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越新三国施救失踪中国帆船队员 无法定位

  • 分类:体育

新华网厦门10月27日新媒体电 (记者付敏 陈旺)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4届学友、现航海员赛军于越南当地时间25日夜间在越南一海域落海失踪。厦大众多校友在网络上发起了寻找求援行动。  26日,诺莱仕帆船俱乐部发布消息称,越南当地时间25日23:50左右,在其帆船队的ARK323号在从越南沿海出发前往巴厘岛的途中,船员赛军在工作时被海浪卷下甲板落水失踪,搜救工作截至目前还在进行中,尚未找到失踪人员。  赛军是ARK323的前甲板和领航员,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4届毕业生,曾参加过多场大型帆船赛事,于今年正式加入ARK323船队。  按照行程,赛军及其队友要从越南经印尼,最后到澳大利亚参加年底的比赛。越南当地时间25日13:30左右,赛军一行离开越南的芽庄竹岛前往印尼,当晚23:50发现赛军不见了,便立即联系救援组织开始救援。  诺莱仕帆船俱乐部表示,全体船员在第一时间执行了“人员落水预案”,但仍未能在事发地点对失踪水手进行定位。可以确定的是赛军当时穿着救生 衣并携带有个人定位信号浮标。诺莱仕帆船俱乐部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通知了香港的海上救助调度中心对浮标的定位信号进行追踪,但是没能收到信号。与此同 时,诺莱仕帆船俱乐部通知了越南和中国的相关部门并请求即时的现场救援,一艘越南军方船只和数艘渔船当即前往救援。  与此同时,厦大众多校友纷纷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在网络上寻求救援。  拥有32万粉丝的厦门大学新浪官方微博在27日上午发布了《海难求援》的长微博,呼吁“有能力的国内及海外人士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并祈祷赛军能够平安归来”。短短几小时内,该微博有众多大V的超过300多次的转发。  网友“马婷Alanni”评论说:“万能的微博,希望早日找到!”;网友“康康康熙”说:“求平安回来。”在微信朋友圈,关于赛军落水救援 的消息,厦大校友也在不间断的转发更新。厦大经济学院大一学生刘璐说,“我非常希望学长能够平安归来,这件事牵动着每一个厦大人的心。”  27日,来自当地同行船员赖俊浩消息称,目前主要的救援力量为来自香港、越南的国际救援组织(MRCC),落水人员漂流轨迹预报已有福建省海洋预报台呈交前线搜救人员;越南军方已出动一艘军事用船前去搜救,新加坡的海事力量也已出动。  截至记者发稿时,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尚未找到失联人员。

新华网南京9月29日电(记者聂可、喻菲、姬少亭)记者29日从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了解到,中国首颗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将于今年12月发射,目前已进入发射前100天倒计时阶段。  据暗物质卫星首席科学家、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常进介绍,天文观测表明,宇宙中最重要的成分是暗物质和暗能量,暗物质占宇宙25%,暗能量占70%,通常所观测到的普通物质只占宇宙质量5%。  为进一步探测研究暗物质性质,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高能物理所、近代物理所和国家空间科学中心自2011年起合作研发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目前已进入发射星的组装测试阶段,预计将于今年12月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择机发射。  常进表示,该暗物质粒子卫星造价约1亿美元,是中国迄今为止观测能段范围最宽、能量分辨率最优的空间探测器,超过国际上所有同类探测器。该卫星 的主要科学目标之一,便是通过高分辨观测宇宙高能电子和伽马射线,寻找并研究暗物质粒子。“暗物质卫星对暗物质的探测和研究,有望给物理学基础科学前沿带 来新的重大突破。”  根据中科院小卫星工程中心的设计,卫星轨道为太阳同步轨道,轨道高度500公里,三轴指向天顶,有效载荷重约1400公斤,功耗约400瓦,每天的数据量约12G字节。  据悉,自9月29日起至10月31日,全球网友可以通过网络提交自己对暗物质卫星的命名建议,最终评出的5名特等奖获得者将亲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现场观摩卫星发射。

