没有,我还不了解这个情况,当时我没分管这一块。  记者:当时谁分管的?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副镇长:当时一个人大主席分管的。当时签合同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今年才接手这个活。  在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采访时,无论是在镇政府,还是村委会,还是村民那里,记者始终没有见到当初承包土地种植花卉的合同。  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13年10月,就有村民通过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反映,社旗县苗店镇苗店村大多数村民不同意土地流转,以及土地流转给镇里一亩地的补偿是1000元,但是,镇里给农民的却是每亩600元的问题。两个月后,南阳市委给出这样的答复。2013年,社旗县苗店镇花卉基地的土地流转过程中,依据有关规定,遵照平等协商、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进行。对不愿意土地流转的农户(共涉及3户22亩),镇村干部高度重视,已经协调出土地22亩,让其继续进行耕种,不存在强制进行土地流转。同时表示,在进行土地流转过程中,个别村民小组长因缺乏工作经验,工作方法不得当,出现了一些工作方法简单、急于求成等问题。然而,时隔一年,社旗县苗店镇苗店村村民再次向记者反映了他们的土地被强制流转的问题。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像这样咱们村里边老百姓意见这么大,你们不能向上反应反应吗?  村民:打电话没一个人管,谁管啊。  王国旺是苗店镇庙店村三组的组长,今年已经76岁了。当记者问起庙店村土地流转的情况时,王国旺显得很为难。  记者:你知道这个事吗?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三组组长王国旺:当时有一部分不同意,这个事具体我也不知道,那是谁不同意不让谁咋说。  记者: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就在村里生活。  王国旺:我什么字都不认识。  王国旺说,在苗店村仅他们三组就有村民120余户。耕地500多亩,目前已经流转土地300多亩。  王国旺:签字是有农民代表,村里村民也没看到合同。我没看到,我也不识字,看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弄。  记者:既然这个合同是跟咱们每个村老百姓签的,为什么不给老百姓看呢?  王国旺:那你这个事有农民代表,还有村里组里,有农民代表就是代表群众了,临时代表就是给群众做工作。村支书找好的代表。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土地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以农民为主体,政府扶持引导,市场配置资源,土地经营权流转不得违背承包农户意愿、不得损害农民权益。没有承包合同,也没有承包书面协议,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土地就这样被流转了。就在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为自家的土地流转叫苦不迭的时候,同样是在河南省南阳市的另一个叫做淅川县的地方,九重镇的村民,正在享受着土地流转给他们带来的红利。  高敬森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九重镇唐王桥村的村民,站在田地里,他已经分不清哪一块是他家的耕地了。高敬森说,他家的土地早就和村里其他村民的地连成一片,种上了金银花树木。  高敬森:在剪金银花枝。  记者:作用是什么?  高敬森:给它剪了之后,到明年春季重新发出一些条枝,金银花产量高,品质又好。  高敬森说,他家共有16亩农田,从2011年开始陆续进行土地流转,现在他家的十几亩耕地,全部做了土地流转,用做金银花树木种植和栽培。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农民,而是园艺专家。也可以穿皮衣,开汽车了。  高敬森:说个实话,像我们原来谁穿过这衣服,你们现在穿的皮衣我们现在也穿皮衣,这是实话。在过去我们农民啥时候能开上轿车,现在家里开上了,二十多万的小车,开着挺美的。  从2011年开始,唐王桥村就开始了土地流转,变耕地为如今的金银花种植基地。如今全村所有的村民都已经把自己原来的耕地做了土地流转,村民的收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唐王桥村村民:一共就是六七亩地。全包出去了,有两三年了吧。刚开始那几年种地,出去打工,在家里没收入,出去打工了。这每个星期孩子回来了可以帮他洗衣服,孩子也带了,老人也照顾了,一个月能收入一两千块钱。  唐王桥村村民告诉我们,他们从开始对包地顾虑重重到现在踏实的做起了园林修剪和栽培工人,也经历了一段思想斗争。因为土地流转,这几年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唐王桥村村民:当时地给人家的时候我们思想上有顾虑,想着给了以后怕没吃的了,地给人家了,没吃的,现在地给了,吃的生活各方面,实际经济比以前还好。又不怕田旱了,也不怕田涝了,也不用操心买肥料,买种子了,种地一年操心的很多,这样不用操心了,就是比以前好多了。  记者:这个钱赚的踏实。  唐王桥村村民:我们每个月工资到月份,第二个月工资到月份就发了,等于我们和工人一样。  高敬森的新家就在离种植基地2公里左右的唐王桥新村里。去年他买下了这里196平米的一栋新房。高敬森带着记者参观了他正在装修的新家。  花了不到13万就住进了近200平米的别墅,高敬森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信心和希望。而他生活水平的巨大改善,正是土地流转以后带来的。当我们问起金银花基地如果效益不好、土地流转费以及工资不能兑现时,他拿出了一份文件告诉记者,土地流转时,政府已经把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高敬森:这是公证书,我们与农户对复盛药业租地的合同。在公证处做过公证的。  高敬森说,这份公证书是他家目前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有它在,他就什么都不担心了。如果自己包出去的地出现了没有给租金,到期收不回来等等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公证书里都有说明。出了问题,拿着它就可以到镇里县里,甚至市里去讨说法。  高敬森:9月30日,到明年9月30日必须得付款,不付款,拿这个东西能把地回收上来,不给他了,因为他违背了合同,必须在规定的日期把租金付到位,付给农民。  淅川县九重镇人口7万人,拥有近12万亩土地。镇党委副书记刘宏奇告诉我们,从2012年开始,全镇已经流转土地3万亩。从开始动员村民做土地流转,到现在村民主动找政府要求做土地流转,这种变化是他也没有想到的。