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消防官兵赴九寨沟救援 面馆老板送上牛肉面

  • 分类:搞笑

封面新闻讯(文/图 彭钢 记者 丁伟)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8月9日早上7点30分左右,乐山消防赴九寨沟地震救援官兵途经绵阳市平武县城。由于前方车辆拥堵,乐山支队救援队官兵只得原地待命。  奔 波了一夜,消防官兵们是又困又乏又饿。这一切都被平武县城家乐饭店的老板看在眼里。不久后,饭店一位服务员端着几碗热腾腾的牛肉刀削面,来到支队救援队官 兵的面前。“消防战士你们远在乐山都到这里了,肯定赶了一夜的路,肯定饿了吧?”不管官兵们如何推辞,就是要让战士们把面吃下。  而当战士们刚刚放下碗筷时,饭店的老板又来到消防车前。“我那儿有水有面,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过来拿,全部免费。”饭店老板说着说着就将一件矿泉水搬到官兵面前,“我知道你们是不好意思,也不愿意,你们远道而来,真的辛苦了!”  更多消息点击:  (来源:封面新闻)责任编辑:

原标题:罗援:美国一度想用台湾问题讨价还价 被当头棒喝  [环球网综合报道]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25日上午在北京发布“2016年美国与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发布会上,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会长罗援表示,而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一度想借此与中国讨价还价,但中方给予其当头棒喝,让美方明白主权问题没有任何谈判余地。  在台湾问题上,罗援表示,美国首先想要用台湾问题和中国较量,用台湾问题与中国讨价还价,企图造成如果中国不在经济上让步、或不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配合,那么美国就没有必要承认一中原则的后果。“我们给了他当头棒喝,台湾问题是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绝对不会拿台湾问题做交易”。  罗援认为,中美之台湾问题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以前美国对华政策是“遏制+接触(Congagement)”,但现在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具有“商人特点”,再加上中美关系的大势已经无法让美国再提“遏制”。所以他认为,中美关系进入了新的讨价还价的阶段。“一般在讨价还价的阶段,首先双方要亮明底牌,什么问题可以讨价还价,什么问题不可以讨价还价。”  罗援表示,南海问题、新疆问题、西藏问题、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和国家体制问题是事关主权与核心利益的问题,不可以讨价还价,其它问题可以与对方进行磋商。  罗援表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现在给了警告以后,美国有所收敛,比如最新的对台14亿美元军售,没有卖给台湾进攻性武器,包括列入计划的F35与F16战机升级换代。但他认为,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中方向美方提出了交涉。  前不久,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美军舰靠岸台湾港口”决议,罗援认为,对这一严重事态我们要高度关注,因为这意味着台美建立正式的军事关系,这和美国当初承诺不与台湾建立官方和军事关系背道而驰。“绝对不能让美国把台湾做一张牌与我们交易,台湾问题是事关国家主权,是没有任何谈判余地的”。责任编辑:

原标题:[独家对话] 律师:当事人考虑上诉 将成警察打人案判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黎史翔)近日,2004年在美国和加拿大边境遭美国边境局人员暴打的中国天津女商人赵燕起诉美国政府一案,终于宣判。美国联邦法院裁决给予赵燕46万美元的民事赔偿。赵燕在2006年提出民事起诉时,曾寻求1000万美元的赔偿。这起民事诉讼的判决结果以及13年的漫长审理过程在国内引发广泛热议。  8月18日,该案的协办律师孙澜涛接受了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他表示,赵燕女士关心的不是获赔金额,而是终于向美国政府讨回了一个说法,还了自己清白。将来其他的美国类似案件可以引用赵燕案的判例,该案是有历史意义的。      2004年,出国还不像现在这么普遍。当时37岁的赵燕在中国天津从事健身器材和木材进出口生意。同年7月12日,赵燕持商务考察签证进入美国,原定美加边境两日一夜的旅游结束后于23日飞返北京。这是她第一次来美国洽谈生意,没料到却经历了一场恶梦。   2004年7月21日,赵燕在尼亚加拉大瀑布美国一侧游览时,被移民局警察罗伯特·洛德斯误当作毒品走私者对她喷射辣椒水并进行殴打。  洛德斯最初被开除职务并以人身攻击和暴力执法罪名被刑事起诉。该起诉在2005年被判无罪,洛德斯经抗辩后复职。之后,洛德斯以政府误判为名启动两个民事诉讼,状告美国政府索赔2500万元,后全部被联邦法庭否决,洛德斯因此拖欠律师费20多万元,不得已变卖了自己的房产。2006年,赵燕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美国政府赔偿1000万美元。  近日,美国联邦纽约西区法院裁决美国政府对国土安全部警察对赵燕的“人身攻击、殴打和非法拘留”负有责任,应赔偿其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等共计约46万美元。  对话律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法院判决后,赵燕女士对这一判决结果怎么看?  孙澜涛:目前赵燕女士关心的并非是钱的多少,她像“秋菊”一样打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际官司,追究的就是一个说法。