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袁隆平“豪宅”首曝光 网友:这明明是工作区啊

  • 分类:搞笑

几周前,袁隆平飙英语引发全民热议。年近90岁高龄的袁隆平,用英语向全世界分享自己的“杂交水稻”梦想。  很多网友评论  像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  才是中国真正的骄傲!  还有人觉得袁隆平在耄耋之年  在科研一线操劳太辛苦  应该给“袁隆平们”更好的待遇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  国家还真给了袁隆平“不凡”的待遇  这不,在青岛  就有一座属于袁隆平的“豪宅”!  这座“豪宅”坐落在  青岛市李沧区的青岛国际院士港  大喷泉、大草坪、大台阶……  是不是很壮观?  ▽▽▽  袁隆平是怎样利用这座“豪宅”的呢?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这样一所大宅子  袁隆平却全部用来搞科研!  戳视频,带你去袁隆平的“豪宅”里一探究竟:  把“豪宅别墅”当成“田间地头”  就是在这样的“豪宅”里  袁隆平的“海水稻”梦想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参观完袁隆平的科研“豪宅”,网友纷纷表示:  @橙色ber:还以为真是“豪宅”,这里明明是工作区啊!袁老辛苦了!  @风凌子:87岁了,太不容易了!在水稻试验田里劳苦,还把“豪宅”用来工作科研,向袁老学习!  @微微一笑:像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就应该给他们“豪宅”般的科研条件,中国的科研一定会越来越好!支持!  袁隆平曾谈到自己的中国梦  “我的梦想很简单,我做过两次梦,  一个是禾下乘凉梦。  我的梦里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  子粒有花生米那么大。”  “我的另外一个梦想就是  希望我的亩产1000公斤早日实现,  实现了以后还有没有更高的目标呢?  我希望培养一些年轻人  向更高的1100、1200公斤来奋斗。  这就是我的梦,  为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我应有的贡献。”  如今的袁隆平又多了一个梦想  ——“海水稻”之梦  为什么要研发种植海水稻呢?  在袁隆平的“豪宅”里  悬挂着这样一张“特殊”的中国地图  ▽▽▽  这张悬挂着的地图  时刻提醒着我们:  中国内陆有近15亿亩盐碱地啊!  这些地如果没有被充分地利用  将是多么大的一个损失!  海水稻试种、推广成功后  按照每亩盐碱地产值200-300公斤计算  可增产粮食500亿公斤  多养活约2亿中国人!  这不仅对我国粮食安全影响巨大  甚至将深刻改变人类的命运  据统计,目前全世界约有8亿饥饿人口  如果全球143亿亩盐碱地都能种上海水稻  意义不言而喻! 袁隆平希望未来能够培育出  亩产300公斤以上的海水稻  之所以定下这个目标,袁隆平说:  种水稻需要施肥、灌水、  治理病虫害,这些都需要成本  目前海水稻产量不高  亩产只有100公斤左右,是半野生状态  农民种了连成本都收不回,积极性就不高  但如果能提高到亩产300公斤  种海水稻就划得来了  “种海水稻就划得来了。”  一句最朴实的话语,说出了袁隆平的科研之道  ——让科技发展成果真正惠及人民  袁隆平在泱泱稻田中  一次又一次挑战人类粮食历史的奇迹  成就了最平凡的稻谷  挽救了大地上的饥饿  稻谷飘香中  袁隆平自己也早已成为了另一个奇迹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这句中国谚语  在袁老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他给予了千顷良田新生命  让亿万人吃得饱一日三餐  他唤醒了万间广厦真用途  留取三尺卧榻,梦成万千稻香  这就是一个87岁中国人的故事  埋头苦干,把一生浸在稻田里;  宅心仁厚,把苍生装在心头上!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媒炒作美军舰罕见进台海跟踪辽宁舰 台当局不理  来源:海外网  海外网7月18日电 台防务部门12日凌晨表示,大陆辽宁舰编队11日中午驶离香港,12日凌晨2点40分进入“台防空识别区”,据中时电子报18日消息,过程中除台海军派多艘军舰监控外,美国海军勃克级神盾舰也驶入台湾海峡,沿着海峡中线全程侦监,军方更研判美应同时派出潜舰“随行”侦察。台媒炒作美军舰罕见进台海跟踪辽宁舰,台防务部门今日则发布新闻稿丝毫不回应此议题,仅称兵力部署之相关细节,循例不予评论与说明。  据央视网消息,参加香港回归祖国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庆祝活动的辽宁舰航母编队已于11日上午离开香港,继续执行跨区机动训练任务。对此,台湾联合新闻网等台媒纷纷猜测,辽宁舰编队很有可能在北返途中再次以“一级战备”状态穿越台湾海峡。台防务部门曾称,“将全程监控与掌握动态”。  据东森新闻云消息,针对外传“辽宁号”穿越台海,美军3D监控一事,台防务部门今日(18日)也发布新闻稿强调,“辽宁号”航母编队进出台海期间,台防务部门对于周边海、空域状况,均全程监侦与掌握,能够维护台海安全;至于兵力部署之相关细节,台防务部门循例不予评论与说明。  中国军事专家李杰18日表示,从以往的经历看,美军舰艇跟踪辽宁舰并非没有可能,美方一直对中国航母充满兴趣,此前就出现过美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考彭斯”号追随辽宁舰编队,后来被中国海军登陆舰逼退的先例。但辽宁舰作为一艘训练航母,本身就担负着尽早锻炼出包括远洋能力在内的各种作战能力,为后续国产航母尽快形成战斗力铺路。