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上海踩踏事故“后退哥”:后退的声音是笔财富

  • 分类:美文

两天来,外滩事故的亲历者受访回忆起那场可怕的事故时,几乎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声音:“后退!”“后退!”正是这个简单的词汇扭转局面,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事后,网友给这个群体取名为“后退哥”,多方信息显示,事发时现场齐声喊出“后退!”“后退!”声音者大约有上百人。  昨晚新京报记者辗转找到了他们中间的一人,吴登民,1981年出生,现为上海一旅游公司的主管。事发时,他处在现场最中心,就快要被人流压倒,于是大声向站在高处的年轻人喊:“快喊(后退)!”“快喊(后退)!”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否被听到,但随后那句救命的“后退”声开始齐整,更多人一起大喊,厄运终于至此止步。  昨晚,在一家快要打烊的快餐店,新京报记者对话吴登民,他原本不愿再回顾这起事故,更重要是不想让远在湖北的父母知道他曾经历生死,但终究觉得,扭转事故的这句“后退”声是笔财富,应该被总结和铭记,于是他坐在了记者面前。  新京报:你当时为什么去外滩?  吴登民:因为跨年嘛,几个在上海的要好的朋友决定聚一聚,于是当天约到了一起。一共8个人,先是去一家湘菜馆吃饭,后来决定去唱歌,但到了KTV之后,人太多了,已经没有地方,有个朋友说外滩有灯光秀,于是大家决定去外滩。  新京报:你到外滩是几点?你意识到情况不对又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我当时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此时南京路上的人就很多了,因为最佳观灯位置是观景平台上,大家还是决定往那边走。此时,走路已经比较困难了,人挤人。  走到陈毅广场上时,人基本上已经很难自由走动,我意识到可能会有危险。我的个性一直都是比较理性冷静,老婆经常说我,怎么也不见我生气。  新京报:感觉到危险后,你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吴登民:我觉得靠墙边应该比较安全,于是就抓住老婆的手,她后面牵着另外3个女同伴,就这样手拉手,大家挪到前方的墙边。此时,另外3个同伴已经走散,人太多了。  我当时距离登上观景平台的台阶大约就是15米左右的样子,这时接到其中一个走散朋友的电话,他已经走到了观景平台上,他手机开着闪光灯,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我们这边挥手,于是我们还是决定上观景平台,毕竟那个地方才是最好的观景位置,当时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危险。  新京报:上了台阶以后呢?你是什么时候陷入危险当中的呢?  吴登民:很奇怪,当时台阶上的人流好像突然一下子松散了一下,不是那么多人,而且大多数人都是往上走,我就沿着墙根,抓住老婆的手,顺着台阶往上走,大概15秒左右的时间就到了观景平台上,没想到危险发生了。  那时,我和老婆刚刚走到观景平台上,突然就听见好多人说,要下去、要下去,人流就像大水冲下来一样,把我们一下子冲下去,人被倒着挤到台阶中间的平台上。(事发地是一个17级台阶,第一级台阶8步,第二级台阶9步,两级台阶中间有个一米多宽的小平台)  因为我们是往上走的,人流冲下来时,完全没法转身,都是被倒着冲下来,到平台时动不了了,特别无助。    新京报;你感到无助时,你和你老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吴登民:我还抓着她,老婆前后都是两个大个子,她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她跟我说:“老公,我呼吸不过来”奇怪,我当时很冷静,我告诉她,你万一倒下了,一定要把头护住。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两个人都有事,我会保她留下来。  新京报:怎么保护她呢?  吴登民:我看见在老婆的前方,有个人正死死抓住墙边的护栏,那个人特别魁梧,他应该是安全的,我想如果有事,我要拼最后一把,把老婆推到那个人身边。事后老婆告诉我,其实她当时已经抓到那个人的衣服。  我在我老婆的后面,被前面的人挤着,倒着身子,已经40度左右的向下倾斜,如果人再往下挤一下,我就完蛋了。  新京报:那你是怎样化险为夷?又是怎样让大家喊出来后退后退的呢?  吴登民:我看见观景平台的墙上站了好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人穿着灰色衣服,他们正做着手势,示意大家往后退。我觉得这样没用,就大声朝他们喊“快喊”“快喊”。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  吴登民:他们已经在指挥大家后退了,但是应该喊出来才管用,求生的本能让我冲他们大喊,让他们快喊、快喊。我特别害怕,后面已经有人被压住,有人在惨叫,我觉得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新京报:有效果吗?  吴登民:我也不知道他们听到我的声音没,兴许压根就没听到,但是有几个人开始喊“后退”,渐渐地,“后退”“后退”的声音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加入,大家一起喊,往下冲的人流终于止住了。  新京报:你得救了?得救以后你做了什么?  吴登民:对,往下压的力量退去,一个人把我拉了一把,我终于能够站直。接下来,我见那群站在上方墙上的年轻人开始往上拉人,我扶着我老婆,请求把我老婆也拉上去,一个小伙子伸出了援手。    新京报:你老婆获救后你也想跟着爬上去?  吴登民:没有,我老婆被救上去后,特别着急,冲着我喊,赶快上来,赶快上来,但这会儿,我已站在墙角下,抓住了台阶边上的护栏。  我跟我老婆说,不要紧,我这里很安全,没有事。我想拉几个人,能拉几个是几个。  新京报:为什么要这样?你怎么拉人的?你拉了几个人?  吴登民:我本身就是被别人拉了一把,毕竟我是一个男人。接下来,我右手圈住栏杆,左手上前拉。我觉得这样既能保证自己安全,又能救人。救了几个人,记不清了,真记不清,但记得拉过来都是女孩子。  新京报:哪几个人印象深刻?  吴登民:有个女孩子,披肩长发,20多岁的样子,我把她拉过来后,她说,“不行,我站不起来”,她双腿已经被挤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说不行,你必须站起来。  新京报: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形?  吴登民:前方都是被压的人,人几乎是被堆起来的。记得有个老外,黑人,很年轻,把这个女孩拉过来时,她好像受惊吓过度,就像落水求救一样,双手乱抓,死命地拽着我。这时候警察也赶到了,更多人开始救人。  新京报:终生都没法忘记这个场景?  吴登民:是的(很痛苦),我们拉出来一个女人,当时身体就像一摊泥一样,我摇她,身体软软的,台阶中央的平台上这时空出一块地方,我们几人就把她往外拖,放在平地上。  