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山西吕梁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图)

  • 分类:美文

12月6日上午,山西吕梁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以下简称“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  澎湃新闻从多方权威信源证实了此消息。  12月7日下午,吕梁市纪委副书记李真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王若东2012年离任吕梁市城建局局长后,继续兼任吕梁市城市投资总公司董事长,6日上午在位于吕梁市离石区家中坠楼身亡。其家属向离石区公安局报警称,事发意外,并非自杀。截至7日上午,离石区公安局仍维持这一结论。李真表示,目前,吕梁市纪委仍在与离石区公安局进一步核实。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吕梁官方尚未对此事进行公开通报。  据多位吕梁市方山县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王若东遗体已被运回其老家方山县。一位接近王家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王家设了灵堂,有朋友已前去拜祭过,“去的人不让上礼也不要花圈,点个香、磕个头就走了。”  方山县以清朝廉吏于成龙的家乡而闻名,王若东曾专门为其立传。  王若东已退休多年,其在吕梁市城建局局长任上时曾遭举报,至今网上还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举报帖。    12月6日晚18时许,一位自称熟悉王若东的吕梁退休干部“@待月庐主”在新浪微博发布王若东身亡消息,并将其称为“吕梁宣传文化系统出去的最 优秀 最能干的干部”。  据吕梁日报报道,2012年6月15日,吕梁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定免去王若东吕梁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局长职务。王若东由此正式退休。当年2月29日,他才获得连任该职位。  公开资料显示,王若东曾以吕梁地区文物事业局局长的身份,登上2003年《山西经济年鉴》“功勋风采”图片页,文章题为《爱岗敬业,开拓创新》。  文章提到,王若东编撰了《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龙传》一书。该书序言显示,全书完成于2000年左右。  于成龙生于明朝末年,曾被康熙诏封“天下廉吏第一”,其家乡现处方山县北武当镇来堡村。王若东因此也可视为于成龙的“方山老乡”。  在今年如火如荼的反腐局势下,于成龙成为官方宣传典型。今年5月,中央纪委网站推出了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展播。9月16日至19日,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首站即调研“系统式塌方性腐败”的吕梁,专程探访“于成龙廉政文化园”,更要求修复于成龙墓地和故居。  在这一风潮下,今年9月,山西人民出版社刚刚重新包装出版了《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龙》,作者为王若东等3人。  王若东的一位方山老乡告诉澎湃新闻,王若东给人印象“很有才华”,除了撰文,平时还喜欢拉二胡、打篮球。  方山县文化馆在1984年6月曾出版王若东的著作《方山民间吹奏乐》,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  2005年,王若东还与人合著出版《寻迹黄河古镇碛口》。    讽刺的是,写过于成龙传的王若东,在吕梁市城建局长任上曾遭举报。  多封发表于数年前的举报信至今仍流传于网络,内容包括:王若东涉嫌违法操作城建投资项目,获取回扣;以亲属名义注册公司承揽土地开发;利用规划审批权寻租获利等。  澎湃新闻暂未能从吕梁市有关部门证实这些举报。  公开报道显示,2010年9月19日,离石城区东川河、北川河流域因强降雨发生洪水漫堤,给当地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造成较大损失。事后,吕梁市委、市政府责成市纪委、监察局进行调查,5名领导干部受到处分。其中,时任吕梁市城建局局长王若东“对北川河洪水漫堤负有领导责任,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并责令作出深刻检查”。  在上述刊登于《山西经济年鉴》的宣传文章中,王若东树立了引领地区文物保护工作的形象。但2009年“新建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破坏古城墙”一事,曾引发民间争议。  官方报道显示,老干部活动中心建于2009年10月,总投资5800万元。活动中心是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选址市区莲花池公园内,南接已修复的明代城墙,北连反映吕梁历史文化的文化墙。”  据三晋都市报去年10月报道,已退休的吕梁文物局旅游开发公司原总经理、吕梁旅游资源开发办公室原主任侯克捷本想恢复莲花池周边古貌挖掘景点资源,却发现原本在离石古城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设定中的莲花池,建起了“老干部活动中心”,“古城墙也将改为钢筋砼墙”。  