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揭司法鉴定乱象:黄牛威胁鉴定机构取得有利结果

  • 分类:美文

新华网杭州1月14日电(裘立华 蔡嵌理)“司法黄牛”、“马拉松鉴定”、“谁出钱帮谁说话”……原本想通过科学鉴定帮助人们维权,但司法鉴定中的种种猫腻,却吞噬着公平公正,也影响了司法公信力。  浙江省高院和浙江省司法厅最近专门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民事诉讼鉴定相关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在梳理当前司法鉴定缺陷的同时,明确相关举措,规范司法鉴定促进科学公正。    “打官司”中也有“黄牛”,那就是司法鉴定“黄牛”。  2012年5月,侯某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司法黄牛”张某便找上门要代为侯某索赔:张某垫付诉讼相关费用,收取赔偿金的50%。  侯某觉得这样也方便,便把涉案件所有证据材料以及身份证都交给张某。经委托鉴定,侯某构成九级伤残,法院判决被告支付近13万元赔偿,扣除相关费用剩余8万元,根据约定,“黄牛”张某拿走4万元,伤者侯某拿到4万元。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副厅长叶向阳说,审判过程中对外委托司法鉴定案件类型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主,占比近60%。就具体案由而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几乎占据鉴定案件的半壁江山,占比47.63%,这与“黄牛”介入不无关系。  在交通事故纠纷中,“黄牛”一边买断受害人的赔偿款,一边通过造假、暗中勾结甚至威胁鉴定机构等来取得有利的鉴定意见,然后“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  以金华市为例,从2013年至2014年3月,诉讼中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推翻诉前鉴定意见的66件案件中,均有不同程度的伤残等级降低,最大差距为4级改评7级。这固然有鉴定机构的问题,也与“司法黄牛”的介入有关。  为遏制“司法黄牛”,浙江将大力推广道路事故调处中心方式,让当事人向道路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求助,不需要寻求“黄牛”帮助,从纠纷源头遏制“黄牛”空间。调处中心对外委托的诉前鉴定具备和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同等证据效力。    鉴定时间最长多少?500天!这么长的时间拖下来,一场官司至少得打两年。这种马拉松式的鉴定,在司法鉴定中并非少见。  浙江省高院数据显示,从截至2014年7月的浙江全省法院审理超18个月案件情况看,就有近三分之二涉及鉴定问题。抽样调查显示,2013年的涉鉴案件,平均鉴定天数为81.34天,几乎相当于一个简易程序审理周期。  从纠纷类型看,用时最长的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的医疗损害鉴定,平均天数为135.63天;其次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的造价鉴定,平均天数为112.68天。鉴定数最多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鉴定时间相对较短,但也有70天左右。  叶向阳说,鉴定期过长,影响审判效率。调研还发现,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利用鉴定拖延诉讼。同时,法院自身也有误区,缺乏必要的审查,甚至“有请必鉴”。  浙江省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表示,今后,法院内部要利用现有的审判信息流程管理制度,植入委托鉴定的节点,系统自动计算委托案件鉴定时间,使相应期间的责任明确可查。  同时,要求鉴定机构的委托鉴定确定鉴定期限,超期或延期鉴定的需要说明理由,否则将承受不利后果。此外,鉴定机构要求补充材料的次数也要受到限制,防止鉴定机构以此为由拖延鉴定。    在法院审判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各自出具自己委托的鉴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果,这样的案例在司法审判过程中,也是常见现象。  “谁出钱就帮谁说话!”一位基层法官说,现在司法鉴定机构鱼龙混杂,一些机构追求利益至上,利用鉴定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与委托人共同谋取利益。  