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四川省约谈甘孜广安巴中3市州:环境整改不力

  • 分类:搞笑

8月上旬,四川省委省政府统一安排组织21个暗访组,采取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要陪同、直奔现场、直接督查的方式,对21个市(州)环境问题整改情况开展了暗访抽查。8月16日,四川省政府对暗访抽查中发现问题突出的甘孜州、广安市、巴中市有关负责同志进行约谈,进一步传导压力、压实责任,推进提高问题整改质量。  按照统一安排,上午,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副省长王铭晖代表省政府约谈了甘孜州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下午,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黄小平和省环保厅厅长于会文受省政府委托约谈了广安市、巴中市有关负责同志。  约谈指出,有关市州存在整改主体责任落实不够有力、部分容易整改问题尚未整改到位、部分问题整改不彻底等情况。突出表现在,有的市州在个别问题整改上出了方案,但未下狠手,没涉深水推进整改落实;一些简单的环境问题,再加把劲即可完成,但整改进度迟缓;个别问题整改质量不高,环境风险隐患仍未彻底消除,“回头看”“回头查”不到位等。  约谈要求,3市州要强化思想认识,提高政治站位,把整改工作作为检验党委政府践行新发展理念的重要标尺,作为检验党政领导干部看齐意识的重要标准,压力要传导到位,责任要落实到人,层层压实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政治责任,进一步增强做好环境问题整改的思想自觉行动自觉。要举一反三,全面排查核实,重点梳理排查本辖区内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问题、省级环保督察发现问题、省委省政府交办的环境信访问题、群众反映多年未有效解决的环境问题,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相关要求,对问题整改情况再审视、再核查、再确认,着力在提高整改质量上下功夫,不盲目追求整改进度和整改完成率。要强化督查督办,防止整改反弹,对已经完成整改的,要巩固成果,防止反弹;对未完成整改的问题,要倒排工期,加快进度;对整改难度大的,要科学设定整改期限,优化整改措施,务求收到实效。要动真碰硬,严肃追责问责,对推进问题整改作风不严不实、虚报瞒报的单位和人员,依法依纪依规启动问责程序。对不履行治污主体责任,消极应对,甚至干扰阻碍环保督察的企业,要依法严处。  3名市州有关负责同志在作表态发言时纷纷表示,暗访发现的问题发人深省,受到了教育,诚恳接受批评。接下来将引以为戒、举一反三,认真落实整改要求,特别是抓住中央环保督察的机遇,进一步压实责任细化措施,高质量推进每一个问题的整改落实,确保完成整改任务,拿出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整改成效。责任编辑:

日前,经西安市委批准,市纪委对市地铁办党委原委员、副主任、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王志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转移违纪款物;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礼金礼品;违反工作纪律,对地铁劳动南路站、安远门站综合出入口建设疏于监管,导致违规建设等问题发生,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不到位,致使其分管部门人员违规违纪行为多发;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钱款,涉嫌犯罪。  王志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淡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王志强开除党籍处分;由相关部门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责任编辑:

当地时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同日,美贸易代表发表声明,表示将进行全面调查,并根据需要采取措施以保护美国产业的未来(详情点击:特朗普指示对华启动贸易调查 我商务部:将坚决捍卫中方合法权益)。  这一举动引发各界对美国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对于特朗普的做法,《金融时报》的社论指出,想利用相当于大棒的301条款迫使中国屈服,可能适得其反。美国实际上是在同时扮演法官、陪审团和行刑者的角色,这有引发全面贸易战的风险。  路透社的报道则称,美国商业游说团体和政客希望美国对华贸易措施保持克制,游说者担心,特朗普的政策不确定性将无助于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如果爆发贸易战,最终受影响的是中美双方的消费者和企业。