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老虎落马后死亡怎么判?今天有说法了

  • 分类:搞笑

原标题:老虎落马后死亡怎么判?今天有说法了!  今日,近三年前因病死亡的山西省政府原副省长任润厚“获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任润厚案公开宣判。其犯三项罪名: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其受贿罪为:“2001年至2013年,利用担任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山西潞安环保能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请托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以及向下属单位有关人员和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单位索要财物、要求报销个人费用,共计人民币223.505549万元”。  贪污罪为“非法侵吞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44.16738万元”。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为“任润厚及其亲属对其名下财产人民币1265.562708万元、部分外币、物品不能说明来源。”  法院判决:裁定没收犯罪嫌疑人任润厚违法所得人民币1295.562708万元、港币42.975768万元、美元104.294699万元、欧元21.320057万元、加元1万元及孳息,以及物品135件,上缴国库。  说到死亡的“老虎”,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徐才厚,但在徐这前,还有一位老虎落马后死亡。2014年8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同年9月2日,中央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同年9月30日,57岁的原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在被宣布调查一个月后,病故,死于癌症。  此外,2014年两会结束当日,3月15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于徐才厚病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2015年3月15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上述两虎是十八大后落马后死亡的两只老虎。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过,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  由于徐才厚病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  任润厚案也是如此,未能进入司法程序,所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与徐才厚一样,任润厚去世后,也被依法处理违法所得,刑事诉讼法中的一道“特殊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专门明确如何处理违法所得。  专家分析,2012年刑诉法修改,增加了一个法律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该程序主要针对贪腐犯罪等罪行,明确即使被告人死亡,也并不意味着案件终止,仍要继续追赃,没收罪犯的违法所得,有利于严肃法纪。任润厚死亡近3年后仍获刑,采用的就是该程序。  中国人民大学刑诉法副教授程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刑事诉讼法规定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对死亡或者逃匿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按照没收财产的特别程序进行审理和处理。检察机关正是提请法庭对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予以没收,而且其利害关系人庭参加了此次诉讼。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樊崇义曾介绍,“特别程序”是在不定罪的情况下,对犯罪嫌疑人遗留下来的财产依法没收。纪委可以把违纪所得移交到检察机关,由检察机关提出申请和举证,最后通过法院来判决。  据人民网报道,今年4月25日报道,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证实,4月15日,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在六安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除此之外,2016年12月19日凌晨6时30分左右,江苏省泰兴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冯某某身体异常,经驻所医生和泰兴市人民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据人民网报道,冯某某系2个月前涉嫌违纪被查的泰兴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冯金华。  同年10月20日,泰兴市纪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泰兴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冯金华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后12月16日,泰州市人民检察院亦通报称,已对冯金华以涉嫌受贿罪予以逮捕。简历显示,冯金华曾任职泰兴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后于2014年3月份被任命为泰兴市司法局局长。  