侯克捷称,“为挽救古城,我再次上书有关领导,建设部派人实地考察后,山西建设厅下文件明确指出 停工,老干部活动中心占了公园影响了古城墙,须迁址 。但,吕梁没有停工。” 记者:陈竹沁 来源:澎湃新闻(原标题:山西吕梁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张晓松) 经中央批准,2014年中央第三轮巡视将对文化部、环保部、中国科协、全国工商联、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南方航空、中国船舶、中国联通、中国海运、华电集团、东风汽车、神华集团、中石化等13个单位进行专项巡视。截至11月30日,中央巡视组已全部进驻上述单位并召开动员会。  中央巡视组将在被巡视单位工作1个月左右,设专门值班电话、专门邮政信箱等,受理反映这些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党风廉政建设、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巡视组已开展四轮巡视,涉及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7家中央单位、6家中央企业和2所部属高校,发现了一批领导干部问题线索和突出问题,形成了有力震慑。(原标题:今年中央第三轮巡视13个巡视组已全部进驻)编辑:

共同打造高质量的生活,这里是《每周质量报告》。腐竹是老百姓餐桌上常见的食品。然而,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在生产腐竹时,会往里面添加一种特殊的“大料”, 这种添加了“大料”的腐竹,吃起来虽然口感好,但却有可能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毒腐竹”。那么,这种“毒腐竹”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最近,山东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特大制售“毒腐竹”案件,首次全环节揭开不法分子制售“毒腐竹”的犯罪黑幕,我们一起去看看。    日前,公安部发布,公安机关首次直接从生产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的源头入手,全环节打掉一个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制售“毒腐竹”案件。这一案件的告破还得从前不久,山东省滕州市警方接到的一个举报说起。  举报人声称,市里滕平路上一家名为“真滋味”的饭店,白天大门紧闭,但是一到夜里,却经常散发出难闻的刺鼻味道。    群众反映了这个地方阶段性的发出一些刺鼻的气味,非常难闻    记者了解到,异味、深夜,这些关键词引起了滕州警方的注意。工作人员经过调查发现,这家名为“真滋味”的饭店其实早已停业,并被转租给一名操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沙某。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沙某承租饭店后,白天紧锁大门,不对外营业,而一到晚上,就有几个工人来到这里,在沙某的指挥下,生产一种外包装上没有任何标识的白色粉末状物质。    在检查的过程当中,他说是生产这个漂白粉    沙某对外宣称的所谓“漂白剂”,在厂内也被工人称为“大料”。令警方不解的是,这些“大料”的出货时间,总是在夜深人静时,被一辆车牌号为“鲁DDL7215”的蓝色大货车悄悄拉走。“真滋味”里的种种异常表明,这儿很可能是一个违规生产不明物质的黑窝点。那么,这个窝点里生产出来的“大料”,到底是不是沙某所称的漂白剂?为了查清真相,警方提取了沙某生产的部分“大料”样品,送往权威部门进行检测。记者注意到,鉴定结果显示,警方提取的样品中,根本就不含沙某所宣称的漂白剂所具有的主要成分次氯酸钙和氯化钙。不仅如此,样品中还检测出了连警方都深感意外的物质。    检测之后出来的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这里面含有硼砂。    硼砂是一种工业生产中常用的无色结晶化学物质,具有防腐、增筋的作用,过去常被用于豆制品生产。但硼砂具有致癌性,并会在人体内蓄积,危害极大,因此早在2008年,我国就将硼砂列为第一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添加剂名单》,明确规定不得在食品生产中添加硼砂。但是现在却在沙某生产的“大料”中查出硼砂成分,这引起了办案人员的警觉。    通过我们平时侦办食品案件犯罪的经验,我们认为(知道),硼砂是好多犯罪嫌疑人用来在豆制品做添加剂的一个原料。    记者发现,检测结果还显示,沙某生产的“大料”,除了硼砂,里面还含有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记者经查证得知,焦亚硫酸钠是一种食品添加剂,允许用于食品生产,但因为可能会引起人体肝肾伤害,严重的甚至造成急性中毒并导致死亡,在2011年被我国列为《食品中可能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而乌洛托品纯属工业原料,被非法添加到腐竹等食品中后,其作用与食品安全领域臭名昭著的“吊白块”类似,起到增白、保鲜、增加口感、防腐的效果,但因其可导致人体过敏、致癌、器官畸形、细胞或基因突变等危害,2010年被我国列为第四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添加剂名单》,明令禁止用于食品生产。  