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肖特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双方应当共同合作,通过双边、区域和多边机制解决贸易问题。肖特表示,中美之间的双边投资协定已经谈判了10年,该协定涵盖了世贸组织规定以外的涉及外国投资的事宜,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到现在,该投资协定没有取得任何实质进展,而其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解决中美之间的重要经济问题,这是中美双方应当加强合作的领域。  此外,肖特还指出,中美在7月19日举行的全面经济对话的目的正是强调中美双方之间应当共同合作解决问题,只有两国合作,才可以避免贸易战两败俱伤的结果。  既然各界都觉得打贸易战是双输的结果,特朗普为什么还要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搞事情?中美之间会在贸易问题上出大事情吗?    美国又在挥动“301大棒”来威胁中国,这部43年前制定的具有极强单边主义色彩的贸易法案,其实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贸易规则是相抵触的,也与中美间一直努力构建的经贸关系背道而驰。这种将美国国内法律凌驾于国际法律之上的行为无助于问题解决,反而很容易被理解为一种在经贸方面的挑衅行为。  如果美国无视近年来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巨大进展,悍然发起301调查,那么美国就可以随意解释规则,中国在美有较多业务的科技型企业以及和美国科技类公司有较多往来的企业都可能受到直接影响,甚至是被调查,中国有关要求外国公司向当地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规定会是调查重点。这无疑会给这些公司的利益带来直接损害,并削弱其对美国投资的信心,进而给中美经贸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中美之间拥有巨大的贸易量,双边经贸的健康发展是全球经贸的稳定之锚。美国将经贸问题与政治问题乃至安全问题挂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一旦发生贸易龃龉,那么不会有任何赢家。且不说中美的经济会受到多大影响,供应链依赖于两国的经济体都会受到波及,从这个角度看,如果美国单边轻启贸易战无疑是一种对世界各国都不负责任的行为。  尤其是世界经济好不容易才从金融风暴的打击下取得缓慢复苏,而且基础仍不牢固,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美国对中国发起301调查,这种“搞事情”的行径有可能会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前景的“大事情”。    此外,美国本身从与中国的贸易中收益良多,这种互补的结构一旦被以政治为诱因的贸易战所打破,那么美国商界和消费者都会感受到切肤之痛。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秉承经济民族主义,无论是退出TPP还是重谈北美自贸协定,都给别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把国内政治国际化、政治问题经贸化,都说明特朗普在下一局大棋。但从对中国威胁打贸易战来看他未必是名好棋手,启动调查更远说不上是一步妙招。  当然,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发起调查只是程序的第一步,距离最终兑现301调查承诺还有很长的距离。回顾历史可以发现,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中国挥动“301大棒”,但挥动者也始终明白当棒子真要落下,那么自身也会第一时间感到疼。而且中国的报复措施会给美国的机械、电子以及农产品等部门造成二次打击。  由于中美间经济相互依存程度高,因此各界普遍认为全面开打贸易战的几率并不高。对于中国来说,在战术上重视,在战略上藐视是应有之意。既要做好与美国打专利战乃至贸易战的准备,又不会放松一些可能的沟通渠道,继续争取双赢。中美之间的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归谈判桌,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不惹事,但也决不怕事,做好了准备才最有可能将美国拉回谈判桌。  特朗普搞事情,希望最终不会成为大事情。  文丨央视特约评论撰稿 王亚宏责任编辑:

中央气象台预计,8月10日至12日,九寨沟县最低气温为17℃至20℃,最高气温为28℃至30℃,由于九寨沟景区海拔较高,最低气温为11℃至13℃,最高气温为20℃至23℃,风力普遍小于2级,利于救援工作开展。不过,10日夜间至11日白天有小到中雨(累计10毫米至15毫米、局地25毫米),易引发地质灾害。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芳华表示,8月11日白天,九寨沟震区可能出现小时雨强达3毫米至5毫米的降水,部分地区发生地质灾害的气象风险等级较高。个别地区由于地形作用,小时雨强可能超过5毫米,需加以密切关注。  震后山体变得疏松,地质灾害发生的雨量阈值下降,小时雨强超过5毫米就可能引发山洪、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张芳华提醒,九寨沟震区余震不断,地质灾害隐患点增加,降雨将给交通运输及救灾工作带来的不利影响,需加以防范。  预报还显示,新疆精河震区8月10日天气为晴到多云,白天天气晴好,利于救灾工作开展,但白天气温较高,需注意防暑;8月11日至12日,由于西风带冷槽压进北疆,精河震区阴天间多云,有阵雨转小雨天气(累计2毫米至5毫米),山区中到大雨(累计10毫米至12毫米),对救灾工作有一定影响,需注意预防局地强降雨诱发的泥石流、山体滑坡等次生灾害。  此外,中央气象台预计,8月10日江南北部降雨减弱,西藏东南部、云南西北部局地暴雨或大暴雨(100毫米至150毫米)。8月11日至13日,西南地区东部江南北部江汉江淮黄淮等地将有一次大到暴雨过程,局地有大暴雨(100毫米至160毫米),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责任编辑:

7月14日,刚毕业的大学生李文星被人发现死于天津静海区一处偏僻的水坑里。 8月6日,李文星被诱骗进入静海传销组织的经过基本查明,5名涉案人员被刑拘。  当天,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代表市委市政府在静海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开展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他要求决战20天,彻底清除全市非法传销活动,“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据天津政务网消息,截至6日上午11时,该市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下午5点,静海区大口子门村村民李成看到,长期租住在自家斜对面的二十几名“传销人员”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拖着行李箱子“迅速撤离了”。  传销窝点。   那扇暗红色的铁门后已经人去屋空。大口子门村民李丽推门进去,第一次看清楚这些人的居住环境——  进屋大门上张贴着一张每天的作息时间表:早上5点半起床,6点半开课,中午11点摆桌,中午两点起床,下午6点开课,晚上7点半摆桌,晚上9点铺床,晚上9点半睡觉。  几床又破又旧的被子叠放在一起,四条发黑的毛巾挂在厕所一根绳子上,十几本课堂笔记和日记散乱地扔在地上,“日记”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如何约人”、“如何做线人”。  李丽回忆,这里之前住着20几个人,每天白天一大早离开平房,直到夜晚10点多才回来,平时大门紧闭,很少与外界交流。  大口子门村位于天津静海区静海镇,村子在104国道主干线旁,离静海中心城区四公里左右,整个村子都是一片低矮的平房,外围是大片玉米地和小树林,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多个疑似传销人员的窝点寄居在村中。  在这间平房转了一圈后,李丽看到一辆白色的三菱车从村口开了进来,她神色慌张,加快脚步往外走,嘴里念叨着:“他们(传销人员)带人回来了,快走快走。”  8月 6日,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63名传销人员。此外,凡举报传销组织及藏匿的传销窝点,经查实摧毁的,一次性奖励2万元。  夜里,大口子村只有零星几点灯光,偶尔有村民在村子里遛弯,这几天,年轻的“外来人”少了。  村民说,十几年前,来村子里干传销的都是“十四五岁的”,而近几年,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居多。  两年前,李成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两百人“呜呜呜上街”,直到有一次堵住了村里的公路,车辆过不去,有人打了“110”,警察来了,“断水断电,这些人才躲了起来。”  8月6日凌晨,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地毯式、拉网式排查,以乡镇为单位,集中所在地派出所和相关力量,做到村不落户、户不落人,全面清查传销人员。  距离大口子村大约4公里外的上三里村,路口新增了一个治安亭。夜里11点,村民大鹏坐在村里的公路边抽烟,“(好多人)早都跑了”,他手比划着说。  上三里村的村民张明海也有些担心,这些人“打不走,骂不走,更劝不走”,过去他经常见到传销人员白天在地里上课培训,跟政府工作人员打游击。“警方一直也在清查传销人员,但是这些传销人员很多都是被洗脑过的,即使被解救出来,说不定哪天又跑回来了。”  传销窝点内的床铺。  墙角堆放的棉被。   在李成的记忆中,十多年前,村里突然来了一批陌生的年轻人。这些外地人穿着破旧的衣服,灰头土脸,说自己是装修工人,要进村租房。  从那以后,村民们经常听到村外野地里传来鼓掌和喊口号的声音,大声唱着《水手》和《真心英雄》,经常见到他们在林地里训练,大喊“脱衣服”“站直了”等,声音严厉高亢。即使在冬天的时候,一群人光着脚“呼噜呼噜被赶着走。”  超市老板王远生常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象”:几个穿着脏兮兮的人一起吃早点,或者扛着被子在街上结伴行走;闷热的夏天,一群人人穿着秋冬季节时的厚衣服出来活动,“有时候来店里买饮料,用支付宝支付,都没钱,裤兜里也只能拿出十几块钱。”  