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南希望小学竣工摆300桌酒席 称援建方埋单

  • 分类:美文

新华社长沙11月26日专电(记者史卫燕) 25日有报道称有浪费之嫌。当地教育部门26日回应称,竣工当天午餐平均每人15元,餐费由援建该校的广东东莞一爱心团队承担。此前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称该校属非法希望小学。  据涟源市教育部门和桥头河镇介绍,涟源市桥头河镇大屋希望小学由广东东莞展能爱心团队组织社会爱心人士筹集善款160万元援建。11月23日学校举行竣工典礼,参加者包括桥头河镇群众743名、桥头河镇政府干部和桥头河镇中心学校教师220余人、大屋希望小学学生260余名和展能爱心团队组织的志愿者1000多名。  据介绍,为答谢爱心人士,东莞展能爱心团队为参加竣工典礼者准备了午餐,标准为每桌120元、每桌8人,平均每人15元,未摆放酒水,餐费3万余元由展能爱心团队承担。桥头河镇中心学校组织邻近学校的食堂工作人员,调用学生食堂的餐具准备午餐。  25日晚,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布微博:“该校未经我会及相关希望工程实施机构授权许可建设及命名,属非法希望小学。”涟源市有关部门回应称,正在对此进行调查,如命名问题属实,将更改学校名称。(完) 编辑:

中新网重庆11月18日电(蔡震 韩璐)1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在重庆演讲时称,只要中国决定开展载人登月项目,10年内就可以完成登月。  龙乐豪是中国著名的导弹火箭专家,曾任中国首次月球探测工程副总设计师、中国长征三号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宇宙当中存在很多未知,中华民族探寻宇宙,探寻未知是我们对人类应该做的一种义务。”龙乐豪说。  中国探月工程分为“无人月球探测”、“载人登月”和“建立月球基地”三个阶段。目前,中国正在进行“无人月球探测”项目。龙乐豪说,在该项目中,又分“绕”“落”“回”三期。在“嫦娥三号”任务圆满成功后,中国探月工程已进入“无人月球探测”第三期。  龙乐豪表示,载人登月难度首先在于火箭运载能力。“现在的难题是火箭运载能力,首先我们要解决大型运载火箭研制问题。”龙乐豪说,在大型运载火箭的设计部分,中国已有足够的经验。“制造方面难题可能稍微多一点。”  龙乐豪称,未来中国载人登月项目可以通过以长征五号为代表的新一代大型两级低温液体捆绑式运载火箭的拓展型火箭,分三次发射完成载人登月项目。  “第一次发射将登月舱下降级发射到环月轨道。第二次发射将登月舱上升级与节点舱发射到环月轨道,并在环月轨道与登月舱下降级进行对接。第三次发射则将载有航天员的返回舱发射到环月轨道并在环月轨道与登月舱和节点舱完成对接,航天员到达登月舱并登陆月球。”龙乐豪说,在一系列科研活动后,航天员乘坐登月舱回到环月轨道与节点舱和返回舱对接,最后航天员将可乘坐返回舱回到地球。编辑:

新华网北京11月13日电(记者 朱翃、李俊义) 一只“水老虎”的“威力”有多大?河北省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家中的财产显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现金藏于床下、藏于柜中,甚至用整间房来藏,这样的官场“闹剧”已不是第一次上演,但每次都令人瞠目。贪官家中频现“藏金阁”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贪官心态?又有着怎样的制度缺陷?    企业落户北戴河,需要通水,得掏钱;给的钱少,立马断水,企业就得关停——马超群就凭着这样“黑社会”式的手法,在当地“无法无天”。  马超群,当地人称“马矬子”。作为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总经理,他不仅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和北戴河新区的日常供水,还负责暑期中央领导、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  “贪婪跋扈、嗜财如命”的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索贿。不管是民资兴办的企业、酒店,还是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只要是通水管,马超群都敢伸手要钱。“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当地干部反映,“不给钱就不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  北京的某家企业要在北戴河办餐饮酒店,当酒店开始要接水时,马超群就“狮子大开口”,直接索贿要300万元,随后又涨到500万元。企业在无奈之下,将其索贿过程录音,随后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正是这一案件,导致这只“水老虎”浮出水面,多年来的贪腐敛财黑幕也被揭开。    “把钱藏在哪儿”?这是许多贪官硕鼠们最头疼的问题。  据称,马家的床底、家具里全是一捆一捆的现金、一包一包的金条。而近年来,像马超群这样把大量的现金藏匿在家中的贪官并不少见。  