无论是硼砂,还是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最常见的违规添加都是用于腐竹等豆制品生产。长期侦办食品安全犯罪案件的经验提醒警方,沙某生产的所谓“大料”,很可能就是往食品中添加的有毒有害非食用物质。同期 山东省滕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徐美湖特别是我们在侦破案件的过程当中,其他的一些食品案件当中,发现有硼砂的含量,但是我们始终不能确定这些添加剂的来源,这时候就引起了我们的警觉,这是不是一个生产有毒有害添加剂(物)的窝点。正文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根据警方侦查人员掌握的信息,沙某这个生产窝点,出货量非常大,最多时仅一天卖出的“大料”就达20吨。如果这些用途不明的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真的被当作添加剂用于食品生产,危害将是巨大的。同期 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局长 江心田食品犯罪侵害的是人民群众的饮食安全,影响的是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破坏的是一个地方的经济秩序。这个枣庄公安多年来一直坚持对食品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坚持对食品犯罪的零容忍态度。正文那么,沙某生产的“大料”,到底有没有卖给食品企业用于食品生产呢?这个问题也成为案件定性的基础。    因为像这种行为,它是一个典型的一个源头性的,那么它在源头用这个化学物质加工成这个所谓的食品添加剂,如果我们没有发现它流向这个食品的环节,你像他这个行为,可能也只是一个违规违法的行为,不涉嫌构成犯罪。  正文专案组决定继续从外围入手,暗中调查沙某的销售网络。调查中沙某用于往外运送“大料”的这辆大货车,再次进入专案组视线。然而专案人员的几次跟踪却都无功而返。记者了解到,为了尽快突破案件,警方调用了网络警察,在技术支持下专案组很快就在一次跟踪中,发现沙某的“大料”销往食品企业。    在河南交易的时候,它直接进入了一家这个腐竹生产厂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沙某生产的“大料”,一部分直接销往河南、山东等地的腐竹生产企业和加工黑窝点,另一部分则卖给了各地的食品添加剂中间商。确定了基本事实后,专案组决定立即查封沙某生产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的加工窝点。在沙某生产“大料”的现场记者看到,这里的生产条件极其简陋,沙某所谓的“生产”,仅仅是把焦亚硫酸钠、硼砂和乌洛托品等三种化工原料,按照一定的比例,人工用铁锹简单地搅拌混合在一起而已。    在这里进行简单的掺和搅拌,搅拌完了之后在这个房间里进行分包,简单的包装成四十斤或者八十斤的向外销售。    记者发现,沙某生产的“大料”,基本都是分大小袋两种包装。据沙某交代,这种大袋装的大料每袋40公斤,售价210元左右,小袋20公斤,售价110元左右。尽管价格并不便宜,但由于产品用起来所谓的效果好,沙某的产品很受部分腐竹生产者的欢迎,销量也非常大。在生产窝点后面的院子里记者看到,这个临时搭建的简易棚下,堆满了装各种化工原料的废弃袋。    这些袋子 包装袋就是她(沙某)生产用的化工原料的包装袋,这些全部是。然后她(沙某)把所有的包装袋收集之后,在这里存放,这都是用完的,加工完之后剩余的袋子。    前方的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截止发稿时,警方查扣的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和原料多达105吨。但是在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的同时,一个更关键的疑问被提了出来,腐竹作为一种传统食品,生产工艺成熟且并不复杂,那么生产厂家为什么要添加所谓的大料呢?一般企业生产都是尽可能的降低生产成本,这种额外的添加表面岂不是把生产成本拉高了吗?警方的接下来的调查显示,这其中另有隐情。    据犯罪嫌疑人沙某交代,她用硼砂、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三种化学原料调配出来的“大料”,主要销售对象就是腐竹加工厂。山东莱芜的徐某是沙某主要客户之一。记者了解,腐竹的主要原料就是大豆,但是记者注意到,警方在徐某的原料仓库查获的物品,不仅有大豆,还有大量的玉米淀粉。一家腐竹生产企业,要如此大量的玉米淀粉做什么用?    记者:为什么要添加玉米淀粉?  徐某:它因为是 它腐竹原料和这个成本价格都有关系,它现在就是说你比如说咱们这个成本价咱们做纯豆子的做出来了,它是八块来钱,咱市场销售的腐竹才七快来钱,现在就是造成这个(添加玉米淀粉)。    据徐某介绍,按照正常工艺生产腐竹,1000公斤大豆能产出大约400公斤腐竹,根据目前大豆原料的价格折算,每公斤腐竹的原料成本,就在14元左右。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我国腐竹生产企业相对集中,主要在河南、山东、广西等地,由于腐竹生产工艺简单,生产企业众多而且集中,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低价成为了一些企业占有市场的不二之选。而要想让产品价格低,就必须降低生产成本,于是在生产过程中违规添加价格远远低于大豆的玉米淀粉,便成为一些企业的常用手法。但是加入玉米淀粉后,生产出来的腐竹往往黏度不够,不仅吃起来口感松散,而且容易折断或破碎,卖相差。这样,沙某生产的具有增筋作用的“大料”就派上用场了。    