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九重镇党委副书记刘宏奇:现在好多公司不愿意租了,有的公司人家认为我这个公司做的挺大的,我消耗不动了。  刘宏奇:规模够了,再上新的项目了,人家想到土地上咋做文章了人家再做,我们现在有些村找着给人家,不要的。  记者:反过头现在成了农户求着你们。  刘宏奇:对,求着人家公司,求着乡里跟公司说说,租他的地。  刘宏奇说,农村的土地流转工作很讲究技巧和方式。为了让农民在流转之前就能安心、放心,他们聘请律师精心拟定了土地流转合同。  刘宏奇:双方的公司的跟群众相互约定的权利和义务,人家公司正常的经营的,但是你公司必须得保证,这个记的非常清,你公司的每年的寒露这个以现金方式来支付。咱们种麦就是寒露前种地种麦,寒露钱不给我们打款,群众心里没底,规定是寒露。  记者:所以合同里面就标明给你有底的人,我一定把钱给你。  刘宏奇:这样我没给你,我不影响你种麦  这是河南淅川县九重镇的土地流转合同书,记者看到。在这份合同里,不仅对双方的责权利都有详细的说明,同时还标明了流转土地费用和付款时间,保证让农民在流转土地以后马上有收益。  刘宏奇:这就是群众领钱,领钱的花名册,确认的,确认的这个土地流转的,留下花名册的一些。  记者:包括姓名、面积,统计的登记的面积,金额。  刘宏奇:每一户不一样,这是他的土地面积。  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当初在进行土地流转时其实很多村民是有顾虑的,认为承包合同时间一签就是15年,甚至30年,心理没底。为了方便农户和企业及时调整用地,九重镇采取了每年重新测量土地,每年做一次土地承包数量变更的方法。从而打消了群众的顾虑。  刘宏奇:这是今年的12月9日,12月9日新开的,新开的。  记者:是每一年都要核定一次。  刘宏奇:基本上每一年就要核定,大的时候。  记者:为什么每年核定一次。  刘宏奇:像公司和群众都方便。  记者:怎么讲?  刘宏奇:公司根据生产的需要扩大规模,群众因为家常用地,或者群众在这个继续在他这个承包的,已经承包的地,变化的时候收回一部分。  土地问题涉及亿万农民切身利益,事关全局。一边是村民争着土地流转,一边是村民争着想收回被流转的土地。一样的河南省南阳市,在不同的县,不同的镇,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现象。土地问题涉及亿万农民切身利益,事关全局。如何使土地经营权流转有序、健康,促进现代农业发展,促进农村改革向纵深推进,成了土地流转工作的重中之重。  农业部司长:农民答不答应 满意不满意是衡量农村政策的根本要义  张红宇,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一直以来承担国务院有关部委委托的课题研究工作。多年来对我国农业和农村经济政策、农村产权制度和农业宏观管理等领域进行过详细的研究分析。他告诉我们,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针对土地流转,再次强调有三个不能。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不能搞大跃进,不能搞行政瞎指挥,不能搞强迫命令。为了土地流转一定要有序,也不得侵犯原承包户的利益,不得改变土地的用途,不得损害农民的权益,不得影响农业生产能力和生态环境,这都是基本原则。  此外,张红宇告诉我们,中央在土地流转政策中规定,土地流转绝不允许少数服从多数的做法,要得到每家每户的认同,并且一定要通过农民的书面委托,才能生效。  张红宇说,中央出台的土地流转政策有多方面的积极意义,从效果上看,对现在农业发展的意义非常明显,从全国整体看来是健康有序的。但个别地方乡镇政府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往往以考核为目标,没有顾及农民的根本利益。存在因土地流转过快过激导致的损害农民利益现象。  张红宇:局部地区,特别是有些部门,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流转过程中也是出现了一些过快过激的现象,下命令,定指标,通过什么考核,那么这种情况的话也时有发生,  根据农业部的统计,2013年底,土地经营权流转的面积占到整个承包地的26%,全国有3.4亿亩土地进行了流转。截至2014年6月,土地经营权流转就达到了28.8%,经营权流转的耕地达到3.8亿亩。半年就提高了2.8个百分点。农村的土地流转速度持续加快,针对土地流转中出现的问题,地方各级政府只有把农民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去考虑,才能避免土地流转中伤害农民利益的事情发生。  张红宇:一定要按照中央的要求来,根据农民的意愿来做一切的事情。农民答不答应,满意不满意,是衡量农村政策的根本要义。  半小时观察:  土地流转是一个渐进过程,不能脱离国情农情。我国人多地少,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在一些发达地区,城镇化水平相对较高,大量农民变成城镇居民,土地流转自然就顺畅。而在大多数农村,今后相当长时期内,普通农户仍占大多数,农民非农就业机会有限,土地承担着农民的就业、社保等功能,如果不顾实际强推流转,硬把农民挤出土地,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该干什么?这需要基层政府认真思考。有序推进土地流转,政府不能越位,包办流转,也不能缺位,放任不管。当前全国2/3的县和乡镇没有土地流转服务平台,有近40%的土地流转未签订合同。政府要做好服务引导,规范流转行为,同时加强市场监管,对工商资本下乡严格准入门槛,加强事后监管。不能让土地流转成了少数人的盛宴。(来源:

日前,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浙江省宁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洪嘉祥(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洪嘉祥简历  洪嘉祥,男,1960年10月出生,汉族,浙江宁波人,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杭州大学毕业,工商管理硕士。  曾任宁波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副处长;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副局长、局长;宁波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党工委委员;慈溪市委副书记、市长、浙江慈溪出口加工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兼);慈溪市委书记、浙江慈溪出口加工区(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宁波杭州湾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兼);宁波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正局长级)等职务。十二届市委委员。  2012.02--2014.06宁波市副市长  2014.06 宁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 (原标题:浙江检察机关依法对洪嘉祥立案侦查)编辑:

中新网12月19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9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就美方售台武器、朝鲜人权问题等答记者问。  以下是外交部网站公布的答问实录:    答:台湾问题事关中方核心利益,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售台武器,这一立场是坚定、明确和一贯的。上述法案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精神,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与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在北京和华盛顿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我们敦促美方恪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停止美台官方往来和军事交流,停止售台武器,多做有利于中美关系大局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事,而不是相反。    答:中方一贯主张国与国之间通过建设性对话与合作处理人权领域的分歧,我们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或者借人权问题向别国施压。安理会不是讨论人权问题的合适场所,将人权问题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也无助于解决问题。(原标题:外交部: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售台武器 已提出严正交涉)编辑: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8日对: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判决中,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为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诉,但不能从轻处罚。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上海市高院的裁定还须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昨天上午10时,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备受关注的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判决。林森浩的父亲、叔叔及黄洋的父母均来到法庭。经过近40分钟的宣读后,上海市高院最后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宣判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  上午9时15分,记者看见林森浩父亲、叔叔一起走入高院安检区域。按照法院要求,必须将随身物品全部拿出进行安检,记者看到,林森浩父亲从口袋中拿出一副眼镜、廉价的“好日子”香烟和几枚硬币等。无论结局如何,对双方家人而言,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诉讼,注定不再有“好日子”。  宣判前一个小时开始,林森浩家属、黄洋家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记者陆续进入法庭。和开庭时一样,林森浩家属和黄洋父母仍分坐在旁听席两侧。  上午10时,记者看到,林森浩在法警的押送下低头走进了第五法庭,他穿着一身黑色上衣,目光没有往旁听席上看。但林森浩父亲紧紧盯住儿子,直到他转身。在法官宣读裁决结果前,要求全体起立,当听到维持原判的结果后,林森浩父亲骤然坐下。黄洋母亲则泣不成声,最后在几个人搀扶下离开法庭。  控方:黄洋符合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辩方:黄洋是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相关证人证言和物证证明,黄洋于2013年2月体检时身体健康;多名证人证言证实黄洋案发前晚未饮酒,其于2013年4月1日饮用了饮水机里的水后发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其次,《法医病理司法鉴定》等均证实,黄洋体内检出二甲基亚硝胺,黄洋是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死亡。控方鉴定意见的鉴定程序规范合法,鉴定依据的材料客观,检验防范、检验过程、分析说明和鉴定结论不存在矛盾之处,且能相互印证,法院予以采信。  控方: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  辩方:林森浩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  二审法院认为,多名证人证言、林森浩的硕士毕业论文、林森浩等人发表的论文及林森浩的供述等证据证实,林森浩于2011年与他人用二甲基亚硝胺做过大鼠肝纤维化实验,二甲基亚硝胺是肝毒性物质,会造成大鼠急性肝功能衰竭死亡。林森浩到案后直至二审庭审均供述,其向饮水机投入的二甲基亚硝胺已超过致死量。  但在二审中,林森浩关于投毒后将饮水机内水进行稀释的辩解,仅有其本人供述,缺乏相关证据证实,不予采信。林森浩具备医学专业知识,明知二甲基亚硝胺是剧毒物品会造成人和动物肝脏损伤并可导致死亡,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死亡,依法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意伤害罪及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意见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听到“维持一审判决”后,黄洋母亲非常激动,心脏一度受不了,只能立即服速效救心丸缓和情绪。一向能控制自己的黄国强也忍不住哭了。黄国强说,这个消息原本应该让他们很高兴,但心里却非常不好过,心情复杂。  现在,黄国强和妻子能领到计生部门的失独补贴,每人每月300元。加上妻子的退休工资,勉强度日,其中大部分要用来给妻子买药治病。“洋洋是家里的独子,也是我们家全部的希望。”  宣判之后不到10分钟,一辆囚车载着林森浩驶出高院。3分钟后,他的父亲林尊耀拖着脚步走出法庭,他在现场不断重复着“我的心里很乱”,走出法院的大厅,林尊耀忍不住蹲在地上,一只手扶着头,掩面而泣。  林尊耀表示,“我不甘心,会请律师复核和继续申诉,我儿子有罪,但罪不至死。”  宣判结束后,林森浩代理律师随即前往看守所会见林森浩。