浙江省高院调研认为,自2005年司法鉴定实行社会化改革以来,一方面改变了司法机关以往自鉴自审的弊病,但另一方面,鉴定机构应有的中立性和市场机制下的趋利性之间的矛盾逐渐显现。  我国的司法鉴定相关立法滞后,有关鉴定机构、人员准入机制、鉴定人行为规范、鉴定人赔偿责任等均缺乏统一规定。叶向阳坦言:“目前‘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还难以杜绝!”  浙江省司法厅鉴定管理处处长潘广俊说,一方面要加强鉴定质量建设、内部进行监管;另一方面,当事人可对违法违规司法鉴定职业进行投诉,甚至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追究司法鉴定人的法律责任。  为保证司法鉴定的公平公正,浙江省高院建起“浙江法院对外委托机构信息平台”,除当事人协商一致确定鉴定机构外,法院确定鉴定机构必须通过平台运行,电脑随机“摇号”确定;鉴定机构不得私自接收当事人与鉴定有关的材料,也不得私自会见当事人。  浙江省高院今年还将考虑实行对法院委托的鉴定、评估文书适时上网制度,让鉴定意见向社会公众公开,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中新社广州1月18日电 (蔡敏婕)根据新颁布的《广东省家禽经营管理办法》,珠江三角洲城区逐步推行“生鲜鸡”上市制度。广东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18日发布消息称,广州、深圳等3地市将进一步扩大活禽经营限制区范围,珠海和东莞等珠三角地区,将在年内正式实施该制度。  《办法》指出,珠江三角洲各地级以上市城区和其他人口密集的地级市城区设活禽经营限制区,区内限制活禽交易。  广东食安办称,根据省委、省政府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冰鲜上市”工作部署,目前,佛山市确定禅城、南海、顺德等人口密集区域为活禽经营限制区,珠海、惠州和肇庆市等6地市组织起草该地区家禽“生鲜上市”制度实施方案,力争在年内正式实施,全面限制活禽交易。  广东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圣明表示,广东省人口密度大且流动性强,H7N9等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防控形势较为严峻,有必要规范家禽经营市场秩序。考虑到广东实际,在划定活禽经营限制区的同时,允许规划设置活禽零售点,使疫病防控和民众饮食习惯的关系上取得平衡。  根据广东疾控部门相关数据,自2014年11月底以来,截至目前,深圳、东莞等地市共报告12例人感染H7N9病例,广州市存在一例人感染H5N6病例。  广东省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专家组组长张永慧作出疫情研判,认为目前已进入人感染禽流感多发季节,存在继续出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风险,在活禽交易活跃的地区可能出现聚集性病例。“防治禽流感,应从根本上逐步改变人们的饮食方式,最大限度减少活禽交易。”(完)(原标题:珠三角城区将全面限制活禽交易)编辑:

□新华社呼和浩特电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赵志红构成故意杀人、强奸等罪一案,1月5日将由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人们希望,审理中能够揭开中死亡女子被害真相。  “呼格案”再审判决书显示,1996年4月9日19时45分左右,被害女子称要去厕所,从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某饭店离开,21时15分后被发现因扼颈窒息死于内蒙古第一毛纺织厂宿舍57栋平房西侧的公共厕所女厕内。至于该女子遇害过程,这份判决书未叙述。  呼格吉勒图被宣布无罪后,人们期待进一步了解被害女子当日离开饭店到被发现共1小时3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遭遇了什么?“真凶”是如何作案的?从而进一步通过法理证明呼格吉勒图的无辜。  众多关注“呼格案”的人,都希望及时了解赵志红受审情况。不过,法院方面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将公开审理其被指控犯抢劫罪、盗窃罪部分,对其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部分,因涉及个人隐私,将不公开开庭审理。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 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  对此,有人表示,受害女子已死亡,蒙冤的呼格吉勒图被剥夺生命,嫌疑“真凶”受审,且他们均已成为公众人物,希望法院对赵志红的审理,能够有权威媒体介入旁听,把可以公开的新闻信息真实、客观、及时传递给公众。