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北京下放出入境证件受理权限 通州公安首家试点

  • 分类:搞笑

原标题:通州公安分局开通全市首家“出入境自助服务厅”  新京报快讯(记者左燕燕)以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部门为全市首家试点,9月27日开始,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下放了赴香港探亲签注等共12项业务受理权限。同日,全市首家出入境自助服务厅在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举行揭牌仪式。  2007年以来,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陆续下放护照、往来港澳台通行证及旅游签注受理权限,通州区出入境业务量不断增长,为此,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将通州区作为此次新业务下放的首个试点。  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工作人员介绍,12项业务涵盖三大类:一是大陆居民出入境证件类,包括赴港澳探亲签注申请、赴港澳商务签注申请、赴港澳逗留签注申请、赴台湾应邀签注申请、赴台湾探亲签注申请、赴台湾商务签注申请、赴台湾学习签注申请、赴台湾乘务签注申请;二是台胞证件类,包括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换发申请、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补发申请、一次性台胞证申请;三是单位备案类,包括本地区国家工作人员登记备案工作的业务指导和数据管理。  办理新增签注业务时,京籍居民可携带相关材料前往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直接办理。非京籍人员须登录首都之窗网站,进入出入境管理办事大厅,提交相关信息后进行预约,预约成功后再前往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办理业务。为方便市民办理业务,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专门为新增的12项业务增开4个窗口。  此外,在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入口旁的自助服务厅今日也正式揭牌。相比于接待大厅9:00至16:30(每周一至周六)的上班时间,自助服务厅每天8:00至24:00开放,更加方便市民办理业务。在自助服务厅内,申请人可领取指定取证时段的电子护照、电子往来港澳通行证、电子往来台湾通行证,并可自助办理电子往来港澳通行证、电子往来台湾通行证“个人旅游”签注。  领取电子护照、电子港澳台通行证,申请人只需将二代身份证放在取证机识别区即可拿到证件。为孩子取证,需手动输入孩子身份证号,之后刷监护人身份证即可。“个人旅游”签注需将证件插入进卡口,系统自动识别是否满足条件。申请人按屏幕提示操作,核对签注信息后,选择POS机刷卡支付费用,即可完成。责任编辑:

原标题:当鸽群撞入歼-15发动机之后  夏季的一天,雨过天晴,特别适合飞行,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检查设备后关闭座舱,他驾驶着歼-15舰载战斗机冲向蓝天。  突然,正在直线爬升的战机撞上一大片黑影,飞机像打航炮一样“咚咚咚”地震颤起来,此时距离起飞不到1分钟。  “嘭”地一声,机身一震,发动机转速骤然下降。驾驶舱内,屏幕显示“危险”,语音报警“左发失火”,“火警”灯闪亮,每一个都在争夺袁伟的注意力。  绰号“飞鲨”的歼-15战机飞歪了,陡然向右倾斜,袁伟操纵驾驶杆以保持平衡。“我撞鸟了!”他向地面的塔台报告。  那片黑影竟是上百只鸽子,有鸽子卷入发动机,一团火球从左侧发动机尾喷射出来。  “坏了。”袁伟想,“一会儿可能要跳伞。”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机上冷静、频繁的提示音响着,通过无线电,塔台指挥员、该团副团长卢朝辉都听到了。  袁伟有点害怕。  飞机撞鸟一直都是航空业界的梦魇。据测算,当飞机以483公里的时速飞行时,与体重近0.5公斤的小鸟相撞,能产生8.1吨冲击力,无异于遭到一枚导弹的袭击。  时速接近400公里的飞机,此时在不足百米的低空,留给袁伟的反应时间更短,“感觉特别无助”。没有云层的遮挡,阳光直直射在他身上,照得他有点冒汗,他只能死死踩着右方向舵。  “保持好状态,改平坡度。”卢朝辉的声音很快通过无线电传给袁伟,他平静了一些。  1985年出生的袁伟已经飞了10年,早已不是那个初次飞行时紧张得浑身发抖的毛头小子。第一次飞之前,教员问他:“你怕吗?”当时他生怕按错一个按钮或电门,于是老实承认:“怕。”教员却说:“怕什么,有我在。”他觉得说这话的教员超帅。  跳伞手柄就在手边,但他没有跳,因为他发现情况没有糟到失控的地步。“其实那时候跳伞一点毛病没有,谁也不会责怪他。”他的领导说。  袁伟关闭左侧发动机,作出了本能反应,开始右转,避开左侧山峰。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还在叫着。  相当于坐在点燃引信的“超大炸药包”上,袁伟的右转给了地面所有人信号:他选择与“飞鲨”同进退。  他要拯救这个造价近4亿元的“兄弟”。两年前,为了飞歼-15战机,他放弃稳定的工作环境,在而立之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有统计表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普通飞行员的20倍。他却说,“要飞就飞最好的飞机。这是很多飞行员的梦想,我们喜欢挑战。”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语音提醒有了新内容。当时只剩一台发动机的飞机由于动力不足,速度开始下降,高度也在下降。  “飞鲨”掠过村庄、河流,绿色的庄稼地里投射着它清晰的影子。事后从飞机自动录下的影像里可以看到,那抹绿越来越深,说明离地面越来越近。  “要提升高度,只能开右发动机的加力。但此时谁也不知道右发有没有受损,贸然启动可能造成动力尽失。”身在塔台的卢朝辉纠结起来。  此时,目睹他撞鸟的僚机飞行员艾群跟了上来,为他开了“后眼”。  “右发未见明显损伤,无起火拉烟。”艾群冷静的声音出现在无线电中,让袁伟心里一松,他恢复了冷静。  袁伟与该团空射主任艾群是同批次获得航母资质认证的。被选上飞舰载战斗机的飞行员们,至少飞过5个机种、飞过500个小时三代战斗机。袁伟他们已经处在飞行员“金字塔”的顶端,因为目前全球现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超过2000人。  在渤海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尾钩俱乐部”——尾钩是舰载战斗机独有的,用来在航母上挂阻拦索。  “检查右发温度状态,开加力。”在艾群报告传来后,卢朝辉通过指挥系统发出指令。这三名“尾钩俱乐部”成员此刻紧密配合,综合三方的信息,袁伟更加确定情况可控,挽救战机仍有一丝希望。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冷静的告警声在机舱内反复响起,飞机随时可能失速,屏幕上的“危险”提醒频繁闪烁,飞机的噪音持续着,天空中开始出现白云。过去袁伟非常喜欢冲上云霄时的感觉,但此刻,以他的速度飞机都快碰到山头了。  左发火苗又冒出,带出的尾烟阴魂不散地跟着袁伟,而他的战友跟在尾烟后面。  几分钟内,指挥塔台做出了一套航程最短、航时最短的安全着陆方案,但在这条航线的延长线上是市区,那里有近百万人口,以及最高的着陆成功机会。  但袁伟提前扭转了机身,避开市区,向右飞去。  从飞机的录像里可以看到,地面又绿了起来,其间散落着黄色屋顶的村庄。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继续叫着。  “起落架无法放下。”村庄附近就是机场候机大厅,袁伟为了避开它们准备提前着陆,但突然发现了这个火烧眉毛的问题。  听到袁伟的报告,卢朝辉眉头皱的更紧。“低空低速状态提前放起落架,飞机速度受阻力影响肯定变慢,高度也必然下降。但如果不放,留给飞行员后续的处置时间就越少,稍有不慎就是重大伤亡。”  袁伟此时仍有机会跳伞,并能操纵飞机避开人群,但他仍紧踩右方向舵以保持平衡。“飞机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飞行已经融入我的生命。”袁伟事后轻描淡写地说。  他与“飞鲨”的不少大事都发生在同一年。2012年,他结婚成家,“飞鲨”成功降落在辽宁舰。2015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的他与“飞鲨”正式相遇,成了“兄弟”。2016年,他驾驶“飞鲨”成功着舰,通过航母资质认证,同年,他的儿子出生。获得认证归来后的捧花照摆在他的书桌上,儿子的照片塞满手机,与妻子的合影是他的微信头像,“飞鲨”与家就是他的两个发动机,一个也不能少。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冷酷的提示声不愿停歇。塔台的卢朝辉和僚机上的艾群都能听到这告警声。紧盯袁伟向塔台汇报情况的艾群被这声音烦透了。  卢朝辉握紧了拳头,他盯着一直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飞鲨”,一遍一遍地与袁伟、艾群以及塔台各站位交换信息,研判最佳方案。  而此时的袁伟早恢复了惯常的“冷脸”,惊慌被扔出机外。“这就跟看恐怖片一样,一个人看害怕,我们3个一起看就不怕了。”艾群事后总结。“能双机飞就不单机飞”,这是舰载战斗机团用4年多改过来的习惯,他们认为这能帮助稳定飞行员的心态,并作出相应提醒。  无线电里的声音几乎没有间断过,陪伴着袁伟——就像最初带他飞的教员一样。  “开加力增速爬高。”  “由北向南沿跑道通场。”  “听令应急放起落架。”  “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综合各方信息,卢朝辉发出一连串指令。  “通场后准备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对正放起落架。”袁伟重复指令,冷静的声音在3人间传递。    “极限迎角,极限超载,左发失火,左发失火……”不同的危险被交替念出。  超载着陆是个大问题。  由于飞机是在起飞阶段发生特情,机载的数吨燃油还没有消耗多少,载重超过飞机降落时的设计极限值近5吨。同时左发起火,导致无法空中放油减重,这意味着袁伟只能超极限载重着陆。  “尾后左发现在是白色尾烟。”“及时雨”艾群的声音又在无线电响起。  这让看不到尾部的袁伟吃了定心丸,他确定“发动机的火势暂时得到了控制”,白色尾烟是没被引燃的油高速雾化形成的。  熟悉又危险的跑道近在袁伟眼前,几乎被黑色的轮胎摩擦痕迹划满。  300米、100米、50米……飞机高度越来越低,袁伟收油门、拉杆,努力把飞机改平,减少接地瞬间的撞击力。  消防车、救护车等已经在跑道外等着袁伟,包括卢朝辉在内的地面人员都以为少一个发动机的他这次会飞偏。虽然作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他们被要求着陆时偏离中心线左右不得超过3米——航母跑道宽度只有20多米。  “飞机落地以后可能冲出跑道,可能轮胎爆破,可能倒扣……”袁伟驾机着陆前在心里为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做着准备。  “哧”地一声,飞机机轮先后接地。他使尽全身力气踩满刹车,尽力保持方向。结果,这名海军目前最年轻的特级飞行员操纵战机沿着跑道中线稳稳地滑行起来。  “好样的!人和机都带回来了。”卢朝辉不禁在塔台吼了一嗓子。  飞机落地后,由于速度减小,尾部又出现火苗,停稳后,火势逐渐增大,爆炸的风险随时可能发生。袁伟迅速解开安全带,抓着机舱边缘从飞机左侧跳了下来——这是相当于两层楼的高度。  他落地时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后来肿了好几天,战友们见到他就问:“你屁股好了没?”  沿着一条直线,袁伟拼命跑。