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林郑月娥:启动政改第二轮谘询时愿和学生对话

  • 分类:美文

中新网12月10日电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今天表示,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很愿意和学生对话,听他们的意见。有关“民情报告”的编写和提交,这个工作继续进行。未来必须要去争取所有立法会议员特别是泛民议员支持,才有机会可以完成政改“第三步曲”。  林郑月娥表示,10月21日港府和香港学联代表对话时,展示了相当大诚意,提出了四点回应。  第一点是在第二阶段公众谘询的时候,很愿意和学生对话听取意见,港府现在仍然有这个诚意。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我早前也说过,我很愿意亲身与学联或其他学生代表会面,去听他们的意见。”  第二个回应就是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选举,不是终极方案,以后仍然有机会可以优化。  第三点回应就是“民情报告”,在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作了决定之后,香港社会有很不同的反应,所以港府乐意去编写“民情报告”提交国务院港澳办。这个工作是在继续,并不会不了了之。港府亦已经向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提交了文件交代最新发展。  最后,政府愿意与社会共同探讨是否有需要成立一个多方平台,但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多方平台的设立,是给大家去讨论香港政制长远发展。2017年之后的政制发展,因为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安排已经有了一个定案,有了一个方向,需要的具体细节亦会在第二轮公众谘询里与社会讨论。  她说,有两件事实放在面前,第一,普选行政长官是广大市民的共同愿望,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回应市民诉求;第二,能够普选行政长官的机会是存在的,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作出了这个决定,“让我们在2017年按一个法律的框架可以达致‘一人一票’去选行政长官。”  她表示,“民情报告”提交的时间要视乎事态发展。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港府很愿意,她个人也很愿意与学生坐下来讨论,究竟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框架之下,港府方面有什么回应,可以令学生回心转意支持今次政制发展。  她说,往后的后续工作有很多,除了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外,特区政府留意到在今次社会行动里面反映出的问题,以及学生对于其他社会议题的关注,譬如扶贫、贫富悬殊、香港的房屋供应等,这些都是这一届政府非常关心的社会议题,会继续努力工作。在工作过程里面,港府亦会想办法去多些倾听、直接倾听青年人的意见。(原标题:林郑月娥:

新华网北京12月3日电(记者钱春弦)中国国家旅游局3日宣布,截至2014年11月,中国内地公民当年出境游首破1亿人次,而亚洲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占据了这一庞大出境旅游市场的近九成份额。  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张吉林说,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人数从1998年的843万人次,到2014年破亿,增长10.8倍,既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事。  统计表明,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的分布为:亚洲占89.5%,其中港澳台占70.4%;欧洲占3.5%;非洲占3.0%;美洲占2.7%;大洋洲占1.1%;其他占0.2%。  “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超过百万人次的目的地(港澳台除外)国家有韩国、泰国、日本、美国、越南和新加坡六国。”