目前说法来了,联邦法庭法官裁决美国政府在殴打赵燕这个事件中,负有责任。经过人证物证的举证,几乎推翻了所有在刑事审判当中洛德斯对赵燕的错误指责,还给赵燕一个清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赵燕女士是否将就该案上诉?  孙澜涛:她有六十天上诉期考虑,所以还来得及决定。她正在与律师研判上诉的可能性,并讨论在哪一法律要点上上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当初赵燕女士索赔1000万美元,为何最终只赔偿了46.1万美元?  孙澜涛:美国并不要求原告根据索赔数额来缴纳特定比例的诉讼费,因此赵燕当初提出1000万索赔并不为过。美国的司法体系里并没有约束赔偿诉求的上限,也就是个人告政府的赔偿金额可以是“无上限”。而赵燕女士做出1000万的赔偿诉求是想要表达两种信息,一是对此事的愤怒,二是显示其受伤害的严重程度。通过高额索赔来表达上述的信息是完全合乎情理,完全是在法律范围允许范围之内的。并非此前外界解读的是赵燕女士贪婪。  美国的司法有两个平行的体系,即联邦法与各州州法。“联邦侵权诉讼法”规定,联邦法庭在处理民事侵权案的时候,适用法为法庭所在地的州法。这也就是说赵燕的案子在审判过程中,多数引用的是纽约州的州法。美国的司法又是案例法,用类似的案例来参照该案的审判和裁决。法官在审判中列举了类似的侵权受伤害案例,给出了不高不低、比较折中的赔偿数额。  此前有一则案例赔了原告6.5万美元赔偿金,当时该案的原告被警察用脚踩在了人行道沟上,用力挤压,造成了封闭性脑损伤。在这起案例中政府仅赔偿了6.5万美元。  在另一起案例中,警察用钝物打击原告面颊,造成颧骨骨折,并作了整容手术,法庭判原告获赔21.6万。而当时赵燕身上没有骨折,只是被执法人员殴打得非常惨,使得一个女人的尊严都丧失了。在考虑赵燕的赔偿时,法官大多考虑的是精神损失上的赔偿,如果赔偿过低,妇女保护群体也不会同意。因此法官在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  但是如果开出个“天价赔偿”,破了这个例的话,因为美国是案例法,法官也会考虑到以后类似的案件会援引赵燕案作为参照,就仿佛开了闸一样没法收拾。所以法官在审判上做出了一个“折中”的赔偿,不尽合理,但赵燕有上诉的权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案件为何耗时长达13年之久?  孙澜涛:可以说赵燕的案子“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从地理上,天津到纽约,再返到水牛城,而且赵燕、律师和法官在沟通合作的时候还是双语沟通。加上所有举证材料都是中文,要转换成英文有一个翻译过程。再之后还需要将这些材料公证了以后再送交给法庭。在此期间,因前一任法官退休,更换了另一名法官,而新一任法官需要熟悉案件又拖了时间。另外,律师事务所手头上也有众多其他的案件。  律师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递交文件,再之后就出现了“漫长的拖庭”,有时候半年才等到法院的反馈消息。而再次询问的时候,法院会以案件积压,动议审查需要时间等理由要求耐心等待。  此外,在此期间也有调解过程。当时找了一个资深的退休法官在中间调解,这就耗时一年多时间。而调解官在此之前就要阅读关于案件的材料,光是赵燕案件的材料和文件就多达二十几箱。  还有一个因素是,美国司法是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分开审理的,并不像中国是刑事附带民事一起审理。因此两者分开审理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具体来说,赵燕案中刑事诉讼耗时了2年,而民事诉讼则耗时长达11年。而实际上这已经是政府高层关注的案件。当时时任美国国务卿也表态要求彻查该案件。而就是因为需要“彻查”所以需要大量的时间,将所有的证人和相关的医疗报告重新审查。13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创下了联邦案件“漫游的记录”,但是最终的审判是非常细致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其中经历了哪些迂回曲折?  孙澜涛:这一案件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在美国的民事侵权案中,举证的责任在原告。因此,原告需要鉴定赵燕当时受的是什么伤,需要医生的证明和证词。更为关键的一点是赵燕需要对其精神上的创伤进行举证。案件耗时13年之久,对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生活轨迹也完全改变,本来赵燕完全可能成为一位成功的女商人,可因为案件的发生,令她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再加上家中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照料,压力可想而知。  还有其经济损失,此外还需证明其在该案中没有过失责任部分。这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是,需要被告洛德斯的同事当时在庭上说实话,让他们改变原来刑事庭作证时给陪审团留下的错误印象。而此次民事庭上,法官给予他们很好的评价,说他们说了实话,证词可信。他们告诉法官,赵燕在失去行为能力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在别的警官高喊“住手,别再打了”的阻拦下,被告洛德斯都不听劝还继续下手。当时洛德斯向赵燕喷了辣椒水以后往墙上摔,摔完后还用膝盖踢了赵燕面部三次,然后又抓住赵燕的头发向地面敲打两次。这些完全都被原告律师询问出来,对方也承认是事实。法官记录在案,并推翻了在刑事庭中说赵燕反抗一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我们知道在民事诉讼前,还经历了刑事诉讼,当时媒体一致报道说是赵燕败诉了。您怎么看?  孙澜涛:这是媒体的一个误读。赵燕的民事律师在整个的刑事诉讼过程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刑事诉讼是由联邦政府检察官起诉被告的。应该说是联邦政府检察官在起诉中败诉了,只能说是检察官审判不力。而“赵燕败诉”这一说法是完全不正确的。