能增加这个松散的玉米淀粉的粘稠度,能把它粘在一起,沾附在原来的腐竹上 给腐竹增重  然后降低成本从而达到这个造假的目的。    据犯罪嫌疑人徐某交代,掺了玉米淀粉和“大料”,1000公斤大豆至少能产出600公斤腐竹,比纯大豆生产的产量猛增了200公斤,而添加的“大料”和玉米淀粉成本不足100元。也就是说,以市场价每公斤16元计算,生产1000公斤大豆的“毒腐竹”,企业老板至少可以额外获取3100元的非法利益。  “大料”让不法分子轻而易举获取暴利,那么,添加了“大料”生产出来的腐竹,消费者食用后是否安全呢?警方把从徐某工厂查扣的全部5个批次的腐竹样品送往权威机构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警方送检的5个样品中均发现含有违禁物质乌洛托品和硼砂,而且含量惊人,其中乌洛托品含量最多的高达13392微克/公斤,硼砂含量最多的高达9523.26毫克/公斤。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从沙某的黑窝点生产出来的有毒“大料”,不仅直接卖给徐某,还销往山东、河南、河北、黑龙江等地,这家“黑作坊”的背后,是一个涉及7省的“毒腐竹”黑色产业链。鉴于案情重大,涉及面广,公安部将这一案件列为“8·01"专案挂牌督办。    这个案件是公安机关首次从这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添加物切入,然后顺线追查下游腐竹生产企业,从而全链条摧毁这个制造有毒有害食品犯罪网络这么一个案件。过去像这类案件往往只是通过市场上发现,发现在腐竹里面含有有毒有害添加物从而就是追查到了生产有毒有害腐竹企业做法。但是用于毒腐竹生产有毒有害添加物比如是吊白块、乌洛托品、硼砂,这类物质到底是谁生产,谁销售,这些毒腐竹生产企业从那购买的。这个在过去这类案件之中往往很难查到,那么这个案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把这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添加物质的这个窝点打掉了。从源头上断掉了毒腐竹生产这个网络,    近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警方同时出动,共打掉生产有毒食品添加物的窝点8处和生产有毒腐竹的“黑窝点”17处,查扣化工原料和有毒食品添加物105余吨、有毒腐竹3万3千余斤,查实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已查明销售使用有毒食品添加物1200余吨。按一般非法添加比例计算,这些有毒食品添加物能生产毒腐竹24万吨,涉案金额高达33.6亿余元。    食品安全说通俗点就是生存的安全,在食品安全方面造假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罚。回顾这起特大网络化案件,我们会发现,食品造假固然是明确违法,专业化生产销售造假专用的有毒有害添加物也确实称得上是丧心病狂。但未解的疑问是,谁在研发造假专用的添加物。回顾多年来破获的种种食品安全大案,大多在其背后都有一个神秘的魅影,那就是类似本案“大料”配方的造假专用科技,那么这些专门实验室在哪?研究人员是谁?经费由谁出?这些对社会明确有危害的研究成果是怎样产业化的?也许科研伦理的整顿对于整肃食品安全秩序来说是个至少同样迫切的议题。(原标题:

新华网杭州11月27日电(记者王俊禄) 11月27日,浙江温岭法院对责任人重大责任事故一案进行一审宣判:台州大东鞋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剑锋、股东林真剑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5年。这起火灾导致16人死亡多人受伤。  今年37岁的林剑锋与34岁的林真剑是亲兄弟,两人共同经营位于温岭市城北街道杨家渭村的台州大东鞋业有限公司。  法院查明: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擅自违章搭建严重影响消防安全的钢棚作为生产场所,且未主动报请消防部门检查验收,企业安全管理不落实,违法违规生产经营,存有重大安全隐患。  1月14日14时40分许,公司制鞋车间的电气线路发生故障,使靠近东北角流水线处的一排鞋箱着火。林真剑得知火情后随即报警并指挥员工救火。但风推火势,并借助堆放在车间内的大量易燃物迅速从底楼车间东侧钢棚北半间蔓延到二、三楼车间,过火面积约1080平方米,共造成杨某等16人死亡,张某等多人受伤;厂房、大量设备及产品被烧毁,财产损失达362640元。  火灾扑灭后,林真剑在事故现场被民警传唤;当日23时许,林剑锋主动投案。两人均如实供述涉案事实。其后,林剑锋、林真剑赔偿了16名死者家属的经济损失、支付了所有受伤人员在医院的抢救医疗费用及部分受伤人员的赔偿款等共计1658万元。  7月24日,温岭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两人当庭自愿认罪。庭审中,林真剑的自首情节成了控辩双方的争论焦点。法庭未当庭宣判。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两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致16人死亡,多人受伤,造成直接财产损失人民币30余万元,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鉴于林真剑有主动报案并留在火灾现场组织抢救,归案后又如实供述的行为,应与林剑锋一样认定为自首。因两人当庭自愿认罪,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决定依法分别予以从轻处罚,遂作出如上判决。编辑:

山西吕梁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图)

12月6日上午,山西吕梁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以下简称“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  澎湃新闻从多方权威信源证实了此消息。  12月7日下午,吕梁市纪委副书记李真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王若东2012年离任吕梁市城建局局长后,继续兼任吕梁市城市投资总公司董事长,6日上午在位于吕梁市离石区家中坠楼身亡。其家属向离石区公安局报警称,事发意外,并非自杀。截至7日上午,离石区公安局仍维持这一结论。李真表示,目前,吕梁市纪委仍在与离石区公安局进一步核实。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吕梁官方尚未对此事进行公开通报。  据多位吕梁市方山县人士对澎湃新闻透露,王若东遗体已被运回其老家方山县。一位接近王家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王家设了灵堂,有朋友已前去拜祭过,“去的人不让上礼也不要花圈,点个香、磕个头就走了。”  方山县以清朝廉吏于成龙的家乡而闻名,王若东曾专门为其立传。  王若东已退休多年,其在吕梁市城建局局长任上时曾遭举报,至今网上还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举报帖。    12月6日晚18时许,一位自称熟悉王若东的吕梁退休干部“@待月庐主”在新浪微博发布王若东身亡消息,并将其称为“吕梁宣传文化系统出去的最 优秀 最能干的干部”。  据吕梁日报报道,2012年6月15日,吕梁市第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定免去王若东吕梁市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局长职务。王若东由此正式退休。当年2月29日,他才获得连任该职位。  公开资料显示,王若东曾以吕梁地区文物事业局局长的身份,登上2003年《山西经济年鉴》“功勋风采”图片页,文章题为《爱岗敬业,开拓创新》。  文章提到,王若东编撰了《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龙传》一书。该书序言显示,全书完成于2000年左右。  于成龙生于明朝末年,曾被康熙诏封“天下廉吏第一”,其家乡现处方山县北武当镇来堡村。王若东因此也可视为于成龙的“方山老乡”。  在今年如火如荼的反腐局势下,于成龙成为官方宣传典型。今年5月,中央纪委网站推出了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展播。9月16日至19日,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首站即调研“系统式塌方性腐败”的吕梁,专程探访“于成龙廉政文化园”,更要求修复于成龙墓地和故居。  在这一风潮下,今年9月,山西人民出版社刚刚重新包装出版了《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龙》,作者为王若东等3人。  王若东的一位方山老乡告诉澎湃新闻,王若东给人印象“很有才华”,除了撰文,平时还喜欢拉二胡、打篮球。  方山县文化馆在1984年6月曾出版王若东的著作《方山民间吹奏乐》,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周年”。  2005年,王若东还与人合著出版《寻迹黄河古镇碛口》。    讽刺的是,写过于成龙传的王若东,在吕梁市城建局长任上曾遭举报。  多封发表于数年前的举报信至今仍流传于网络,内容包括:王若东涉嫌违法操作城建投资项目,获取回扣;以亲属名义注册公司承揽土地开发;利用规划审批权寻租获利等。  澎湃新闻暂未能从吕梁市有关部门证实这些举报。  公开报道显示,2010年9月19日,离石城区东川河、北川河流域因强降雨发生洪水漫堤,给当地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造成较大损失。事后,吕梁市委、市政府责成市纪委、监察局进行调查,5名领导干部受到处分。其中,时任吕梁市城建局局长王若东“对北川河洪水漫堤负有领导责任,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并责令作出深刻检查”。  在上述刊登于《山西经济年鉴》的宣传文章中,王若东树立了引领地区文物保护工作的形象。但2009年“新建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破坏古城墙”一事,曾引发民间争议。  官方报道显示,老干部活动中心建于2009年10月,总投资5800万元。活动中心是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选址市区莲花池公园内,南接已修复的明代城墙,北连反映吕梁历史文化的文化墙。”  据三晋都市报去年10月报道,已退休的吕梁文物局旅游开发公司原总经理、吕梁旅游资源开发办公室原主任侯克捷本想恢复莲花池周边古貌挖掘景点资源,却发现原本在离石古城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设定中的莲花池,建起了“老干部活动中心”,“古城墙也将改为钢筋砼墙”。  侯克捷称,“为挽救古城,我再次上书有关领导,建设部派人实地考察后,山西建设厅下文件明确指出 停工,老干部活动中心占了公园影响了古城墙,须迁址 。