国家旅游局旅游促进与国际合作司司长李世宏说。  值得注意的是,港澳台构成中国内地入境旅游80%左右的市场份额。由中国人组成的“海峡旅游圈”,因为同文同种,成为亚太地区最为繁荣的跨境旅游市场。而在百万人次级别的六大出境旅游目的地中,中国的海上陆上邻国占了五个。  不久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取消边境旅游项目审批,加快推动边境旅游迅速发展。进一步推动区域旅游一体化。完善国内国际区域旅游合作机制,建立互联互通的旅游交通、信息和服务网络,加强区域性旅客互送,构建高效、互惠互利的区域旅游合作体。  “中国人喜欢说:远亲不如近邻。中国跨境旅游消费很大程度上‘肥水流进邻邦田’,这也是中国周边外交最成功的组成部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去周边国家和地区旅游,文化接近、成本较低、交通便利,而且对假期的长度要求也不高。因此,发展潜力仍然巨大。”  “中国政府明确提出,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在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图门江地区开发合作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等区域次区域合作机制框架下,采取有利于边境旅游的出入境政策。”携程旅行网的高级副总裁郭东杰说,这将推动中国同东南亚、南亚、中亚、东北亚以及中东欧的区域旅游合作。  “欧美国家正在追赶上来。非洲和拉丁美洲都已进入中国普通人的家庭旅游计划中。”国旅总社总裁于宁宁说。  2014年中国赴韩国、日本游客增幅最大,均超过40%。日本在签证方面放松条件,以免在同韩国的争夺中持续落入下风。“从东北亚到东南亚,汉字文化圈、筷子文化圈、水稻文化圈,这始终是中国出境旅游市场最值得回味之处。”郭东杰说。

新华网河南频道11月19日电 (记者李丽静 李亚楠)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郭大焕(正厅级)受贿、贪污一案,18日在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一直持续到21时30分,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  庭审于18日上午9时30分开始,被告人郭大焕出庭受审。检察机关指控,2005年至2013年,被告人郭大焕利用其担任中铁隧道集团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28.61万元、美元5000元、欧元10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2012年,被告人郭大焕在其担任中铁隧道集团董事长期间,侵吞公共财物共计5万元人民币。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郭大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法庭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郭大焕的辩护律师出庭为被告人进行了辩护。编辑:

中新网乌鲁木齐12月8日电(王小军 林菲)自12月7日夜间起乌鲁木齐出现持续性强降雪天气,至8日16时主城区降雪停了下来。  8日记者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运行指挥中心了解到,受大雪天气影响,机场进出港航班受影响较明显。截至发稿时,110个航班延误,出港航班积压,目前机场运行已恢复,航班开始排队出港。  受持续降雪影响,乌鲁木齐机场间歇性关闭。为保证机场正常运行、保障出港航班,机场已清理跑道五次。截至目前,南航在乌鲁木齐已有1个航班返航、6班取消,52个进出港航班出现延误。南航新疆分公司将航班大面积延误黄色预警升级为橙色预警。  乌鲁木齐气象台当天发布降雪蓝色预警,气象部门提醒此次降雪对设施农业、交通有较大影响。  记者了解到,喀什机场8日大风,运行正常;8日早,伊宁、塔城机场因7日大风降雪暂时关闭,目前已恢复开放;阿勒泰机场7日降雪,经连夜清扫,目前已运行正常。另据新疆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等级公路支队指挥中心消息,乌奎高速头屯河收费站至奎屯收费站双向已警车带道方式逐步放行当中;吐乌大南线燕南立交桥至达坂城立交桥双向交通管制当中;吐鲁番收费站至小草湖收费站因大风不具备通行条件,实行单向交通管制当中;托克逊至达坂城立交桥双向正常通行;吐乌大北线上沙河立交桥至大黄山服务区已警车带道方式逐步放行当中,大黄山服务区至阜康立交桥单向交通管制当中;阜康立交桥至上沙河立交桥管制已解除;省道S114线、机场高速、乌昌快速路正常通行当中。(完)(原标题:暴雪致乌鲁木齐110个航班延误 降雪停止航班排队起飞)编辑:

人物简介  肖鹰,1962年生,四川威远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近年因批评流行文化而备受争议。  “我这几天看电脑多了,眼睛有点红,拍照看不出来吧?”“我要不要把眼镜戴上,这样显得不那么凶?”……在环球人物杂志记者给肖鹰拍照时,他不时询问,还看看片子,“这个好”,“这个不好”提出意见。肖鹰的专业是美学,对于细节很关注。  采访地点是肖鹰选的,在清华大学南门一个咖啡馆,静谧、与世无争的气氛,和近几天他掀起的激烈“战火”形成了反差。从批赵本山用“灰色二人秀”替代正统二人转,到与崔永元论战,互斥“脑残”“有病”,肖鹰饱受争议。    肖鹰介入流行文化批评始于2007年。此前,于丹刚出了《论语心得》,肖鹰看到这本书,发短信调侃:你再讲我可要批你了。于丹讲《庄子》时,肖鹰写了《中国学者为何“不学而术”》,批评于丹“不学而术”“愚乐经典”。“如果她不讲《庄子》,可能我不会批她。中国文化里我最喜欢庄子。”  为何会介入流行文化批评,肖鹰说:“它关系到当下文化生态的基本格调。另外,流行文化需要严肃、理性文化的参与交流。”  在肖鹰的批评文章里出现过的名字是一个很长的名单:从赵本山、郭德纲,到张艺谋、冯小刚;从马东、崔永元,到前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新京报副总李多钰;从韩寒、郭敬明到孔庆东、陈晓明……饭局上,朋友们经常问肖鹰:“最近又批谁了?”  肖鹰说自己对于学术和文字,是个严厉的人。“发文章,编辑上版了,我会不断修改,直到签发。发微博我老删帖,总觉得这个说得不到位,那句话多余了。就连给学生上课,除了夏天,我也是穿西装、打领带。”但在生活中,他是个简单随便的人。“我喜欢庄子、屈原、陶渊明、王阳明、李贽,以及鲁迅。鲁迅给后世的印象是犀利,其实他身上有很多温柔的东西,比如《风筝》,鲁迅中年忏悔少年时代对弟弟的粗暴。在我看来,尖锐犀利且持之以恒的批评家,都是抱有巨大理想和深刻温情的人。”  说到此次肖鹰与崔永元论战,还要追溯到肖鹰对赵本山二人转的批评。“2009年,小沈阳凭借小品《不差钱》走红。那年5月,为了了解二人转,我去了东北,看剧场演出,还约请了20多位二人转专家、表演者座谈。我了解到,二人转经历了200多年的演变,从乡野到艺术,形成了独特的表演程式,产生了数十部堪称经典的传统剧目,是四功一绝(唱、说、伴、舞和绝活)的综合艺术。二人转的艺术精华集中在唱,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说是插科打诨的,比较俗,但真正的荤口都是等老婆孩子睡觉之后才演。有人说二人转是笑的艺术,其实它主要是诉说爱情和悲苦。赵本山刘老根大舞台为代表的二人转基本看不到传统的唱腔表演,而是荤段子当家。”  正是因为对二人转的不同看法,肖鹰和崔永元二人起了争执,而且逐步升级,崔说肖“脑残”,肖回应说“有病”“智障”。当然这也不是二人首次对垒,2011年,肖鹰曾就“在政协开会说美国通讯费9.9美元包年是不负责任”和“发微博称纪连海被刑拘”两次批评崔永元。而两人在此番争论中的表现引来了不少质疑,有评论称,这是中国当代戾气十足的公共对话的范例。    环球人物杂志:您批于丹把传统文化愚乐化,把韩寒与反智主义联系在一起,批小沈阳、赵本山的二人转俗……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是一个时期流行文化的代表。您怎么看流行文化?  肖鹰:流行文化应该是多元化的,对它的品质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小清新就有雅的气质,但也有俗的成分。对于“俗”,也要细分,我分为三种:通俗、媚俗、低俗。儿歌、民歌就很通俗,它传达常态的社会价值,比如友善、勤劳。媚俗,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迎合,你喜欢什么我就卖什么。低俗,是以败坏社会常态趣味为技巧,迎合市场,比如说歧视、向未成年人灌输淫秽思想。对通俗,要鼓励它健康发展。对媚俗,要批评引导,让它提升,而不是禁止。低俗,你不可能扼杀,因为它满足了一定人性需要,但要严格限制其发展空间。沈阳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我称为“灰色二人秀”,就是“少儿不宜”的,应当严格限制。  说到我批赵本山,准确讲不是批他搞低俗演艺,而是批他挂羊头卖狗肉,用低俗演艺的“灰色二人秀”替代真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转。  