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投资者被曝将收购“F1” 价格540亿人民币

  • 分类:体育

央广网北京10月18日消息(记者刘会民)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简称F1,是由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举办的最高等 级的年度系列场地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近日,有消息称,我国的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联合出手,收购世界一级方程式锦 标赛。  虽然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被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之一,但F1如今在全球的关注度已经降低不少,而且运营状况也大不如前。所以,F1掌门人伯尼早就有了出售股份的打算。  据外媒《听风体育》报道,来自中方的投资者对收购F1很感兴趣,计划参与收购F1的控股权。报道称,参与收购的中方投资者包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他们已准备投资大约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亿元。除了这一投资基金外,复兴集团和万达集团也都参与投资。  据了解,这次F1控股权的收购价格在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0亿元左右,这一报价是由北美橄榄球队迈阿密海豚队的老板罗斯带头提出 的,罗斯财团正计划写信给F1控股股东CVC集团,以便和F1的掌门人伯尼进行谈判。目前CVC集团是控制着F135.5%的股份,而伯尼此前也表示,有 意出售自己5%的股份。  当然,现在谈论这桩收购案能否完成还为时过早,因为这次收购预计还要从其他投资人那里得到大约20亿美元的资金,而且谈判还没有正式开 始。我国投资者能否顺参与完成对F1的收购依然是个未知数。如果能够顺利完成的话,未来这项运动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元素,而不仅仅只是像当前这样承办分站赛 而已。  来源:

现代快报10月20日苏州电(通讯员 宋华俊 记者 何洁)重阳节来临前夕,为进一步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昨天上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该院近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发挥审判职能 切实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的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试行)》)的有关情况。据了解,法院专门制定关于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的规范性文件,这在全省法院系统尚属首次。      苏州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阶段,苏州全市法院近年来每年审理涉老纠纷案件达万件以上,主要类型集中在赡养、继承析产纠纷。2014年以来,苏州全市法 院共审结涉及赡养、继承析产案件2011件。苏州中院民四庭庭长包刚在发布会上介绍说,该院在总结全市法院多年来涉老审判工作中经验的基础上,聚焦当下老 年人维权的热点难点领域,制定了《意见(试行)》。  《意见(试行)》分五个部分,共18条,对全市法院如何在审判工作中切实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予以规范。并用法律武器来督促子女常回家看看。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意见(试行)》在全市首次明确除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条件外,老年当事人因人身、财产权利遭受严重侵害致使生活困难申请免交诉讼费的,可准予免预交,待判决生效后由败诉当事人直接向法院交纳。  在赡养问题上,首次以规范性文件形式明确,对老年当事人起诉要求赡养义务人履行精神赡养义务的,全市法院应予受理。首次明确部分继承人未尽精神赡养义务的,判决时可视情况少分或不分遗产。  首次明确保障老年人的居住权,明确全市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对对老年人负有道德赡养义务的房屋所有权人的权利行使予适当限制,一般不得要求实际居住老年人迁让。  首次明确允许民政部门等相关单位在赡养人、扶养人严重侵害或影响丧失民事行为能力老年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可申请法院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另外,《意见(试行)》还明确,在审理涉及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的纠纷中,应考虑老年人有按约定享受服务的权利,居家养老组织未按约提供服务或在提供服务过程中给老年人造成损害的,应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赔偿责任。      苏州中院还现场发布了五起赡养和继承析产纠纷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是涉及遗产分割。  李某丁某夫妻俩婚后共生育三个子女,分别为长女李甲、长子李乙、次子李丙。李某于1985年去世,2002年3月,丁某搬至次子李丙家生活,至 2007年9月去世,其生前于2002年5月得拆迁安置房屋一套及拆迁补偿费用60余万元。后李甲、李乙与李丙就分割丁某遗产一事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李 甲、李乙遂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丁某遗产。  法院认为,丁某生前未订立遗嘱,故诉争房屋(价值约120万元)及60余万元补偿费用应作为丁某遗产按法定继承处理。因丁某自2002年起搬与李丙 共同生活,并由李丙照顾,李丙对其尽了较多赡养义务,有权要求多分遗产。法院最终判决拆迁安置房由李丙继承,补偿费用等60余万元由李甲、李乙继承。编辑:

中新网南阳10月22日电 (吴扬王祎鲁钊)“说老实话,我不是反腐家,不是社会活动家,准确定位是多少懂点历史的作家,任何一个作家都应该对反腐有良知和思维的反馈,这部书就是我对腐败现象的思考,希望能够唤起人们对腐败的忧患意识。”二月河如是说。  无论在谈及新书《二月河说反腐》,还是平常接受记者采访,二月河都是这么说。从二月河对中央反腐的评价“蛟龙愤怒,鱼鳖惊慌,春雷一击,震撼四野”,到提出腐败是足可致命的“社会糖尿病”;由“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到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钥匙要放在民众手中”的论点,近年来二月河有关反腐的一波波发声,使其常常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二月河说反腐》集纳了二月河近年来的“反腐说”:分“访谈篇”“散论篇”“小说节选篇”三部分。“访谈篇”收录二月河接受媒体访谈全文;“散论篇”辑录二月河多年来创作的关于反腐的散文随笔;“小说节选篇”则选取其名扬天下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中涉及反腐的精彩内容。  被称为“皇帝作家”作家二月河的这部《二月河说反腐》,笔探幽史,眼观现实,胸怀世事,神思驰骋,椽笔围绕自古至今的反腐极难根治的腐败话题而书。内文篇幅简短,文风散淡,透露出作家顽憨秉性。  "关注腐败问题的作家很多,但像二月河这样,发表过大量专门文章的却不多。"同行如是评价二月河出版此书。  二月河则坦言,自己并不是反腐专家,专业的事还要专门的学者来做。希望读者从他的书中能够看到更多的是对腐败问题的忧患意识与对社会责任的担当情怀。编辑:

原标题:徐翔:私募巨鳄的陨落  “可惜了!”一位与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相熟的业内人士在沉思良久之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11月1日晚间,新华社播发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消息。  在业内人士看来,身为私募基金旗帜性人物,徐翔的落马,意味着中国证券市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监管周期,强化对于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的打击将成为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常态。    作为刚刚崛起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的“传奇”人物,泽熙投资掌舵人徐翔被查,震惊了整个证券市场。而在今年九月份的一次见面中,这位私募巨鳄还对《经济参考报》记者侃侃而谈。  2015年9月17日下午3点20分,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公寓的一个房间里,《经济参考报》记者见到了徐翔本人。彼时,徐翔和他掌管的泽熙正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在会面的近一个小时中,徐翔本人言语不多,没有涉及自身的投资策略,但却回应了一些外界一直猜测的问题,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此次股票市场巨幅震荡的一些观点。  在此之前,徐翔本人格外低调,只接受过媒体寥寥数次的访谈。  见面的时候,徐翔刚刚下班,这位1977年出生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旗帜人物其貌不扬,完全没有西装笔挺的样子,上身简单地穿了一件T恤,头发不多却无秃顶之虞,个子不高,戴着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比较精神。房间里有一个室内高尔夫简易球道,徐翔在说话时会时不时挥上几杆,但技术水平有待提高。  与其平凡的外表相比,泽熙旗下5只产品今年以来的表现却堪称惊艳。WIND统计数据显示,泽熙1期今年以来实现了323.55%的总回报,泽熙2期实现了 160.34%的总回报,泽熙3期实现了382.07%的总回报,泽熙4期和泽熙5期则分别实现了210%和180%的回报。若论成立以来的长期收益,泽熙五只产品更是包揽了前五的座席,创造了中国私募界的收益神话。  在2015年股票市场巨幅动荡期间,泽熙旗下的产品不仅没有出现净值回撤,反而借由参与其中的反弹博取了高额的收益。据了解,截止到今年9月份左右,泽熙旗下总共管理着近200亿元规模的资产。  人红是非多。在竞争格外激烈的私募基金行业,从徐翔本人厌恶的“宁波敢死队队长”的称号到中国私募基金业大鳄,随着徐翔声名日隆和泽熙管理规模不断增长,各种猜疑和传闻时不时地就会出现。泽熙也曾数次在其官方网站做出澄清。  在身边的工作人员看来,徐翔本人的成功并不出人意料:这位此前有着“苦行僧”之称的私募大鳄的勤奋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徐翔每天8点45分准时到公司,经常 到凌晨2点才睡觉,不喝酒,不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股票。近年来,徐翔把重心从上海转到北京,每周一到周四在北京主持工作,周五则飞回上海。  彼时,对于有关泽熙和他本人层出不穷的传言,徐翔非常恼火。在他看来,这种情况可能更多来源于同行们的抹黑:既然无法在业绩上打败你,那就通过谣言来打击你,他希望能够采取一些措施来制止这种情况。然而,不到2个月之后,徐翔就此落马,一直以来的传言也最终成了现实。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徐翔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原因,正是涉嫌从事内幕交易和操纵股票交易价格。  10月31日晚间,已有公安部门进驻泽熙投资在东亚银行大厦9楼的办公地点;至11月1日,东亚银行大厦内部方发出通知,泽熙投资在9楼的办公地点已被查封。目前泽熙投资北京分公司也已经大门紧闭。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旦司法认定了徐翔等人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或者操纵股价,其通过泽熙发布的私募产品在运作中涉及内幕交易、并且从内幕交易中取得非法获利,那么获利有可能被没收。  徐翔出事之后,其影响在二级市场上也迅速显现出来。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徐翔执掌的泽熙投资,现身康强电子、华丽家族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而徐翔母亲郑素贞则现身南洋科技、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截至11月2日收盘,前述个股中康强电子、华丽家族、大恒科技跌停,南洋科技下跌9.55%、文峰股份下跌8.98%。