2016年7月23日晚间从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等多个消息源交叉证实,广东落马厅官、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因罹患癌症,于7月22日下午在阳江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遗体已于7月23日火化。  生于1954年4月的罗荫国仕途起步于茂名市下辖的高州,曾任高州市委书记。跻身茂名市委常委之后,罗荫国兼任市委秘书长一职,直到2002年出任茂名市委副书记。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2011年2月11日,广东茂名市委宣传部对外公开表示,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已被广东省检察院带走接受调查,其秘书也一同被办案人员带走进行调查。  据信息时报报道,2015年6月份,中共湖南省衡阳市纪委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衡阳祁东县经信局副局长彭瑛因涉嫌违纪在接受衡阳市纪委调查时,于6月22日早上7时20分越窗跳楼身亡。  另外,江苏省南通市房产局原局长陈某,于2013年12月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在取保候审期间于家中死亡。  撰文/张晓华责任编辑:

原标题:雄安新区首批30名农民工进央企就业  开启向央企输出劳务用工新渠道  7月3日,容城县政府与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举行劳务用工对接签约仪式。随后,雄安新区首批30名农民工赶赴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工作。这是雄安新区进行就业创业培训后,首批赴央企就业的农民工。  在日前举行的雄安新区就业培训暨劳务用工对接会上,容城县收集到18家大型企业的用工岗位信息6.2万条,其中中国铁建计划在雄安新区招收5500名建筑工人。经过接洽,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率先向容城县政府提供了30个劳务岗位的订单,这是雄安新区的首个劳务输出项目。  接到企业的订单信息后,容城县当即成立考察小组,前往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考察。“这里有一流的生产生活环境,用工环境、工资待遇比较理想。”容城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崔建军说,此次达成的30人外出务工协议,就是考察之后的成果。  签约仪式上,来自容城镇北后台村52岁的朱国庆很激动,“那里的条件很不错,我要在大公司学到更高的技能,收入也会有保障。”  中国铁建雄安新区工作组组长刘明杰介绍,公司将有针对性地开展技能提升培训,帮助他们尽快适应岗位要求。工作初期,这部分人就能享受公司现有熟练工待遇。  目前,容城县正在实施务工人员与央企精准对接行动,已动员1024名应往届初高中毕业生参加培训和外出务工,其中350人正在参加中国中铁公司定向培训,培训合格后将赴该公司工作。  来源: 河北新闻网责任编辑:

这些不义之财的用处主要是用在方的家人身上,比如用于支付方在北京某小区购买的房屋的首付款、房贷,用于方远明妻子沈某所办公司的经营,用于方远明之兄北京购房的首付款,甚至方的侄子开饭店,谭某也支付了240万元。  7月11日上午,上海铁路中院开庭审理一起受贿案,被告人是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方远明。检方指控,方远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金额超过1019万元,还收受一块名牌手表。  资料显示,方远明出生于1959年,经济学博士。2004年起任中国海外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高级经济师,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项目管理技术》编委,国际项目管理专家(IPMP),英国皇家资深特许建造学会会员(MCIOB),国际经济合作理事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双法)项目管理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7月至2014年,被告人方远明利用其担任中海外总经理、副董事长等职务,主持公司全面行政工作和分管公司人力资源部资金管理部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收受谭某、王某(均另案处理)以及吴某给予的财物,共计1019.135万元及某知名品牌手表1块。  方远明受贿的主要对象是一位姓谭的老板。他从谭某那里受贿多达941万元,而且大多是索贿而来。这些不义之财的用处主要是用在方的家人身上,比如用于支付方在北京某小区购买的房屋的首付款、房贷,用于方远明妻子沈某所办公司的经营,用于方远明之兄北京购房的首付款,甚至方的侄子开饭店,谭某也支付了240万元。  “我跟老谭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中铁四局工作后认识的同事、朋友,90年代又在一处工作,我担任办公室主任,他是副主任,后来他下海经商了。”方远明当庭交代,2005年他担任中海外总经理后,两人交往加深、联系更为密切。由于公司重组,需要体现铁路主业的特色,方远明因此介绍谭某与上海一公司联系承接工程,谭某获利不菲。  对此,方远明很清楚,“如果没有我的帮助,谭某这样的民营公司不可能拿到这样的工程”。因此,他也把谭某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当前妻向他要钱,方远明马上给谭某一个账号,谭某很快把钱打了过去。为了支付自己别墅的款项,他三次向谭某索贿共计398万元。除此之外,2014年他还向谭某借了600万元,方的妻子沈某与谭某签了借款协议,后来只还了300多万元。  法庭上,方远明认罪,对大部分指控事实不持异议,但有一节却不认同,即谭某给方的侄子方浩(音)开饭店的240万元,方远明认为不是受贿款。“2009年底,我的侄子方浩一直想开饭店,我就找到了谭某,请他给予帮助,我跟他说的‘不是给他钱,让他学会经营’,因为谭某是生意人,经验丰富。2010年底饭店关闭了,据说是经营不善,后来他们提过钱的事,大概五六十万。我是事后才得知的,不应该算在我头上。”  谭某之外,方远明还收受王某、吴某等多人钱物。他先后两次索要中海外下属公司安徽省中海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钱款43万余元,用于个人开销。