何况无论是绕台航行还是走台湾海峡,都不会额外增加多少航程,因此岛内媒体恐怕还得需要适应辽宁舰的“常态化路过”。  岛内评论则认为,这次辽宁舰经台海北返只是单纯路过,但美舰仍踏进台湾海峡贴着中线一路跟随,可见“中美海军已结上梁子,对上了,根本与台湾无关”。“美国打台湾牌,只是想增加与大陆的谈判筹码,民进党政府如果抱着‘美国会为台湾而战’的想法,恐怕拨错算盘”。  对此,台湾作家王丰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刊文,痛批美国幼稚且“鸡肠鸟肚”,并认为台湾应该更为坦荡,更以炎黄子孙为傲。王丰认为,台湾除了“为难”之外,其实可以更坦荡荡、更以炎黄子孙为傲一点。王丰怒批,美国小肚鸡肠,台湾应坦荡。他指出,为什么到2017年了,台海仍被美国视为“内海”。实际上美国本土是在万里之外的太平洋东海岸。而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则是在太平洋的西侧。为什么美国非得紧挨着台海,非到这道太平洋边边角角的一道“小沟渠”,跟踪监视一个位于太平洋西侧国家的军舰?王丰认为,这道理往深一层思考,实际不难理解。但理解之后,会让人惊觉,原来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超级霸权”竟是如此鸡肠鸟肚(小肚鸡肠之意)。  辽宁舰年初就曾穿越台湾海峡。据人民日报消息,今年1月13日,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编队顺利完成跨海区跨年度训练和试验任务后,返回青岛航母军港。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蓝色海洋迎来了“中国范儿”,战机编队向东飞越对马海峡,辽宁舰航母编队在返回途中坦然穿越台湾海峡。  在早前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吴谦表示,我们一贯坚决反对美台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我们敦促美方恪守在台湾问题上向中方做出的承诺,停止美台军事联系,以免给两国两军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造成损害。  针对涉台问题,外交部、国台办曾多次明确表态,一贯反对美台官方和军事联系往来。希望美国恪守一个中国原则,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综编/海外网 庞晟)责任编辑:

7月6日出版的《印度时报》在题为《印度要求中国撤出不丹》的文章中称:北京从不丹领土撤军,中印在锡金对峙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印度国防部次长巴姆拉5日接受印度报业托拉斯采访时说:“中国军队应该待在他们先前待的地方,他们不该入侵不丹的领土。这是我们在安全方面的关切,也是我们的立场。”  巴姆拉还称,“我们将会解决此次对峙的全部问题,而解决问题的前提是中印双方都回到谈判桌上来,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  6月发生中印边境锡金段对峙事件,截至今天已经持续20天。此后,中方要求印军从洞朗地区撤回到印度,因为中国声称洞朗地区为中国领土。目前双方对峙仍在进行中。  来源:人民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湾女艺人看完朱日和阅兵赞叹:解放军是全国人民的骄傲!  今天上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这场盛大阅兵令台湾女艺人刘乐妍感到非常激动,她在脸书上发文感慨,解放军是全国人民的骄傲,在台湾当“台军”,却只能上街抗议被砍年金。刘乐妍30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看完阅兵,想去找些书,认真学习中国历史。  刘乐妍30日在脸书上说,“刚才的解放军阅兵你们看了吗?解放军出来阅兵是全国人民的骄傲,在台湾当‘台军’,却只能上街头抗议被砍了年金,十八趴?”她质问:“到底台湾要军队买军备干嘛?你们真的很喜欢很想要当兵吗?要打谁?谁才是真正敌人?麻烦大家用脑子想一想呀!”  刘乐妍对“台独”喊话:“大陆才是我们的同胞!我拜托你们醒一醒呐!别傻了??美、日、印语言和我们不通,长得和我们不一样,‘台独’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她还奉劝台当局的执政者:“政治影响经济,经济影响民生,影响的实实在在你我的薪水袋!那些居上位的政客根本不会管你好不好!用脑子吧??”  刘乐妍目前正在浙江温州拍摄《宝岛情人劫》,她30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自己一边拍戏,一边偷偷看阅兵,感到做一个中国人很骄傲,“我以前一点都不了解共产党,现在想找一些故事和书来看,了解真正的中国历史”。她还说,她感觉以前自己在台湾读的课本都是“假的课本”。  7月20日,刘乐妍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岛内亲绿媒体《自由时报》的报道,报道的内容有关大陆与印度边境局势紧张,惹恼她的并非报道的内容,而是该深绿媒体的脸书小编在分享该报道时留言,“还是老话一句,印度加油”。  刘乐妍不满小编立场,炮轰对方,“你居然公开帮印度加油?你是媒体诶!”她随后还称,“解放军不打你(台独),是怕你(台独)中也有我(中国台湾人),怕会误伤我(中国台湾人)。你们(台独)一定要亲眼看到解放军把印度打到趴下你才会乖乖老实吗?”刘乐妍的发文获不少大陆网民留言赞同,称其为“台湾最美女明星”。  今年年初,辽宁舰经过台湾海峡,刘乐妍在脸书上发文称,“就算辽宁号开来台湾海峡又怎样?它喜欢逛逛看风景就让它看哪。”这句话令刘乐妍遭到岛内绿营围攻,有民进党“立委”指责她“IQ有问题”,还有人骂她是“舔共蓝渣”、跪人民币。对此,刘乐妍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就是中国人的后代啊,为什么不可以跪中国人?她还表示,那些想射辽宁舰的人,才真正无脑。 责任编辑:

原标题:日本制造业最大个体户遭破产,中国制造业的机会来了?  文 |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陈言  6月27日,高田公司(TAKATA)在东京召开了最后一次股东大会,190名股东出席了会议,明年(2018年)2月,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在美国设立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百利得汽车安全系统公司(KSS)”,将作为高田的买家继续从事汽车安全气囊的生产销售业务,但那时公司已经与这次参会的股东们没有任何关系,日本市场上发行的高田股票将变成一张废纸。  汽车有了安全气囊而挽回多少人的性命,这无从查考,美国舆论只强调高田生产的气囊至少导致11名美国人死亡,汽车上使用的高田气囊需要召回。死亡赔偿、召回等让高田背上了万亿日元债务,公司不得不再6月26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交了“启用民事再生法的申请”。  换句话说高田破产了,其破产时负债1万亿日元(约100亿美元),也创出日本制造业企业破产时的最高纪录。  “我们尽最大可能(对事故)做了回应。”  “研发时很多现象没有能够预测到。”  高田重久董事长兼总经理在27日的东京股东大会上反复这样辩解,但股东们已经听不进去,不认为他的解释具有说服力。  到底为何发生了死亡事故,到底公司是如何应对的,如今也依旧五里雾中。  由于高田在汽车安全气囊的开发制造上占据了制造业的最高地位,大部分日本品牌的汽车都用上了该公司的产品,可惜出现死亡事故需要召回时,高田却并没有足够的赔偿能力。  家族经营的企业特点,也让公司在相关事故的分析及应对上相当滞后,这导致了公司的最后倒产。  这些年大量日企暴露出了各种经营问题,日企制造能力发生了明显的下滑,这给中国企业迅速提升制造能力、占领国际市场提供了很大的一个机会。    “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高田做事太优柔寡断。”日本一家汽车企业的高管说。  高田生产的汽车用安全气囊早在2004年5月已经暴露出了问题。人们发现,汽车撞车时气囊通过火药爆炸的方式打开,在打开过程中,有时会发生金属碎片让驾驶员或者乘车人受伤的情况。至于为何会这样,高田未给出解释。  到了2009年5月,气囊打开时炸开的碎片导致相关人员死亡。美国方面能明确断定气囊炸开时造成人员死亡的事件共11起。有些死亡事故不能全部把原因算到高田生产的气囊上,但气囊爆炸时造成的碎片是死亡的重要原因,这样的事件也有数起。因为气囊而造成的相关死亡事件在美国总共有17起。  同样是高田生产的气囊,在日本也导致过人员受伤的现象,但直接造成的死亡事故似乎并不多,日本也未给出明确的相关死亡事故的具体人数等等。  至于到底是何种原因在气囊爆出来时会造成人员的死亡,高田也做过相关的调查,但后来不了了之。  有些时候,公司认为相关事故可能和炸药在车内保存时间太长有关,过了保质期的炸药,突然爆炸造成了事故,但这样的事故概率在数百万分之一以下,就像任何产品都会有可能造成某些事故一样,公司方面认为这不代表相当数量的产品具有这个危险。  从法律的角度看,高田把产品卖给了汽车组装厂家,一旦发生事故,汽车组装厂家也具有连带责任,如何处理零部件厂商与汽车组装厂商,以及很多时候还与保险商之间的责任划分,相关问题也让高田与汽车厂商、保险商之间不断扯皮。  不承认所有责任都在气囊厂商这里,这一点是高田一直坚持的,到6月27日股东大会追究责任的时候,高田的董事们并未改口。  汽车组装厂商,比如本田在美国的企业,到了2014年已经不能完全无视高田气囊问题,希望尽早解决。根据美国政府的要求,开始在全美国召回使用了高田气囊的汽车。本田同时希望高田能够承担部分责任,但高田认为自己该负的责任不清楚,不愿意回应本田美国公司的要求。  自此,美国舆论开始把批判的焦点转向高田公司。  从2004年到2014年,从最早发生高田气囊导致人员死亡事故已经过去了十年,高田并未重视相关事故带来的影响,一味地推脱,任时间再度过去数年,至2017年公司轰然倒塌。    高田公司创建于1933年,原来以纺织业为主,战后开始生产汽车用安全带等。  1964年,小堀保三郎(1899-1975年)突发奇想,在汽车与汽车相撞时,通过撞击力让炸药爆炸,然后引发气囊迅速鼓起来,在人与汽车之间造成一个空气隔离带,以减少人员的伤亡。  小崛的发明让日本技术界一片哗然。日本政府一听说在使用汽油的汽车中装上炸药,马上就否定了小崛的新发明,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日本舆论、技术评论家共同出面嘲笑新发明。小崛在日本成了一个异想天开的“疯子”。  但是,国外特别是德国的汽车厂家从他那里得到了灵感,开始在高级车里使用安全气囊。  等欧洲的高级车都开始装气囊后,一个劲嘲笑、否认小崛发明的日本猛然醒悟,知道嘲笑错了,也开始致力于气囊的研发。  只是到了1975年,小崛本人已经在研发费用上山穷水尽,他选择以自杀的方式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正是在这前后,位于滋贺县生产安全带的高田,开始注意到了气囊,并和汽车厂家共同研究相关技术。1987年开始大量生产气囊,并在气囊的生产上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企业。  “全世界每5个气囊中就有一个是我们生产的。”几年前笔者见到高田的相关人员时,对方非常自豪地说。  