媒体的错误解读也造成了赵燕终身的遗憾。她觉得在刑事诉讼中事实被颠倒了,而且人格也被侮辱了。因此她决定将案件进行民事诉讼,一定要掰回这一说法。这也是她就算要打十几年的官司也要坚持打下去的原因之一。13年的漫长诉讼因此而展开。  实际上,检察官的败诉也是有情可原。在美国刑事诉讼中,要将一个人定罪,门槛是非常高的。对任何证据证人有任何怀疑和疑问的情况下,是无法定罪的。在刑事庭审时,被告的辩护律师可以说“技高一筹”帮助其逃脱了罪名。这是在美国司法中非常正常的现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此次民事诉讼的结果又表明了什么?  孙澜涛:我13年前就跟赵燕说过,不是赔不赔的问题,只是赔多少的问题。在刑事诉讼中,实际上这其中有很多错误事实被扭曲了。此次民事诉讼的法官判决可以说是将错误全部矫正过来了,还赵燕以清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赵燕案有何代表性?  孙澜涛:在历史上,个人告政府的胜诉的案例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而此案的意义就在于,将来其他的类似案件可以引用赵燕案的判例。美国是案例法,在警察殴打无辜受害者的时候,这个案子会成为其它案件的一个具体案例,它是有历史意义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如果出现与警察对峙或冲突的时候,应该做到“零反抗”。零反抗并不是说你没有理,即便他欺负了你也需要零反抗,配合警方执法,而不要给警察任何理由来对你进行武力执法。这样起码在身体上不会受到伤害。而有理可以在法庭上说明白。就是不要吃眼前亏。  此外,在办理签证的时候,你的理由目的一定要一致。来干什么的就是要干什么,不要闪烁其词,否则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在赵燕一案中,洛德斯的辩护律师当时就称,赵燕是来谈生意的,为什么跑到水牛城来旅游。因为这一点,对方辩护律师就可以花费很长时间来就此抓住不放。    孙澜涛律师现为美国罗斯-李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具有20年人身伤害索赔诉讼的经验,同时专长移民法、劳工法、刑事辩护及公司商务法律纠纷的调节和仲裁。处理过多宗华人社区关注的重大民事和刑事案件。受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委托,多次为留学生及领馆官员进行普法教育,讲解美国法律法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责任编辑:

原标题:[解局]一纸县公文,折射多少地方困境  最近,一条的新闻,引起了公众的广泛讨论。  媒体报道,8月23日,网上流传了一份宁乡县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直接宣布其在2015年1月1日以前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舆论顿时一片哗然。更为戏剧性的是,就在网上纷纷议论之际,8月24日,当地政府又通过红网宣布,收回该声明。  这一来一去,可谓是调足了大众胃口:政府为什么要出具这些担保函?政府明文出的公函想作废就作废,公信力何在?作废之后那些债务该怎么解决?    问题很多,我们可以先从政府为什么要开具这些担保函入手。  担保函,众所周知,就是政府替一些地方融资平台背书做担保的文件,但由于在现实操作中,这些平台主要是在替政府承担相关的公共事务建设,所以,这一行为其实就是政府的“违规举债”。  举债嘛,也不难理解,背后最根本的原因不过是缺钱!  可能很多人要问了,缺钱那你就去增加税收,找中央要钱,或者发行债券呗,搞什么非法举债?但问题在于,在2011年之前,中央是严禁各地方政府发行公债的,《预算法》就明确规定了“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债券。”加之国家财政数额有限,僧多粥少,要审批并不容易。  但奈何地方政府守护GDP的心无处安放啊,怎么办呢,于是不少政府灵机一动,就走上了高价卖地的道路。但抬高地价的后果大家肯定都清楚,资产逐渐呈现泡沫化的趋势,楼市杠杆率也在不断加高。  怎么办呢?2014年春天中央算是放开了一个小口子,财政部发了新政,允许10个省、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自发自还”的形式试点发行地方债券,但是发行的额度和时间还是要经过国务院审批。这就很明白了,一方面中央希望给地方政府一些经济活力,另一方面又想把债务风险紧紧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出了这么个政策。  但中央的良苦用心地方政府显然没有体会到,拿到试点资格的嫌额度不够用,没拿到资格的则更是叫苦连天……最终,殊途同归,大部分的地方政府还是走上了违规举债的道路。    当然,今天我们要谈的违规举债方式主要是2014年9月以后行为。业内普遍认为,从2014年修订预算法到同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43号文),我国开始加强对地方债的管理。而这一法案的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真正明确了地方政府举债的“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  所以,这个日期以后的违规举债,其实就是地方政府的一种“侥幸心理”。  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比如大名鼎鼎的“城投债”,由各地的城投集团发行,从表面上看就是企业债券,由企业兑付,但实际上发行的全过程都有地方政府的影子。所以,无论是发行方还是投资人,都心照不宣地认为“城投债”就是一种地方政府债。  再有就是上面提到的“承诺函”、“担保函”、“安慰函”、PPP合作(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地方购买公共服务领域等。  据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介绍,这些函,大多是由地方财政部门和地方人大以政府文件或者会议纪要的形式,对相关的投融资平台进行担保,都声称会将这类款项纳入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中,按期偿付。