由于林森浩对判决结果早做了最坏的打算,因此对结果并不意外。  林森浩通过律师发布了一份捐赠遗体的声明,他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满意,“我真的不是故意杀人。”“不管结果如何,我依然要向黄洋的父母道歉,我为我做的事忏悔。”  林森浩在声明中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此生虽然短暂,之前都投入到学业之中,缺乏心灵的滋养,导致酿成大错,最后这几年在司法的漩涡中,身不由己,我希望这最后一件事,能做对。我毕竟年轻,也能付出年轻的生命来赔罪,我的人生落幕了,也希望社会最终能宽恕我。”  综合新华社、《新民晚报》  2013年4月1日  复旦大学枫林校区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出现中毒症状。  2013年4月12日  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6日  黄洋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2013年4月19日  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复旦大学“4·1”案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4月25日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复旦大学“4·1”案犯罪嫌疑人林某依法批准逮捕。  2013年10月30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投毒案,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该案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2013年11月27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复旦大学寝室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被提起公诉。林森浩当庭供认了起诉书指控其采用投毒的方法致黄洋死亡的事实,但称只是一个愚人节整人的巧合,林森浩是否故意杀人成为庭审焦点。  2014年2月18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投毒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2月25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称,投毒案被告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已正式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上诉。(原标题:林森浩投毒案维持死刑判决)编辑:

黑龙江囚犯骗色监狱曾有8犯人1狱警自杀

1月20日以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了黑龙江省讷河监狱在押犯人王东利用手机微信诈骗多名女性并胁迫一名女性入狱发生性关系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近日,多个消息源向澎湃新闻透露,从2008年到2014年6年时间里,讷河监狱至少有5名服刑人员先后自杀身亡,另有3起自杀未遂事件。此外,还有一名狱警在被传讯后自杀。    2008年3月,讷河监狱服刑人员井洪波在监狱内一仓库里自缢身亡。知情人士透露,井洪波自杀是因为他在监狱内赌博输掉大量钱财。  5个月之后,讷河监狱服刑人员钱海波在寝室割颈动脉自杀。知情人士称,原因是钱用手机与监狱外的女性谈恋爱,失恋后自杀。  2008年12月,讷河监狱保外就医的服刑人员袭普春,在多名监狱民警面前服毒自杀。根据规定,罪犯保外就医后,监狱每年要定期派人上门考察,如发现有违法行为或病已治愈等丧失保外就医条件时,均要将其收监。袭普春保外后,狱方前往考察,当地公安说他未请假外出,让监狱收监,袭表示死也要死在家中,喝药自尽。  一年之后的2009年6月,讷河监狱服刑人员王世军在狱内自缢死亡。案发后,该监狱民警郭振楼被检方传讯,后者于传讯后(2009年7月)自杀身亡。上述知情人士称,郭自杀后,监狱赔偿了他家属钱财,并为其妻儿安排工作。  2014年2月,讷河监狱在押犯人陈云林自杀。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他因赌博输掉数万元无力偿还而自杀。  上述自杀的5名犯人中,井洪波、陈云林皆因欠赌债自杀。多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讷河监狱内赌博成风。澎湃新闻获取的该监狱诈骗多名女性的服刑人员王东与一名受害人的聊天记录显示,王东称自己曾在监狱欠下11万元赌债。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以来,讷河监狱至少还发生过三起自杀未遂事件。  2008年9月,服刑人员刘凤喜在厕所自缢未遂,原因是遭到牢头狱霸殴打。  5个月之后的2009年2月10日,服刑人员闫金武自缢未遂。  一个月之后的3月15日,服刑人员高永生自行将睾丸割掉以图自杀,起因则是遭到牢头狱霸强迫劳动,他不服与之争吵,说自己在外面“玩过女人,混过黑社会”,受到民警和其他罪犯嘲讽、讥笑。  2014年5月,该监狱还发生一起犯人脱逃未遂事件。  据另外一名知情人士透露,5月13日晚,讷河监狱服刑人员周涛逃出寝室藏到监狱犯人劳动的车间里。次日凌晨,他拆毁了民警出入通道的内门,逃到了监狱内外大门之间,后被值班人员发现,脱逃未遂。  除频繁发生服刑人员管理恶性事件外,讷河监狱亦有警风警纪问题。  据黑龙江都市频道《新闻夜航》节目报道,2014年6月,讷河监狱一级警督应杰利因无证且醉酒驾驶被讷河市公安局拘留。  另外,2014年10月,讷河监狱企业(老莱农场)劳动人事部部长于永明因涉嫌贪污被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检察院逮捕。  澎湃新闻获得的资料显示,讷河监狱位于黑龙江省讷河市境内,是一座主要以关押15年以下有期徒刑罪犯为主的中等级戒备监狱。  讷河监狱的前身为“老莱监狱”,1998年被命名为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为黑龙江省省直监狱系统第一所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2003年,该监狱还被司法部授予集体一等功。2013年,“老莱监狱”改名为“讷河监狱”。(来源:澎湃新闻)(原标题:囚犯骗色背后的讷河监狱:6年里8犯人1狱警自杀,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土地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以农民为主体,政府扶持引导,市场配置资源,土地经营权流转不得违背承包农户意愿、不得损害农民权益。