把他护送回来的艾群此时超低空飞行通场,飞回蓝天。  迟来的心跳加速  飞机一落地,消防和机务大队等地面人员快速涌向“飞鲨”——身上染着鸟血的它从腹部到地面都着了火。  袁伟回头看到的这一幕永生难忘。  消防员向着火部位喷射干粉灭火剂和水,该团一名机械师在飞机附近急得上蹿下跳,向消防车大喊,“喷左发,别喷右发!”  在飞机下面近身灭火,很多人被喷成了“雪人”,有人因吸入了太多干粉趴在地上呕吐。  看了那么多有关飞行员的电影,袁伟终于有一次像男主角一样帅气的连人带机送回地面,但他开心不起来。  恐惧代替冷静包围了袁伟:这么多战友围过去,已经撞鸟失火近12分钟的“飞鲨”会不会突然爆炸,“那岂不是带回来了灾难?”过去快1个月后,话不多的他说到这件事还会红眼眶。  救护人员很快找到了焦灼的袁伟,他要求确定战友们平安再走,结果被叫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上,他的心跳开始加快,达到了每分钟120次,而人的正常心跳不超过每分钟100次,这时他才发现右脚崴了,左脚的大脚趾指甲快掉了。  而从塔台下来的卢朝辉,心跳也开始加速,快得不行。  最终,机务大队和消防官兵用12分钟将飞机降温,扑灭全部暗火。后来,有些人住了四五天医院。  得知战友和“飞鲨”都安全后,一直后怕的袁伟打通了妻子的电话,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鸽子、燕子、麻雀、海鸥等鸟类被列入了该团的重点研究对象,他们“提高了对鸟类危害性的认识”,还请了专家,尝试制订更高效的驱鸟办法。  撞鸟事件没过去几天,袁伟又驾驶着“飞鲨”出任务去了,只不过这次,他和战友们多了一分对鸟的关注。责任编辑:

截至昨日18时,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507人受伤。  重伤人员中,17人已转移至成都、绵阳救治,1名重症伤员暂在松潘县医院救治。  专家表示,漳扎镇的甘海子社区,有一部分老式的石制房屋基本全部倒塌,其不远处新式砖混结构房屋受灾影响却不大,初步判断震中地区烈度达到8度。  烈度用来描述地震对建筑物破坏的强弱程度。地震烈度达到6度,可以看到房屋有细小裂缝,稍加修复或不修复仍可用;7度,房屋受到一定破裂,有明显的裂缝;8度出现房屋的倒塌、严重破坏;9度,可看到砖混房屋大片倒塌,墙体垮塌。  转移人员约7.1万  据四川省公安厅统计,地震发生后,截至10日13时,阿坝州公安交警部门已累计向松潘、广元、平武、甘肃文县方向转移疏散滞留车辆13116辆,转移游客、务工人员约7.1万人。  地震除了造成人员伤亡外,许多令人魂牵梦萦的景点也遭受重创,让人痛惜不已。  2015年,《中国国家地理》主办、全国34家媒体协办的“中国最美的地方”评选活动中,评选出了中国最美的六大瀑布,诺日朗瀑布位列其中。而昨日下午,诺日朗瀑布突然坍塌,多股细流变成了一股急流,瀑布底部到处都是泥浆。  地质专家表示,这类瀑布损毁后修复难度极大。“开放型钙华瀑布的修复,是世界性的难题,一般钙华洞穴的形成都需数万年,像诺日朗瀑布这种开放型的钙华瀑布则需要更久时间。”  此前,地震还撕开了一个长50米、深约12米、宽20米的决口,使九寨沟著名景点火花海湛蓝的水流泻见底。这个离震中仅有5.3公里的著名景点一夜干枯,清澈不再。  而曾在九寨沟有10余年泥石流防治工程研究经验的唐晓春教授表示,地震对于九寨沟景观来说是十分正常的自然地理演化过程,对于被毁坏的火花海堤坝等景点,无需进行人为修补。  他介绍,九寨沟景区内的海子,本身就是地质历史上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地貌堵断沟谷,加上后期的沟谷流水对出露的可溶性岩层溶蚀并再出现钙华沉积、综合作用的结果。  他分析,新的地震把火花海的堤坝破坏了,海子的水流光,这是十分正常的自然地理演化过程。他还表示,如果人为堵上决口,反而得不偿失。“以自然美为特色的九寨沟,应该坦然接受大自然所赐予的结果,今后也许会成为新景点。”  九寨沟景区的员工这两天一直在景区勘探,工作人员表示,还要等下一步景区发布信息,才会有重新开放的安排。能够稍稍宽慰我们的是,据媒体报道,尽管众多景点布满伤痕,但九寨沟景区整体尚属完好。  在地震中惊魂未定的游客们,心情也已渐渐平复下来。面对记者的采访,一名游客这样说:“愿你(九寨沟)美景如初,我们还会再来!”   暖心的父亲  8月8日晚上,天已经全黑,胡远鹏所在旅游大巴突然剧烈晃动起来。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响,大巴车横着飞了起来。  女儿较轻的体重让她被甩出座位,“可能是出于本能,我抬手一下就抓住了她,但也被她带着飞了出去。”地上全是玻璃碴,他把女儿翻来覆去的看,还好没受伤。不过女儿却指着他的头,他一摸,手上沾满了血。  暖心的男友  地震时,一对来自浙江的小情侣坐在靠窗的位置。浙江姑娘曾雅静回忆,“突然间飞石砸进了后车窗,我就感觉突然被他抱住了,睁开眼睛才发现玻璃在脚下碎了一地,脚边还有块四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  “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想着石头不要砸到她。”男友黄伟(化名)淡定地说。当记者问到,他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时,曾雅静甜蜜地说到:“回去我就嫁给他。”  暖心的医生  8月9日,一位特殊的医生赶赴灾区参与救灾———之所以说他特殊,是因为他已经83岁高龄了。  他是衡水市冀州区职工医院院长吴殿华。据了解,身为外科医生的他曾参加过邢台、唐山大地震的抗震救灾,此后,还曾参与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青海玉树地震和四川雅安强烈地震等灾后救援。  暖心的食客  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时,西安等地震感明显。在西安小寨赛格国际购物中心饮食区,用餐者顾不上结账四散避险。有媒体报道称,商场未收回的餐费达6万元。  不过,地震结束后,陆续有顾客返回结账。震后第二天,甚至出现“排队还钱”的场面。据初步估计,前来补交餐费的顾客已接近八成。一家饭店表示,将把顾客结清的餐费双倍捐给灾区。 综合新华社、央视等责任编辑:

原标题:吴京批判娱乐圈造星乱象:没人教“小鲜肉”对错  中新网北京8月18日电(记者 张曦)截至17日晚22:00,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电影《战狼2》的票房已经达到48.74亿,还在持续走高。吴京用这部电影证明自己实力的同时,也让外界看到了,没有“小鲜肉”的电影,依旧能有高票房。  17日下午,吴京现身北京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小鲜肉”三个字,吴京认为不能当做贬义词,外界也不应该对年轻演员都带有色眼镜,“谁都有过青春岁月,我年轻那会嫩得还能掐出水来,但现在是‘老腊肉’”。  吴京坦言,自己曾遇到过不敬业的年轻演员。在他看来,经纪人应该负最大的责任。“现在经纪人把艺人包裹起来,加上影视浪潮下大家都想赚快钱,然而却缺少培育人才的过程。比如你28岁,我捧红你,吃你三年,三年后你爱去哪去哪,没有人教他们什么是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  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往事,吴京直言很幸运被张鑫炎与袁和平导演带入行。对于敬业二字,他记忆最深的就是1995年拍《功夫小子闯情关》时,“当时升降臂断掉,张鑫炎导演的第一反应是抱着摄像机背朝地直接摔下去,这是老一代电影人对我的教育”。  吴京还记得,那时候只要自己没有戏份,就会被导演要求做其他工作,“比如蒙上脸去做群众演员,或者涂上血浆当死尸去,又或者帮人跑位,而且收工后要帮机器组拿架子、拿苹果箱。因为导演跟我讲,‘这些才是帮你成为男主角的人’”。  除了工作态度,吴京当时还被要求学不少技能,例如射击、马、开车、游泳等,“因为这是动作演员的工具,而不能说拍戏时再去学习”。  反观当下一些年轻演员的状态,吴京长叹一声,“现在大家学到的是如何保护艺人,而不去教他们对错,也没有人去告诉他们守时是最基本的条件,而不是拿来大肆宣扬的美德”。  “他们生活在什么世界里?”吴京尖着嗓子说,“啊!你太棒了!你演得太好了!你手受伤了,还坚持工作,你太坚强了!”  听着记者们的笑声,吴京恢复正常语调,“这正是可怜之处,难道这些演员不想表现得敬业?他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方法,我觉得大家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以前的老演员演农民就上山下乡,演军人去部队体验生活,而现在没有了,年轻演员拿把剑跟拿个烧火棍似的,是退步”。  吴京还提到,有时看到一些年轻演员的报道哭笑不得,“内容就是出现在哪里,穿什么衣服,粉丝前呼后拥,经纪人为何不去写演员为了戏练了多久,这难道不是美德吗?所以还是缺乏引导”。  那么,还会不会用流量明星拍摄电影呢?  对于这个问题,吴京先是笑了笑,在他看来,这是一道数学题,“就按1:3的比例来说,如果你是100元的身价,能带来300元的票房,你就值。如果你100元只能给带来50元票房,你就不值。演员的流量能否证明价值300元还是50元,就凭导演自己判断了”。  不过,除了流量,吴京还十分在意演员的态度,“你尊重我,你尊重你的角色,我尊重你;你不尊重我,你不尊重你的职业,请你走开,就这么简单。我只对我的作品负责,我不对别人负责”。(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刘英:中国军队缘何把外军“请进来”  参考消息新疆库尔勒特派记者 邵敏 杨庆民 唐帅8月16日报道 中国陆军承办的“国际军事比赛—2017”完美落幕。比赛期间,记者采访了中国陆军承办“国际军事比赛—2017”专家组组长、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刘英。2014年,刘英首次带领中国官兵赴外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5和2016年又两次带队出征。他向记者讲述了中国军队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由走出去到请进来,并成功举办的历程,以及陆军首次承办赛事的启示。  刘英介绍说,“三次走出去,我们开阔了眼界,锻炼了部队,检验了能力,展示了形象,学习借鉴了外军经验”,部队远程的投送能力、无依托的保障能力,以及高强度、超极限对抗情况下人员训练水平、武器装备技术性能等都得到了锻炼和检验。  今年是既走出去,又请进来。刘英说,国内我们承办和参加6项赛事,国外我们参加9项赛事。请进来,更加全面深入地展示了国家的形象、军队的形象、人民群众的形象;更加全面深入地锻炼了部队,除了直接参加比赛的部队之外,指挥员队伍、军事外交队伍、裁判员队伍、装备技术和后勤保障队伍等,都得到了锻炼;更加深入全面地检验了能力,包括比赛的对抗能力、办赛的组织能力、动员保障能力等。在刘英看来,这是和平时期巩固和提高我军实战能力的成功探索,是推进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一个必然选择、必由之路。  在刘英看来,这4项赛事的举办,总体上较好地体现了4个融合:  ——体能与技能融合。兼具高强度和灵活性的战斗体能是对参赛队员的基本要求,同时队员必须具备精准的战斗技能。比如“安全环境”项目中,防化兵既要迅速完成侦毒、洗消等战技术动作,还要穿越设置有12道障碍的550米火力突击区。  ——技术与战术融合。比赛比的是军事技术,但又不是单纯的军事技术,要求队员具备战场环境下的敌情意识和战术素养。比如“苏沃洛夫突击”项目,一个车组就是一个战斗单元,行进间搜寻、发现和命中目标,要求指挥、驾驶和射击乘员等快速反应和密切配合,是战场背景下技术和战术的比拼。  ——人员与装备融合。人员的战斗素养、装备的性能、操作装备的熟练程度缺一不可,比的是人与装备的高度结合,检验的是部队的日常训练和装备保障。  ——个体与团队的融合。人员个个都强的情况下,各种保障、场上的协同配合等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看似一个比赛,背后支撑的是一个体系。  刘英最后说,承办国际军事比赛4项赛事,正值陆军调整改革的关键阶段,在检验前一阶段改革成果的同时,也展示了陆军在改革强军路上开放自信、阔步向前的崭新形象。责任编辑:

北京下放出入境证件受理权限 通州公安首家试点

原标题:通州公安分局开通全市首家“出入境自助服务厅”  新京报快讯(记者左燕燕)以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部门为全市首家试点,9月27日开始,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下放了赴香港探亲签注等共12项业务受理权限。同日,全市首家出入境自助服务厅在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举行揭牌仪式。  2007年以来,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陆续下放护照、往来港澳台通行证及旅游签注受理权限,通州区出入境业务量不断增长,为此,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将通州区作为此次新业务下放的首个试点。  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工作人员介绍,12项业务涵盖三大类:一是大陆居民出入境证件类,包括赴港澳探亲签注申请、赴港澳商务签注申请、赴港澳逗留签注申请、赴台湾应邀签注申请、赴台湾探亲签注申请、赴台湾商务签注申请、赴台湾学习签注申请、赴台湾乘务签注申请;二是台胞证件类,包括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换发申请、台湾居民往来大陆通行证补发申请、一次性台胞证申请;三是单位备案类,包括本地区国家工作人员登记备案工作的业务指导和数据管理。  办理新增签注业务时,京籍居民可携带相关材料前往通州公安分局出入境接待大厅直接办理。非京籍人员须登录首都之窗网站,进入出入境管理办事大厅,提交相关信息后进行预约,预约成功后再前往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办理业务。为方便市民办理业务,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专门为新增的12项业务增开4个窗口。  此外,在通州出入境接待大厅入口旁的自助服务厅今日也正式揭牌。相比于接待大厅9:00至16:30(每周一至周六)的上班时间,自助服务厅每天8:00至24:00开放,更加方便市民办理业务。在自助服务厅内,申请人可领取指定取证时段的电子护照、电子往来港澳通行证、电子往来台湾通行证,并可自助办理电子往来港澳通行证、电子往来台湾通行证“个人旅游”签注。  领取电子护照、电子港澳台通行证,申请人只需将二代身份证放在取证机识别区即可拿到证件。为孩子取证,需手动输入孩子身份证号,之后刷监护人身份证即可。“个人旅游”签注需将证件插入进卡口,系统自动识别是否满足条件。申请人按屏幕提示操作,核对签注信息后,选择POS机刷卡支付费用,即可完成。责任编辑:

原标题:当鸽群撞入歼-15发动机之后  夏季的一天,雨过天晴,特别适合飞行,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检查设备后关闭座舱,他驾驶着歼-15舰载战斗机冲向蓝天。  突然,正在直线爬升的战机撞上一大片黑影,飞机像打航炮一样“咚咚咚”地震颤起来,此时距离起飞不到1分钟。  “嘭”地一声,机身一震,发动机转速骤然下降。驾驶舱内,屏幕显示“危险”,语音报警“左发失火”,“火警”灯闪亮,每一个都在争夺袁伟的注意力。  绰号“飞鲨”的歼-15战机飞歪了,陡然向右倾斜,袁伟操纵驾驶杆以保持平衡。“我撞鸟了!”他向地面的塔台报告。  那片黑影竟是上百只鸽子,有鸽子卷入发动机,一团火球从左侧发动机尾喷射出来。  “坏了。”袁伟想,“一会儿可能要跳伞。”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机上冷静、频繁的提示音响着,通过无线电,塔台指挥员、该团副团长卢朝辉都听到了。  袁伟有点害怕。  飞机撞鸟一直都是航空业界的梦魇。据测算,当飞机以483公里的时速飞行时,与体重近0.5公斤的小鸟相撞,能产生8.1吨冲击力,无异于遭到一枚导弹的袭击。  时速接近400公里的飞机,此时在不足百米的低空,留给袁伟的反应时间更短,“感觉特别无助”。没有云层的遮挡,阳光直直射在他身上,照得他有点冒汗,他只能死死踩着右方向舵。  “保持好状态,改平坡度。”卢朝辉的声音很快通过无线电传给袁伟,他平静了一些。  1985年出生的袁伟已经飞了10年,早已不是那个初次飞行时紧张得浑身发抖的毛头小子。第一次飞之前,教员问他:“你怕吗?”当时他生怕按错一个按钮或电门,于是老实承认:“怕。”教员却说:“怕什么,有我在。”他觉得说这话的教员超帅。  跳伞手柄就在手边,但他没有跳,因为他发现情况没有糟到失控的地步。“其实那时候跳伞一点毛病没有,谁也不会责怪他。”他的领导说。  袁伟关闭左侧发动机,作出了本能反应,开始右转,避开左侧山峰。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还在叫着。  相当于坐在点燃引信的“超大炸药包”上,袁伟的右转给了地面所有人信号:他选择与“飞鲨”同进退。  他要拯救这个造价近4亿元的“兄弟”。两年前,为了飞歼-15战机,他放弃稳定的工作环境,在而立之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有统计表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普通飞行员的20倍。他却说,“要飞就飞最好的飞机。这是很多飞行员的梦想,我们喜欢挑战。”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语音提醒有了新内容。当时只剩一台发动机的飞机由于动力不足,速度开始下降,高度也在下降。  “飞鲨”掠过村庄、河流,绿色的庄稼地里投射着它清晰的影子。事后从飞机自动录下的影像里可以看到,那抹绿越来越深,说明离地面越来越近。  “要提升高度,只能开右发动机的加力。但此时谁也不知道右发有没有受损,贸然启动可能造成动力尽失。”身在塔台的卢朝辉纠结起来。  