南都讯 记者陈磊 发自北京 官方报道显示,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正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访问朝鲜。  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将昨日起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席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并对朝鲜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新华社报道,刘云山9日晚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会见了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  新华社刊发的会见照片和央视新闻报道画面,还透露了参加会见的其他中方重要成员,包括:全国政协副主席、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外交部党委书记、副部长张业遂,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沈阳军区政委王洪尧,中联部副部长刘洪才和现任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作为代表团成员陪同刘云山出访。按照惯例,政治局常委外访,多会安排中联部、外交部相关官员陪同,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陪同访问政治局常委外访,此前并不多见。  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会见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 新华社发  官方简历显示,宋涛生于1955年4月,是江苏省宿迁人,1978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福建林学院、福建轻工业研究所工作,后曾担任福建省罗源县县委副书记、福建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总裁。从2000年开始,宋涛进入外交系统工作,曾任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驻圭亚那大使、外交部国外工作局局长和驻菲律宾大使,并于2011年2月升为外交部副部长。2013年底,宋涛转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去年底,宋涛又出任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晋升正部级。  中央外事办公室是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的常设办事机构,在中国外交的决策、落实和执行过程中发挥着作为枢纽的重大作用,是外交决策的核心协调机构。中央外事小组是中央政治局领导外事、国家安全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同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合署办公,其组长一般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兼任。  作为正部级单位,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却常由副国级“高配”,一般由国务院分管外交的国务委员兼任。根据资料显示,中央外事办公室现主任为杨洁篪。除常务副主任宋涛外,中央外事办公室还有两位副主任,其中叶大波已任副主任多年;另一位副主任孔泉曾任中国驻法大使,于2013年中开始担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副主任。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报道,调查显示,在韩国工作的外籍人员中,有一半以上工作时间超过50个小时,月平均工资接近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  从国籍来看,中国朝鲜族占比最多,达到43.7万人。其次分别为:越南人(7.6万人)、除朝鲜族外的中国人(5.6万)、美国加拿大人(5.2万)、印度尼西亚人(3.8万)。  韩国统计厅22日发表了《2015年外籍人员雇佣调查结果》报告书,数据显示外籍人员雇佣率为68.3%,较韩国人雇佣率高出7.4%。  以5月份为基准,15岁以上在韩国常住的外籍人口共计137.3万人。其中,在韩国就业的外籍人口共计93.8万人、失业者共计4.8万人、非经济活动人口共计38.7万人。经济活动参加率为71.8%、雇佣率为68.3%、失业率为4.9%。  外籍就业者占到韩国就业者总人数(2618.9万)的3.6%,外籍人口雇佣率较韩国雇佣率(60.9%)高出7.4%。  从性别来看,在韩国就业的男性外籍人员共计62.6万人(66.8%)、女性共计31.2万人(33.2%)。  从就职地区来看,在京畿道、仁川内就职的外籍人口最多,共计37.2万人。其次分别为:首尔(22.7万人),釜山、蔚山、庆尚南道(11.9万人),大田、忠清南道、忠清北道(8.8万人)。  从年龄层来看,30-39岁的人数最多,共计26.5万人。其次分别为:20-29岁(25.5万人)、40-49岁(18.7万人)、50-59岁(16.4万人)。  从工资来看,收入在100-200万韩元的外籍人员共计47.7万人,占比高达53.1%。其次分比为:200-300万韩元(30.8万人,34.3%)、300万韩元以上(7万人,7.8%)。  统计厅雇佣统计科长申元保(音)表示:“外籍人员的月平均收入在199万韩元左右。”  从工作时间来看,一周工作40-50个小时的外籍人员共计35.2万人(37.6%)、60个小时以上达24.9万人(26.6%)、50-60小时达23.4万人(25.0%)。总体来看,一周工作50小时以上的外籍人员占比达到一半以上。

