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撞隧道口致36死大巴系换班 原为太原至洛阳班车

  • 分类:搞笑

原标题:撞隧道口致36死大巴系换班 原为太原至洛阳间班车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今日(8月11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河南省洛阳市交通运输集团多位内部人士处确认,陕西境内发生事故的豫C88858客车,隶属于洛阳交运集团六分公司,原为太原至洛阳班车,因原成都至洛阳班车故障,于近日换班。  新京报此前报道,8月10日23时40分,陕西境内G5(京昆高速)秦岭段西安方向K1164+800m(秦岭一号隧道,全长6公里),一辆客运大巴车(核载51人,实载49人,车牌号豫C88858)在隧道入口发生撞壁事故,造成36人死亡,13人受伤。  新京报记者从洛阳市交通运输集团客运处获悉,事故车辆系集团下属六分公司车辆。此外,洛阳交运多名内部人士确认,豫C88858原系太原至洛阳间对开班车,数日前,因原成都至洛阳班车故障,因此换班,改开成都至洛阳一线,由成都返回洛阳时发生事故。  此前,成都城北客运站一名工作人员称,事故车辆于10日14点出站,前往河南洛阳时,共载客18人。  洛阳交运集团一名司机称,豫C88858客车系集团制定线路,司机负责经营,因此从车站出发后,会沿路带客,“司机上岗前会体检,一般这种车上会安排正副两名司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豫C88858客车于10日14点从成都城北客运站出发,前往洛阳锦远汽车站,车型为“卧铺高一”,全程约26.5小时,票价260元。 责任编辑: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  一段网络视频显示,同属阿坝州的汶川县电视台提前发出地震预警。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变成一段蓝底白字的地震预警画面,显示文字“地震预警系统,四川省九寨沟正在发生地震,汶川有感,请做好避险准备”,语音播报从40多秒开始倒计时。此时,视频拍摄者所在房屋顶部的吊灯在微微晃动。  新京报记者连线了汶川县电视台,总编室一位付姓工作人员说,这套预警系统由当地地震局免费安装,与汶川县的电视数字终端相连接,一旦发生地震,电视信号会自动切断,发出警报,提醒市民撤离。  在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工作的杨丽冰也听到了预警。昨晚她正在公司加班,“突然响起像防空警报一样的广播声音倒计时”,她听到的第一声是47,“很尖锐的女声”。她记得,大概倒计时了十几秒以后,办公室就感觉到摇晃了。  杨丽冰说,最开始他们同事还在开玩笑,说难道是空袭了,后来发现是地震,“全办公室的人拔腿就跑”,沿着办公楼的安全通道去了相对安全的场所。  此次地震中,成都市提前71秒收到地震预警,陇南市提前19秒收到预警;包括汶川电视台在内的媒体、“四川科技”等近20个政务微博发布了地震预警信息。  此次地震预警的“功臣”,是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下称“减灾所”)联合建设的地震预警系统。  汶川县防震减灾局一位孙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套地震预警系统是在汶川地震后安装的,在汶川首先开通,推广到周边多地,已经运行了三四年时间。  9日上午,四川省地震预警重点实验室主任、成都减灾所所长王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ICL地震预警技术系统是国内唯一一个实际应用的地震预警系统;减灾所与各地市县防震减灾部门(地震部门)联合建成了延伸至31个省(市、自治区),覆盖面积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中国地震区人口90%(6.5亿人)的全球最大的地震预警网。  不过,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殷海涛博士曾撰文指出,因为“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只有一字之差,公众经常会混淆。根本区别在于,地震预测在地震发生之前做出,而地震预警在地震后发布。  王暾坦言,这套系统确实只能做到地震预警,而不是地震预测。   新京报:请你介绍一下这次九寨沟地震的预警情况。  王暾:这次地震,我们减灾所通过和阿坝州防震减灾局联合建设的地震预警系统,给成都市提前71秒预警,给陇南市提前19秒预警;四川省广元市、成都市、绵阳市、阿坝州,甘肃省陇南市,陕西省汉中市6个地区的11所学校提前5秒-38秒发出预警。  新京报:地震预警运用了怎样的科学原理?  王暾:简单来讲,就是打“时间差”这张牌,和地震赛跑。电波的速度是每秒30万公里,地震波的速度是每秒几公里。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在震中发生地震后、地震波传到各地之前,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之前给预警目标提供几秒到几十秒的预警时间。  