兔宝宝、盾安环境、富春通信等多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撇清与徐翔的关系,表示徐翔及泽熙投资未持有公司任何股份。    1993年,身为高中生的徐翔身揣数万元进入A股市场。18岁,徐翔放弃高考专心投资,并得到家人同意。  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徐翔和几个以短线擅长的朋友被市场冠名“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这批人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为核心,成员20人左右,核心是徐翔、徐晓、张建斌等。徐翔则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2009年成立泽熙投资,到2015年,经历过本轮牛市的洗礼之后,其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接近200亿元。徐翔本人也从昔日的敢死队长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超级玩家。  作为短线搏击的高手,手法凶悍、逆势抄底是徐翔成名的一大因素。2011年年末,重庆啤酒乙肝疫苗揭盲数据失败,连续遭遇11个跌停。徐翔在24元左右第 一次抄底,并在20元左右再次入场抄底买入3000万股。此后,重庆啤酒一路涨到35元。徐翔大获全胜。此后,在獐子岛2014年末的扇贝事件中,这一情 况也再度上演。  尤为令人瞩目的是,在2015年的股市的巨幅动荡中,泽熙旗下所有产品均成功逃顶,不仅净值没有发生回撤,还依靠参与期间的反弹获得了超额的收益,一时间笑傲群雄。  泽熙到底是如何逃顶成功的?徐翔表示,目睹中国中车的疯狂表演后,就意识到整个市场已经充满了风险,因此在5月份开始逐渐减仓,到六月份股票市场出现断崖式下跌时,泽熙的整体仓位已经非常之轻。  他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在今年股灾发生后,有关协会的负责人曾邀请他参与救市,但在他看来,由于救市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一些关键的内幕信息,对于私募基金管理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因此他表示了拒绝。  徐翔认为,在本次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中,监管部门扮演类似央行的角色,清理场外配资本身就是在资本市场实现了流动性的突然紧缩,因而造成了资产价格的大幅波动。  在他看来,前期迅速推高市场和指数的关键原因来自于银行资金的大举入市,尤其是今年4月份以来四大行资金借道信托大举入市,是造成市场估值迅速泡沫化的一 大原因。然而,在市场的巨幅动荡中,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投资者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失,而商业银行在此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利差收益,但却全身而退,没有受到任 何损失,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对等。  实际上,作为中国股市的“超级玩家”,徐翔和他所掌管的泽熙近年来的风格实际上已经有了明显转变,开始频频涉足一级市场,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收购上市公司股权,进而表达股价诉求,主动做起了上市公司市值管理。  2014年11月25日,大恒科技发布公告称,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斥资12亿元入主受让大恒科技原大股东所持股权,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就在同一晚,泽熙还 参与了华东重机的定增。而在2013年,泽熙投资首次尝试参与鑫科材料定增,泽熙进入之后,一向低调的鑫科材料风格突变,开始参股民营银行,投资新能源低 电池,收购影视公司,股价更是节节攀升。2014年8月23日,鑫科材料推出了“10转15”的中期分配预案,9月22日,鑫科材料定增刚刚解禁,泽熙即 迅速将股票兑现,盈利近2倍。  泽熙投资进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上市公司,公司大股东往往在资本运作方面对股价上涨有着较为强烈的诉求。上述公司在泽熙投资进入之后,释放的业绩信息较为 乐观,以利润高增长、扭亏为主;虽然少部分上市公司报告期预亏甚至巨额亏损,但是这些公司往往具有重组预期,以致公司不断发布澄清公告。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泽熙所现身个股每10股送转比例达到或超过5股的公司家数分别有12、13、5、10、5家,其中2014年泽熙现身的赛象科技、万邦达每10股送转均达20股,万邦达同时还有派现。  总而言之,作为私募证券基金,泽熙正在广泛参与定增并深度介入上市公司战略运营,通过种种方式推高上市公司股价,最终实现获利。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此前表示,2014年以来,市场操纵行为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新特点,出现“以市值管理”名义内外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选择性信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的案件。  重典  从中国证券业的龙头中信证券到私募基金行业的旗帜泽熙投资,从张育军到程博明再到徐翔,随着越来越多的案件曝光和越来越多昔日鼎鼎大名的从业人士被带走调查,中国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骤雨,监管层正在以巨大的勇气对证券市场进行“刮骨疗毒”式改革。  在业内人士看来,徐翔的陨落意味着一个新的监管周期的开始。无论是证券业还是基金业,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合规化运作都将是核心议题之一。  