环球人物杂志:在市场环境下,不少经典面临着观众少、生存困难的现实。  肖鹰:那些传统的、经典的,真没有人看吗?白先勇的《牡丹亭》在北大演了很多轮,场场爆满,我观察,青年观众居多。有“80后”给我留言,说很喜欢正统二人转,还能唱大本剧目。现在一讲经典艺术,就说没观众,观众是要培养的。可悲的是,很多媒体配合市场,培养低俗表演的观众!    环球人物杂志:在论战中,您说崔永元“有病”“智障”引起了很多争议,认为这已经涉及到人身攻击了。  肖鹰:“有病”这个词包含两个意义:一是指身体的疾病;一是指心态不正常,混淆是非、胡搅蛮缠、自以为是等。我称崔永元“有病”,就是指他心态不正常,并没有考虑到生活中崔永元曾得过抑郁症。这次与崔争议,我唯一要反省的是措辞。措辞不严导致网友误解,我抱歉。我不认为自己的微博言论涉及对崔的人身攻击。  环球人物杂志:很多网友对这种论战方式表示不解甚至失望。  肖鹰:我认为,我们在微博对话是一种社交媒体的个人争议,争议就可能用各种语言,也包括激烈的语言。作为学者介入社会批评,首先要有学术背景,其次是理性批评。激烈语言在公共媒体表达,我的底线是不带脏字,“有病”“智障”不算脏字吧。  今年8月我批韩寒的时候,以及10月方舟子被封杀的时候,崔永元都出来说话了,我们都有交锋,有的话比这次还刻薄激烈,但媒体没关注。这次,他把我接受《华商报》采访的微博转了,发评论说,批评赵本山低俗的人是不了解乡村二人转,这个说法是我不能容忍的。你既然声称自己了解二人转,就不能一句大话否定了二人转由乡野粗俗提升到艺术经典的200多年发展史。  环球人物杂志:您说批评需要理性,这次论战中,您的理性体现在哪?  肖鹰:对方骂我“脑残”是不是就要回应他呢?如果是一般网友,我绝对不会;但对崔永元,我一定会回应,这基于我对崔永元这些年在社交媒体表现的一种理性选择。因为这就牵涉到我的批评立场、批评原则。对于缺少教养和责任态度的公众人物,我必须要有鲁迅式的心力甚至刻毒。批评家在批评时,他的语言、风格因批评对象和话题的不同而不同。你看看鲁迅的文章,批评没有一定之规,只有原则。原则我认为就是“说真话,讲道理”。我批评过很多人,陈平原、孔庆东、陈晓明、于丹、季广茂、张鸣……但没有一个批评错了。我对我所有的公开言论都是认真负责的,包括这次。  环球人物杂志:也有人质疑您是想出名?  肖鹰:任何一个学者都想出名,但我不会为出名而出名。我是本着一个学者的理性。有人说我批赵本山,是有远见。其实,我2009年批赵本山和今天批赵本山,都是基于我的文化认知。本着本心说话就是远见,本着本心就会超越个人荣辱。  环球人物杂志:作为批评者,怎么看别人对您的批评?  肖鹰:作为一个批评家,不能要求社会百分之百的认同,首先被批评者肯定不会认同你。我写过一句话:批评是人性的自我挑战。对内,需要胆量、承受力;对外,也可能遭到围攻,有意和无意的误解。  环球人物杂志:您考虑过更平和的方式吗?大家总说现在缺少平和的讨论风气。  肖鹰:我这样不留情面做批评,真是艰难。为什么?和风细雨没人听,一大声疾呼就犯忌。你说理性,理性到什么程度为准?大家说肖鹰用词生猛,但生猛的内容是什么,是弘扬传统文化、经典文化、严肃文化;反对虚假,反对歪曲,反对遮蔽。   环球人物杂志:在您看来,批评的目的是什么?  肖鹰:在市场化、网络化、国际化的时代,文化运行一定是多元化的,充满张力的。批评和推崇、批评和接受,应该有一种张力。说白了,批评就是说不同的话。中国的批评为什么没有公信力,就是因为不说真话。说真话就要冒犯别人,可能还会砸人饭碗。在美国,书评文章是背对背的。在中国,批评文章的稿费还比不过红包,参加新书座谈会,有的人甚至能拿到万元。  环球人物杂志:您觉得真实被掩盖了?  肖鹰:是的,当前文化生态的舆论问题,就是严重缺失“说真话,讲道理”!我自己的文化信念,是建立在对真相尊重、追求的基础上。你不一定能最终得到真相,但要有尊重和追求。近年来,很多论战热度过了就完了,没有调查、也没有结论,当然更没有真相。比如韩寒代笔事件,从2012年到现在两年多了,没有定论。这对他本人、大众、国家形象(2010年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评选,韩寒排名第二)都是有影响的。我要求调查韩寒事件,别人就说我是文革大字报。现在的知识文化层都非常犬儒,得过且过。  环球人物杂志:从2007年开始批评流行文化,对您有褒有贬,以后还会做下去吗?  肖鹰:宗璞先生生前让助手给我写邮件说,你别去批评那些人了,都把时间耽误了,你是一个可以做真学问的人。我很感谢先生的鼓励,但一个人做什么是从天性来的。历史上有很多我喜欢的文人,比如屈原、王阳明、李贽,他们何尝不知道什么是好日子。  记者采访那天,肖崔论战已接近尾声。从发轫、发酵、爆发、缓和到平息,每年,我们不知要观望多少次这样的论战。争论究竟能带来什么?除了观点的交锋,有价值的争论是否还应该包含批评家、民众对自我态度的反思与改善?否则,批评带来的不仅是张力,很可能还有撕裂。