那时笔者对气囊还不是很了解,当时回家查了一下高田的公司概况,知道了该公司股票虽然在日本大企业板(东证一部)上市,但实际上公司创始人一家是最大的股东,控制着公司股份的六成以上。“好大的个体户。”当时曾经有这样一种感觉。  因为高田家族绝对控制着企业,所以公司上层的意见就是公司的意志。从能阅览到的公司股东会议简报等看,高田家族对公司的经营有着绝对的权威。高田家族认为事故原因不明,事故责任不在自己一方,那就是金科玉律。  如果在2004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高田公司有那么一点认真负责的精神,或者有一点愿意从长计议的想法,去处理相关问题,情况该会比现在好很多。  世界最大的个体户,一切以总裁个人的意志去做判断,而个人的判断一旦失去理智,最终会导致何种结果,高田公司给人留下的教训实在太多太多。    从日本美国两国要求召回的安全气囊数量看,大致为1亿个,而高田真正召回的数量十分有限。  高田方面最近发表的数字是,美国政府要求其召回5200万个气囊,但其中64%尚未实现。特别是二手车市场有数目繁多的高田产品,而且有不少是从旧车中拆下后安装到其他车辆上的,召回相当的困难。  在日本市场应该召回的数量为1882万个,但其中的27%同样没有找到。  日美两国共有4000万个以上的气囊没有召回,今后这些未召回的产品造成的事故等,将进一步加大高田公司的经营困难。中国市场固然有大量高田生产的气囊,目前还没有听说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召回意见。如果加上中国市场需要召回的数量,估计高田的经营赤字会进一步增加。  本田是高田的重要客户。本田一家需要召回的总量为5100万个,其中在美国的召回率为59%,日本也有87%,目前尚收集不到本田在中国市场召回高田产气囊的说法。  从日本媒体报道看,高田的债权者主要是美国政府(415亿日元)、丰田(266亿日元)、高田国际金融(125亿日元),其他公司如三井住友银行、三菱东京银行等等也有不少债权,随着高田的倒闭,相关债权回收起来已经相当的艰难。  高田与美国司法部之间在2017年1月达成的协议是,向受害者及汽车厂家支付10亿美元(约1120亿日元)的赔偿金,但其中应该支付给汽车厂家的8.5亿美元(约950亿日元)高田方面无力支付。如今该公司倒产,相关的费用最后该由美国政府支付给美国的汽车厂家。  高田和丰田之间的纠纷也难见分晓。按丰田方面的统计,召回高田气囊使用的费用为5700亿日元(约合50.8亿美元),但高田认为其中的266亿日元(2.4亿美元)和自己有关,余下部分不该让自己出。丰田则因为使用了高田的产品,5400亿日元(约合48.1亿美元)的损失需要自己扛。    6月25日,高田在美国的子公司“TK持股公司”在美国申请使用联邦破产法第11条,同一天其在佐贺县多久市的日本国内子公司“高田九州公司”及其在东京的“高田服务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适用民事再生法,高田倒闭。26日,东京证券交易所将高田股票放入“整理”栏,一个月以后的7月27日将让高田股票退市。  6月26日,中国“宁波均胜电子公司”的子公司,美国KSS(百利得汽车安全系统公司)以1750亿日元(约合15.6亿美元)的价格将全部高田的资产及事业买下。KSS公司通过“拆分企业”的方法,将公司的主要业务分离出去成为新的企业,继续从事气囊等的生产销售,而召回费用的支付及由缺欠气囊产生的损失及赔偿费用,则由旧公司承担。  高田能够以宁波均胜电子孙公司的方式继续从事生产与销售,估计不会再使用“高田”这个品牌。风靡一世的日本高田,随着十余年来对相关问题的拖延处理,让小事变大事,让企业走完了八十多年的历程后最终消失。  眼下,汽车业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自动驾驶呼之欲出。如果自动驾驶的汽车出现交通事故,其责任在哪里,法律界定并不十分清楚。为世界提供了上亿个气囊产品,其中有数十个造成了死亡事故,这种事故与因为气囊而拯救的人生的关系该如何看?高田给人们在法律层面留下了值得探讨的众多问题。  话说回来,对技术的绝对自信、经营上的个体户方式等等,该是高田给世界所有企业留下的最深刻教训。高田上万亿日元的亏损,打不完的法律仗,让日本企业形象受到很大损害,这些在历史上将留下极为惨痛的一笔。    这些年来,一些重要日本企业都出现了严重的经营问题,前几年日立、松下、夏普巨亏,这两年东芝公司也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经营难关,这次困难很能可能会让东芝完全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  高田也是世界久负盛名的最大汽车安全气囊企业。不论其生产的气囊拯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只要发生了死亡事件,公司就必须认真对待,让同样的事故不再发生,但高田没有做到这点。  人们不禁要问日本制造业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  如果说一些重要日企的遭遇是企业转型过程中明显失去了发展机会,巨大的经营困境明确要求企业尽快调转船头、重新迈出新步伐的话,高田作为一家专业的安全带、安全气囊生产企业,其遭遇则是日企在全球化过程中,以家族经营的方式来应对国际市场的后果,这明显不具有可行性。  全球化企业需要有与之对应的企业制度,没有这样的制度,上亿产品需要召回,这不是家族企业能够应付得起的风险,即便有汽车整车企业全力予以支援,依旧不足以转危为安。  那么,这一轮日本企业的失利、失算及在制度上的缺欠是否能带给中国企业巨大的机会?  表面上看,中国企业的子公司获得了高田的全部制造、研发能力,包括此前主要靠在中国大陆的生产来维持其盈利的台湾鸿海公司获得了日本著名电视机企业夏普的品牌及生产研发技术,使得台企在内的中国企业以后发优势获益不少,但中国企业主导世界制造业的时间还不长,今后可能遇到的问题也会很多,仍然需要我们不断汲取教训,至少不走东芝、高田、夏普的老路。责任编辑:

袁隆平“豪宅”首曝光 网友:这明明是工作区啊

几周前,袁隆平飙英语引发全民热议。年近90岁高龄的袁隆平,用英语向全世界分享自己的“杂交水稻”梦想。  很多网友评论  像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  才是中国真正的骄傲!  还有人觉得袁隆平在耄耋之年  在科研一线操劳太辛苦  应该给“袁隆平们”更好的待遇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  国家还真给了袁隆平“不凡”的待遇  这不,在青岛  就有一座属于袁隆平的“豪宅”!  这座“豪宅”坐落在  青岛市李沧区的青岛国际院士港  大喷泉、大草坪、大台阶……  是不是很壮观?  ▽▽▽  袁隆平是怎样利用这座“豪宅”的呢?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这样一所大宅子  袁隆平却全部用来搞科研!  戳视频,带你去袁隆平的“豪宅”里一探究竟:  把“豪宅别墅”当成“田间地头”  就是在这样的“豪宅”里  袁隆平的“海水稻”梦想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参观完袁隆平的科研“豪宅”,网友纷纷表示:  @橙色ber:还以为真是“豪宅”,这里明明是工作区啊!袁老辛苦了!  @风凌子:87岁了,太不容易了!在水稻试验田里劳苦,还把“豪宅”用来工作科研,向袁老学习!  @微微一笑:像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就应该给他们“豪宅”般的科研条件,中国的科研一定会越来越好!支持!  袁隆平曾谈到自己的中国梦  “我的梦想很简单,我做过两次梦,  一个是禾下乘凉梦。  我的梦里水稻长得有高粱那么高、  子粒有花生米那么大。”  “我的另外一个梦想就是  希望我的亩产1000公斤早日实现,  实现了以后还有没有更高的目标呢?  我希望培养一些年轻人  向更高的1100、1200公斤来奋斗。  这就是我的梦,  为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我应有的贡献。”  如今的袁隆平又多了一个梦想  ——“海水稻”之梦  为什么要研发种植海水稻呢?  在袁隆平的“豪宅”里  悬挂着这样一张“特殊”的中国地图  ▽▽▽  这张悬挂着的地图  时刻提醒着我们:  中国内陆有近15亿亩盐碱地啊!  这些地如果没有被充分地利用  将是多么大的一个损失!  海水稻试种、推广成功后  按照每亩盐碱地产值200-300公斤计算  可增产粮食500亿公斤  多养活约2亿中国人!  这不仅对我国粮食安全影响巨大  甚至将深刻改变人类的命运  据统计,目前全世界约有8亿饥饿人口  如果全球143亿亩盐碱地都能种上海水稻  意义不言而喻! 袁隆平希望未来能够培育出  亩产300公斤以上的海水稻  之所以定下这个目标,袁隆平说:  种水稻需要施肥、灌水、  治理病虫害,这些都需要成本  目前海水稻产量不高  亩产只有100公斤左右,是半野生状态  农民种了连成本都收不回,积极性就不高  但如果能提高到亩产300公斤  种海水稻就划得来了  “种海水稻就划得来了。”  一句最朴实的话语,说出了袁隆平的科研之道  ——让科技发展成果真正惠及人民  袁隆平在泱泱稻田中  一次又一次挑战人类粮食历史的奇迹  成就了最平凡的稻谷  挽救了大地上的饥饿  稻谷飘香中  袁隆平自己也早已成为了另一个奇迹  “良田千倾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  这句中国谚语  在袁老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他给予了千顷良田新生命  让亿万人吃得饱一日三餐  他唤醒了万间广厦真用途  留取三尺卧榻,梦成万千稻香  这就是一个87岁中国人的故事  埋头苦干,把一生浸在稻田里;  宅心仁厚,把苍生装在心头上!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媒炒作美军舰罕见进台海跟踪辽宁舰 台当局不理  来源:海外网  海外网7月18日电 台防务部门12日凌晨表示,大陆辽宁舰编队11日中午驶离香港,12日凌晨2点40分进入“台防空识别区”,据中时电子报18日消息,过程中除台海军派多艘军舰监控外,美国海军勃克级神盾舰也驶入台湾海峡,沿着海峡中线全程侦监,军方更研判美应同时派出潜舰“随行”侦察。台媒炒作美军舰罕见进台海跟踪辽宁舰,台防务部门今日则发布新闻稿丝毫不回应此议题,仅称兵力部署之相关细节,循例不予评论与说明。  据央视网消息,参加香港回归祖国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庆祝活动的辽宁舰航母编队已于11日上午离开香港,继续执行跨区机动训练任务。对此,台湾联合新闻网等台媒纷纷猜测,辽宁舰编队很有可能在北返途中再次以“一级战备”状态穿越台湾海峡。台防务部门曾称,“将全程监控与掌握动态”。  据东森新闻云消息,针对外传“辽宁号”穿越台海,美军3D监控一事,台防务部门今日(18日)也发布新闻稿强调,“辽宁号”航母编队进出台海期间,台防务部门对于周边海、空域状况,均全程监侦与掌握,能够维护台海安全;至于兵力部署之相关细节,台防务部门循例不予评论与说明。  中国军事专家李杰18日表示,从以往的经历看,美军舰艇跟踪辽宁舰并非没有可能,美方一直对中国航母充满兴趣,此前就出现过美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考彭斯”号追随辽宁舰编队,后来被中国海军登陆舰逼退的先例。但辽宁舰作为一艘训练航母,本身就担负着尽早锻炼出包括远洋能力在内的各种作战能力,为后续国产航母尽快形成战斗力铺路。