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织厂宿舍旁的女厕内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呼和浩特市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多起案件中包括“4·9”女尸案,从而引发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翌日,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宣布,经对“4·9”女尸案进行审查,就赵志红的该起犯罪事实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追加起诉,指控赵志红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  资料显示,赵志红,男,身高1.62米,1972年生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永兴村。其于1996年至2005年,在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两地作案20余起,多名女性惨遭强奸杀害,受害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2岁。(原标题:

江苏丰县县委统战部一名科级干部近期被曝欠债跑路。记者调查了解到,当事人不仅自己直接注册公司经商,还利用高息诱惑“集资”,欠下至少数百万元债务。      “我一个人就投资70多万元,只拿过一次1万多元的利息,大部分借款人一分钱利息都没拿到过,就联系不上他了。”江苏丰县的受害人孙女士向记者反映。  多位受害人表示,他们借款的“协议对象”是江苏金伯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丰县分公司的负责人刘景忱,该公司于2010年12月28日注册成立。  事实上,一些受害人很难准确说出这家公司的名称,他们更清楚的是,刘景忱是当地统战部的副部长。“当过乡镇书记、做过局长,颇有威望,口碑也不错,还有高额利息,当时都相信他。”孙女士说,实在没想到他会抛弃公职身份玩“失踪”。  另一位自称当地村干部的刘姓受害人介绍,他不仅自家拿出几万元,还与多家村民一起,共分8次“送”了40多万元给刘景忱的公司,他们看重的是“他以前是农林局领导,认识多年,看上去也很可靠”,并且认为“1.5%的月息属于合法范围”。  一些受害人至今仍表示:“相信他不是故意卷款逃跑,主要还是企业经营出了问题,收不回款项,估计是看钱还不上了,就带着剩下的钱跑了。”  目前,刘景忱的工资被停发。根据当地警方回应,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依法网上追逃,经统计,已报案人员被骗金额达400多万元。  刘景忱“欠款跑路”并非个案。从广东阳江市地税分局局长林其军携上亿元借款跑路,到湖南辰溪县农机局米仁春疑欠下巨额债务“失踪”,再到江苏沛县商务局的刘某被曝欠下大量债务“失联”,今年以来,基层干部“欠款跑路”事件已发生多起。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欠款跑路”事件暴露了基层干部违规经商、“隐形经商”屡禁不绝的顽疾。  一是自己注册公司当法人代表,甚至雇佣政府工作人员。记者查询工商部门的登记信息获悉,刘景忱是江苏金伯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丰县分公司的法人代表。这明显违反了公务员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  二是职权成借贷重要砝码,业务对象与职务范围有关联。刘景忱“亦官亦商”的身份让其成功吸引了巨额“投资”;林其军实际控制的公司持续收到高额借款,原因之一也是“利用局长身份权威”;米仁春和沛县刘某分别是县农机局副局长和县商务局党委成员、招商管理局副局长,都涉及额度较大的“民间借贷”。  三是搞点生意是能力,查处常有“漏网之鱼”。记者在丰县等地调查了解到,基层干部不利用关系搞点生意在当地甚至会被人笑话“没能力”,相关主管部门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11年9月下旬至11月底,丰县纪委曾针对县内国家公职人员违规经商办企业进行专项清理,但刘景忱的公司仍在运营。  一位基层组织部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论是因为经商失利还是因为赌博,纵观多地基层干部的借债失联问题,都表明上级党委对下属官员监督主体责任缺失,组织和纪检等职能部门的防范和监察责任落实不到位。  实际上,中央对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等行为,自上而下开展过多次专项清理。