新京报:地震预警的过程和机制是怎么样的?  王暾:我们和各地地震局等政府部门,共同建立地震预警系统。这个系统分为四个环节:地震监测、预警信息产生、预警信息推送、预警信息接收和应用。  我们和当地政府部门合作,在可能发生地震的、人员密集的地方布置传感器,实现地震监测。当地震等级大于安全预设、也就是发生破坏性地震时,就能抢在地震波传到各地之前,通过电波提前几秒、几十秒,通过微博、电视、电梯、地铁等渠道推送预警信息。  新京报:地震预警能起到什么作用?  王暾:在地震造成破坏之前,民众据此及时避险以减少伤亡;地震预警还能为危化企业、燃气、电力、高铁、地铁、核电站等重大工程提供地震自动紧急处置,以减少经济损失和次生灾害。  研究表明,当地震预警时间为3秒时,可减少14%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10秒时,可减少39%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20秒时,可减少63%的人员伤亡。  如果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有地震预警,专家估算可能减少2万-3万人死亡。    新京报:网上说,在震中地区,地震预警系统“无效”?  王暾:这个是我们要不断改善的地方。震中地区地震波来得太快,目前的技术下,地震预警在震中大约半径20公里范围内,很难做到提前预警。  新京报:会不会出现误报?如何保证预警的有效性?  王暾:目前,减灾所已经与各地市县地震部门将地震预警网延伸至中国31个省市区,构建了覆盖220万平方公里的地震预警网。从2011年9月起,ICL地震预警系统已经运行近6年,这个系统在运行期间,经过了万余次实际地震,连续预警了芦山7级、鲁甸6.5级等38次破坏性地震。  可以负责地说,在地震预警网应用的地区,没有出现过一次误报,也没有出现过一次漏报。  新京报: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是一回事吗?  王暾: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是两码事。地震预测是对可能发生、但尚未发生的地震事件预先发出通告,地震预警则是在地震已经发生、但还未形成严重破坏时发出警告。  地震预警是指在地震发生时,利用电波和地震波的速度差,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前给目标发出警报,只有几秒的响应时间,来不及人工转发,用户需要直接接收地震预警信息,立即采取措施避险。  地震预测是指地震发生前,由地震预测专家、行政领导开会讨论的结果,有时间(数小时或数天)组织专家开会讨论决定是否发布。地震预测至少有数小时响应,来得及人工转发。  但是,地震预测是科学难题,目前全球还未突破。减灾所目前也在从事地震预测的研发工作,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新京报:你和你的团队,是在什么契机下开始研发地震预警系统的?  王暾:2008年汶川“5·12”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奥地利科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作为四川人的我感到非常刺痛。  我看到有网友评论“为什么没有任何警报”,再搜索相关资料发现,墨西哥、日本分别在1991年、2007年就已经启用了各自的地震预警系统,但是国内当时能够应用于实际的地震预警,仍然是一片空白。  当时我就决定要回国,做出中国人自己的地震预警系统。汶川地震一个月后,我带着从亲朋好友那里筹集的300多万元资金,回国在成都创业。  新京报:中国多地属于地震多发地带,为什么国内此前没有研究出地震预警系统?  王暾:地震预警原理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研发过程很艰难。刚开始,轻微的抖动都会让报警器发出警报。直到2010年年底,我们团队才研发出地震预警系统的雏形。减灾所和国内很多研究单位不一样,我们是直接在汶川余震区进行研发、实验的。汶川地震之后,当地好几年之内,还在不断发生余震,这种环境对于研发地震预警器非常有利。  国内此前在地震预警实用领域的空白,我觉得除了技术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可能还在于相关部门和民众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对地震预警领域的不够重视。大灾害都是小概率事件,就是这种“小概率”,让很多人都没有“提前做准备”的意识。  新京报:不够重视,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暾:很多人对地震预警都不感冒,不理解地震预警的重要性。  比如,我们研发出地震预警器的雏形后,当时设备放在租用的院子里,别人甚至会觉得碍事。还有人说,汶川这种级别的地震千载难遇,这个地震之后,也许一千年都不会再有大地震了。做这种地震预警,没什么用。  另外,我们的减灾所是一个民办的非营利机构,是社会力量在从事地震预警领域的工作。在中国,地震预警算是一个“小众”的领域,基本上是地震局在干,有些人或许会觉得,我们干了一些“可能不该干”的事情。  新京报:在此过程中,和政府的合作是怎样的?  