今年3月13日,为落实私募基金“八条底线”要求,防范内幕交易,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北京专门举办了私募基金防范内幕交易培训班,向各私募基金的负责人进行了防范内幕交易相关政策解读、交易所异常交易监管介绍等。  上交所则在今年的9月11日发布了《上市公司与私募基金合作投资事项信息披露业务指引》,首次以成文规则的形式为“PE+上市公司”模式下的信息披露统一了标准。  上交所表示,在“PE+上市公司”投资模式下,私募基金可与上市公司、投资者及公司管理者之间建立多重复杂且隐蔽的利益关系,相关方可能利用内幕信息或者 通过隐瞒关联关系谋取不当利益。再如,个别公司与PE的合作,不考虑产业价值、整合效应以及履行能力,而是借机以市值管理之名进行市场操纵,有选择地释放 利好信息,或者制造资本故事炒作股价。  曾几何时,层出不穷的内幕交易、“老鼠仓”一直是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的心头大患之一。近些年来,公募基金“老鼠仓”案件层出不穷,涉案金额也节节高涨。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随着市场话语权的不断增强,中国的私募基金业也开始遭遇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这一“毒瘤”。  早在十几年前,强庄德隆系轰然倒地,中科系、农凯系等一系列资本大鳄相继崩溃之时,市场曾一度作出A股告别“群庄乱舞”的宣言。然而,在这一轮牛市当中, 庄股的现象再度抬头,市场更是涌现出了特力A、海欣食品、上海普天等一系列著名“妖股”。市场的估值结构更是严重分化,一些小市值股票价格被炒到天上。  “徐翔被查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它预示着中国股市恶庄时代的终结。”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在这一轮牛市中,庄股、庄家、赌神层出不穷,不少散户也热衷于跟庄、抬庄,沦为帮手。整个市场已经处于是非不分、好坏不分的时代,一些机构投资者失去了道德约束和职业约束的底线。  董登新认为,目前证券监管部门正在进行监管转型,未来势必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打击市场的违法行为上,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行为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惩处,整个A股市场的环境将有望得到净化。

新京报讯 (记者李禹潼)今年48岁的李仲在2009年至2012年间,利用担任房山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两家公司提供帮助,收受、索取600万元,其中550万元用于给女下属买房以及放贷赚利息。  近日,记者获悉,二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李仲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11万。  法院审理认为,李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李仲利用职务便利索取贿赂,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但其家属积极退赃,对李仲可以从轻处罚。综上,法院一审判决李仲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1万元。      李仲是北京人,1967年出生,大学专科文化,2008年到2013年7月任长沟镇党委书记。2013年7月26日起,任房山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因涉嫌犯受贿罪,李仲于2014年11月6日被羁押,同年11月21日被逮捕。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1年间,李仲利用担任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北京金庭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出长沟镇项目开发清退补偿事项上,为该公司提供帮助。2010年,李仲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樊某给予的50万元支票。  一审开庭时,李仲辩称樊某的50万元支票是对其的还款。  李仲称,2003年到2004年,樊某的公司对长沟镇土地进行一级开发,因公司清退补偿,李仲给樊某介绍了一个回迁楼项目,由村支书苏某与其对接。2009年,苏某告知李仲,樊某拖欠工程款,出于帮忙,李仲垫付50万,2010年樊某归还。    樊某证言显示,回迁楼工程结束后,苏某曾对其说,是李仲介绍他过来搞开发,希望对李仲表示一下,让樊某给李仲50万元。后李仲打电话称着急用钱,提出直接拿一张50万元的转账支票送到他办公室。  樊某证言否认李仲曾为其垫付50万工程款,称送给李仲的钱与工程款完全没有关系。  苏某证言显示,工程款是樊某公司支付的,村里从未向李仲借钱。2014年8月,李仲曾到村里说自己用樊某50万元支票买房,被调查了,让苏某帮他遮一下。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间,李仲利用担任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江苏省水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北京第二分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水利北京第二分公司)长沟镇承包工程结算等事项上,为该公司提供帮助。2010年1月,李仲以帮助北京大河鸣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杨某(另行处理)借款为由,向江苏水利北京第二分公司实际控制人安某索取人民币50万元,用于杨某购买房屋;2012年3月,李仲以借款为由,向安某索取人民币500万元,指定安某将上述款项汇入杨某控制的账户,后用于放贷赚取利息。  2014年11月6日,李仲被查获归案。案发后,杨某家属主动向二中院上交人民币100万元,李仲家属主动上交人民币50万元。  一审开庭时,李仲辩称,550万元是杨某向安某的借款,非其索取。李仲称,长沟镇成立负责土地一级开发的公司后,他介绍下属杨某当负责人。安某的水利公司承包的项目中,有的是通过杨某分包的。    安某证言称,第一次给的50万,是杨某提出想换房子,李仲问其能否拆借;第二次的500万,是李仲以急用钱为名拿的,安某汇款后查询发现,李仲提供给他的账号,系杨某姐姐所有。  杨某证言显示,其与李仲自2009年开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李仲为她买房支付了50万定金,后李仲找安某索要500万,转入杨某姐姐账户,该笔钱用于放贷收息。后在被调查时,李仲曾与杨某及其姐姐商定,称钱是杨某姐姐找安某借的。  对于杨某提到的情人关系,李仲予以否认,称只是比较谈得来的上下级同事。