早在1984年,中央就出台了禁止党政机关干部经商、办企业和到企业兼职的规定,中央组织部2004年、2008年曾两度发文重申这个要求,公务员法中也有相关规定。然而,领导干部违规经商屡禁不绝。  值得注意的是,违规经商的干部群体中,基层干部更为常见。在中央巡视组巡视中,河南省共受理科级以上干部涉嫌违规经商办企业线索148起,其中科级干部有96人;2013年,安徽省对2725名党员干部登记申报本人及其配偶、子女经商办企业的情况进行了甄别核实,最终确认198名干部存在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其中乡科级干部146人;山东、江苏等省份,各级党组织业已按要求专项清理了多位科级干部违规经商和兼职问题。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基层干部违规经商现象常见,除了“运动式”清理效果欠佳外,科级干部个人事项成监管“盲区”是另一重要原因。  按照2010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只有处级副职以上干部每年1月31日前都要集中报告一次。事项包括,本人工资奖金、本人及配偶子女房产、配偶子女是否投资公司、配偶子女是否注册企业等。科级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未作明确要求。  “县官不如‘现管’,虽然这些科级干部处于行政体系的末梢,但诸如财税、住建、农林、招商及各地乡镇党委书记等科级干部,却握有实权,在基层的能量很大。这些人的个人事项监管成了盲区,就少了一道重要保障。”中央党校党建研究部教授蔡霞说。编辑:

中新网额敏1月3日电 (李小华) 3日凌晨,新疆额敏玛依塔斯风区遭9级大风袭击,省道201线玛依塔斯路段被迫封闭。  新疆塔城公路局额敏分局玛依塔斯防风雪抢险基地值班员赵金健说:“3日凌晨,玛依塔斯风区下起了小雪,雪未停,就刮起了西风。巡道车上路巡道,省道201线56公里向东的风力有7至8级,阵风达到9级,能见度不足5米,部分路段开始积雪。8:30许,基地通知公安交警在库鲁木苏、铁厂沟防风雪点,喇嘛昭路口设卡封路。巡道车全程巡道,没有发现车辆滞留。  据悉,这是玛依塔斯路段进入2015年遭遇的第一场大风,截至发稿时,该路段处于封闭状态。  塔城公路管理局额敏分局提醒,封路期间,司乘人员千万不要硬闯风区,以免遇到危险。在风区遇到雪阻或出现“雪盲”现象时,切勿抢占道路,也不要下车,应将车停靠在路边,等待除雪机械疏通道路或救援。(完)(原标题:

揭司法鉴定乱象:黄牛威胁鉴定机构取得有利结果

新华网杭州1月14日电(裘立华 蔡嵌理)“司法黄牛”、“马拉松鉴定”、“谁出钱帮谁说话”……原本想通过科学鉴定帮助人们维权,但司法鉴定中的种种猫腻,却吞噬着公平公正,也影响了司法公信力。  浙江省高院和浙江省司法厅最近专门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民事诉讼鉴定相关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在梳理当前司法鉴定缺陷的同时,明确相关举措,规范司法鉴定促进科学公正。    “打官司”中也有“黄牛”,那就是司法鉴定“黄牛”。  2012年5月,侯某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司法黄牛”张某便找上门要代为侯某索赔:张某垫付诉讼相关费用,收取赔偿金的50%。  侯某觉得这样也方便,便把涉案件所有证据材料以及身份证都交给张某。经委托鉴定,侯某构成九级伤残,法院判决被告支付近13万元赔偿,扣除相关费用剩余8万元,根据约定,“黄牛”张某拿走4万元,伤者侯某拿到4万元。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副厅长叶向阳说,审判过程中对外委托司法鉴定案件类型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主,占比近60%。就具体案由而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几乎占据鉴定案件的半壁江山,占比47.63%,这与“黄牛”介入不无关系。  在交通事故纠纷中,“黄牛”一边买断受害人的赔偿款,一边通过造假、暗中勾结甚至威胁鉴定机构等来取得有利的鉴定意见,然后“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  以金华市为例,从2013年至2014年3月,诉讼中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推翻诉前鉴定意见的66件案件中,均有不同程度的伤残等级降低,最大差距为4级改评7级。这固然有鉴定机构的问题,也与“司法黄牛”的介入有关。  为遏制“司法黄牛”,浙江将大力推广道路事故调处中心方式,让当事人向道路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求助,不需要寻求“黄牛”帮助,从纠纷源头遏制“黄牛”空间。调处中心对外委托的诉前鉴定具备和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同等证据效力。    