但,吕梁没有停工。” 记者:陈竹沁 来源:澎湃新闻(原标题:山西吕梁城建局原局长王若东坠楼身亡,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张晓松) 经中央批准,2014年中央第三轮巡视将对文化部、环保部、中国科协、全国工商联、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南方航空、中国船舶、中国联通、中国海运、华电集团、东风汽车、神华集团、中石化等13个单位进行专项巡视。截至11月30日,中央巡视组已全部进驻上述单位并召开动员会。  中央巡视组将在被巡视单位工作1个月左右,设专门值班电话、专门邮政信箱等,受理反映这些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党风廉政建设、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巡视组已开展四轮巡视,涉及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7家中央单位、6家中央企业和2所部属高校,发现了一批领导干部问题线索和突出问题,形成了有力震慑。(原标题:今年中央第三轮巡视13个巡视组已全部进驻)编辑:

共同打造高质量的生活,这里是《每周质量报告》。腐竹是老百姓餐桌上常见的食品。然而,我们的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在生产腐竹时,会往里面添加一种特殊的“大料”, 这种添加了“大料”的腐竹,吃起来虽然口感好,但却有可能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毒腐竹”。那么,这种“毒腐竹”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最近,山东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特大制售“毒腐竹”案件,首次全环节揭开不法分子制售“毒腐竹”的犯罪黑幕,我们一起去看看。    日前,公安部发布,公安机关首次直接从生产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的源头入手,全环节打掉一个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制售“毒腐竹”案件。这一案件的告破还得从前不久,山东省滕州市警方接到的一个举报说起。  举报人声称,市里滕平路上一家名为“真滋味”的饭店,白天大门紧闭,但是一到夜里,却经常散发出难闻的刺鼻味道。    群众反映了这个地方阶段性的发出一些刺鼻的气味,非常难闻    记者了解到,异味、深夜,这些关键词引起了滕州警方的注意。工作人员经过调查发现,这家名为“真滋味”的饭店其实早已停业,并被转租给一名操外地口音的中年妇女沙某。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沙某承租饭店后,白天紧锁大门,不对外营业,而一到晚上,就有几个工人来到这里,在沙某的指挥下,生产一种外包装上没有任何标识的白色粉末状物质。    在检查的过程当中,他说是生产这个漂白粉    沙某对外宣称的所谓“漂白剂”,在厂内也被工人称为“大料”。令警方不解的是,这些“大料”的出货时间,总是在夜深人静时,被一辆车牌号为“鲁DDL7215”的蓝色大货车悄悄拉走。“真滋味”里的种种异常表明,这儿很可能是一个违规生产不明物质的黑窝点。那么,这个窝点里生产出来的“大料”,到底是不是沙某所称的漂白剂?为了查清真相,警方提取了沙某生产的部分“大料”样品,送往权威部门进行检测。记者注意到,鉴定结果显示,警方提取的样品中,根本就不含沙某所宣称的漂白剂所具有的主要成分次氯酸钙和氯化钙。不仅如此,样品中还检测出了连警方都深感意外的物质。    检测之后出来的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这里面含有硼砂。    硼砂是一种工业生产中常用的无色结晶化学物质,具有防腐、增筋的作用,过去常被用于豆制品生产。但硼砂具有致癌性,并会在人体内蓄积,危害极大,因此早在2008年,我国就将硼砂列为第一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添加剂名单》,明确规定不得在食品生产中添加硼砂。但是现在却在沙某生产的“大料”中查出硼砂成分,这引起了办案人员的警觉。    通过我们平时侦办食品案件犯罪的经验,我们认为(知道),硼砂是好多犯罪嫌疑人用来在豆制品做添加剂的一个原料。    记者发现,检测结果还显示,沙某生产的“大料”,除了硼砂,里面还含有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记者经查证得知,焦亚硫酸钠是一种食品添加剂,允许用于食品生产,但因为可能会引起人体肝肾伤害,严重的甚至造成急性中毒并导致死亡,在2011年被我国列为《食品中可能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而乌洛托品纯属工业原料,被非法添加到腐竹等食品中后,其作用与食品安全领域臭名昭著的“吊白块”类似,起到增白、保鲜、增加口感、防腐的效果,但因其可导致人体过敏、致癌、器官畸形、细胞或基因突变等危害,2010年被我国列为第四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添加剂名单》,明令禁止用于食品生产。  无论是硼砂,还是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最常见的违规添加都是用于腐竹等豆制品生产。