中国投资者被曝将收购“F1” 价格540亿人民币

央广网北京10月18日消息(记者刘会民)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简称F1,是由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举办的最高等 级的年度系列场地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近日,有消息称,我国的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联合出手,收购世界一级方程式锦 标赛。  虽然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被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之一,但F1如今在全球的关注度已经降低不少,而且运营状况也大不如前。所以,F1掌门人伯尼早就有了出售股份的打算。  据外媒《听风体育》报道,来自中方的投资者对收购F1很感兴趣,计划参与收购F1的控股权。报道称,参与收购的中方投资者包括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他们已准备投资大约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亿元。除了这一投资基金外,复兴集团和万达集团也都参与投资。  据了解,这次F1控股权的收购价格在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40亿元左右,这一报价是由北美橄榄球队迈阿密海豚队的老板罗斯带头提出 的,罗斯财团正计划写信给F1控股股东CVC集团,以便和F1的掌门人伯尼进行谈判。目前CVC集团是控制着F135.5%的股份,而伯尼此前也表示,有 意出售自己5%的股份。  当然,现在谈论这桩收购案能否完成还为时过早,因为这次收购预计还要从其他投资人那里得到大约20亿美元的资金,而且谈判还没有正式开 始。我国投资者能否顺参与完成对F1的收购依然是个未知数。如果能够顺利完成的话,未来这项运动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元素,而不仅仅只是像当前这样承办分站赛 而已。  来源:

现代快报10月20日苏州电(通讯员 宋华俊 记者 何洁)重阳节来临前夕,为进一步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昨天上午,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该院近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发挥审判职能 切实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的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试行)》)的有关情况。据了解,法院专门制定关于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的规范性文件,这在全省法院系统尚属首次。      苏州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阶段,苏州全市法院近年来每年审理涉老纠纷案件达万件以上,主要类型集中在赡养、继承析产纠纷。2014年以来,苏州全市法 院共审结涉及赡养、继承析产案件2011件。苏州中院民四庭庭长包刚在发布会上介绍说,该院在总结全市法院多年来涉老审判工作中经验的基础上,聚焦当下老 年人维权的热点难点领域,制定了《意见(试行)》。  《意见(试行)》分五个部分,共18条,对全市法院如何在审判工作中切实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予以规范。并用法律武器来督促子女常回家看看。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意见(试行)》在全市首次明确除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条件外,老年当事人因人身、财产权利遭受严重侵害致使生活困难申请免交诉讼费的,可准予免预交,待判决生效后由败诉当事人直接向法院交纳。  在赡养问题上,首次以规范性文件形式明确,对老年当事人起诉要求赡养义务人履行精神赡养义务的,全市法院应予受理。首次明确部分继承人未尽精神赡养义务的,判决时可视情况少分或不分遗产。  首次明确保障老年人的居住权,明确全市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对对老年人负有道德赡养义务的房屋所有权人的权利行使予适当限制,一般不得要求实际居住老年人迁让。  首次明确允许民政部门等相关单位在赡养人、扶养人严重侵害或影响丧失民事行为能力老年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可申请法院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另外,《意见(试行)》还明确,在审理涉及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的纠纷中,应考虑老年人有按约定享受服务的权利,居家养老组织未按约提供服务或在提供服务过程中给老年人造成损害的,应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赔偿责任。      苏州中院还现场发布了五起赡养和继承析产纠纷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是涉及遗产分割。  李某丁某夫妻俩婚后共生育三个子女,分别为长女李甲、长子李乙、次子李丙。李某于1985年去世,2002年3月,丁某搬至次子李丙家生活,至 2007年9月去世,其生前于2002年5月得拆迁安置房屋一套及拆迁补偿费用60余万元。后李甲、李乙与李丙就分割丁某遗产一事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李 甲、李乙遂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分割丁某遗产。  法院认为,丁某生前未订立遗嘱,故诉争房屋(价值约120万元)及60余万元补偿费用应作为丁某遗产按法定继承处理。因丁某自2002年起搬与李丙 共同生活,并由李丙照顾,李丙对其尽了较多赡养义务,有权要求多分遗产。法院最终判决拆迁安置房由李丙继承,补偿费用等60余万元由李甲、李乙继承。编辑:

中新网南阳10月22日电 (吴扬王祎鲁钊)“说老实话,我不是反腐家,不是社会活动家,准确定位是多少懂点历史的作家,任何一个作家都应该对反腐有良知和思维的反馈,这部书就是我对腐败现象的思考,希望能够唤起人们对腐败的忧患意识。”二月河如是说。  无论在谈及新书《二月河说反腐》,还是平常接受记者采访,二月河都是这么说。从二月河对中央反腐的评价“蛟龙愤怒,鱼鳖惊慌,春雷一击,震撼四野”,到提出腐败是足可致命的“社会糖尿病”;由“现在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到提出“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钥匙要放在民众手中”的论点,近年来二月河有关反腐的一波波发声,使其常常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二月河说反腐》集纳了二月河近年来的“反腐说”:分“访谈篇”“散论篇”“小说节选篇”三部分。“访谈篇”收录二月河接受媒体访谈全文;“散论篇”辑录二月河多年来创作的关于反腐的散文随笔;“小说节选篇”则选取其名扬天下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中涉及反腐的精彩内容。  被称为“皇帝作家”作家二月河的这部《二月河说反腐》,笔探幽史,眼观现实,胸怀世事,神思驰骋,椽笔围绕自古至今的反腐极难根治的腐败话题而书。内文篇幅简短,文风散淡,透露出作家顽憨秉性。  "关注腐败问题的作家很多,但像二月河这样,发表过大量专门文章的却不多。"同行如是评价二月河出版此书。  二月河则坦言,自己并不是反腐专家,专业的事还要专门的学者来做。希望读者从他的书中能够看到更多的是对腐败问题的忧患意识与对社会责任的担当情怀。编辑:

原标题:徐翔:私募巨鳄的陨落  “可惜了!”一位与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相熟的业内人士在沉思良久之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11月1日晚间,新华社播发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消息。  在业内人士看来,身为私募基金旗帜性人物,徐翔的落马,意味着中国证券市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监管周期,强化对于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的打击将成为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常态。    作为刚刚崛起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的“传奇”人物,泽熙投资掌舵人徐翔被查,震惊了整个证券市场。而在今年九月份的一次见面中,这位私募巨鳄还对《经济参考报》记者侃侃而谈。  2015年9月17日下午3点20分,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公寓的一个房间里,《经济参考报》记者见到了徐翔本人。彼时,徐翔和他掌管的泽熙正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在会面的近一个小时中,徐翔本人言语不多,没有涉及自身的投资策略,但却回应了一些外界一直猜测的问题,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此次股票市场巨幅震荡的一些观点。  在此之前,徐翔本人格外低调,只接受过媒体寥寥数次的访谈。  见面的时候,徐翔刚刚下班,这位1977年出生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旗帜人物其貌不扬,完全没有西装笔挺的样子,上身简单地穿了一件T恤,头发不多却无秃顶之虞,个子不高,戴着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比较精神。房间里有一个室内高尔夫简易球道,徐翔在说话时会时不时挥上几杆,但技术水平有待提高。  与其平凡的外表相比,泽熙旗下5只产品今年以来的表现却堪称惊艳。WIND统计数据显示,泽熙1期今年以来实现了323.55%的总回报,泽熙2期实现了 160.34%的总回报,泽熙3期实现了382.07%的总回报,泽熙4期和泽熙5期则分别实现了210%和180%的回报。若论成立以来的长期收益,泽熙五只产品更是包揽了前五的座席,创造了中国私募界的收益神话。  在2015年股票市场巨幅动荡期间,泽熙旗下的产品不仅没有出现净值回撤,反而借由参与其中的反弹博取了高额的收益。据了解,截止到今年9月份左右,泽熙旗下总共管理着近200亿元规模的资产。  人红是非多。在竞争格外激烈的私募基金行业,从徐翔本人厌恶的“宁波敢死队队长”的称号到中国私募基金业大鳄,随着徐翔声名日隆和泽熙管理规模不断增长,各种猜疑和传闻时不时地就会出现。泽熙也曾数次在其官方网站做出澄清。  在身边的工作人员看来,徐翔本人的成功并不出人意料:这位此前有着“苦行僧”之称的私募大鳄的勤奋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徐翔每天8点45分准时到公司,经常 到凌晨2点才睡觉,不喝酒,不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研究股票。近年来,徐翔把重心从上海转到北京,每周一到周四在北京主持工作,周五则飞回上海。  彼时,对于有关泽熙和他本人层出不穷的传言,徐翔非常恼火。在他看来,这种情况可能更多来源于同行们的抹黑:既然无法在业绩上打败你,那就通过谣言来打击你,他希望能够采取一些措施来制止这种情况。然而,不到2个月之后,徐翔就此落马,一直以来的传言也最终成了现实。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徐翔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原因,正是涉嫌从事内幕交易和操纵股票交易价格。  10月31日晚间,已有公安部门进驻泽熙投资在东亚银行大厦9楼的办公地点;至11月1日,东亚银行大厦内部方发出通知,泽熙投资在9楼的办公地点已被查封。目前泽熙投资北京分公司也已经大门紧闭。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旦司法认定了徐翔等人的行为构成内幕交易或者操纵股价,其通过泽熙发布的私募产品在运作中涉及内幕交易、并且从内幕交易中取得非法获利,那么获利有可能被没收。  徐翔出事之后,其影响在二级市场上也迅速显现出来。