在给老领导郝某的公司介绍工程后,他手下了对方送来的20万元现金。就在案发之前,2016年初,江苏老板郑某请他介绍工程,他向郑某索贿15万元,用于妻子沈某的公司经营。  2016年5月,谭某被查处,为掩盖受贿事实,方远明向谭某之子退还160万元。2016年6月30日,检察机关初查掌握受贿事实后,将其从广西南宁带回。方远明交代了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家属退赃133万余元。去年7月,上海检察机关发布消息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铁检分院)依法决定对方远明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在案证据证实,方远明系国家出资企业中国家工作人员。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主动向对方索取财物的行为与非法收受财物相比,情节更加恶劣,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也更大,要从重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中海外牵头的波兰高速公路项目失败,与方远明有关。中海外于2009年9月牵头联合中国隧道集团、上海建工以及波兰贝科玛有限公司,赢得波兰华沙至德国柏林高速公路的部分合同。这是中国中铁在欧盟国家赢得的首个大型市政工程项目。方远明为该项目联合体董事长。  2011年5月,因为中海外没有按时向波兰分包商支付货款,后者拒绝继续向工地运送建筑材料,最终造成工程从5月18日起停工。2011年6月初,中海外最终决定放弃该工程,并赔偿1.885亿欧元。责任编辑:

海外网7月4日电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级法院官方消息称,圣彼得堡市级法院将窃取珠宝展上价值超过600万卢布钻石(约合人民币70万元)的中国公民刑期由三年减至两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圣彼得堡市普希金区级法院于四月份判处窃取钻石的中国公民三年刑期。  消息称,圣彼得堡市级法院调整了普希金区级法院的判处结果。刑期由三年减至两年。  据市级检察员的消息称,2017年2月1日,嫌疑人在普希金区珠宝展上窃取重3克拉、价值600万卢布的钻石,换成了赝品。  资料显示,嫌犯承认全部罪行并以钻石价值全额赔偿损失。  据此前报道,2月1日,一颗重3克拉、价值600万卢布的钻石在普希金区珠宝展上失踪,两名涉嫌盗窃钻石的中国游客当天被拘留,其中一名在普尔科沃机场被拘。  展览会上被盗的钻石被发现在一名中国游客的胃里,被拘留的男子在医院接受观察。圣彼得堡fontanka.ru网站从院方获悉,这名用赝品偷换钻石的嫌疑人被带到圣彼得堡西南区一家医院。(综编/海外网 巩浩)责任编辑: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23省份公布平均工资 为何跑赢“国家线”的只有这些省份?丨政解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璐)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截至6月28日,23省份2016年平均工资出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省份中,仅有北京、浙江、广东、江苏4个省份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超过了“国家线”。    国家统计局5月27日发布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7569元,同比名义增长8.9%;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2833元,同比名义增长8.2%。  此后,各省份陆续出炉2016年城镇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    在23个已公布的省份中,北京的平均工资最高,其中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达到了历史最高,为119928元,比2015年的111390元增加了8538元,增长7.7%。  在这23个省份中,包括北京在内,全国仅有4个省份(北京、浙江、广东、江苏)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赶超了全国水平。河南垫底,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49505元,不足北京的一半。  同时,也仅有5个省份(北京、浙江、广东、重庆和江苏)的城镇私营单位人员平均工资超过了全国水平,吉林垫底,平均工资仅为30184元,不仅不到北京的一半,与全国平均数42833元还相差了12649元。    从已公布平均工资数据的省份排名看,东、西部几乎是平分秋色。  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位居前十位的省份分别是:北京、浙江、广东、江苏、青海、贵州、宁夏、重庆、四川、山东。其中,有5省份集中在东部,5省份集中在西部,中部没有省份入席,总体呈现“东西平分”的格局。  城镇私营单位亦是如此。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位居前十位的分别是:北京、广东、重庆、江苏、浙江、海南、安徽、贵州、宁夏、四川。其中,东部省份有5个,西部4个,中部1个。前十名基本上是被东、西部省份占据。    统计显示,无论是城镇非私营单位还是城镇私营单位,多数省份的平均工资未能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23省份中,仅有北京、浙江、广东、江苏4个省份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超过了“国家线”。    对此,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红驹认为,从统计方面来看,存在这种可能。比如,这几个高于“国家线”的省份高收入者占比较多,其他没超过“国家线”的省份虽然数量多,但高收入者占总人数的比重可能较少。  他表示,从各省的情况可以看出,超过“国家线”的省市都是人均收入较高的省份,高收入行业比重较大,也反映了该省在产业布局方面“高精尖”产业比重较高。责任编辑:

老虎落马后死亡怎么判?今天有说法了

原标题:老虎落马后死亡怎么判?今天有说法了!  今日,近三年前因病死亡的山西省政府原副省长任润厚“获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任润厚案公开宣判。其犯三项罪名: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其受贿罪为:“2001年至2013年,利用担任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山西潞安环保能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请托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以及向下属单位有关人员和具有行政管理关系的被管理单位索要财物、要求报销个人费用,共计人民币223.505549万元”。  贪污罪为“非法侵吞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44.16738万元”。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为“任润厚及其亲属对其名下财产人民币1265.562708万元、部分外币、物品不能说明来源。”  法院判决:裁定没收犯罪嫌疑人任润厚违法所得人民币1295.562708万元、港币42.975768万元、美元104.294699万元、欧元21.320057万元、加元1万元及孳息,以及物品135件,上缴国库。  说到死亡的“老虎”,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徐才厚,但在徐这前,还有一位老虎落马后死亡。2014年8月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同年9月2日,中央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同年9月30日,57岁的原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在被宣布调查一个月后,病故,死于癌症。  此外,2014年两会结束当日,3月15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于徐才厚病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2015年3月15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上述两虎是十八大后落马后死亡的两只老虎。  2014年10月27日,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查明,徐才厚涉嫌受贿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过,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  由于徐才厚病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其涉嫌受贿犯罪所得依法处理。  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  任润厚案也是如此,未能进入司法程序,所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与徐才厚一样,任润厚去世后,也被依法处理违法所得,刑事诉讼法中的一道“特殊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违法所得的没收程序”。专门明确如何处理违法所得。  专家分析,2012年刑诉法修改,增加了一个法律程序——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该程序主要针对贪腐犯罪等罪行,明确即使被告人死亡,也并不意味着案件终止,仍要继续追赃,没收罪犯的违法所得,有利于严肃法纪。任润厚死亡近3年后仍获刑,采用的就是该程序。  中国人民大学刑诉法副教授程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刑事诉讼法规定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对死亡或者逃匿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按照没收财产的特别程序进行审理和处理。检察机关正是提请法庭对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予以没收,而且其利害关系人庭参加了此次诉讼。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樊崇义曾介绍,“特别程序”是在不定罪的情况下,对犯罪嫌疑人遗留下来的财产依法没收。纪委可以把违纪所得移交到检察机关,由检察机关提出申请和举证,最后通过法院来判决。  据人民网报道,今年4月25日报道,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证实,4月15日,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在六安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除此之外,2016年12月19日凌晨6时30分左右,江苏省泰兴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冯某某身体异常,经驻所医生和泰兴市人民医院全力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据人民网报道,冯某某系2个月前涉嫌违纪被查的泰兴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冯金华。  同年10月20日,泰兴市纪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泰兴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冯金华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后12月16日,泰州市人民检察院亦通报称,已对冯金华以涉嫌受贿罪予以逮捕。简历显示,冯金华曾任职泰兴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后于2014年3月份被任命为泰兴市司法局局长。  