新华网北京10月6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瑞典卡罗琳医学院5日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药学家屠呦呦等三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对疟疾等寄 生虫病机理和治疗的研究成果。这份诺奖,屠呦呦分享一半,“以表彰她对治疗疟疾新药的发现”。这里讲的“新药”,就是被称为“中国神药”的青蒿素。  在曾常驻非洲等热带地区的中国人当中,“青蒿素”这三个字绝不仅仅是一种药物那么简单,有没有它,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分界。在异乡的土地上,面 对毒虫叮咬和瘴气侵袭,青蒿素带来的宽慰不仅仅是在身体上。新华国际客户端采访多位驻非或曾驻非的国人,为您讲述他们的青蒿素故事。      屠呦呦获得诺奖的这一天,师兄在微信里回复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屠大科学家”。  认识师兄李怀强是在来到莫桑比克不久的使馆招待会上,由于同是山东老乡还上过同一所大学,所以师兄的称呼就这样叫了开来。  吃过几回饭后,渐渐知道师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供职于山东外经集团,十几年来他辗转停留过加纳、东帝汶和莫桑比克,参与了不少惠及当地民众的项目建设,不过由于这些国家均属疟区,师兄也不可避免地“中了招”。  我第一次知道疟疾俗称“打摆子”就是从师兄口中听说。他说,自己1999年毕业后第一次派出至非洲,在加纳刚下飞机的第一晚就发烧无力浑身难受,症状极似疟疾。痛苦与疑问下,同事给了他青蒿素,师兄吃下后第二天症状便消失了。师兄说,这是他第一次认识青蒿素。  在加纳停留的14个月里,师兄得过两次疟疾,较轻的那回自己靠吃青蒿素挺了过来,较严重的那次当地医生用德国奎宁帮他治愈。师兄说,奎宁副作用大,不如青蒿素好用。  在东帝汶的几年里,师兄又屡次中招,所幸当地有中国医疗队,所以每次都靠青蒿素化险为夷。师兄说,情况最严重的一次,他卧床输了一个礼拜的葡萄糖。  尽管有多次“中招”的经历,师兄却说,疟疾并不是非常可怕的疾病,每年非洲出现那么多疟疾死亡病例,原因就在于缺少治疗药物或拖延治疗。  师兄举了个例子说,2000年时候有朋友前往加纳考察投资,半个月后回国没多久就出现发烧无力现象,国内医院当时还对这种非洲疾病没有太多意 识,在不知道病人去过非洲的情况下,治疗了小半个月都不见好转,最后下了病危通知书。病人家属悲痛之余联系加纳的朋友得知有可能是疟疾,医院确诊后迅速调 来青蒿素,这才帮助病人转危为安。  青蒿素现在是师兄的常备药物,他说,以前虽然知道青蒿素是中国人发现的,但却不知道是谁。今天,随着诺奖的揭晓,他终于知道了应该感谢的名字。      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当驻外记者。国内很多人没听说过拉各斯,但它其实是个上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由几个岛屿组成,有桥梁相连,晚上下班能堵车几个小时。堵车不可怕,可怕的是疾病。当地最普遍的疾病就是疟疾了。  疟疾俗称打摆子,这个词大家都很熟悉,但国内亲身经历的人应该寥寥无几,对疟疾了解的就更少了。查查电子邮箱,发现还保存着一份我即将结束尼日 利亚任期时,国内一位即将驻外的同事写给我的邮件,问道:“我最关心的是拉各斯有疾病么?是不是到那边大部分人会得疟疾,疟疾能治愈么?会留下后遗症 么?”  疟疾是携带疟原虫的蚊子叮咬引起的。我第一次打摆子,似乎是参加一个招待会,脸上叮了一只蚊子,一拍全是血,回到住处很快就病倒了。有人问,得疟疾是不是觉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我倒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头晕发热,全身无力不舒服。  面对疾病,我们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吃药,吃青蒿素,药名叫科泰新。头疼发热,感觉是疟疾,就吃一片,直到感觉没问题了。所以科泰新是那个时候拉各斯华人的常备药,一些黑人朋友也跟我们要抗疟药。  当时在非洲,科泰新被称为疟疾克星、“神药”,它没有抗药性问题。这种药是1994年开始出口的,1996年被卫生部指定为中国援非医疗队必备 药品。国家领导人出访非洲时,还把科泰新作为礼物赠送当地。该抗疟药一开始打开的是东非市场,后来才进军西非,销售人员在开拓尼日利亚市场时,还曾在分社 借住。但说实话,该药物的市场份额在当时还是有限,可查的是《人民日报》记者当时一篇相关报道:北京华立科泰公司“销售额从1994年的不足5万美元上升 到今年(2005年)的1000多万美元。目前‘科泰新’在东非同类产品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在西非市场名列第二位。”      2004年刚到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有一次在一家中餐馆吃饭。其中一张餐桌上摆着一个最大号的雪碧瓶,里面是白色药片。我看到一个黑人侍者走进来,打开拿了一片或是两片放进嘴里,以为是不是薄荷糖,或者是口香糖之类。  那其实是奎宁。当时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因为便宜,大概几分钱一片,所以会装上几百片放在桌上让雇员们自行取用;更因为疟疾就象感冒头痛一样常见和不可避免,也需要随时准备着这么几百片。  疟疾由按蚊传播,当地人几乎每天都暴露在按蚊的传染范围之中,所以尽管不是每一次得疟疾都会致命,但从绝对数来看,疟疾是这片大陆的头号杀手。  喹宁的副作用很大,更重要的是因为喹宁的滥用,普遍出现了疟原虫对喹宁严重的抗药性。这让疟疾的致死率重新成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直到青蒿素的出现才重新有了答案。  “你听说过中国的青蒿素吗?”“你有中国的青蒿素吗?”  当地人最爱索要的不是中国茶叶,他们惦记的是另一种植物。  青蒿素的神力当时已经传开,中国政府的代表团访问,或是企业家捐赠,必然带青蒿素为礼物。世卫组织在非洲的会议,以青蒿素一个药为峰会主题,也属破天荒了。  过去这十年,我相信青蒿素挽救了无数生命;未来,我相信青蒿素还可以挽救更多。