但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函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  除此之外,不少政府还会以购买公共服务的名义去为建设工程等项目举债。由于服务类项目的特殊性,不是在时间段内可以完成,资金和时间有长期的匹配过程,因此也就有了类债的属性。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这些违规举债的行为直接脱离了北京的审批和监管,连发改委、财政部都摸不清地方上到底融了多少资欠了多少债,更无法对地方债务风险做一个有效的数据评估,“地方债”似乎已经有了失控的态势?  事实上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数据统计,2016年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0.5%。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  而2015年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时,已有部分委员提及,有的省、地区负债率超过100%,100多个市本级、400多个县级政府的债务率超过100%。  这是什么概念呢?一般来说,当年债务还本付息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20%,那就存在很大风险了。而实际上,在地方,一般要求当年的还本付息额不超过财政支出的10%到15%,否则流动性风险就非常大了。  反观目前中国的债务风险,无疑十分值得忧虑。    怎么办?  前面已经说到,2014年的43号文以后,中央已经基本放开了一个地方政府正面融资的口子,允许地方自主发债。  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堵后门”防范近年来各类违规举债的“新变种”。比如:将各类地方债务纳入预算管理;实施债务限额和余额管理;置换存量债务;切割各类融资平台等。  2016年11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就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很显然,国务院是希望通过《预案》再一次强调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之间的关系,试图借此打消地方部门对中央托底债务的幻想。  今5月3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司法部及“一行三会”等六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50号文),要求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各地须在7月31日前摸底排查并改正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不规范融资行为。  5月28日,财政部出台《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要求严禁利用或虚构政府购买服务合同违法违规融资。  可以看出来,近年来,政府这一系列的重拳政策,也越来越趋于严苛和细节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边中央刚刚下了政策,那边地方政府就有点惶惶不可终日了。  于是,各类收回担保函的新闻频频出现在大众面前。  宁乡县的事情必然不会是个例。  2016年10月,贵州省部分地方财政局发出的撤回承诺函流传开来,涉及安顺市、正安县以及遵义市等;今年6月9日,河南省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财政局在《河南日报》发布公告,撤销此前对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一封项目还款承诺函。  但问题在于,这些已经经过人大批准,盖了公章的文件,说撤就撤,公众对于政府还会有基本的信任吗?信任一旦失去,未来,政府和官员还能拿什么守护他们的GDP呢?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不匹配的原因。地方政府有事权,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财权。我们当然能够理解政府和官员们在顶风作案,违规举债时的心情,无疑是希望提高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但说实话,一味地依赖债务来推动经济发展,也无异于饮鸩止渴。  要想有一个健康的经济形态,就必须寻找更加健康的发展模式和财政收入来源,进行财税体制改革,清理地方事权和财权,做到平衡发展,才是根本之道。而在这一进程中,切断非法举债的恶习所带来的阵痛,是必经的过程。责任编辑:

近日,有网友在QQ空间上发现,电影《二十二》的人物截图被制作成了表情包。这种拿历史的苦难来娱乐和消费的做法,让公众愤怒不已。  今天,上海警方发布了此事的处理结果:制作“表情包”,戏谑“慰安妇”的上海似颜绘科技有限公司被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并处停止联网、停机整顿两个月的行政处罚!  8月18日,网上出现一组以截取“慰安妇”老人头像为基础制作的动图表情,引发社会公众强烈愤慨。  上海市公安局在例行网络巡查中发现“慰安妇”老人表情图像后迅速开展调查工作。警方调查认为:相关企业为追求商业效应和经济利益,不顾道德底线“蹭热点”,罔顾民族情感“博眼球”,非法制作、传播带有戏谑色彩的“慰安妇”老人表情图像,已经对“慰安妇”老人的苦难历史形象和社会评价造成不良影响,对涉事企业及人员应当依法查处。  此前,这部记录22位"慰安妇"幸存者的严肃纪录片,被截图并配文“我真的委屈啊”、“不知所措”等文字成为表情包。  这种娱乐、消费战争受害者的不尊重行为,引发了众怒。  随后,QQ空间在微博发表致歉声明,称该系列表情包由第三方公司提供,QQ空间已将所有配图下线,并将全面自查,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责任编辑:

消防官兵赴九寨沟救援 面馆老板送上牛肉面

封面新闻讯(文/图 彭钢 记者 丁伟)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8月9日早上7点30分左右,乐山消防赴九寨沟地震救援官兵途经绵阳市平武县城。由于前方车辆拥堵,乐山支队救援队官兵只得原地待命。  奔 波了一夜,消防官兵们是又困又乏又饿。这一切都被平武县城家乐饭店的老板看在眼里。不久后,饭店一位服务员端着几碗热腾腾的牛肉刀削面,来到支队救援队官 兵的面前。“消防战士你们远在乐山都到这里了,肯定赶了一夜的路,肯定饿了吧?”不管官兵们如何推辞,就是要让战士们把面吃下。  而当战士们刚刚放下碗筷时,饭店的老板又来到消防车前。“我那儿有水有面,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过来拿,全部免费。”饭店老板说着说着就将一件矿泉水搬到官兵面前,“我知道你们是不好意思,也不愿意,你们远道而来,真的辛苦了!”  更多消息点击:  (来源:封面新闻)责任编辑:

原标题:罗援:美国一度想用台湾问题讨价还价 被当头棒喝  [环球网综合报道]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25日上午在北京发布“2016年美国与日本军力评估报告”。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发布会上,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会长罗援表示,而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一度想借此与中国讨价还价,但中方给予其当头棒喝,让美方明白主权问题没有任何谈判余地。  在台湾问题上,罗援表示,美国首先想要用台湾问题和中国较量,用台湾问题与中国讨价还价,企图造成如果中国不在经济上让步、或不在朝鲜半岛问题上配合,那么美国就没有必要承认一中原则的后果。“我们给了他当头棒喝,台湾问题是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绝对不会拿台湾问题做交易”。  罗援认为,中美之台湾问题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以前美国对华政策是“遏制+接触(Congagement)”,但现在特朗普上台后由于具有“商人特点”,再加上中美关系的大势已经无法让美国再提“遏制”。所以他认为,中美关系进入了新的讨价还价的阶段。“一般在讨价还价的阶段,首先双方要亮明底牌,什么问题可以讨价还价,什么问题不可以讨价还价。”  罗援表示,南海问题、新疆问题、西藏问题、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和国家体制问题是事关主权与核心利益的问题,不可以讨价还价,其它问题可以与对方进行磋商。  罗援表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现在给了警告以后,美国有所收敛,比如最新的对台14亿美元军售,没有卖给台湾进攻性武器,包括列入计划的F35与F16战机升级换代。但他认为,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中方向美方提出了交涉。  前不久,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通过“美军舰靠岸台湾港口”决议,罗援认为,对这一严重事态我们要高度关注,因为这意味着台美建立正式的军事关系,这和美国当初承诺不与台湾建立官方和军事关系背道而驰。“绝对不能让美国把台湾做一张牌与我们交易,台湾问题是事关国家主权,是没有任何谈判余地的”。责任编辑:

原标题:[独家对话] 律师:当事人考虑上诉 将成警察打人案判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黎史翔)近日,2004年在美国和加拿大边境遭美国边境局人员暴打的中国天津女商人赵燕起诉美国政府一案,终于宣判。美国联邦法院裁决给予赵燕46万美元的民事赔偿。赵燕在2006年提出民事起诉时,曾寻求1000万美元的赔偿。这起民事诉讼的判决结果以及13年的漫长审理过程在国内引发广泛热议。  8月18日,该案的协办律师孙澜涛接受了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他表示,赵燕女士关心的不是获赔金额,而是终于向美国政府讨回了一个说法,还了自己清白。将来其他的美国类似案件可以引用赵燕案的判例,该案是有历史意义的。      2004年,出国还不像现在这么普遍。当时37岁的赵燕在中国天津从事健身器材和木材进出口生意。同年7月12日,赵燕持商务考察签证进入美国,原定美加边境两日一夜的旅游结束后于23日飞返北京。这是她第一次来美国洽谈生意,没料到却经历了一场恶梦。   2004年7月21日,赵燕在尼亚加拉大瀑布美国一侧游览时,被移民局警察罗伯特·洛德斯误当作毒品走私者对她喷射辣椒水并进行殴打。  洛德斯最初被开除职务并以人身攻击和暴力执法罪名被刑事起诉。该起诉在2005年被判无罪,洛德斯经抗辩后复职。之后,洛德斯以政府误判为名启动两个民事诉讼,状告美国政府索赔2500万元,后全部被联邦法庭否决,洛德斯因此拖欠律师费20多万元,不得已变卖了自己的房产。2006年,赵燕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美国政府赔偿1000万美元。  近日,美国联邦纽约西区法院裁决美国政府对国土安全部警察对赵燕的“人身攻击、殴打和非法拘留”负有责任,应赔偿其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等共计约46万美元。  对话律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法院判决后,赵燕女士对这一判决结果怎么看?  孙澜涛:目前赵燕女士关心的并非是钱的多少,她像“秋菊”一样打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际官司,追究的就是一个说法。目前说法来了,联邦法庭法官裁决美国政府在殴打赵燕这个事件中,负有责任。