但是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最近反映,他们没有承包合同,也没有承包书面协议,但是土地就这样被流转了。】  12月22日,中央农村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这是中国政府在三农领域一次重要的年度会议。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农村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一个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这份被叫做61号文的文件,从五大方面,十九个内容详细阐述了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总体要求、稳定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规范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及建立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今天,我们就把目光聚焦在土地流转的话题上。关注土地流转过程中的那些事。  土地被强制流转 村民:合同到现在都没看见  范瑞钦,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他告诉我们,往年的这个时候,他的这片地里,应该是一片绿色的小麦苗。从一年前开始,他们家的这3亩土地被流转了。一年过去了,这片地就一直这么荒着,直到前不久才刚刚被种了一些树苗。而他的日子过的还不如土地流转之前舒服。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去年什么时候,大概几月?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苗店镇庙店村村民范瑞钦:秋收以后。  范瑞钦说,去年秋天,村里的组长告诉他,镇里要拿他们村的地种花、种树,让他把地承包给一家公司,其他的不让多问。范瑞钦家里只有3亩地,因为土地不多,所以范瑞钦几乎没有多想,就把自家的3亩地包出去了。范瑞钦告诉记者,这3亩地在流转前每年耕种小麦和玉米,有两季收成。但范瑞钦没想到,土地包给这家公司之后,赚的比原来还少了。  范瑞钦:包了之后,这一年就给我1800块钱。  记者:那这样的话不划算?  范瑞钦:不划算,那不当家,组里管着地,人家说上面也不允许,强制包,他非让包。  范瑞钦说,村里很多人的土地都被流转了,他们和范瑞钦一样,对自己的土地流转也是一知半解。村民们说,土地流转时,村干部的态度很坚决,同意的要包出去,不同意的也要包出去。  范瑞钦:我兄弟在那边的地,他不给人家补地,都给人家弄走完了。不让他犁地,他要犁,人家都不让他犁,那是我三兄弟。  范瑞三是范瑞钦的弟弟。他告诉我们,他家的农田也是莫名其妙地被包走的。地里不能去,自家的农田被栽上了树苗。村里很多村民都有和范瑞三同样的遭遇。  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村民告诉记者,当初村里只是告诉他们,被流转的土地是被一家公司承包的,他们要在这里种花、种树,但村里却也没有见到过任何协议或者合同。而更让村民感到不解的是,原来说好的每年每亩地有600元的承包费,可是除了刚承包时给了亩600元的补偿款以外,一年过去了,村民们再也没有拿到过一分钱。  记者:他口头承诺你们今年的钱什么时候给?  村民:说是马上给。  村民:马上给,就是不给。  那么,村民们被流转的土地到底有没有合同、当初说好的每亩地承包费600元,为什么只给了一年就不给了呢?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记者来到了苗店镇政府,在说明来意之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领导有的去县里开会了,有的去参加婚礼了,有的生病住院了,总之都不在镇里。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最后,这位工作人员给了我们一位副镇长的电话。当记者询问庙店村的土地被包出去,是否经过农民同意时,这位副镇长这样回答了我们。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副镇长:这个情况当时还没有,我还不了解这个情况,当时我没分管这一块。  记者:当时谁分管的?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副镇长:当时一个人大主席分管的。当时签合同的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今年才接手这个活。  在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采访时,无论是在镇政府,还是村委会,还是村民那里,记者始终没有见到当初承包土地种植花卉的合同。  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13年10月,就有村民通过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反映,社旗县苗店镇苗店村大多数村民不同意土地流转,以及土地流转给镇里一亩地的补偿是1000元,但是,镇里给农民的却是每亩600元的问题。两个月后,南阳市委给出这样的答复。2013年,社旗县苗店镇花卉基地的土地流转过程中,依据有关规定,遵照平等协商、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进行。对不愿意土地流转的农户(共涉及3户22亩),镇村干部高度重视,已经协调出土地22亩,让其继续进行耕种,不存在强制进行土地流转。同时表示,在进行土地流转过程中,个别村民小组长因缺乏工作经验,工作方法不得当,出现了一些工作方法简单、急于求成等问题。然而,时隔一年,社旗县苗店镇苗店村村民再次向记者反映了他们的土地被强制流转的问题。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像这样咱们村里边老百姓意见这么大,你们不能向上反应反应吗?  村民:打电话没一个人管,谁管啊。  王国旺是苗店镇庙店村三组的组长,今年已经76岁了。当记者问起庙店村土地流转的情况时,王国旺显得很为难。  记者:你知道这个事吗?  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三组组长王国旺:当时有一部分不同意,这个事具体我也不知道,那是谁不同意不让谁咋说。  记者: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就在村里生活。  王国旺:我什么字都不认识。  王国旺说,在苗店村仅他们三组就有村民120余户。耕地500多亩,目前已经流转土地300多亩。  王国旺:签字是有农民代表,村里村民也没看到合同。我没看到,我也不识字,看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弄。  记者:既然这个合同是跟咱们每个村老百姓签的,为什么不给老百姓看呢?  王国旺:那你这个事有农民代表,还有村里组里,有农民代表就是代表群众了,临时代表就是给群众做工作。村支书找好的代表。  