中越新三国施救失踪中国帆船队员 无法定位

新华网厦门10月27日新媒体电 (记者付敏 陈旺)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4届学友、现航海员赛军于越南当地时间25日夜间在越南一海域落海失踪。厦大众多校友在网络上发起了寻找求援行动。  26日,诺莱仕帆船俱乐部发布消息称,越南当地时间25日23:50左右,在其帆船队的ARK323号在从越南沿海出发前往巴厘岛的途中,船员赛军在工作时被海浪卷下甲板落水失踪,搜救工作截至目前还在进行中,尚未找到失踪人员。  赛军是ARK323的前甲板和领航员,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014届毕业生,曾参加过多场大型帆船赛事,于今年正式加入ARK323船队。  按照行程,赛军及其队友要从越南经印尼,最后到澳大利亚参加年底的比赛。越南当地时间25日13:30左右,赛军一行离开越南的芽庄竹岛前往印尼,当晚23:50发现赛军不见了,便立即联系救援组织开始救援。  诺莱仕帆船俱乐部表示,全体船员在第一时间执行了“人员落水预案”,但仍未能在事发地点对失踪水手进行定位。可以确定的是赛军当时穿着救生 衣并携带有个人定位信号浮标。诺莱仕帆船俱乐部在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通知了香港的海上救助调度中心对浮标的定位信号进行追踪,但是没能收到信号。与此同 时,诺莱仕帆船俱乐部通知了越南和中国的相关部门并请求即时的现场救援,一艘越南军方船只和数艘渔船当即前往救援。  与此同时,厦大众多校友纷纷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在网络上寻求救援。  拥有32万粉丝的厦门大学新浪官方微博在27日上午发布了《海难求援》的长微博,呼吁“有能力的国内及海外人士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并祈祷赛军能够平安归来”。短短几小时内,该微博有众多大V的超过300多次的转发。  网友“马婷Alanni”评论说:“万能的微博,希望早日找到!”;网友“康康康熙”说:“求平安回来。”在微信朋友圈,关于赛军落水救援 的消息,厦大校友也在不间断的转发更新。厦大经济学院大一学生刘璐说,“我非常希望学长能够平安归来,这件事牵动着每一个厦大人的心。”  27日,来自当地同行船员赖俊浩消息称,目前主要的救援力量为来自香港、越南的国际救援组织(MRCC),落水人员漂流轨迹预报已有福建省海洋预报台呈交前线搜救人员;越南军方已出动一艘军事用船前去搜救,新加坡的海事力量也已出动。  截至记者发稿时,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尚未找到失联人员。