经过人证物证的举证,几乎推翻了所有在刑事审判当中洛德斯对赵燕的错误指责,还给赵燕一个清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赵燕女士是否将就该案上诉?  孙澜涛:她有六十天上诉期考虑,所以还来得及决定。她正在与律师研判上诉的可能性,并讨论在哪一法律要点上上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当初赵燕女士索赔1000万美元,为何最终只赔偿了46.1万美元?  孙澜涛:美国并不要求原告根据索赔数额来缴纳特定比例的诉讼费,因此赵燕当初提出1000万索赔并不为过。美国的司法体系里并没有约束赔偿诉求的上限,也就是个人告政府的赔偿金额可以是“无上限”。而赵燕女士做出1000万的赔偿诉求是想要表达两种信息,一是对此事的愤怒,二是显示其受伤害的严重程度。通过高额索赔来表达上述的信息是完全合乎情理,完全是在法律范围允许范围之内的。并非此前外界解读的是赵燕女士贪婪。  美国的司法有两个平行的体系,即联邦法与各州州法。“联邦侵权诉讼法”规定,联邦法庭在处理民事侵权案的时候,适用法为法庭所在地的州法。这也就是说赵燕的案子在审判过程中,多数引用的是纽约州的州法。美国的司法又是案例法,用类似的案例来参照该案的审判和裁决。法官在审判中列举了类似的侵权受伤害案例,给出了不高不低、比较折中的赔偿数额。  此前有一则案例赔了原告6.5万美元赔偿金,当时该案的原告被警察用脚踩在了人行道沟上,用力挤压,造成了封闭性脑损伤。在这起案例中政府仅赔偿了6.5万美元。  在另一起案例中,警察用钝物打击原告面颊,造成颧骨骨折,并作了整容手术,法庭判原告获赔21.6万。而当时赵燕身上没有骨折,只是被执法人员殴打得非常惨,使得一个女人的尊严都丧失了。在考虑赵燕的赔偿时,法官大多考虑的是精神损失上的赔偿,如果赔偿过低,妇女保护群体也不会同意。因此法官在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多。  但是如果开出个“天价赔偿”,破了这个例的话,因为美国是案例法,法官也会考虑到以后类似的案件会援引赵燕案作为参照,就仿佛开了闸一样没法收拾。所以法官在审判上做出了一个“折中”的赔偿,不尽合理,但赵燕有上诉的权利。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案件为何耗时长达13年之久?  孙澜涛:可以说赵燕的案子“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从地理上,天津到纽约,再返到水牛城,而且赵燕、律师和法官在沟通合作的时候还是双语沟通。加上所有举证材料都是中文,要转换成英文有一个翻译过程。再之后还需要将这些材料公证了以后再送交给法庭。在此期间,因前一任法官退休,更换了另一名法官,而新一任法官需要熟悉案件又拖了时间。另外,律师事务所手头上也有众多其他的案件。  律师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递交文件,再之后就出现了“漫长的拖庭”,有时候半年才等到法院的反馈消息。而再次询问的时候,法院会以案件积压,动议审查需要时间等理由要求耐心等待。  此外,在此期间也有调解过程。当时找了一个资深的退休法官在中间调解,这就耗时一年多时间。而调解官在此之前就要阅读关于案件的材料,光是赵燕案件的材料和文件就多达二十几箱。  还有一个因素是,美国司法是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分开审理的,并不像中国是刑事附带民事一起审理。因此两者分开审理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具体来说,赵燕案中刑事诉讼耗时了2年,而民事诉讼则耗时长达11年。而实际上这已经是政府高层关注的案件。当时时任美国国务卿也表态要求彻查该案件。而就是因为需要“彻查”所以需要大量的时间,将所有的证人和相关的医疗报告重新审查。13年的时间可以说是创下了联邦案件“漫游的记录”,但是最终的审判是非常细致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其中经历了哪些迂回曲折?  孙澜涛:这一案件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在美国的民事侵权案中,举证的责任在原告。因此,原告需要鉴定赵燕当时受的是什么伤,需要医生的证明和证词。更为关键的一点是赵燕需要对其精神上的创伤进行举证。案件耗时13年之久,对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生活轨迹也完全改变,本来赵燕完全可能成为一位成功的女商人,可因为案件的发生,令她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再加上家中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照料,压力可想而知。  还有其经济损失,此外还需证明其在该案中没有过失责任部分。这其中特别重要的一点是,需要被告洛德斯的同事当时在庭上说实话,让他们改变原来刑事庭作证时给陪审团留下的错误印象。而此次民事庭上,法官给予他们很好的评价,说他们说了实话,证词可信。他们告诉法官,赵燕在失去行为能力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在别的警官高喊“住手,别再打了”的阻拦下,被告洛德斯都不听劝还继续下手。当时洛德斯向赵燕喷了辣椒水以后往墙上摔,摔完后还用膝盖踢了赵燕面部三次,然后又抓住赵燕的头发向地面敲打两次。这些完全都被原告律师询问出来,对方也承认是事实。法官记录在案,并推翻了在刑事庭中说赵燕反抗一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我们知道在民事诉讼前,还经历了刑事诉讼,当时媒体一致报道说是赵燕败诉了。您怎么看?  孙澜涛:这是媒体的一个误读。赵燕的民事律师在整个的刑事诉讼过程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刑事诉讼是由联邦政府检察官起诉被告的。应该说是联邦政府检察官在起诉中败诉了,只能说是检察官审判不力。而“赵燕败诉”这一说法是完全不正确的。媒体的错误解读也造成了赵燕终身的遗憾。她觉得在刑事诉讼中事实被颠倒了,而且人格也被侮辱了。因此她决定将案件进行民事诉讼,一定要掰回这一说法。这也是她就算要打十几年的官司也要坚持打下去的原因之一。13年的漫长诉讼因此而展开。  实际上,检察官的败诉也是有情可原。在美国刑事诉讼中,要将一个人定罪,门槛是非常高的。