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土地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以农民为主体,政府扶持引导,市场配置资源,土地经营权流转不得违背承包农户意愿、不得损害农民权益。没有承包合同,也没有承包书面协议,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土地就这样被流转了。就在南阳市社旗县苗店镇庙店村的村民,为自家的土地流转叫苦不迭的时候,同样是在河南省南阳市的另一个叫做淅川县的地方,九重镇的村民,正在享受着土地流转给他们带来的红利。  高敬森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九重镇唐王桥村的村民,站在田地里,他已经分不清哪一块是他家的耕地了。高敬森说,他家的土地早就和村里其他村民的地连成一片,种上了金银花树木。  高敬森:在剪金银花枝。  记者:作用是什么?  高敬森:给它剪了之后,到明年春季重新发出一些条枝,金银花产量高,品质又好。  高敬森说,他家共有16亩农田,从2011年开始陆续进行土地流转,现在他家的十几亩耕地,全部做了土地流转,用做金银花树木种植和栽培。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农民,而是园艺专家。也可以穿皮衣,开汽车了。  高敬森:说个实话,像我们原来谁穿过这衣服,你们现在穿的皮衣我们现在也穿皮衣,这是实话。在过去我们农民啥时候能开上轿车,现在家里开上了,二十多万的小车,开着挺美的。  从2011年开始,唐王桥村就开始了土地流转,变耕地为如今的金银花种植基地。如今全村所有的村民都已经把自己原来的耕地做了土地流转,村民的收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唐王桥村村民:一共就是六七亩地。全包出去了,有两三年了吧。刚开始那几年种地,出去打工,在家里没收入,出去打工了。这每个星期孩子回来了可以帮他洗衣服,孩子也带了,老人也照顾了,一个月能收入一两千块钱。  唐王桥村村民告诉我们,他们从开始对包地顾虑重重到现在踏实的做起了园林修剪和栽培工人,也经历了一段思想斗争。因为土地流转,这几年村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唐王桥村村民:当时地给人家的时候我们思想上有顾虑,想着给了以后怕没吃的了,地给人家了,没吃的,现在地给了,吃的生活各方面,实际经济比以前还好。又不怕田旱了,也不怕田涝了,也不用操心买肥料,买种子了,种地一年操心的很多,这样不用操心了,就是比以前好多了。  记者:这个钱赚的踏实。  唐王桥村村民:我们每个月工资到月份,第二个月工资到月份就发了,等于我们和工人一样。  高敬森的新家就在离种植基地2公里左右的唐王桥新村里。去年他买下了这里196平米的一栋新房。高敬森带着记者参观了他正在装修的新家。  花了不到13万就住进了近200平米的别墅,高敬森对以后的日子充满了信心和希望。而他生活水平的巨大改善,正是土地流转以后带来的。当我们问起金银花基地如果效益不好、土地流转费以及工资不能兑现时,他拿出了一份文件告诉记者,土地流转时,政府已经把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高敬森:这是公证书,我们与农户对复盛药业租地的合同。在公证处做过公证的。  高敬森说,这份公证书是他家目前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有它在,他就什么都不担心了。如果自己包出去的地出现了没有给租金,到期收不回来等等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公证书里都有说明。出了问题,拿着它就可以到镇里县里,甚至市里去讨说法。  高敬森:9月30日,到明年9月30日必须得付款,不付款,拿这个东西能把地回收上来,不给他了,因为他违背了合同,必须在规定的日期把租金付到位,付给农民。  淅川县九重镇人口7万人,拥有近12万亩土地。镇党委副书记刘宏奇告诉我们,从2012年开始,全镇已经流转土地3万亩。从开始动员村民做土地流转,到现在村民主动找政府要求做土地流转,这种变化是他也没有想到的。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九重镇党委副书记刘宏奇:现在好多公司不愿意租了,有的公司人家认为我这个公司做的挺大的,我消耗不动了。  刘宏奇:规模够了,再上新的项目了,人家想到土地上咋做文章了人家再做,我们现在有些村找着给人家,不要的。  记者:反过头现在成了农户求着你们。  刘宏奇:对,求着人家公司,求着乡里跟公司说说,租他的地。  刘宏奇说,农村的土地流转工作很讲究技巧和方式。为了让农民在流转之前就能安心、放心,他们聘请律师精心拟定了土地流转合同。  刘宏奇:双方的公司的跟群众相互约定的权利和义务,人家公司正常的经营的,但是你公司必须得保证,这个记的非常清,你公司的每年的寒露这个以现金方式来支付。咱们种麦就是寒露前种地种麦,寒露钱不给我们打款,群众心里没底,规定是寒露。  记者:所以合同里面就标明给你有底的人,我一定把钱给你。  刘宏奇:这样我没给你,我不影响你种麦  这是河南淅川县九重镇的土地流转合同书,记者看到。在这份合同里,不仅对双方的责权利都有详细的说明,同时还标明了流转土地费用和付款时间,保证让农民在流转土地以后马上有收益。  刘宏奇:这就是群众领钱,领钱的花名册,确认的,确认的这个土地流转的,留下花名册的一些。  记者:包括姓名、面积,统计的登记的面积,金额。  刘宏奇:每一户不一样,这是他的土地面积。  在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当初在进行土地流转时其实很多村民是有顾虑的,认为承包合同时间一签就是15年,甚至30年,心理没底。为了方便农户和企业及时调整用地,九重镇采取了每年重新测量土地,每年做一次土地承包数量变更的方法。从而打消了群众的顾虑。  刘宏奇:这是今年的12月9日,12月9日新开的,新开的。  记者:是每一年都要核定一次。  刘宏奇:基本上每一年就要核定,大的时候。  记者:为什么每年核定一次。  刘宏奇:像公司和群众都方便。  记者:怎么讲?  刘宏奇:公司根据生产的需要扩大规模,群众因为家常用地,或者群众在这个继续在他这个承包的,已经承包的地,变化的时候收回一部分。  土地问题涉及亿万农民切身利益,事关全局。一边是村民争着土地流转,一边是村民争着想收回被流转的土地。一样的河南省南阳市,在不同的县,不同的镇,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现象。土地问题涉及亿万农民切身利益,事关全局。如何使土地经营权流转有序、健康,促进现代农业发展,促进农村改革向纵深推进,成了土地流转工作的重中之重。  农业部司长:农民答不答应 满意不满意是衡量农村政策的根本要义  张红宇,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一直以来承担国务院有关部委委托的课题研究工作。多年来对我国农业和农村经济政策、农村产权制度和农业宏观管理等领域进行过详细的研究分析。他告诉我们,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的通知,针对土地流转,再次强调有三个不能。  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不能搞大跃进,不能搞行政瞎指挥,不能搞强迫命令。