鉴定时间最长多少?500天!这么长的时间拖下来,一场官司至少得打两年。这种马拉松式的鉴定,在司法鉴定中并非少见。  浙江省高院数据显示,从截至2014年7月的浙江全省法院审理超18个月案件情况看,就有近三分之二涉及鉴定问题。抽样调查显示,2013年的涉鉴案件,平均鉴定天数为81.34天,几乎相当于一个简易程序审理周期。  从纠纷类型看,用时最长的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的医疗损害鉴定,平均天数为135.63天;其次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的造价鉴定,平均天数为112.68天。鉴定数最多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鉴定时间相对较短,但也有70天左右。  叶向阳说,鉴定期过长,影响审判效率。调研还发现,有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利用鉴定拖延诉讼。同时,法院自身也有误区,缺乏必要的审查,甚至“有请必鉴”。  浙江省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表示,今后,法院内部要利用现有的审判信息流程管理制度,植入委托鉴定的节点,系统自动计算委托案件鉴定时间,使相应期间的责任明确可查。  同时,要求鉴定机构的委托鉴定确定鉴定期限,超期或延期鉴定的需要说明理由,否则将承受不利后果。此外,鉴定机构要求补充材料的次数也要受到限制,防止鉴定机构以此为由拖延鉴定。    在法院审判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各自出具自己委托的鉴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果,这样的案例在司法审判过程中,也是常见现象。  “谁出钱就帮谁说话!”一位基层法官说,现在司法鉴定机构鱼龙混杂,一些机构追求利益至上,利用鉴定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与委托人共同谋取利益。  浙江省高院调研认为,自2005年司法鉴定实行社会化改革以来,一方面改变了司法机关以往自鉴自审的弊病,但另一方面,鉴定机构应有的中立性和市场机制下的趋利性之间的矛盾逐渐显现。  我国的司法鉴定相关立法滞后,有关鉴定机构、人员准入机制、鉴定人行为规范、鉴定人赔偿责任等均缺乏统一规定。叶向阳坦言:“目前‘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还难以杜绝!”  浙江省司法厅鉴定管理处处长潘广俊说,一方面要加强鉴定质量建设、内部进行监管;另一方面,当事人可对违法违规司法鉴定职业进行投诉,甚至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追究司法鉴定人的法律责任。  为保证司法鉴定的公平公正,浙江省高院建起“浙江法院对外委托机构信息平台”,除当事人协商一致确定鉴定机构外,法院确定鉴定机构必须通过平台运行,电脑随机“摇号”确定;鉴定机构不得私自接收当事人与鉴定有关的材料,也不得私自会见当事人。  浙江省高院今年还将考虑实行对法院委托的鉴定、评估文书适时上网制度,让鉴定意见向社会公众公开,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中新社广州1月18日电 (蔡敏婕)根据新颁布的《广东省家禽经营管理办法》,珠江三角洲城区逐步推行“生鲜鸡”上市制度。广东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18日发布消息称,广州、深圳等3地市将进一步扩大活禽经营限制区范围,珠海和东莞等珠三角地区,将在年内正式实施该制度。  《办法》指出,珠江三角洲各地级以上市城区和其他人口密集的地级市城区设活禽经营限制区,区内限制活禽交易。  广东食安办称,根据省委、省政府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冰鲜上市”工作部署,目前,佛山市确定禅城、南海、顺德等人口密集区域为活禽经营限制区,珠海、惠州和肇庆市等6地市组织起草该地区家禽“生鲜上市”制度实施方案,力争在年内正式实施,全面限制活禽交易。  广东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圣明表示,广东省人口密度大且流动性强,H7N9等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防控形势较为严峻,有必要规范家禽经营市场秩序。考虑到广东实际,在划定活禽经营限制区的同时,允许规划设置活禽零售点,使疫病防控和民众饮食习惯的关系上取得平衡。  根据广东疾控部门相关数据,自2014年11月底以来,截至目前,深圳、东莞等地市共报告12例人感染H7N9病例,广州市存在一例人感染H5N6病例。  广东省防控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专家组组长张永慧作出疫情研判,认为目前已进入人感染禽流感多发季节,存在继续出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风险,在活禽交易活跃的地区可能出现聚集性病例。“防治禽流感,应从根本上逐步改变人们的饮食方式,最大限度减少活禽交易。”(完)(原标题:珠三角城区将全面限制活禽交易)编辑:

□新华社呼和浩特电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赵志红构成故意杀人、强奸等罪一案,1月5日将由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人们希望,审理中能够揭开中死亡女子被害真相。  “呼格案”再审判决书显示,1996年4月9日19时45分左右,被害女子称要去厕所,从呼和浩特市锡林南路某饭店离开,21时15分后被发现因扼颈窒息死于内蒙古第一毛纺织厂宿舍57栋平房西侧的公共厕所女厕内。至于该女子遇害过程,这份判决书未叙述。  呼格吉勒图被宣布无罪后,人们期待进一步了解被害女子当日离开饭店到被发现共1小时3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遭遇了什么?“真凶”是如何作案的?从而进一步通过法理证明呼格吉勒图的无辜。  众多关注“呼格案”的人,都希望及时了解赵志红受审情况。不过,法院方面表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将公开审理其被指控犯抢劫罪、盗窃罪部分,对其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部分,因涉及个人隐私,将不公开开庭审理。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 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  对此,有人表示,受害女子已死亡,蒙冤的呼格吉勒图被剥夺生命,嫌疑“真凶”受审,且他们均已成为公众人物,希望法院对赵志红的审理,能够有权威媒体介入旁听,把可以公开的新闻信息真实、客观、及时传递给公众。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毛纺织厂宿舍旁的女厕内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呼和浩特市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被认定为凶手,61天后法院判决呼格吉勒图死刑并立即执行。2005年,内蒙古系列强奸杀人案凶手赵志红落网,其交代的多起案件中包括“4·9”女尸案,从而引发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再审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翌日,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宣布,经对“4·9”女尸案进行审查,就赵志红的该起犯罪事实向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追加起诉,指控赵志红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  资料显示,赵志红,男,身高1.62米,1972年生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永兴村。其于1996年至2005年,在呼和浩特市、乌兰察布市两地作案20余起,多名女性惨遭强奸杀害,受害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2岁。(原标题:

江苏丰县县委统战部一名科级干部近期被曝欠债跑路。记者调查了解到,当事人不仅自己直接注册公司经商,还利用高息诱惑“集资”,欠下至少数百万元债务。      “我一个人就投资70多万元,只拿过一次1万多元的利息,大部分借款人一分钱利息都没拿到过,就联系不上他了。”江苏丰县的受害人孙女士向记者反映。  多位受害人表示,他们借款的“协议对象”是江苏金伯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丰县分公司的负责人刘景忱,该公司于2010年12月28日注册成立。  事实上,一些受害人很难准确说出这家公司的名称,他们更清楚的是,刘景忱是当地统战部的副部长。“当过乡镇书记、做过局长,颇有威望,口碑也不错,还有高额利息,当时都相信他。”孙女士说,实在没想到他会抛弃公职身份玩“失踪”。  另一位自称当地村干部的刘姓受害人介绍,他不仅自家拿出几万元,还与多家村民一起,共分8次“送”了40多万元给刘景忱的公司,他们看重的是“他以前是农林局领导,认识多年,看上去也很可靠”,并且认为“1.5%的月息属于合法范围”。  一些受害人至今仍表示:“相信他不是故意卷款逃跑,主要还是企业经营出了问题,收不回款项,估计是看钱还不上了,就带着剩下的钱跑了。”  