王暾:总体上,我们是在主管部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很多支持。  有一次,我带着团队去汶川布点,路上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就在我觉得快要山穷水尽时,2010年年底,由于研究成果初具雏形,之前向成都高新区申请的20万元扶持资金到账。第二年春天,科技部的专项资金陆续到位。2011年,我们得到了300余万元的资金支持,情况慢慢好了起来。  我们现在的地震预警网,已经延伸到了中国31个省市区,可见政府部门对好的东西还是相当支持的。  但是,减灾所的统计数据表明,虽然我国地震预警网已覆盖6.5亿人口,但能够真正应用地震预警信息的人口不到其中的2%。这个低数据的背后,一是预警机制还不够完善,二是很多民众的观念,没意识到地震预警的重要性。  新京报记者 王剑强 王婧祎责任编辑:

@印度,好自为之!附【中印军力对比图】  友情提示:切记收看文尾彩蛋。  非法越界,公然侵入。8月2日,中国政府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有数据有真相,摆事实讲法理,全方位还原了事件,也让国际社会认清了印度那些毫无根据的所谓借口。  8月3日上午至4日凌晨,外交部、国防部和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以及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等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密集发声。24小时,6次鲜明表态,理越辩越明,道越讲越清,“善意不是没有原则,克制不是没有底线 ”,印度再听不懂什么意思就是智商问题了。  中 国素有先礼后兵的传统,非法越界事件发生一个多月来,解放军没有立即逐走印度军队,这是留给印度自我“纠错”的机会和外交解决的时间空间。然而印方不仅无 视中方的善意和克制,编造种种“借口”,迄今还有40多人赖在中国领土不走,其国防部长甚至还公开挑衅叫嚣:“今天的印度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大有 准备“一雪前耻”之意。  1962年对于印度,特别是印度武装力量而言,半个世纪以来都是一个令其难以释怀的年份。这一点并非不可理解——印度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场让这个自视甚高的国家及其开国总理颜面扫地的战争。  那 一年,印度置我多次严重警告于不顾,一再挑衅,解放军忍无可忍自卫还击,仅用1多个月时间,击毙印军4900余人,俘虏3900余人。印军参战的3万部队 中,近万人被击毙、俘虏和击伤,其余多数溃散。战争中,印军“王牌旅”——第四师第七旅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歼,旅长达尔维准将被活捉;战争后期我军先头部 队推进到了距其首都新德里不足300公里的战线上,印度举国震惊。  “撼 山易,撼解放军难”。前几天国防部发言人对印说的这句话,想必印方也不太清楚出处,这是50多年前毛主席在听取中印边境作战情况汇报时做出的由衷感慨。殷 鉴未远,还劝印度勿思蠢动。无论现在的印度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印度,解放军依然是那支战无不胜的解放军! 1962年印度就错估了中国军队保卫领土的决心, 希望这一次不要再犯历史上的同样错误。  “我 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谁都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 益的苦果。” 统帅的意志就是军队的坚定决心,作为国家的坚强柱石,人民军队守土有责、守土尽责。不属于我们的领土,多一寸也不要;属于我们的领土,少一 寸也不行。  中 国有句俗话,跳得越高,摔得越重,印度必须承受摔下来的痛苦。如果继续往高跳,只会摔得更痛。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年的历史证明,任何试图与解放军掰腕 子的对手都没有好果子吃,这一点印度应该深有体会。今天,肩负着14亿人民殷切期望,更加强大的人民解放军,更加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话已说到,仁至义尽,好自为之!  附:中印军力对比图⬇️  来源:环球网、“钧正平工作室”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

海外网8月15日电 当地时间15日上午10时,台湾中华航空从日本广岛飞往台湾台北的班机因引擎出现问题,紧急迫降在日本福冈机场,所幸机上134人无人受伤。  据台媒报道,这架编号为113的台湾华航班机,在日本九州上空9100米高度飞行时,发现飞机右侧引擎的指示灯亮起,机组人员随即和日本福冈机场塔台联系并紧急迫降,飞机迫降后,福冈机场跑道也因此一度暂时封闭。  台湾华航官网的班机动态系统可看到,此航班采用波音737-800型客机,班机上约有134名乘客与机组员。  台湾华航回应称,此班从日本广岛只台湾台北的CI-113航班,主要因为在航程中发现电机讯号出现异常,基于安全考量并按照标准作业流程,已于日本当地时间早上10:10,转降福冈国际机场。已安排机上乘客转搭其他班机,并在等候期间提供餐券。(海外网 朱惠悦)责任编辑:

原标题:猖狂!这些“大老虎”的子女太太均曾吃空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最近,武汉海事局一公务员被曝请病假2年没上班,工资照领,却在外开店。此事引发热议,网友纷纷指其“吃空饷”。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些省部级及以上落马高官,比如刘铁男、王敏、何家成、令计划、周本顺、王保安之流,也曾利用职务之便安排子女、太太等大吃空饷。  《中国纪检监察报》表示,除了要让吃空饷的人把工资吐出来,还必须严查吃空饷背后的保护伞。有受贿行为,严加惩处,决不手软。    在子女吃空饷方面,刘铁男的儿子、王敏的女儿、何家成的女儿女婿等颇为典型。  2014年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显示,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多与其子刘德成有关,绝大部分的受贿金额均是通过刘德成收受。  其中,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刘德成未实际工作而从广州骏威公司领取薪酬共计121.3060万元。  原来,早在2003年起,刘铁男利用职务之便,为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审批提供帮助。与之相应,应刘铁男的要求,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工作。  2016年9月30日,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一审获刑12年。通报显示,此人是典型的“全家腐”:放纵妻子、女儿、女婿,全家上阵、共同敛财。  为了让女儿一家过上所谓的幸福生活,王敏还纵容女儿在江苏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被称为“最牛地产商”的赵晋公司长年“吃空饷”,并多次打招呼、拉关系、铺路子,帮助女婿承揽工程牟利。  与王敏类似,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也是将女儿女婿安排在赵晋公司“吃空饷”。   今年4月7日,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通知》表示,将重点对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等十大方面进行整治。该文还提到,在上一轮金融反腐巡视中,银行违规用人问题凸显,例如“近亲繁殖”、违规提拔、带病提拔等。  4月16日晚,人民日报海外版公众号“侠客岛”发文《官太太俱乐部,银监会盯上你们了》。该文表示,就在国内第一家民营资本设立的商业银行——民生银行中,曾经设有“太太俱乐部”。其中,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就在令计划下属、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安排下在民生租赁任职3年。  苏荣夫人于丽芳也是其中的成员,退休后被聘为民生银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同样存在官太太“吃空饷”的还有银河证券,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的妻子段雁秋曾担任银河证券投行部董事,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的妻子霍肖宇则成为了银河证券的副总裁。  “还记得达康书记的妻子欧阳菁么?因为涉嫌接受贷款‘返点’而被带走调查,现实中,银行业获取贷款回报的方式更为嚣张。”侠客岛的文章不客气地说道。  针对吃空饷,《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评论称,不管是在编干部,还是签订劳动合同的临时聘用人员,都必须予以辞退、解除劳动合同,这是最基本的处理办法。但是,“吃空饷”不能辞退了事,止于解聘,更不该只是处理“吃空饷”人员。  首先,应该向“吃空饷”门岗追回损失:之前在不上班期间领取的工资,不能就这样让他们白白领走,必须给“吐”出来。而且,如果“吃空饷”门岗在“吃空饷”期间,领取的工资数额较大,就应当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而不是退回工资这么简单。  要知道“吃空饷”以伪造等手段,来骗取国家工资福利,或通过欺骗行为取得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以上的非法收入,已经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其次,门岗“吃空饷”找人顶岗,长期不被发现,直接原因就是监管出了问题。往轻了说是监管人员失职;往重了说是监管人员渎职,主管人员从中拿了好处,才默许这种找人顶岗、“吃空饷”等违规行为,充当“吃空饷”门岗保护伞的。  所以,从治本角度说,除了惩处“吃空饷”门岗之外,还必须严查“吃空饷”门岗背后的保护伞。有受贿行为的,要严加惩处,决不能手软。责任编辑:

撞隧道口致36死大巴系换班 原为太原至洛阳班车

原标题:撞隧道口致36死大巴系换班 原为太原至洛阳间班车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今日(8月11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河南省洛阳市交通运输集团多位内部人士处确认,陕西境内发生事故的豫C88858客车,隶属于洛阳交运集团六分公司,原为太原至洛阳班车,因原成都至洛阳班车故障,于近日换班。  新京报此前报道,8月10日23时40分,陕西境内G5(京昆高速)秦岭段西安方向K1164+800m(秦岭一号隧道,全长6公里),一辆客运大巴车(核载51人,实载49人,车牌号豫C88858)在隧道入口发生撞壁事故,造成36人死亡,13人受伤。  新京报记者从洛阳市交通运输集团客运处获悉,事故车辆系集团下属六分公司车辆。此外,洛阳交运多名内部人士确认,豫C88858原系太原至洛阳间对开班车,数日前,因原成都至洛阳班车故障,因此换班,改开成都至洛阳一线,由成都返回洛阳时发生事故。  此前,成都城北客运站一名工作人员称,事故车辆于10日14点出站,前往河南洛阳时,共载客18人。  洛阳交运集团一名司机称,豫C88858客车系集团制定线路,司机负责经营,因此从车站出发后,会沿路带客,“司机上岗前会体检,一般这种车上会安排正副两名司机。”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豫C88858客车于10日14点从成都城北客运站出发,前往洛阳锦远汽车站,车型为“卧铺高一”,全程约26.5小时,票价260元。 责任编辑: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  一段网络视频显示,同属阿坝州的汶川县电视台提前发出地震预警。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变成一段蓝底白字的地震预警画面,显示文字“地震预警系统,四川省九寨沟正在发生地震,汶川有感,请做好避险准备”,语音播报从40多秒开始倒计时。此时,视频拍摄者所在房屋顶部的吊灯在微微晃动。  新京报记者连线了汶川县电视台,总编室一位付姓工作人员说,这套预警系统由当地地震局免费安装,与汶川县的电视数字终端相连接,一旦发生地震,电视信号会自动切断,发出警报,提醒市民撤离。  在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工作的杨丽冰也听到了预警。昨晚她正在公司加班,“突然响起像防空警报一样的广播声音倒计时”,她听到的第一声是47,“很尖锐的女声”。她记得,大概倒计时了十几秒以后,办公室就感觉到摇晃了。  杨丽冰说,最开始他们同事还在开玩笑,说难道是空袭了,后来发现是地震,“全办公室的人拔腿就跑”,沿着办公楼的安全通道去了相对安全的场所。  此次地震中,成都市提前71秒收到地震预警,陇南市提前19秒收到预警;包括汶川电视台在内的媒体、“四川科技”等近20个政务微博发布了地震预警信息。  此次地震预警的“功臣”,是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下称“减灾所”)联合建设的地震预警系统。  汶川县防震减灾局一位孙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套地震预警系统是在汶川地震后安装的,在汶川首先开通,推广到周边多地,已经运行了三四年时间。  9日上午,四川省地震预警重点实验室主任、成都减灾所所长王暾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ICL地震预警技术系统是国内唯一一个实际应用的地震预警系统;减灾所与各地市县防震减灾部门(地震部门)联合建成了延伸至31个省(市、自治区),覆盖面积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中国地震区人口90%(6.5亿人)的全球最大的地震预警网。  不过,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地震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殷海涛博士曾撰文指出,因为“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只有一字之差,公众经常会混淆。根本区别在于,地震预测在地震发生之前做出,而地震预警在地震后发布。  王暾坦言,这套系统确实只能做到地震预警,而不是地震预测。   新京报:请你介绍一下这次九寨沟地震的预警情况。  王暾:这次地震,我们减灾所通过和阿坝州防震减灾局联合建设的地震预警系统,给成都市提前71秒预警,给陇南市提前19秒预警;四川省广元市、成都市、绵阳市、阿坝州,甘肃省陇南市,陕西省汉中市6个地区的11所学校提前5秒-38秒发出预警。  新京报:地震预警运用了怎样的科学原理?  王暾:简单来讲,就是打“时间差”这张牌,和地震赛跑。电波的速度是每秒30万公里,地震波的速度是每秒几公里。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在震中发生地震后、地震波传到各地之前,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之前给预警目标提供几秒到几十秒的预警时间。  