人已经不行了,之前在公司曾经有过培训,我给她做心脏复苏,使劲按压胸腔,但无济于事。旁边有人说要掐人中,于是又掐,用很大力气,还是没效果,有人说要扶起来抖,还是不行。  新京报:很沮丧?  吴登民:是的,当时还有人说,应该人工呼吸,她的同伴做了,我教她,要先深呼吸,然后再人工呼吸,做了一会儿,还是没能醒过来。  新京报:当时现场是怎样的?  吴登民:这时我就听到前面很多人在数秒,前方大概也就10多米的样子,5、4、3、2、1,人们大声数新年倒计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这边出事了,反正我当时特别的沮丧、很无望的感觉,筋疲力尽。  新京报:因为什么?  吴登民:你想想看,那边是一个很欢乐的场景,只是相隔这么点远,就在这个小的平台上,一个姑娘再怎么都救不回来……(沉默数秒),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形。  新京报:再见到老婆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一个多小时后,因为现场手机没有信号,走到附近的四川中路手机才有信号,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  新京报:这次再见面是不是很不一样?  吴登民:没有,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劫后余生、相拥而泣的感觉,我说:老婆,我们今天捡回来一条命。反倒是我老婆特别感激我,她说:老公,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后来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大意是感谢老公,说我是她的精神支持。我看了之后,很幸福。  新京报:这两天睡得怎样?  吴登民:不怎么好,白天还好,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当时的情形,我拉起来的那几个女孩,特别是那个怎么都救不活的胖胖的女孩。  新京报:还会再去外滩吗?  吴登民:肯定会去,但不是人多的时候,我跟我老婆说,以后再也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不仅我不去,也不会让亲人和朋友去。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的亲身经历,但会告诉他们,如果要去,你看,上海外滩的踩踏就是教训。  新京报:现在怎么看“后退”这个声音?  吴登民: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着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  今后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声音:“后退”,千万要冷静。对我个人而言,这个声音是一辈子的财富。  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得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吴登民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崔木杨(原标题:“后退哥”吴登民:后退的声音是一笔财富)编辑:

新华网北京12月2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魏梦佳)近日网上传言,北方天气寒冷将导致南水北调中线来水“半道结冰”,影响南水北送。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表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冬季也能输水运行,江水月底将顺利抵达终点北京。  据了解,北京段南水北调干线全长80公里,几乎全是地下管涵,平均深度为8至10米深,最深处达20米,水温基本为0至10摄氏度左右,一般不影响水流动。即便出水区域出现结冰状况,部分闸门和闸室也会采用融冰泵以搅动水体,防止水面结冰。  据介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设计及施工早已考虑到北方冰冻等天气因素,确保工程在冬季也能输水运行。受河南安阳以北明渠段水流表面结冰影响,输水能力会降低到正常情况的60%,但南水北送并不会因天气寒冷结冰而中断。  虽然出现严重冰冻现象概率极低,但一旦出现极端天气导致水面结冰,南水北调中线干渠仍可通过拦冰索等除冰设施,确保沿途水流通畅。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于本月12日正式通水,汉江水从鄂豫交界的丹江口水库出发一路北上,不日即将抵达北京。  为缓解北方水资源严重短缺状况,南水北调工程于2002年起开建。其中中线工程南起丹江口水库,经河南、河北,自流至北京,总干渠长1276公里。中线一期工程主要向京津冀豫供水,年均调水95亿立方米。编辑:

中新网12月26日电 据甘肃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静宁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姚小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原标题:

“布鞋院士”李小文因病离世  享年67岁 遗愿丧事从简不办追悼会 16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因为一张光脚穿布鞋作报告的照片,著名遥感学家、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布鞋院士”、“扫地僧”的称呼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昨天下午,噩耗传来,这名莫测高深的“扫地僧”李小文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7岁。   昨晚7点半,京华时报记者来到李小文院士此前工作过的北师大遥感与地理科学学院,一层大厅电视屏幕上显示着“沉痛悼念李小文先生”的字样,科学楼里墙壁通知栏上张贴着一张讣告。讣告显示,李小文因病医治无效,于昨天下午1点05分在北京逝世,遵照他本人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会,李小文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月16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记者从学院办公室了解到,得知李小文教授逝世的消息后,陆续有他生前的学生、同事和朋友联系学校,咨询届时前往送行并呈送挽联、花圈的事宜,到时前往送行的人员可到北师大西门或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统一乘车前往。