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因1.3亿元的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缓。在庭审中,马俊飞表示在位时最头疼的事情就是“把钱藏在哪儿最安全?”为此,他先后在北京、呼和浩特买了两套房产,专门用来藏钱,成为名符其实的“藏金阁”。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出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现金金额最大的案件。为清点这些现金,16台点钞机当场烧坏4台。  南京市栖霞区原区长助理潘玉梅因贪腐被抓时,工作人员从其家中搜出现金53万美元,170余万元人民币。这笔净重“26公斤”的巨款,银行工作人员用点钞机足足花费一个半小时才清点完毕。  除现金、金条外,贪官们藏的东西“花样繁多”。内蒙古自治区原副秘书长武志忠,以其家人的名义在国内拥有房产33处,在加拿大拥有房产1处,在清查财产时,仅房门钥匙就装了满满一提包。  巨贪令人震惊,“蝇贪”也不示弱。河南省五头镇一民政所所长住处搜出200多本存折。该所长依靠这些存折和伪造的领款凭证,非法套取群众的危房改造补助金。    中央禁令越来越紧、反腐风潮越刮越劲,“家”似乎成为一些贪官藏匿腐败最私密的领地,这背后有着贪官的侥幸和观望:一方面不东窗事发,一般不会查抄家里;二是想等待时机洗钱将资产合法化。  官员家中“藏金阁”频现,更折射出当前官员财产尚未“阳光化”的现实。  领导干部个人事项申报中,最重要的就是官员财产申报。而如果“只有申报没有公开,也没有监督”,其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近年来,我国多地进行领导干部财产申报试点,但许多规定并未摆脱缺乏公示和监督的弊端。往往是上面发个表填一下,然后在内部网上公示一下,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填写符合标准的收入,互相默认。公众缺乏了解官员申报情况的途径,监督流于形式,很难真正发现问题。  推进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进一步逼窄官员贪腐空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建议,加强对申报情况的抽查,及时将抽查结果向社会公开。  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张长明指出,要让官员财产真正晾晒在阳光下,应搭建官员财产公示的核查监督体系,并让老百姓参与监督。  还有专家建议,在《刑法》中增设不如实申报财产罪,让违反申报规定的官员除了承担党纪处分外,还要接受刑事处罚。

中新社内比都11月14日电 (记者 郭金超)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地时间14日上午在内比都同缅甸总统登盛举行会谈。双方就进一步推进中缅关系,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  李克强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对登盛总统的亲切问候。李克强表示,中缅“胞波”情谊深厚,两国人民“共饮一江水”。建交64年来,两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双边友好合作关系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取得长足发展。中方坚定支持缅甸继续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实现长期稳定与发展,愿同缅方一道,坚持以中缅友好大局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为重,彼此信赖,互助共赢,继往开来,全面提升中缅战略合作水平,两国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  李克强指出,双方应保持高层交往,用好政府、政党等磋商交流机制,加强战略沟通,增进政治互信;开展大项目合作,中国政府支持中国企业参与缅基础设施建设,使当地更多民众从中缅合作中获益;充分发挥中缅电力合作委员会、中缅农业委员会作用,深化双方能源、农业合作;推进双边本币结算,继续支持相互增设金融机构;拓展高科技、救灾减灾、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合作;扩大文化、教育、卫生、青年、媒体、宗教等人文领域交流,夯实中缅友好的民意基础。中方愿与缅方共同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相关建设,促进缅和地区互联互通、经济社会发展。  登盛代表缅甸政府和人民热烈欢迎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后正式访缅。他表示,缅中友好由两国老一代领导人亲自缔造,应当世代传承。缅中印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国际影响日益扩大。缅方感谢中方的支持和帮助。