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爱车被淹理赔为何被拒? 忽视这些将损失惨重

  • 分类:搞笑

原标题: “暴雨模式”下爱车被淹,理赔为何被拒?忽视这些将损失惨重!  现在很多城市都会有突降暴雨,车辆被水冲走或淹没的情况发生,自己的爱车在被水浸泡之后,很容易发生损坏,车辆受损后,大部分车主最先想到的就是向保险公司索赔,但对于水淹车损失保险赔不赔、怎么赔,以及如何投保才能最大程度地防范水淹车风险等问题,很少人能说清楚。下面就对水淹车保险理赔的几个常见问题进行了梳理。    根据我国机动车保险条款有关规定,暴雨、洪水等自然灾害造成的车辆损失属于商业车险中车损险的保险责任,因此,车辆被淹后产生的施救费用、清洗费用、电器损失、内饰件损失等都属于车损险的保险责任,保险公司应进行赔付。  这里面有几层意思:一是必须投保了商业车险中的车损险才能得到赔付,而如果只投保了交强险或商业三者险的车辆是不能得到赔付的;  二是车损险的赔偿范围是施救费用、清洗费用、以及电器或内饰件损失,而车辆因遭水淹或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则属于除外责任,就是说如果因为水淹、二次启动等原因导致了发动机进水,那么修理发动机的费用在车损险项下是不赔的;  三是对于水淹、二次启动导致的发动机进水损坏,保险公司有专门的“涉水险”进行承保。    事实上,“全险”并不是一个严格的保险合同概念,要了解自己的车究竟上了哪些保险,最好的办法还是看一看保险单。对于大多数个人车主来说,比较容易判断自己是否投保了车损险,但对于“涉水险”来说,不同保险公司这个险种的名称略有区别,有的叫“发动机特别损失险”,有的叫“涉水行驶损失附加险”等,因此,在投保时要向保险公司提出明确需求:因遭水淹或者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也需要投保。    由于车险条款一般会有免赔率的规定,如果没有投保“不计免赔特约条款”,那么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将在扣除免赔额之后赔偿。“不计免赔特约条款”是与具体险别一一对应的,车损险项下有不计免赔条款,涉水险项下也有不计免赔条款,所以,如果车主需要投保“不计免赔特约条款”,要与保险销售人员确认清楚,是要投保车损险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还是涉水险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还是两者都要投保。如果车主投保了车损险、涉水险以及两者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在相关合同条款的责任范围内,因遭水淹或者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的损失就可以获得足额赔偿。  来源:中国普法责任编辑: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书记省长“双空降”的4个特殊省份  11日,中纪委发布重磅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王三运更为人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甘肃省委原书记。  2011年12月,王三运由安徽省长转任甘肃省委书记,至今年4月转任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委书记由时任甘肃省长林铎接任。  林铎属于“空降”干部,他此前曾在北京、黑龙江、辽宁三地任职,2016年3月任职甘肃省委副书记。  而在林铎担任甘肃省委书记当日,时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唐仁健,“空降”甘肃,任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也就是说重量级“老虎”王三运主政5年多的甘肃省,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目前,除甘肃外,    在王三运之前,甘肃已落马2名省部级官员。  2015年1月23日,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陆武成被查,成为甘肃省“首虎”。  在陆武成落马1年多后的2016年3月,林铎由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由辽入甘,林铎因其“打虎将”的身份而备受关注。  出生于1956年3月的林铎,曾长期在北京市工作。2010年7月,他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调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后历任哈尔滨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2012年4月晋升为黑龙江省委常委。    在林铎任职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不足1年时,  4月1日,林铎担任甘肃省委书记,唐仁健任甘肃省委副书记。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林铎作表态发言时说,“中央决定由我担任甘肃省委书记,这既是中央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我有信心、有决心同大家一道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踏踏实实把甘肃的各项事情做得更好,,不辜负党中央的厚望和全省人民的期盼。”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出生于1962年8月的唐仁健,曾长期在农业部和工作。2014年4月,他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调任广西党委常委,后任区政府副主席。  