“除了16日的遗体告别仪式,学生们目前可通过网上悼念的方式追思李先生。”     昨天是周六,学院实验室的学生本来就不多,听到李老师的事,气氛一下变得特别沉重。直到晚上8点多,研二的李亚惠说话还有些哽咽。李亚惠说,自己是从吉林大学考到北师大的,第一次见李老师时心里特别发怵,担心李老师名气这么大,学术这么厉害,会不会不好接触。结果,不光是邮件及时回复,见面李老师也丝毫没有架子,而是笑呵呵的,很关心她的研究兴趣。  “每次见面,李老师都会问我最近怎么样,钱够不够花,学校给的补助够不够,问的都是父母才会问的问题。”北师大地理学与地理信息系统硕士研究生周壮说,李老师不止一次叮嘱他有困难一定要告诉他。由于周壮是跨专业考的,李老师还给了周壮很多关于遥感的教材和参考书。  对于“布鞋院士”的称呼,李亚惠称,北师大同学们私下都不会以这个称呼李老师。“布鞋院士这样的说法都是不了解李老师的人才会讨论的,在我们眼中他就是李老师。李老师本人特别低调,他也不是为了上课才改变穿着的。他平时就是那样的打扮。这个称呼与他低调的为人不符。”李亚惠说,她最后一次见到李老师是前一阵子往李老师家中送资料时。她说,李老师就住在学校家属楼,房子不大,装修也非常简单。客厅除了沙发、书桌并没有多余的陈设。  尽管李小文院士在学术领域声名远播,但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会议他也一定会去参加。周壮说,有一次一个学生组织的报告会,李老师却出现在了现场。  北师大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学生回忆,在学院楼里,经常能看到李老师,他就像一个很普通的“老爷爷”,穿着布鞋,拿着小布兜走来走去,非常不起眼,“就像那种扫地僧给我们的感觉”,这样一位泰斗级的院士如此低调朴素,非常令人敬佩。  昨晚,北师大地遥学院负责人表示,李小文院士的家人不希望给大家添麻烦,所以一切丧事从简。     在2014年以前,李小文和他的科研团队一样不为人所知。2014年4月,一张课堂上课的照片在网络走红。照片中的老人蓄着胡须、发型凌乱、没穿袜子、脚蹬布鞋,且跷着二郎腿。此人正是李小文,照片是他作报告时被学生拍摄并放到社交网络上的。不少网友觉得李小文不像是在作科研报告,而像是在作脱贫报告。就是现实版的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功夫高深却貌不出众。“布鞋院士”的称呼由此得来。  照片在网络走红后,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李小文只是简单地回应:“感谢网友”、希望“冷一冷”,“等这波热点过去”。  李小文最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不久前北师大举办的第六届“感动师大”新闻人物评选,他以高票当选,但却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出席1月7日举办的颁奖礼。颁奖词中如此写道:当众声喧哗的网络将“布鞋院士”的盛誉簇拥向你,你却独盼这热潮退却,安静地做一辈子风轻云淡的“技术宅男”。梦也科研,成就“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的三大贡献之一”的是你;酒里乾坤,三杯两盏淡酒间与学生趣谈诗书武侠的,也是你。还是那双布鞋——一点素心,三分侠气,伴你一蓑烟雨任平生!   李小文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16岁便考上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子科大)。1978年,李小文以中国科学院遥感所硕士研究生的身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赴美留学。  李小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在美国期间,他一边学习,一边看小说。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他的最爱,特别是《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我觉得自己在性格上还是有点像令狐冲的。”李小文说。  2004年,已是中科院院士的李小文回到母校电子科技大学。吸引李小文回到成都的一个原因,是当时国家批准依托中科院和北师大成立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李小文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回来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在成都建立起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西南分室,西部地区更需要遥感科学,特别是在应用方面大有作为。2012年,电子科大成立了资源与环境学院,李小文出任首任院长。如今,他仍带着一批研究生。   据成都电子科大新闻网刊载,早年李小文就捐出自己的巨额奖金设立研究基金,用于奖励和资助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激励学生投身遥感事业。后来,李小文又将自己“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20万津贴,捐出来作为种子基金,设立了遥感基础研究基金。  此外,为帮助品学兼优但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支持青年教师成长,他又捐赠出个人的“长江学者”奖励津贴,以长女李谦的名字命名助学金。该项助学金按年评定,每年5至10人次,每人次1000至10000元不等。  此外,年过六旬的李小文院士,还是科学网博客中的活跃分子。在博客中,李小文院士自称“老邪”,他把博文分为生活点滴、历史杂谈、科网外传、海外来鸿、课件科普、怪哉虫儿几个类别,有专业知识讨论,学习心得分享,也有对时事热点如马航事件等的关注及评论。博文更新比较频繁,几乎每天都要更新一篇。大多数博文的阅读量均上千次。  京华时报记者张晓鸽潘珊菊   李小文院士,四川人,1947年出生,1968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1985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地理学硕士、博士以及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  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前所长,北师大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资源与环境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专长遥感基础理论研究,是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  主持过多项863、重点基金、NASA基础研究项目,是973项目“地球表面时空多变要素的定量遥感理论及应用”的首席科学家。2002年起,兼任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所长,现任北师大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原标题:“布鞋院士”李小文因病离世)编辑:

近日,武汉市纪委、市监察局通报今年以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情况,再次通报了5名局级干部案件的典型案例。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各类信访举报10919件次,同比上升70.28%;立案785件,同比上升32.38%;处分违纪党员干部777人,同比上升24.32%;移送司法机关处理89人,同比上升28.99%。全年共查处局级干部贪腐案件10件,7月份已通报了5件。    刘志海,男,1953年3月出生,汉族,湖北武汉人,1968年8月参加工作,197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4月任江夏区委常委、办公室主任;2000年12月起先后任蔡甸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副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2005年8月任蔡甸区政府代区长、区委副书记;2006年7月任市政府副秘书长;2007年1月任市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2012年1月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2014年8月21日,市纪委对刘志海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刘志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招投标、项目经营权、项目征地拆迁、用地性质变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2014年9月11日,刘志海被免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并辞去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职务。2014年11月27日,刘志海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柳滨,男,1964年6月出生,汉族,湖北黄梅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8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9年6月任青山区土地整理储备事务中心主任,2009年10月兼任青山区城投公司总经理;2011年11月任青山区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兼区土地整理储备事务中心主任。2014年9月30日,市纪委对柳滨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柳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土地收储、拆迁、还建、开发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2014年11月27日,柳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欧阳坤松,男,1963年9月出生,汉族,湖北仙桃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1年6月起历任江夏区政府副区长,江夏区区委常委兼区政府常务副区长;2010年6月任洪山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2年8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2014年9月15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对欧阳坤松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欧阳坤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征地拆迁、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鉴于欧阳坤松已涉嫌受贿犯罪,2014年12月12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决定将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杨新年,男,1963年1月出生,汉族,湖北监利人,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9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工委委员;2001年9月任武汉市信息产业局局长、党组书记;2003年10月任武汉市科学技术局局长、党组书记;2011年8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2014年11月21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对杨新年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杨新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科技项目扶持资金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林国生,男,1958年9月出生,汉族,湖北新洲人,1982年6月参加工作,199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1年9月任武汉市卫生局局长;2012年2月任武汉市卫生局党委书记;2013年4月任湖北省总工会副主席、武汉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2014年12月3日,市纪委对林国生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林国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卫生系统工程建设、行政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武汉市纪委)(原标题:武汉:再次通报5起局级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件)编辑:

上海踩踏事故“后退哥”:后退的声音是笔财富

两天来,外滩事故的亲历者受访回忆起那场可怕的事故时,几乎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声音:“后退!”“后退!”正是这个简单的词汇扭转局面,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事后,网友给这个群体取名为“后退哥”,多方信息显示,事发时现场齐声喊出“后退!”“后退!”声音者大约有上百人。  昨晚新京报记者辗转找到了他们中间的一人,吴登民,1981年出生,现为上海一旅游公司的主管。事发时,他处在现场最中心,就快要被人流压倒,于是大声向站在高处的年轻人喊:“快喊(后退)!”“快喊(后退)!”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否被听到,但随后那句救命的“后退”声开始齐整,更多人一起大喊,厄运终于至此止步。  昨晚,在一家快要打烊的快餐店,新京报记者对话吴登民,他原本不愿再回顾这起事故,更重要是不想让远在湖北的父母知道他曾经历生死,但终究觉得,扭转事故的这句“后退”声是笔财富,应该被总结和铭记,于是他坐在了记者面前。  新京报:你当时为什么去外滩?  吴登民:因为跨年嘛,几个在上海的要好的朋友决定聚一聚,于是当天约到了一起。一共8个人,先是去一家湘菜馆吃饭,后来决定去唱歌,但到了KTV之后,人太多了,已经没有地方,有个朋友说外滩有灯光秀,于是大家决定去外滩。  新京报:你到外滩是几点?你意识到情况不对又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我当时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此时南京路上的人就很多了,因为最佳观灯位置是观景平台上,大家还是决定往那边走。此时,走路已经比较困难了,人挤人。  走到陈毅广场上时,人基本上已经很难自由走动,我意识到可能会有危险。我的个性一直都是比较理性冷静,老婆经常说我,怎么也不见我生气。  新京报:感觉到危险后,你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吴登民:我觉得靠墙边应该比较安全,于是就抓住老婆的手,她后面牵着另外3个女同伴,就这样手拉手,大家挪到前方的墙边。此时,另外3个同伴已经走散,人太多了。  我当时距离登上观景平台的台阶大约就是15米左右的样子,这时接到其中一个走散朋友的电话,他已经走到了观景平台上,他手机开着闪光灯,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我们这边挥手,于是我们还是决定上观景平台,毕竟那个地方才是最好的观景位置,当时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危险。  新京报:上了台阶以后呢?你是什么时候陷入危险当中的呢?  吴登民:很奇怪,当时台阶上的人流好像突然一下子松散了一下,不是那么多人,而且大多数人都是往上走,我就沿着墙根,抓住老婆的手,顺着台阶往上走,大概15秒左右的时间就到了观景平台上,没想到危险发生了。  那时,我和老婆刚刚走到观景平台上,突然就听见好多人说,要下去、要下去,人流就像大水冲下来一样,把我们一下子冲下去,人被倒着挤到台阶中间的平台上。(事发地是一个17级台阶,第一级台阶8步,第二级台阶9步,两级台阶中间有个一米多宽的小平台)  因为我们是往上走的,人流冲下来时,完全没法转身,都是被倒着冲下来,到平台时动不了了,特别无助。    新京报;你感到无助时,你和你老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吴登民:我还抓着她,老婆前后都是两个大个子,她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她跟我说:“老公,我呼吸不过来”奇怪,我当时很冷静,我告诉她,你万一倒下了,一定要把头护住。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如果两个人都有事,我会保她留下来。  新京报:怎么保护她呢?  吴登民:我看见在老婆的前方,有个人正死死抓住墙边的护栏,那个人特别魁梧,他应该是安全的,我想如果有事,我要拼最后一把,把老婆推到那个人身边。事后老婆告诉我,其实她当时已经抓到那个人的衣服。  我在我老婆的后面,被前面的人挤着,倒着身子,已经40度左右的向下倾斜,如果人再往下挤一下,我就完蛋了。  新京报:那你是怎样化险为夷?又是怎样让大家喊出来后退后退的呢?  吴登民:我看见观景平台的墙上站了好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人穿着灰色衣服,他们正做着手势,示意大家往后退。我觉得这样没用,就大声朝他们喊“快喊”“快喊”。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  吴登民:他们已经在指挥大家后退了,但是应该喊出来才管用,求生的本能让我冲他们大喊,让他们快喊、快喊。我特别害怕,后面已经有人被压住,有人在惨叫,我觉得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新京报:有效果吗?  吴登民:我也不知道他们听到我的声音没,兴许压根就没听到,但是有几个人开始喊“后退”,渐渐地,“后退”“后退”的声音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加入,大家一起喊,往下冲的人流终于止住了。  新京报:你得救了?得救以后你做了什么?  吴登民:对,往下压的力量退去,一个人把我拉了一把,我终于能够站直。接下来,我见那群站在上方墙上的年轻人开始往上拉人,我扶着我老婆,请求把我老婆也拉上去,一个小伙子伸出了援手。    新京报:你老婆获救后你也想跟着爬上去?  吴登民:没有,我老婆被救上去后,特别着急,冲着我喊,赶快上来,赶快上来,但这会儿,我已站在墙角下,抓住了台阶边上的护栏。  我跟我老婆说,不要紧,我这里很安全,没有事。我想拉几个人,能拉几个是几个。  新京报:为什么要这样?你怎么拉人的?你拉了几个人?  吴登民:我本身就是被别人拉了一把,毕竟我是一个男人。接下来,我右手圈住栏杆,左手上前拉。我觉得这样既能保证自己安全,又能救人。救了几个人,记不清了,真记不清,但记得拉过来都是女孩子。  新京报:哪几个人印象深刻?  吴登民:有个女孩子,披肩长发,20多岁的样子,我把她拉过来后,她说,“不行,我站不起来”,她双腿已经被挤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说不行,你必须站起来。  新京报: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形?  吴登民:前方都是被压的人,人几乎是被堆起来的。记得有个老外,黑人,很年轻,把这个女孩拉过来时,她好像受惊吓过度,就像落水求救一样,双手乱抓,死命地拽着我。这时候警察也赶到了,更多人开始救人。  新京报:终生都没法忘记这个场景?  