2016年7月23日晚间从广东省监狱管理局等多个消息源交叉证实,广东落马厅官、茂名市委原书记罗荫国因罹患癌症,于7月22日下午在阳江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遗体已于7月23日火化。  生于1954年4月的罗荫国仕途起步于茂名市下辖的高州,曾任高州市委书记。跻身茂名市委常委之后,罗荫国兼任市委秘书长一职,直到2002年出任茂名市委副书记。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2011年2月11日,广东茂名市委宣传部对外公开表示,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已被广东省检察院带走接受调查,其秘书也一同被办案人员带走进行调查。  据信息时报报道,2015年6月份,中共湖南省衡阳市纪委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衡阳祁东县经信局副局长彭瑛因涉嫌违纪在接受衡阳市纪委调查时,于6月22日早上7时20分越窗跳楼身亡。  另外,江苏省南通市房产局原局长陈某,于2013年12月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在取保候审期间于家中死亡。  撰文/张晓华责任编辑:

原标题:雄安新区首批30名农民工进央企就业  开启向央企输出劳务用工新渠道  7月3日,容城县政府与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举行劳务用工对接签约仪式。随后,雄安新区首批30名农民工赶赴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工作。这是雄安新区进行就业创业培训后,首批赴央企就业的农民工。  在日前举行的雄安新区就业培训暨劳务用工对接会上,容城县收集到18家大型企业的用工岗位信息6.2万条,其中中国铁建计划在雄安新区招收5500名建筑工人。经过接洽,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率先向容城县政府提供了30个劳务岗位的订单,这是雄安新区的首个劳务输出项目。  接到企业的订单信息后,容城县当即成立考察小组,前往中国铁建房山桥梁有限公司考察。“这里有一流的生产生活环境,用工环境、工资待遇比较理想。”容城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崔建军说,此次达成的30人外出务工协议,就是考察之后的成果。  签约仪式上,来自容城镇北后台村52岁的朱国庆很激动,“那里的条件很不错,我要在大公司学到更高的技能,收入也会有保障。”  中国铁建雄安新区工作组组长刘明杰介绍,公司将有针对性地开展技能提升培训,帮助他们尽快适应岗位要求。工作初期,这部分人就能享受公司现有熟练工待遇。  目前,容城县正在实施务工人员与央企精准对接行动,已动员1024名应往届初高中毕业生参加培训和外出务工,其中350人正在参加中国中铁公司定向培训,培训合格后将赴该公司工作。  来源: 河北新闻网责任编辑:

这些不义之财的用处主要是用在方的家人身上,比如用于支付方在北京某小区购买的房屋的首付款、房贷,用于方远明妻子沈某所办公司的经营,用于方远明之兄北京购房的首付款,甚至方的侄子开饭店,谭某也支付了240万元。  7月11日上午,上海铁路中院开庭审理一起受贿案,被告人是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方远明。检方指控,方远明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金额超过1019万元,还收受一块名牌手表。  资料显示,方远明出生于1959年,经济学博士。2004年起任中国海外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高级经济师,国家一级注册建造师,《项目管理技术》编委,国际项目管理专家(IPMP),英国皇家资深特许建造学会会员(MCIOB),国际经济合作理事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双法)项目管理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7月至2014年,被告人方远明利用其担任中海外总经理、副董事长等职务,主持公司全面行政工作和分管公司人力资源部资金管理部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收受谭某、王某(均另案处理)以及吴某给予的财物,共计1019.135万元及某知名品牌手表1块。  方远明受贿的主要对象是一位姓谭的老板。他从谭某那里受贿多达941万元,而且大多是索贿而来。这些不义之财的用处主要是用在方的家人身上,比如用于支付方在北京某小区购买的房屋的首付款、房贷,用于方远明妻子沈某所办公司的经营,用于方远明之兄北京购房的首付款,甚至方的侄子开饭店,谭某也支付了240万元。  “我跟老谭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中铁四局工作后认识的同事、朋友,90年代又在一处工作,我担任办公室主任,他是副主任,后来他下海经商了。”方远明当庭交代,2005年他担任中海外总经理后,两人交往加深、联系更为密切。由于公司重组,需要体现铁路主业的特色,方远明因此介绍谭某与上海一公司联系承接工程,谭某获利不菲。  对此,方远明很清楚,“如果没有我的帮助,谭某这样的民营公司不可能拿到这样的工程”。因此,他也把谭某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当前妻向他要钱,方远明马上给谭某一个账号,谭某很快把钱打了过去。为了支付自己别墅的款项,他三次向谭某索贿共计398万元。除此之外,2014年他还向谭某借了600万元,方的妻子沈某与谭某签了借款协议,后来只还了300多万元。  法庭上,方远明认罪,对大部分指控事实不持异议,但有一节却不认同,即谭某给方的侄子方浩(音)开饭店的240万元,方远明认为不是受贿款。“2009年底,我的侄子方浩一直想开饭店,我就找到了谭某,请他给予帮助,我跟他说的‘不是给他钱,让他学会经营’,因为谭某是生意人,经验丰富。2010年底饭店关闭了,据说是经营不善,后来他们提过钱的事,大概五六十万。我是事后才得知的,不应该算在我头上。”  谭某之外,方远明还收受王某、吴某等多人钱物。他先后两次索要中海外下属公司安徽省中海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钱款43万余元,用于个人开销。在给老领导郝某的公司介绍工程后,他手下了对方送来的20万元现金。就在案发之前,2016年初,江苏老板郑某请他介绍工程,他向郑某索贿15万元,用于妻子沈某的公司经营。  