新京报:地震预警的过程和机制是怎么样的?  王暾:我们和各地地震局等政府部门,共同建立地震预警系统。这个系统分为四个环节:地震监测、预警信息产生、预警信息推送、预警信息接收和应用。  我们和当地政府部门合作,在可能发生地震的、人员密集的地方布置传感器,实现地震监测。当地震等级大于安全预设、也就是发生破坏性地震时,就能抢在地震波传到各地之前,通过电波提前几秒、几十秒,通过微博、电视、电梯、地铁等渠道推送预警信息。  新京报:地震预警能起到什么作用?  王暾:在地震造成破坏之前,民众据此及时避险以减少伤亡;地震预警还能为危化企业、燃气、电力、高铁、地铁、核电站等重大工程提供地震自动紧急处置,以减少经济损失和次生灾害。  研究表明,当地震预警时间为3秒时,可减少14%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10秒时,可减少39%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20秒时,可减少63%的人员伤亡。  如果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有地震预警,专家估算可能减少2万-3万人死亡。    新京报:网上说,在震中地区,地震预警系统“无效”?  王暾:这个是我们要不断改善的地方。震中地区地震波来得太快,目前的技术下,地震预警在震中大约半径20公里范围内,很难做到提前预警。  新京报:会不会出现误报?如何保证预警的有效性?  王暾:目前,减灾所已经与各地市县地震部门将地震预警网延伸至中国31个省市区,构建了覆盖220万平方公里的地震预警网。从2011年9月起,ICL地震预警系统已经运行近6年,这个系统在运行期间,经过了万余次实际地震,连续预警了芦山7级、鲁甸6.5级等38次破坏性地震。  可以负责地说,在地震预警网应用的地区,没有出现过一次误报,也没有出现过一次漏报。  新京报: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是一回事吗?  王暾: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测是两码事。地震预测是对可能发生、但尚未发生的地震事件预先发出通告,地震预警则是在地震已经发生、但还未形成严重破坏时发出警告。  地震预警是指在地震发生时,利用电波和地震波的速度差,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前给目标发出警报,只有几秒的响应时间,来不及人工转发,用户需要直接接收地震预警信息,立即采取措施避险。  地震预测是指地震发生前,由地震预测专家、行政领导开会讨论的结果,有时间(数小时或数天)组织专家开会讨论决定是否发布。地震预测至少有数小时响应,来得及人工转发。  但是,地震预测是科学难题,目前全球还未突破。减灾所目前也在从事地震预测的研发工作,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新京报:你和你的团队,是在什么契机下开始研发地震预警系统的?  王暾:2008年汶川“5·12”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奥地利科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作为四川人的我感到非常刺痛。  我看到有网友评论“为什么没有任何警报”,再搜索相关资料发现,墨西哥、日本分别在1991年、2007年就已经启用了各自的地震预警系统,但是国内当时能够应用于实际的地震预警,仍然是一片空白。  当时我就决定要回国,做出中国人自己的地震预警系统。汶川地震一个月后,我带着从亲朋好友那里筹集的300多万元资金,回国在成都创业。  新京报:中国多地属于地震多发地带,为什么国内此前没有研究出地震预警系统?  王暾:地震预警原理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实际研发过程很艰难。刚开始,轻微的抖动都会让报警器发出警报。直到2010年年底,我们团队才研发出地震预警系统的雏形。减灾所和国内很多研究单位不一样,我们是直接在汶川余震区进行研发、实验的。汶川地震之后,当地好几年之内,还在不断发生余震,这种环境对于研发地震预警器非常有利。  国内此前在地震预警实用领域的空白,我觉得除了技术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可能还在于相关部门和民众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对地震预警领域的不够重视。大灾害都是小概率事件,就是这种“小概率”,让很多人都没有“提前做准备”的意识。  新京报:不够重视,体现在哪些方面?  王暾:很多人对地震预警都不感冒,不理解地震预警的重要性。  比如,我们研发出地震预警器的雏形后,当时设备放在租用的院子里,别人甚至会觉得碍事。还有人说,汶川这种级别的地震千载难遇,这个地震之后,也许一千年都不会再有大地震了。做这种地震预警,没什么用。  另外,我们的减灾所是一个民办的非营利机构,是社会力量在从事地震预警领域的工作。在中国,地震预警算是一个“小众”的领域,基本上是地震局在干,有些人或许会觉得,我们干了一些“可能不该干”的事情。  新京报:在此过程中,和政府的合作是怎样的?  