林郑月娥:启动政改第二轮谘询时愿和学生对话

中新网12月10日电 据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今天表示,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很愿意和学生对话,听他们的意见。有关“民情报告”的编写和提交,这个工作继续进行。未来必须要去争取所有立法会议员特别是泛民议员支持,才有机会可以完成政改“第三步曲”。  林郑月娥表示,10月21日港府和香港学联代表对话时,展示了相当大诚意,提出了四点回应。  第一点是在第二阶段公众谘询的时候,很愿意和学生对话听取意见,港府现在仍然有这个诚意。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我早前也说过,我很愿意亲身与学联或其他学生代表会面,去听他们的意见。”  第二个回应就是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选举,不是终极方案,以后仍然有机会可以优化。  第三点回应就是“民情报告”,在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作了决定之后,香港社会有很不同的反应,所以港府乐意去编写“民情报告”提交国务院港澳办。这个工作是在继续,并不会不了了之。港府亦已经向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提交了文件交代最新发展。  最后,政府愿意与社会共同探讨是否有需要成立一个多方平台,但重要的一点是,这个多方平台的设立,是给大家去讨论香港政制长远发展。2017年之后的政制发展,因为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的安排已经有了一个定案,有了一个方向,需要的具体细节亦会在第二轮公众谘询里与社会讨论。  她说,有两件事实放在面前,第一,普选行政长官是广大市民的共同愿望,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回应市民诉求;第二,能够普选行政长官的机会是存在的,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作出了这个决定,“让我们在2017年按一个法律的框架可以达致‘一人一票’去选行政长官。”  她表示,“民情报告”提交的时间要视乎事态发展。当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时,港府很愿意,她个人也很愿意与学生坐下来讨论,究竟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框架之下,港府方面有什么回应,可以令学生回心转意支持今次政制发展。  她说,往后的后续工作有很多,除了启动第二轮公众谘询外,特区政府留意到在今次社会行动里面反映出的问题,以及学生对于其他社会议题的关注,譬如扶贫、贫富悬殊、香港的房屋供应等,这些都是这一届政府非常关心的社会议题,会继续努力工作。在工作过程里面,港府亦会想办法去多些倾听、直接倾听青年人的意见。(原标题:林郑月娥:

新华网北京12月3日电(记者钱春弦)中国国家旅游局3日宣布,截至2014年11月,中国内地公民当年出境游首破1亿人次,而亚洲特别是周边国家和地区占据了这一庞大出境旅游市场的近九成份额。  国家旅游局新闻发言人张吉林说,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人数从1998年的843万人次,到2014年破亿,增长10.8倍,既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事。  统计表明,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的分布为:亚洲占89.5%,其中港澳台占70.4%;欧洲占3.5%;非洲占3.0%;美洲占2.7%;大洋洲占1.1%;其他占0.2%。  “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旅游超过百万人次的目的地(港澳台除外)国家有韩国、泰国、日本、美国、越南和新加坡六国。”国家旅游局旅游促进与国际合作司司长李世宏说。  值得注意的是,港澳台构成中国内地入境旅游80%左右的市场份额。由中国人组成的“海峡旅游圈”,因为同文同种,成为亚太地区最为繁荣的跨境旅游市场。而在百万人次级别的六大出境旅游目的地中,中国的海上陆上邻国占了五个。  不久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取消边境旅游项目审批,加快推动边境旅游迅速发展。