对任何证据证人有任何怀疑和疑问的情况下,是无法定罪的。在刑事庭审时,被告的辩护律师可以说“技高一筹”帮助其逃脱了罪名。这是在美国司法中非常正常的现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此次民事诉讼的结果又表明了什么?  孙澜涛:我13年前就跟赵燕说过,不是赔不赔的问题,只是赔多少的问题。在刑事诉讼中,实际上这其中有很多错误事实被扭曲了。此次民事诉讼的法官判决可以说是将错误全部矫正过来了,还赵燕以清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赵燕案有何代表性?  孙澜涛:在历史上,个人告政府的胜诉的案例可以说是寥寥无几。而此案的意义就在于,将来其他的类似案件可以引用赵燕案的判例。美国是案例法,在警察殴打无辜受害者的时候,这个案子会成为其它案件的一个具体案例,它是有历史意义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如果出现与警察对峙或冲突的时候,应该做到“零反抗”。零反抗并不是说你没有理,即便他欺负了你也需要零反抗,配合警方执法,而不要给警察任何理由来对你进行武力执法。这样起码在身体上不会受到伤害。而有理可以在法庭上说明白。就是不要吃眼前亏。  此外,在办理签证的时候,你的理由目的一定要一致。来干什么的就是要干什么,不要闪烁其词,否则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在赵燕一案中,洛德斯的辩护律师当时就称,赵燕是来谈生意的,为什么跑到水牛城来旅游。因为这一点,对方辩护律师就可以花费很长时间来就此抓住不放。    孙澜涛律师现为美国罗斯-李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具有20年人身伤害索赔诉讼的经验,同时专长移民法、劳工法、刑事辩护及公司商务法律纠纷的调节和仲裁。处理过多宗华人社区关注的重大民事和刑事案件。受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委托,多次为留学生及领馆官员进行普法教育,讲解美国法律法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责任编辑:

原标题:[解局]一纸县公文,折射多少地方困境  最近,一条的新闻,引起了公众的广泛讨论。  媒体报道,8月23日,网上流传了一份宁乡县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直接宣布其在2015年1月1日以前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舆论顿时一片哗然。更为戏剧性的是,就在网上纷纷议论之际,8月24日,当地政府又通过红网宣布,收回该声明。  这一来一去,可谓是调足了大众胃口:政府为什么要出具这些担保函?政府明文出的公函想作废就作废,公信力何在?作废之后那些债务该怎么解决?    问题很多,我们可以先从政府为什么要开具这些担保函入手。  担保函,众所周知,就是政府替一些地方融资平台背书做担保的文件,但由于在现实操作中,这些平台主要是在替政府承担相关的公共事务建设,所以,这一行为其实就是政府的“违规举债”。  举债嘛,也不难理解,背后最根本的原因不过是缺钱!  可能很多人要问了,缺钱那你就去增加税收,找中央要钱,或者发行债券呗,搞什么非法举债?但问题在于,在2011年之前,中央是严禁各地方政府发行公债的,《预算法》就明确规定了“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债券。”加之国家财政数额有限,僧多粥少,要审批并不容易。  但奈何地方政府守护GDP的心无处安放啊,怎么办呢,于是不少政府灵机一动,就走上了高价卖地的道路。但抬高地价的后果大家肯定都清楚,资产逐渐呈现泡沫化的趋势,楼市杠杆率也在不断加高。  怎么办呢?2014年春天中央算是放开了一个小口子,财政部发了新政,允许10个省、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自发自还”的形式试点发行地方债券,但是发行的额度和时间还是要经过国务院审批。这就很明白了,一方面中央希望给地方政府一些经济活力,另一方面又想把债务风险紧紧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出了这么个政策。  但中央的良苦用心地方政府显然没有体会到,拿到试点资格的嫌额度不够用,没拿到资格的则更是叫苦连天……最终,殊途同归,大部分的地方政府还是走上了违规举债的道路。    当然,今天我们要谈的违规举债方式主要是2014年9月以后行为。业内普遍认为,从2014年修订预算法到同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43号文),我国开始加强对地方债的管理。而这一法案的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真正明确了地方政府举债的“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  所以,这个日期以后的违规举债,其实就是地方政府的一种“侥幸心理”。  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比如大名鼎鼎的“城投债”,由各地的城投集团发行,从表面上看就是企业债券,由企业兑付,但实际上发行的全过程都有地方政府的影子。所以,无论是发行方还是投资人,都心照不宣地认为“城投债”就是一种地方政府债。  再有就是上面提到的“承诺函”、“担保函”、“安慰函”、PPP合作(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地方购买公共服务领域等。  据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财—鹏元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所长温来成介绍,这些函,大多是由地方财政部门和地方人大以政府文件或者会议纪要的形式,对相关的投融资平台进行担保,都声称会将这类款项纳入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中,按期偿付。但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函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  除此之外,不少政府还会以购买公共服务的名义去为建设工程等项目举债。