为了土地流转一定要有序,也不得侵犯原承包户的利益,不得改变土地的用途,不得损害农民的权益,不得影响农业生产能力和生态环境,这都是基本原则。  此外,张红宇告诉我们,中央在土地流转政策中规定,土地流转绝不允许少数服从多数的做法,要得到每家每户的认同,并且一定要通过农民的书面委托,才能生效。  张红宇说,中央出台的土地流转政策有多方面的积极意义,从效果上看,对现在农业发展的意义非常明显,从全国整体看来是健康有序的。但个别地方乡镇政府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往往以考核为目标,没有顾及农民的根本利益。存在因土地流转过快过激导致的损害农民利益现象。  张红宇:局部地区,特别是有些部门,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流转过程中也是出现了一些过快过激的现象,下命令,定指标,通过什么考核,那么这种情况的话也时有发生,  根据农业部的统计,2013年底,土地经营权流转的面积占到整个承包地的26%,全国有3.4亿亩土地进行了流转。截至2014年6月,土地经营权流转就达到了28.8%,经营权流转的耕地达到3.8亿亩。半年就提高了2.8个百分点。农村的土地流转速度持续加快,针对土地流转中出现的问题,地方各级政府只有把农民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去考虑,才能避免土地流转中伤害农民利益的事情发生。  张红宇:一定要按照中央的要求来,根据农民的意愿来做一切的事情。农民答不答应,满意不满意,是衡量农村政策的根本要义。  半小时观察:  土地流转是一个渐进过程,不能脱离国情农情。我国人多地少,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在一些发达地区,城镇化水平相对较高,大量农民变成城镇居民,土地流转自然就顺畅。而在大多数农村,今后相当长时期内,普通农户仍占大多数,农民非农就业机会有限,土地承担着农民的就业、社保等功能,如果不顾实际强推流转,硬把农民挤出土地,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该干什么?这需要基层政府认真思考。有序推进土地流转,政府不能越位,包办流转,也不能缺位,放任不管。当前全国2/3的县和乡镇没有土地流转服务平台,有近40%的土地流转未签订合同。政府要做好服务引导,规范流转行为,同时加强市场监管,对工商资本下乡严格准入门槛,加强事后监管。不能让土地流转成了少数人的盛宴。(来源:

日前,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浙江省宁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洪嘉祥(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洪嘉祥简历  洪嘉祥,男,1960年10月出生,汉族,浙江宁波人,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杭州大学毕业,工商管理硕士。  曾任宁波市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副处长;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副局长、局长;宁波保税区管委会副主任、党工委委员;慈溪市委副书记、市长、浙江慈溪出口加工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兼);慈溪市委书记、浙江慈溪出口加工区(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宁波杭州湾新区党工委副书记(兼);宁波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正局长级)等职务。十二届市委委员。  2012.02--2014.06宁波市副市长  2014.06 宁波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 (原标题:浙江检察机关依法对洪嘉祥立案侦查)编辑:

中新网12月19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19日主持例行记者会,就美方售台武器、朝鲜人权问题等答记者问。  以下是外交部网站公布的答问实录:    答:台湾问题事关中方核心利益,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售台武器,这一立场是坚定、明确和一贯的。上述法案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八·一七”公报精神,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与当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在北京和华盛顿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并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我们敦促美方恪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停止美台官方往来和军事交流,停止售台武器,多做有利于中美关系大局和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事,而不是相反。    答:中方一贯主张国与国之间通过建设性对话与合作处理人权领域的分歧,我们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或者借人权问题向别国施压。安理会不是讨论人权问题的合适场所,将人权问题提交国际刑事法院也无助于解决问题。(原标题:外交部: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售台武器 已提出严正交涉)编辑: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8日对: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判决中,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为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诉,但不能从轻处罚。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上海市高院的裁定还须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昨天上午10时,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备受关注的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判决。林森浩的父亲、叔叔及黄洋的父母均来到法庭。