此时,目睹他撞鸟的僚机飞行员艾群跟了上来,为他开了“后眼”。  “右发未见明显损伤,无起火拉烟。”艾群冷静的声音出现在无线电中,让袁伟心里一松,他恢复了冷静。  袁伟与该团空射主任艾群是同批次获得航母资质认证的。被选上飞舰载战斗机的飞行员们,至少飞过5个机种、飞过500个小时三代战斗机。袁伟他们已经处在飞行员“金字塔”的顶端,因为目前全球现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超过2000人。  在渤海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尾钩俱乐部”——尾钩是舰载战斗机独有的,用来在航母上挂阻拦索。  “检查右发温度状态,开加力。”在艾群报告传来后,卢朝辉通过指挥系统发出指令。这三名“尾钩俱乐部”成员此刻紧密配合,综合三方的信息,袁伟更加确定情况可控,挽救战机仍有一丝希望。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冷静的告警声在机舱内反复响起,飞机随时可能失速,屏幕上的“危险”提醒频繁闪烁,飞机的噪音持续着,天空中开始出现白云。过去袁伟非常喜欢冲上云霄时的感觉,但此刻,以他的速度飞机都快碰到山头了。  左发火苗又冒出,带出的尾烟阴魂不散地跟着袁伟,而他的战友跟在尾烟后面。  几分钟内,指挥塔台做出了一套航程最短、航时最短的安全着陆方案,但在这条航线的延长线上是市区,那里有近百万人口,以及最高的着陆成功机会。  但袁伟提前扭转了机身,避开市区,向右飞去。  从飞机的录像里可以看到,地面又绿了起来,其间散落着黄色屋顶的村庄。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继续叫着。  “起落架无法放下。”村庄附近就是机场候机大厅,袁伟为了避开它们准备提前着陆,但突然发现了这个火烧眉毛的问题。  听到袁伟的报告,卢朝辉眉头皱的更紧。“低空低速状态提前放起落架,飞机速度受阻力影响肯定变慢,高度也必然下降。但如果不放,留给飞行员后续的处置时间就越少,稍有不慎就是重大伤亡。”  袁伟此时仍有机会跳伞,并能操纵飞机避开人群,但他仍紧踩右方向舵以保持平衡。“飞机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飞行已经融入我的生命。”袁伟事后轻描淡写地说。  他与“飞鲨”的不少大事都发生在同一年。2012年,他结婚成家,“飞鲨”成功降落在辽宁舰。2015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的他与“飞鲨”正式相遇,成了“兄弟”。2016年,他驾驶“飞鲨”成功着舰,通过航母资质认证,同年,他的儿子出生。获得认证归来后的捧花照摆在他的书桌上,儿子的照片塞满手机,与妻子的合影是他的微信头像,“飞鲨”与家就是他的两个发动机,一个也不能少。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冷酷的提示声不愿停歇。塔台的卢朝辉和僚机上的艾群都能听到这告警声。紧盯袁伟向塔台汇报情况的艾群被这声音烦透了。  卢朝辉握紧了拳头,他盯着一直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飞鲨”,一遍一遍地与袁伟、艾群以及塔台各站位交换信息,研判最佳方案。  而此时的袁伟早恢复了惯常的“冷脸”,惊慌被扔出机外。“这就跟看恐怖片一样,一个人看害怕,我们3个一起看就不怕了。”艾群事后总结。“能双机飞就不单机飞”,这是舰载战斗机团用4年多改过来的习惯,他们认为这能帮助稳定飞行员的心态,并作出相应提醒。  无线电里的声音几乎没有间断过,陪伴着袁伟——就像最初带他飞的教员一样。  “开加力增速爬高。”  “由北向南沿跑道通场。”  “听令应急放起落架。”  “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综合各方信息,卢朝辉发出一连串指令。  “通场后准备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对正放起落架。”袁伟重复指令,冷静的声音在3人间传递。    “极限迎角,极限超载,左发失火,左发失火……”不同的危险被交替念出。  超载着陆是个大问题。  由于飞机是在起飞阶段发生特情,机载的数吨燃油还没有消耗多少,载重超过飞机降落时的设计极限值近5吨。同时左发起火,导致无法空中放油减重,这意味着袁伟只能超极限载重着陆。  “尾后左发现在是白色尾烟。”“及时雨”艾群的声音又在无线电响起。  这让看不到尾部的袁伟吃了定心丸,他确定“发动机的火势暂时得到了控制”,白色尾烟是没被引燃的油高速雾化形成的。  熟悉又危险的跑道近在袁伟眼前,几乎被黑色的轮胎摩擦痕迹划满。  300米、100米、50米……飞机高度越来越低,袁伟收油门、拉杆,努力把飞机改平,减少接地瞬间的撞击力。  消防车、救护车等已经在跑道外等着袁伟,包括卢朝辉在内的地面人员都以为少一个发动机的他这次会飞偏。虽然作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他们被要求着陆时偏离中心线左右不得超过3米——航母跑道宽度只有20多米。  “飞机落地以后可能冲出跑道,可能轮胎爆破,可能倒扣……”袁伟驾机着陆前在心里为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做着准备。  “哧”地一声,飞机机轮先后接地。他使尽全身力气踩满刹车,尽力保持方向。结果,这名海军目前最年轻的特级飞行员操纵战机沿着跑道中线稳稳地滑行起来。  “好样的!人和机都带回来了。”卢朝辉不禁在塔台吼了一嗓子。  飞机落地后,由于速度减小,尾部又出现火苗,停稳后,火势逐渐增大,爆炸的风险随时可能发生。袁伟迅速解开安全带,抓着机舱边缘从飞机左侧跳了下来——这是相当于两层楼的高度。  他落地时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后来肿了好几天,战友们见到他就问:“你屁股好了没?”  沿着一条直线,袁伟拼命跑。把他护送回来的艾群此时超低空飞行通场,飞回蓝天。  迟来的心跳加速  飞机一落地,消防和机务大队等地面人员快速涌向“飞鲨”——身上染着鸟血的它从腹部到地面都着了火。  袁伟回头看到的这一幕永生难忘。  