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人大教师失联妻子遗体被发现 初步确认为溺亡

  • 分类:搞笑

来源:新京报  [遗体被发现 初步确认为溺亡]7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老师丁超在朋友圈发长文,称妻子张某失联。张某原定23日下午从北京前往太原探亲。事发当日,张某从家出发,没有携带大件行李,走到马路对面后,上了一辆出租车向北驶离,随后失联。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张某遗体在河中被发现,初步确认为溺亡。责任编辑:

中新网陕西绥德7月27日电 (田进 王永平 燕武)27日,记者从陕西绥德县防汛抗旱指挥部获得最新消息,当地26日发生的特大洪水灾害,已造成名州镇4人死亡。目前,全县灾情统计及抢险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据了解,7月25日13时至26日8时,绥德县境内持续降雨,降水量最高达247.3毫米,上游子洲、米脂、横山等县区大面积持续降雨,导致绥德县城境内河道水位暴涨。  记者27日在绥德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当地县城内10余座大桥发生了漫水,多处道路中断,水、电、天然气、通讯设备等陆续中断,文化路社区进水,区域主干道路面全部被水淹没,公路段家属院至绥师段主干道路面全部被淹没,积水最深处已达4米,淤泥堆积高约1米,文化路、东门滩社区区域1000多间门面房受损,店内用品流失,三个超市进水,大部分日用品被淹,多个家属院和沿街停放的200多辆小车不同程度受损,绥师、卫校、轻化等家属院被困人口350多人。  截至目前,此次灾害已造成当地名州镇4人死亡,其中3人已确定身份。目前,全县灾情统计及抢险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灾情发生后,绥德官方启动全县防汛I级应急响应,开展抢险救灾工作。截至26日下午6时,已安全转移群众5.9万人,解救被困民众350余人,临时安置点共安置受灾民众400多人。26日17时30分许,子洲县清水沟水库库水安全通过绥德县,之后水位明显下降,汛情得到缓解。(完)责任编辑:

来源:长安街知事  原标题:部级第一人!隐瞒境外存款被处理  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安徽省,竟有两名省领导又想挣钱大钱,又想当大官。  12个小时之内,中纪委连续发布了对苏树林、杨崇勇、王银成、周春雨四名高官的“双开”通报,刚刚被安徽原副省长周春雨尤为引人注目。  周春雨被指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  此前,有两人情况与其类似,一个是他的同事、安徽省原常务副省长陈树隆,另一个是“五假”副部卢恩光。  中纪委对陈树隆的描述是: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营利活动,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  中纪委对卢恩光的描述是: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亦官亦商,控制经营多家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为企业谋取利益。  而周春雨呢,是兼有两人之行为,不仅毫无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长期亦官亦商,还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在境外存款,隐瞒不报。  不过,陈树隆、卢恩光此前都是干国企业、当过商人的,陈树隆曾是股灾中的成功操盘手,卢恩光顶着私人企业发明家的光环,而周春雨的从政经历,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机关。  周是秘书出身,又在省财政厅工作7年,后担任马鞍山市长、蚌埠市长和市委书记,去年9月刚提副省长,半年就落马了。  不难发现,周唯一与大钱打交道的经历,就是“财政”。陈树隆也曾在财政系统工作,另一位毫无政治信仰的老虎王保安曾任财政部副部长。由此看来,重要经济岗位的历练,对于缺乏党性的人来说,并不是丰富个人经历,而是“亦官亦商”的开始。  长安街知事此前曾介绍过,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是局级干部中隐瞒境外存款获罪第一人,早在2001年4月,戴就在香港花旗银行开设了账户,截至2015年3月他落马,账户里尚有价值近200万港币的资金。  周春雨则是部级干部中隐瞒境外存款被通报的第一人。出生于1968年的他,是部级干部中非常年轻的一位,很早就走上高级领导岗位。这样的“接班人”,脑子里全装着金钱,问题之严重发人深省。  安徽省纪委书记刘惠今日在中纪委机关报刊文,文中提到,安徽省委换届以来,立案侦查违反政治纪律案件143件,否决了1名十九大代表人选资格。省委换届后被查处的周,确为反面典型。  与周春雨同时被通报的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原总裁王银成,问题颇为类似,作为国企主要领导,他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宗旨意识,贪图奢靡享乐,特别是十八大后还顶风违纪。  理想信念丧失的人,必然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不是对抗审查,就是打探消息、腐蚀党员干部。  中纪委通报称王干扰巡视和审计工作外,还拉拢腐蚀组工干部,大肆利用职权向其输送利益。这个表述非常罕见,一方面证实了腐败分子为求自保和提任的惯用伎俩,另一方面坐实了王拉拢组工干部的对象,情节之重,有待深究。责任编辑:

来源:海外网    原标题:巴拿马重申“一中”:与台湾签订所有条约均失效  海外网7月12日电 巴拿马6月13日宣布与台湾“断交”,台外事部门针对台巴此前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曾表示“目前暂时有效”。不过,巴拿马外交部公告10日指出,与台湾之间所签订的一切条约、协议与谅解备忘录等文书,自巴拿马承认“一个中国”那天开始,就已失去法律效力。  这两天,蔡英文为了巩固“邦谊”可谓操碎了心。一面要“谨慎”接待正在台湾访问的巴拉圭总统,又是陪吃牛肉面、陪下乡,又是送礼,一面又要“照顾”其他“友邦”,生怕一不小心再发生“断交”事件。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今日(12日),蔡英文还特别宣布即日起,台湾对巴拉圭实施同样的免签证待遇。借着“友邦”访台之际,蔡当局还急忙“撒福利”,就在同一天,台外事部门发布新闻稿称,12日起实施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10个“友邦”国民赴台免签证措施。        不过,就在岛内媒体还沉浸在一片自嗨声中,蔡当局还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台湾媒体今日报道指出,巴拿马上月中旬与台湾“断交”,今天(12日)双方使馆完成关馆程序。对于外界关注台湾与巴拿马所签订之“自由贸易协议”是否仍然有效,台外事部门昨天(11日)称:“在双方合意进一步就‘贸易协议’安排达成新共识前,现行FTA会持续进行,‘目前暂时有效’。”  然而,据了解,巴拿马外交部7月10日时就已发布公告,明确指出巴拿马在6月13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并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该声明还表示,巴拿马共和国与台湾所签订的一切条约、协议与谅解备忘录等文书,自那天起,就已失去法律效力。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6月14日的例行记者会曾指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历史事实,也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巴拿马是拉美重要国家,中巴人民之间友好交往源远流长。中国人民对巴拿马人民怀有深厚的友好感情。巴拿马政府承认并承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同台湾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这是顺应大势、合乎民心的正确抉择。中方对此表示高度赞赏。中方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发展和深化同巴方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综编/海外网 李萌)责任编辑:

7月14日至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对金融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一天后,7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召开,会议的重点内容之一就是对“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作出要求。  梳理内容,就会发现这两次重磅会议在金融监管方面着墨颇多。其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22次提到金融监管,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也7次提到金融监管,内容涉及: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  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  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  要结合中国实际,学习和借鉴国际上成熟的金融监管做法,补齐制度短板,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方式,确保监管能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  可以看出,高层对金融监管的重视程度可谓前所未有。那么,为什么把金融监管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呢?如何加强金融监管?  央视评论  今年上半年GDP数据良好,中国经济体现出稳中有进的总体态势,但是这并不代表经济中不存在风险。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目前金融业发展的复杂程度和潜在风险不断加大,因此加强金融监管、保障金融安全、避免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虽说监管总会比市场实践慢半拍,但如果不能及时跟上就会酝酿更大的风险,同时风险的存在同时也会推动监管的发展。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挑战,反应了金融体系内部的失衡,也暴露出当时金融监管的诸多漏洞。之后出台的巴塞尔协定Ⅲ就是金融监管框架调整的代表性成果,也成为全球金融业最重要的监管标准之一。  在巴塞尔协定Ⅲ出台后,金融业在风控与合规方面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新的问题也不断浮现。比如分开管理的监管体制跟不上跨多个行业的金融产品开发的步伐;在不良资产、债务违约、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等方面均出现监管落后的情况;资本在不断寻找监管洼地,谋求监管套利。  此外监管机构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也是之前金融业内的共识。在这种情况下,及时提高和改进金融监管能力,为的是能够及时有力地处置风险点,防控资产泡沫,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经济继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新近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从宏观层面解决了监管机制的问题。建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这个更高层次的组织架构,是让金融真正成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一步。  原有的“一行三会”间的沟通机制被证明远不足以应对千变万化的市场情况,机构间不但缺乏相互合作,甚至还会传达出一些相互矛盾的指导意见。因此市场中早有“三会合一”“央行并三会”等多套监管机制改革方案流传,那都是针对“混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不足而提出的解决方案,目前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是出于同样的思路。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负责在各机构之间进行协调,目的是修正分业监管的弊端,虽然其具体权限尚不清楚,也并非传说中的“超级监管机构”,但比起之前的协调机制来无疑会更有行动力。  这样的监管机制可以更有效地应对潜在风险点,比如防范影子银行系统风险。  近年来私募、理财、信托等影子银行体系兴起,处于监管空白或监管重叠地带。银行的各种表外业务迅速膨胀,在净资本约束的监管短板下通过杠杆最终投资于金融资产,带来金融机构的资产增长迅速,达到了经济规模的数倍,同时家庭和企业的债务也不断攀高。  影子银行是金融机构创新、追求利润和规避监管的产物,而在新的监管机制则能更加有的放矢地防范影子银行业务风险。  有些人担忧如果金融监管过多、过快会损害到实体经济,事实上恰恰相反,通过有效监管能够防控系统性风险,通过金融改革可以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加强金融监管就是要制定稳定的金融风险防范的机制,更好地使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结合在一起,让金融回归本源,稳步推进金融去杠杆,引导金融业来支持实体经济,支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加强金融监管,在完成“控风险、去杠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改变“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的问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的监管措施和机制都是对当下市场情况的反应机制,未来仍会不断调整,继续向体系化和深入化的方向推进。  文丨央视评论特约撰稿 王亚宏责任编辑:

人大教师失联妻子遗体被发现 初步确认为溺亡

来源:新京报  [遗体被发现 初步确认为溺亡]7月25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老师丁超在朋友圈发长文,称妻子张某失联。张某原定23日下午从北京前往太原探亲。事发当日,张某从家出发,没有携带大件行李,走到马路对面后,上了一辆出租车向北驶离,随后失联。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张某遗体在河中被发现,初步确认为溺亡。责任编辑:

中新网陕西绥德7月27日电 (田进 王永平 燕武)27日,记者从陕西绥德县防汛抗旱指挥部获得最新消息,当地26日发生的特大洪水灾害,已造成名州镇4人死亡。目前,全县灾情统计及抢险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据了解,7月25日13时至26日8时,绥德县境内持续降雨,降水量最高达247.3毫米,上游子洲、米脂、横山等县区大面积持续降雨,导致绥德县城境内河道水位暴涨。  记者27日在绥德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当地县城内10余座大桥发生了漫水,多处道路中断,水、电、天然气、通讯设备等陆续中断,文化路社区进水,区域主干道路面全部被水淹没,公路段家属院至绥师段主干道路面全部被淹没,积水最深处已达4米,淤泥堆积高约1米,文化路、东门滩社区区域1000多间门面房受损,店内用品流失,三个超市进水,大部分日用品被淹,多个家属院和沿街停放的200多辆小车不同程度受损,绥师、卫校、轻化等家属院被困人口350多人。  截至目前,此次灾害已造成当地名州镇4人死亡,其中3人已确定身份。目前,全县灾情统计及抢险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灾情发生后,绥德官方启动全县防汛I级应急响应,开展抢险救灾工作。截至26日下午6时,已安全转移群众5.9万人,解救被困民众350余人,临时安置点共安置受灾民众400多人。26日17时30分许,子洲县清水沟水库库水安全通过绥德县,之后水位明显下降,汛情得到缓解。(完)责任编辑:

来源:长安街知事  原标题:部级第一人!隐瞒境外存款被处理  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安徽省,竟有两名省领导又想挣钱大钱,又想当大官。  12个小时之内,中纪委连续发布了对苏树林、杨崇勇、王银成、周春雨四名高官的“双开”通报,刚刚被安徽原副省长周春雨尤为引人注目。  周春雨被指毫无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识,长期“亦官亦商”。  此前,有两人情况与其类似,一个是他的同事、安徽省原常务副省长陈树隆,另一个是“五假”副部卢恩光。  中纪委对陈树隆的描述是: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长期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进行经商营利活动,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  中纪委对卢恩光的描述是: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亦官亦商,控制经营多家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为企业谋取利益。  而周春雨呢,是兼有两人之行为,不仅毫无党性观念和纪律意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长期亦官亦商,还违规从事投资经营等活动,在境外存款,隐瞒不报。  不过,陈树隆、卢恩光此前都是干国企业、当过商人的,陈树隆曾是股灾中的成功操盘手,卢恩光顶着私人企业发明家的光环,而周春雨的从政经历,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机关。  周是秘书出身,又在省财政厅工作7年,后担任马鞍山市长、蚌埠市长和市委书记,去年9月刚提副省长,半年就落马了。  不难发现,周唯一与大钱打交道的经历,就是“财政”。陈树隆也曾在财政系统工作,另一位毫无政治信仰的老虎王保安曾任财政部副部长。由此看来,重要经济岗位的历练,对于缺乏党性的人来说,并不是丰富个人经历,而是“亦官亦商”的开始。  长安街知事此前曾介绍过,上海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是局级干部中隐瞒境外存款获罪第一人,早在2001年4月,戴就在香港花旗银行开设了账户,截至2015年3月他落马,账户里尚有价值近200万港币的资金。  周春雨则是部级干部中隐瞒境外存款被通报的第一人。出生于1968年的他,是部级干部中非常年轻的一位,很早就走上高级领导岗位。这样的“接班人”,脑子里全装着金钱,问题之严重发人深省。  安徽省纪委书记刘惠今日在中纪委机关报刊文,文中提到,安徽省委换届以来,立案侦查违反政治纪律案件143件,否决了1名十九大代表人选资格。省委换届后被查处的周,确为反面典型。  与周春雨同时被通报的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原总裁王银成,问题颇为类似,作为国企主要领导,他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宗旨意识,贪图奢靡享乐,特别是十八大后还顶风违纪。  理想信念丧失的人,必然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不是对抗审查,就是打探消息、腐蚀党员干部。  中纪委通报称王干扰巡视和审计工作外,还拉拢腐蚀组工干部,大肆利用职权向其输送利益。这个表述非常罕见,一方面证实了腐败分子为求自保和提任的惯用伎俩,另一方面坐实了王拉拢组工干部的对象,情节之重,有待深究。责任编辑:

来源:海外网    原标题:巴拿马重申“一中”:与台湾签订所有条约均失效  海外网7月12日电 巴拿马6月13日宣布与台湾“断交”,台外事部门针对台巴此前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曾表示“目前暂时有效”。不过,巴拿马外交部公告10日指出,与台湾之间所签订的一切条约、协议与谅解备忘录等文书,自巴拿马承认“一个中国”那天开始,就已失去法律效力。  这两天,蔡英文为了巩固“邦谊”可谓操碎了心。一面要“谨慎”接待正在台湾访问的巴拉圭总统,又是陪吃牛肉面、陪下乡,又是送礼,一面又要“照顾”其他“友邦”,生怕一不小心再发生“断交”事件。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今日(12日),蔡英文还特别宣布即日起,台湾对巴拉圭实施同样的免签证待遇。借着“友邦”访台之际,蔡当局还急忙“撒福利”,就在同一天,台外事部门发布新闻稿称,12日起实施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10个“友邦”国民赴台免签证措施。        不过,就在岛内媒体还沉浸在一片自嗨声中,蔡当局还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台湾媒体今日报道指出,巴拿马上月中旬与台湾“断交”,今天(12日)双方使馆完成关馆程序。对于外界关注台湾与巴拿马所签订之“自由贸易协议”是否仍然有效,台外事部门昨天(11日)称:“在双方合意进一步就‘贸易协议’安排达成新共识前,现行FTA会持续进行,‘目前暂时有效’。”  然而,据了解,巴拿马外交部7月10日时就已发布公告,明确指出巴拿马在6月13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并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该声明还表示,巴拿马共和国与台湾所签订的一切条约、协议与谅解备忘录等文书,自那天起,就已失去法律效力。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6月14日的例行记者会曾指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历史事实,也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巴拿马是拉美重要国家,中巴人民之间友好交往源远流长。中国人民对巴拿马人民怀有深厚的友好感情。巴拿马政府承认并承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同台湾断绝所谓“外交关系”,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这是顺应大势、合乎民心的正确抉择。中方对此表示高度赞赏。中方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发展和深化同巴方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综编/海外网 李萌)责任编辑:

7月14日至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对金融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一天后,7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召开,会议的重点内容之一就是对“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作出要求。  梳理内容,就会发现这两次重磅会议在金融监管方面着墨颇多。其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22次提到金融监管,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也7次提到金融监管,内容涉及: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  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  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  要结合中国实际,学习和借鉴国际上成熟的金融监管做法,补齐制度短板,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方式,确保监管能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  可以看出,高层对金融监管的重视程度可谓前所未有。那么,为什么把金融监管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呢?如何加强金融监管?  央视评论  今年上半年GDP数据良好,中国经济体现出稳中有进的总体态势,但是这并不代表经济中不存在风险。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目前金融业发展的复杂程度和潜在风险不断加大,因此加强金融监管、保障金融安全、避免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性日益提高。  虽说监管总会比市场实践慢半拍,但如果不能及时跟上就会酝酿更大的风险,同时风险的存在同时也会推动监管的发展。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挑战,反应了金融体系内部的失衡,也暴露出当时金融监管的诸多漏洞。之后出台的巴塞尔协定Ⅲ就是金融监管框架调整的代表性成果,也成为全球金融业最重要的监管标准之一。  在巴塞尔协定Ⅲ出台后,金融业在风控与合规方面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新的问题也不断浮现。比如分开管理的监管体制跟不上跨多个行业的金融产品开发的步伐;在不良资产、债务违约、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等方面均出现监管落后的情况;资本在不断寻找监管洼地,谋求监管套利。  此外监管机构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也是之前金融业内的共识。在这种情况下,及时提高和改进金融监管能力,为的是能够及时有力地处置风险点,防控资产泡沫,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经济继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新近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从宏观层面解决了监管机制的问题。建立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这个更高层次的组织架构,是让金融真正成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一步。  原有的“一行三会”间的沟通机制被证明远不足以应对千变万化的市场情况,机构间不但缺乏相互合作,甚至还会传达出一些相互矛盾的指导意见。因此市场中早有“三会合一”“央行并三会”等多套监管机制改革方案流传,那都是针对“混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不足而提出的解决方案,目前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是出于同样的思路。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负责在各机构之间进行协调,目的是修正分业监管的弊端,虽然其具体权限尚不清楚,也并非传说中的“超级监管机构”,但比起之前的协调机制来无疑会更有行动力。  这样的监管机制可以更有效地应对潜在风险点,比如防范影子银行系统风险。  近年来私募、理财、信托等影子银行体系兴起,处于监管空白或监管重叠地带。银行的各种表外业务迅速膨胀,在净资本约束的监管短板下通过杠杆最终投资于金融资产,带来金融机构的资产增长迅速,达到了经济规模的数倍,同时家庭和企业的债务也不断攀高。  影子银行是金融机构创新、追求利润和规避监管的产物,而在新的监管机制则能更加有的放矢地防范影子银行业务风险。  有些人担忧如果金融监管过多、过快会损害到实体经济,事实上恰恰相反,通过有效监管能够防控系统性风险,通过金融改革可以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加强金融监管就是要制定稳定的金融风险防范的机制,更好地使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结合在一起,让金融回归本源,稳步推进金融去杠杆,引导金融业来支持实体经济,支持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加强金融监管,在完成“控风险、去杠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改变“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的问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的监管措施和机制都是对当下市场情况的反应机制,未来仍会不断调整,继续向体系化和深入化的方向推进。  文丨央视评论特约撰稿 王亚宏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3-08 04: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