吴登民:是的(很痛苦),我们拉出来一个女人,当时身体就像一摊泥一样,我摇她,身体软软的,台阶中央的平台上这时空出一块地方,我们几人就把她往外拖,放在平地上。  人已经不行了,之前在公司曾经有过培训,我给她做心脏复苏,使劲按压胸腔,但无济于事。旁边有人说要掐人中,于是又掐,用很大力气,还是没效果,有人说要扶起来抖,还是不行。  新京报:很沮丧?  吴登民:是的,当时还有人说,应该人工呼吸,她的同伴做了,我教她,要先深呼吸,然后再人工呼吸,做了一会儿,还是没能醒过来。  新京报:当时现场是怎样的?  吴登民:这时我就听到前面很多人在数秒,前方大概也就10多米的样子,5、4、3、2、1,人们大声数新年倒计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这边出事了,反正我当时特别的沮丧、很无望的感觉,筋疲力尽。  新京报:因为什么?  吴登民:你想想看,那边是一个很欢乐的场景,只是相隔这么点远,就在这个小的平台上,一个姑娘再怎么都救不回来……(沉默数秒),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形。  新京报:再见到老婆是什么时候?  吴登民:一个多小时后,因为现场手机没有信号,走到附近的四川中路手机才有信号,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  新京报:这次再见面是不是很不一样?  吴登民:没有,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劫后余生、相拥而泣的感觉,我说:老婆,我们今天捡回来一条命。反倒是我老婆特别感激我,她说:老公,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后来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大意是感谢老公,说我是她的精神支持。我看了之后,很幸福。  新京报:这两天睡得怎样?  吴登民:不怎么好,白天还好,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当时的情形,我拉起来的那几个女孩,特别是那个怎么都救不活的胖胖的女孩。  新京报:还会再去外滩吗?  吴登民:肯定会去,但不是人多的时候,我跟我老婆说,以后再也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不仅我不去,也不会让亲人和朋友去。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的亲身经历,但会告诉他们,如果要去,你看,上海外滩的踩踏就是教训。  新京报:现在怎么看“后退”这个声音?  吴登民: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着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  今后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声音:“后退”,千万要冷静。对我个人而言,这个声音是一辈子的财富。  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得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吴登民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谷岳飞 崔木杨(原标题:“后退哥”吴登民:后退的声音是一笔财富)编辑:

新华网北京12月2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魏梦佳)近日网上传言,北方天气寒冷将导致南水北调中线来水“半道结冰”,影响南水北送。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表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冬季也能输水运行,江水月底将顺利抵达终点北京。  据了解,北京段南水北调干线全长80公里,几乎全是地下管涵,平均深度为8至10米深,最深处达20米,水温基本为0至10摄氏度左右,一般不影响水流动。即便出水区域出现结冰状况,部分闸门和闸室也会采用融冰泵以搅动水体,防止水面结冰。  据介绍,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设计及施工早已考虑到北方冰冻等天气因素,确保工程在冬季也能输水运行。受河南安阳以北明渠段水流表面结冰影响,输水能力会降低到正常情况的60%,但南水北送并不会因天气寒冷结冰而中断。  虽然出现严重冰冻现象概率极低,但一旦出现极端天气导致水面结冰,南水北调中线干渠仍可通过拦冰索等除冰设施,确保沿途水流通畅。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于本月12日正式通水,汉江水从鄂豫交界的丹江口水库出发一路北上,不日即将抵达北京。  为缓解北方水资源严重短缺状况,南水北调工程于2002年起开建。其中中线工程南起丹江口水库,经河南、河北,自流至北京,总干渠长1276公里。中线一期工程主要向京津冀豫供水,年均调水95亿立方米。编辑:

中新网12月26日电 据甘肃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静宁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姚小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原标题:

“布鞋院士”李小文因病离世  享年67岁 遗愿丧事从简不办追悼会 16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因为一张光脚穿布鞋作报告的照片,著名遥感学家、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布鞋院士”、“扫地僧”的称呼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昨天下午,噩耗传来,这名莫测高深的“扫地僧”李小文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7岁。   昨晚7点半,京华时报记者来到李小文院士此前工作过的北师大遥感与地理科学学院,一层大厅电视屏幕上显示着“沉痛悼念李小文先生”的字样,科学楼里墙壁通知栏上张贴着一张讣告。讣告显示,李小文因病医治无效,于昨天下午1点05分在北京逝世,遵照他本人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会,李小文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月16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记者从学院办公室了解到,得知李小文教授逝世的消息后,陆续有他生前的学生、同事和朋友联系学校,咨询届时前往送行并呈送挽联、花圈的事宜,到时前往送行的人员可到北师大西门或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统一乘车前往。