何况无论是绕台航行还是走台湾海峡,都不会额外增加多少航程,因此岛内媒体恐怕还得需要适应辽宁舰的“常态化路过”。  岛内评论则认为,这次辽宁舰经台海北返只是单纯路过,但美舰仍踏进台湾海峡贴着中线一路跟随,可见“中美海军已结上梁子,对上了,根本与台湾无关”。“美国打台湾牌,只是想增加与大陆的谈判筹码,民进党政府如果抱着‘美国会为台湾而战’的想法,恐怕拨错算盘”。  对此,台湾作家王丰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刊文,痛批美国幼稚且“鸡肠鸟肚”,并认为台湾应该更为坦荡,更以炎黄子孙为傲。王丰认为,台湾除了“为难”之外,其实可以更坦荡荡、更以炎黄子孙为傲一点。王丰怒批,美国小肚鸡肠,台湾应坦荡。他指出,为什么到2017年了,台海仍被美国视为“内海”。实际上美国本土是在万里之外的太平洋东海岸。而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则是在太平洋的西侧。为什么美国非得紧挨着台海,非到这道太平洋边边角角的一道“小沟渠”,跟踪监视一个位于太平洋西侧国家的军舰?王丰认为,这道理往深一层思考,实际不难理解。但理解之后,会让人惊觉,原来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超级霸权”竟是如此鸡肠鸟肚(小肚鸡肠之意)。  辽宁舰年初就曾穿越台湾海峡。据人民日报消息,今年1月13日,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编队顺利完成跨海区跨年度训练和试验任务后,返回青岛航母军港。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蓝色海洋迎来了“中国范儿”,战机编队向东飞越对马海峡,辽宁舰航母编队在返回途中坦然穿越台湾海峡。  在早前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吴谦表示,我们一贯坚决反对美台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我们敦促美方恪守在台湾问题上向中方做出的承诺,停止美台军事联系,以免给两国两军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造成损害。  针对涉台问题,外交部、国台办曾多次明确表态,一贯反对美台官方和军事联系往来。希望美国恪守一个中国原则,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综编/海外网 庞晟)责任编辑:

7月6日出版的《印度时报》在题为《印度要求中国撤出不丹》的文章中称:北京从不丹领土撤军,中印在锡金对峙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解决。  印度国防部次长巴姆拉5日接受印度报业托拉斯采访时说:“中国军队应该待在他们先前待的地方,他们不该入侵不丹的领土。这是我们在安全方面的关切,也是我们的立场。”  巴姆拉还称,“我们将会解决此次对峙的全部问题,而解决问题的前提是中印双方都回到谈判桌上来,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外交手段解决。”  6月发生中印边境锡金段对峙事件,截至今天已经持续20天。此后,中方要求印军从洞朗地区撤回到印度,因为中国声称洞朗地区为中国领土。目前双方对峙仍在进行中。  来源:人民日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湾女艺人看完朱日和阅兵赞叹:解放军是全国人民的骄傲!  今天上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这场盛大阅兵令台湾女艺人刘乐妍感到非常激动,她在脸书上发文感慨,解放军是全国人民的骄傲,在台湾当“台军”,却只能上街抗议被砍年金。刘乐妍30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表示,看完阅兵,想去找些书,认真学习中国历史。  刘乐妍30日在脸书上说,“刚才的解放军阅兵你们看了吗?解放军出来阅兵是全国人民的骄傲,在台湾当‘台军’,却只能上街头抗议被砍了年金,十八趴?”她质问:“到底台湾要军队买军备干嘛?你们真的很喜欢很想要当兵吗?要打谁?谁才是真正敌人?麻烦大家用脑子想一想呀!”  刘乐妍对“台独”喊话:“大陆才是我们的同胞!我拜托你们醒一醒呐!别傻了??美、日、印语言和我们不通,长得和我们不一样,‘台独’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她还奉劝台当局的执政者:“政治影响经济,经济影响民生,影响的实实在在你我的薪水袋!那些居上位的政客根本不会管你好不好!用脑子吧??”  刘乐妍目前正在浙江温州拍摄《宝岛情人劫》,她30日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自己一边拍戏,一边偷偷看阅兵,感到做一个中国人很骄傲,“我以前一点都不了解共产党,现在想找一些故事和书来看,了解真正的中国历史”。她还说,她感觉以前自己在台湾读的课本都是“假的课本”。  7月20日,刘乐妍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岛内亲绿媒体《自由时报》的报道,报道的内容有关大陆与印度边境局势紧张,惹恼她的并非报道的内容,而是该深绿媒体的脸书小编在分享该报道时留言,“还是老话一句,印度加油”。  刘乐妍不满小编立场,炮轰对方,“你居然公开帮印度加油?你是媒体诶!”她随后还称,“解放军不打你(台独),是怕你(台独)中也有我(中国台湾人),怕会误伤我(中国台湾人)。你们(台独)一定要亲眼看到解放军把印度打到趴下你才会乖乖老实吗?”刘乐妍的发文获不少大陆网民留言赞同,称其为“台湾最美女明星”。  今年年初,辽宁舰经过台湾海峡,刘乐妍在脸书上发文称,“就算辽宁号开来台湾海峡又怎样?它喜欢逛逛看风景就让它看哪。”这句话令刘乐妍遭到岛内绿营围攻,有民进党“立委”指责她“IQ有问题”,还有人骂她是“舔共蓝渣”、跪人民币。对此,刘乐妍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就是中国人的后代啊,为什么不可以跪中国人?她还表示,那些想射辽宁舰的人,才真正无脑。 责任编辑:

原标题:日本制造业最大个体户遭破产,中国制造业的机会来了?  文 |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陈言  6月27日,高田公司(TAKATA)在东京召开了最后一次股东大会,190名股东出席了会议,明年(2018年)2月,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在美国设立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百利得汽车安全系统公司(KSS)”,将作为高田的买家继续从事汽车安全气囊的生产销售业务,但那时公司已经与这次参会的股东们没有任何关系,日本市场上发行的高田股票将变成一张废纸。  汽车有了安全气囊而挽回多少人的性命,这无从查考,美国舆论只强调高田生产的气囊至少导致11名美国人死亡,汽车上使用的高田气囊需要召回。死亡赔偿、召回等让高田背上了万亿日元债务,公司不得不再6月26日向东京地方法院提交了“启用民事再生法的申请”。  换句话说高田破产了,其破产时负债1万亿日元(约100亿美元),也创出日本制造业企业破产时的最高纪录。  “我们尽最大可能(对事故)做了回应。”  “研发时很多现象没有能够预测到。”  高田重久董事长兼总经理在27日的东京股东大会上反复这样辩解,但股东们已经听不进去,不认为他的解释具有说服力。  到底为何发生了死亡事故,到底公司是如何应对的,如今也依旧五里雾中。  由于高田在汽车安全气囊的开发制造上占据了制造业的最高地位,大部分日本品牌的汽车都用上了该公司的产品,可惜出现死亡事故需要召回时,高田却并没有足够的赔偿能力。  家族经营的企业特点,也让公司在相关事故的分析及应对上相当滞后,这导致了公司的最后倒产。  这些年大量日企暴露出了各种经营问题,日企制造能力发生了明显的下滑,这给中国企业迅速提升制造能力、占领国际市场提供了很大的一个机会。    “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高田做事太优柔寡断。”日本一家汽车企业的高管说。  高田生产的汽车用安全气囊早在2004年5月已经暴露出了问题。人们发现,汽车撞车时气囊通过火药爆炸的方式打开,在打开过程中,有时会发生金属碎片让驾驶员或者乘车人受伤的情况。至于为何会这样,高田未给出解释。  到了2009年5月,气囊打开时炸开的碎片导致相关人员死亡。美国方面能明确断定气囊炸开时造成人员死亡的事件共11起。有些死亡事故不能全部把原因算到高田生产的气囊上,但气囊爆炸时造成的碎片是死亡的重要原因,这样的事件也有数起。因为气囊而造成的相关死亡事件在美国总共有17起。  同样是高田生产的气囊,在日本也导致过人员受伤的现象,但直接造成的死亡事故似乎并不多,日本也未给出明确的相关死亡事故的具体人数等等。  至于到底是何种原因在气囊爆出来时会造成人员的死亡,高田也做过相关的调查,但后来不了了之。  有些时候,公司认为相关事故可能和炸药在车内保存时间太长有关,过了保质期的炸药,突然爆炸造成了事故,但这样的事故概率在数百万分之一以下,就像任何产品都会有可能造成某些事故一样,公司方面认为这不代表相当数量的产品具有这个危险。  从法律的角度看,高田把产品卖给了汽车组装厂家,一旦发生事故,汽车组装厂家也具有连带责任,如何处理零部件厂商与汽车组装厂商,以及很多时候还与保险商之间的责任划分,相关问题也让高田与汽车厂商、保险商之间不断扯皮。  不承认所有责任都在气囊厂商这里,这一点是高田一直坚持的,到6月27日股东大会追究责任的时候,高田的董事们并未改口。  汽车组装厂商,比如本田在美国的企业,到了2014年已经不能完全无视高田气囊问题,希望尽早解决。根据美国政府的要求,开始在全美国召回使用了高田气囊的汽车。本田同时希望高田能够承担部分责任,但高田认为自己该负的责任不清楚,不愿意回应本田美国公司的要求。  自此,美国舆论开始把批判的焦点转向高田公司。  从2004年到2014年,从最早发生高田气囊导致人员死亡事故已经过去了十年,高田并未重视相关事故带来的影响,一味地推脱,任时间再度过去数年,至2017年公司轰然倒塌。    高田公司创建于1933年,原来以纺织业为主,战后开始生产汽车用安全带等。  1964年,小堀保三郎(1899-1975年)突发奇想,在汽车与汽车相撞时,通过撞击力让炸药爆炸,然后引发气囊迅速鼓起来,在人与汽车之间造成一个空气隔离带,以减少人员的伤亡。  小崛的发明让日本技术界一片哗然。日本政府一听说在使用汽油的汽车中装上炸药,马上就否定了小崛的新发明,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日本舆论、技术评论家共同出面嘲笑新发明。小崛在日本成了一个异想天开的“疯子”。  但是,国外特别是德国的汽车厂家从他那里得到了灵感,开始在高级车里使用安全气囊。  等欧洲的高级车都开始装气囊后,一个劲嘲笑、否认小崛发明的日本猛然醒悟,知道嘲笑错了,也开始致力于气囊的研发。  只是到了1975年,小崛本人已经在研发费用上山穷水尽,他选择以自杀的方式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正是在这前后,位于滋贺县生产安全带的高田,开始注意到了气囊,并和汽车厂家共同研究相关技术。1987年开始大量生产气囊,并在气囊的生产上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企业。  “全世界每5个气囊中就有一个是我们生产的。”几年前笔者见到高田的相关人员时,对方非常自豪地说。  