新华网南京9月29日电(记者聂可、喻菲、姬少亭)记者29日从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了解到,中国首颗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将于今年12月发射,目前已进入发射前100天倒计时阶段。  据暗物质卫星首席科学家、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常进介绍,天文观测表明,宇宙中最重要的成分是暗物质和暗能量,暗物质占宇宙25%,暗能量占70%,通常所观测到的普通物质只占宇宙质量5%。  为进一步探测研究暗物质性质,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高能物理所、近代物理所和国家空间科学中心自2011年起合作研发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目前已进入发射星的组装测试阶段,预计将于今年12月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择机发射。  常进表示,该暗物质粒子卫星造价约1亿美元,是中国迄今为止观测能段范围最宽、能量分辨率最优的空间探测器,超过国际上所有同类探测器。该卫星 的主要科学目标之一,便是通过高分辨观测宇宙高能电子和伽马射线,寻找并研究暗物质粒子。“暗物质卫星对暗物质的探测和研究,有望给物理学基础科学前沿带 来新的重大突破。”  根据中科院小卫星工程中心的设计,卫星轨道为太阳同步轨道,轨道高度500公里,三轴指向天顶,有效载荷重约1400公斤,功耗约400瓦,每天的数据量约12G字节。  据悉,自9月29日起至10月31日,全球网友可以通过网络提交自己对暗物质卫星的命名建议,最终评出的5名特等奖获得者将亲临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现场观摩卫星发射。

南都讯 记者陈磊 发自北京 官方报道显示,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正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访问朝鲜。  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将昨日起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席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并对朝鲜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新华社报道,刘云山9日晚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会见了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  新华社刊发的会见照片和央视新闻报道画面,还透露了参加会见的其他中方重要成员,包括:全国政协副主席、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外交部党委书记、副部长张业遂,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沈阳军区政委王洪尧,中联部副部长刘洪才和现任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宋涛作为代表团成员陪同刘云山出访。按照惯例,政治局常委外访,多会安排中联部、外交部相关官员陪同,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陪同访问政治局常委外访,此前并不多见。  10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平壤百花园迎宾馆会见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 新华社发  官方简历显示,宋涛生于1955年4月,是江苏省宿迁人,1978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福建林学院、福建轻工业研究所工作,后曾担任福建省罗源县县委副书记、福建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总裁。从2000年开始,宋涛进入外交系统工作,曾任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驻圭亚那大使、外交部国外工作局局长和驻菲律宾大使,并于2011年2月升为外交部副部长。2013年底,宋涛转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去年底,宋涛又出任中央外办常务副主任,晋升正部级。  中央外事办公室是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的常设办事机构,在中国外交的决策、落实和执行过程中发挥着作为枢纽的重大作用,是外交决策的核心协调机构。中央外事小组是中央政治局领导外事、国家安全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同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合署办公,其组长一般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兼任。  作为正部级单位,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却常由副国级“高配”,一般由国务院分管外交的国务委员兼任。根据资料显示,中央外事办公室现主任为杨洁篪。除常务副主任宋涛外,中央外事办公室还有两位副主任,其中叶大波已任副主任多年;另一位副主任孔泉曾任中国驻法大使,于2013年中开始担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副主任。