王暾:总体上,我们是在主管部门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很多支持。  有一次,我带着团队去汶川布点,路上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就在我觉得快要山穷水尽时,2010年年底,由于研究成果初具雏形,之前向成都高新区申请的20万元扶持资金到账。第二年春天,科技部的专项资金陆续到位。2011年,我们得到了300余万元的资金支持,情况慢慢好了起来。  我们现在的地震预警网,已经延伸到了中国31个省市区,可见政府部门对好的东西还是相当支持的。  但是,减灾所的统计数据表明,虽然我国地震预警网已覆盖6.5亿人口,但能够真正应用地震预警信息的人口不到其中的2%。这个低数据的背后,一是预警机制还不够完善,二是很多民众的观念,没意识到地震预警的重要性。  新京报记者 王剑强 王婧祎责任编辑:

@印度,好自为之!附【中印军力对比图】  友情提示:切记收看文尾彩蛋。  非法越界,公然侵入。8月2日,中国政府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文件,有数据有真相,摆事实讲法理,全方位还原了事件,也让国际社会认清了印度那些毫无根据的所谓借口。  8月3日上午至4日凌晨,外交部、国防部和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以及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等先后就印方越界事件密集发声。24小时,6次鲜明表态,理越辩越明,道越讲越清,“善意不是没有原则,克制不是没有底线 ”,印度再听不懂什么意思就是智商问题了。  中 国素有先礼后兵的传统,非法越界事件发生一个多月来,解放军没有立即逐走印度军队,这是留给印度自我“纠错”的机会和外交解决的时间空间。然而印方不仅无 视中方的善意和克制,编造种种“借口”,迄今还有40多人赖在中国领土不走,其国防部长甚至还公开挑衅叫嚣:“今天的印度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大有 准备“一雪前耻”之意。  1962年对于印度,特别是印度武装力量而言,半个世纪以来都是一个令其难以释怀的年份。这一点并非不可理解——印度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场让这个自视甚高的国家及其开国总理颜面扫地的战争。  那 一年,印度置我多次严重警告于不顾,一再挑衅,解放军忍无可忍自卫还击,仅用1多个月时间,击毙印军4900余人,俘虏3900余人。印军参战的3万部队 中,近万人被击毙、俘虏和击伤,其余多数溃散。战争中,印军“王牌旅”——第四师第七旅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歼,旅长达尔维准将被活捉;战争后期我军先头部 队推进到了距其首都新德里不足300公里的战线上,印度举国震惊。  “撼 山易,撼解放军难”。前几天国防部发言人对印说的这句话,想必印方也不太清楚出处,这是50多年前毛主席在听取中印边境作战情况汇报时做出的由衷感慨。殷 鉴未远,还劝印度勿思蠢动。无论现在的印度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印度,解放军依然是那支战无不胜的解放军! 1962年印度就错估了中国军队保卫领土的决心, 希望这一次不要再犯历史上的同样错误。  “我 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谁都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 益的苦果。” 统帅的意志就是军队的坚定决心,作为国家的坚强柱石,人民军队守土有责、守土尽责。不属于我们的领土,多一寸也不要;属于我们的领土,少一 寸也不行。  中 国有句俗话,跳得越高,摔得越重,印度必须承受摔下来的痛苦。如果继续往高跳,只会摔得更痛。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年的历史证明,任何试图与解放军掰腕 子的对手都没有好果子吃,这一点印度应该深有体会。今天,肩负着14亿人民殷切期望,更加强大的人民解放军,更加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话已说到,仁至义尽,好自为之!  附:中印军力对比图⬇️  来源:环球网、“钧正平工作室”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

海外网8月15日电 当地时间15日上午10时,台湾中华航空从日本广岛飞往台湾台北的班机因引擎出现问题,紧急迫降在日本福冈机场,所幸机上134人无人受伤。  据台媒报道,这架编号为113的台湾华航班机,在日本九州上空9100米高度飞行时,发现飞机右侧引擎的指示灯亮起,机组人员随即和日本福冈机场塔台联系并紧急迫降,飞机迫降后,福冈机场跑道也因此一度暂时封闭。  台湾华航官网的班机动态系统可看到,此航班采用波音737-800型客机,班机上约有134名乘客与机组员。  台湾华航回应称,此班从日本广岛只台湾台北的CI-113航班,主要因为在航程中发现电机讯号出现异常,基于安全考量并按照标准作业流程,已于日本当地时间早上10:10,转降福冈国际机场。已安排机上乘客转搭其他班机,并在等候期间提供餐券。(海外网 朱惠悦)责任编辑:

原标题:猖狂!这些“大老虎”的子女太太均曾吃空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最近,武汉海事局一公务员被曝请病假2年没上班,工资照领,却在外开店。此事引发热议,网友纷纷指其“吃空饷”。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些省部级及以上落马高官,比如刘铁男、王敏、何家成、令计划、周本顺、王保安之流,也曾利用职务之便安排子女、太太等大吃空饷。  《中国纪检监察报》表示,除了要让吃空饷的人把工资吐出来,还必须严查吃空饷背后的保护伞。有受贿行为,严加惩处,决不手软。    在子女吃空饷方面,刘铁男的儿子、王敏的女儿、何家成的女儿女婿等颇为典型。  2014年1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显示,刘铁男的贪腐行为多与其子刘德成有关,绝大部分的受贿金额均是通过刘德成收受。  其中,2007年6月至2012年12月,刘德成未实际工作而从广州骏威公司领取薪酬共计121.3060万元。  原来,早在2003年起,刘铁男利用职务之便,为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审批提供帮助。与之相应,应刘铁男的要求,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工作。  2016年9月30日,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一审获刑12年。通报显示,此人是典型的“全家腐”:放纵妻子、女儿、女婿,全家上阵、共同敛财。  为了让女儿一家过上所谓的幸福生活,王敏还纵容女儿在江苏省委原常委、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被称为“最牛地产商”的赵晋公司长年“吃空饷”,并多次打招呼、拉关系、铺路子,帮助女婿承揽工程牟利。  与王敏类似,国家行政学院原常务副院长何家成也是将女儿女婿安排在赵晋公司“吃空饷”。   今年4月7日,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集中开展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工作通知》表示,将重点对股权和对外投资、机构及高管等十大方面进行整治。该文还提到,在上一轮金融反腐巡视中,银行违规用人问题凸显,例如“近亲繁殖”、违规提拔、带病提拔等。  4月16日晚,人民日报海外版公众号“侠客岛”发文《官太太俱乐部,银监会盯上你们了》。该文表示,就在国内第一家民营资本设立的商业银行——民生银行中,曾经设有“太太俱乐部”。其中,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就在令计划下属、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安排下在民生租赁任职3年。  苏荣夫人于丽芳也是其中的成员,退休后被聘为民生银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同样存在官太太“吃空饷”的还有银河证券,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的妻子段雁秋曾担任银河证券投行部董事,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的妻子霍肖宇则成为了银河证券的副总裁。  “还记得达康书记的妻子欧阳菁么?因为涉嫌接受贷款‘返点’而被带走调查,现实中,银行业获取贷款回报的方式更为嚣张。”侠客岛的文章不客气地说道。  针对吃空饷,《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评论称,不管是在编干部,还是签订劳动合同的临时聘用人员,都必须予以辞退、解除劳动合同,这是最基本的处理办法。但是,“吃空饷”不能辞退了事,止于解聘,更不该只是处理“吃空饷”人员。  首先,应该向“吃空饷”门岗追回损失:之前在不上班期间领取的工资,不能就这样让他们白白领走,必须给“吐”出来。而且,如果“吃空饷”门岗在“吃空饷”期间,领取的工资数额较大,就应当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而不是退回工资这么简单。  要知道“吃空饷”以伪造等手段,来骗取国家工资福利,或通过欺骗行为取得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以上的非法收入,已经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其次,门岗“吃空饷”找人顶岗,长期不被发现,直接原因就是监管出了问题。往轻了说是监管人员失职;往重了说是监管人员渎职,主管人员从中拿了好处,才默许这种找人顶岗、“吃空饷”等违规行为,充当“吃空饷”门岗保护伞的。  所以,从治本角度说,除了惩处“吃空饷”门岗之外,还必须严查“吃空饷”门岗背后的保护伞。有受贿行为的,要严加惩处,决不能手软。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6-04 04: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