目前,刘景忱的工资被停发。根据当地警方回应,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依法网上追逃,经统计,已报案人员被骗金额达400多万元。  刘景忱“欠款跑路”并非个案。从广东阳江市地税分局局长林其军携上亿元借款跑路,到湖南辰溪县农机局米仁春疑欠下巨额债务“失踪”,再到江苏沛县商务局的刘某被曝欠下大量债务“失联”,今年以来,基层干部“欠款跑路”事件已发生多起。  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些“欠款跑路”事件暴露了基层干部违规经商、“隐形经商”屡禁不绝的顽疾。  一是自己注册公司当法人代表,甚至雇佣政府工作人员。记者查询工商部门的登记信息获悉,刘景忱是江苏金伯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丰县分公司的法人代表。这明显违反了公务员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  二是职权成借贷重要砝码,业务对象与职务范围有关联。刘景忱“亦官亦商”的身份让其成功吸引了巨额“投资”;林其军实际控制的公司持续收到高额借款,原因之一也是“利用局长身份权威”;米仁春和沛县刘某分别是县农机局副局长和县商务局党委成员、招商管理局副局长,都涉及额度较大的“民间借贷”。  三是搞点生意是能力,查处常有“漏网之鱼”。记者在丰县等地调查了解到,基层干部不利用关系搞点生意在当地甚至会被人笑话“没能力”,相关主管部门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11年9月下旬至11月底,丰县纪委曾针对县内国家公职人员违规经商办企业进行专项清理,但刘景忱的公司仍在运营。  一位基层组织部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论是因为经商失利还是因为赌博,纵观多地基层干部的借债失联问题,都表明上级党委对下属官员监督主体责任缺失,组织和纪检等职能部门的防范和监察责任落实不到位。  实际上,中央对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等行为,自上而下开展过多次专项清理。早在1984年,中央就出台了禁止党政机关干部经商、办企业和到企业兼职的规定,中央组织部2004年、2008年曾两度发文重申这个要求,公务员法中也有相关规定。然而,领导干部违规经商屡禁不绝。  值得注意的是,违规经商的干部群体中,基层干部更为常见。在中央巡视组巡视中,河南省共受理科级以上干部涉嫌违规经商办企业线索148起,其中科级干部有96人;2013年,安徽省对2725名党员干部登记申报本人及其配偶、子女经商办企业的情况进行了甄别核实,最终确认198名干部存在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其中乡科级干部146人;山东、江苏等省份,各级党组织业已按要求专项清理了多位科级干部违规经商和兼职问题。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说,基层干部违规经商现象常见,除了“运动式”清理效果欠佳外,科级干部个人事项成监管“盲区”是另一重要原因。  按照2010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只有处级副职以上干部每年1月31日前都要集中报告一次。事项包括,本人工资奖金、本人及配偶子女房产、配偶子女是否投资公司、配偶子女是否注册企业等。科级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未作明确要求。  “县官不如‘现管’,虽然这些科级干部处于行政体系的末梢,但诸如财税、住建、农林、招商及各地乡镇党委书记等科级干部,却握有实权,在基层的能量很大。这些人的个人事项监管成了盲区,就少了一道重要保障。”中央党校党建研究部教授蔡霞说。编辑:

中新网额敏1月3日电 (李小华) 3日凌晨,新疆额敏玛依塔斯风区遭9级大风袭击,省道201线玛依塔斯路段被迫封闭。  新疆塔城公路局额敏分局玛依塔斯防风雪抢险基地值班员赵金健说:“3日凌晨,玛依塔斯风区下起了小雪,雪未停,就刮起了西风。巡道车上路巡道,省道201线56公里向东的风力有7至8级,阵风达到9级,能见度不足5米,部分路段开始积雪。8:30许,基地通知公安交警在库鲁木苏、铁厂沟防风雪点,喇嘛昭路口设卡封路。巡道车全程巡道,没有发现车辆滞留。  据悉,这是玛依塔斯路段进入2015年遭遇的第一场大风,截至发稿时,该路段处于封闭状态。  塔城公路管理局额敏分局提醒,封路期间,司乘人员千万不要硬闯风区,以免遇到危险。在风区遇到雪阻或出现“雪盲”现象时,切勿抢占道路,也不要下车,应将车停靠在路边,等待除雪机械疏通道路或救援。(完)(原标题: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1-03 07: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