长期侦办食品安全犯罪案件的经验提醒警方,沙某生产的所谓“大料”,很可能就是往食品中添加的有毒有害非食用物质。同期 山东省滕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徐美湖特别是我们在侦破案件的过程当中,其他的一些食品案件当中,发现有硼砂的含量,但是我们始终不能确定这些添加剂的来源,这时候就引起了我们的警觉,这是不是一个生产有毒有害添加剂(物)的窝点。正文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根据警方侦查人员掌握的信息,沙某这个生产窝点,出货量非常大,最多时仅一天卖出的“大料”就达20吨。如果这些用途不明的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真的被当作添加剂用于食品生产,危害将是巨大的。同期 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局长 江心田食品犯罪侵害的是人民群众的饮食安全,影响的是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破坏的是一个地方的经济秩序。这个枣庄公安多年来一直坚持对食品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坚持对食品犯罪的零容忍态度。正文那么,沙某生产的“大料”,到底有没有卖给食品企业用于食品生产呢?这个问题也成为案件定性的基础。    因为像这种行为,它是一个典型的一个源头性的,那么它在源头用这个化学物质加工成这个所谓的食品添加剂,如果我们没有发现它流向这个食品的环节,你像他这个行为,可能也只是一个违规违法的行为,不涉嫌构成犯罪。  正文专案组决定继续从外围入手,暗中调查沙某的销售网络。调查中沙某用于往外运送“大料”的这辆大货车,再次进入专案组视线。然而专案人员的几次跟踪却都无功而返。记者了解到,为了尽快突破案件,警方调用了网络警察,在技术支持下专案组很快就在一次跟踪中,发现沙某的“大料”销往食品企业。    在河南交易的时候,它直接进入了一家这个腐竹生产厂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沙某生产的“大料”,一部分直接销往河南、山东等地的腐竹生产企业和加工黑窝点,另一部分则卖给了各地的食品添加剂中间商。确定了基本事实后,专案组决定立即查封沙某生产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的加工窝点。在沙某生产“大料”的现场记者看到,这里的生产条件极其简陋,沙某所谓的“生产”,仅仅是把焦亚硫酸钠、硼砂和乌洛托品等三种化工原料,按照一定的比例,人工用铁锹简单地搅拌混合在一起而已。    在这里进行简单的掺和搅拌,搅拌完了之后在这个房间里进行分包,简单的包装成四十斤或者八十斤的向外销售。    记者发现,沙某生产的“大料”,基本都是分大小袋两种包装。据沙某交代,这种大袋装的大料每袋40公斤,售价210元左右,小袋20公斤,售价110元左右。尽管价格并不便宜,但由于产品用起来所谓的效果好,沙某的产品很受部分腐竹生产者的欢迎,销量也非常大。在生产窝点后面的院子里记者看到,这个临时搭建的简易棚下,堆满了装各种化工原料的废弃袋。    这些袋子 包装袋就是她(沙某)生产用的化工原料的包装袋,这些全部是。然后她(沙某)把所有的包装袋收集之后,在这里存放,这都是用完的,加工完之后剩余的袋子。    前方的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截止发稿时,警方查扣的有毒有害食品添加物和原料多达105吨。但是在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的同时,一个更关键的疑问被提了出来,腐竹作为一种传统食品,生产工艺成熟且并不复杂,那么生产厂家为什么要添加所谓的大料呢?一般企业生产都是尽可能的降低生产成本,这种额外的添加表面岂不是把生产成本拉高了吗?警方的接下来的调查显示,这其中另有隐情。    据犯罪嫌疑人沙某交代,她用硼砂、焦亚硫酸钠和乌洛托品三种化学原料调配出来的“大料”,主要销售对象就是腐竹加工厂。山东莱芜的徐某是沙某主要客户之一。记者了解,腐竹的主要原料就是大豆,但是记者注意到,警方在徐某的原料仓库查获的物品,不仅有大豆,还有大量的玉米淀粉。一家腐竹生产企业,要如此大量的玉米淀粉做什么用?    记者:为什么要添加玉米淀粉?  徐某:它因为是 它腐竹原料和这个成本价格都有关系,它现在就是说你比如说咱们这个成本价咱们做纯豆子的做出来了,它是八块来钱,咱市场销售的腐竹才七快来钱,现在就是造成这个(添加玉米淀粉)。    据徐某介绍,按照正常工艺生产腐竹,1000公斤大豆能产出大约400公斤腐竹,根据目前大豆原料的价格折算,每公斤腐竹的原料成本,就在14元左右。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我国腐竹生产企业相对集中,主要在河南、山东、广西等地,由于腐竹生产工艺简单,生产企业众多而且集中,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低价成为了一些企业占有市场的不二之选。而要想让产品价格低,就必须降低生产成本,于是在生产过程中违规添加价格远远低于大豆的玉米淀粉,便成为一些企业的常用手法。但是加入玉米淀粉后,生产出来的腐竹往往黏度不够,不仅吃起来口感松散,而且容易折断或破碎,卖相差。这样,沙某生产的具有增筋作用的“大料”就派上用场了。    能增加这个松散的玉米淀粉的粘稠度,能把它粘在一起,沾附在原来的腐竹上 给腐竹增重  然后降低成本从而达到这个造假的目的。    据犯罪嫌疑人徐某交代,掺了玉米淀粉和“大料”,1000公斤大豆至少能产出600公斤腐竹,比纯大豆生产的产量猛增了200公斤,而添加的“大料”和玉米淀粉成本不足100元。