去年6月,唐仁健又重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任正部长级副组长,兼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4月1日,出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政事儿”注意到,  同时,张掖、平凉和定西等多市一把手相继换人。  另外,据《财经》杂志报道,虞海燕落马后,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发生重大“贿选案”的辽宁,在十八大后有6名相关省部级官员落马: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陈铁新,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辽宁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玉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文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4月,曾在甘肃、陕西等多地任职的李希,  ,全面扛起了净化辽宁政治生态的重任。    在当是的任职大会上,李希表态:    出生于1954年12月的陈求发,曾长期在原航天工业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工信部任职,  此外,2014年以来,    2014年8月,林铎由黑龙江跨省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6年3月,林铎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2个月后时任中纪委宣传部部长陈小江空降辽宁补缺林铎,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今年5月22日,陈小江被任命为监察部副部长。今年6月,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廖建宇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在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中,山西有7省部级官员落马。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9月1日,山西在经历塌方式腐败后,王儒林由吉林省委书记调任山西省委书记;2016年6月,王儒林调任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出生于1954年的骆惠宁,曾长期在安徽省工作,2003年调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后任省长、省委书记。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骆惠宁曾表态说,“”  2个月后,山西省长李小鹏调任交通运输部部长  出生于1959年10月的楼阳生,曾任浙江金华市长、丽水市委书记、浙江省委统战部部长等职。2009年1月,楼阳生调任海南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2年3月转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2014年以来,与云南相关的4名省部级官员先后落马: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  目前,这几人都已被处理:沈培平获刑12年;张田欣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仇和获刑十四年六个月。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现任云南省委书记陈豪,于2014年10月“空降”云南。  出生于1954年2月的陈豪,曾长期在上海市任职。2010年11月,他由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调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副书记,后任副主席。2014年10月,陈豪“空降”云南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  2016年8月,云南省委原书记李纪恒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由陈豪担任。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陈豪表态说,要“履行从严治党责任,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豪“一肩挑”书记、省长4个月后,2016年12月,  出生于1957年10月的阮成发,长期在湖北省工作,2004年任湖北省副省长,成为省部级干部,2007年晋升为湖北省委常委,后任武汉市代市长、市长,2011年1月再次晋升为湖北省委常委。  2016年底调任云南,是其首次跨省履新。  今年三月,阮成发在省政府第五次廉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要坚定不移地把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不断推向深入,以实实在在的成效取信于民。  “阮成发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重庆黔江火车站货运列车物品混装发生燃爆 ,7人受伤  8月2日,重庆市公安局黔江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黔江”发布警情通报:2日凌晨2时17分,黔江区正阳火车站站内一辆停靠的湖南怀化至重庆的X318次货运列车车厢发生燃爆。接报警后,警方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组织警力赶赴现场处置。  经初步调查,发生燃爆系该次列车第5号车厢,内混装有汽车配件及化妆品、农药、电池、医药纸箱等物品。今晨途经停靠黔江区正阳火车站时,于2时17分、38分先后两次发生燃爆,致火车站工作人员、候车旅客7人受轻微伤。目前,现场火势已得到控制,受伤人员已送医治疗。安监部门已介入,正进一步调查处置中。  来源:黔江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黔江”责任编辑:

办  证  难  “我们一定要让企业和群众更多感受到‘放管服’改革成效,着力打通‘最后一公里’,坚决除烦苛之弊、施公平之策、开便利之门。”这是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作出的庄严承诺之一。  目前,深化简政放权改革正在有序推进,不断彰显积极成效,但也有一些地区和领域依然未能革除“脸难看事难办”现象,亟待引起重视。  半月谈记者最近在粤西某地级市采访时就发现一个典型案例。  为了变更股权和公司法人地址,当地“海归”创业者王珵(化名)4个月内跑了10趟工商和税务部门,但仍然办不下这张证。  一张证为何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简政放权大潮下为何还会出现“办证长征”现象?是海外归国人员水土不服还是相关业务部门拖沓犯懒?  怀揣种种疑问,记者近日跟随王珵来到该市政府行政服务中心,现场体验了一把“办证难”。    从韩国留学归来的王珵,3年前在粤西老家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2016年公司发生股权变化,要变更法人及公司地址,需要重新出具工商营业执照和变更税务登记。  “走过初创期,团队会发生变化,这很正常。没想到4个月跑了10趟,也没办下这张证。”王珵告诉半月谈记者。  她之所以第10次来到行政服务中心,是因为上次工商部门出具的变更通知将其名字写错了,在办理交税迁移时被税务部门发现,只能重新找工商部门更正。  取号排队等了2个小时后,王珵走到窗口出具了身份证和营业执照正副本,告知工作人员上次出具的变更通知书将她名字写错了。  工作人员看过后,既没道歉也不接办,只说了句“请提供资料”。  王珵反问道:“身份证、营业执照正副本都在,变更通知书写错了我的名字,是你们工作失误,我还需要提供什么资料?”  工作人员也懵了,竟说不出来要什么资料。  最后还是一位负责人出来,指导她调出王珵的企业档案进行修正,重新打印工商营业执照,并出具变更通知书修改证明。  由于工作人员失误而不得不重跑一遍行政服务中心,只是王珵4个月来办证的一个小门槛。  她告诉记者:“第一次去之前,我根据官网指引把相关材料全部准备好,但办理时前台告知还需要填一个表格,而且后来每来一次都被要求再填另一个新表格。  现在我一见到工作人员走向身后文件柜就开始绝望,知道今天又办不下来了,要填什么就不能一次全说明吗?”  “我一直照章办事,但总过不了关。”  王珵回忆说,有一次工商局给了她一份“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经理、监事任免职书”的范本,她按此格式全部填完,但还是被工作人员拒绝,说漏了“职务”二字,“但他们给我的范本里面明明没有这两个字啊!”    好不容易把工商营业执照变更办好,可王珵的“办证长征”才走完一半。办理变更税务登记过程更让她记忆深刻。  “去年我准备好公司所有账目,提着厚厚一沓资料来回几次没人收。”王珵说,“我先去了区国税局,回复是要去市国税局申领税务迁移申请表才能查账。  来到市局,说不归他们管,让我向区里要表。我返回区国税局,区里坚持说是由市局下发,他们没表。我又返回市局,人家问,你账目清查了吗,没清查拿什么申请表?”  到底是先查账,还是先拿表?不知如何是好的王珵向区国税局的股长问了半天,也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最后她不得不撒了个谎,跟区局负责查账的工作人员说“是股长让我来找你的”,这样才把账目递交上去。  折腾好几回,终于把资料递交上去,王珵高兴坏了,但高兴得有点早。“变更税务登记时显示系统未清零,因为多收了税,会计去申请退税,税务局让我们查清哪笔多扣了才能退。”  王珵说,公司财务从2014年查起,发现2015年有张发票申请作废重开被扣了两次税。  “不仅变更手续没办完,而且现在我们的业务几乎处于停顿状态,没法开发票啊。”  一番折腾下来,王珵终于明白,看似简单的办证一点都不简单。在第一次踏入行政服务中心后,她不断收到中介电话,中介开出1000元代办价码。  “中介说,没多要我的钱,办个证下来要跑很多趟,最后他也就挣两三百元。”  王珵说,她一开始不信邪,觉得办证指引非常清楚,怎么会办不下来?如今她不想自己再为办证奔波往返,只能聘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帮忙。    不信邪的王珵最终妥协了,她至今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多少钱才能彻底办妥。“  虽然从头到尾工作人员没多收过她一分钱,但整件事花费的时间与精力实在让人虐心。”  王珵说,她一度很想投诉,但父母劝她不要这样,说他们找关系帮忙解决。  “这种靠关系而不靠规则的社会风气让我特别难受。”  其实,王珵的遭遇并非个案。  这4个月的办证途中,不排除有王珵个人原因而导致再跑一趟,但从记者现场目击以及调研情况看,主要原因在于部分工作人员只求自己操作便利,把冰冷条款扔给百姓了事。  这些烦心的经历折射出,我国部分地区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水平不够法治化、现代化、人性化,距离服务型政府要求有明显差距。  如果基层工作人员不能转变观念,设身处地从群众角度着想,那么简政放权改革就容易陷入空转,中央精神很难得到贯彻落实。  唯有“进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内”,提高基层一线公共服务的效率和水平,才能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开辟更多空间、注入更大动力。责任编辑:

原标题:章莹颖案检方和被告律师激辩应否保释,下一步大陪审团决定是否正式起诉  美国当地时间5号下午3点,即北京时间6号凌晨4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对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案犯案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进行了第二次保释听证。  法官裁定犯案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 不得保释,将继续被联邦执法机关羁押,直到7月14号的预审日,或大陪审团签发起诉书提起公诉时。  章莹颖家代理律师王志东接受中国之声独家采访,透露了法庭交锋细节并进行了详细解读。    7月5日,章莹颖被绑架案件第二次听证唯一的议题是嫌疑犯是否可以保释。在法庭开始后,先由检方讲述了嫌疑犯不应被保释的四个事实。  事实一:嫌疑犯确实曾用车搭载过章莹颖,尽管嫌犯称章莹颖后来下了车,但是检方有证据认为这是嫌疑犯的谎言。  事实二:嫌疑犯在警方采到的录音中讲到他把章莹颖带到了他的住所,而这一行为是违背章莹颖意志的。  事实三:在6月29日香槟伊利诺大学为章莹颖同学组织的祈福游行中,嫌疑犯在警方所获取到的当时现场的录音中谈到活动现场的某人符合嫌疑犯作案对象的所有特征。  事实四:警方有证据显示罪犯对于某具体个人有作案动机。  根据这些事实,政府检查官的立场为嫌疑犯不能被保释,主要有两个理由:  第一,嫌犯极有可能对社区中其他人造成伤害。  第二,由于此案件性质极为严重,嫌犯将有面临无期徒刑或死刑的可能性,嫌犯在这种情况下的逃逸可能性很大。  此外在当地,嫌疑犯和当地的社区并没有紧密的联系,因此检方要求不能保释。  被告律师要求法庭给予被告保释的理由是:  1、被告在判罪之前仍被假定是无罪的,并且嫌犯在当地有一定的联系,是不会逃逸的。  2、监狱距离律师的地址很远,单程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嫌犯在和律师一起审核检方以后将提出的证据时很不方便。  3、被告律师所强调最多的一点就是,根据美国联邦宪法,任何被告都应得到律师有效的援助,而被告有权力参与他自己的辩护程序。  最后法官做了判决。法官从开始就已表明了政府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满足不予保释的要求。法官逐条重复了检察官所提供的这些证据,并采信了这些证据。最后的结论是认为检方已经满足其所需的条件,所以确定嫌疑犯不能被保释。  此次听证的结果和我们之前所预计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并无任何意外。检方梳理充分,被告律师也做了相应的阐述。法官毫无悬念地判定嫌犯不能被保释,意味着嫌犯从即刻起直到案件审理结束都应被羁押在监狱。  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讲,由于事先已经把今天进程的可能性做了分析,并且也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此次听证的结果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说也是预料之中的。同时,章莹颖家人对于嫌犯在审判过程中将会始终处于被羁押的状态感到满意。  从证据方面来看,虽然今天不是审判本身,但是法官的立场毫无疑问地证明了对案件性质的严重性的判断。所以在这个方面,虽不是定被告有罪,但是嫌犯不能被保释说明了法官认为这是一起极为严重的犯罪,这一点也是确定的。  庭审之后,章莹颖家人在律师的陪同下和检察官以及FBI探员再一次举行了会议,章莹颖家人的律师作为代表所提出的一些关心的问题均得到解答,这个会议的内容目前还不能公开。   在今天开庭之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下一步的审判过程。首先要解释的是两个概念,一个是“预审”,英文叫做 “Preliminary Hearing”;另外一个是 “大陪审团”,英文叫”Grand Jury”。  在7月3日开庭时,法官讲到在7月14日还会有另外一次开庭,这次开庭就是预审。预审是由检察官向法庭提出他们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所掌握的证据,要求法官据此确认检察官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是一个应该要继续进行审判的程序。这个程序被告和被告的律师可以参加,法官主持,被告的律师也可能质疑检方提出的证据。这是最初的关于犯罪事实的一个庭审,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过程,但并非真正的审判,而是向法官证明检方有足够的证据对犯罪嫌疑人提出正式起诉。  另外的一个程序叫做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和美国审判过程中的陪审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它的组成、目的、作用和程序上与陪审团是完全不相干的。陪审团由十二个公民组成,最后要决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  而大陪审团的作用是要决定检方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提出正式起诉。大陪审团通常由23个公民组成,且成员随机选择,完全不考虑种族因素。在大陪审团面前,检方要向大陪审团展示检方已经掌握的证据,最后由大陪审团决定是否要对嫌疑犯提起正式起诉。这个过程是完全不公开的,法官不参加,被告人和被告人的律师不参加,受害人的家属也不参加,完全是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供他们所掌握的证据。大陪审团并不需要得出一致的结论,有多数同意即可。在大陪审团决定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或在预审法官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将会进入下一个阶段。  还要解释的一个概念是,6月30日,在FBI前一天抓捕嫌疑犯之后有一份起诉书已经交到法庭,在翻译上我们可翻译为“起诉”,英文叫做“Criminal Complaint”,可以叫做“刑事起诉书”,但是在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 (Indictment) 后,或是在初审之后决定正式起诉,在中文上可以叫做进入正式起诉的过程。  就章莹颖绑架人的案件来看,预审的可能性远小于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的可能性。预审和大陪审团这两套程序执行的功能相似,会先启动大陪审团程序,如果大陪审团最终决定支持起诉,那么预审就可以直接跳过,进入下一个环节;如果大陪审团决定不支持起诉,那还可以再来一轮预审,再决定一次。也就是说,如果大陪审团决定对犯案嫌疑人进行起诉,那么7月14日的预审听证可能就不开了,然后就会进入实质性的审判阶段。  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责任编辑:

爱车被淹理赔为何被拒? 忽视这些将损失惨重

原标题: “暴雨模式”下爱车被淹,理赔为何被拒?忽视这些将损失惨重!  现在很多城市都会有突降暴雨,车辆被水冲走或淹没的情况发生,自己的爱车在被水浸泡之后,很容易发生损坏,车辆受损后,大部分车主最先想到的就是向保险公司索赔,但对于水淹车损失保险赔不赔、怎么赔,以及如何投保才能最大程度地防范水淹车风险等问题,很少人能说清楚。下面就对水淹车保险理赔的几个常见问题进行了梳理。    根据我国机动车保险条款有关规定,暴雨、洪水等自然灾害造成的车辆损失属于商业车险中车损险的保险责任,因此,车辆被淹后产生的施救费用、清洗费用、电器损失、内饰件损失等都属于车损险的保险责任,保险公司应进行赔付。  这里面有几层意思:一是必须投保了商业车险中的车损险才能得到赔付,而如果只投保了交强险或商业三者险的车辆是不能得到赔付的;  二是车损险的赔偿范围是施救费用、清洗费用、以及电器或内饰件损失,而车辆因遭水淹或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则属于除外责任,就是说如果因为水淹、二次启动等原因导致了发动机进水,那么修理发动机的费用在车损险项下是不赔的;  三是对于水淹、二次启动导致的发动机进水损坏,保险公司有专门的“涉水险”进行承保。    事实上,“全险”并不是一个严格的保险合同概念,要了解自己的车究竟上了哪些保险,最好的办法还是看一看保险单。对于大多数个人车主来说,比较容易判断自己是否投保了车损险,但对于“涉水险”来说,不同保险公司这个险种的名称略有区别,有的叫“发动机特别损失险”,有的叫“涉水行驶损失附加险”等,因此,在投保时要向保险公司提出明确需求:因遭水淹或者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也需要投保。    由于车险条款一般会有免赔率的规定,如果没有投保“不计免赔特约条款”,那么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将在扣除免赔额之后赔偿。“不计免赔特约条款”是与具体险别一一对应的,车损险项下有不计免赔条款,涉水险项下也有不计免赔条款,所以,如果车主需要投保“不计免赔特约条款”,要与保险销售人员确认清楚,是要投保车损险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还是涉水险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还是两者都要投保。如果车主投保了车损险、涉水险以及两者项下的不计免赔条款,在相关合同条款的责任范围内,因遭水淹或者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的损失就可以获得足额赔偿。  来源:中国普法责任编辑: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书记省长“双空降”的4个特殊省份  11日,中纪委发布重磅消息: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王三运更为人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甘肃省委原书记。  2011年12月,王三运由安徽省长转任甘肃省委书记,至今年4月转任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委书记由时任甘肃省长林铎接任。  林铎属于“空降”干部,他此前曾在北京、黑龙江、辽宁三地任职,2016年3月任职甘肃省委副书记。  而在林铎担任甘肃省委书记当日,时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唐仁健,“空降”甘肃,任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也就是说重量级“老虎”王三运主政5年多的甘肃省,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目前,除甘肃外,    在王三运之前,甘肃已落马2名省部级官员。  2015年1月23日,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陆武成被查,成为甘肃省“首虎”。  在陆武成落马1年多后的2016年3月,林铎由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由辽入甘,林铎因其“打虎将”的身份而备受关注。  出生于1956年3月的林铎,曾长期在北京市工作。2010年7月,他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调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后历任哈尔滨市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2012年4月晋升为黑龙江省委常委。    在林铎任职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不足1年时,  4月1日,林铎担任甘肃省委书记,唐仁健任甘肃省委副书记。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林铎作表态发言时说,“中央决定由我担任甘肃省委书记,这既是中央对我的信任和重托,,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我有信心、有决心同大家一道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踏踏实实把甘肃的各项事情做得更好,,不辜负党中央的厚望和全省人民的期盼。”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出生于1962年8月的唐仁健,曾长期在农业部和工作。2014年4月,他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调任广西党委常委,后任区政府副主席。  