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徐翔执掌的泽熙投资,现身康强电子、华丽家族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而徐翔母亲郑素贞则现身南洋科技、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  截至11月2日收盘,前述个股中康强电子、华丽家族、大恒科技跌停,南洋科技下跌9.55%、文峰股份下跌8.98%。兔宝宝、盾安环境、富春通信等多家公司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撇清与徐翔的关系,表示徐翔及泽熙投资未持有公司任何股份。    1993年,身为高中生的徐翔身揣数万元进入A股市场。18岁,徐翔放弃高考专心投资,并得到家人同意。  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徐翔和几个以短线擅长的朋友被市场冠名“宁波涨停板敢死队”,这批人以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为核心,成员20人左右,核心是徐翔、徐晓、张建斌等。徐翔则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2009年成立泽熙投资,到2015年,经历过本轮牛市的洗礼之后,其管理的资产规模已经接近200亿元。徐翔本人也从昔日的敢死队长成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超级玩家。  作为短线搏击的高手,手法凶悍、逆势抄底是徐翔成名的一大因素。2011年年末,重庆啤酒乙肝疫苗揭盲数据失败,连续遭遇11个跌停。徐翔在24元左右第 一次抄底,并在20元左右再次入场抄底买入3000万股。此后,重庆啤酒一路涨到35元。徐翔大获全胜。此后,在獐子岛2014年末的扇贝事件中,这一情 况也再度上演。  尤为令人瞩目的是,在2015年的股市的巨幅动荡中,泽熙旗下所有产品均成功逃顶,不仅净值没有发生回撤,还依靠参与期间的反弹获得了超额的收益,一时间笑傲群雄。  泽熙到底是如何逃顶成功的?徐翔表示,目睹中国中车的疯狂表演后,就意识到整个市场已经充满了风险,因此在5月份开始逐渐减仓,到六月份股票市场出现断崖式下跌时,泽熙的整体仓位已经非常之轻。  他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在今年股灾发生后,有关协会的负责人曾邀请他参与救市,但在他看来,由于救市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一些关键的内幕信息,对于私募基金管理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因此他表示了拒绝。  徐翔认为,在本次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中,监管部门扮演类似央行的角色,清理场外配资本身就是在资本市场实现了流动性的突然紧缩,因而造成了资产价格的大幅波动。  在他看来,前期迅速推高市场和指数的关键原因来自于银行资金的大举入市,尤其是今年4月份以来四大行资金借道信托大举入市,是造成市场估值迅速泡沫化的一 大原因。然而,在市场的巨幅动荡中,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投资者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失,而商业银行在此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利差收益,但却全身而退,没有受到任 何损失,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对等。  实际上,作为中国股市的“超级玩家”,徐翔和他所掌管的泽熙近年来的风格实际上已经有了明显转变,开始频频涉足一级市场,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收购上市公司股权,进而表达股价诉求,主动做起了上市公司市值管理。  2014年11月25日,大恒科技发布公告称,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斥资12亿元入主受让大恒科技原大股东所持股权,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就在同一晚,泽熙还 参与了华东重机的定增。而在2013年,泽熙投资首次尝试参与鑫科材料定增,泽熙进入之后,一向低调的鑫科材料风格突变,开始参股民营银行,投资新能源低 电池,收购影视公司,股价更是节节攀升。2014年8月23日,鑫科材料推出了“10转15”的中期分配预案,9月22日,鑫科材料定增刚刚解禁,泽熙即 迅速将股票兑现,盈利近2倍。  泽熙投资进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上市公司,公司大股东往往在资本运作方面对股价上涨有着较为强烈的诉求。上述公司在泽熙投资进入之后,释放的业绩信息较为 乐观,以利润高增长、扭亏为主;虽然少部分上市公司报告期预亏甚至巨额亏损,但是这些公司往往具有重组预期,以致公司不断发布澄清公告。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泽熙所现身个股每10股送转比例达到或超过5股的公司家数分别有12、13、5、10、5家,其中2014年泽熙现身的赛象科技、万邦达每10股送转均达20股,万邦达同时还有派现。  总而言之,作为私募证券基金,泽熙正在广泛参与定增并深度介入上市公司战略运营,通过种种方式推高上市公司股价,最终实现获利。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此前表示,2014年以来,市场操纵行为出现了一些新变化、新特点,出现“以市值管理”名义内外勾结、通过上市公司发布选择性信息配合等新型手段操纵股价的案件。  重典  从中国证券业的龙头中信证券到私募基金行业的旗帜泽熙投资,从张育军到程博明再到徐翔,随着越来越多的案件曝光和越来越多昔日鼎鼎大名的从业人士被带走调查,中国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骤雨,监管层正在以巨大的勇气对证券市场进行“刮骨疗毒”式改革。  在业内人士看来,徐翔的陨落意味着一个新的监管周期的开始。无论是证券业还是基金业,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合规化运作都将是核心议题之一。  今年3月13日,为落实私募基金“八条底线”要求,防范内幕交易,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北京专门举办了私募基金防范内幕交易培训班,向各私募基金的负责人进行了防范内幕交易相关政策解读、交易所异常交易监管介绍等。  上交所则在今年的9月11日发布了《上市公司与私募基金合作投资事项信息披露业务指引》,首次以成文规则的形式为“PE+上市公司”模式下的信息披露统一了标准。  