进一步推动区域旅游一体化。完善国内国际区域旅游合作机制,建立互联互通的旅游交通、信息和服务网络,加强区域性旅客互送,构建高效、互惠互利的区域旅游合作体。  “中国人喜欢说:远亲不如近邻。中国跨境旅游消费很大程度上‘肥水流进邻邦田’,这也是中国周边外交最成功的组成部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去周边国家和地区旅游,文化接近、成本较低、交通便利,而且对假期的长度要求也不高。因此,发展潜力仍然巨大。”  “中国政府明确提出,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在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中亚区域经济合作、图门江地区开发合作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等区域次区域合作机制框架下,采取有利于边境旅游的出入境政策。”携程旅行网的高级副总裁郭东杰说,这将推动中国同东南亚、南亚、中亚、东北亚以及中东欧的区域旅游合作。  “欧美国家正在追赶上来。非洲和拉丁美洲都已进入中国普通人的家庭旅游计划中。”国旅总社总裁于宁宁说。  2014年中国赴韩国、日本游客增幅最大,均超过40%。日本在签证方面放松条件,以免在同韩国的争夺中持续落入下风。“从东北亚到东南亚,汉字文化圈、筷子文化圈、水稻文化圈,这始终是中国出境旅游市场最值得回味之处。”郭东杰说。

新华网河南频道11月19日电 (记者李丽静 李亚楠)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郭大焕(正厅级)受贿、贪污一案,18日在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庭审一直持续到21时30分,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  庭审于18日上午9时30分开始,被告人郭大焕出庭受审。检察机关指控,2005年至2013年,被告人郭大焕利用其担任中铁隧道集团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828.61万元、美元5000元、欧元10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2012年,被告人郭大焕在其担任中铁隧道集团董事长期间,侵吞公共财物共计5万元人民币。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郭大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法庭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郭大焕的辩护律师出庭为被告人进行了辩护。编辑:

中新网乌鲁木齐12月8日电(王小军 林菲)自12月7日夜间起乌鲁木齐出现持续性强降雪天气,至8日16时主城区降雪停了下来。  8日记者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运行指挥中心了解到,受大雪天气影响,机场进出港航班受影响较明显。截至发稿时,110个航班延误,出港航班积压,目前机场运行已恢复,航班开始排队出港。  受持续降雪影响,乌鲁木齐机场间歇性关闭。为保证机场正常运行、保障出港航班,机场已清理跑道五次。截至目前,南航在乌鲁木齐已有1个航班返航、6班取消,52个进出港航班出现延误。南航新疆分公司将航班大面积延误黄色预警升级为橙色预警。  乌鲁木齐气象台当天发布降雪蓝色预警,气象部门提醒此次降雪对设施农业、交通有较大影响。  记者了解到,喀什机场8日大风,运行正常;8日早,伊宁、塔城机场因7日大风降雪暂时关闭,目前已恢复开放;阿勒泰机场7日降雪,经连夜清扫,目前已运行正常。另据新疆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高等级公路支队指挥中心消息,乌奎高速头屯河收费站至奎屯收费站双向已警车带道方式逐步放行当中;吐乌大南线燕南立交桥至达坂城立交桥双向交通管制当中;吐鲁番收费站至小草湖收费站因大风不具备通行条件,实行单向交通管制当中;托克逊至达坂城立交桥双向正常通行;吐乌大北线上沙河立交桥至大黄山服务区已警车带道方式逐步放行当中,大黄山服务区至阜康立交桥单向交通管制当中;阜康立交桥至上沙河立交桥管制已解除;省道S114线、机场高速、乌昌快速路正常通行当中。(完)(原标题:暴雪致乌鲁木齐110个航班延误 降雪停止航班排队起飞)编辑:

人物简介  肖鹰,1962年生,四川威远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近年因批评流行文化而备受争议。  “我这几天看电脑多了,眼睛有点红,拍照看不出来吧?”“我要不要把眼镜戴上,这样显得不那么凶?”……在环球人物杂志记者给肖鹰拍照时,他不时询问,还看看片子,“这个好”,“这个不好”提出意见。肖鹰的专业是美学,对于细节很关注。  采访地点是肖鹰选的,在清华大学南门一个咖啡馆,静谧、与世无争的气氛,和近几天他掀起的激烈“战火”形成了反差。从批赵本山用“灰色二人秀”替代正统二人转,到与崔永元论战,互斥“脑残”“有病”,肖鹰饱受争议。    肖鹰介入流行文化批评始于2007年。此前,于丹刚出了《论语心得》,肖鹰看到这本书,发短信调侃:你再讲我可要批你了。于丹讲《庄子》时,肖鹰写了《中国学者为何“不学而术”》,批评于丹“不学而术”“愚乐经典”。“如果她不讲《庄子》,可能我不会批她。中国文化里我最喜欢庄子。”  为何会介入流行文化批评,肖鹰说:“它关系到当下文化生态的基本格调。另外,流行文化需要严肃、理性文化的参与交流。”  在肖鹰的批评文章里出现过的名字是一个很长的名单:从赵本山、郭德纲,到张艺谋、冯小刚;从马东、崔永元,到前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新京报副总李多钰;从韩寒、郭敬明到孔庆东、陈晓明……饭局上,朋友们经常问肖鹰:“最近又批谁了?”  肖鹰说自己对于学术和文字,是个严厉的人。“发文章,编辑上版了,我会不断修改,直到签发。发微博我老删帖,总觉得这个说得不到位,那句话多余了。就连给学生上课,除了夏天,我也是穿西装、打领带。”但在生活中,他是个简单随便的人。“我喜欢庄子、屈原、陶渊明、王阳明、李贽,以及鲁迅。鲁迅给后世的印象是犀利,其实他身上有很多温柔的东西,比如《风筝》,鲁迅中年忏悔少年时代对弟弟的粗暴。在我看来,尖锐犀利且持之以恒的批评家,都是抱有巨大理想和深刻温情的人。”  说到此次肖鹰与崔永元论战,还要追溯到肖鹰对赵本山二人转的批评。“2009年,小沈阳凭借小品《不差钱》走红。那年5月,为了了解二人转,我去了东北,看剧场演出,还约请了20多位二人转专家、表演者座谈。我了解到,二人转经历了200多年的演变,从乡野到艺术,形成了独特的表演程式,产生了数十部堪称经典的传统剧目,是四功一绝(唱、说、伴、舞和绝活)的综合艺术。二人转的艺术精华集中在唱,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嗨嗨’;说是插科打诨的,比较俗,但真正的荤口都是等老婆孩子睡觉之后才演。有人说二人转是笑的艺术,其实它主要是诉说爱情和悲苦。赵本山刘老根大舞台为代表的二人转基本看不到传统的唱腔表演,而是荤段子当家。”  正是因为对二人转的不同看法,肖鹰和崔永元二人起了争执,而且逐步升级,崔说肖“脑残”,肖回应说“有病”“智障”。当然这也不是二人首次对垒,2011年,肖鹰曾就“在政协开会说美国通讯费9.9美元包年是不负责任”和“发微博称纪连海被刑拘”两次批评崔永元。而两人在此番争论中的表现引来了不少质疑,有评论称,这是中国当代戾气十足的公共对话的范例。    环球人物杂志:您批于丹把传统文化愚乐化,把韩寒与反智主义联系在一起,批小沈阳、赵本山的二人转俗……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是一个时期流行文化的代表。您怎么看流行文化?  肖鹰:流行文化应该是多元化的,对它的品质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小清新就有雅的气质,但也有俗的成分。对于“俗”,也要细分,我分为三种:通俗、媚俗、低俗。儿歌、民歌就很通俗,它传达常态的社会价值,比如友善、勤劳。媚俗,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迎合,你喜欢什么我就卖什么。低俗,是以败坏社会常态趣味为技巧,迎合市场,比如说歧视、向未成年人灌输淫秽思想。对通俗,要鼓励它健康发展。对媚俗,要批评引导,让它提升,而不是禁止。低俗,你不可能扼杀,因为它满足了一定人性需要,但要严格限制其发展空间。沈阳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我称为“灰色二人秀”,就是“少儿不宜”的,应当严格限制。  说到我批赵本山,准确讲不是批他搞低俗演艺,而是批他挂羊头卖狗肉,用低俗演艺的“灰色二人秀”替代真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转。  环球人物杂志:在市场环境下,不少经典面临着观众少、生存困难的现实。  肖鹰:那些传统的、经典的,真没有人看吗?白先勇的《牡丹亭》在北大演了很多轮,场场爆满,我观察,青年观众居多。有“80后”给我留言,说很喜欢正统二人转,还能唱大本剧目。