2016年5月,谭某被查处,为掩盖受贿事实,方远明向谭某之子退还160万元。2016年6月30日,检察机关初查掌握受贿事实后,将其从广西南宁带回。方远明交代了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家属退赃133万余元。去年7月,上海检察机关发布消息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铁检分院)依法决定对方远明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在案证据证实,方远明系国家出资企业中国家工作人员。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主动向对方索取财物的行为与非法收受财物相比,情节更加恶劣,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也更大,要从重处罚。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中海外牵头的波兰高速公路项目失败,与方远明有关。中海外于2009年9月牵头联合中国隧道集团、上海建工以及波兰贝科玛有限公司,赢得波兰华沙至德国柏林高速公路的部分合同。这是中国中铁在欧盟国家赢得的首个大型市政工程项目。方远明为该项目联合体董事长。  2011年5月,因为中海外没有按时向波兰分包商支付货款,后者拒绝继续向工地运送建筑材料,最终造成工程从5月18日起停工。2011年6月初,中海外最终决定放弃该工程,并赔偿1.885亿欧元。责任编辑:

海外网7月4日电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级法院官方消息称,圣彼得堡市级法院将窃取珠宝展上价值超过600万卢布钻石(约合人民币70万元)的中国公民刑期由三年减至两年。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圣彼得堡市普希金区级法院于四月份判处窃取钻石的中国公民三年刑期。  消息称,圣彼得堡市级法院调整了普希金区级法院的判处结果。刑期由三年减至两年。  据市级检察员的消息称,2017年2月1日,嫌疑人在普希金区珠宝展上窃取重3克拉、价值600万卢布的钻石,换成了赝品。  资料显示,嫌犯承认全部罪行并以钻石价值全额赔偿损失。  据此前报道,2月1日,一颗重3克拉、价值600万卢布的钻石在普希金区珠宝展上失踪,两名涉嫌盗窃钻石的中国游客当天被拘留,其中一名在普尔科沃机场被拘。  展览会上被盗的钻石被发现在一名中国游客的胃里,被拘留的男子在医院接受观察。圣彼得堡fontanka.ru网站从院方获悉,这名用赝品偷换钻石的嫌疑人被带到圣彼得堡西南区一家医院。(综编/海外网 巩浩)责任编辑: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23省份公布平均工资 为何跑赢“国家线”的只有这些省份?丨政解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璐)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截至6月28日,23省份2016年平均工资出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省份中,仅有北京、浙江、广东、江苏4个省份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超过了“国家线”。    国家统计局5月27日发布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7569元,同比名义增长8.9%;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2833元,同比名义增长8.2%。  此后,各省份陆续出炉2016年城镇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    在23个已公布的省份中,北京的平均工资最高,其中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达到了历史最高,为119928元,比2015年的111390元增加了8538元,增长7.7%。  在这23个省份中,包括北京在内,全国仅有4个省份(北京、浙江、广东、江苏)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赶超了全国水平。河南垫底,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为49505元,不足北京的一半。  同时,也仅有5个省份(北京、浙江、广东、重庆和江苏)的城镇私营单位人员平均工资超过了全国水平,吉林垫底,平均工资仅为30184元,不仅不到北京的一半,与全国平均数42833元还相差了12649元。    从已公布平均工资数据的省份排名看,东、西部几乎是平分秋色。  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位居前十位的省份分别是:北京、浙江、广东、江苏、青海、贵州、宁夏、重庆、四川、山东。其中,有5省份集中在东部,5省份集中在西部,中部没有省份入席,总体呈现“东西平分”的格局。  城镇私营单位亦是如此。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位居前十位的分别是:北京、广东、重庆、江苏、浙江、海南、安徽、贵州、宁夏、四川。其中,东部省份有5个,西部4个,中部1个。前十名基本上是被东、西部省份占据。    统计显示,无论是城镇非私营单位还是城镇私营单位,多数省份的平均工资未能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23省份中,仅有北京、浙江、广东、江苏4个省份的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超过了“国家线”。    对此,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红驹认为,从统计方面来看,存在这种可能。比如,这几个高于“国家线”的省份高收入者占比较多,其他没超过“国家线”的省份虽然数量多,但高收入者占总人数的比重可能较少。  他表示,从各省的情况可以看出,超过“国家线”的省市都是人均收入较高的省份,高收入行业比重较大,也反映了该省在产业布局方面“高精尖”产业比重较高。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5-08 08: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