直到有一年,李成遇到一对进村找孩子的父母,说通过孩子发来的定位找到了这里,才知道村里有“传销组织”。后来,警察也来了,李成看到这些年轻人光着脚到处乱跑乱躲。  据天津本地媒体《每日新报》2005年的报道,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上半年,天津工商部门先后取缔了20多个非法传销组织。公安机关驱散了近2000名传销人员。  静海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杨鑫经常会拉到疑似传销人员。在他的印象中,十多年来这里传销屡禁不止,传销窝点多,“他们住的地方很偏僻,住在村里废弃的房子,一般白天紧闭大门,在野外活动,直到深夜才带着被子回屋。”  拉的人多了,杨鑫也摸清了传销人员的“窝点”,上三里村,大口子门村,杨李院村,“都是黑灯瞎火的地方。”  《中国工商报》2015年1月报道称,2008年以来,天津静海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万人次。  大口子门村的村民说不清村里有多少“外来人”干传销人员,只是多年来经常看到有陌生的年轻人进进出出。多年下来,大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但凡有陌生的年轻人进村,首先怀疑是不是“传销人员”。  多位村民称从来没有进去过这些传销“窝点”,只觉得这群人“神秘”,白天看不见人,昼伏夜出,平时不出门,也从来不跟村里人说话或打交道。  李丽偶尔见有一两个人从平房里钻出来,到附近的早市上拎着“一兜子馒头”和“一大堆贱菜”回来,感觉这些人过得“倍儿艰苦,吃都吃不饱。”  自从村里多了这些“外来人”,即使在白天,李丽也很少出门,她也很少让孩子出门活动,担心被这些人带走。但凡出门她一定把门锁上,“他们心眼儿多了,惹不起他们。”  前一段时间,村里修水管,管道必须通过这间屋子。李丽敲门一直不见回应,后来才知道,“必须得通过他们的头儿,有人打了个电话,头儿来了,看着是邻居他们才开门。”  在村民看来,这些人平日里不扰民,双方“互不干涉”,见到他们“以躲为主”。就这样,双方“和平共处”了十几年。  24岁的上海人闵林(化名)曾落入天津静海的一处传销窝点——某村庄院子里的两间房。闵林告诉澎湃新闻,房子“租给外人就五百块钱,但是传销组织去租就是高价,三千四百块钱一个月,所以当地人就不参加也不抵触”。  事实上,村民的心态复杂,在租房带来的收益外,他们更多是畏惧和无奈——十多年来,这些人打了就跑,跑了又卷土重来,村里人不敢管,“万一哪天被报复,自己的孩子被传销人员带走就麻烦了。”  在这种表面“和平”下,一间间简陋平房里的黑暗故事正在上演。闵林刚陷入传销窝点时想过集体反抗,但面对这么多陌生人,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该相信谁,也不敢起这个头。“眼神交流嘛,然后在他们身上比划“110”。我记得有一个人,他对着我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就再也没有试了,因为很怕有人告密,那样结果应该是很惨的。  有时这些传销人员会躲警察的突击检查,把人带到村庄旁边的田地避风头,直到检查结束才能回去。有一次,闵林被带出去在山沟里整整待了20多个小时,凌晨三点多才回到那个被传销者称为“家”的窝点。  传销窝点内发现的传销笔记。   前不久,超市老板王远生曾帮助过一个被传销人员控制的年轻人逃跑。当时,一个赤脚的年轻人在门口嗫嚅着向他求助,年轻人身后有三个年轻人一直紧盯着他。  王远生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年轻人被传销人员控制了。他暗地里让在店里卸货的货车师傅把这个孩子装走,并叮嘱他想办法联系年轻人的家人。  同样,只要有外地人乘车,张明海总会警觉起来,他会直接问对方是不是去做传销的。根据他多年的经验,外地人来这些偏远的地方,要么是来找孩子的,要么是被传销组织骗来的。  “传销人员不会独来独往”,杨鑫在静海当了二十多年的出租车司机,他坚信所有传销人员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每当看到有外地年轻人搭乘出租车到静海的偏远村子,“基本上就是被传销组织骗到这里的。”  虽然“旁敲侧击”地提醒过那些第一次被带过来的年轻人,但杨鑫大多数时候选择做自己的生意。“人家做传销的坐车也给钱,规规矩矩,人家做人家的,跟咱们没关系。”  直到五天前,在静海天桥附近,一个20岁的男孩冲到他车前,后面跟着三个年轻人,男孩想去车站,另外三人阻拦他上车。杨鑫开门下车,说只要拿出对讲机一喊,“静海区好几十台车就会过来。”那三人害怕了,让男孩上了车,杨鑫把他送到了车站。  多年下来,杨鑫见到过替传销受害者家属“捞人”的生意。“捞人者”属于中间人,他会借助本地人的力量,收钱放人。喊好价,一万五,约在指定地点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但他也遇到过有父母从外地跑来接孩子,把钱交到传销人员手里,带走孩子没两天,孩子自己又跑回来了。“已经被洗脑了。”  做反传销十多年,据反传销人士李旭观察,从传统传销到网络传销,这种违法活动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愈来愈猖獗。  “现行法律规定,对参与传销的人以批评教育为主,顶多就是遣散。遣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被洗脑了,执迷不悟,打不散赶不走。”在李旭看来,打击传销的法律门槛比较高,处罚偏轻,取证困难,这个地方打击厉害,就从东跑到西,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仅仅遣散治标不治本。责任编辑:

四川省约谈甘孜广安巴中3市州:环境整改不力

8月上旬,四川省委省政府统一安排组织21个暗访组,采取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要陪同、直奔现场、直接督查的方式,对21个市(州)环境问题整改情况开展了暗访抽查。8月16日,四川省政府对暗访抽查中发现问题突出的甘孜州、广安市、巴中市有关负责同志进行约谈,进一步传导压力、压实责任,推进提高问题整改质量。  按照统一安排,上午,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副省长王铭晖代表省政府约谈了甘孜州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下午,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黄小平和省环保厅厅长于会文受省政府委托约谈了广安市、巴中市有关负责同志。  约谈指出,有关市州存在整改主体责任落实不够有力、部分容易整改问题尚未整改到位、部分问题整改不彻底等情况。突出表现在,有的市州在个别问题整改上出了方案,但未下狠手,没涉深水推进整改落实;一些简单的环境问题,再加把劲即可完成,但整改进度迟缓;个别问题整改质量不高,环境风险隐患仍未彻底消除,“回头看”“回头查”不到位等。  约谈要求,3市州要强化思想认识,提高政治站位,把整改工作作为检验党委政府践行新发展理念的重要标尺,作为检验党政领导干部看齐意识的重要标准,压力要传导到位,责任要落实到人,层层压实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政治责任,进一步增强做好环境问题整改的思想自觉行动自觉。要举一反三,全面排查核实,重点梳理排查本辖区内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的问题、省级环保督察发现问题、省委省政府交办的环境信访问题、群众反映多年未有效解决的环境问题,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相关要求,对问题整改情况再审视、再核查、再确认,着力在提高整改质量上下功夫,不盲目追求整改进度和整改完成率。要强化督查督办,防止整改反弹,对已经完成整改的,要巩固成果,防止反弹;对未完成整改的问题,要倒排工期,加快进度;对整改难度大的,要科学设定整改期限,优化整改措施,务求收到实效。要动真碰硬,严肃追责问责,对推进问题整改作风不严不实、虚报瞒报的单位和人员,依法依纪依规启动问责程序。对不履行治污主体责任,消极应对,甚至干扰阻碍环保督察的企业,要依法严处。  3名市州有关负责同志在作表态发言时纷纷表示,暗访发现的问题发人深省,受到了教育,诚恳接受批评。接下来将引以为戒、举一反三,认真落实整改要求,特别是抓住中央环保督察的机遇,进一步压实责任细化措施,高质量推进每一个问题的整改落实,确保完成整改任务,拿出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整改成效。责任编辑:

日前,经西安市委批准,市纪委对市地铁办党委原委员、副主任、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王志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转移违纪款物;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礼金礼品;违反工作纪律,对地铁劳动南路站、安远门站综合出入口建设疏于监管,导致违规建设等问题发生,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不到位,致使其分管部门人员违规违纪行为多发;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钱款,涉嫌犯罪。  王志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淡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王志强开除党籍处分;由相关部门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责任编辑:

当地时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同日,美贸易代表发表声明,表示将进行全面调查,并根据需要采取措施以保护美国产业的未来(详情点击:特朗普指示对华启动贸易调查 我商务部:将坚决捍卫中方合法权益)。  这一举动引发各界对美国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对于特朗普的做法,《金融时报》的社论指出,想利用相当于大棒的301条款迫使中国屈服,可能适得其反。美国实际上是在同时扮演法官、陪审团和行刑者的角色,这有引发全面贸易战的风险。  路透社的报道则称,美国商业游说团体和政客希望美国对华贸易措施保持克制,游说者担心,特朗普的政策不确定性将无助于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如果爆发贸易战,最终受影响的是中美双方的消费者和企业。