现在一讲经典艺术,就说没观众,观众是要培养的。可悲的是,很多媒体配合市场,培养低俗表演的观众!    环球人物杂志:在论战中,您说崔永元“有病”“智障”引起了很多争议,认为这已经涉及到人身攻击了。  肖鹰:“有病”这个词包含两个意义:一是指身体的疾病;一是指心态不正常,混淆是非、胡搅蛮缠、自以为是等。我称崔永元“有病”,就是指他心态不正常,并没有考虑到生活中崔永元曾得过抑郁症。这次与崔争议,我唯一要反省的是措辞。措辞不严导致网友误解,我抱歉。我不认为自己的微博言论涉及对崔的人身攻击。  环球人物杂志:很多网友对这种论战方式表示不解甚至失望。  肖鹰:我认为,我们在微博对话是一种社交媒体的个人争议,争议就可能用各种语言,也包括激烈的语言。作为学者介入社会批评,首先要有学术背景,其次是理性批评。激烈语言在公共媒体表达,我的底线是不带脏字,“有病”“智障”不算脏字吧。  今年8月我批韩寒的时候,以及10月方舟子被封杀的时候,崔永元都出来说话了,我们都有交锋,有的话比这次还刻薄激烈,但媒体没关注。这次,他把我接受《华商报》采访的微博转了,发评论说,批评赵本山低俗的人是不了解乡村二人转,这个说法是我不能容忍的。你既然声称自己了解二人转,就不能一句大话否定了二人转由乡野粗俗提升到艺术经典的200多年发展史。  环球人物杂志:您说批评需要理性,这次论战中,您的理性体现在哪?  肖鹰:对方骂我“脑残”是不是就要回应他呢?如果是一般网友,我绝对不会;但对崔永元,我一定会回应,这基于我对崔永元这些年在社交媒体表现的一种理性选择。因为这就牵涉到我的批评立场、批评原则。对于缺少教养和责任态度的公众人物,我必须要有鲁迅式的心力甚至刻毒。批评家在批评时,他的语言、风格因批评对象和话题的不同而不同。你看看鲁迅的文章,批评没有一定之规,只有原则。原则我认为就是“说真话,讲道理”。我批评过很多人,陈平原、孔庆东、陈晓明、于丹、季广茂、张鸣……但没有一个批评错了。我对我所有的公开言论都是认真负责的,包括这次。  环球人物杂志:也有人质疑您是想出名?  肖鹰:任何一个学者都想出名,但我不会为出名而出名。我是本着一个学者的理性。有人说我批赵本山,是有远见。其实,我2009年批赵本山和今天批赵本山,都是基于我的文化认知。本着本心说话就是远见,本着本心就会超越个人荣辱。  环球人物杂志:作为批评者,怎么看别人对您的批评?  肖鹰:作为一个批评家,不能要求社会百分之百的认同,首先被批评者肯定不会认同你。我写过一句话:批评是人性的自我挑战。对内,需要胆量、承受力;对外,也可能遭到围攻,有意和无意的误解。  环球人物杂志:您考虑过更平和的方式吗?大家总说现在缺少平和的讨论风气。  肖鹰:我这样不留情面做批评,真是艰难。为什么?和风细雨没人听,一大声疾呼就犯忌。你说理性,理性到什么程度为准?大家说肖鹰用词生猛,但生猛的内容是什么,是弘扬传统文化、经典文化、严肃文化;反对虚假,反对歪曲,反对遮蔽。   环球人物杂志:在您看来,批评的目的是什么?  肖鹰:在市场化、网络化、国际化的时代,文化运行一定是多元化的,充满张力的。批评和推崇、批评和接受,应该有一种张力。说白了,批评就是说不同的话。中国的批评为什么没有公信力,就是因为不说真话。说真话就要冒犯别人,可能还会砸人饭碗。在美国,书评文章是背对背的。在中国,批评文章的稿费还比不过红包,参加新书座谈会,有的人甚至能拿到万元。  环球人物杂志:您觉得真实被掩盖了?  肖鹰:是的,当前文化生态的舆论问题,就是严重缺失“说真话,讲道理”!我自己的文化信念,是建立在对真相尊重、追求的基础上。你不一定能最终得到真相,但要有尊重和追求。近年来,很多论战热度过了就完了,没有调查、也没有结论,当然更没有真相。比如韩寒代笔事件,从2012年到现在两年多了,没有定论。这对他本人、大众、国家形象(2010年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评选,韩寒排名第二)都是有影响的。我要求调查韩寒事件,别人就说我是文革大字报。现在的知识文化层都非常犬儒,得过且过。  环球人物杂志:从2007年开始批评流行文化,对您有褒有贬,以后还会做下去吗?  肖鹰:宗璞先生生前让助手给我写邮件说,你别去批评那些人了,都把时间耽误了,你是一个可以做真学问的人。我很感谢先生的鼓励,但一个人做什么是从天性来的。历史上有很多我喜欢的文人,比如屈原、王阳明、李贽,他们何尝不知道什么是好日子。  记者采访那天,肖崔论战已接近尾声。从发轫、发酵、爆发、缓和到平息,每年,我们不知要观望多少次这样的论战。争论究竟能带来什么?除了观点的交锋,有价值的争论是否还应该包含批评家、民众对自我态度的反思与改善?否则,批评带来的不仅是张力,很可能还有撕裂。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4-07 0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