李克强总理此访虽然短暂,但成果丰硕,将有力促进两国互利合作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缅方愿以此访为契机,同中方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支持并将积极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设,开展大项目合作,密切人文交流,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新的发展。  会谈后,两国领导人共同见证了双边经贸、农业、金融、能源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  会谈前,登盛在缅甸总统府前广场为李克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完)(原标题:李克强晤缅甸总统:两国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编辑:

图/邝野    在省纪委,暗访组是一个重要监督力量。他们拿着摄像机等设备,深入最基层,实地暗访违法乱纪行为,用最真实的画面曝光丑陋,促进问题的查出与解决。  今天,广东省纪委通过本报,曝光近期暗访的七起作风问题事件。暗访组发现,少数地区和部门“四风”问题仍存在,党员干部顶风违纪行为时有发生。省纪委责令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迅速组织查处整改,回应社会关切,并要求各级各部门引以为戒,举一反三,持之以恒改进作风,驰而不息正风肃纪,使作风建设落地生根、形成新常态。  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通讯员 粤纪宣      接群众举报,广州番禺桥南街道陈涌村一家名叫“QQ农庄”的私人会所,从来不对外开放,但每天都有神秘车辆进出。农庄人员称,这家私人会所是租用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土地开办的。  10月24日晚上7时40分,暗访组开车找到这里,发现其中一间房灯火通明,一桌十来人正在吃喝。一位老板模样的人说,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招待外人。暗访组向其报出了番禺区国土局某负责人的名字,对方才堆起笑脸说:“对对,我们和他很熟”,随即招呼暗访人员进房点菜。会所服务员透露,会所并非番禺国土局的饭堂,而是租用了国土局的地。  负责安排吃喝的阿岭说:“今天你们吃的是家常菜,想吃更好的,这里也有,比如蛇、野生水鱼,还有野味。”闲聊中,阿岭透露,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都是吃蛇、海参那些,只要想吃,提前打电话预订,更高级的菜都没问题。”  阿岭一直以为暗访组是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人员,是“强哥”的朋友。他说,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前是这里的常客,去年来得多点,“一个月要花上万元。”几日后,暗访人员来到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确认 “强哥”确有其人。    朱先生是恩平市某矿业公司股东,因需要来到该市工商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大厅,申请公开他们公司的《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合同》以及相应的《股东会决议》。  工作人员说:“查股东档案和资料,需要公司出具委托书。”朱先生表示,工商局有其照片、手印和签字,作为股东查阅调取本公司资料属正当需求。工作人员争不过,便让其等一下。  其间很多市民来办业务,但偌大办公室只有一位工作人员。令人不解的是,其每为一位市民办业务,都要到里面的办公室咨询一番。一小时后,这位工作人员向朱先生出示了所谓的依据——《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业务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24条,但又被其否定。  工作人员没法解释,只能再回到里边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一位身穿制服、工号为“广东J07142”的工作人员走出来告诉朱先生:“这个我没办法给你查,不属于公开的范围,你认为我们哪个地方应该公开没公开,或者是你认为哪个途径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就去哪个途径解决!”他还说:“你难为了我们的同事,你知道吧?”  查询无果,朱先生只能向江门市工商局反映,最后才同意查询,此时已耗费了3个多小时。    暗访组接到群众举报称,惠州市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的社区干部、居民代表、党员共近百人公费外出旅游。水北社区居民告诉暗访组:“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去旅游了,但都闷在心里不敢说。”  经过反复调查,初步证实,今年8月1日、8月6日和9月20日,水北社区干部、居民代表、普通党员近百人,分3批乘坐火车前往河南兰考参观焦裕禄教育基地,并趁机游览了中原地区部分景区。粗略估计,车费、住宿费、餐费和门票费等约共花了集体资金二三十万元。  