消防员向着火部位喷射干粉灭火剂和水,该团一名机械师在飞机附近急得上蹿下跳,向消防车大喊,“喷左发,别喷右发!”  在飞机下面近身灭火,很多人被喷成了“雪人”,有人因吸入了太多干粉趴在地上呕吐。  看了那么多有关飞行员的电影,袁伟终于有一次像男主角一样帅气的连人带机送回地面,但他开心不起来。  恐惧代替冷静包围了袁伟:这么多战友围过去,已经撞鸟失火近12分钟的“飞鲨”会不会突然爆炸,“那岂不是带回来了灾难?”过去快1个月后,话不多的他说到这件事还会红眼眶。  救护人员很快找到了焦灼的袁伟,他要求确定战友们平安再走,结果被叫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上,他的心跳开始加快,达到了每分钟120次,而人的正常心跳不超过每分钟100次,这时他才发现右脚崴了,左脚的大脚趾指甲快掉了。  而从塔台下来的卢朝辉,心跳也开始加速,快得不行。  最终,机务大队和消防官兵用12分钟将飞机降温,扑灭全部暗火。后来,有些人住了四五天医院。  得知战友和“飞鲨”都安全后,一直后怕的袁伟打通了妻子的电话,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鸽子、燕子、麻雀、海鸥等鸟类被列入了该团的重点研究对象,他们“提高了对鸟类危害性的认识”,还请了专家,尝试制订更高效的驱鸟办法。  撞鸟事件没过去几天,袁伟又驾驶着“飞鲨”出任务去了,只不过这次,他和战友们多了一分对鸟的关注。责任编辑:

截至昨日18时,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507人受伤。  重伤人员中,17人已转移至成都、绵阳救治,1名重症伤员暂在松潘县医院救治。  专家表示,漳扎镇的甘海子社区,有一部分老式的石制房屋基本全部倒塌,其不远处新式砖混结构房屋受灾影响却不大,初步判断震中地区烈度达到8度。  烈度用来描述地震对建筑物破坏的强弱程度。地震烈度达到6度,可以看到房屋有细小裂缝,稍加修复或不修复仍可用;7度,房屋受到一定破裂,有明显的裂缝;8度出现房屋的倒塌、严重破坏;9度,可看到砖混房屋大片倒塌,墙体垮塌。  转移人员约7.1万  据四川省公安厅统计,地震发生后,截至10日13时,阿坝州公安交警部门已累计向松潘、广元、平武、甘肃文县方向转移疏散滞留车辆13116辆,转移游客、务工人员约7.1万人。  地震除了造成人员伤亡外,许多令人魂牵梦萦的景点也遭受重创,让人痛惜不已。  2015年,《中国国家地理》主办、全国34家媒体协办的“中国最美的地方”评选活动中,评选出了中国最美的六大瀑布,诺日朗瀑布位列其中。而昨日下午,诺日朗瀑布突然坍塌,多股细流变成了一股急流,瀑布底部到处都是泥浆。  地质专家表示,这类瀑布损毁后修复难度极大。“开放型钙华瀑布的修复,是世界性的难题,一般钙华洞穴的形成都需数万年,像诺日朗瀑布这种开放型的钙华瀑布则需要更久时间。”  此前,地震还撕开了一个长50米、深约12米、宽20米的决口,使九寨沟著名景点火花海湛蓝的水流泻见底。这个离震中仅有5.3公里的著名景点一夜干枯,清澈不再。  而曾在九寨沟有10余年泥石流防治工程研究经验的唐晓春教授表示,地震对于九寨沟景观来说是十分正常的自然地理演化过程,对于被毁坏的火花海堤坝等景点,无需进行人为修补。  他介绍,九寨沟景区内的海子,本身就是地质历史上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地貌堵断沟谷,加上后期的沟谷流水对出露的可溶性岩层溶蚀并再出现钙华沉积、综合作用的结果。  他分析,新的地震把火花海的堤坝破坏了,海子的水流光,这是十分正常的自然地理演化过程。他还表示,如果人为堵上决口,反而得不偿失。“以自然美为特色的九寨沟,应该坦然接受大自然所赐予的结果,今后也许会成为新景点。”  九寨沟景区的员工这两天一直在景区勘探,工作人员表示,还要等下一步景区发布信息,才会有重新开放的安排。能够稍稍宽慰我们的是,据媒体报道,尽管众多景点布满伤痕,但九寨沟景区整体尚属完好。  在地震中惊魂未定的游客们,心情也已渐渐平复下来。面对记者的采访,一名游客这样说:“愿你(九寨沟)美景如初,我们还会再来!”   暖心的父亲  8月8日晚上,天已经全黑,胡远鹏所在旅游大巴突然剧烈晃动起来。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响,大巴车横着飞了起来。  女儿较轻的体重让她被甩出座位,“可能是出于本能,我抬手一下就抓住了她,但也被她带着飞了出去。”地上全是玻璃碴,他把女儿翻来覆去的看,还好没受伤。不过女儿却指着他的头,他一摸,手上沾满了血。  暖心的男友  地震时,一对来自浙江的小情侣坐在靠窗的位置。浙江姑娘曾雅静回忆,“突然间飞石砸进了后车窗,我就感觉突然被他抱住了,睁开眼睛才发现玻璃在脚下碎了一地,脚边还有块四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  “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想着石头不要砸到她。”男友黄伟(化名)淡定地说。当记者问到,他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时,曾雅静甜蜜地说到:“回去我就嫁给他。”  暖心的医生  8月9日,一位特殊的医生赶赴灾区参与救灾———之所以说他特殊,是因为他已经83岁高龄了。  他是衡水市冀州区职工医院院长吴殿华。据了解,身为外科医生的他曾参加过邢台、唐山大地震的抗震救灾,此后,还曾参与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青海玉树地震和四川雅安强烈地震等灾后救援。  暖心的食客  四川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时,西安等地震感明显。在西安小寨赛格国际购物中心饮食区,用餐者顾不上结账四散避险。有媒体报道称,商场未收回的餐费达6万元。  不过,地震结束后,陆续有顾客返回结账。震后第二天,甚至出现“排队还钱”的场面。据初步估计,前来补交餐费的顾客已接近八成。一家饭店表示,将把顾客结清的餐费双倍捐给灾区。 综合新华社、央视等责任编辑:

原标题:吴京批判娱乐圈造星乱象:没人教“小鲜肉”对错  中新网北京8月18日电(记者 张曦)截至17日晚22:00,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电影《战狼2》的票房已经达到48.74亿,还在持续走高。吴京用这部电影证明自己实力的同时,也让外界看到了,没有“小鲜肉”的电影,依旧能有高票房。  17日下午,吴京现身北京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小鲜肉”三个字,吴京认为不能当做贬义词,外界也不应该对年轻演员都带有色眼镜,“谁都有过青春岁月,我年轻那会嫩得还能掐出水来,但现在是‘老腊肉’”。  吴京坦言,自己曾遇到过不敬业的年轻演员。在他看来,经纪人应该负最大的责任。“现在经纪人把艺人包裹起来,加上影视浪潮下大家都想赚快钱,然而却缺少培育人才的过程。比如你28岁,我捧红你,吃你三年,三年后你爱去哪去哪,没有人教他们什么是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  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往事,吴京直言很幸运被张鑫炎与袁和平导演带入行。对于敬业二字,他记忆最深的就是1995年拍《功夫小子闯情关》时,“当时升降臂断掉,张鑫炎导演的第一反应是抱着摄像机背朝地直接摔下去,这是老一代电影人对我的教育”。  吴京还记得,那时候只要自己没有戏份,就会被导演要求做其他工作,“比如蒙上脸去做群众演员,或者涂上血浆当死尸去,又或者帮人跑位,而且收工后要帮机器组拿架子、拿苹果箱。因为导演跟我讲,‘这些才是帮你成为男主角的人’”。  除了工作态度,吴京当时还被要求学不少技能,例如射击、马、开车、游泳等,“因为这是动作演员的工具,而不能说拍戏时再去学习”。  反观当下一些年轻演员的状态,吴京长叹一声,“现在大家学到的是如何保护艺人,而不去教他们对错,也没有人去告诉他们守时是最基本的条件,而不是拿来大肆宣扬的美德”。  “他们生活在什么世界里?”吴京尖着嗓子说,“啊!你太棒了!你演得太好了!你手受伤了,还坚持工作,你太坚强了!”  听着记者们的笑声,吴京恢复正常语调,“这正是可怜之处,难道这些演员不想表现得敬业?他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方法,我觉得大家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以前的老演员演农民就上山下乡,演军人去部队体验生活,而现在没有了,年轻演员拿把剑跟拿个烧火棍似的,是退步”。  吴京还提到,有时看到一些年轻演员的报道哭笑不得,“内容就是出现在哪里,穿什么衣服,粉丝前呼后拥,经纪人为何不去写演员为了戏练了多久,这难道不是美德吗?所以还是缺乏引导”。  那么,还会不会用流量明星拍摄电影呢?  对于这个问题,吴京先是笑了笑,在他看来,这是一道数学题,“就按1:3的比例来说,如果你是100元的身价,能带来300元的票房,你就值。如果你100元只能给带来50元票房,你就不值。演员的流量能否证明价值300元还是50元,就凭导演自己判断了”。  不过,除了流量,吴京还十分在意演员的态度,“你尊重我,你尊重你的角色,我尊重你;你不尊重我,你不尊重你的职业,请你走开,就这么简单。我只对我的作品负责,我不对别人负责”。(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刘英:中国军队缘何把外军“请进来”  参考消息新疆库尔勒特派记者 邵敏 杨庆民 唐帅8月16日报道 中国陆军承办的“国际军事比赛—2017”完美落幕。比赛期间,记者采访了中国陆军承办“国际军事比赛—2017”专家组组长、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刘英。2014年,刘英首次带领中国官兵赴外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5和2016年又两次带队出征。他向记者讲述了中国军队参加国际军事比赛由走出去到请进来,并成功举办的历程,以及陆军首次承办赛事的启示。  刘英介绍说,“三次走出去,我们开阔了眼界,锻炼了部队,检验了能力,展示了形象,学习借鉴了外军经验”,部队远程的投送能力、无依托的保障能力,以及高强度、超极限对抗情况下人员训练水平、武器装备技术性能等都得到了锻炼和检验。  今年是既走出去,又请进来。刘英说,国内我们承办和参加6项赛事,国外我们参加9项赛事。请进来,更加全面深入地展示了国家的形象、军队的形象、人民群众的形象;更加全面深入地锻炼了部队,除了直接参加比赛的部队之外,指挥员队伍、军事外交队伍、裁判员队伍、装备技术和后勤保障队伍等,都得到了锻炼;更加深入全面地检验了能力,包括比赛的对抗能力、办赛的组织能力、动员保障能力等。在刘英看来,这是和平时期巩固和提高我军实战能力的成功探索,是推进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一个必然选择、必由之路。  在刘英看来,这4项赛事的举办,总体上较好地体现了4个融合:  ——体能与技能融合。兼具高强度和灵活性的战斗体能是对参赛队员的基本要求,同时队员必须具备精准的战斗技能。比如“安全环境”项目中,防化兵既要迅速完成侦毒、洗消等战技术动作,还要穿越设置有12道障碍的550米火力突击区。  ——技术与战术融合。比赛比的是军事技术,但又不是单纯的军事技术,要求队员具备战场环境下的敌情意识和战术素养。比如“苏沃洛夫突击”项目,一个车组就是一个战斗单元,行进间搜寻、发现和命中目标,要求指挥、驾驶和射击乘员等快速反应和密切配合,是战场背景下技术和战术的比拼。  ——人员与装备融合。人员的战斗素养、装备的性能、操作装备的熟练程度缺一不可,比的是人与装备的高度结合,检验的是部队的日常训练和装备保障。  ——个体与团队的融合。人员个个都强的情况下,各种保障、场上的协同配合等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看似一个比赛,背后支撑的是一个体系。  刘英最后说,承办国际军事比赛4项赛事,正值陆军调整改革的关键阶段,在检验前一阶段改革成果的同时,也展示了陆军在改革强军路上开放自信、阔步向前的崭新形象。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10-01 07: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