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肖特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双方应当共同合作,通过双边、区域和多边机制解决贸易问题。肖特表示,中美之间的双边投资协定已经谈判了10年,该协定涵盖了世贸组织规定以外的涉及外国投资的事宜,从奥巴马政府时期到现在,该投资协定没有取得任何实质进展,而其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是解决中美之间的重要经济问题,这是中美双方应当加强合作的领域。  此外,肖特还指出,中美在7月19日举行的全面经济对话的目的正是强调中美双方之间应当共同合作解决问题,只有两国合作,才可以避免贸易战两败俱伤的结果。  既然各界都觉得打贸易战是双输的结果,特朗普为什么还要在对华贸易问题上搞事情?中美之间会在贸易问题上出大事情吗?    美国又在挥动“301大棒”来威胁中国,这部43年前制定的具有极强单边主义色彩的贸易法案,其实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多边贸易规则是相抵触的,也与中美间一直努力构建的经贸关系背道而驰。这种将美国国内法律凌驾于国际法律之上的行为无助于问题解决,反而很容易被理解为一种在经贸方面的挑衅行为。  如果美国无视近年来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巨大进展,悍然发起301调查,那么美国就可以随意解释规则,中国在美有较多业务的科技型企业以及和美国科技类公司有较多往来的企业都可能受到直接影响,甚至是被调查,中国有关要求外国公司向当地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的规定会是调查重点。这无疑会给这些公司的利益带来直接损害,并削弱其对美国投资的信心,进而给中美经贸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中美之间拥有巨大的贸易量,双边经贸的健康发展是全球经贸的稳定之锚。美国将经贸问题与政治问题乃至安全问题挂钩,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一旦发生贸易龃龉,那么不会有任何赢家。且不说中美的经济会受到多大影响,供应链依赖于两国的经济体都会受到波及,从这个角度看,如果美国单边轻启贸易战无疑是一种对世界各国都不负责任的行为。  尤其是世界经济好不容易才从金融风暴的打击下取得缓慢复苏,而且基础仍不牢固,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美国对中国发起301调查,这种“搞事情”的行径有可能会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前景的“大事情”。    此外,美国本身从与中国的贸易中收益良多,这种互补的结构一旦被以政治为诱因的贸易战所打破,那么美国商界和消费者都会感受到切肤之痛。  特朗普上台后一直秉承经济民族主义,无论是退出TPP还是重谈北美自贸协定,都给别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把国内政治国际化、政治问题经贸化,都说明特朗普在下一局大棋。但从对中国威胁打贸易战来看他未必是名好棋手,启动调查更远说不上是一步妙招。  当然,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发起调查只是程序的第一步,距离最终兑现301调查承诺还有很长的距离。回顾历史可以发现,美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对中国挥动“301大棒”,但挥动者也始终明白当棒子真要落下,那么自身也会第一时间感到疼。而且中国的报复措施会给美国的机械、电子以及农产品等部门造成二次打击。  由于中美间经济相互依存程度高,因此各界普遍认为全面开打贸易战的几率并不高。对于中国来说,在战术上重视,在战略上藐视是应有之意。既要做好与美国打专利战乃至贸易战的准备,又不会放松一些可能的沟通渠道,继续争取双赢。中美之间的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归谈判桌,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不惹事,但也决不怕事,做好了准备才最有可能将美国拉回谈判桌。  特朗普搞事情,希望最终不会成为大事情。  文丨央视特约评论撰稿 王亚宏责任编辑:

中央气象台预计,8月10日至12日,九寨沟县最低气温为17℃至20℃,最高气温为28℃至30℃,由于九寨沟景区海拔较高,最低气温为11℃至13℃,最高气温为20℃至23℃,风力普遍小于2级,利于救援工作开展。不过,10日夜间至11日白天有小到中雨(累计10毫米至15毫米、局地25毫米),易引发地质灾害。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芳华表示,8月11日白天,九寨沟震区可能出现小时雨强达3毫米至5毫米的降水,部分地区发生地质灾害的气象风险等级较高。个别地区由于地形作用,小时雨强可能超过5毫米,需加以密切关注。  震后山体变得疏松,地质灾害发生的雨量阈值下降,小时雨强超过5毫米就可能引发山洪、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张芳华提醒,九寨沟震区余震不断,地质灾害隐患点增加,降雨将给交通运输及救灾工作带来的不利影响,需加以防范。  预报还显示,新疆精河震区8月10日天气为晴到多云,白天天气晴好,利于救灾工作开展,但白天气温较高,需注意防暑;8月11日至12日,由于西风带冷槽压进北疆,精河震区阴天间多云,有阵雨转小雨天气(累计2毫米至5毫米),山区中到大雨(累计10毫米至12毫米),对救灾工作有一定影响,需注意预防局地强降雨诱发的泥石流、山体滑坡等次生灾害。  此外,中央气象台预计,8月10日江南北部降雨减弱,西藏东南部、云南西北部局地暴雨或大暴雨(100毫米至150毫米)。8月11日至13日,西南地区东部江南北部江汉江淮黄淮等地将有一次大到暴雨过程,局地有大暴雨(100毫米至160毫米),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责任编辑:

7月14日,刚毕业的大学生李文星被人发现死于天津静海区一处偏僻的水坑里。 8月6日,李文星被诱骗进入静海传销组织的经过基本查明,5名涉案人员被刑拘。  当天,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赵飞代表市委市政府在静海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开展打击取缔非法传销的专项行动,他要求决战20天,彻底清除全市非法传销活动,“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据天津政务网消息,截至6日上午11时,该市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下午5点,静海区大口子门村村民李成看到,长期租住在自家斜对面的二十几名“传销人员”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拖着行李箱子“迅速撤离了”。  传销窝点。   那扇暗红色的铁门后已经人去屋空。大口子门村民李丽推门进去,第一次看清楚这些人的居住环境——  进屋大门上张贴着一张每天的作息时间表:早上5点半起床,6点半开课,中午11点摆桌,中午两点起床,下午6点开课,晚上7点半摆桌,晚上9点铺床,晚上9点半睡觉。  几床又破又旧的被子叠放在一起,四条发黑的毛巾挂在厕所一根绳子上,十几本课堂笔记和日记散乱地扔在地上,“日记”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如何约人”、“如何做线人”。  李丽回忆,这里之前住着20几个人,每天白天一大早离开平房,直到夜晚10点多才回来,平时大门紧闭,很少与外界交流。  大口子门村位于天津静海区静海镇,村子在104国道主干线旁,离静海中心城区四公里左右,整个村子都是一片低矮的平房,外围是大片玉米地和小树林,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多个疑似传销人员的窝点寄居在村中。  在这间平房转了一圈后,李丽看到一辆白色的三菱车从村口开了进来,她神色慌张,加快脚步往外走,嘴里念叨着:“他们(传销人员)带人回来了,快走快走。”  8月 6日,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63名传销人员。此外,凡举报传销组织及藏匿的传销窝点,经查实摧毁的,一次性奖励2万元。  夜里,大口子村只有零星几点灯光,偶尔有村民在村子里遛弯,这几天,年轻的“外来人”少了。  村民说,十几年前,来村子里干传销的都是“十四五岁的”,而近几年,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居多。  两年前,李成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两百人“呜呜呜上街”,直到有一次堵住了村里的公路,车辆过不去,有人打了“110”,警察来了,“断水断电,这些人才躲了起来。”  8月6日凌晨,静海区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地毯式、拉网式排查,以乡镇为单位,集中所在地派出所和相关力量,做到村不落户、户不落人,全面清查传销人员。  距离大口子村大约4公里外的上三里村,路口新增了一个治安亭。夜里11点,村民大鹏坐在村里的公路边抽烟,“(好多人)早都跑了”,他手比划着说。  上三里村的村民张明海也有些担心,这些人“打不走,骂不走,更劝不走”,过去他经常见到传销人员白天在地里上课培训,跟政府工作人员打游击。“警方一直也在清查传销人员,但是这些传销人员很多都是被洗脑过的,即使被解救出来,说不定哪天又跑回来了。”  传销窝点内的床铺。  墙角堆放的棉被。   在李成的记忆中,十多年前,村里突然来了一批陌生的年轻人。这些外地人穿着破旧的衣服,灰头土脸,说自己是装修工人,要进村租房。  从那以后,村民们经常听到村外野地里传来鼓掌和喊口号的声音,大声唱着《水手》和《真心英雄》,经常见到他们在林地里训练,大喊“脱衣服”“站直了”等,声音严厉高亢。即使在冬天的时候,一群人光着脚“呼噜呼噜被赶着走。”  超市老板王远生常看到一些奇特的“景象”:几个穿着脏兮兮的人一起吃早点,或者扛着被子在街上结伴行走;闷热的夏天,一群人人穿着秋冬季节时的厚衣服出来活动,“有时候来店里买饮料,用支付宝支付,都没钱,裤兜里也只能拿出十几块钱。”  直到有一年,李成遇到一对进村找孩子的父母,说通过孩子发来的定位找到了这里,才知道村里有“传销组织”。后来,警察也来了,李成看到这些年轻人光着脚到处乱跑乱躲。  据天津本地媒体《每日新报》2005年的报道,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上半年,天津工商部门先后取缔了20多个非法传销组织。