对此,多位社区居民表示,水北社区地处惠州市市中心,近十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仅新村楼下的档口面积就超过一万平方米,一年下来有几百万元的收入分红,但10年来他们都没分到属于自己的钱。  10月22日上午,暗访组找到了水北社区居民委员会书记郭伟亭。郭伟亭承认一行人去了兰考、洛阳、开封等地,到教育基地参观并顺道看一下中原文化。三次外出用的是经济联合社的钱,不觉有不妥。“我支部觉得很有必要大家都去学习,随着经济效益发展,我可能以后要坐‘穿梭机’去!”他说。  针对社区的收益使用问题,这位书记称,收支做了公示,但详情没法透露。    开平市沙塘镇丽新村,群山环绕,村内3000多亩稻田连绵成片,一派田园风光。但村里时不时飘出一股怪异的味道。  村民告诉暗访人员,怪味来自旁边月山镇的炼铜厂、红砖厂和垃圾焚烧场。暗访人员来到月山镇泥桥田场,只见一条巨型烟囱正冒着大量白色烟尘,附近的山头几乎全被覆盖。另一条烟囱则冒出大量土黄色的烟雾,旁边大型红砖厂的烟囱也在大量排放废气。  据了解,该村人口上万,村里唯一一条河也被铜厂污染了。产生废气的炼铜厂有三家,建了十几年了。其间当地群众多次投诉,环保部门也说整改过,但整改后污染依旧严重。  在附近的大型垃圾焚烧场里,整个山坳已被垃圾填没,部分垃圾正在燃烧,浓烟遮盖了几座山头。  开平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大队负责人说,近两年来对几家铜厂进行过整治,但工厂生产工艺落后,污染问题一直无法根治。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暗访人员,三家炼铜厂都办理过环保许可证,红砖厂则是无照生产,只要管得松一点,该厂就死灰复燃。  对垃圾焚烧场,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称,污染的确厉害,但单靠环保部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编辑:健龙    中山市民众镇沙仔综合化工集聚区,从外表看园区规整,厂房也十分现代化,但走入园区就能闻到一股怪味。暗访人员发现,这里有许多工厂都架起了烟囱,有的冒白烟,有的冒黑烟。  民众镇的居民表示,这里除了空气严重污染,废水污染更不堪入目。暗访人员调查发现,化工厂排出的污水流到了路上,路面长期不能通行。  暗访人员来到珠江边,河边一个泵站正将池子里又黑又臭的废水直接排入珠江,周边江水都被染黑,江对面就是广州万顷沙。  据称,像这种直接将废水排往珠江的出水口起码有十几个。然而,中山市民众镇居民说,污水全部从化工厂排出来,根本没有经过处理,但查不出到底是哪个管子哪家工厂排的,投诉了十几年都没用。  中山市环保局民众分局股长郭某回应:“我也看到有污水排出,但找不到源头,出水量(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也正在了解。”  当地镇政府回复暗访人员称,污水污染河面问题是存在的,主要原因是:生活污水收集及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园区内部分企业违法偷排工业废水至市政管网;工业污水管网使用多年后会下陷、错位、开裂,导致工业废水溢流、渗漏到市政管网。    汕头市澄海区凤翔街道的群众小陈向暗访组反映,他的小孩刚出生,自家购买并拥有产权的房子就位于东门居委会隔壁,想让小孩以该房地址入户,可居委会第一次要办户主落户手续,第二次又说要1万元钱,现在干脆不给他开接收证明。  暗访组与小陈一同前往东门居委会,负责户籍管理的工作人员听说是来办理入户的,直接拒绝。在办公室,小陈见到居委会负责人,他的态度很明确,不给办,“我们居委会主要服务农业户口居民,没有义务去承担城镇居民的工作,特别是外来居民的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日常费用全部都是农民给的,政府都没有下拨经费给我们,其他居委的经费是政府负担的,他们会去做,可我们没有这个义务。”  凤翔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口计生工作人员说,如果父母户口都在本街道,只要居委会开个接收证明,即可给孩子入户。派出所对外服务窗口工作人员也说,只要有居委会的接收证明,其他手续很快就能办完。    潮州市潮安区的一些企业反映,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每年向企业征收“咨询服务费”,每年要数百至上千元。东凤镇一位企业老板说:“咨询服务费说是企业的管理费,镇政府专门出台的文件,他们一开口就要收三千元或两千元,如果讨价还价,就可以少给一点。”这位企业老板向暗访组出示了几份收费单据,有六百元的,也有两千元的,项目为“咨询服务费”,收费单位为“潮州市潮安区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  但至于提供了哪些服务,部分企业主也是一头雾水,只知道每年都要根据企业规模交这笔钱。一位老板说:“没有服务,比如我们企业的证件到期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办。”  暗访组来到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承认确实有该项收费,并承认是东凤镇要求的收费。  暗访组了解到,目前省物价部门并未核准过此类收费。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为镇属企业编制,一直以来该中心的各项支出需自筹资金解决。该中心负责人说,收取企业“咨询服务费”仅为解决机构正常运作的各项开支,并非乱收费。(原标题:省纪委曝光七起作风问题 番禺国有土地上竟建私人会所)编辑:

湖南希望小学竣工摆300桌酒席 称援建方埋单

新华社长沙11月26日专电(记者史卫燕) 25日有报道称有浪费之嫌。当地教育部门26日回应称,竣工当天午餐平均每人15元,餐费由援建该校的广东东莞一爱心团队承担。此前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称该校属非法希望小学。  据涟源市教育部门和桥头河镇介绍,涟源市桥头河镇大屋希望小学由广东东莞展能爱心团队组织社会爱心人士筹集善款160万元援建。11月23日学校举行竣工典礼,参加者包括桥头河镇群众743名、桥头河镇政府干部和桥头河镇中心学校教师220余人、大屋希望小学学生260余名和展能爱心团队组织的志愿者1000多名。  据介绍,为答谢爱心人士,东莞展能爱心团队为参加竣工典礼者准备了午餐,标准为每桌120元、每桌8人,平均每人15元,未摆放酒水,餐费3万余元由展能爱心团队承担。桥头河镇中心学校组织邻近学校的食堂工作人员,调用学生食堂的餐具准备午餐。  25日晚,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布微博:“该校未经我会及相关希望工程实施机构授权许可建设及命名,属非法希望小学。”涟源市有关部门回应称,正在对此进行调查,如命名问题属实,将更改学校名称。(完) 编辑:

中新网重庆11月18日电(蔡震 韩璐)1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龙乐豪在重庆演讲时称,只要中国决定开展载人登月项目,10年内就可以完成登月。  龙乐豪是中国著名的导弹火箭专家,曾任中国首次月球探测工程副总设计师、中国长征三号系列火箭总设计师。“宇宙当中存在很多未知,中华民族探寻宇宙,探寻未知是我们对人类应该做的一种义务。”龙乐豪说。  中国探月工程分为“无人月球探测”、“载人登月”和“建立月球基地”三个阶段。目前,中国正在进行“无人月球探测”项目。龙乐豪说,在该项目中,又分“绕”“落”“回”三期。在“嫦娥三号”任务圆满成功后,中国探月工程已进入“无人月球探测”第三期。  龙乐豪表示,载人登月难度首先在于火箭运载能力。“现在的难题是火箭运载能力,首先我们要解决大型运载火箭研制问题。”龙乐豪说,在大型运载火箭的设计部分,中国已有足够的经验。“制造方面难题可能稍微多一点。”  龙乐豪称,未来中国载人登月项目可以通过以长征五号为代表的新一代大型两级低温液体捆绑式运载火箭的拓展型火箭,分三次发射完成载人登月项目。  “第一次发射将登月舱下降级发射到环月轨道。第二次发射将登月舱上升级与节点舱发射到环月轨道,并在环月轨道与登月舱下降级进行对接。第三次发射则将载有航天员的返回舱发射到环月轨道并在环月轨道与登月舱和节点舱完成对接,航天员到达登月舱并登陆月球。”龙乐豪说,在一系列科研活动后,航天员乘坐登月舱回到环月轨道与节点舱和返回舱对接,最后航天员将可乘坐返回舱回到地球。编辑:

新华网北京11月13日电(记者 朱翃、李俊义) 一只“水老虎”的“威力”有多大?河北省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家中的财产显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现金藏于床下、藏于柜中,甚至用整间房来藏,这样的官场“闹剧”已不是第一次上演,但每次都令人瞠目。贪官家中频现“藏金阁”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贪官心态?又有着怎样的制度缺陷?    企业落户北戴河,需要通水,得掏钱;给的钱少,立马断水,企业就得关停——马超群就凭着这样“黑社会”式的手法,在当地“无法无天”。  马超群,当地人称“马矬子”。作为北戴河供水总公司的总经理,他不仅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区和北戴河新区的日常供水,还负责暑期中央领导、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  “贪婪跋扈、嗜财如命”的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索贿。不管是民资兴办的企业、酒店,还是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只要是通水管,马超群都敢伸手要钱。“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当地干部反映,“不给钱就不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  北京的某家企业要在北戴河办餐饮酒店,当酒店开始要接水时,马超群就“狮子大开口”,直接索贿要300万元,随后又涨到500万元。企业在无奈之下,将其索贿过程录音,随后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正是这一案件,导致这只“水老虎”浮出水面,多年来的贪腐敛财黑幕也被揭开。    “把钱藏在哪儿”?这是许多贪官硕鼠们最头疼的问题。  据称,马家的床底、家具里全是一捆一捆的现金、一包一包的金条。而近年来,像马超群这样把大量的现金藏匿在家中的贪官并不少见。  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因1.3亿元的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缓。