由于服务类项目的特殊性,不是在时间段内可以完成,资金和时间有长期的匹配过程,因此也就有了类债的属性。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这些违规举债的行为直接脱离了北京的审批和监管,连发改委、财政部都摸不清地方上到底融了多少资欠了多少债,更无法对地方债务风险做一个有效的数据评估,“地方债”似乎已经有了失控的态势?  事实上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数据统计,2016年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0.5%。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  而2015年底,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时,已有部分委员提及,有的省、地区负债率超过100%,100多个市本级、400多个县级政府的债务率超过100%。  这是什么概念呢?一般来说,当年债务还本付息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超过20%,那就存在很大风险了。而实际上,在地方,一般要求当年的还本付息额不超过财政支出的10%到15%,否则流动性风险就非常大了。  反观目前中国的债务风险,无疑十分值得忧虑。    怎么办?  前面已经说到,2014年的43号文以后,中央已经基本放开了一个地方政府正面融资的口子,允许地方自主发债。  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堵后门”防范近年来各类违规举债的“新变种”。比如:将各类地方债务纳入预算管理;实施债务限额和余额管理;置换存量债务;切割各类融资平台等。  2016年11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就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很显然,国务院是希望通过《预案》再一次强调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之间的关系,试图借此打消地方部门对中央托底债务的幻想。  今5月3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司法部及“一行三会”等六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50号文),要求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各地须在7月31日前摸底排查并改正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不规范融资行为。  5月28日,财政部出台《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要求严禁利用或虚构政府购买服务合同违法违规融资。  可以看出来,近年来,政府这一系列的重拳政策,也越来越趋于严苛和细节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边中央刚刚下了政策,那边地方政府就有点惶惶不可终日了。  于是,各类收回担保函的新闻频频出现在大众面前。  宁乡县的事情必然不会是个例。  2016年10月,贵州省部分地方财政局发出的撤回承诺函流传开来,涉及安顺市、正安县以及遵义市等;今年6月9日,河南省许昌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财政局在《河南日报》发布公告,撤销此前对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一封项目还款承诺函。  但问题在于,这些已经经过人大批准,盖了公章的文件,说撤就撤,公众对于政府还会有基本的信任吗?信任一旦失去,未来,政府和官员还能拿什么守护他们的GDP呢?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不匹配的原因。地方政府有事权,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财权。我们当然能够理解政府和官员们在顶风作案,违规举债时的心情,无疑是希望提高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但说实话,一味地依赖债务来推动经济发展,也无异于饮鸩止渴。  要想有一个健康的经济形态,就必须寻找更加健康的发展模式和财政收入来源,进行财税体制改革,清理地方事权和财权,做到平衡发展,才是根本之道。而在这一进程中,切断非法举债的恶习所带来的阵痛,是必经的过程。责任编辑:

近日,有网友在QQ空间上发现,电影《二十二》的人物截图被制作成了表情包。这种拿历史的苦难来娱乐和消费的做法,让公众愤怒不已。  今天,上海警方发布了此事的处理结果:制作“表情包”,戏谑“慰安妇”的上海似颜绘科技有限公司被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一万五千元,并处停止联网、停机整顿两个月的行政处罚!  8月18日,网上出现一组以截取“慰安妇”老人头像为基础制作的动图表情,引发社会公众强烈愤慨。  上海市公安局在例行网络巡查中发现“慰安妇”老人表情图像后迅速开展调查工作。警方调查认为:相关企业为追求商业效应和经济利益,不顾道德底线“蹭热点”,罔顾民族情感“博眼球”,非法制作、传播带有戏谑色彩的“慰安妇”老人表情图像,已经对“慰安妇”老人的苦难历史形象和社会评价造成不良影响,对涉事企业及人员应当依法查处。  此前,这部记录22位"慰安妇"幸存者的严肃纪录片,被截图并配文“我真的委屈啊”、“不知所措”等文字成为表情包。  这种娱乐、消费战争受害者的不尊重行为,引发了众怒。  随后,QQ空间在微博发表致歉声明,称该系列表情包由第三方公司提供,QQ空间已将所有配图下线,并将全面自查,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07-11 05: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