“除了16日的遗体告别仪式,学生们目前可通过网上悼念的方式追思李先生。”     昨天是周六,学院实验室的学生本来就不多,听到李老师的事,气氛一下变得特别沉重。直到晚上8点多,研二的李亚惠说话还有些哽咽。李亚惠说,自己是从吉林大学考到北师大的,第一次见李老师时心里特别发怵,担心李老师名气这么大,学术这么厉害,会不会不好接触。结果,不光是邮件及时回复,见面李老师也丝毫没有架子,而是笑呵呵的,很关心她的研究兴趣。  “每次见面,李老师都会问我最近怎么样,钱够不够花,学校给的补助够不够,问的都是父母才会问的问题。”北师大地理学与地理信息系统硕士研究生周壮说,李老师不止一次叮嘱他有困难一定要告诉他。由于周壮是跨专业考的,李老师还给了周壮很多关于遥感的教材和参考书。  对于“布鞋院士”的称呼,李亚惠称,北师大同学们私下都不会以这个称呼李老师。“布鞋院士这样的说法都是不了解李老师的人才会讨论的,在我们眼中他就是李老师。李老师本人特别低调,他也不是为了上课才改变穿着的。他平时就是那样的打扮。这个称呼与他低调的为人不符。”李亚惠说,她最后一次见到李老师是前一阵子往李老师家中送资料时。她说,李老师就住在学校家属楼,房子不大,装修也非常简单。客厅除了沙发、书桌并没有多余的陈设。  尽管李小文院士在学术领域声名远播,但碰到自己感兴趣的会议他也一定会去参加。周壮说,有一次一个学生组织的报告会,李老师却出现在了现场。  北师大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学生回忆,在学院楼里,经常能看到李老师,他就像一个很普通的“老爷爷”,穿着布鞋,拿着小布兜走来走去,非常不起眼,“就像那种扫地僧给我们的感觉”,这样一位泰斗级的院士如此低调朴素,非常令人敬佩。  昨晚,北师大地遥学院负责人表示,李小文院士的家人不希望给大家添麻烦,所以一切丧事从简。     在2014年以前,李小文和他的科研团队一样不为人所知。2014年4月,一张课堂上课的照片在网络走红。照片中的老人蓄着胡须、发型凌乱、没穿袜子、脚蹬布鞋,且跷着二郎腿。此人正是李小文,照片是他作报告时被学生拍摄并放到社交网络上的。不少网友觉得李小文不像是在作科研报告,而像是在作脱贫报告。就是现实版的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功夫高深却貌不出众。“布鞋院士”的称呼由此得来。  照片在网络走红后,面对媒体的采访要求,李小文只是简单地回应:“感谢网友”、希望“冷一冷”,“等这波热点过去”。  李小文最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不久前北师大举办的第六届“感动师大”新闻人物评选,他以高票当选,但却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出席1月7日举办的颁奖礼。颁奖词中如此写道:当众声喧哗的网络将“布鞋院士”的盛誉簇拥向你,你却独盼这热潮退却,安静地做一辈子风轻云淡的“技术宅男”。梦也科研,成就“20世纪80年代世界遥感的三大贡献之一”的是你;酒里乾坤,三杯两盏淡酒间与学生趣谈诗书武侠的,也是你。还是那双布鞋——一点素心,三分侠气,伴你一蓑烟雨任平生!   李小文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16岁便考上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子科大)。1978年,李小文以中国科学院遥感所硕士研究生的身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赴美留学。  李小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在美国期间,他一边学习,一边看小说。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他的最爱,特别是《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我觉得自己在性格上还是有点像令狐冲的。”李小文说。  2004年,已是中科院院士的李小文回到母校电子科技大学。吸引李小文回到成都的一个原因,是当时国家批准依托中科院和北师大成立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李小文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回来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在成都建立起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西南分室,西部地区更需要遥感科学,特别是在应用方面大有作为。2012年,电子科大成立了资源与环境学院,李小文出任首任院长。如今,他仍带着一批研究生。   据成都电子科大新闻网刊载,早年李小文就捐出自己的巨额奖金设立研究基金,用于奖励和资助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激励学生投身遥感事业。后来,李小文又将自己“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20万津贴,捐出来作为种子基金,设立了遥感基础研究基金。  此外,为帮助品学兼优但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支持青年教师成长,他又捐赠出个人的“长江学者”奖励津贴,以长女李谦的名字命名助学金。该项助学金按年评定,每年5至10人次,每人次1000至10000元不等。  此外,年过六旬的李小文院士,还是科学网博客中的活跃分子。在博客中,李小文院士自称“老邪”,他把博文分为生活点滴、历史杂谈、科网外传、海外来鸿、课件科普、怪哉虫儿几个类别,有专业知识讨论,学习心得分享,也有对时事热点如马航事件等的关注及评论。博文更新比较频繁,几乎每天都要更新一篇。大多数博文的阅读量均上千次。  京华时报记者张晓鸽潘珊菊   李小文院士,四川人,1947年出生,1968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1985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地理学硕士、博士以及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  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前所长,北师大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资源与环境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专长遥感基础理论研究,是李小文-Strahler几何光学学派的创始人。  主持过多项863、重点基金、NASA基础研究项目,是973项目“地球表面时空多变要素的定量遥感理论及应用”的首席科学家。2002年起,兼任中科院遥感应用研究所所长,现任北师大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遥感与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原标题:“布鞋院士”李小文因病离世)编辑:

近日,武汉市纪委、市监察局通报今年以来全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情况,再次通报了5名局级干部案件的典型案例。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各类信访举报10919件次,同比上升70.28%;立案785件,同比上升32.38%;处分违纪党员干部777人,同比上升24.32%;移送司法机关处理89人,同比上升28.99%。全年共查处局级干部贪腐案件10件,7月份已通报了5件。    刘志海,男,1953年3月出生,汉族,湖北武汉人,1968年8月参加工作,197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4月任江夏区委常委、办公室主任;2000年12月起先后任蔡甸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副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2005年8月任蔡甸区政府代区长、区委副书记;2006年7月任市政府副秘书长;2007年1月任市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2012年1月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2014年8月21日,市纪委对刘志海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刘志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招投标、项目经营权、项目征地拆迁、用地性质变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2014年9月11日,刘志海被免去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并辞去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职务。2014年11月27日,刘志海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柳滨,男,1964年6月出生,汉族,湖北黄梅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89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9年6月任青山区土地整理储备事务中心主任,2009年10月兼任青山区城投公司总经理;2011年11月任青山区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兼区土地整理储备事务中心主任。2014年9月30日,市纪委对柳滨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柳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土地收储、拆迁、还建、开发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2014年11月27日,柳滨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欧阳坤松,男,1963年9月出生,汉族,湖北仙桃人,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1年6月起历任江夏区政府副区长,江夏区区委常委兼区政府常务副区长;2010年6月任洪山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2年8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2014年9月15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对欧阳坤松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欧阳坤松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征地拆迁、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鉴于欧阳坤松已涉嫌受贿犯罪,2014年12月12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决定将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杨新年,男,1963年1月出生,汉族,湖北监利人,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9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工委委员;2001年9月任武汉市信息产业局局长、党组书记;2003年10月任武汉市科学技术局局长、党组书记;2011年8月任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2014年11月21日,市纪委、市监察局对杨新年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杨新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科技项目扶持资金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林国生,男,1958年9月出生,汉族,湖北新洲人,1982年6月参加工作,199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1年9月任武汉市卫生局局长;2012年2月任武汉市卫生局党委书记;2013年4月任湖北省总工会副主席、武汉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2014年12月3日,市纪委对林国生违纪问题立案调查。经查,林国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卫生系统工程建设、行政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武汉市纪委)(原标题:武汉:再次通报5起局级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件)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10-01 08: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