在庭审中,马俊飞表示在位时最头疼的事情就是“把钱藏在哪儿最安全?”为此,他先后在北京、呼和浩特买了两套房产,专门用来藏钱,成为名符其实的“藏金阁”。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出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余元,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现金金额最大的案件。为清点这些现金,16台点钞机当场烧坏4台。  南京市栖霞区原区长助理潘玉梅因贪腐被抓时,工作人员从其家中搜出现金53万美元,170余万元人民币。这笔净重“26公斤”的巨款,银行工作人员用点钞机足足花费一个半小时才清点完毕。  除现金、金条外,贪官们藏的东西“花样繁多”。内蒙古自治区原副秘书长武志忠,以其家人的名义在国内拥有房产33处,在加拿大拥有房产1处,在清查财产时,仅房门钥匙就装了满满一提包。  巨贪令人震惊,“蝇贪”也不示弱。河南省五头镇一民政所所长住处搜出200多本存折。该所长依靠这些存折和伪造的领款凭证,非法套取群众的危房改造补助金。    中央禁令越来越紧、反腐风潮越刮越劲,“家”似乎成为一些贪官藏匿腐败最私密的领地,这背后有着贪官的侥幸和观望:一方面不东窗事发,一般不会查抄家里;二是想等待时机洗钱将资产合法化。  官员家中“藏金阁”频现,更折射出当前官员财产尚未“阳光化”的现实。  领导干部个人事项申报中,最重要的就是官员财产申报。而如果“只有申报没有公开,也没有监督”,其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近年来,我国多地进行领导干部财产申报试点,但许多规定并未摆脱缺乏公示和监督的弊端。往往是上面发个表填一下,然后在内部网上公示一下,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填写符合标准的收入,互相默认。公众缺乏了解官员申报情况的途径,监督流于形式,很难真正发现问题。  推进官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进一步逼窄官员贪腐空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建议,加强对申报情况的抽查,及时将抽查结果向社会公开。  广东省委党校副教授张长明指出,要让官员财产真正晾晒在阳光下,应搭建官员财产公示的核查监督体系,并让老百姓参与监督。  还有专家建议,在《刑法》中增设不如实申报财产罪,让违反申报规定的官员除了承担党纪处分外,还要接受刑事处罚。

中新社内比都11月14日电 (记者 郭金超)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地时间14日上午在内比都同缅甸总统登盛举行会谈。双方就进一步推进中缅关系,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  李克强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对登盛总统的亲切问候。李克强表示,中缅“胞波”情谊深厚,两国人民“共饮一江水”。建交64年来,两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双边友好合作关系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取得长足发展。中方坚定支持缅甸继续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实现长期稳定与发展,愿同缅方一道,坚持以中缅友好大局和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为重,彼此信赖,互助共赢,继往开来,全面提升中缅战略合作水平,两国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  李克强指出,双方应保持高层交往,用好政府、政党等磋商交流机制,加强战略沟通,增进政治互信;开展大项目合作,中国政府支持中国企业参与缅基础设施建设,使当地更多民众从中缅合作中获益;充分发挥中缅电力合作委员会、中缅农业委员会作用,深化双方能源、农业合作;推进双边本币结算,继续支持相互增设金融机构;拓展高科技、救灾减灾、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合作;扩大文化、教育、卫生、青年、媒体、宗教等人文领域交流,夯实中缅友好的民意基础。中方愿与缅方共同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相关建设,促进缅和地区互联互通、经济社会发展。  登盛代表缅甸政府和人民热烈欢迎李克强总理在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后正式访缅。他表示,缅中友好由两国老一代领导人亲自缔造,应当世代传承。缅中印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国际影响日益扩大。缅方感谢中方的支持和帮助。李克强总理此访虽然短暂,但成果丰硕,将有力促进两国互利合作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缅方愿以此访为契机,同中方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支持并将积极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设,开展大项目合作,密切人文交流,推动两国关系取得新的发展。  会谈后,两国领导人共同见证了双边经贸、农业、金融、能源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  会谈前,登盛在缅甸总统府前广场为李克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完)(原标题:李克强晤缅甸总统:两国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编辑:

图/邝野    在省纪委,暗访组是一个重要监督力量。他们拿着摄像机等设备,深入最基层,实地暗访违法乱纪行为,用最真实的画面曝光丑陋,促进问题的查出与解决。  今天,广东省纪委通过本报,曝光近期暗访的七起作风问题事件。暗访组发现,少数地区和部门“四风”问题仍存在,党员干部顶风违纪行为时有发生。省纪委责令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迅速组织查处整改,回应社会关切,并要求各级各部门引以为戒,举一反三,持之以恒改进作风,驰而不息正风肃纪,使作风建设落地生根、形成新常态。  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通讯员 粤纪宣      接群众举报,广州番禺桥南街道陈涌村一家名叫“QQ农庄”的私人会所,从来不对外开放,但每天都有神秘车辆进出。农庄人员称,这家私人会所是租用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土地开办的。  10月24日晚上7时40分,暗访组开车找到这里,发现其中一间房灯火通明,一桌十来人正在吃喝。一位老板模样的人说,这里是私人会所,不招待外人。暗访组向其报出了番禺区国土局某负责人的名字,对方才堆起笑脸说:“对对,我们和他很熟”,随即招呼暗访人员进房点菜。会所服务员透露,会所并非番禺国土局的饭堂,而是租用了国土局的地。  负责安排吃喝的阿岭说:“今天你们吃的是家常菜,想吃更好的,这里也有,比如蛇、野生水鱼,还有野味。”闲聊中,阿岭透露,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都是吃蛇、海参那些,只要想吃,提前打电话预订,更高级的菜都没问题。”  阿岭一直以为暗访组是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人员,是“强哥”的朋友。他说,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前是这里的常客,去年来得多点,“一个月要花上万元。”几日后,暗访人员来到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确认 “强哥”确有其人。    朱先生是恩平市某矿业公司股东,因需要来到该市工商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大厅,申请公开他们公司的《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合同》以及相应的《股东会决议》。  工作人员说:“查股东档案和资料,需要公司出具委托书。”朱先生表示,工商局有其照片、手印和签字,作为股东查阅调取本公司资料属正当需求。工作人员争不过,便让其等一下。  其间很多市民来办业务,但偌大办公室只有一位工作人员。令人不解的是,其每为一位市民办业务,都要到里面的办公室咨询一番。一小时后,这位工作人员向朱先生出示了所谓的依据——《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业务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24条,但又被其否定。  工作人员没法解释,只能再回到里边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一位身穿制服、工号为“广东J07142”的工作人员走出来告诉朱先生:“这个我没办法给你查,不属于公开的范围,你认为我们哪个地方应该公开没公开,或者是你认为哪个途径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就去哪个途径解决!”他还说:“你难为了我们的同事,你知道吧?”  查询无果,朱先生只能向江门市工商局反映,最后才同意查询,此时已耗费了3个多小时。    暗访组接到群众举报称,惠州市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的社区干部、居民代表、党员共近百人公费外出旅游。水北社区居民告诉暗访组:“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去旅游了,但都闷在心里不敢说。”  经过反复调查,初步证实,今年8月1日、8月6日和9月20日,水北社区干部、居民代表、普通党员近百人,分3批乘坐火车前往河南兰考参观焦裕禄教育基地,并趁机游览了中原地区部分景区。粗略估计,车费、住宿费、餐费和门票费等约共花了集体资金二三十万元。  对此,多位社区居民表示,水北社区地处惠州市市中心,近十年来积累了不少财富,仅新村楼下的档口面积就超过一万平方米,一年下来有几百万元的收入分红,但10年来他们都没分到属于自己的钱。  10月22日上午,暗访组找到了水北社区居民委员会书记郭伟亭。郭伟亭承认一行人去了兰考、洛阳、开封等地,到教育基地参观并顺道看一下中原文化。三次外出用的是经济联合社的钱,不觉有不妥。