中新网10月22日电 据韩国亚洲经济中文网报道,调查显示,在韩国工作的外籍人员中,有一半以上工作时间超过50个小时,月平均工资接近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  从国籍来看,中国朝鲜族占比最多,达到43.7万人。其次分别为:越南人(7.6万人)、除朝鲜族外的中国人(5.6万)、美国加拿大人(5.2万)、印度尼西亚人(3.8万)。  韩国统计厅22日发表了《2015年外籍人员雇佣调查结果》报告书,数据显示外籍人员雇佣率为68.3%,较韩国人雇佣率高出7.4%。  以5月份为基准,15岁以上在韩国常住的外籍人口共计137.3万人。其中,在韩国就业的外籍人口共计93.8万人、失业者共计4.8万人、非经济活动人口共计38.7万人。经济活动参加率为71.8%、雇佣率为68.3%、失业率为4.9%。  外籍就业者占到韩国就业者总人数(2618.9万)的3.6%,外籍人口雇佣率较韩国雇佣率(60.9%)高出7.4%。  从性别来看,在韩国就业的男性外籍人员共计62.6万人(66.8%)、女性共计31.2万人(33.2%)。  从就职地区来看,在京畿道、仁川内就职的外籍人口最多,共计37.2万人。其次分别为:首尔(22.7万人),釜山、蔚山、庆尚南道(11.9万人),大田、忠清南道、忠清北道(8.8万人)。  从年龄层来看,30-39岁的人数最多,共计26.5万人。其次分别为:20-29岁(25.5万人)、40-49岁(18.7万人)、50-59岁(16.4万人)。  从工资来看,收入在100-200万韩元的外籍人员共计47.7万人,占比高达53.1%。其次分比为:200-300万韩元(30.8万人,34.3%)、300万韩元以上(7万人,7.8%)。  统计厅雇佣统计科长申元保(音)表示:“外籍人员的月平均收入在199万韩元左右。”  从工作时间来看,一周工作40-50个小时的外籍人员共计35.2万人(37.6%)、60个小时以上达24.9万人(26.6%)、50-60小时达23.4万人(25.0%)。总体来看,一周工作50小时以上的外籍人员占比达到一半以上。