去年6月,唐仁健又重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任正部长级副组长,兼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4月1日,出任甘肃省委副书记,后任代省长、省长。  “政事儿”注意到,  同时,张掖、平凉和定西等多市一把手相继换人。  另外,据《财经》杂志报道,虞海燕落马后,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发生重大“贿选案”的辽宁,在十八大后有6名相关省部级官员落马: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陈铁新,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辽宁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郑玉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文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4月,曾在甘肃、陕西等多地任职的李希,  ,全面扛起了净化辽宁政治生态的重任。    在当是的任职大会上,李希表态:    出生于1954年12月的陈求发,曾长期在原航天工业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工信部任职,  此外,2014年以来,    2014年8月,林铎由黑龙江跨省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2016年3月,林铎调任甘肃省委副书记,2个月后时任中纪委宣传部部长陈小江空降辽宁补缺林铎,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今年5月22日,陈小江被任命为监察部副部长。今年6月,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主任廖建宇任辽宁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  在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中,山西有7省部级官员落马。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4年9月1日,山西在经历塌方式腐败后,王儒林由吉林省委书记调任山西省委书记;2016年6月,王儒林调任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出生于1954年的骆惠宁,曾长期在安徽省工作,2003年调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后任省长、省委书记。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骆惠宁曾表态说,“”  2个月后,山西省长李小鹏调任交通运输部部长  出生于1959年10月的楼阳生,曾任浙江金华市长、丽水市委书记、浙江省委统战部部长等职。2009年1月,楼阳生调任海南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2012年3月转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2014年以来,与云南相关的4名省部级官员先后落马: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  目前,这几人都已被处理:沈培平获刑12年;张田欣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仇和获刑十四年六个月。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现任云南省委书记陈豪,于2014年10月“空降”云南。  出生于1954年2月的陈豪,曾长期在上海市任职。2010年11月,他由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调任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副书记,后任副主席。2014年10月,陈豪“空降”云南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  2016年8月,云南省委原书记李纪恒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由陈豪担任。  在当时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陈豪表态说,要“履行从严治党责任,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豪“一肩挑”书记、省长4个月后,2016年12月,  出生于1957年10月的阮成发,长期在湖北省工作,2004年任湖北省副省长,成为省部级干部,2007年晋升为湖北省委常委,后任武汉市代市长、市长,2011年1月再次晋升为湖北省委常委。  2016年底调任云南,是其首次跨省履新。  今年三月,阮成发在省政府第五次廉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要坚定不移地把政府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不断推向深入,以实实在在的成效取信于民。  “阮成发说。责任编辑:

原标题:重庆黔江火车站货运列车物品混装发生燃爆 ,7人受伤  8月2日,重庆市公安局黔江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黔江”发布警情通报:2日凌晨2时17分,黔江区正阳火车站站内一辆停靠的湖南怀化至重庆的X318次货运列车车厢发生燃爆。接报警后,警方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组织警力赶赴现场处置。  经初步调查,发生燃爆系该次列车第5号车厢,内混装有汽车配件及化妆品、农药、电池、医药纸箱等物品。今晨途经停靠黔江区正阳火车站时,于2时17分、38分先后两次发生燃爆,致火车站工作人员、候车旅客7人受轻微伤。目前,现场火势已得到控制,受伤人员已送医治疗。安监部门已介入,正进一步调查处置中。  来源:黔江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黔江”责任编辑:

办  证  难  “我们一定要让企业和群众更多感受到‘放管服’改革成效,着力打通‘最后一公里’,坚决除烦苛之弊、施公平之策、开便利之门。”这是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作出的庄严承诺之一。  目前,深化简政放权改革正在有序推进,不断彰显积极成效,但也有一些地区和领域依然未能革除“脸难看事难办”现象,亟待引起重视。  半月谈记者最近在粤西某地级市采访时就发现一个典型案例。  为了变更股权和公司法人地址,当地“海归”创业者王珵(化名)4个月内跑了10趟工商和税务部门,但仍然办不下这张证。  一张证为何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简政放权大潮下为何还会出现“办证长征”现象?是海外归国人员水土不服还是相关业务部门拖沓犯懒?  怀揣种种疑问,记者近日跟随王珵来到该市政府行政服务中心,现场体验了一把“办证难”。    从韩国留学归来的王珵,3年前在粤西老家创办了一家广告公司。2016年公司发生股权变化,要变更法人及公司地址,需要重新出具工商营业执照和变更税务登记。  “走过初创期,团队会发生变化,这很正常。没想到4个月跑了10趟,也没办下这张证。”王珵告诉半月谈记者。  她之所以第10次来到行政服务中心,是因为上次工商部门出具的变更通知将其名字写错了,在办理交税迁移时被税务部门发现,只能重新找工商部门更正。  取号排队等了2个小时后,王珵走到窗口出具了身份证和营业执照正副本,告知工作人员上次出具的变更通知书将她名字写错了。  工作人员看过后,既没道歉也不接办,只说了句“请提供资料”。  王珵反问道:“身份证、营业执照正副本都在,变更通知书写错了我的名字,是你们工作失误,我还需要提供什么资料?”  工作人员也懵了,竟说不出来要什么资料。  最后还是一位负责人出来,指导她调出王珵的企业档案进行修正,重新打印工商营业执照,并出具变更通知书修改证明。  由于工作人员失误而不得不重跑一遍行政服务中心,只是王珵4个月来办证的一个小门槛。  她告诉记者:“第一次去之前,我根据官网指引把相关材料全部准备好,但办理时前台告知还需要填一个表格,而且后来每来一次都被要求再填另一个新表格。  现在我一见到工作人员走向身后文件柜就开始绝望,知道今天又办不下来了,要填什么就不能一次全说明吗?”  “我一直照章办事,但总过不了关。”  王珵回忆说,有一次工商局给了她一份“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经理、监事任免职书”的范本,她按此格式全部填完,但还是被工作人员拒绝,说漏了“职务”二字,“但他们给我的范本里面明明没有这两个字啊!”    好不容易把工商营业执照变更办好,可王珵的“办证长征”才走完一半。办理变更税务登记过程更让她记忆深刻。  “去年我准备好公司所有账目,提着厚厚一沓资料来回几次没人收。”王珵说,“我先去了区国税局,回复是要去市国税局申领税务迁移申请表才能查账。  来到市局,说不归他们管,让我向区里要表。我返回区国税局,区里坚持说是由市局下发,他们没表。我又返回市局,人家问,你账目清查了吗,没清查拿什么申请表?”  到底是先查账,还是先拿表?不知如何是好的王珵向区国税局的股长问了半天,也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最后她不得不撒了个谎,跟区局负责查账的工作人员说“是股长让我来找你的”,这样才把账目递交上去。  折腾好几回,终于把资料递交上去,王珵高兴坏了,但高兴得有点早。“变更税务登记时显示系统未清零,因为多收了税,会计去申请退税,税务局让我们查清哪笔多扣了才能退。”  王珵说,公司财务从2014年查起,发现2015年有张发票申请作废重开被扣了两次税。  “不仅变更手续没办完,而且现在我们的业务几乎处于停顿状态,没法开发票啊。”  一番折腾下来,王珵终于明白,看似简单的办证一点都不简单。在第一次踏入行政服务中心后,她不断收到中介电话,中介开出1000元代办价码。  “中介说,没多要我的钱,办个证下来要跑很多趟,最后他也就挣两三百元。”  王珵说,她一开始不信邪,觉得办证指引非常清楚,怎么会办不下来?如今她不想自己再为办证奔波往返,只能聘请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帮忙。    不信邪的王珵最终妥协了,她至今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多少钱才能彻底办妥。“  虽然从头到尾工作人员没多收过她一分钱,但整件事花费的时间与精力实在让人虐心。”  王珵说,她一度很想投诉,但父母劝她不要这样,说他们找关系帮忙解决。  “这种靠关系而不靠规则的社会风气让我特别难受。”  其实,王珵的遭遇并非个案。  这4个月的办证途中,不排除有王珵个人原因而导致再跑一趟,但从记者现场目击以及调研情况看,主要原因在于部分工作人员只求自己操作便利,把冰冷条款扔给百姓了事。  这些烦心的经历折射出,我国部分地区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水平不够法治化、现代化、人性化,距离服务型政府要求有明显差距。  如果基层工作人员不能转变观念,设身处地从群众角度着想,那么简政放权改革就容易陷入空转,中央精神很难得到贯彻落实。  唯有“进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内”,提高基层一线公共服务的效率和水平,才能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开辟更多空间、注入更大动力。责任编辑:

原标题:章莹颖案检方和被告律师激辩应否保释,下一步大陪审团决定是否正式起诉  美国当地时间5号下午3点,即北京时间6号凌晨4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对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案犯案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进行了第二次保释听证。  法官裁定犯案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 不得保释,将继续被联邦执法机关羁押,直到7月14号的预审日,或大陪审团签发起诉书提起公诉时。  章莹颖家代理律师王志东接受中国之声独家采访,透露了法庭交锋细节并进行了详细解读。    7月5日,章莹颖被绑架案件第二次听证唯一的议题是嫌疑犯是否可以保释。在法庭开始后,先由检方讲述了嫌疑犯不应被保释的四个事实。  事实一:嫌疑犯确实曾用车搭载过章莹颖,尽管嫌犯称章莹颖后来下了车,但是检方有证据认为这是嫌疑犯的谎言。  事实二:嫌疑犯在警方采到的录音中讲到他把章莹颖带到了他的住所,而这一行为是违背章莹颖意志的。  事实三:在6月29日香槟伊利诺大学为章莹颖同学组织的祈福游行中,嫌疑犯在警方所获取到的当时现场的录音中谈到活动现场的某人符合嫌疑犯作案对象的所有特征。  事实四:警方有证据显示罪犯对于某具体个人有作案动机。  根据这些事实,政府检查官的立场为嫌疑犯不能被保释,主要有两个理由:  第一,嫌犯极有可能对社区中其他人造成伤害。  第二,由于此案件性质极为严重,嫌犯将有面临无期徒刑或死刑的可能性,嫌犯在这种情况下的逃逸可能性很大。  此外在当地,嫌疑犯和当地的社区并没有紧密的联系,因此检方要求不能保释。  被告律师要求法庭给予被告保释的理由是:  1、被告在判罪之前仍被假定是无罪的,并且嫌犯在当地有一定的联系,是不会逃逸的。  2、监狱距离律师的地址很远,单程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嫌犯在和律师一起审核检方以后将提出的证据时很不方便。  3、被告律师所强调最多的一点就是,根据美国联邦宪法,任何被告都应得到律师有效的援助,而被告有权力参与他自己的辩护程序。  最后法官做了判决。法官从开始就已表明了政府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满足不予保释的要求。法官逐条重复了检察官所提供的这些证据,并采信了这些证据。最后的结论是认为检方已经满足其所需的条件,所以确定嫌疑犯不能被保释。  此次听证的结果和我们之前所预计的情况是完全一样的,并无任何意外。检方梳理充分,被告律师也做了相应的阐述。法官毫无悬念地判定嫌犯不能被保释,意味着嫌犯从即刻起直到案件审理结束都应被羁押在监狱。  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讲,由于事先已经把今天进程的可能性做了分析,并且也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此次听证的结果对于章莹颖家人来说也是预料之中的。同时,章莹颖家人对于嫌犯在审判过程中将会始终处于被羁押的状态感到满意。  从证据方面来看,虽然今天不是审判本身,但是法官的立场毫无疑问地证明了对案件性质的严重性的判断。所以在这个方面,虽不是定被告有罪,但是嫌犯不能被保释说明了法官认为这是一起极为严重的犯罪,这一点也是确定的。  庭审之后,章莹颖家人在律师的陪同下和检察官以及FBI探员再一次举行了会议,章莹颖家人的律师作为代表所提出的一些关心的问题均得到解答,这个会议的内容目前还不能公开。   在今天开庭之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下一步的审判过程。首先要解释的是两个概念,一个是“预审”,英文叫做 “Preliminary Hearing”;另外一个是 “大陪审团”,英文叫”Grand Jury”。  在7月3日开庭时,法官讲到在7月14日还会有另外一次开庭,这次开庭就是预审。预审是由检察官向法庭提出他们对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所掌握的证据,要求法官据此确认检察官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是一个应该要继续进行审判的程序。这个程序被告和被告的律师可以参加,法官主持,被告的律师也可能质疑检方提出的证据。这是最初的关于犯罪事实的一个庭审,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过程,但并非真正的审判,而是向法官证明检方有足够的证据对犯罪嫌疑人提出正式起诉。  另外的一个程序叫做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和美国审判过程中的陪审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它的组成、目的、作用和程序上与陪审团是完全不相干的。陪审团由十二个公民组成,最后要决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  而大陪审团的作用是要决定检方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提出正式起诉。大陪审团通常由23个公民组成,且成员随机选择,完全不考虑种族因素。在大陪审团面前,检方要向大陪审团展示检方已经掌握的证据,最后由大陪审团决定是否要对嫌疑犯提起正式起诉。这个过程是完全不公开的,法官不参加,被告人和被告人的律师不参加,受害人的家属也不参加,完全是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供他们所掌握的证据。大陪审团并不需要得出一致的结论,有多数同意即可。在大陪审团决定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或在预审法官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正式起诉的情况下,这个案件将会进入下一个阶段。  还要解释的一个概念是,6月30日,在FBI前一天抓捕嫌疑犯之后有一份起诉书已经交到法庭,在翻译上我们可翻译为“起诉”,英文叫做“Criminal Complaint”,可以叫做“刑事起诉书”,但是在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 (Indictment) 后,或是在初审之后决定正式起诉,在中文上可以叫做进入正式起诉的过程。  就章莹颖绑架人的案件来看,预审的可能性远小于大陪审团决定正式起诉的可能性。预审和大陪审团这两套程序执行的功能相似,会先启动大陪审团程序,如果大陪审团最终决定支持起诉,那么预审就可以直接跳过,进入下一个环节;如果大陪审团决定不支持起诉,那还可以再来一轮预审,再决定一次。也就是说,如果大陪审团决定对犯案嫌疑人进行起诉,那么7月14日的预审听证可能就不开了,然后就会进入实质性的审判阶段。  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1-10 09:0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