公安机关驱散了近2000名传销人员。  静海当地的出租车司机杨鑫经常会拉到疑似传销人员。在他的印象中,十多年来这里传销屡禁不止,传销窝点多,“他们住的地方很偏僻,住在村里废弃的房子,一般白天紧闭大门,在野外活动,直到深夜才带着被子回屋。”  拉的人多了,杨鑫也摸清了传销人员的“窝点”,上三里村,大口子门村,杨李院村,“都是黑灯瞎火的地方。”  《中国工商报》2015年1月报道称,2008年以来,天津静海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万人次。  大口子门村的村民说不清村里有多少“外来人”干传销人员,只是多年来经常看到有陌生的年轻人进进出出。多年下来,大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但凡有陌生的年轻人进村,首先怀疑是不是“传销人员”。  多位村民称从来没有进去过这些传销“窝点”,只觉得这群人“神秘”,白天看不见人,昼伏夜出,平时不出门,也从来不跟村里人说话或打交道。  李丽偶尔见有一两个人从平房里钻出来,到附近的早市上拎着“一兜子馒头”和“一大堆贱菜”回来,感觉这些人过得“倍儿艰苦,吃都吃不饱。”  自从村里多了这些“外来人”,即使在白天,李丽也很少出门,她也很少让孩子出门活动,担心被这些人带走。但凡出门她一定把门锁上,“他们心眼儿多了,惹不起他们。”  前一段时间,村里修水管,管道必须通过这间屋子。李丽敲门一直不见回应,后来才知道,“必须得通过他们的头儿,有人打了个电话,头儿来了,看着是邻居他们才开门。”  在村民看来,这些人平日里不扰民,双方“互不干涉”,见到他们“以躲为主”。就这样,双方“和平共处”了十几年。  24岁的上海人闵林(化名)曾落入天津静海的一处传销窝点——某村庄院子里的两间房。闵林告诉澎湃新闻,房子“租给外人就五百块钱,但是传销组织去租就是高价,三千四百块钱一个月,所以当地人就不参加也不抵触”。  事实上,村民的心态复杂,在租房带来的收益外,他们更多是畏惧和无奈——十多年来,这些人打了就跑,跑了又卷土重来,村里人不敢管,“万一哪天被报复,自己的孩子被传销人员带走就麻烦了。”  在这种表面“和平”下,一间间简陋平房里的黑暗故事正在上演。闵林刚陷入传销窝点时想过集体反抗,但面对这么多陌生人,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该相信谁,也不敢起这个头。“眼神交流嘛,然后在他们身上比划“110”。我记得有一个人,他对着我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就再也没有试了,因为很怕有人告密,那样结果应该是很惨的。  有时这些传销人员会躲警察的突击检查,把人带到村庄旁边的田地避风头,直到检查结束才能回去。有一次,闵林被带出去在山沟里整整待了20多个小时,凌晨三点多才回到那个被传销者称为“家”的窝点。  传销窝点内发现的传销笔记。   前不久,超市老板王远生曾帮助过一个被传销人员控制的年轻人逃跑。当时,一个赤脚的年轻人在门口嗫嚅着向他求助,年轻人身后有三个年轻人一直紧盯着他。  王远生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年轻人被传销人员控制了。他暗地里让在店里卸货的货车师傅把这个孩子装走,并叮嘱他想办法联系年轻人的家人。  同样,只要有外地人乘车,张明海总会警觉起来,他会直接问对方是不是去做传销的。根据他多年的经验,外地人来这些偏远的地方,要么是来找孩子的,要么是被传销组织骗来的。  “传销人员不会独来独往”,杨鑫在静海当了二十多年的出租车司机,他坚信所有传销人员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每当看到有外地年轻人搭乘出租车到静海的偏远村子,“基本上就是被传销组织骗到这里的。”  虽然“旁敲侧击”地提醒过那些第一次被带过来的年轻人,但杨鑫大多数时候选择做自己的生意。“人家做传销的坐车也给钱,规规矩矩,人家做人家的,跟咱们没关系。”  直到五天前,在静海天桥附近,一个20岁的男孩冲到他车前,后面跟着三个年轻人,男孩想去车站,另外三人阻拦他上车。杨鑫开门下车,说只要拿出对讲机一喊,“静海区好几十台车就会过来。”那三人害怕了,让男孩上了车,杨鑫把他送到了车站。  多年下来,杨鑫见到过替传销受害者家属“捞人”的生意。“捞人者”属于中间人,他会借助本地人的力量,收钱放人。喊好价,一万五,约在指定地点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但他也遇到过有父母从外地跑来接孩子,把钱交到传销人员手里,带走孩子没两天,孩子自己又跑回来了。“已经被洗脑了。”  做反传销十多年,据反传销人士李旭观察,从传统传销到网络传销,这种违法活动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愈来愈猖獗。  “现行法律规定,对参与传销的人以批评教育为主,顶多就是遣散。遣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被洗脑了,执迷不悟,打不散赶不走。”在李旭看来,打击传销的法律门槛比较高,处罚偏轻,取证困难,这个地方打击厉害,就从东跑到西,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仅仅遣散治标不治本。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7-04 03: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