经过近40分钟的宣读后,上海市高院最后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宣判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  上午9时15分,记者看见林森浩父亲、叔叔一起走入高院安检区域。按照法院要求,必须将随身物品全部拿出进行安检,记者看到,林森浩父亲从口袋中拿出一副眼镜、廉价的“好日子”香烟和几枚硬币等。无论结局如何,对双方家人而言,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诉讼,注定不再有“好日子”。  宣判前一个小时开始,林森浩家属、黄洋家属、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媒体记者陆续进入法庭。和开庭时一样,林森浩家属和黄洋父母仍分坐在旁听席两侧。  上午10时,记者看到,林森浩在法警的押送下低头走进了第五法庭,他穿着一身黑色上衣,目光没有往旁听席上看。但林森浩父亲紧紧盯住儿子,直到他转身。在法官宣读裁决结果前,要求全体起立,当听到维持原判的结果后,林森浩父亲骤然坐下。黄洋母亲则泣不成声,最后在几个人搀扶下离开法庭。  控方:黄洋符合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辩方:黄洋是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相关证人证言和物证证明,黄洋于2013年2月体检时身体健康;多名证人证言证实黄洋案发前晚未饮酒,其于2013年4月1日饮用了饮水机里的水后发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其次,《法医病理司法鉴定》等均证实,黄洋体内检出二甲基亚硝胺,黄洋是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死亡。控方鉴定意见的鉴定程序规范合法,鉴定依据的材料客观,检验防范、检验过程、分析说明和鉴定结论不存在矛盾之处,且能相互印证,法院予以采信。  控方: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  辩方:林森浩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  二审法院认为,多名证人证言、林森浩的硕士毕业论文、林森浩等人发表的论文及林森浩的供述等证据证实,林森浩于2011年与他人用二甲基亚硝胺做过大鼠肝纤维化实验,二甲基亚硝胺是肝毒性物质,会造成大鼠急性肝功能衰竭死亡。林森浩到案后直至二审庭审均供述,其向饮水机投入的二甲基亚硝胺已超过致死量。  但在二审中,林森浩关于投毒后将饮水机内水进行稀释的辩解,仅有其本人供述,缺乏相关证据证实,不予采信。林森浩具备医学专业知识,明知二甲基亚硝胺是剧毒物品会造成人和动物肝脏损伤并可导致死亡,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死亡,依法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意伤害罪及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意见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听到“维持一审判决”后,黄洋母亲非常激动,心脏一度受不了,只能立即服速效救心丸缓和情绪。一向能控制自己的黄国强也忍不住哭了。黄国强说,这个消息原本应该让他们很高兴,但心里却非常不好过,心情复杂。  现在,黄国强和妻子能领到计生部门的失独补贴,每人每月300元。加上妻子的退休工资,勉强度日,其中大部分要用来给妻子买药治病。“洋洋是家里的独子,也是我们家全部的希望。”  宣判之后不到10分钟,一辆囚车载着林森浩驶出高院。3分钟后,他的父亲林尊耀拖着脚步走出法庭,他在现场不断重复着“我的心里很乱”,走出法院的大厅,林尊耀忍不住蹲在地上,一只手扶着头,掩面而泣。  林尊耀表示,“我不甘心,会请律师复核和继续申诉,我儿子有罪,但罪不至死。”  宣判结束后,林森浩代理律师随即前往看守所会见林森浩。由于林森浩对判决结果早做了最坏的打算,因此对结果并不意外。  林森浩通过律师发布了一份捐赠遗体的声明,他表示,对判决结果不满意,“我真的不是故意杀人。”“不管结果如何,我依然要向黄洋的父母道歉,我为我做的事忏悔。”  林森浩在声明中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此生虽然短暂,之前都投入到学业之中,缺乏心灵的滋养,导致酿成大错,最后这几年在司法的漩涡中,身不由己,我希望这最后一件事,能做对。我毕竟年轻,也能付出年轻的生命来赔罪,我的人生落幕了,也希望社会最终能宽恕我。”  综合新华社、《新民晚报》  2013年4月1日  复旦大学枫林校区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出现中毒症状。  2013年4月12日  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6日  黄洋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2013年4月19日  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复旦大学“4·1”案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4月25日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复旦大学“4·1”案犯罪嫌疑人林某依法批准逮捕。  2013年10月30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投毒案,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该案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2013年11月27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复旦大学寝室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被提起公诉。林森浩当庭供认了起诉书指控其采用投毒的方法致黄洋死亡的事实,但称只是一个愚人节整人的巧合,林森浩是否故意杀人成为庭审焦点。  2014年2月18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投毒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2月25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称,投毒案被告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已正式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上诉。(原标题:林森浩投毒案维持死刑判决)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8-17 09: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