新华网北京10月6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瑞典卡罗琳医学院5日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药学家屠呦呦等三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对疟疾等寄 生虫病机理和治疗的研究成果。这份诺奖,屠呦呦分享一半,“以表彰她对治疗疟疾新药的发现”。这里讲的“新药”,就是被称为“中国神药”的青蒿素。  在曾常驻非洲等热带地区的中国人当中,“青蒿素”这三个字绝不仅仅是一种药物那么简单,有没有它,有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分界。在异乡的土地上,面 对毒虫叮咬和瘴气侵袭,青蒿素带来的宽慰不仅仅是在身体上。新华国际客户端采访多位驻非或曾驻非的国人,为您讲述他们的青蒿素故事。      屠呦呦获得诺奖的这一天,师兄在微信里回复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屠大科学家”。  认识师兄李怀强是在来到莫桑比克不久的使馆招待会上,由于同是山东老乡还上过同一所大学,所以师兄的称呼就这样叫了开来。  吃过几回饭后,渐渐知道师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供职于山东外经集团,十几年来他辗转停留过加纳、东帝汶和莫桑比克,参与了不少惠及当地民众的项目建设,不过由于这些国家均属疟区,师兄也不可避免地“中了招”。  我第一次知道疟疾俗称“打摆子”就是从师兄口中听说。他说,自己1999年毕业后第一次派出至非洲,在加纳刚下飞机的第一晚就发烧无力浑身难受,症状极似疟疾。痛苦与疑问下,同事给了他青蒿素,师兄吃下后第二天症状便消失了。师兄说,这是他第一次认识青蒿素。  在加纳停留的14个月里,师兄得过两次疟疾,较轻的那回自己靠吃青蒿素挺了过来,较严重的那次当地医生用德国奎宁帮他治愈。师兄说,奎宁副作用大,不如青蒿素好用。  在东帝汶的几年里,师兄又屡次中招,所幸当地有中国医疗队,所以每次都靠青蒿素化险为夷。师兄说,情况最严重的一次,他卧床输了一个礼拜的葡萄糖。  尽管有多次“中招”的经历,师兄却说,疟疾并不是非常可怕的疾病,每年非洲出现那么多疟疾死亡病例,原因就在于缺少治疗药物或拖延治疗。  师兄举了个例子说,2000年时候有朋友前往加纳考察投资,半个月后回国没多久就出现发烧无力现象,国内医院当时还对这种非洲疾病没有太多意 识,在不知道病人去过非洲的情况下,治疗了小半个月都不见好转,最后下了病危通知书。病人家属悲痛之余联系加纳的朋友得知有可能是疟疾,医院确诊后迅速调 来青蒿素,这才帮助病人转危为安。  青蒿素现在是师兄的常备药物,他说,以前虽然知道青蒿素是中国人发现的,但却不知道是谁。今天,随着诺奖的揭晓,他终于知道了应该感谢的名字。      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当驻外记者。国内很多人没听说过拉各斯,但它其实是个上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由几个岛屿组成,有桥梁相连,晚上下班能堵车几个小时。堵车不可怕,可怕的是疾病。当地最普遍的疾病就是疟疾了。  疟疾俗称打摆子,这个词大家都很熟悉,但国内亲身经历的人应该寥寥无几,对疟疾了解的就更少了。查查电子邮箱,发现还保存着一份我即将结束尼日 利亚任期时,国内一位即将驻外的同事写给我的邮件,问道:“我最关心的是拉各斯有疾病么?是不是到那边大部分人会得疟疾,疟疾能治愈么?会留下后遗症 么?”  疟疾是携带疟原虫的蚊子叮咬引起的。我第一次打摆子,似乎是参加一个招待会,脸上叮了一只蚊子,一拍全是血,回到住处很快就病倒了。有人问,得疟疾是不是觉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我倒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头晕发热,全身无力不舒服。  面对疾病,我们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吃药,吃青蒿素,药名叫科泰新。头疼发热,感觉是疟疾,就吃一片,直到感觉没问题了。所以科泰新是那个时候拉各斯华人的常备药,一些黑人朋友也跟我们要抗疟药。  当时在非洲,科泰新被称为疟疾克星、“神药”,它没有抗药性问题。这种药是1994年开始出口的,1996年被卫生部指定为中国援非医疗队必备 药品。国家领导人出访非洲时,还把科泰新作为礼物赠送当地。该抗疟药一开始打开的是东非市场,后来才进军西非,销售人员在开拓尼日利亚市场时,还曾在分社 借住。但说实话,该药物的市场份额在当时还是有限,可查的是《人民日报》记者当时一篇相关报道:北京华立科泰公司“销售额从1994年的不足5万美元上升 到今年(2005年)的1000多万美元。目前‘科泰新’在东非同类产品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在西非市场名列第二位。”      2004年刚到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有一次在一家中餐馆吃饭。其中一张餐桌上摆着一个最大号的雪碧瓶,里面是白色药片。我看到一个黑人侍者走进来,打开拿了一片或是两片放进嘴里,以为是不是薄荷糖,或者是口香糖之类。  那其实是奎宁。当时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因为便宜,大概几分钱一片,所以会装上几百片放在桌上让雇员们自行取用;更因为疟疾就象感冒头痛一样常见和不可避免,也需要随时准备着这么几百片。  疟疾由按蚊传播,当地人几乎每天都暴露在按蚊的传染范围之中,所以尽管不是每一次得疟疾都会致命,但从绝对数来看,疟疾是这片大陆的头号杀手。  喹宁的副作用很大,更重要的是因为喹宁的滥用,普遍出现了疟原虫对喹宁严重的抗药性。这让疟疾的致死率重新成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直到青蒿素的出现才重新有了答案。  “你听说过中国的青蒿素吗?”“你有中国的青蒿素吗?”  当地人最爱索要的不是中国茶叶,他们惦记的是另一种植物。  青蒿素的神力当时已经传开,中国政府的代表团访问,或是企业家捐赠,必然带青蒿素为礼物。世卫组织在非洲的会议,以青蒿素一个药为峰会主题,也属破天荒了。  过去这十年,我相信青蒿素挽救了无数生命;未来,我相信青蒿素还可以挽救更多。

分类:体育

时间:2016-11-17 01: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