上交所表示,在“PE+上市公司”投资模式下,私募基金可与上市公司、投资者及公司管理者之间建立多重复杂且隐蔽的利益关系,相关方可能利用内幕信息或者 通过隐瞒关联关系谋取不当利益。再如,个别公司与PE的合作,不考虑产业价值、整合效应以及履行能力,而是借机以市值管理之名进行市场操纵,有选择地释放 利好信息,或者制造资本故事炒作股价。  曾几何时,层出不穷的内幕交易、“老鼠仓”一直是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的心头大患之一。近些年来,公募基金“老鼠仓”案件层出不穷,涉案金额也节节高涨。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随着市场话语权的不断增强,中国的私募基金业也开始遭遇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这一“毒瘤”。  早在十几年前,强庄德隆系轰然倒地,中科系、农凯系等一系列资本大鳄相继崩溃之时,市场曾一度作出A股告别“群庄乱舞”的宣言。然而,在这一轮牛市当中, 庄股的现象再度抬头,市场更是涌现出了特力A、海欣食品、上海普天等一系列著名“妖股”。市场的估值结构更是严重分化,一些小市值股票价格被炒到天上。  “徐翔被查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它预示着中国股市恶庄时代的终结。”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在这一轮牛市中,庄股、庄家、赌神层出不穷,不少散户也热衷于跟庄、抬庄,沦为帮手。整个市场已经处于是非不分、好坏不分的时代,一些机构投资者失去了道德约束和职业约束的底线。  董登新认为,目前证券监管部门正在进行监管转型,未来势必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打击市场的违法行为上,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行为将受到更为严厉的惩处,整个A股市场的环境将有望得到净化。

新京报讯 (记者李禹潼)今年48岁的李仲在2009年至2012年间,利用担任房山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两家公司提供帮助,收受、索取600万元,其中550万元用于给女下属买房以及放贷赚利息。  近日,记者获悉,二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李仲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11万。  法院审理认为,李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李仲利用职务便利索取贿赂,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但其家属积极退赃,对李仲可以从轻处罚。综上,法院一审判决李仲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1万元。      李仲是北京人,1967年出生,大学专科文化,2008年到2013年7月任长沟镇党委书记。2013年7月26日起,任房山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因涉嫌犯受贿罪,李仲于2014年11月6日被羁押,同年11月21日被逮捕。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1年间,李仲利用担任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北京金庭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出长沟镇项目开发清退补偿事项上,为该公司提供帮助。2010年,李仲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樊某给予的50万元支票。  一审开庭时,李仲辩称樊某的50万元支票是对其的还款。  李仲称,2003年到2004年,樊某的公司对长沟镇土地进行一级开发,因公司清退补偿,李仲给樊某介绍了一个回迁楼项目,由村支书苏某与其对接。2009年,苏某告知李仲,樊某拖欠工程款,出于帮忙,李仲垫付50万,2010年樊某归还。    樊某证言显示,回迁楼工程结束后,苏某曾对其说,是李仲介绍他过来搞开发,希望对李仲表示一下,让樊某给李仲50万元。后李仲打电话称着急用钱,提出直接拿一张50万元的转账支票送到他办公室。  樊某证言否认李仲曾为其垫付50万工程款,称送给李仲的钱与工程款完全没有关系。  苏某证言显示,工程款是樊某公司支付的,村里从未向李仲借钱。2014年8月,李仲曾到村里说自己用樊某50万元支票买房,被调查了,让苏某帮他遮一下。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间,李仲利用担任房山区长沟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江苏省水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北京第二分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水利北京第二分公司)长沟镇承包工程结算等事项上,为该公司提供帮助。2010年1月,李仲以帮助北京大河鸣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杨某(另行处理)借款为由,向江苏水利北京第二分公司实际控制人安某索取人民币50万元,用于杨某购买房屋;2012年3月,李仲以借款为由,向安某索取人民币500万元,指定安某将上述款项汇入杨某控制的账户,后用于放贷赚取利息。  2014年11月6日,李仲被查获归案。案发后,杨某家属主动向二中院上交人民币100万元,李仲家属主动上交人民币50万元。  一审开庭时,李仲辩称,550万元是杨某向安某的借款,非其索取。李仲称,长沟镇成立负责土地一级开发的公司后,他介绍下属杨某当负责人。安某的水利公司承包的项目中,有的是通过杨某分包的。    安某证言称,第一次给的50万,是杨某提出想换房子,李仲问其能否拆借;第二次的500万,是李仲以急用钱为名拿的,安某汇款后查询发现,李仲提供给他的账号,系杨某姐姐所有。  杨某证言显示,其与李仲自2009年开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李仲为她买房支付了50万定金,后李仲找安某索要500万,转入杨某姐姐账户,该笔钱用于放贷收息。后在被调查时,李仲曾与杨某及其姐姐商定,称钱是杨某姐姐找安某借的。  对于杨某提到的情人关系,李仲予以否认,称只是比较谈得来的上下级同事。

分类:体育

时间:2016-05-15 03:09:21