“我支部觉得很有必要大家都去学习,随着经济效益发展,我可能以后要坐‘穿梭机’去!”他说。  针对社区的收益使用问题,这位书记称,收支做了公示,但详情没法透露。    开平市沙塘镇丽新村,群山环绕,村内3000多亩稻田连绵成片,一派田园风光。但村里时不时飘出一股怪异的味道。  村民告诉暗访人员,怪味来自旁边月山镇的炼铜厂、红砖厂和垃圾焚烧场。暗访人员来到月山镇泥桥田场,只见一条巨型烟囱正冒着大量白色烟尘,附近的山头几乎全被覆盖。另一条烟囱则冒出大量土黄色的烟雾,旁边大型红砖厂的烟囱也在大量排放废气。  据了解,该村人口上万,村里唯一一条河也被铜厂污染了。产生废气的炼铜厂有三家,建了十几年了。其间当地群众多次投诉,环保部门也说整改过,但整改后污染依旧严重。  在附近的大型垃圾焚烧场里,整个山坳已被垃圾填没,部分垃圾正在燃烧,浓烟遮盖了几座山头。  开平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大队负责人说,近两年来对几家铜厂进行过整治,但工厂生产工艺落后,污染问题一直无法根治。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暗访人员,三家炼铜厂都办理过环保许可证,红砖厂则是无照生产,只要管得松一点,该厂就死灰复燃。  对垃圾焚烧场,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称,污染的确厉害,但单靠环保部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编辑:健龙    中山市民众镇沙仔综合化工集聚区,从外表看园区规整,厂房也十分现代化,但走入园区就能闻到一股怪味。暗访人员发现,这里有许多工厂都架起了烟囱,有的冒白烟,有的冒黑烟。  民众镇的居民表示,这里除了空气严重污染,废水污染更不堪入目。暗访人员调查发现,化工厂排出的污水流到了路上,路面长期不能通行。  暗访人员来到珠江边,河边一个泵站正将池子里又黑又臭的废水直接排入珠江,周边江水都被染黑,江对面就是广州万顷沙。  据称,像这种直接将废水排往珠江的出水口起码有十几个。然而,中山市民众镇居民说,污水全部从化工厂排出来,根本没有经过处理,但查不出到底是哪个管子哪家工厂排的,投诉了十几年都没用。  中山市环保局民众分局股长郭某回应:“我也看到有污水排出,但找不到源头,出水量(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也正在了解。”  当地镇政府回复暗访人员称,污水污染河面问题是存在的,主要原因是:生活污水收集及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园区内部分企业违法偷排工业废水至市政管网;工业污水管网使用多年后会下陷、错位、开裂,导致工业废水溢流、渗漏到市政管网。    汕头市澄海区凤翔街道的群众小陈向暗访组反映,他的小孩刚出生,自家购买并拥有产权的房子就位于东门居委会隔壁,想让小孩以该房地址入户,可居委会第一次要办户主落户手续,第二次又说要1万元钱,现在干脆不给他开接收证明。  暗访组与小陈一同前往东门居委会,负责户籍管理的工作人员听说是来办理入户的,直接拒绝。在办公室,小陈见到居委会负责人,他的态度很明确,不给办,“我们居委会主要服务农业户口居民,没有义务去承担城镇居民的工作,特别是外来居民的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日常费用全部都是农民给的,政府都没有下拨经费给我们,其他居委的经费是政府负担的,他们会去做,可我们没有这个义务。”  凤翔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口计生工作人员说,如果父母户口都在本街道,只要居委会开个接收证明,即可给孩子入户。派出所对外服务窗口工作人员也说,只要有居委会的接收证明,其他手续很快就能办完。    潮州市潮安区的一些企业反映,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每年向企业征收“咨询服务费”,每年要数百至上千元。东凤镇一位企业老板说:“咨询服务费说是企业的管理费,镇政府专门出台的文件,他们一开口就要收三千元或两千元,如果讨价还价,就可以少给一点。”这位企业老板向暗访组出示了几份收费单据,有六百元的,也有两千元的,项目为“咨询服务费”,收费单位为“潮州市潮安区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  但至于提供了哪些服务,部分企业主也是一头雾水,只知道每年都要根据企业规模交这笔钱。一位老板说:“没有服务,比如我们企业的证件到期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办。”  暗访组来到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承认确实有该项收费,并承认是东凤镇要求的收费。  暗访组了解到,目前省物价部门并未核准过此类收费。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为镇属企业编制,一直以来该中心的各项支出需自筹资金解决。该中心负责人说,收取企业“咨询服务费”仅为解决机构正常运作的各项开支,并非乱收费。(原标题:省纪委曝光七起作风问题 番禺国有土地上竟建私人会所)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9-14 06: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