也就是说,以市场价每公斤16元计算,生产1000公斤大豆的“毒腐竹”,企业老板至少可以额外获取3100元的非法利益。  “大料”让不法分子轻而易举获取暴利,那么,添加了“大料”生产出来的腐竹,消费者食用后是否安全呢?警方把从徐某工厂查扣的全部5个批次的腐竹样品送往权威机构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警方送检的5个样品中均发现含有违禁物质乌洛托品和硼砂,而且含量惊人,其中乌洛托品含量最多的高达13392微克/公斤,硼砂含量最多的高达9523.26毫克/公斤。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从沙某的黑窝点生产出来的有毒“大料”,不仅直接卖给徐某,还销往山东、河南、河北、黑龙江等地,这家“黑作坊”的背后,是一个涉及7省的“毒腐竹”黑色产业链。鉴于案情重大,涉及面广,公安部将这一案件列为“8·01"专案挂牌督办。    这个案件是公安机关首次从这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添加物切入,然后顺线追查下游腐竹生产企业,从而全链条摧毁这个制造有毒有害食品犯罪网络这么一个案件。过去像这类案件往往只是通过市场上发现,发现在腐竹里面含有有毒有害添加物从而就是追查到了生产有毒有害腐竹企业做法。但是用于毒腐竹生产有毒有害添加物比如是吊白块、乌洛托品、硼砂,这类物质到底是谁生产,谁销售,这些毒腐竹生产企业从那购买的。这个在过去这类案件之中往往很难查到,那么这个案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把这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添加物质的这个窝点打掉了。从源头上断掉了毒腐竹生产这个网络,    近日,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警方同时出动,共打掉生产有毒食品添加物的窝点8处和生产有毒腐竹的“黑窝点”17处,查扣化工原料和有毒食品添加物105余吨、有毒腐竹3万3千余斤,查实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已查明销售使用有毒食品添加物1200余吨。按一般非法添加比例计算,这些有毒食品添加物能生产毒腐竹24万吨,涉案金额高达33.6亿余元。    食品安全说通俗点就是生存的安全,在食品安全方面造假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罚。回顾这起特大网络化案件,我们会发现,食品造假固然是明确违法,专业化生产销售造假专用的有毒有害添加物也确实称得上是丧心病狂。但未解的疑问是,谁在研发造假专用的添加物。回顾多年来破获的种种食品安全大案,大多在其背后都有一个神秘的魅影,那就是类似本案“大料”配方的造假专用科技,那么这些专门实验室在哪?研究人员是谁?经费由谁出?这些对社会明确有危害的研究成果是怎样产业化的?也许科研伦理的整顿对于整肃食品安全秩序来说是个至少同样迫切的议题。(原标题:

新华网杭州11月27日电(记者王俊禄) 11月27日,浙江温岭法院对责任人重大责任事故一案进行一审宣判:台州大东鞋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剑锋、股东林真剑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5年。这起火灾导致16人死亡多人受伤。  今年37岁的林剑锋与34岁的林真剑是亲兄弟,两人共同经营位于温岭市城北街道杨家渭村的台州大东鞋业有限公司。  法院查明: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擅自违章搭建严重影响消防安全的钢棚作为生产场所,且未主动报请消防部门检查验收,企业安全管理不落实,违法违规生产经营,存有重大安全隐患。  1月14日14时40分许,公司制鞋车间的电气线路发生故障,使靠近东北角流水线处的一排鞋箱着火。林真剑得知火情后随即报警并指挥员工救火。但风推火势,并借助堆放在车间内的大量易燃物迅速从底楼车间东侧钢棚北半间蔓延到二、三楼车间,过火面积约1080平方米,共造成杨某等16人死亡,张某等多人受伤;厂房、大量设备及产品被烧毁,财产损失达362640元。  火灾扑灭后,林真剑在事故现场被民警传唤;当日23时许,林剑锋主动投案。两人均如实供述涉案事实。其后,林剑锋、林真剑赔偿了16名死者家属的经济损失、支付了所有受伤人员在医院的抢救医疗费用及部分受伤人员的赔偿款等共计1658万元。  7月24日,温岭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两人当庭自愿认罪。庭审中,林真剑的自首情节成了控辩双方的争论焦点。法庭未当庭宣判。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两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致16人死亡,多人受伤,造成直接财产损失人民币30余万元,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鉴于林真剑有主动报案并留在火灾现场组织抢救,归案后又如实供述的行为,应与林剑锋一样认定为自首。因两人当庭自愿认罪,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决定依法分别予以从轻处罚,遂作出如上判决。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11-10 10: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