那时笔者对气囊还不是很了解,当时回家查了一下高田的公司概况,知道了该公司股票虽然在日本大企业板(东证一部)上市,但实际上公司创始人一家是最大的股东,控制着公司股份的六成以上。“好大的个体户。”当时曾经有这样一种感觉。  因为高田家族绝对控制着企业,所以公司上层的意见就是公司的意志。从能阅览到的公司股东会议简报等看,高田家族对公司的经营有着绝对的权威。高田家族认为事故原因不明,事故责任不在自己一方,那就是金科玉律。  如果在2004年以后的几年时间里,高田公司有那么一点认真负责的精神,或者有一点愿意从长计议的想法,去处理相关问题,情况该会比现在好很多。  世界最大的个体户,一切以总裁个人的意志去做判断,而个人的判断一旦失去理智,最终会导致何种结果,高田公司给人留下的教训实在太多太多。    从日本美国两国要求召回的安全气囊数量看,大致为1亿个,而高田真正召回的数量十分有限。  高田方面最近发表的数字是,美国政府要求其召回5200万个气囊,但其中64%尚未实现。特别是二手车市场有数目繁多的高田产品,而且有不少是从旧车中拆下后安装到其他车辆上的,召回相当的困难。  在日本市场应该召回的数量为1882万个,但其中的27%同样没有找到。  日美两国共有4000万个以上的气囊没有召回,今后这些未召回的产品造成的事故等,将进一步加大高田公司的经营困难。中国市场固然有大量高田生产的气囊,目前还没有听说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召回意见。如果加上中国市场需要召回的数量,估计高田的经营赤字会进一步增加。  本田是高田的重要客户。本田一家需要召回的总量为5100万个,其中在美国的召回率为59%,日本也有87%,目前尚收集不到本田在中国市场召回高田产气囊的说法。  从日本媒体报道看,高田的债权者主要是美国政府(415亿日元)、丰田(266亿日元)、高田国际金融(125亿日元),其他公司如三井住友银行、三菱东京银行等等也有不少债权,随着高田的倒闭,相关债权回收起来已经相当的艰难。  高田与美国司法部之间在2017年1月达成的协议是,向受害者及汽车厂家支付10亿美元(约1120亿日元)的赔偿金,但其中应该支付给汽车厂家的8.5亿美元(约950亿日元)高田方面无力支付。如今该公司倒产,相关的费用最后该由美国政府支付给美国的汽车厂家。  高田和丰田之间的纠纷也难见分晓。按丰田方面的统计,召回高田气囊使用的费用为5700亿日元(约合50.8亿美元),但高田认为其中的266亿日元(2.4亿美元)和自己有关,余下部分不该让自己出。丰田则因为使用了高田的产品,5400亿日元(约合48.1亿美元)的损失需要自己扛。    6月25日,高田在美国的子公司“TK持股公司”在美国申请使用联邦破产法第11条,同一天其在佐贺县多久市的日本国内子公司“高田九州公司”及其在东京的“高田服务公司”向东京地方法院申请适用民事再生法,高田倒闭。26日,东京证券交易所将高田股票放入“整理”栏,一个月以后的7月27日将让高田股票退市。  6月26日,中国“宁波均胜电子公司”的子公司,美国KSS(百利得汽车安全系统公司)以1750亿日元(约合15.6亿美元)的价格将全部高田的资产及事业买下。KSS公司通过“拆分企业”的方法,将公司的主要业务分离出去成为新的企业,继续从事气囊等的生产销售,而召回费用的支付及由缺欠气囊产生的损失及赔偿费用,则由旧公司承担。  高田能够以宁波均胜电子孙公司的方式继续从事生产与销售,估计不会再使用“高田”这个品牌。风靡一世的日本高田,随着十余年来对相关问题的拖延处理,让小事变大事,让企业走完了八十多年的历程后最终消失。  眼下,汽车业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自动驾驶呼之欲出。如果自动驾驶的汽车出现交通事故,其责任在哪里,法律界定并不十分清楚。为世界提供了上亿个气囊产品,其中有数十个造成了死亡事故,这种事故与因为气囊而拯救的人生的关系该如何看?高田给人们在法律层面留下了值得探讨的众多问题。  话说回来,对技术的绝对自信、经营上的个体户方式等等,该是高田给世界所有企业留下的最深刻教训。高田上万亿日元的亏损,打不完的法律仗,让日本企业形象受到很大损害,这些在历史上将留下极为惨痛的一笔。    这些年来,一些重要日本企业都出现了严重的经营问题,前几年日立、松下、夏普巨亏,这两年东芝公司也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经营难关,这次困难很能可能会让东芝完全失去东山再起的机会。  高田也是世界久负盛名的最大汽车安全气囊企业。不论其生产的气囊拯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只要发生了死亡事件,公司就必须认真对待,让同样的事故不再发生,但高田没有做到这点。  人们不禁要问日本制造业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  如果说一些重要日企的遭遇是企业转型过程中明显失去了发展机会,巨大的经营困境明确要求企业尽快调转船头、重新迈出新步伐的话,高田作为一家专业的安全带、安全气囊生产企业,其遭遇则是日企在全球化过程中,以家族经营的方式来应对国际市场的后果,这明显不具有可行性。  全球化企业需要有与之对应的企业制度,没有这样的制度,上亿产品需要召回,这不是家族企业能够应付得起的风险,即便有汽车整车企业全力予以支援,依旧不足以转危为安。  那么,这一轮日本企业的失利、失算及在制度上的缺欠是否能带给中国企业巨大的机会?  表面上看,中国企业的子公司获得了高田的全部制造、研发能力,包括此前主要靠在中国大陆的生产来维持其盈利的台湾鸿海公司获得了日本著名电视机企业夏普的品牌及生产研发技术,使得台企在内的中国企业以后发优势获益不少,但中国企业主导世界制造业的时间还不长,今后可能遇到的问题也会很多,仍然需要我们不断汲取教训,至少不走东芝、高田、夏普的老路。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8-12 0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